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口述经历 好硬蹭的我下面好多水v

三年前的一天,我正在用电脑看片,一直挂着的qq突然闪烁了起来,我点开一看,原来是有人想添加我为好友,我想也没想就点了同意,本来嘛,我只是一个高丑穷,也没有什么顾忌的。

通过好友验证以后,我也没有理会什么,就继续看我的影片,谁知没过一会,就“滴滴”的响了一下,我点开qq,才发现是刚加的好友发了一句:“你好。

我于是点开个人资料,了解到对方竟然是个大我20岁的,我随即开玩笑似地发了一条:“阿姨好。

通过你一句我一句的q信,我告诉她,自己叫阿水 ,23岁了,大学刚毕业,还没有找到工作,只能暂时当个啃老族。

她告诉我,她叫淑玲,43岁了,有个很有钱的老公,可是因为她结婚十几年都没有怀孕,所以老公和老公的家人都不怎么喜欢她,老公每天是找各种理由不归家。

以后的几天,我们也是这样聊着,每次都是她先发一条问候q信,最后我发一条[很晚了,要睡了],她再回一条带亲吻表情的[晚安]信息。

[淑玲姐,你喜欢穿吗?我觉得女人穿特别,和穿的女人特别爽,可以我的前女友从不这样做。

因为我们双方没有视频过,也没有发过照片,所以我们的见面可以说有点的成分,我赌淑玲姐不至于老得我接受不了,而淑玲姐也赌我不至于象我损自己时说得那样丑,我躺在床上睡不着,翻了好几个滚,但转念想到,即使淑玲姐老了,但穿着黑,也能为她增色不少。

第二天,我被定好的闹钟吵醒,已经是上午10点了,我起床刷牙剃须洗脸,并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揣着手机就出门了。

我在住处附近的公交站没等几分钟,电话就响了,是淑玲姐的电话,她问我,哪个是我,穿什么衣服,我在电话里告诉她,我穿蓝色的汗衫,带着眼镜,挥着手,我说完没几秒,一辆黑色的朗逸轿车就停在我面前,然后车窗摇下,只见一个带着墨镜的盘着头的女人,对我说道:“是你吧,上车吧。

然后她摘下了墨镜,转身朝我靠来,在我很近的位置停了下来,然后她眼睛瞪着我,突然笑了出来,朝我身上一挥,说道:“你个阿水,明明就是个文质彬彬的小 男 生,为什么把自己说得那么不堪。

而我也因为她靠近打量我,我也很清晰得看清她,我面前的淑玲盘着头发,脸上薄施粉黛,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短裙,腿上穿着黑色的吊带,脚上穿着金色的高跟鞋。

再仔细一看,淑玲竟然很象日本的av北条麻妃,从她的外表,别人绝对猜不出她已经43岁了,她更象30岁刚出头的。

“怎么会,淑玲姐好漂亮啊,根本看不出实际年龄,要是我们出去,人家还以为我们是情侣呢,刚才我发呆,完全是被淑玲的美貌给震住了,我在想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淑玲的美貌,我完全想不出啊。

她也收起了装生气的表情,说道:“好了,别闹了,今天姐姐难得和你见一面,想好了去哪里吃饭了吗?”

于是,她开动了汽车,大概是很久没有出门开车了,她很专心地看着前面,而我则瞄着她的那对,咽着口水,想着如果能让自己的在上面磨梭一下是多么爽的事啊。

她转脸对我笑了一下,然后又立即转向前面:“我当什么事情啊,你这样的文质彬彬的小帅哥,能看上我这个老太婆的腿是我的荣幸,想摸就摸吧。

我的手刚一接触到她的黑丝,立即就被那丝滑柔顺的感觉给电到,通过那黑色的,我感触到淑玲姐丰满的大腿,我的另一只手也终于伸向了淑玲姐的,此时,我完全侧身面对淑玲姐,我的两只手象两只干渴的水蛭紧紧地吸在淑玲姐两条曼妙修长的黑丝上。

我被一位职业装的迎宾员领进酒店的餐厅,餐厅装潢得很豪华,心想在这里吃一顿,不知自己带的钱够不够。

刚说完,服务员就拿着一盘玫瑰放在餐桌上,接着说道:“先生,你点的普罗旺斯玫瑰情侣套餐已经准备好了,可以上菜了吗?”

”她立即用嘴吻住我的嘴,不让我再说什么,我一边和她深吻,一只手继续摸着她的,另一只手则抓住她的乳房,用力地握住,她的嘴稍稍离开我的嘴,说了一句:“轻点。

我跪在她的两腿之间,两只手托着她的两条,埋头在她的,我的舌头刚一接触到她闭合的两片粉红色的,她就啊了一声,我知道这是很想要的声音。

于是继续用舌头舔着她的,我轻轻地把她的两条放下,腾出的两只手,立即伸到她的,我翻开她的两片粉红色的,露出,我用舌头尖刚一碰触到她的头,她的两条就不自觉地抖了一下,并发出一声很轻的。

起身解下浴巾,爬到她的身上,先和她深情地吻了一会儿,然后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姐,帮我放进去吧。

她很听话地伸手从我的背部滑下到腰间,然后捏住我的,同时尽可能大地张开两条,让她的洞口敞开,当我的进入她的处,她放手了,我挺身缓缓地插入她那湿润而温热的,每进入一点,她都叫一下,直到我的全部进入。

我的嘴也没有闲着,和她张开的嘴,上嘴唇贴着上嘴唇,下嘴唇贴着下嘴唇,我们的两条舌头交缠在一起,一会进到她的嘴里,一会进到我的嘴里,而我们的也紧密地交合着。

我知道她已经可以适应了,于是稍微加快了速度,只听着她被我的嘴巴黏着的嘴巴,发出呜呜的声音,我明白这是很爽的表示。

想到能和这样一个志同道合的美女发生关系,更加令我兴奋,我的速度更快,也更用力,她嘴巴里的呜呜声音也不停息。

我终于忍不住,也不再忍了,马眼一麻,一股从根很有力道的射出,而她也用她的两条夹住我的腰,用那双迷人的金色高跟鞋的尾端顶住我的,这样我的能够完全把一点不剩地射在她进身体里。

我平复了一下气息,再次吻住了她,吻了一会儿,我翻身躺在她的旁边,经过这场肉搏战,我们的关系更进一层。

说着,她起身坐在我的腰部,然后俯身下去,她盘好的头在刚才的剧烈运动中早已散开,她垂下的秀发接触到我的胯下,痒痒的,很舒服,当她的舌头接触到我的,我突然全身好像被电了一下,她的那条温润的舌头贪婪的舔舐着我的,那种又酥又麻的感觉,从尖蔓延到全身,当我的完全被她含住,我的头感觉到好像顶到她的扁桃体,我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一般,这样一位美竟然在给,我幻想着自己是一位少男,在被欲求不满的人妻北条麻妃逆侵犯,不,不是幻想,的确有一位实实在在的美在深情地吮吸我的,我的被她吸得很硬了,感觉要再吸下去,就。

她也不再含蓄,翻身跪跨在我的身上,让她的对准我挺起的,然后用力地俯身下去,让我的完全没入她的,我感觉已经顶到了她的花心,而她也感觉到了,啊了一声,但立即被我的嘴巴黏住,再也发不出清晰的声音了。

我们的上半身完全粘合在一起,她的乳房完全贴在我的,我的手也不闲着,揽住她的大,用力地向我用力的反方向使劲,这样让我插得很深,我的被她的肉壁紧紧包裹,大概因为没有生过孩子的关系,她的内壁很紧也很窄,我的每一下都很容易被包裹得紧紧的。

于是我腾开手摸向她的,当我的手摸着她的时,我感觉到那种丝滑感刺激的我的在她里的变得更硬了。

说着,她更快频率地抖动她的大,我的被她套弄地又有了想射的感觉,于是我说了一句:“。

直到她感觉到我的完全软下来,而她也累得不行了,就停止了抖动,虽然下半身结束了,可上面没有结束,我们的两条的舌头交缠在一起,进行着最后的温存。

我们连干了两场,身体都有点吃不消,我们躺在床上很久,吻着,抚摸着对方,象一对认识了许多年的情侣似的。

两天之后的早晨,我正在睡梦中,却被吵醒,在睡眼惺忪中,我拿起手机,听出是淑玲姐的声音,我问:

我依然如旧地坐在副驾驶上,半睁着睡眼,看着今天的淑玲姐穿着一件宝蓝色的连衣一步裙,搭配着无领粗呢小外套,腿上穿着肉色的连裤袜,脚上蹬着一双粉色的鱼嘴高跟鞋,今天她把头发侧分在一边,中长的头发吹成向内的卷发,显得非常的妩媚。

而我就躺在副驾驶上,一只手抚摸着淑玲姐的肉丝,同时我还闭上眼养着神,淑玲姐很善解人意地没有和我聊天,大概她也知道我这个夜猫子是很晚才睡的。

我想睁开眼看看到了哪里,可是却被一丝困意笼罩,仍是紧闭着双眼,这时我感觉到,有一只娇嫩的玉手正在拉开我的裤子拉链,掏出充满勃勃生机的,听到淑玲姐一声:“大上午的,就这么大了,姐姐帮你含一含。

而她也俯身到我的腰间,我的那只抚摸着的手,也移到她的后背,在那里磨梭着,她用一只手撸着我的,嘴巴吞咽着我的,另一只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我躺在副驾驶的座椅上,闭着眼睛享受着这美妙的一刻。

终于,她撸的速度已经让我受不了,她感受到我想的那刻,停下了嘴巴的吞咽,完全用手来撸,并把我的头和马眼对着她张开的嘴,她在张大嘴之前还说了一句:“都射我嘴巴里吧。

”听到她的这句话,我突然有点莫名的兴奋,正在我兴奋之际,我的突然一抖将全部射向张嘴迎着我的的淑玲姐。

我看到淑玲姐张开的嘴里已经满是我的,正当她以为已经完全接收了我的,已经开始闭上了嘴,慢慢品尝我的精华之时,没想到我的竟然又向上抖了一下,将一股射到淑玲姐的脸上和头发上。

我一边帮她擦去射在脸上和头发的我的,一边欣赏着这位美娇好的面容,突然我凑上去吻上了她的嘴唇,那里刚刚接受了我的,还有残留着我的的气味,我伸出我的舌头进入她的嘴唇,和她一起品尝着我刚刚射出的,那是一股有点咸的味道。

说着我们下了车,我发现我们来到一片郊外的树林,她从车的后备箱里拿出一个篮子,里面有野餐的东西。

她在地上先铺上一块席子,然后再铺上一块毯子,然后我们坐了下来,眼前有这样一位美人,四周又无人,我哪有什么野餐的心情,尽管刚刚射过,但年轻是有本钱的,我把她揽入怀中,她也没有抗拒,顺势躺在我的怀里,我的两手在她的两条肉丝上抚摸和搓揉着,而她也转过头,伸出舌头,我知道她需要什么,立即用我的嘴巴迎上,我们的两条的舌头再次交缠在一起。

我于是撒娇地让她喂我,也许这唤起了她的母性,她拿起一块蛋糕,先是自己咬下一口,然后咀嚼了几下,接着和我的嘴巴贴在一起,把咀嚼好的食物通过舌头送到我的嘴巴里,我们也用这样的方式喝水。

我拉起她,走到一棵树前,让她扶住树,弓着腰,蹶起,背对我,这是我发现她只穿着一件连裤袜,而没有穿,心想,原来这今天就是打算来挨操的,想着我也不客气了,用手在连裤袜的裆部撕开一个洞,我脱下裤子,挺起,因为是在野外,时间是很宝贵的,也不做什么前戏了,直接插了进去,插进去以后,也没有平时的矜持了,一开始就是速度很快的,不过因为刚刚她才给我口爆过,所以暂时也没有想射的感觉。

大概是从没有经历过这样大力而速度急促的,我听到背对我的淑玲姐竟然发出一阵近似婴儿般哭腔的声音,我有点害怕,很关心地问道:“姐,怎么了,弄疼你了。

我一边一边手抓着她的两个乳房,使劲地抓揉着,我的每一下,都撞击到她的那两片肥美的包裹着肉丝的美臀,每当我的双跨,和她的肉丝美臀碰在一起,都发出噗噗的声音,有时,我故意停住,让她的肉丝美臀进入我的双跨的凹陷处,让我的双跨和她的肉丝美臀紧紧地贴在一起,那种感觉混有的滑腻感和她的美臀的丰满带来的充实感,这感觉简直爽到爆,真实的情况要比文字的描述强一万倍还不止。

我继续着,用手抓着大树的淑玲姐也由于我的力度太大,发出了一声时才有的嘶吼,我感觉到我的被一股液体喷到,我知道那是淑玲姐射出的阴精,我在她的刺激下,也突然精门一松,射出了一股浓烈的,在的同时,我的速度也没有放慢,而是加大,我用手揽住她的双跨,尽最后的余力插到最深处,最后我们都有虚脱了,我一坐在了铺在地上的毯子上,因为我的手揽住她的双跨,也顺势把她拉倒,倒在了我身上,我们就那样躺在那里不短的一段时间,我稍微恢复了体力,把她轻轻地放在旁边,我坐起身,看着躺在旁边的这个美妇,她的阴部正有液体流出,浸湿了旁边被我撒开的,我俯身在她耳边说:“姐,回车上休息吧。

”我把这个美妇放在背上,她完全摊在我的背上,我蹲下身把地上的东西整理好,然后把篮子递到她搂住我脖子的手上,我的双手向后揽住她的两条肉丝,然后起身回到了车上。

我们两个坐在车的后排,她偎在我的肩头,我的手在她的肉丝上摸来摸去,她的手则把玩着我疲软的,我们聊着天,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看着偎依在肩头的肉丝美妇,想到这样的女人将来能不能有机会再操,于是打算抓紧眼前的机会操个够。

我对着瘫软的淑玲姐说:“姐姐,我们来一次车震如何?”她用手轻轻点了我的鼻子一下,笑道:“你啊,真是无法满足你啊。

说着,我坐起身,我拿起她的一条肉丝,让她的这条肉丝的跪跨在我的右手边,另一只在左手边,她面对着我骑坐在我的双腿上,她扶住我的再次硬挺的,塞进被我中出过的,因为刚才被我插过,里面很润滑,我的很容易就插到顶端,我把她的小外套扒掉,然后把连衣裙的后背上的拉链拉开,然后把连衣裙褪到腰间,这时她那坚挺的乳房显露在我的眼前,真是很奇怪,她虽然是个熟妇了,可是乳房还是如少女般坚挺,而且她的乳头出奇得长,这种长乳头,很象av艳堂诗织的乳头,我立马用嘴含住其中的一个,贪婪地吮吸着,象个婴儿见到妈妈的乳房似的,我的一只手则摸着另一个乳房,而我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大力地抓揉着她的肉丝美臀,她的长乳头,肉丝美臀,以及身上的那种只有贴住才能闻到迷人的香水味,刺激地我的在她的里急速地膨胀,随着那种膨胀我的也更为强烈,过了一会,我对她说:“姐,换你动一动了。

”于是我向后躺在了座椅上,她明显很依恋我,她也俯身下来,和我吻在了一起,明显地,她喜欢和我接吻的感觉,不亚于和我的感觉。

然后她开始了上上下下地套弄我直挺的,她套弄的方式很舒服,她向上抽起的时候,我的已大部分露在外面,只有前端还被她的包裹,如果她再向上一点,我的就可能抽离她的,可是她的分寸把握得很好,正当此时,她却很用力向下坐,使我的完全插入她的身体,她的已经抵到了我的根,可是她还是很用力往下,好像要把我的完全吞掉才为算似的。

我心想,真是淫妇啊,不过,我喜欢这样的淫妇,甚至我想找一个这样的淫妇做老婆,每天和她很疯狂地。

想到这些,我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喜欢眼前的这个骚淫妇,甚至认为如果她没有老公或是她和老公离婚的话,找她做老婆倒是不错。

说着,她加快套弄的速度,我双手抓揉着她的两个不算大也算小的乳房,迎接着最后的喷发,终于我感觉到我的龟环前端一热,一股热腾腾的再次注满她的。

随着我的喷射,她套弄的幅度也更大,直到最后一抖将最后一滴精华喷出,软了下来,她不再套弄了, 而是完全坐在我的腿上,我看着我们的交合处,有液体从她的体内,顺着我疲软的流出来,流到我的跨间。

我调皮地伸进她那刚才被我撕开的洞,沿着线口,撕出一片,然后擦去流在我跨下的,她看到这一幕,故作生气地说:“你个小坏蛋,今天这双让你给报废了。

想到自己可以亲手脱眼前这样一个美的,即使是刚刚进行过剧烈的套圈活动,可我立马来了精神。

我把她轻轻地放在旁边的座位,让她很舒服地躺着,然后我让她欠一,伸手摸到勒在她腰际的连裤袜的袜口,然后向下轻轻地卷着,卷到膝盖的时候,我让她放下,接着我让她斜躺着,把她的两只腿放在我的腿上,这时候我发现她裸露的大腿非常白皙,我于是伸手上去,摸来摸去,一边摸一边还说:“姐,你这腿保养得真不错,许多年轻的小姑娘都没有你的腿白,不但是白,而且摸起来还很滑,很象婴儿的皮肤,不知道你老公怎么想的,就冲着这双也舍不得让姐你独守空房啊。

说着,我用舌头在她的白皙的大腿舔了起来,舔了一会,我想起自己的工作还没有完成,于是拿起她的一只脚,摘下她的一只鱼嘴高跟鞋,还好奇地放在鼻子前闻了一闻,有一股淡淡的脚汗味和鞋子的皮革味混合的味道。

说着,我把她的那只肉丝美脚放到了嘴边,看着包裹着的五个的脚趾,立马张开嘴含住,她的包裹着的脚趾在我的嘴里还被我的舌头舔来舔去,她立马不干了,蜷了一下腿,说道:“不要了,很痒的。

我想这是我第一次舔她的脚,也不好再强求,于是我继续帮她脱,脱去放在一边,然后把鱼嘴高跟鞋套上她光裸的脚上,发现这个美,即使没有穿,下半身也是很迷人的。

接着,我把她的腿放下,把她的身体揽入怀中,她立即又找上了我的嘴,吻了上去,女人果然是一种爱接吻的动物,有时候我想,她们是否是在用被男人插来交换和男人吻。

在我们返程的路上,一边和她聊着,一边脑中想着自己这一天过的太充实了,太梦幻了,口爆,野战,车震都全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