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涨啊儿媳妇啊 宝贝坐上来好紧动一动

这个阴是阴德之阴,可不是之阴哦!我的职业是佛门的修行者,等级是菩萨,所以我的全称就是观世阴菩萨。

特别是这几天,他开始做一件非常公益的事情:修桥——这样村民就可以直接从村口过河,而不必绕到很远的

他每天一有空,就将从山里采集的石头,运到村口的河边,再将石头一块一块的在河底堆起,完全不理会旁人

但是,如果我使用法术来建桥,简单倒是简单了,但这并不能算是韦陀的阴德,这样唯一的作用是让自己的信

但是从哪弄钱呢?虽然各地的观阴庙都会收到捐献,但那些钱都是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我可不能随便就挪

当然,如果是像聚财术这种能产生真正的钱财的法术,那是可以用来做善事的,可是我不会——那都是财神的

我隐去法像,用自己的本体装扮成一个身材曼妙、风姿绰约的舞女,打出了「为修桥筹善款」的横幅,到附近

表演了两天之后,我发现这里人的手还是满紧的,才挣了几百两白银,这样下去可不行,挣够修桥的钱还不得

上要写上名字,这样落到圈里的钱是谁的也不会发生争议,而且落到外面地上的钱也能顺利的归还原主。

「等一下开始了以后,大家可不要弯腰捡钱哦!等到表演结束的时候再说,不然如果发生争执秩序大乱,可就

这里的人确实比较小气,一开始飞过来的几乎全部都是铜钱,结果被我用长袖轻松的击落在舞台上的圈外。

「是啊……用袖子就把铜钱拦住了,真厉害!」「大哥,铜钱是不是太轻了,用银子试试?」果然,换成银元

「这么厉害!十两的银子也能接住啊,这小姐的袖子是什么做的?」「外行了吧,人家是武功高手,内力一到,

束绸成棍……」「不过明显没刚才那么自如了……要不怎么有打飞到外面的呢?」「换成金子,说不定就能打进去

「连脚都用上了,这算不算犯规啊……」「人家小姐又没说是一定要用袖子挡……」「哎哟!又差一点!」我

「哎老弟,你怎么不写名字就扔出去了?」「几块金银就能看到如此美貌的小姐天仙般的舞姿,值了!更何况这是

筹善款的义演……」「哇老弟,你的境界怎么忽然高起来了……」听到这几句话,我不由得有点美滋滋的——即使

「你看你看,她冲我笑了……」那人兴奋的叫道,然后小声对旁边的人说:「其实,我刚刚是太着急忘记写名字了……」原来如此……我说这地方怎么突然出现这么大方的人呢!别看我现在香汗淋漓,气喘吁吁的样子,可是实际上我很轻松,因为我只需再稍稍提高一些法力,这些金银我

「哎?这不是韦陀吗?你也来碰碰运气吗?」韦陀?他也来了?听到这句话,我的耳力对那个方向留上了心。

你应该知道我没钱的……」「你看她现在应接不暇的样子,说不定只要扔一枚铜钱就可以呢!」「可我现在身上连

一个子都没有啊……」「哎,咱们朋友一场,我借你不就行了……」「可是我不识字啊……连名字都不会写……」

「这有何难……我帮你写……」片刻之后,一枚铜钱从那个方向划着弧线飞来,我挥起袖子想击落它,这只是件轻

不好!钱上附有法术!这种程度的法术我正常情况下根本不放在眼里,但是由于我措手不及,这枚铜钱穿透了

「居然是一枚铜钱先进去的!运气也太好了吧!」「这肯定是人家小姐大意了……」「不对,是人家小姐前面

——真的是他!咦?这笔迹……看着很眼熟……是谁呢?我定了定神,事情已然如此,必须得按规矩一步一步走下去了。

听到没有韦陀?真的是你哎!还不赶紧上去!」韦陀似乎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跟周围的人确认了好几遍,才慢慢

我的,连上面的名字都是他帮我写的……」「真是好狗屎运啊!」一听他这么说,观众们顿时一阵大哗。

声音强调着:「除非是他不肯娶我!」「啊……这个……姑娘……我当然不会不肯,可是我……身无分文……可没

「为了成全这样一段佳话,我想大家都肯帮你的,韦陀!」韦陀的那个朋友分开人群走了出来,继续说道:「

刚才大家扔进去的钱不是有很多都落到地上了么?不如就把这些送给小姐,作为韦陀出的聘礼如何?」这时我终于

即使不用法眼去看,我也知道这是个熟人,啊,不,应该叫熟仙才对!吕洞宾!这件事是他在暗中捣鬼!铜钱上的法术,一定是他在上面写字的时候附加上去的!「不错不错!他没钱我们可以帮他!反正刚才那些钱扔出去本来也是想送给小姐的!」这时观众们开始回应他

这时吕洞宾也该知道我认出他了,他摇着折扇向我微笑道:「小姐你看,大家都希望能成全你们呢!你不会让

大家失望吧!」这个坏蛋!成心是看我笑话了!好,咱们就走着瞧!不过看这样子我已经势成骑虎,不跟韦陀拜堂

了之后你再说还要不要娶我……」在将要成亲的前一天,我抽空把韦陀拉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严肃的对他说。

「什么事?」「我外表看来很有女人味,可其实,我是男人!」「什么?!」与各位尊敬的读者一样,韦陀着

说,菩萨根本就不可能是女性!是菩萨的,必然是男性!大家可不要被那些胡编的小说电视剧误导了啊!(迷之音

:好像作者也是在胡编吧……)「你不相信么?要不要我脱下裙子给你看看?」「不要!咱们还没成亲,非礼勿视

……我不能看……」「我是男人啊,非什么礼?」「可是你看起来这样……漂亮,又穿这样的衣服……就算你是真

「那你信我是男人了么?还要娶我么?」「算相信吧……」韦陀低头沉思了片刻之后说「但是我还是会娶你的。

秘密吧……这件事大家已经都知道了,如果我再反悔……肯定会有人觉得奇怪而打听原因……我怕最终会没法保守

秘密……这样……我会内疚……」「那成了亲之后,我可不能跟你事啊……当然更不可能生孩子啦……你要想

真是个好男人啊……我有点感动了……「你现在后悔还来的及啊……等成了亲再后悔……事情可就更复杂了……」

少上衣可以脱掉,我上半身没有不漂亮的东西吧?」听到我这么说,韦陀的手慢慢的伸过来,开始解我的上衣。

「你坐在床上,我来帮你弄……」我抛弃了娇羞,主动的跪在地上,慢慢地解开他的裤带,释放出了那早已坚

是的,坚如磐石的,昂首挺立的,通体透亮的庞然大物,上面隐约有一圈一圈的棱角——居然是金刚杵!凡人

中的绝顶名器,即使是在仙佛之中也可以排得上号的金刚杵!应该算我赚到了吧!本来我只想跟他一夜风流,再把为他筹集的钱财送给他之后就悄悄离开的。

我试着将金刚杵送进嘴里——好大!好长!几乎没办法整个吞进去!我用上了深喉之术,才能用嘴唇碰到他肉

娇羞的新娘,卖力的为新郎吹箫,头部猛烈而迅速的上下运动,我想像着自己现在的样子,觉得浑身越来越热,

热流冲击着我的喉咙,进入我的食道——我当然不会呛到,更不会流出一滴,这种深喉技术我早已经炉火纯青。

咦?韦陀射的还满多的嘛!的味道也不错!虽然这么快就射好像耐久差了点,不过对于新人来说也不能太过强

「舒服吗?」「舒服,老婆你好厉害!」「看到我技术这么熟练,你该知道我过去的经历有多丰富吧……」「

大概能猜想到……」「那你还愿意要我做妻子吗?」「虽然心里有点不舒服,不过,还是愿意……能娶到像你这样

韦陀犹豫了一下:「你会红杏出墙,一定是我这老公做的不够让你满意吧……虽然会觉得不好受,但是我不会把责

老婆你好开放啊!」韦陀听到我这句有点吃惊,沉思了片刻说道:「我会努力满足你的……那个需要,你过去经历丰富,自然对……那个要求高,我虽然笨,但是我经过努力,

么说,我还是觉得好幸福,心里暖暖的——心试通过!现在还有最后一项——实际操作!「但是老公,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啊?我可是男人啊?你怎么满足我?」我轻笑着问他,同时轻轻抚摸着韦

」不、不是吧……他也要给我吹箫?!一想到他那样一个铁塔般的彪形大汉嘴里含着我的,我就不禁一阵的恶寒,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对这种东西确实了解的太少了,没办法,我这个身为妻子的人还真得好好教教他……「你是老公啊……而且这样

样才能……」「倒也不能算是规矩啦,但是总让人觉得别扭的……」我爬到了床上,接着说道:「我虽然是男人,

告诉我把插到你那里的洞里……他们都以为你是女人……」「用后面的洞就可以啦!」「那不是拉屎的地方吗?」

「身为男人,我只能用这个地方接受你的了……你是嫌那里脏吗?」「确实是脏嘛……」韦陀还满诚实的。

「那你插完之后我帮你弄干净行了吧!」作为菩萨,那里当然是干净的,即使我现在作为凡人的本体,也是一

「你的……好漂亮……又大又圆,而且……这么白……」韦陀脱下我的裤子之后,立刻吞了一口口水,发

「呃……你不要总提醒我你是男人好吗?我怕我会软掉……」韦陀似乎有点不高兴,不过……我好像有点喜欢

「逗你一下而已……不喜欢的话,那这样如何?」我跪趴在床上,高高翘起了我那又大又圆又白的,一边

受到这样的刺激,韦陀彷佛忽然变成了一只看到小绵羊的饿虎,一下就扑了过来,双手抱住我的,立刻就

「等一下!」我赶紧制止了他:「你怎么这么猴急啊?要先用口水在那里润滑一下才行的……不然那么大家伙

插进来,我可受不了……」当然,如果我使用法术,转眼间就可以让我的后庭也流出,或者我直接就可以变身

「哦……我不知道还要这么麻烦……」韦陀的口水倒是满丰富的,自从看到了我赤裸的上身开始就绵绵不绝如

对着我的后庭吐出几口之后,他问道:「这样可以了吗?」「用手指在洞口涂抹几下,然后在伸到洞里转几圈,再慢慢的插进来。

随着金刚杵的深入,我感觉到肠子里被充满的压迫感,而则被扩大到了极限,彷佛在拉又粗又硬的大便。那种痛苦的感觉,让我一下子泪流满面——不使用法力的我,在拥有名器的韦陀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但是这种痛苦,却又给我带来一种被征服和被占有的归属感——从这一刻开始,我,观阴,就是韦陀的人了!「痛吗?」韦陀看到我的样子,立刻停下来,关切的问道。

「没关系……我能忍……我喜欢这样疼痛的感觉……」我流着泪笑道:「因为……让我这样痛的人……是你…

…」韦陀听到这里,伏下身子,轻轻擦着我的眼泪,说道:「我虽然不太懂……为什么你一边流泪一边说喜欢……

不过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会一定努力让你快乐的!」说完,他轻轻亲了一下我泪水盈盈的眼睛,然后抬起身,再

也许是他的话和亲吻起了止痛药的作用,也许是他更小心更温柔的插入,或者是刚才的巨痛已经让我麻痹,总

之这一次,直到他的完全进入我的后庭,我也没感觉到很痛苦,取而代之的是肠道里胀胀的有一种充实感,而

「现在没那么痛了……」我对韦陀说道,而且有一点我不敢跟他说的,就是——我那,好像隔着我

我的双手从上回来,想要握住自己的开始套弄,但忽然想到,我现在应该做回女人的角色,不能这样

我甜美的:「嗯……啊……韦陀哥哥的……啊……好大……操得我好舒服……再快一点……再用力……」

听到我的指令,韦陀开始猛烈的起来,我的双手也用力揉搓和挤压着双乳,而自己的与体内的隔着肚

然的将双手从双乳上离开,再次背到了背后:「韦陀哥哥……抓住我的胳膊……抓住……狠狠的操我……」不知道他明不明白我现在的心理,不过他非常听

以膝盖、肩膀和头做支撑跪趴在床上,大白高高翘起,配合着韦陀的主动迎送着,双手背在背后被他

「嗯啊……请随意玩弄我的身体吧!你就是我的主人……我是你的小淫妇,用大小淫妇吧……啊……」

「啊……啊……啊……」我用力收缩着的肌肉,紧紧的去夹住正在的金刚杵,然后,我自己根本就没

不知是因为听了我那淫贱的话语,还是被我夹得实在太爽了,韦陀也马上就在一次猛力的插入之后喷射出来,

(中)「老公,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筹款吗?」被韦陀彻底征服的我,小鸟依人般的偎依在他的怀里问道。

这个「鸟」字真是再合适没有了……)「不是要修桥吗?」「你能猜到我要在哪里修桥吗?」「啊?!这个我怎么

猜得到?」韦陀抓了抓头,忽然好象明白了什么:「你这么问……难不成……就是村口那里?」「老公好聪明,不

象外表看起来那么笨嘛!」「我本来是很笨的,不过好象跟你呆在一起就变聪明了一点……」韦陀笑着说:「大概

「本来我是想把钱送你来建桥的,不过现在……连人都送给你了……」我羞涩的把头埋在韦陀怀里说道。

「老天爷对韦陀真是太厚待了……不但让这么一位仙女来帮我,而且还嫁给我……」不……这不是老天帮你…

而直接的原因则是――吕洞宾捣鬼!「老公……我必须要先离开一段时间……」我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为什么?!」听到这句话,韦陀仿佛被万箭穿心一般,半晌后才嗫嚅道:「难道是……你对我的……那个不满意?」「讨厌……」我害羞的说道:「你想到哪去啦!我只是有几件事必

须去做,暂时离开一段时间而已,我会尽快回来和你相见的……」「哦……原来是这样……」韦陀长出了一口气,

「明天一早就走,去几天可就不一定了……希望在你把桥建好的那天,咱们能再见吧……」「建好桥?要走那

么长时间吗?」韦陀好象有点「委屈」的样子:「那我又要做好长时间的光棍了……」「等咱们再见的时候,我一

「老婆……现在时辰还早……」韦陀吞吞吐吐的说:「我……能不能先预支一些补偿啊……」「啊?!这么快

可是,看到韦陀「委屈」的样子,我又不禁心生爱怜――也罢,舍命陪君子了!「好、好吧……今天我就……随便你干吧……」我羞涩的答应了韦陀。

「我先给它弄干净……」我慢慢的把头转到韦陀的,准备为金刚杵做一下清洁――刚才那次完了之后我就

之后,床上不断的发出类似这样的声音:「啊……要裂开了……」「夹的好紧……呼呼……好爽……」「

饶了我吧……我不行了……」「呼呼……忍不住了……射出来了……呼呼……」「不是吧!怎么又硬了?!不要啦

……」「再来一次就好……」「这句话……好象已经听到好几遍了呀……呀!」唉……真不应该无限度的答应他呀!天亮时,我跟韦陀都是挣扎着爬起来的,踉踉跄跄的走到了村口,韦陀也腰酸脚软了。

「这样可以让我好长时间不会感觉到光棍的痛苦了……唉哟……我的腰……」「快回去歇息吧……办完事我一

唉哟……终于走到韦陀看不见的地方了……赶紧用法术给自己治疗一下吧……这个样子可是什么都干不了啊…

…好啦!现在恢复了正常状态,可以去做第一件事:收拾吕洞宾了!现出法像,我飞上了云端,仔细的搜索着吕洞宾的位置……在这里了!他现在正在跟何仙姑在一起,好象在说什么笑话……我隐去法像,悄悄的接近了他们所在的小客栈。

「当时她那个样子你是没看到哎……目瞪口呆,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吕洞宾

「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敢这么戏弄观阴菩萨……」何仙姑一边用手挡住嘴轻笑,一边「数落」着吕洞宾。

咦?居然是在说我!这个吕洞宾,戏弄完了我,还敢把这事当笑话讲给人听!真是不知死活!「许她用法术戏弄那些凡人,就不许我戏弄她?!」吕洞宾似乎觉得自己还挺理直气壮的:「根本就是她无德

在先!走到哪我也有理!」看来,不好好教训你一顿,你是不会觉悟了――我心里想着,开始运起法力。

「而且这种糗事,她会跟别人说吗?还不得把其他那些神仙笑到满地找牙?哈哈哈哈……」吕洞宾虽然名气不小,但即使在八仙之中,法力也不过排在第3位,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哪里不对了?咦?」经何仙姑这么一提醒,吕洞宾也发现了:「我的声音怎么变得这么尖细?」紧接着,他

也开始注意到,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在变化:胡子不见了,剑眉变成了柳叶蛾眉,长国字脸变成瓜子脸,喉结消失不

见,脖子变得纤细,胸前高高隆起,腰变细,却变大,最后,连身上的方巾长衫,也变成了钗环罗裙。

「新人上了床,如果不把媒人也弄到床上重重酬谢一番的话,观阴不是成了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人了么?」我

「嘶啦」一声,我将吕洞宾身上的衣裙一把扯烂,然后撩起自己的罗裙,露出了我的巨大,那可是之

「饶命啊……不要啊……我不要变成女人被啊……」看到我挥舞着巨大的,慢慢接近自己赤裸的,

「我今天是干定了!如果你不想变女人也行,可以让你恢复成男人,但是那样我就得的后庭啦!你是

想变成女人被我干呢?还是男人?」「啊?!」面对男女通吃的我,吕洞宾顿时张口结舌,半晌之后,她(还是用

这个她吧,至少吕洞宾现在的身体是女人)才再次发出尖叫:「我错了……我不该戏弄你……不要我啊……观

阴姐姐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啦……」「什么姐姐!还瞎叫!看家伙!」我举起,用力的向吕洞宾的顶

「这也不对啊……对了你刚嫁人,难道应该叫你大嫂?」「我插死你!」我巨大的狠狠的刺向他尚未湿润

「弟妹!快拔出来啊,弟妹!要裂开了……」「……」这家伙还敢胡言乱语!我懒得再说废话,直接起来。

「不会是大婶吧……啊、啊!不是不是……大妈?呀!错了错了……姑姑?好痛!阿姨?呀啊!……我知道了知道了……是观阴奶奶!」「你真是嘴硬,不知死活!让我再用提醒你

一下!」我猛力的将甘露净瓶顶入吕洞宾的花园深处,然后高声叫道:「要叫我观阴葛格!」「观阴葛格,观阴葛

格!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就放过我吧……」「观阴葛格……洞宾的还没湿……您插起来也费

「何仙姑我算认识你了!你不帮我,还看我的笑话!」「我想是让你少受点罪!观阴葛格都说今天干定你了,

「好!既然仙姑为你求情,我就先拔出来,等你湿了咱们再来!」我拔出净瓶,走到何仙姑的面前,对她命令

道:「在他湿了之前,你先给我含着!」「啊?!为、为什么?」「给人求情,自己难道一点代价都不付的么?那

「吕洞宾,你看仙姑都为你做这么大牺牲了,还不赶紧把弄湿?不然可就辜负仙姑的一片心意喽!」

「吕洞宾你怎么这么笨那!你又不是没变过女人,怎么连女人怎么都不知道?」「我……我那只是外形变

一下而已……很少连下面一起变的……而且我从来没有用女人的身体做出这么hardcore的事情啊!」吕洞

「真麻烦……何仙姑,你来给吕洞宾舔吧……但是这样的话……我的家伙又没地方活动了……」我稍稍思考了

一下,做出了一个比较合理的安排:吕洞宾蹲下,何仙姑躺在他身下舔她的,我则站在吕的面前,将我的

吕洞宾大概是从来没有吹箫的经验,我的刚刚插进去一小半,她就开始一脸痛苦,被堵住的嘴还发出

又过了片刻,吕洞宾已经被我干到两眼失神,口水直流――这样下去可不行,她要是失去知觉了,干起来可就

由于嘴、喉咙和食道被穿为一条直线,吕洞宾只能高高昂起头,同时尽量将身体向前倾,她仿佛对我马上

「不要怕,乖乖的接受我的礼物吧……那可是好东西啊……」被嘴唇,喉咙,食道叁重紧箍的传来一阵阵

得到我甘露滋润的吕洞宾,立刻恢复了生气――我的甘露可是有着起死回生神效的圣物呢!而且不仅如此

……「怎么突然一下就湿了?而且……呀!好多啊!简直是喷出来的!」一直在吕洞宾卖力耕耘的何仙姑

「何仙姑,起来给我把舔干净!」我缓缓的拔出了刚刚发射过的甘露瓶,它仍然是昂首挺胸的站立着――

其实我的上除了吕洞宾的口水,就只有几滴甘露留在上面,而我让何仙姑来给我舔,当然是因为……果然,

只见她用力扭掐着自己巨大的乳房,双脚紧紧的夹住磨擦着,小腿、脚面和脚尖绷成了一条直线,在地上翻来

「很难受是不是啊?」我抓起吕洞宾扔到了床上,「淫笑」着问道:「想不想要观阴葛格来给你止痒啊?」「

啊……要啊……快……给我……」也不知吕洞宾知不知道什么东西才能给她止痒,不过她现在多半是有病乱投病了。

「啊?啊、啊……我……要……」听到这里,吕洞宾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因为无法忍受身体的需要而屈服了。

「太……太下贱了……啊、啊……」吕洞宾看来没法接受:「实在……说不出口……啊、啊、啊……」「不说

可就得不到哦!」我将大轻轻的在吕洞宾的身体上磨擦着,令她现在敏感无比的身体产生了一阵的痉挛。

「啊、啊……不行了……我说……我说……」被身体的需求淹没的吕洞宾,终于放下矜持,按我的要求说出台

词:「观阴葛格……请将您……高贵的……插进……插进……贱婢……的里吧……」「好吧,既然洞

宾你这么诚恳的要求,那我就如你所愿吧!」我将吕洞宾的双腿分开抗上肩膀,而巨大的则一个冲锋就将那喷

「洞宾这个名字取得真好啊,你看我的现在是不是成了你山洞的宾客呢?」我一边用在「山洞」里抽

也许是因为对刚才自己主动说出那么淫贱的话而感觉羞耻,也许是因为听到我拿她的名字做这样下流的解释,

或者是因为不想看到自己主动挺腰提臀迎送的模样,总之她的双手一直紧紧的捂在脸上,遮挡住了眼睛,

「想止痒这样可不行啊!把手放下来,揉你的!」我对吕洞宾命令道:「否则我就拔出!」听到我以拔出止痒的做威胁,吕洞宾无奈,只得将掩面的双手放到自己的胸前,

「这样才乖嘛!来,葛格赏你几下痛快的!」我将吕洞宾丰满的双腿压到她的胸前,双手撑床,猛力的起

「嗯、啊、啊啊啊……」片刻之后,吕洞宾疯狂的浪叫起来,达到了第一个,而我的也感觉到被她的

「如你所愿!」我将她的身体翻了过来,弄成跪趴在床上高高翘起的羞耻姿势,然后再度提枪上马,

被我摆弄成这种臣服式的姿势的吕洞宾,自然充满了羞耻感,但是身体的需要令他只得放弃尊严,主动迎合着

「啊、啊……不行了……又来了……啊啊啊……」被我干了片刻之后,她就开始大力的摇摆着,再次

「小淫妇既然想要,那就得自己主动点!」我躺到床上说道:「自己上来吧!」「啊?!」刚才吕洞宾虽然已

「可是……要怎么弄啊?」吕洞宾毕竟是男人,怎么会知道身为女人该如何主动呢?「真笨……这都不会……先双腿跪到我的腰两边,然后扶住我的对准慢慢往下坐。

「贱婢是小淫妇……自己揉……自己套弄……」吕洞宾大概是完全豁出来了,一边进行着自我暗示,

…」「如果是插进你那紧窄的后庭花,说不定能爽到让我射出来哦!」「啊?!」听到我想要她的后庭,吕洞宾几

乎要哭了出来:「怎、怎么到最后……还是要用、用人家的后庭?」「那你给不给啊?」「贱婢……给。

吕洞宾哀怨的看了我一眼,无奈的将中的涂抹到后庭,然后双手用力掰开,将我的巨大慢慢套入

后庭确实比更爽,当我的完全进入吕洞宾的后庭时,根部被她的紧紧握住的那种感觉,差一

「啊,啊,啊,啊……」吕洞宾开始上下套弄起来,每深入一次,她都要不由自主的皱眉,同时发出痛苦的呻

与她相反,被肠道和紧紧包围着的我,每一次深入,都令我感觉一阵强烈的快感从那里传向全身。

「啊、啊、啊、啊……」为了能让我来给自己止痒,吕洞宾强忍住疼痛加快了速度,更加用力,更加深入

「很好很好,葛格我越来越爽了……你如果这时能达到,从而让用力夹紧的话,我一定会射出来给你

「厉害厉害!我想不论是还是凡人,谁也想不到,现在这个用套弄着,一手摸,一手摸小屄

「嗯啊、嗯啊、啊啊啊……」果然,我的言语令她产生了强烈的羞耻感,转而成为一种崩坏般的精神快感,将

而我周围的和肠道,也传来一阵强烈的收缩压迫感,终于令我无法控制的发射出了大量的甘露。

种喷射的冲击,令吕洞宾感到身体内部产生爆炸般的快感,不由得完全失去控制,一股银色的液体从她的喷射

「观音葛格……为什么……我也这么难受啊……您是不是也……对我用了法术……」何仙姑一边,一边努

「您为什么要……上我……我可没做对不起……您的事情啊……」「你之前听吕洞宾说起那件事的时候笑来着!」

「啊?!这、这也算啊……」「当然啦!我也有一半是女人啊,所以也会象女人那样小心眼的!」「那……请您温

「嗯……你的过错比吕洞宾的小多了,我不会象对他那么不客气的!」我抱起早已赤身的何仙姑坐在椅子

「葛格的好大……磨擦的仙姑好舒服……」何仙姑还挺会拍马屁的,我自己都知道我的胸只能算普通大小。

「这是……嗯……怎么回事?」何仙姑不解的问道:「她不是……已经爽过了吗?啊……葛格也射进去了……

进去,那可就是饮鸠止渴――或者准确的形容,是用盐水解渴:在射进去那个过程里,将体内原有甘露的作用化解

「是吗?那我拔出来好啦!」「不要!」我刚做势要拔,何仙姑立刻又八爪鱼般的紧紧抱住我――她现在正是

「观阴葛格……仙姑随您玩弄好啦……」犹豫半天之后,何仙姑终于下了决心:「希望您玩得高兴之后能放过

我就行了……」「这样才对嘛!要记住你说的话哦!」我开始奋力起来,将何仙姑送入之后,我主动放开

现在又写了接近一万字,发现还是不够,于是又多出一个中集。希望下一个万字能将<成亲记>顺利收尾,不会再变出下一,下二之类的。

本天成,我爪偶得之马赛克版片断「嘶啦」一声,我将吕洞宾身上的衣裙一把扯烂,然后撩起自己的罗裙,

「还要我说几遍啊!##就是马赛克啦!被挡住的地方就是超出尺度的部分嘛!想看无码版就去风月!」应该

「我是紫云啦!难道你忘记了么?」吕洞宾似乎很生气的说道:「今天只是借吕洞宾的身体来跟你说话!」「

紫、紫云?你、你不是应该只在<单性异世界>里存在么?怎么跑到我的故事里来了?」「我是神啊,当然是无处

不在啦!不论是哪个故事,只要在我紫云的系统里,我都会注视着你的!所以……别想超出尺度!」「啊?!这样

「饶命啊……不要啊……我不要变成女人被啊……」看到我挥舞着巨大的##,慢慢接近自己赤裸的,

(下)「吕洞宾,观阴葛格已经把加在你身上的法术收回去了,你怎么还不变回男人啊?」何仙姑不满的说道,当然

「我被观阴葛格灌了那么多甘露,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恢复正常啊!就算变回男人也是变成相公,你就不能大方

「我何尝不是被甘露灌了个饱啊!」何仙姑无奈的说道:「要不是观阴葛格把咱们关在这里,我真想出去找个

男人来干我啊!」「是啊!不知道什么时候观阴葛格才会放过咱们……」吕洞宾悔恨的说道:「我当初真不该戏弄她呀!」「现在说这些不是太迟了吗?」何仙姑苦笑道:「还是说点实在的吧!你就算没

法恢复成正常男人,变个双头龙出来总可以吧!」「你是说咱们俩一块用那东西吗?」吕洞宾奇道:「可是那根本

没法解除甘露的效果啊!」「可是我实在是难受的受不了啊!用那东西弄到的时候,至少也能暂时好受一点。

「看来也只好如此了……」吕洞宾用法术变出了一只双头龙,一把就插进了自己那源源不断涌出的里,

这个男人,理所当然的就是我的老公――韦陀啦!现在的韦陀,每天白天都在忙着修桥,而晚上则是一个人躺在床上打,真是好孤单、好可怜啊!让韦陀帮这两个家伙解决一下,真是个两全其美的好主意啊!就是不知道他在打的时候,是不是会想着我呢?嘻嘻,可惜我不会他心通,否则倒是可以偷偷跟他通一通,

:)哼,没关系,以我的手段和魅力,将来只要我问他,还怕他不从实招来?这天晚上,两个女人敲开了韦陀的家门。

「我们俩人同时得了一种怪病,请了好多名医也治不好,去求观阴菩萨指点才知道,原来必须要找到一个至刚

至阳的男人,让他的……射进我们的……嘴,还有……那里,还有……后面,才能治好这个病!而且……」说

话的女人似乎有点害羞,迟疑了一下才接着说道:「菩萨指点说,这个男人就是你韦陀!」「啊?!这个……不就

「是真的啊!你看我们象那种随便勾引男人的淫妇吗?我们也是为难了好长时间才敢来找你的!」「可是我有

老婆的啊!我老婆一定不愿意我干这种事的!」「如果夫人知道我们的惨状,也一定会同意的!」另一个女人哭丧

着脸说道:「我们现在还能勉强忍住,可是等到病发作的时候,简直是犹如18层地狱一般!」「这个……」韦陀还在犹

「大哥,这只是为了救人啊!如果再治不好,我们二人只好上吊了!求求您了!」「两位千万别寻短见!」听

到对方说出这种话,韦陀不由得恻隐之心油然而生,毅然道:「既然此事已经关乎人命,那其他事情都只能放到一

旁了!这个事情我帮了!」听到韦陀同意了,两个女人不由得抱在一起痛哭:「我们终于有救了!」这两个女人,

这个故事妙就妙在,它有9成是真的,所以吕洞宾和何仙姑根本就不用装什么,只要把自己真实的感情流露出

或许有人会问:找别的女人来给老公干,难道你不嫉妒的吗?我当然是不嫉妒啦!因为作为一个菩萨,我早就已经不会受嫉妒这类情绪的困扰啦!另外……不要忘记,我从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暗暗好笑:韦陀肯定想不到,那个帮他把我弄到手的吕洞宾,现在会变成一个女人,给他

吹箫!吕洞宾吞吐的动作虽然有些生硬和笨拙,但是为了尽快的吸出韦陀的阳精,她非常的认真和卖力。

何仙姑呆坐了半晌,忽然反应过来,将自己全身之后从背后抱住了韦陀,用自己的乳房在韦陀的背后轻轻

果然,被两面夹攻的韦陀很快就在吕洞宾的嘴里喷射了出来,吕洞宾的经验并不太多,一下就呛了出来。

「现在该我了!」何仙姑赶紧抢了过去,将吕洞宾嘴边的几滴舔走之后,一下将韦陀的抢到自己嘴里。

吞下了大量韦陀的之后,吕洞宾大概是欲火有所消减,羞辱感略有抬头,她双手捂脸,蹲在地上抽泣起来

:「呜呜呜……我怎么……会那个样子……不要脸……呜呜呜……」正在被何仙姑舔着的韦陀看到「吕家姐姐」

这样哭起来,连忙安慰道:「你不要这样嘛……这不是因为你生病了吗?你放心,我一定尽快的给你们射进去,治好你们的病!」看到这

平时因为我很忙,所以总是用瓶里的甘露来做润滑,让需要孩子的女人们马上就湿到可以迎接我的。

泪水,但是吕洞宾仍然马上就扑了上去,跟何仙姑抢起上残留的,一边还咕哝着说:「该我了……」「刚

「啊……这个……」韦陀抓了抓头,为难了半天才说:「现在是该射进……那里了吧!可是还软着呢!不如这

样,吕家姐姐先把它弄硬,然后我先插何家妹妹,等一下射完之后再由何家妹妹把它弄硬,我再插吕家姐姐。

听到这里,吕洞宾急忙把何仙姑推到一边,舔着,把上残留的最后一点点也吞到肚子里,然后才细心

「扑滋」一声,何仙姑早已充分准备好的非常顺利的将再度套了进去,她不由自主的发出甜美

不同的是,何仙姑是跨坐在韦陀的身上,主动的上下套动着,而我则是把女人抱进怀里,一边用自己的乳房与

「啊、啊、啊……好棒……」何仙姑刚才吞下韦陀的后,欲火只是稍减,这样套动一番之后,很快就再次

「来了、来了……啊啊啊……」终于,在一次猛力的吞入韦陀的金刚杵之后,何仙姑发出狂喜的呼喊,四肢紧

在旁边干看了半天的吕洞宾,早已再次欲火焚身,此时忍不住问道:「何妹妹已经动弹不得了,换我来好不好?」

在这样的双重刺激之下,韦陀虽然已经连射过两次,还是在何仙姑达到又一次的时候,也同样在何仙姑的

我面前这个女人,刚刚也经历过两次了,她也在为我这个「老公」感到自豪吧!好「老婆」,我一定会送

给你一个既健康又聪明的乖孩子!很快,韦陀又一次被何仙姑舔到挺起,开始在吕洞宾的里起来。

「韦陀哥哥……等一下……谁先呢?」被韦陀射完两处之后,何吕二人欲火消减,反而更加羞涩起来,何仙姑

「哥哥你好坏……明知道我们……刚才是被病……折磨的……」何仙姑一手横在胸前,一手捂着,缩到了

床边,低着头说道:「我们可不是……淫娃……」「就知道……你会这么轻贱人家……」吕洞宾差点又要哭出

「我当然知道你们都是良家妇女啦!」韦陀微笑着说道:「可是等一下不是要插到你们……后面吗?你们两位

「放松……放松……一根手指而已……完全没问题的……」感觉到吕洞宾的紧张,何仙姑轻声的安抚着对方。

而早已准备多时的吕洞宾则指挥两旁的伏兵,依托地利发起攻击,试图将对方的全部精锐重重包围,杀他一个

「啊、啊……嗯啊……」吕洞宾发出了强攻的号令,而菊花山谷内的伏兵则以「扑滋扑滋」的震天喊杀声作为

而韦陀虽然悄无声息,却是挥洒自如,凭一条金刚杵在对方重重包围中反复冲杀,仿佛比长坂坡前七进七出的

赵子龙还要胜过十倍、百倍!「要死了……死了……啊、啊、啊……」眼看就要败局已定,吕洞宾只得孤注一掷,将全部的兵力投了上去!「哦……」正在菊花山谷内轻松游走的韦陀,忽然感到压力剧增,不由得发出沉重的低吼!这一下猝不及防,

这一仗结束了,双方两败俱伤!而我则马上要开始我的战斗了!我将女人稍稍举高,将「甘露净瓶」对准了对方的后庭。

包裹的感觉,真是太爽啦!而那一边,何仙姑正在舔着韦陀上残留的,完全不管它刚刚插过吕洞宾的后庭。

「啊――」虽然舌头是软软的滑滑的,根本不能对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异物进入的感觉还是让何仙姑

吕洞宾的舌头在何仙姑的菊洞中忽伸忽缩,左转右转,将对方逗弄的娇喘连连,全身松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韦陀的金刚杵再次挺起之后,吕洞宾抓住何仙姑的,用力向两边分开,金刚杵在口稍做润滑,就猛

然一下捅了进去!「啊、啊、啊……」虽然准备很充分,但被韦陀的庞然大物进入紧窄的后庭,何仙姑仍然发出痛苦的惨叫。

「啊、啊、啊……」这个声音则是我面前的女人发出,我的巨大甘露瓶在她的肠道中迅速的插进抽出,女人的

「啊、啊……好痛……可是……好舒服……」「喜不喜欢老公的啊?」「喜、喜欢……啊、啊……」

「第一次被操就这么舒服,这么喜欢,这是为什么呢?」「啊、啊……因为……」女人似乎有些害羞,但终于

还是回答道:「我天生…………就喜欢……啊、啊……被操……」「老婆乖……老公我就喜欢象你这样天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韦陀喘着气说道:「虽然对不起……我妻子,而且又这么累……也是值得

「我是得好好歇一歇了……」韦陀按着自己腰说道:「要不然明天该起不来了,修桥的大事可不能耽误……」

「是啊是啊……正因为他帮你娶到妻子,你才会帮我们治病,这都是缘分啊……」何仙姑差一点就泄露了天机,

「就让我哥哥来帮你管那个修桥的事情吧,因为……」吕洞宾羞涩的说道:「我们俩还得继续麻烦韦大哥呢!」「嗯?为什么……你们的病不是只要射进……那叁个地方,就会好了吗?」

「可是……只做这么一回,是没法根治的……一共要坚持六六叁十六天,每天都要……跟今天一样……才会彻

底痊愈的……」何仙姑不好意思的看着韦陀道:「只要中断一天,就前功尽弃……」「不、不是吧……」韦陀苦着脸叫道:「叁十六天……你们倒是病好了…

当然啦,「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八仙也做过这样的歌,好象有这几句词「人说天上好,神仙乐逍遥,

那天,他向我坦白:他居然曾经看着我的画像打!而且,还想象着我以菩萨的法像给他吹箫,同时还将甘

甚至在我以凡人的身份跟他成亲之后,他在那几天也曾经这样幻想过,而且,还将我的脸换成了我化为凡人时

当然了,我做为凡人时的化名――关诗音,也被他理所当然的跟我真实的法名――观世阴,联系到了一起。

听完他的幻想告白,我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好象又是开心,又是羞涩,还有点生气,而且……我好嫉

妒!作为凡人的关诗音,我嫉妒观世阴;作为做为菩萨的观世阴,我嫉妒关诗音!虽然,那都是我,只是我的不同侧面。

但是还有一种感觉比嫉妒更加强烈,那,就是……兴奋!听完他的告白,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脸上好象在发烧,

胸前的乳头昂首挺立,……咦?我什么时候把下身变为女体了?自己都不知道?我不行了、忍不住了……我拉开上身的衣襟,露出已经不堪衣物束缚的胸膛,开始揉捏起来……我的腿……好

软……站不住了……只得跪倒在韦陀面前,脱下他的裤子,看到那坚硬高昂的金刚杵,韦陀飞升之后,它也同样得

东西填满它!我将我的甘露净瓶召来,将柳枝拿出后放到地上,轻轻向下一坐,这个真正的甘露净瓶,就插进了我的「

我一边用嘴服侍着金刚杵,一边双手揉捏着乳房和乳头,一边上下套动着甘露净瓶,进入了美妙的境界,那,

咦?好象我现在做的,不就是韦陀所幻想的吗?我在极度的亢奋之中,好象朦朦胧胧想到了这一点……这样也

许就对了吧……妻子难道不应该尽所能实现丈夫的幻想吗?不过现在不必想那么多了,我将甘露瓶从「甘露瓶」中抽出,顺手又插进了后庭,将那条刚才放到一边的柳枝,

啊……好幸福……虽然这里早就不是,但是,我做为韦陀的妻子,还是头一次让他的插入我的。我从现在开始,要真正对韦陀尽到妻子的责任了!「啊、啊、啊……」这是我的高音旋律。

「咦?怎么射完了以后……居然一点也没变软呢?!」韦陀似乎有点诧异,不过,更多的也许是高兴吧!当然啦!被我那等同于烈性的阴精喷到,金刚杵还没来得及软下去,就会立刻又坚挺起来。

直到十几次之后,韦陀大概是觉得有些累了,所以虽然金刚杵还是坚硬如铁,但还是想拔出来休息一下,但是

当然啦,这就是我的这个「甘露净瓶」的厉害之处啦!想进去,非常容易,但是干完了想走就没那么便宜啦!

要么就是我主动放开,要么就是把我干到魂魄出窍,否则的话,嘿嘿……又射在里边几次之后,韦陀终于顶不住了,

开始求饶:「放过我吧……老婆大人……我真的好累啊……」「不、不放……给人家讲了……那么淫秽的幻想,害

得人家……那个样子……反正今天……不让我满意的话,你别想出来!」「再、再来……」「老婆大人……我、我

真的快……精尽人亡了呀……」「好象、好象……还得……再努力呀……老公……」「我、我快……被你……吸、

吸成……人、人干了……」「差、差不多了……再做……七八次……就行了……」「……」「咦?已经……昏、昏

过去了吗?」唉,算了,今天就放过他好了,他虽然是我老公,但毕竟只是个呀!今天虽然没让我满意,以后,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