空姐啪啪过程 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

一美好的相遇我所在的大学是任谁考来都会后悔的地方,名字取得倒是漂亮,来了才知道是这么一个破烂摊子。

我这个人平时没什么爱好,也不爱运动,可以整天整天的坐在电脑前面,除了玩网络游戏就是浏览网站,下载A片来看,算个御宅族。

平时在宿舍人太多,看A片不好意思不方便,现在搬出来住就没什么顾忌了,戴上耳机就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今天刚下载了一部,长得娇小可爱,微微有点胖,皮肤洁白光滑,那个小嘴,那个舌头,粉嫩无比娇艳欲滴,太勾魂了,特别是她的声音,不知道是她本来就是这样还是表演出来的,间关莺语,好似大珠小珠落玉盘,就像地狱里来的勾魂使者。

这声音不是从耳机里面传出来的,却同样销魂,一声急促过一声,包含了哀怨,包含了急切,包含了欲拒还迎,包含了勾引,包含了渴望,还包含了快活。

里面那个女生皮肤雪白,鸭蛋脸,挺漂亮,身材高挑,正是我喜欢的类型,一丝不挂的蜷缩在床上,一只手握住男生的大含在嘴里不住的吟吟哦哦,高耸,另一只手拿着一支假,正在往自己的外阴部缓慢的摩擦着。

男生的大也有至少十八厘米,又黑又粗,像小鸡蛋那样大小,在女生唾液的滋润下又黑又亮,整根被女生那修长细嫩的小手拿捏着,在她的小嘴里进进出出,男生紧闭眼睛,正在享受这美妙的时刻。

她把假扔在一边,中指和食指伸进自己里面又慢慢拖出来,指头上面沾满了粘液,她停下嘴里的活,把食指放到自己口里吮了吮,品尝完自己的甘露,又把中指伸到男朋友的嘴里,也让他尝尝这琼浆玉液。

看着她涨红的脸蛋,那羞涩又的笑容,我也受不了了,下面已经硬得像铁棍一样,尿道口也流出一点点粘粘的液体。

她抬起男朋友的左手,把左手的手指含在嘴里吮吸着,又抬起他的右手放在自己白嫩的胸脯上,自己揉捏着另外一边的酥胸。

我实在顶不住了,把手插进裤裆里上下套弄,舌头不住的舔着发干的嘴唇,想象那个女生是在为我服务着。

女生一上一下,频率和幅度明显提高,她胸前的两颗肉弹开始剧烈的跳动,嘴巴微微张开,嘴唇和脸都涨的桃红,发出的「嗯……嗯……哦……哦」时断时续的。

我也感到手中的血管一个劲的跳,口干舌燥,血压直冲脑门,赶快踮着脚尖跑回房间,跑到阳台上,一阵激烈的套弄之后,全都穿过栏杆射在了外面的马路上。

我匆匆漱完口连忙跟她打招呼,不知道是因为我本来内向,不太常与外界打交道还是因为昨天了她们的好事心虚,只是结结巴巴的说:「你,你好,我是昨天刚搬进来的……你,你男朋友呢?」她看上去特年轻,也就十八岁的样子,上身穿了一件松松垮垮的低胸背心,而里面竟然没有戴,一对豪乳就这样裸露着大半在我面前晃悠,下半身也只有一件牛仔短裤,修长的双腿完全显露出来。

她看我那样子更乐了:「呵呵呵,其实吵到你也没关系,我们还免费让你看了回活春宫呢!」我心想坏了,原来昨天被他们发现了,以后怎么相处啊。

她低下头想看我的眼睛,悄声说:「怎么?处男啊?」我被她一激抬起头来想反驳,可是有无话可说,本来就是处男啊……她嘻嘻一笑:「要不要姐姐帮你破了?」我现在已经六神无主了,幸亏脑袋里不是满满的一缸糨糊,知道她没有怪我的意思,在跟我开玩笑呢,就红着脸嘟囔着:「才几岁啊,就做人家姐姐。她眼眉一抬,很认真地说:「比你经验丰富当然是姐姐了!」我马上辞穷无语了。

她朝着我坏坏的一笑,斜过身子,嘴巴贴在我耳边说:「要不,现在就给你破了吧?」这下整对轻微晃动的乳房完全展现在我眼前,雪白的肌肤,粉嫩的乳头,两团巨大的肉球袭击着我的眼球和神经,我感到我的弟弟猛然就硬了起来。

她伸出手在我下面搭起的帐篷上摸了一把,我整个身子一颤,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把她揽在怀里,另一只手直接冲那丰满坚挺的大咪咪上抓去,嘴巴不住在她脸上,唇上,胸脯上游移。

我弟弟显然比不了她男朋友那支,没有经过什么磨练,还是白白的红红的,大小也比她男朋友的差了一截,只有十三四厘米长。

她抬起头冲我坏笑,眼睛看着我,却伸出舌头转着圈舔我的,我的弟弟第一次受这样的礼遇,颤抖了两下,流出两滴透明的粘液。

她见了,朝着我弟弟吹了口凉气,握住它往自己粉嫩得像小花一样的乳头上捅,那些粘液都沾在了乳头上面。

她推了我一把,让我坐在马桶盖上,握住另一只乳房在我脸上嘴巴上磨蹭,我本能的伸出舌头,她就把沾了我自己粘液的乳头塞进了我的嘴巴。

一只揉捏她的大奶,另一只在她全身游移,最后顺着她平坦的小腹伸进牛仔短裤里,她竟然没有穿,我的手穿过她茂密的森林找到了那个我从没有见识过的神秘洞穴。

她跷起脚一坐在洗手台上,伸直了腿,因为她那短裤还套在脚脖子上,所以两腿之间没有多大缝,她指着那缝说:「来,蹲这儿。

」等我蹲到那里,她俩腿一夹,我整个脑袋正好埋在她大腿里面,我上面的嘴巴正对这她下面的「嘴巴」。

她使劲的夹紧了,特别得意,说:「嘻嘻,你的嘴不只用来吃白饭,快吸啊,我那里面有神仙汤,美味着呢,使劲吸!」「你的怎么这么长啊?都鼻孔里面去了。

」我使了吃奶的力气终于站了起来,她还快坐在我肩膀上,双手紧紧抱着我的后脑勺,可是我整个脸全埋在她大腿根了,什么都看不见。

「嘿嘿,好玩,我第一次这么玩,我指挥你,往前走,右拐,不对不对,左拐,呵呵……」听见她这么高兴,我心里也跟吃了蜜糖似的。

我整个脑袋被她夹着,什么都看不见,一点一点的往前挪,而我那根,还硬挺挺的翘着,随着我的脚步一晃一晃的。

她倒是特别高兴的样子,拍着我的小肚子说:「以后要多锻炼身体啊,弟弟!」看到我那仍然高翘的,用拍了拍我那可怜的小肚子,一字一顿,模仿电影里女巫的声音的说:「现在上课了,让我带你去那极乐的世界!」边说边把我上身的体恤给脱了。

她回过头来坏坏一笑,又拍了我拍我肚皮,说:「哪能这么便宜就放过你啊?」说这咂了咂嘴,「你那味道不错,我妹妹还没尝尝呢!」「你自己尝尝,味道是不是不错?」说着就来吻我的嘴,她这招狼吻可能是最得心应手的,我的舌头被摆弄得服服帖帖,也不知道是她的口水还是我的口水弄得我满脸满嘴都是,有的还顺着流到床单上了。

」那粉色的嫩肉在周围浓密的黑毛中特别显眼,特别诱人,此时不上更待何时,见此情景,我提枪便上。

我握着自己发烫的,把红通通的对准那美的流汁的桃花洞塞了进去,然后慢慢用力,将整根一插到底。

我一下一下插得并不深,偶尔使劲,能够穿过美女的子宫口,美女并没有痛苦的表情,只是越发了,舌头不断伸出来舔拭这红唇,浪叫一声高过一声。

美女的肉壁就像吸盘一样吸着我的,每次与肉壁的摩擦都有像电流一般的快感传到我的脑子里。

我不顾一切的疯狂着,我整个身子就像过电一样,微微颤抖着,我感觉我已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身下的美女也进入了状况,小随着的进出,也不断翻进翻出,几乎每一下都插入子宫内,美女的大咪咪不断的前后摆动着,甚至都能碰到她自己的脸了。

「啊……嗯嗯,不要这么急,慢慢来,慢,嗯,慢……啊~!」我哪里慢的下来,我越有快感动作就越快,美女的反应也就越大,小蜜穴狠狠地吸夹着我的,她的肉壁狠狠刮着我的,酥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感觉我的快要爆开了。

「别射在里面,来,射到我嘴里,我最爱吃……」身下的美女也知道我要发射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粗胀的猛烈的跳动了几下,噗噗噗,几发浓浓的就射在了她的里。

美女露出很满足的表情却娇嗔地说:「说了射在我嘴巴里吗!人家好馋吃啊!」看她那幅荡娃模样,我也克制不了自己体内那股与生俱来的。

慢慢拔出已经软掉的,在上还沾着一些我的精华,我把塞进她嘴里,说:「喏,让你解解馋。

我拿在她面前晃悠着:「都已经软了,你还想怎么样?」她又露出那无比淫邪的笑容:「你把射在我那里的吸出来喂我吃。哇,说出这么粗俗猥亵的话连她自己脸都红了,我更受不了这个刺激,马上又有了些要硬起来的感觉。

我看她红着脸牙咬着嘴唇,娇媚勾魂的样子怎么能说出拒绝的话呢?我俯下身去用嘴去把她小蜜穴里的吸出来。

本来想这就完了,没想到她伸出玉臂勾住我的脖子不放嘴,舌头在我嘴里搅拌着,把又漱回了我嘴里,然后再吸回去再漱过来。

她自知理亏,但不肯嘴软:「没有我的引导你怎么会做啊?教你不是靠说的,实际行动更有效果你知不知道?别废话,你叫什么名字,我跨下从来不留无名鬼!」哦,我真的被她打败了。

」她打开看到里面贴着的一张照片,问:「这是谁啊?你女朋友啊?」「我有女朋友还轮到你给我啊?那是我一个网友。

」「长得可没有我漂亮,」她鄙视了一眼抽出我的身份证来看,「啊?大哥,你都21了还是处男啊?」我终于捞着一声大哥了,但这没什么好光荣的,我红着脸预设。

我一边念着她的名字一边乐,眼睛瞅着他大腿根部,脑子里还是她那浓密的弄得我满脸满鼻孔的情景。

她知道我为什么笑,假装生气,捏起白嫩的小拳头雨点般的往我脊背上砸,我吃不消只好告饶:「姑奶奶,别打了别打了,我还有问题要问你呢。

她一脸狐疑看着我:「为什么?」「比你毛还多,叫毛大多啊~!」我估计她都快气晕了,狠狠地在我裆下捏了一把,疼得我啊,这下我可知道什么叫自作自受了。

我又看了看她身份证上的出生年份,她竟然才17岁,我吃惊得说:「啊?你还未成年?」她好像挺骄傲又像不服气,挺着胸脯说:「可是我成熟了。

「才17能有多少经验啊?」她见我不肯相信就认真起来:「我跟我男朋友认识快两年了,每天至少一次,算算也有700多次大战了,你才一次凭什么看不起我?」我只好说了声「甘拜下风」,又看她男朋友叫黄海东,20岁。

问了问她才知道,原来他们两个跟我一个学校,体育系的,她1米74打排球,她男朋友1米83打篮球,最让我吃惊的是他们今年大三了,比我还高一届。

我佩服的看着她:「神童啊!」她反过来笑我:「是你太笨了,留级留多了吧?」其实我就是上学上的晚而已,也没有什么好争辩的。

她从我手里拿过身份证往自己房间走:「我得换件衣服去学校吃饭去了,你要不要一块走?」原来这时已经11点半了。

」她忽然停下来转过身说:「对了,你今天表现总体不错,但很多东西还要慢慢学,后面的『日』子还多着呢!」说完冲我坏坏的笑。

」我话刚说完,小多就故意找我的茬:「什么老弟啊?叫师兄,我们是你师兄师姐知道吗?还没喝呢就不实在了?老实说了,这一打里面你得喝六罐。

点评所见的女生身材之曼妙,男生之好色,女人的放荡,男人的饥渴,喝到后来我都不知道我说了什么了。

我说我酒量不行那绝对不是不实在的推辞,我几乎从不喝酒,一瓶啤酒就能让我晕晕忽忽的,我记得还清醒的时候已经喝了五罐了,之后又没有再喝我就不知道了。

我仔细打量了打量他们两个,海东拥有一身巧克力色皮肤,身材也特别好,模样更是一表人才,浓眉大眼,四方脸,高鼻梁,是个美男子。

小多虽然看上去身材高挑,但是身上还是挺有肉的,除了胸脯外,、大腿、胳膊都很丰满,很有运动员的样子。

她眼睛望上瞟,一边还摇着头自言自语:「哎?昨天我们明明没有盖毯子啊?早上毯子怎么盖在我们身上啊?」我不知道她这是要搞什么鬼,赶紧看看东海。

东海神色没变,还是笑呵呵的忠厚样,我心里有了底:「我看你们门窗都不关,怕你们被夜风吹了生病给你们盖上的啊。

」小多噘着嘴说:「由我这么美丽可人不可方物的狗吗?哼,不跟他计较了,斗地主,打你个翻不了身。

没想到小多的酒量还不错,喝了两罐跟没事似的,东海也是喝了三罐面不改色,我只喝了一罐就面红耳赤,晕晕乎乎了。

小多在家里从来不穿戴的,而且喜欢穿那些宽宽松松的低胸背心,本来她动作一大,两颗大肉蛋就晃来晃去就容易引得我血压昇高,她俯下身做俯卧撑就是更大的福利了。

每次她做俯卧撑,不是面朝着我就是面朝着海东,两粒大木瓜完全暴露在我们眼前,还随着她的一起一落微微抖动着。

她先慢慢俯下身去,大咪咪早就接触地面了她还要俯身,直到把乳房压成扁平再撑起身来,两颗肉球在空中抖动抖动她才又俯身做第二个。

我偷偷看了看东海,虽然他不像我这么狼狈,也硬了起来,撑得短裤的裤裆高高的,原来他跟小多一样都不喜欢穿啊。

小多做完俯卧撑看到我们这样特别得意,一坐在我们两个中间,用手轻轻抚慰了东海的弟弟一下,转过身来却狠狠拍了一下我的裆部。

她噘起小嘴:「不服气啊?」我真是又气又笑,只好学着她的腔调说:「哪儿敢啊?你可是我师姐呢。我们玩了几次,我每次都被小多搞的硬挺,光看不能干实在很难受。

关好房门我就打开电脑戴上耳机把硬碟里的A片找出来看,一边看一边把已经肿胀并且发烫的掏出来揉捏。

旁边还有数十个「汁男」接连不断的把自己的喷洒到的脸上和上,甚至连她头发上也沾满了腥腥臭臭的。

她的声音非常特别,气息特别长一直哼哼着好像不喘气一样,中间夹杂着她吮吸舔拭那两根的「啧啧」声。

我感到都快要爆了,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一阵阵地收缩,然后我闷哼了两声,手中的终于喷薄而发,散发着浓郁的气息的一泡热精就射在了显示器屏幕上。

对面楼不是还没有住进人去吗?难道是刚搬进来的?我手忙脚乱的把已经软掉的塞进裤子里,稍稍镇静了一下,一歪头却发现她还在那里,竟然还在冲我笑。

我不知道要做什么好,想把窗帘拉上又觉得不合适,抬头看见我那热腾腾的还在显示器屏幕上挂着呢,赶紧拿纸巾来擦。

她二十四五岁的样子,长得也很高挑,1米70左右,细长的脸蛋,一双非常迷人的桃花眼,笑起来十分勾人。

这两栋楼刚盖成不久,就是用来作出租房的,每间房间都带一个阳台,所以除去两个阳台凸出来的距离,我和她房间只隔了两米的距离。

而我刚软下来的却又硬挺了起来,因为我看到她在围裙里面竟然什么都没穿!她那修长光滑的脊背和双腿,以及浑圆丰满的完全暴露在我眼前,她走起路来上丰满的白肉一抖一抖让人看了心痒痒,恨不得冲上去抓在手里,咬在嘴里。

这两栋楼是新盖的,我们住是第一批住进这栋来的,对面那栋昨天还没有人,今天她就住进来了,而且那么惹火那么放荡,我这个刚刚的老男孩被她惹的火起,怎么能够忍住不再来一次呢?我怕对面还有其他房间也住进了人,赶紧先把窗帘拉上,要是再被人看到就糗大了。

接连打了两次之后我决定好好睡上一觉,修整修整,毕竟身体是的本钱嘛!可是怎么都睡不着。

我躺在床上,小多的一对大和对面楼那个女人的肥老在我面前晃悠,弟弟在里一直硬邦邦的不肯软。

我一边欣赏一边晃荡着,想想自几天前给它开了荤,这都好长时间了没有好好慰劳慰劳它,每次它的馋唠被引上来,都没有满足它,这个可不行啊。

正想着呢,听见客厅门被打开的声音,好像几个人走了进来,敲了敲小多他们房间门没人应,又过来敲我的门。

他们是一男一女,男的是个矮个子,也就是1米65上下,但是人长得很精神,也很帅气,女的也是娇小可爱型的,细胳膊细腿,连和上都没什么肉,不过模样很可爱。

下楼的时候我仔细打量着这个女孩,20岁左右,挑染的头发很整齐的耷在肩上,上身穿一件绿色的紧身吊带低胸衫,下身是一套的短裙,整个人显得很青春,很清新。

到楼下一看,嚯,他们的东西可真不少,被褥凉席风扇这些不用说,一台电脑,一个大皮箱,盛放杂散东西的包三个,还有一些三脚架和我都叫不上来名字的摄影器材。

搬完之后我们都已经大汗淋漓了,我从冰箱里拿出几罐汽水递给他们,那个男生一边打开风扇一边道谢。

他介绍完自己又说了些客套话,休息了一会儿身上清爽了他说还有些零散东西没拿完要回去拿,就一个人走了,留下她女朋友收拾房间。

我哪能让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忙活啊,就问有什么要帮忙的吗?她看了看我,说:「那就麻烦你帮我把电脑装起来吧。

我搬出来住后碰见两个女生,一个毛小多是个放荡的捣蛋鬼,第一次见面就把我上了,另一个是对面楼那个女的,好似有点暴露的癖好,也是个骚娘们。

我还以为我在宿舍在网上闷了一年,这世界变了,遍地都是淫娃了呢,没想到见到的第三个这么害羞矜持,连话都很少说。

我发现她一双小手很嫩,手指也细长,而她手臂上竟茸茸的一层长长细细的汗毛,呵呵,不细看还看不出来,太可爱了,真想拿过来摸摸看。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开始痒痒,要是这些汗毛在我身上磨蹭那该多舒服啊,不知道他的阴部是光板子没毛呢还是也跟小多一样浓密。

这样想着,我感到胯下那根冤家有受不了了,但想到没穿它要是硬挺起来会特别明显的,我赶紧转移注意力跟她聊天。

我没话找话,一边介绍着周围的情况一边忍不住偷偷瞄她,才发现她这身衣服里面没穿内衣,小巧的前面两颗小凸起听明显的,上也丝毫没有边的痕迹。

我本身就不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她又像个没嘴的葫芦半天不说一句话,我们两个就这样坐着很尴尬,我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给他介绍起小多和海东来。

小多也发现不对劲了,她看了看于北贝小声问我:「你女朋友啊?」哪儿啊是个女的就问是不是我女朋友,我正色道:「刚搬进来的房客。海东怕尴尬提着他们出去买的衣服就先回房间了,小多不好意思地笑笑,举了举手中的假:「是好东西嘛!前面还会喷水呢。

看来两个人很对味嘛!晚饭时间高山回来了,小多让海东下去买了几个菜回来,为了欢迎新房客的到来。

我,小多和海东那是很热情,这次我们在同一战线,一块儿灌高山和于北贝,没想到他们两个看起来老实巴交,不太爱说话,但呵起酒来却不含糊。

眼看着冰箱里的啤酒没了,小多让我再下楼买些上来,高山拦住我说:「不了不了,明天我还要上班,不能再喝了。

」我纳闷,还没问她怎么知道的,她就自顾自地说:「她叫李卉,在对面一楼有个店面卖情趣用品,我那根就是从她那里买的。

」于北贝还红着脸不说话,因为今天下午被李卉看见打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说了句:「哦,是吗?」她见我没她想象中热情,不太高兴,撒娇说:「哎呀,你怎么这样啊?人家可是个大美女~!」我问:「这个人家是你啊还是她啊?」「去,我说的是她,」她见我问问题,又上来精神头了,「她以前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呢,前年辞职了。

」我一听这话来了兴趣:「为什么要辞职啊?」「她是个助教,把一个教授给上了,教授夫人不干了,跑到学校里来闹,结果她和那个教授都辞职了。

小多这个人讲起别人的八卦来就住不了嘴,最后她神秘兮兮的说:「不过现在她快成了我们的房东太太啦。

」海东本来在旁边翘着个二郎腿,作为个旁观者在欣赏小多讲八卦,听到这里才插了一句嘴:「别瞎说。

」小多才不服气呢:「谁瞎说了?也就是你这个粗心鬼没发现,我们进她的店的时候你没看见房东躲进里间去了?没看见房东总看见房东的皮包在她的柜台上摆着吧?」海东没话说了,好像也对这个话题没了兴趣,正好高山洗完澡出来,海东就说:「时间也不早了,我明天上午还有课,先去睡觉了。

」小多拿起***边上她今天刚买的假,挽起海东的手坏笑着说:「我们去玩3P,你们去玩2P,」然后转身对我,「你去吃自己去吧,呵呵呵呵。虽然小多这是开玩笑,但是事实何尝不是如此呢?今天不知道是海东特别来劲,还是新买的喷水太好用,小多这个浪货被干的吱啦哇啦的,隔了两道门声音还是很大。

而与我只有一墙相隔的高山和于北贝,我连木床吱吱呀呀的声音都能听到,于北贝不仅话少,的声音也只有一个字「嗯」,不过只一个「嗯」字她却哼出了千曲百折的调来,看来我要想打,连A片都省了。

她那粉嫩的小舌头在房东嘴里出出进进,两个人的口水和粘液混在一起从房东嘴角流出来,实在太了。

李卉丰满的大沾满粘液,显得又大又亮,一个随着她身体扭动在房东身上摩擦着,白白的大肥贪婪的上下左右摆动。

李卉嘴巴只要一闲着,不堪入耳的词句就说个没完:「哦,好,好棒,好滑啊,嗯,要是满身都是多好,好,啊~快转,使劲~」

这样房东的一进一处我看得特别清楚了,房东不愧是个老手,一边转着圈一边插进,然后直直的拔出,每次都从李卉的蜜穴里带出很多。

李卉一只手勾住房东脖子,一只手从后面伸过去,把自己的摸一手伸到房东嘴里,当然李卉的嘴巴也不闲着,边边浪叫:「啊~,舒服,我的小被你的插得好舒服,我的,好,嗯,嗯,好,我的小妹妹直流口水呢。

」房东快走到阳台上了,他难道这么爱刺激?李卉的扭动的更欢了,叫声也更浪了:「好,好哥哥,到阳台上去操我。

,我的那根都快爆掉了,房东还是从容不迫的着,一只手揽住李卉的腰,另一只手去拉窗帘,原来他不是要到阳台而是要遮挡春光啊!

在窗帘就要拉上的时候我还看见李卉把一只手放在嘴里咂吧着,只用一只手勾着房东脖子,浪叫不断:「好,好,我喜欢,戳,我两张嘴都想要,嗯,嗯,你要是多长几根就好了,啊,好想吃啊……」我实在受不了了,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抹在上,揉搓着,猛烈的刺激着自己的。

懒虫,才起床啊?我不是跟你说过了要多锻炼身体的嘛!弟弟~「说完小多和于北贝对看了一眼,默契的笑起来,像是两串铃铛在风中摇荡。

我莫名其妙,不知道她们笑什么,洗漱完就一墩在***上,抱怨说:「还不是你们两个?昨天晚上声音么大,吵得我一宿没睡好觉。

今天怎么起得早?」「哪儿是我们哪!是对面的李卉吵着你了吧?」说着还看了看于北贝,于北贝低着头红着脸憋着笑,小多可不是个会害羞的主,好像很感兴趣的问:「昨天晚上在阳台上射了几次精啊?有没有射到对面楼上去啊?射了李卉一身吧?」小多边说边笑,于北贝也红着脸笑出声来了。

我更是脸红脖子粗,可是这事小多怎么知道的呢?看了看于北贝,我心想坏了,肯定是她和高山在隔壁的阳台看见的,然后告诉了小多。

我越想越尴尬,越脸红,她们笑的声音越大,我才明白小多说早就让我多锻炼身体还叫我弟弟然后和于北贝一起笑的意思,肯定是小多把那天她跟我的事告诉于北贝了。

小多接着挑逗我:「弟弟啊,你老这样可不行,多委曲自己啊,要不我们两个帮你解决一下你的温饱问题?」

我这个人就是不经逗,以为她们要跟我玩3P,血压又上来了,说话也吞吞吐吐:「啊,现,现在啊?」小多、于北贝大爆笑,小多笑的都直不起腰来了,于北贝想憋住却憋不住,都笑岔气了。

她们足足笑了一分多锺,小多才能忍着笑意说:「我们的意思是给你介绍个女朋友~!」我的脸估计跟酱猪肝差不多颜色了,又羞又气,好你个毛小多,你就拿我开心吧!小多还不放过我,弯腰看者我的脸说:「你是不是现在真有性冲动啊?我不行啊~我等一下要去上课的,北贝今天不上班,还是让她给你解决吧。

」听她这么说,于北贝轻轻推了她一把:「去你的!」因为小多今天穿的仍然是低胸的吊带体恤,虽然戴了,但弯着腰被于北贝这么一推,两颗清香的大木瓜就在我眼前直晃荡,我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小萝卜弟弟马上起立来给大木瓜姐姐行礼。

」没想到于北贝说了句话让我怎么都不敢相信,脱口而出:「什么?」她红着脸,看着我的眼睛又说了一遍:「要不要让我来给你解决下问题?」

于北贝可不像毛小多,不是个会开这种玩笑的人,但是已经被她们用来寻开心一整个早晨了,我不敢冒失了,小心求证:「你要给我介绍女朋友?」

脸蛋红扑扑的,水汪汪的眼睛,水汪汪的嘴唇,还是昨天换上的那套衣服,还是没有穿内衣,还是那么害羞的她却说了一句能要人命的话:「我是问你要不要让我用嘴巴帮你含一含,然后用你的来操我的~「这样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大,我听了血脉喷张,全身的血液全部涌向我的和脑门,我慢慢站起来,手脚嘴唇都不住地哆嗦:「含,好,含吧。

她很温柔地蹲在我面前,帮我把短裤和褪下来,小手刚触碰到我硬挺挺高高翘着的,我那兴奋不已的兄弟就颤抖了一下,一些透明黏液流了出来。

小北看着我的,就像徒看耶稣一样虔诚,她伸出粉嫩的小舌把包住,然后把整根的都送入口中,我感觉已经快伸到她喉咙里了,暖暖的,痒痒的,前所未有的舒服。

小北慢慢吸着,她的舌头和脸部的嫩肉紧紧包裹着我的,她边吸边慢慢的抬头,使我的从她嘴里拔出来,我的冠状沟被她的小嘴划过,受到一阵阵极大的刺激,在小北嘴里一跳一跳的。

我拼命忍住不射,刚被她含了一下就出来岂不是太丢脸了?要是小多,就会停下来,让我的缓缓劲,好待会儿好好伺候她的小美穴。

可是小北并不想这么办,在我拼命忍着的时候,用舌头在我上画了个圈,舌尖扫过马眼,我终于忍不住了,夹紧,往前挺,可是小北却把从嘴里拿出来放在面前,她闭着眼睛,射在了她的脸上,眼上,鼻子上。

小北又把重新含在嘴里,把舔得干干净净,张开眼睛看着我,这时她的脸才红起来,又回到害羞的于北贝了。

我刚才的样子是不是很啊?」我不置可否,只是说:「你对着的虔诚和认真我很喜欢,你爱脸红害羞的样子我同样喜欢。

」她放下我软下来的,红着脸说:「现在你能不能帮我把脸上的面膜取下来?」我一愣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的脸一直红红的,很可爱,很诱人,看起来很害羞的她却站起来单手握住我的牵着我往她的房间走。

一进房间,她就躺在床上,自行把吊带小背心掀起来,翻到乳房上面,又轻轻把短裤往下褪了褪,正好完整的露出整个阴部。

她的很稀疏,而且还有点发黄,和她的挑染的头发颜色有点相近,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把也染了。

我也不能那么被动,自己把横放在她身上,用手按住,然后移动脚步,就从她的乳头扫过,扫过她软软的肚皮,扫过她稀疏的,然后往回扫,一直扫到她的脸上。

我的已经开始硬了,半硬的扫着她的嘴唇,鼻梁,紧闭的眼睛和长长的睫毛,她身体微微颤抖,已经有反应了。

后来我就主攻她的小嫩嘴唇和粉红乳头,不仅横着扫,上下左右的摆动着,八分硬的一会儿戳进她的嘴巴,一会儿来回扫着硬挺起来的小奶头,一会儿在她软软的小上戳上两下,一会儿又使劲拨弄着她水汪汪的两片粉唇。

粉红色的小嫩菊花让我忍不住低下头舔了舔,小北身子一颤发出闷闷的一声,竟从流出一滴水来,可真是敏感的身子啊。

小北高耸着,两腿紧夹,我的从她那两片肥鲍中间抽出就带出一股,我把这些蜜液都用手接住,全都拍打在她的上。

小北肯定对自己的身体特别熟悉,知道自己水多,她也没让自己的嘴巴闲着,双手在底下摸了两把,手指含在嘴里,一边「嗯,嗯」的着一边咂舔着自己的甘露。

我双手顺着她纤细的腰肢摸下去,最后停在了那两只小巧的乳房上,我把两个小奶头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把整个小掌握在手里,一边轻轻揉捏一边画着圈转动。

在我和小北渐入佳境的时候,客厅的门开了,传来了小多骂骂咧咧的声音:「上课老师都不来,害我白跑了一趟,气死人!」一听是小多,我就放心了,动作根本没有停下来,甚至幅度更大了,故意用大腿内侧撞击小北的,发出「啪啪」的声音。

小北发现小多进了房间,脸一红,身子一颤,竟然泄了出来,可不是一般的多,这是我十分惊奇。

这把我惊呆了,沾满的一下全拔了出来,小北脸蛋绯红,直起身子跪在床上,这下子里的顺着大腿汩汩流下。

她来到床前,眼睛露出的光芒,边服边问:「也让我来加入好吗?」其实根本不用我们回答,她早把自己扒光了,而且不由分说地把我那根亮晶晶沾着小北淫液的含在了嘴里。

」小北听了不等我动手,竟然红着脸径直躺在床上,抬高,挺着蜜穴,像个淫娃一样:「来吧,我也没有被插够,快插进来。

可是已经欲火烧身的小多被冷落在一边,她哪里肯依?气冲冲跑上来抱着我的头就塞到她的跨下,用她那浓密的骚扰着我的鼻子嘴巴。

毕竟是引领我进入这美妙世界的老师,我怎么能亏待她呢?我伸出舌头努力塞进她迫不及待的一张一合的小美穴。

小北两腿绞缠夹住我的腰,双手分开小多杂乱浓密的,捏着两片肥厚的大,分开又合上,舌尖不断挑逗着那颗硬鼓鼓的小豆豆。

小多不断地受到刺激,可是却得不到满足,小像个喘着粗气的嘴巴一样,还不断有热气喷到小北脸上,还用渴求的眼神看着我:「快,快给我,我的小好痒痒啊,北贝姐,用你的舌头吧~!」小北可不听她的,双手扯着小多的两片肥鲍像在扯着情人的腮帮子,左右上下的画着圈扯,还冷不丁亲上一口。

我看到小北这样对待她,实在太有趣太好玩了,我也依样画葫芦,双手捏住小多的两个乳头转着圈乱拽,拽的小多哇哇乱叫。

小北吸食着小多的,渴望的感觉也更加强烈了,催促我:「赶快,赶快~」我用嘴巴代替手来伺候小多的大,双手抱住小北的腰,加快了动作。

小北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大,一松一紧,不住的吮吸着我的,眼神迷离,嘴角流出一丝口水,特有的嗯嗯又奏起了小曲。

看到小北骚成这幅德行,我更卖力的着,由于幅度过大,嘴里咬着小多的两个奶头带动她两个乳房前后晃动。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