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好大的奶 好爽 啊 唔唔好热好难受快上我

先说说我老婆倩如的样子,她今年25岁,皮肤很白,身高165,三围是34C-23-37,眼睛大大亮

由於倩如是义工,大部份的时间都待在家里,每个星期只要去孤儿院之类的地方两天,所以平常她就待在家里

回到家後,按了门铃,却不见倩如应门,我心中不禁担心起来,掏出钥匙开了门进去,家里却空无一人,我不

十点多起床,倩如还带点睡意,穿着素白色的睡衣,来到了厨房想弄点吃的裹裹腹,由於厨房的门和大门距离

然垂头丧气似的?是不是遇到什麽困难了?不知道我能不能帮他什麽?」倩如打开大门,许伯伯忽然跳了起来,大

声喊道∶「谁?」「是我!许伯伯!您一大早一个人待在这里做什麽?为什麽哭呢?」倩如关心的问道。

我可以帮上什麽忙呢!」「唉!甭提了!这种事情你们小女生是不会懂得!」「许伯伯!我们是好邻居嘛!您平常

对我们那麽照顾,您有困难时,我们应该帮忙才是,您若再推辞就太见外了!」「这┅┅我实在是说不出口啊!」

∶「小姑娘,你有所不知啊!像我们这种老头子,体力已大不如前,却又苦无後代,可是想生个小孩无奈却力不从

「好吧!既然他们两位都说了,我也老实说吧!这回我回去是要娶个年轻老婆,可是又怕届时「不举」,因为你是

我们这栋大楼的有名美女,我才来你们家门前,幻想一下你的身体,看看能不能有反应,结果还是没反应。

「你这小女孩能帮上什麽忙!」陈伯伯这时答到∶「老许不是说幻想你的身体吗!你就乾脆让她看一下,也算帮帮

方法了吗?」陈伯伯回答∶「所谓心病要由心药医,老许已那麽久没看过女人了,当然就要有女人这方面来下手才

行啊!」许伯伯这时应到∶「老陈,别再说了!人家小倩才新婚,又这麽漂亮,我们就别癞想吃天鹅肉了。

倩如缓缓地拉开了她睡衣的腰带,露出了她洁白无暇的玉体,她身穿着淡粉红色的内衣裤,还有点半透明。

倩如终於褪下了她那粉红色的,抬起左脚,再抬起右脚的把脱出,亭亭玉立地站在许伯伯他们面前。

陈伯伯忍不住吞了口水,道∶「好美的身体!」倩如脸上泛起一阵既骄傲又羞赧的笑容∶「谢谢陈伯伯的赞美!许

伯伯,这样可以了吗?」许伯伯回过神来∶「喔!好像┅┅好像还不行耶!」这时陈伯伯说道∶「小倩!能不能做

倩如心情也不禁紧张起来,她第一次在老公以外的人面前,心中却有一丝丝罪恶的快感,她知道她其实已

这时许伯伯和其他两人都靠前仔细地看去,倩如几乎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气息,全身不停地颤抖着,流着沙

倩如脸上有点气馁,眼眶湿湿地说∶「那怎麽办才好!」此时赵伯伯说道∶「小倩啊!我看你就好人做到底,帮我

们打好不好?」倩如疑惑地问∶「什麽是打啊?」赵伯伯回答∶「就是┅┅就是用你的手和嘴巴套动我们

豁出去了的倩如开始大胆起来,反正是做好事嘛!於是,她要求许伯伯站起来,并脱下他的裤子,开始吸吮起

一阵阵冲击自蔓延开来,这刺激对甫新婚的倩如实在是太大了,倩如忍不住起来∶「喔┅┅啊┅┅嗯

倩如从未遭遇过如此的刺激,身体的每个细胞彷佛就要爆炸开来一样,却又突然紧缩,在一张一缩之间,感受

身体的悸动之馀,内心却又有着小时候被长辈爱怜的温暖及最原始的冲击相互交织着,渐渐地,倩如陷入了无

了陈伯伯和许伯伯的,轮流交替的吸吮着,陈伯伯和许伯伯的沾满了倩如的唾液,偶尔滴到了倩如的身上,

「许┅┅许伯伯,你┅┅你的┅┅那里变大了┅┅」倩如因含着许伯伯的,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外加着

┅伯伯,你的手┅┅你的手┅┅」原来此时在下面的赵伯伯不甘示弱地将右手中指插入了倩如早已湿润的,并

我和老许的老二有什麽不一样?」因位倩如受到了太大的刺激,左手停止套动陈伯伯的,所以陈伯伯讲得就比

倩如吐出许伯伯的,并用左手拨了拨略乱的头发,娇喘地道∶「许┅┅伯伯的┅┅的那里比较长,但是比

此时躺在下面的陈伯伯将他那虽短但粗的对准了倩如的花瓣口,因为倩如早已湿的不能再湿了,陈伯伯很

我也和老陈一起进去如何?」「您们┅┅您们好坏┅┅不┅┅不要欺┅┅欺负我┅┅」此时陈伯伯的已不能满

许伯伯将缓缓地插了进去,倩如感到一阵轻微的撕裂般的疼痛,还好虽然陈伯伯和许伯伯的同时进入,

却也没有比倩如的老公°°启民大了多少,很快的,倩如马上就习惯了,取而代之的是两只在体内不规则简谐

倩如的父亲是个研究自然生态的学者,她从小因为父亲工作关系,生长在台东,长期和山地小孩交往,传统的

女性贞操观念也没有影响她很深,她只知道这样好像不好,但现在,沉醉於中的她是无法再思考那些她本来就

┅┅快┅┅」讲不太出话的倩如索性不说了,努力的套动体内的两只,将自己完全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三位伯伯

此时只听得陈伯伯叫道∶「不行了!小倩,你的穴太紧了┅┅我快要┅┅快要┅┅射了!」话还没说完,陈伯

倩如低下头去,吐出香舌和陈伯伯深吻起来,然後说道∶「陈伯伯,我喜欢你!」此时身後的许伯伯亦加快了

抽动的速度,喘息的道∶「小倩,我也要┅┅我┅┅射了!」「啊┅┅射┅┅嗯┅┅快┅┅射进来┅┅我要┅┅」

於是陈伯伯和许伯伯退下在一旁,倩如则像只母狗般地趴在地上∶「赵伯伯,你快点,我┅┅我还要┅┅快点。

倩如努力地将陈伯伯沾满和的清理乾净,可是後面的赵伯伯却又不停地着她的,就在赵

遍及倩如全身,已分不清是白天是黑夜;是清晨是月夜;抑或是喜悦是忧伤,倩如只觉得自己已全然蒸发,升华於

这是倩如从未有过的感觉,即便是和启民也从未有过如此,她感觉到了身为女人的美妙,也为身为女

倩如有气无力的说∶「不好意思!让各位伯伯担心了!我大概昏了过去┅┅可能是┅┅可能是┅┅太┅┅太舒

紧?会不会怀孕啊?」倩如绽出她那迷死人的甜美笑容∶「这┅┅这个伯伯们不用担心,我和启民刚结婚,也没有

陈伯伯抢答∶「咱们军人出来的最看重的就业一个『信』字,你放心好了!我们决不会向任何人说出半个

」「对对对!而且你帮我们找回了自信,我们感谢你都来不及!怎会害你!」倩如欣慰地笑了笑∶「那,我就

心虚的说∶「人家今天做了好事嘛!」「什麽好事?」「这┅┅这┅┅不告诉你!」倩如故做调皮来掩饰内心的慌

窗台上的茑萝攀绕在栏干上,阳光从叶缝中筛了下来,夏季的清晨总是来得特别的早,现在是早上六点半。

工作人员找出了两份文件交给倩如,倩如看了看,两位喜憨儿中,一位叫志鸿,今年二十一岁;另一位叫柏荣,

由於倩如有个当学者的父亲,爷爷又受日本教育,所以倩如的英、日文都还不错,平常在孤儿院时,就教导小

阿鸿和阿荣走了出来,倩如看了一下,阿鸿理个小平头,长得矮矮胖胖的,肚子有点大,穿着短裤和双球鞋,

一路上两位喜憨儿吵吵闹闹,甚至有点调皮捣蛋,连倩如都觉得有点吃不消,但在倩如耐心的带领下,快到中

那是一处美丽的海边,一眼望去海天连成一线,正前方是沙岸,右边则有些岩石,由於并非例假日,整个海边

自己,摇摇头松了口气,时值夏天,倩如身穿着件无袖的T恤,再套上一件短袖丝质衬衫,下身则穿着一件浅蓝色

满身是汗的倩如,想了一想,索性将衬衫及内衣脱掉,反正这里也没人看到,只要在回家时再穿上就好了。

如边走回到车上时,边思考着下午该带他们做什麽,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车边,阿荣一看见倩如,便大声说道∶「老

倩如坐在驾驶座,转头看看後座两位喜憨儿,苦笑道∶「又怎麽了?要老师唱歌吗?」阿鸿说道∶「不是,我

过他们,想了想,反正他们也只是小孩子,於是就答应了∶「好!老师过去让你们抱抱睡,不过你们要乖乖的睡喔!」

倩如打开了车门,请阿荣先出来并移到了後座,坐在两位「小朋友」的中间,阿鸿马上将他那拥肿的身躯往倩

刚开始倩如很不习惯,觉得快被压扁似的,但是或许是阿鸿和阿荣他们早上玩得太累了,没多久就睡着,倩如

也不好意思打扰他们的睡眠,另一方面,他们身上特有的成熟男人的气味也让倩如的心中隐隐地骚动┅┅

倩如也真的累了,索性闭上眼睛小寐一下,不知不觉的又梦见了启民°°她最挚爱的老公,睡梦中,她梦见她

和启民正裸身相拥,启民轻轻地吹着她的耳朵°°她最敏感的部位,倩如觉得自己已有点湿了,她的手慢慢地向启

民的靠了过去,游移在启民的两腿之间,她也发现了启民身体上的变化,同时享受启民呼气在她耳朵之上的趐

倩如觉得全身开始发热,从处传来的某种感觉渐渐蔓延至全身,每个神经末梢都感受到无法言喻的轻悸,

似喜悦、似欢愉、似仲夏微风拂面、似初冬阳光轻洒,只是,只是好像还少了些什麽?少了些什麽?少了份空虚!

是的!少了份空虚,就像在艳阳的炙热之下,只能远望着海边,却无法投身海中享受沁人的冰凉;无法在一波

她想,她渴望,渴望盈满这愈来愈强的空虚落寞,渴望着启民已渐渐胀大的来填满她,她不自觉地将纤纤

遥远的地方忽然传来一阵声音,倩如不想管它,她只想好好享受启民的温柔、启民的爱意,只是,那声音愈来

睡梦中的倩如惊醒,望着右边那天真无邪的眼神,是阿荣的眼神,带着一份焦急与无助,眼眶隐隐带着泪水的

倩如顺着阿鸿的眼神望去,原本已有点红的脸蛋更加红了,原来刚刚做「春梦」的同时,不自禁地用手抚摸阿

被这两个小鬼一吵,倩如顿时不知所措,遂板起脸孔∶「好了!别吵了!我不是说过等一下就会好的吗?」阿

鸿哭得更大声了∶「口圭…………!老师,我不要死掉……」「老师,你帮我看看好吗?」是阿荣的声音。

倩如把头转向另一边,眼前的情景让倩如吓一大跳,原来阿荣早把裤子脱了,黝黑粗大的昂然而立,倩如

倩如伸出颤抖的左手,缓缓握住了阿荣的,她心想∶要让这种「包包」消肿最快的方法就是让它快点「射」

能让她赶快消肿,可是你们要乖乖坐好,不可以乱动喔!」想出解决法子的倩如回复温柔的语气,并且为自己的「

愈强,好似无数小虫在里面攀爬着,她夹紧大腿并相互摩擦着想减低这种趐麻的感觉,却不料反而使自己愈来愈冲

动,她觉得自己座位下已湿了一片,刚刚睡梦中的渴望再度燃起,忍不住喉际发出轻微的声∶「啊……嗯……」

阿荣此时说道∶「老师,您┅┅是不是┅┅又┅┅又不舒服了?」被倩如打打得正舒服的阿荣断断续续地

阿鸿说∶「老师┅┅您┅┅您要不要┅┅要不要休息一下?」倩如心想∶休息一下!?那不是前功尽弃,

手的确酸了,这两个小鬼的「耐力」还真不错,倩如苦思解决之道,同时,也不断地和体内的欲火交战着,愈

来愈渴望的感觉,愈来愈无法克制的需求,伴着这两名成熟身体的男子,倩如愈发不可自拔,只觉得全身彷佛有火

欲火,熊熊的欲火,炽热地包围了她的身心,她感到小腹有点微微的颤抖,也时缩时张地流出泛滥的,

双手握着的两根粗大给她的感觉愈来愈浓烈,倩如不自觉地渐渐将紧合的大腿微微地张了开来┅┅,这个时候,

她只需要男人,老的、少的、帅的、丑的、胖的、瘦的,不管是什麽男人都可以进入,进入她那略紧却又湿润的小

终於,倩如投降了!「老师┅┅老师手酸了,用┅┅另一种方式帮你们┅┅解决吧!」倩如有点难为情的说着

阿鸿一脸无辜∶「谢谢老师!老师会不会累累?」倩如甜蜜地笑着∶「老师不累,只要你们快快好就好了!现在,

「阿┅┅阿荣!你┅┅的┅┅你的好大!」倩如从没被这麽大的插过,每扭动一下彷佛都能插到子宫最深

用力的,双手扶着倩如仅23寸的细腰∶「老┅┅老师,你┅┅你的屁屁好┅┅好大┅┅好白┅┅好漂┅┅漂

果真阿荣停了下来∶「老师,对不起┅┅」话没说完倩如就将鲜红的唇吻了上去,并继续上下套动着阿荣。

如灵活的小舌在阿荣的嘴里狂乱地动着,两人的唾液交缠在一起,阿荣的胡渣及成熟男子的体味使倩如更加狂放,

出话,便将脸移向阿鸿,身体侧了过去∶「乖┅┅乖阿┅┅阿鸿,来┅┅来┅┅让┅┅让老师┅┅让老师亲亲。

於是一幅春色无边的影像在这不算大的车内呈现,倩如面对面坐在阿荣身上,紧紧包围着阿荣的,同

「阿荣,嗯┅┅你┅┅你┅┅你好厉害┅┅老┅┅喔┅┅老师快┅┅快不行了┅┅再用力点┅┅」此时倩如就

…………!!!」倩如了!这时阿荣也将处男第一次的生命精华射在倩如的最深处,巨大的顶着倩如的子

两腿酸软的倩如缓缓地站起身来,由於车内空间狭小,倩如只能弯着身子坐到阿鸿的身边∶「阿鸿乖!老师用

和,右手扶着阿鸿使他跪着并面向阿荣并嘱咐阿鸿∶「不要动喔!」,然後倩如面对着阿荣趴下,将雪白

倩如的再度复燃∶「喔……啊……乖┅┅乖阿鸿,就┅┅就是这样!」倩如突然抓住阿荣还有点硬度的∶

阿荣在倩如的挑动之下,又逐渐硬了起来,倩如不禁赞叹∶「阿荣,你真厉害!」阿荣当然听不懂倩如的「赞

美」,慌张地问∶「老师!您说我病得很厉害!那怎麽办?」倩如心里笑了出来,只是身後阿鸿的一阵阵地「

倩如略大的臀部受到一阵阵的震荡,雪白柔嫩的粉臀泛起一阵阵的「臀波浪影」,看的阿鸿眼花撩乱,不禁呼吸急

喘∶「老师!老师!我好难过!我┅┅我┅┅我要┅┅」话没说完,一阵快感袭上,阿鸿已将射向倩如阴

倩如继续含着阿荣的,直到阿荣再度为止,但是阿鸿和阿荣毕竟身体是成年人,体力恢复也快,整个

∶「你们两个听好喔!你们生病和老师今天帮你们治病的事不可以对其他小朋友说喔!不然老师以後就不理你们了!」

「老公!我现在在出境大厅,已经Check-in好了!班机是CI-100,中午左右起飞,抵达羽田(Haneda)空港

海道的札幌(Sapporo ),自从结婚後,倩如就一直没有机会去探望他老人家,所以就向孤儿院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也因为倩如会日文,以前也曾去过日本,所以启民很放心地让她独身前往∶「好啦!我在忙,晚上睡前打电话

Office,一路顺畅的来到了第15Gate准备登机,闲闲地坐在座位,她不自禁胡思乱想起来。

启民自从升了副理之後,每天都近十点才回来,原本温馨的晚餐只剩倩如自己一个人吃,连晚上恩爱的次数都

座位上的一些型录,知道那是一架波音747-400 型客机,倩如喜欢波音系列的飞机,她总觉得Airbus的飞机起飞不

在度过无聊的三个小时和吃了飞机上一顿餐点之後,终於抵达东京了,透过窗口望去,东京湾里来来往往的船

只可真不少,由於东京湾内的重工业颇多,像千叶(Chiba )、横滨(Yokohama)和君津(Kimitsu )等都是,因

(国际机场为成田机场),但是奇怪的是,全世界的航空公司只有华航可以在羽田降落,也由於羽田机场离东京市

由於时间充裕,倩如想在本州逛个两三天再前往北海道,於是,经过重重检查,倩如提着大包小包入境日本了。

看看时间,照理说为配合华航的班次,都会有一班巴士前来等候旅客并载往东京车站的,但想想已届下班时间,交

通一定非常拥挤,而且订好的旅馆在银座(Ginza )附近,还是搭单轨电车(Monorail)比较快。

安置好行李以後,倩如换了件牛仔短裙,剪裁合身的短裙配合她的细腰肥臀34C-23-37,充分展现了

女性的曲线美,换好後便下去用餐,至餐厅一看∶哇!好贵喔!每一客都将近三千元日币,想了想,倩如决定至路

走着走着,倩如不禁打从心中佩服这个国家,因为在日本,行人穿越道都有音乐,两个方向有不一样的音乐,

眼角一瞄,街角的阴暗处坐着几个穿着西装的流浪汉,倩如心想∶这大概就是受到东南亚经济风暴後被裁员的

流浪汉吧!由於东南亚的经济风暴,日本也受了不小的打击,一些公司便纷纷裁员,而那些被公司抛弃的人,有些

善良的倩如索性不逛了,仔细看了一下共有三名流浪汉,就跑回原来的拉面摊再买了三碗拉面,碎步往这三名

笑「Sue-mi-ma-san ,我没有什麽意思,只是刚刚拉面买多了,我朋友吃不完,我想请你们吃。

另一位约五十岁的男子说道∶「你说谎,刚刚我们看到你走过来时手上根本没有拿面,你是在可怜我们,我们

倩如弄好之後抬起头来,发现那三人的眼光有点异於寻常,才惊觉自己穿着短裙,刚刚蹲下去时一定穿帮了,

她红了红脸,忙找话来打圆场∶「各位,你们到底吃不吃啊?」那位肥胖男子说∶「我说过我们不需要你的多事。

仔细一瞧,松野先生体型有点胖,肤色几近惨白,带着一副金边眼镜,脸上表情比较严肃;能藤先生体型

倩如想了一下∶「好吧!我过两天要去北海道,届时我搭车至机场时请你们帮忙搬行李总可以了吧!」「这也

好!」松野简单的说了句∶「那请问你叫什麽名字?住在哪儿?」倩如当然不会笨到说出自己的真名∶「我叫小池,

倩如笑了笑,脸颊上泛起了迷人的酒窝∶「好了!你们赶快吃吧!面都快凉掉了!」三位流浪汉此时也放下身

段,拿起碗来狼吞虎咽地吃着拉面,一方面是真的饿了另一方面纯洁温柔的倩如也不像是坏人的感觉,甚至一点机

倩如索性也坐在地上陪他们闲聊,他们三人原本在同一家公司上班,经济风暴後,公司缩编将他们部门裁掉,

他们三人的家乡都在四国的德岛(Tokushima ),因没有脸回家所以一直待在东京的街头流浪。

中丸边吃边回答着∶「我是还没结婚啦!至於课长和次长他杀家人都回小松岛(Komatsushima,德岛旁的小镇)

」倩如忽然说∶「德岛┅┅我去过喔!从大阪(Osaka )关西空港搭高速船去的,我还记得黄昏中的濑户大

一座桥┅┅」他们三人一聊起家乡就开始没完没了,倩如也颇有兴致的听着,时间不知不觉已到了晚上十点。

松野和能藤似乎不太好意思回答,这时中丸回答说∶「我们那有地方住呢?不过,大部份的时後都睡在筑地

「可以带我去看看吗?」松野先生这时回答∶「可以是可以,只是怕担误了小池小姐你的时间,况且┅┅」

倩如笑了一笑,路边灯影映在她艳丽的脸旁,温柔地回答∶「我没什麽事啦!只怕你们不方便呢!」松野先生

欲言又止,这时,中丸说了∶「好吧!那我们这就回去吧!说不定可以聊一整晚呢!」倩如拍手,只差没高兴地跳

於是,四个人就离开银座,走到了连接筑地的桥下,那是一座很普通的陆桥,夜晚感觉蛮安静的,其实,银座

以前是蛮热闹的地方,只是近几年来,东京热闹的地方都已移转至新宿和代代木去了,所以这里也就渐趋平淡下来。

到了桥边,因为没有路通到桥下,能藤等三人陆续「攀爬」下去,然後中丸在下面扶着穿着短裙,行动不便的

倩如,下到桥下後,倩如又注意到了三人尴尬的表情,心里想想大概又穿帮了,脸上又飞起了红晕,在皎洁的月色

倩如走了走看看四周,地上是泥土地,在靠角落的桥墩旁,有个用木板隔成的小隔间(根本称不上「房子」),

海道室兰(Muroran )的地球六景、青森(Aomori)的海底隧道、秋田(Akita )出美女、新泻(Niikata )冬天

的的严寒、名古屋(Nagoya)的大型水族馆及南极破冰船展览馆、箱根(Hakodade)的全世界唯一的登山火车(月

台是顷斜的,火车箱里的每排座位却是像阶梯般的一层层呈水平状)、广岛(Hiroshima )的核弹遗迹、宫崎(Miyazaki)

倩如故意咳了一声,站起来,慢条斯理的整理了衣服走了回去,见到三人不寻常的眼神,索性和他们摊牌∶「

刚刚┅┅好像有人在偷看我喔!?」松野急忙否认∶「这个┅那个┅A-No┅A-No┅我们是┅是怕你有什麽危险,想

∶「没┅┅没┅┅有的┅┅的┅┅」「那,谁来告诉我,这是怎麽回事?」倩如指了指中丸两腿之间鼓得高高的「

看着三人鼓胀的处,倩如觉得全身渐渐地热了起来,若有所思的问道∶「你们三人┅┅平常都怎麽解决生

你┅┅你┅┅这样┅┅」倩如拉开了中丸裤子的拉炼∶「这样忍着很难过吧?」倩如掏出了中丸的,张开了樱

桃小嘴,吐出香舌,舔着中丸∶「嗯!好好吃喔!」「你们两位还呆在旁边干嘛!」倩如吸吮着中丸布满血管

一直目瞪口呆的松野和能藤两人迫不及待的移了过去,能藤抱住了倩如,双手在倩如的趐胸上不停的摸着,松

此时倩如侧躺在草席上,嘴里含着中丸的,左手握住了松野的,左脚被能藤抬起,能藤并一直亲吻着

「Notoh-sam (能藤先生),你┅┅你的┅┅胡须好┅┅好┅┅刺喔┅┅好痒┅┅」倩如受到强大的

我┅┅快点┅┅快点进来┅┅我要┅┅啊┅┅啊………!」能藤已将手指插入了倩如的中「没看过这麽湿的小

於是中丸退出了在倩如口中的,三人并合力将倩如放平,松野并将倩如的两腿张开,准备将三人的手指插

怎麽样,有什麽感觉?」「好┅┅好舒服┅┅!Matsuno-san (松野先生),你┅┅你快点┅┅插┅┅。

是说道∶「我┅┅啊┅┅喜┅┅喔┅┅嗯┅┅喜┅┅喜欢┅┅啊┅┅被┅┅插┅┅」松野「雄纠纠」地大声说道∶

┅┅喔┅┅喔┅┅的女人┅┅快┅┅嗯┅┅快点干我┅┅」倩如第一次说了如此下贱的言语「啪!」此时能藤

用力将倩如的雪白打了下去∶「再一点!」「嗯┅┅我┅┅我是个┅┅啊┅┅我是个人尽可夫的┅┅的女

「嗯┅┅好┅┅好老公┅┅A-Na-Da ┅┅你们┅┅你们都┅┅都是┅┅啊┅┅我的好老公┅┅好哥哥┅┅」倩

我吧!插死我这个┅┅这┅┅这个的女人┅┅啊┅┅再快点┅┅老公┅┅快┅┅快┅┅快了!」在三根手

三人又合力将倩如翻了过来,成为趴在地上的姿势,松野并调整倩如的身体,使倩如粉嫩浑圆的朝上翘起

……,能藤┅┅能藤老公┅┅你┅┅你顶┅┅顶到底了┅┅」一阵充实的感觉自倩如的迅速蔓延至全身,彷佛

倩如伸出香舌,延着松野的舔着,再含住松野的∶「唔┅┅松野老公┅┅你┅┅你的好┅┅好大┅┅

好硬┅┅」能藤不停地抽动,并对中丸说∶「Nakamaru-san,要不要玩一下她的?」倩如并不懂得「」

的日文,所以也没有表示反对,於是变成了松野躺在地上,倩如跨坐在松野身上并让松野插入,能藤站在倩如

面前,让倩如用嘴清理刚刚的分泌物,中丸绕道倩如後面,跪在地上,将硕大的朝倩如的菊门挺进。

羞辱的快感渐渐取代了被撕裂的痛楚,倩如强忍一阵阵的便意,夹杂着深处的强烈刺激冲击着倩如。

终於,在狂野的抽动之下,松野和中丸分别将射进了倩如的和直肠之中,约过了二十秒,能藤

倩如望了望中丸,之後略微红润的脸庞绽放出了迷人的笑容∶「没关系的!」倩如爬上中丸的胸膛,给了

他两人的热吻∶「希望你们好好努力,别怕做些低微的工作,只要努力,你们一定很快就会成功的。

倩如笑颜绽放地说∶「这样才是我的好老公啊!」从空中向下看去,札幌的千岁(Chitose )空港呈半圆形状,

并且座落於茂盛的林海中,今早能藤等三人还特地履行承诺地来帮她提行李送行,那晚的亦一直萦绕倩如的脑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