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两开房的3p故事 日月干夜夜干天天天啪

当兵时,常搭公车往来於高雄左营,应该是5号车吧,有次下午5点多我又从高雄搭车回左营,这时间车上人总是会比较多,因为有回营的军人,就像我,还有放学的学生,所以都没位子坐,但不至於很挤。

因为车站很密集,车子停停走走,每到一站就上来一些人,不知何时有个很可爱的高中女生,面对着站在我前面,她后面有一个中年人,鬼鬼祟祟的。

不久那女生就往我这边靠近,近到我的右脚已经在那女生的百摺裙下,那年代的公立高中女生,是白上衣、黑色百褶裙,长度到膝盖以下。

那女生看来有点不安,又更往我身上靠,於是我偏过头去看女生后面,那个鬼祟的中年人赶快转头望着窗外,这时起那女学生才比较镇定,但还是靠着我很近,原来那中年人偷摸她,所以她只好往我这边靠,我偏过头去看的动作吓到了那中年人,才让他收手。

可爱的高中女生跟我靠得很近,我的右脚已经在她的两脚中间了,就这样随着车子走走晃晃,右膝盖感觉碰到了她膝盖上一点点的大腿内侧,她只低着头没有闪避的动作。

因为我的脚被她的百褶裙盖着,我慢慢的提起脚跟让膝盖高一点,这样晃动时碰触的点就更高了,感觉比刚才的肌肉软一点而且热一点,越往上空间也越窄,这时我不动也能接触到她两腿的内侧,她一颤,感觉她腿在用力,真想往上顶直接顶住她的……

我不敢鲁莽怕吓到她,就藉着车子的晃动上下轻轻地摩擦她大腿的内侧,我的膝盖隔着我的长裤接触着她的大腿嫩肉,一次比一次慢慢提高,她两腿间的空间越来越窄,我的膝盖被她柔嫩的大腿夹着……我注意着她的反应,很怕她逃掉或喊叫,还好她只是头垂更低,低到头靠在我的胸口上。

我的脚抬得更高了,热热的鼓鼓的软软的肉就在我的膝盖上方,我的小腿肚塞在她大腿之间,她夹紧了一下又放松,我再一次往上轻顶,但是这样好像动作太大了,她有点站不稳,我赶快放下,只是轻轻摩擦大腿。

也不知过了多少站突然一个煞车,她就往我身上倒,一个反射动作一手抓住我的上衣,ㄧ手抱着我的腰,但是还是整个人贴到我身上,我因为有椅背顶着,一手抓吊环、一手空下来抱住她的腰,顺口说:「小心!」

这时她的腿夹着我的右腿,我们像跳黏巴撘舞一样紧贴着,两腿根部交叉贴着,我感受着那包在里穴散发出的温度和柔软,这么贴近、真实,好想伸手去爱抚那微微鼓动的腿间!但众目睽睽,而她的腿也正顶着我那抬头的小弟……

车子又开动,她只是上身微微后退一点,下身没挣脱的动作,我只把抱着她的手放低揽在她臀和腰中间的位置,而且加了一点力让她更稳的贴着我,在别人眼中我们应该像一对热恋的情侣吧。

车子晃动着走走停停,我们俩下身轻微摩擦的动作连连,我的已经很硬了,她的大腿根处也传来一息湿气,我们都汗流涔涔,但彼此贴的却更紧密。

一路往南站方向走了约5分钟,其实她也应该在南站下车的,穿进一个眷村,在一个路口,筱真说到这里就好,她要了我的电话,也给了我她家的电话,但是说我不能打电话给她,想联络就写信而且给我另一个女生的名字,要写在寄信住址拦下边,那名字让她知道是我寄的,让她的家人以为是女生寄的。

过了三天她打电话到单位来,我们出去散步聊天,最后免不了一阵温存,我们都享受着对方的身体,在当兵是不能乱来的,而且筱真还只是高三生。

筱真父母管的很严,所以只能晚上藉着买东西或逛街出来,我要退伍的前夕,她说想和我去台南秋茂园玩,是星期天,她已经编好理由了。

当我们在南站上公车时,见她穿着一件高腰牛仔裤,合身的衬衫,把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表露无余,除了清汤挂麵的发型外,看不出她是学生。

虽然我们交往了近半年,常常互相爱抚,很想真的和她,但因为她还是学生,而且我即将退伍,以后分隔高雄台中两地,感情很难延续。

於是她也就先进去淋浴了,过了一会她裹着白浴巾出来了,头上缠着一条小毛巾,俏丽的轮廓更明朗,而原本藏在眼镜后面的大眼睛因为没有视焦,显得很。

於是我们进了浴室,筱真帮我脱了衣服,推我进浴缸,我在想,既然你打算帮我洗,为何刚才不要一起洗呢?

我静静的照着她的话做,在一般浴缸里做这动作还真有一点难,然后我感觉一个温温的身体骑在我的背上,稀疏的擦着我的,乳房紧压在我的背上,她的鼻息有点粗重吹在我的耳根,每次发出这种呼吸声的时候,她的脸颊都红的很美。

她夹着我的右腿,让柔软的贴着我的腿根,她的右脚也顶着我的蛋蛋,而弟弟早就翘得快顶到肚脐了,刚好夹在我跟她的腹部之间。

筱真很小声的说:「摸啊,当作我们是在那部公车上,」她舔着我的胸膛,停一下说:「那时我也很想舔你的汗水。

这时筱真已经在舔我的乳头,右手撸着赭黑的,她默默地往下舔,我的手这时只能捏着她的乳房把玩,筱真舔到肚脐已经在水里了。

我就站起来,温柔的抚着她的脖子,欣赏着上帝的傑作,她乳波荡漾的帮我抹着香皂,仔细洗好我全身,当洗到我的弟弟时,她还说:「第一次这么清楚的看它。

我抱着筱真用腿顶着她的,而筱真则像章鱼一样吸附着我的身躯,我坐在浴缸沿,右腿还在她的腿间,筱真的乳头在我的嘴唇间进出着,她一颤一颤地抖着身体,抓着我的脖子,嘴里「嘶…嘶…」的轻叫。

我的手指拨弄着她的柔嫩的小,在那微张的缝隙里摩擦着,整个沾满,用指尖轻抠,再往的缝隙抚弄过去,直到她敏感的小豆豆。

我加快爱抚的速度,还不时在小豆豆上转揉一下,筱真的几乎是用滴的了,我知道她这时已经快了,於是用食指指腹专注地在胀挺的小豆豆上揉压,轻声说:「可以叫出来喔,没人听到。

她夹紧了双腿,骨盆往前挺,然后腿软软的往下跪,就跨骑在我的大腿上,湿淋一片的穴穴印在我的腿上,我用双手扶着,她已经有点晃动不稳了,喘着息稍稍回复,双手挂在我的脖子上,脸贴着我的肩膀。

而筱真却没有穿衣服的动作,我也不敢先穿衣服,怕她误会,伤了她的自尊,或让她以为我摸了她就要走。

我从她翘起的后玩着她的穴,一边跟她说:「我想你应该把你的第一次给你的未来老公,我们…应该没有结果吧。

我说:「爱,非常爱!所以才会设想你以后的幸福,甚至不愿你为我到,我觉得这样不够尊敬你。

这是一段因为,不应该说因为,严格说我们在公车上是互相吸引着,一段因为如此相互吸引而开始的恋情。

筱真的可爱和纯真,还有那好似早熟却有点婴儿肥的脸庞,看起来立体而又细緻,我呢?自己描述自己真难,因为太夸大别人不信,只是一个怀春的美少女在一面之缘就情愿近距离和我接触,如果谦虚的说我长的不讨人厌应该不为过。

因为这样的邂逅,我总认为我们的关系有点不正常,但是交往过程发现,筱真是很健康也按着自己感觉走的女孩,情欲难免,好奇一定,直率地喜欢上一个在公车上吓阻怪叔叔对她的鹹猪手,却挑逗她的绅士也是在所难免。

半年来我爱她的已不只是肉体,而更多的是心灵的,我纵容她的性欲,她像妹妹对疼爱她的哥哥般无保留的表达撒娇,对我而言有一种被重视以及幸福的感觉,我何尝不想要这份爱,只是我现在面对的不只是爱还有责任。

我明白筱真给我是无悔的,但是一旦筱真付出了贞操,会因为一时的而失去一辈子的幸福吗?现代人听起来应该会认为很八股,但是那年代真是这样,就以我和筱真的亲密关系,在传统社会观里是非得要成亲了,筱真在开明的家庭里长大,所以比较开放一点,我不认为筱真是的女孩,尚且她情欲的被激发也是因为我在公车上的挑逗……

矛盾的思绪在我脑里转着,筱真忘我地在我的身上蠕动着,那泛着汗水的美丽曲线,宣示着对爱的坚定与无惧。

我知道她刚刚才在浴室里激烈过,一般少女的性需求应该没那么大,她这时是要纾解我肉体的,同时也宣示她无悔爱的付出。

我突然因为筱真的勇敢而觉得自己很没有担当,心想如果让筱真主动,以后她如果后悔一定会笑自己贱,我要让她感觉我是这么的想要她才这么做,就算未来她后悔了,也可以把罪过往我身上推,尚且她如果不是真的生理需要,撑破膜的那一霎那的痛楚会更难忍受。

她伸手勾着我的头,我们接吻着,从她的嘴里感觉渐渐生热的口水,我的手轻按在筱真的乳房上,筱线B+的罩杯,最美的是就是肚子到乳峰是渐渐隆起的,很坚挺。

我小心的轻捏着,却不碰触她已经涨鼓起来的乳晕和立起的乳头,舌尖舔着耳墎,吸住耳珠,我用湿湿的舌尖点舔着她细緻的耳朵,筱真痒的缩脖子,从唇间发出「嘶…」的吸气声。

我慢慢的以舌尖轻扫筱真有点婴儿肥的脖子,再用嘴唇很轻的吸附着移动在她的喉头,筱真很享受的闭着眼。

筱真颤抖一下,这时乳尖是最敏感的,因为筱真的乳晕已经涨成半个桌球状,乳尖硬挺着,这是筱真兴奋的现象,这时如果捏或吻她的乳头,会让她敏感得连肚子都缩凹一下。

我的头趴在她的肚子上方,欣赏着那无可指摘的美丽山峰,手指由乳房的低处轻轻往乳晕的方向刮撩,每次快接近乳晕时,筱真会吸着气停住呼吸,肚子陷下去,手指到了乳晕边又回来,第三次筱真伸手抓着我的手,我才用手掌按着整个乳房,用食指和大拇指轻捏乳头,筱真已经忍不住叫出来。

我的双手抚慰着少女被撩起的情欲,手掌轻压着乳房,指头轻捏着乳头,但是我的嘴唇已经吻到了筱真的小腹,下巴接触着稀疏的。

筱真的毛不多,只生在上方一个长三角范围,毛根在外毛鬚往中间长,毛尾在小腹正中交叠,感觉好像梳理过,很美!只是大没毛,很容易渗出小裤裤,还好以前约会都是穿裙子,如果是穿裤子,或许在长裤胯部会被看到湿湿的痕迹。

我的舌很爱怜的舔着筱真的耻毛,筱真害羞的交叠大腿,我的手轻抚过大腿,按着膝盖,筱真才放平双腿。

我用指甲轻抓膝盖,微微分开她的双腿,直到大腿间的距离可以放进一个拳头,筱真还是第一次让我从这角度看她的私密处,她握着双手、下巴仰高、双眼紧闭。

我的手指轻抚着筱真大腿的内侧,慢慢的往上反覆抚弄,偶而触碰一下小,筱真的大腿上和大交接的筋浮动着,我轻轻的抬起筱真的膝盖让脚成A字型。

我用手指轻柔地在和的交会处按压,筱真收缩着和,湿亮的随之流到我的指尖,我沾着轻抠小菊花,戳一下,陷入了半个指甲。

我的指尖又按在口,筱真小菊花紧缩又放松,这时我再把沾满的食指押入一个指甲深,再转一圈。

筱真没有惊讶地叫出声来,却在指头转圈时「嘶……嘶…」地倒抽两口气,她羞红着脸,细声叫:「亚哥……好奇怪…不过好刺激……」

这时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微微张开的两瓣桃红色,我已经被神祕里层叠的粉肉所吸引,虽然这里是我的指头很熟悉的路径,这么亲近端详却还是第一次。

我的手指轻轻掰开粉红湿嫩的大,筱真的腿微颤,好像期待我的接触,我用舌尖舔一下小,再一次舌尖挑入小洞里往上舔,筱真的小腹陷下去,两片小合了又张,渗出。

我用手掌整个按住压揉,压着耻骨往上推,筱真缩下小腹挺起骨盆,晶莹剔透的小荳荳从包皮里翻出,粉嫩粉嫩的穴肉里可以看到尿道孔被拉成椭圆细条。

要在她临前插破膜,这样才会感觉不那么痛,这是我看一本性书这么说的,还说插时,阳根要尽量和膜成垂直插入,插入到底时这一段都不要扭动,也就是直直插入。

其实最痛的是膜和壁接点的撕裂,如果这样插入膜会从小圆孔平均向外裂开,让壁的撕裂降到最低。

筱真嘴角稍翘表示她准备好了,我跪在地上,分开筱真的腿让顶在口,手温柔的按着冷落很久的双峰,抓捏让乳头更突出,然后弯下腰含着那涨起的乳晕和乳头用力吸舔。

我赶紧用双手压平她的腿,轻按在她的肚子,挺着紫红的磨擦一下,筱真不能自己的挺起,我顺势把直插进去,微微一顿,从窄紧的肉缝滑入深处。

刚才暴露在房间冷气里的,一下被一团炽热的肉泥包着,撑在一个小肉盘的凹陷哩,我不动,感觉小肉盘吸吮着马眼,好舒服…好痒……还好我已经打定主意插进去不动的,要不然可能已经射了。

筱真的手抓着我的上臂,身体往上挺,然后抓着我的脖子,把颤抖的身体贴过来,她的双脚盘着我的腰,身体有阵阵的抖动,眼睛往上吊,喉咙发出「喔…

呦…」的声音,和「嘶嘶嘶…」的短喘,的收缩持续约半分钟,我的微微弹顶在筱真的穴里,涨得发痛。

我拿起小毛巾擦血渍,筱真接过去很小心的擦,然后她把毛巾披在床头柜上,转头来吻着我的,说:「A片里都是这样吸出来的。

我从后面挺着往筱真的腿根插进去,的上方摩擦着小的嫩肉,棒棒在筱真大腿的缝里推动着,慢慢的滑润,筱真的痘痘又挺起了,腿缝越来越湿,筱真越夹越紧。

我用力的挤插着,虽然不像插入这么湿软,但是对边沿的刺激却更大,我极力的动作只想让硬到发痛的小老弟。

很快我已经到临界点了,把筱真转过来,压下她的头,筱真明白我的想法,有口含住我的肉茎,使劲吸着我的……终於,一股热精在筱真嘴里射出……

我们退到一个阴暗的角落,紧紧抱着,热情的吻吸对方,才依依不舍的看着筱真走起来有点不一样的身影,消失在眷村的大门深处。

晚上我们都是在南站边灯光不是很明亮的地方等对方,今晚筱真穿着大花深蓝过膝一片裙,一片裙是一块布绕一圈在前面交叠,这种裙子布料不会伸缩,所以这样设计,藉着交叠部份让腿的活动不被阻碍,因此交叠的地方不能缝死或钉釦子。

还好筱真身材修长,不大,交叠的部份很多,这裙子的会让下半身的曲线很优雅,尤其修长如筱真穿起来更适合,配合着淡紫蝴蝶袖衬衫,让筱真成熟抚媚许多。

筱真勾着我的手走过ㄧ道高墙,来到左营大路一家广告社定了一块小压克力,我问她做什么用的,她神秘的说:「要带回家的。

之后我们穿过ㄧ条巷子,往湖边方向走,这次是因为买压克力才走这边,以前没从这巷子到湖边,巷子里有一家西餐厅,年轻情侣很多在进出,筱真:「我们去看看。

我点了一份水果盘叫香蕉船,当我抬头看到一个装潢成岩石洞的门,上面一块压克力牌写着「情人雅座」,里面有点红光,比我们的位置更昏暗,我当兵前问过年长的同事,他说那可以带女朋进去里面「刷的」(爱抚的意思)。

筱真抓着我的手脸上倒是没表情,小妹走进去用手电筒照一下右边的高背沙发,再照一下左边一条直直的通道,让我知道大概动线,关掉手电筒,用拿手电筒的手抓着我的手掌往里走,她的手算细嫩但有点冷,可能是洗杯盘的关系吧!

慢慢我适应里面的光线,右边两人做沙发椅都同向,前面一个很浅的桌子,椅背高出坐着人的头顶,一对对男女,在音乐声中,隐约听到细语、喘息、细微的、摩擦布料的沙沙声,还有在塑胶皮上挪动的声音。

走到里面一个空位,前面就是墙壁了,小妹引导我们坐下,放下水,往外走几步从另一个小妹手上端来我点的香蕉船,穿短窄裙的大腿碰触我的手,臀部不闪避的靠在我的上臂,专心的摆放叉子,或许他们不认为这种碰触算什么吧!摆好了还弯下腰照着我的脸:「好好享用。

乳晕依然股起如球,我的手指肚在乳晕的肉蕾轻触,把内衣带从肩膀松脱到大臂,还带着筱真体温的罩杯翻在腹部,筱真真聪慧穿蝴蝶袖的衬衫。

」身体的右边压着筱真的腿,手肘靠在腰腹感觉呼吸的起伏,虽然音乐生算不小,我还是听到喘息声:「嘶……嗌…」原来压抑以后的声音是「嗌…」终於明白后面那女生的叫声,也是不想让别人听到。

我已经把身体往下移把裙摆往右翻,因为是在最前面的座位,所以我很放肆,我的脸触磨着筱真裸露的大腿,手掌迫不及待的按在棉质股起的三角洲上,这个三天前才开发的地有变化吗?好像更柔软更湿濡。

我想这地方应该是很专业识相的,不致於无故过来视察,尤其我们是最里面的,就是带客人也不会到这里来,我抓着筱真的手稍用力握一下再放开,筱真很默契的改成抚摸我的耳根和脸,筱真从来就是这么的信任我。

我心里还挂着筱真的可以用手插入吗?万一伤口还没好感染呢?后面传来脚踢到椅子的声音,两个脚步声离去,心里有点失望都没机会观摩。

筱真似乎意识到后座没人了,把左脚伸到椅子上,右脚往右张开,我把小裤拨到一边,嘴印在上相接吻一样轻吸,舌尖探到小洞,闻到一股沐浴乳的余香,夹着熟悉筱真的淡淡体味。

筱真的水可以说泊泊不绝,我舔着吸着吞嚥着,我想已经一发不可收始了,把舌尖集中在弹舔、扫挑。

她的小腹深陷,两腿僵直,大腿连着鼠蹊的筋骨因用力而浮出,在昏暗的红光下,与大腿构成一个很的曲线。

筱真身体已经半仰起,手抓着我的头发:「喔……嚘……」虽然不大声但是……我赶快起身用嘴贴着她的嘴。

说到这里有个心得和大家分享,目前我的性伴,包括我老婆在内,共有过四个是比较亲密的,每个在兴奋时口腔都炽热,后口腔都会变凉,因为筱真口水变凉让我记忆很深,我特别去注意。

当我们静下温存互抱,我听到有收东西的声音,一个小妹的头和肩膀在后面的座位晃动着,我想这小妹来多久了,也许刚才的春宫被她免费欣赏了,后来想她们应该也看多了吧!我提醒筱真,她再紧抱我一下脸上泛着笑容。

筱真整理一下衣服,那「新来的」小妹赶快挤到我们座位收拾着,我才发现一客120元的香蕉船原封不动。

等她收好我们一起往外走,对於左边座位的景色,我很礼貌的别过头去,只用斜眼偷喵,因为这时候我好像可以看的很清楚。

付完帐我转身那「新来的」拿一条小毛巾让我擦手,感激又有点羞愧的对我微笑,看他年龄应该比筱真大吧。

这几天都在喝饯行酒,星期三因为已经先答应辅导长帮他值日,所以辞了酒摊,到了星期六很难推,下午筱真又来电,说他姐姐想见我,我不好拒绝,但是答应的践行宴怎么办?只好跟她说八点,筱真和她姊商量,因为有她姊陪可以晚一点,所以说可以。

我没回营区就赶到南站,筱真出现了,担心的骂着我:「你都醉了怎么见姊姊?」她很担心我被她姊姊看扁。

我们相偕往后街,在一家冰果店坐下,每人吃了一份冰点,因为很吵,所以我们又离开,到中山堂外的一个凉亭,围着一个石桌坐着。

就如筱真在车上已经暴露她的情欲,再来的相处也不必太矜持了,筱惠这一笑已经承认她也是肉做的,也是有情有「欲」的。

好个学术论,我藉着酒胆说:「嗯,我认同,我在车上看到漂亮的筱真,眼睛触动我的贺尔蒙,然后我又去触碰筱真的贺尔蒙,但是我很尊重筱真的,这不是单纯的谁的错。

我用事实来佐证自己对筱惠论点的支持,也维护了筱真的自尊,同时也为我在车上对筱真的行为做一个下台阶。

筱惠似乎听出我的絃外之音,她说:「筱真告诉过我你们车上的事,和第一次约会的事,她口里说你是坏人,但是照她的描述,你在车上没有对她不轨,只是替她赶走,因为煞车你们才抱在一起。

听大妞这样说我就知道她有保留,是你先……好啦!筱真如果没有快乐也不会替你保留,刚开始我以为大妞是在两个中,选择被帅哥侵犯,但是大妞第一次跟你这个坏人约会回来后,还是怡然自得,而且比以前快乐,我相信大妞不是这么离谱的女孩。

经我追问,我确定你对大妞是尊重的,你顺着她的需求走,并没有恶质或,大妞还说如果有一个这样的哥哥还不错呢。

筱真依然天真的笑,好像还有一点骄傲,因为我和筱惠的话题都围绕着她,还不时维护她,那种被宠爱的幸福感洋溢脸上。

我接着说:「其实这傲气是自卑的外衣,也因为这傲气,所以约定自己每天至少要看一小时的书,而且是我生活需要的书,对我一生的帮助也许超过三年高中。

我才恍然她怎么能够面对自己妹妹可能落入手里,而冷静观察,让筱真拥有快乐而无罪恶感,而且是在不敢和父母沟通的情况下。

很複杂的心情,我们只是依偎着没说什么话,虽然期待这一天我们可以淋漓尽致的,但是离情却先佔据我们的心。

玩还是玩吧,就忘了分开的事,我计划到旗津玩水,就去选购泳衣,筱真选的泳衣是连身的还有短裙,超保守的,到了旗津又向相馆借了一个相机,已经忘了租金多少了,只记得押着身份证。

在阳光照耀下泡在海水里,筱真又活泼起来了,我欣赏着筱真的身材,一张张的照片入镜,筱真也照了我好几张,一下子36张底片照完了。

两个人还了相机,又依偎在公车里,这趟我们有座位了,我们坐公车好像第一次有座位,但是这一趟是旗津到车站的,不是5号车。

筱真直接到浴室放水,又出来我们躺在床上,我问:「姐姐为你准备什么东西?」我一路上很纳闷,没看到他拿东西。

筱真笑的很得意闪着不让我亲,她转动身子往上扭,我的脸贴在胸口摩擦着,顺手拨开领口,把拉高,筱真笑闹着企图闪开,但是我已经抓着腋下,一口含着粉红的乳头。

随着乳头的坚挺,乳晕涨大,筱真用手扶着我的头,声音渐小,我的手隔着裙子摸索着三角地带问:「是不是吃到这里了?」

我掀起裙子盖着我的头,直接把舌头舔在水蓝色丝绸小裤上,筱真抖着,我的口水加上舌头压过,小香穴的外形呈现在小裤裤上,我用拇指揉压最上面得突出点。

「我闻闻看,」我说着把裤沿拉高,鼻子凑过去,鼻息吹在鲜嫩的小上,因为虽然都是水了,还是没看到开口处,筱真的和大收缩着,小夹在大中间欲开又合。

筱真的跟着浮起,我很顺手地把她的裤子拉下,我的舌头从筱真腿窝的筋舔下来,筱真痒的身体翻一边。

随即掰开两片雪臀,鼻息吹向,但是很慢很慢,筱真紧张的腿根微颤着,收缩着,沾满的小菊花开合着,记得筱真曾说过好想不注意时再被戳一下,我继续在呼着气,突然把小指戳入一个指节,转两圈再抽出。

但是这次我不想在前戏时让筱真,我拨开筱真的穴孔,想看看膜的撕裂伤口好了没,但是看不出所以然。

既然没伤口应该是没问题了,我没有再舔弄筱真的敏感香穴,起身压着筱真面对面,两嘴印着,我的舌主动去挑弄筱真的舌。

筱真紧抱着我的颈子,用力的亲着我的嘴,我的已经浸在湿濡之间,腰往下推送,湿滑的嫩肉片像小嘴一样含着,筱真微微拱起骨盆,停了吸吻,把注意力集中在被入侵的,双手抓着我的。

全根没入后,马眼碰到一块较硬的肉蕾,应该是子宫颈口,我没在那上面摩擦,只停一下下就慢慢抽出,冠刮着筱真的壁,很舒服很快感,其实那快感大多是因为看到筱真的皱眉和「嘶…喉…」的声。

我慢慢的把频率加快,然后五次浅插一次到底都撞在里面的肉蕾上,筱真叫声连在一起:「优…ㄦ……」有一点哽咽的喉音,而且是放开的叫。

我知道在继续马上了,於是我停下,筱真满身大汗,张着口看着我,好像在等待我继续,我跪坐在筱真的前,拉起腿放在我的肩,我双手扶起筱真的,因为这姿势可以看到进出香穴。

再次插入,这时每次都深插而且慢慢加快,其实这姿势虽然深插但是不会插很重,可是插进去都磨到G点再到子宫颈。

我不停抽送,拇指把小的包皮往后拨开,让小更突出,随着插送一仰一仰,另一只手的食指,轻碰在小的嫩肉尖。

小腹两边凹陷蠕动着,双手抓着床单伸直,脖子的血管涨大,脸红到不行,这时我把筱真的腿压到她肩膀边,脚尖触到床面,筱真的悬空,穴穴从雪白的大腿中突出,我青筋怒暴的重重的插下,几次重插后,我的顶着子宫的肉蕾左右摩擦,并转着圈圈。

筱真的子宫颈更突出,左右晃动时,马眼明显画两次,感觉到鼓起的嫩肉中间是陷下去的,子宫口张开了,筱真的叫声已经都是喉音哀号了。

我再重插了几下,筱真的脚好似要弹起,我压着让在最深处磨着,顶在神祕肉蕾的中间,马眼痒痒的因为那肉蕾好像嘴唇轻轻吸吮着,一缩一缩的,感觉很美妙。

色老这样的描述与筱真的香艳性事,只要目的让看倌们明白,女人是需要温柔相待的,如果你是爱她的,就该给你的爱「」。

我相信你身边所爱的女多是正常女性,男生也是大多拥有15CM以内的性器而已,尤其对性事还未很多经验的年轻男女,千万不要被超幻想色文所迷惑,盲目崇尚超人的时间,或生理条件,而自卑,或对另一半不满。

据色老多年经验如果你温柔细心爱抚,女生在被挑起欲念后插入,一般女性差不多在插入5、6分钟就了。

我进浴室关了水,筱真还衣衫不整的摊在床上,大概我们都期待这一刻太久了,我刚才只脱下筱真的和拨开上衣及,两人就热烈的亲热了。

我回来抱着筱真,让她在我的臂弯里休息,她翻过来手放在着我的胸,脚压在我的肚子上,脸枕在我大臂上瞇着眼睛,脸上带着微笑睡了20分左右,我的又挺了起来,当她醒来用脚扫到时,一脸惊讶的说:「还要啊!」

洗起澡了,在浴室里又插起来,我都在筱真临时换姿势,这样可以让的强度增加,精力旺盛的女生,有时会连续的。

我出了浴室筱真在吹头发,我看筱真包包有一个硬框,看了一下是一个像框,我想筱真是要送我她的照片让我永远记得她。

我好奇的拿出来看,是相框,翻过来压克力片下的是一块白毛巾布,裱的很平整,中间有几块暗红的斑点,四行签字笔字写着,右上是「给亚哥」,往左一点点写「也许只是个交会点,这无悔的爱将会永恆」、「勿忘我,筱线於秋茂园畔」。

我拿着相框发呆,不知何时筱真已经站在我后面了,她从背后抱着我:「付出的不要回是真情,只要你的「心」

和筱惠约好5点半到家,坐着5号车回到左营,我们去湖边走了一圈,人很多,和夜晚的景色差好多,我去买了一些葡萄。

走入眷村,在一个漆着天篮色木板门前的小庭院,筱真从花盆下拿出一只钥匙开门,这时筱惠去买水饺馅料,家中没人。

筱真介绍着她的家,姐妹同一个房间,还有一个哥哥在陆军官校读书,是排行老二的,自己一个房间,爸妈的房间,标准的老眷村设备。

筱真进去换衣服,穿着一条短牛仔裤,上身一件薄长袖粉红衬衫,盖到,里面的水蓝内衣隐然可见,然后到她哥哥房间,找了一件松宽运动短裤让我换上,回到客厅我坐下看着电视,这时间都是儿童节目。

或许是回到家的安全感让她放松,所以按自己的感觉做吧,我们忘我的拥吻在沙发上,筱真在我上面抱的紧紧,没有爱抚好像只想把对方融入自己里面。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