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喜欢4p三男一女 弄湿了整个床单

「对,如果方便,请中午午休时间到我这儿来一趟?哦,算了,晚上你老公几点回家?要不还是我上你家里去吧?知道咱妞儿要避嫌。

一个人光溜溜地躺在大浴缸中,心里还是蛮有自豪感的;我一家三口有能力在北京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段自主买下世纪城160平米三室两厅两卫,不仅仅夫妻双方同事投来羡慕嫉妒的目光,而且任何没有官宦富商背景的同龄人都对我不容小视。

距第一次顶蓓蓓缸去**网站当摄影模特、同时当天临时客串给万老师老哥们儿几个做模特已经过去了半年;真没有想到一个不知名的女医生居然会成为人气红模特;当然,我对外网站渠道从来不接受裸模业务,除非是万老师认真筛选的私拍活动。

人气高是好事儿,但也是一把双刃剑;半年来几乎每一个周末都在摄影现场,十一的七天长假更是每天接单爆满十六七个小时;多亏了老公的宽仁大度体贴,只是这样的惯性大概也只有随着青春的逝去才能刹住车,赚钱是个好主意,什么也抵不住金钱的。

洗好热水澡,一个人在家就赤条条躺在了客厅阳光房的大沙发上享受户外射入阳光洗礼的温馨,小区的暖气好极了——仿佛冬日的初夏!

「昨天晚上下班,有一个衣冠楚楚的小伙子等在医院门口来找我,一开始我没有认出来,开口就称呼我叫万叔叔,一说才知道是***家的公子哥儿,几年不见已经长大了,自己印象里还是个小孩子;原先一直和他老爸交往比较密切,小伙子是个权贵家庭出身的贵公子哥儿,据说人品修养还是不错的,据他说大学毕业以后组织要安排他到**县锻炼当一个副县长。

我开始以为他是想追漂亮小姑娘找对象,就直接打哈哈告诉小伙子说你已经名花有主、老公儿子都齐全了,别指望咯;而且年龄也比他大很多——别光看外表一张娃娃脸。

结果他笑着否认了,说我误会他了,说明了他是希望雇你当模特儿,也是从**网站知道的,他是希望找一个肢体非常柔软的女模特,因为看到你几张高难度瑜伽照片才入迷的。

不过向他提供了你的联系方式,让他自己和你联系;他比较腼腆拉不下脸,所以前几天到咱们医院偷偷看了一次你,而且不知道怎么打听出你是我的研究生,就找到我这里了!也问过我你会不会做模特,我也告诉他应该不会接受。

「没有关系,模特和摄影师本来就是商业利益吗,谈不上什么道歉,你情我愿就可以了,其实现在社会上模特多得是,小姑娘一打一打哦,找我这么一个老妈磕碴眼儿的半老娘们儿浪费感情呀!呵呵。

我仰慕还来不及呢!先不谈那个事儿了吧!回北京找个时间聚聚咋样?我就住在西城**胡同**号,方便不?到时候万叔叔和咱姐夫一块儿聚聚喝个茶如何?」

「万万不是!我为了咱妞儿这件事,专门对小末做过调查,小末的的确确是个好孩子,才20岁,没有什么劣迹。

「你看呢?一个官宦家的大男孩儿要拍你老婆的裸照,怎么办呢?据万老师说小末肯出的模特费用远比平时万老师他们的拍摄费用高多了,六个小时两万,当然是一对一拍摄,但仅仅是拍摄,绝对没有附加的非分之想。

小末身高大约一米八多一点儿,面孔清秀又不乏男子汉气息,看得出平常是有过健身训练的,身材特别挺拔,皮肤白皙。

到了小末家里,也见到了他的爸妈,这对大人物夫妇其实蛮和蔼可亲的,话不算多,只是一个新老朋友的家庭晚餐会,饭菜也是从附近的一家酒楼订好送过来的,并不奢华,没有带给人任何紧张压力。

小末是个腼腆的大男孩儿,在他爸妈跟前毕恭毕敬的,也不太多插话,给人温文尔雅、翩翩少年的印象。

是一条长着一副憨厚模样的秋田犬,秋田犬拐哒拐哒跑到院子里的枣树下,小母狗单腿儿抬起「滋」的一声朝树根处飙出一泡尿,然后抖动抖动,一扭一扭跑回了房间。

「爸妈平时不住在这里,怕姐姐姐夫心里不踏实,社会上流言比较多,以为我们这类人都是恶少,所以今天一起聚聚,一来万叔叔和爸爸是老朋友,二来也想请姐夫和万叔叔指点一下我的摄影棚是不是合用,我从小就是摄影爱好者。

这是一所经过轻微改造的北京两进老四合院,已经接入了市政供暖系统,进门的影壁依旧如故,内外看起来都是很低调的。

「平时我不怎么喜欢交际,说实在的,我完全不适合从政;喜欢的都是一些花鸟鱼虫摄影和影楼美女摄影,拍得最多的似乎就是家里从小养大的那条可爱的秋田犬。

这儿的静物摄影台是使用最多的,不好意思,其实没有拍过几个美女,像姐姐这样高雅的美女很不容易找到,低级粗俗的风尘姑娘又不喜欢拍,于是之前就没有拍过几个;万叔叔从来不肯带我玩儿。

原先拍过几个自己的女同学,不怎么放得开;请了一次专业的模特,拍过一整天,从着衣到泳装,再到都有涉及,模特倒是很放得开,不过我自己太拘谨了,所以拍得特别不顺。

小末讲起自己从小就特别色,喜欢看女孩子的照片,夏天特别爱在街上看姑娘们裸露在外的美丽大腿。

不过交过的女朋友都处得不长,他说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心灵有一点点儿扭曲,潜意识里会让自己流露出不让女孩子喜欢的东西。

看得出老公不愿意太多涉入小末的隐私,就把话题转入了摄影方面,结果除了我对摄影器材、技巧没有什么兴趣,三位男士倒聊得甚欢。

因为已经是晚饭之后,仨人儿在客厅里聊聊天,男人们的话题不约而同地又是摄影器材,从器材聊到技法,又从技法聊到模特,从穿衣模特又聊到模特、再次聊到了小末唯一的一次私密拍摄裸模的经历。

小末家教极严,父母对他约束得比较多,所以小时候不怎么在社会上活动,见到女孩子显得拘谨腼腆,从来接触的都是大家闺秀似的名门少女;第一次从**网站约请了一个叫做「小鱼儿」的模特,一下子就被小鱼儿的开放惊呆了。

模特进摄影棚连热身都不需要,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剥了个一丝不挂,无需小末提出要求就在镜头前面摆出各式各样的造型,害得小末裤子里面弄成了一锅粥,连照相机都拿不稳了。

「姐,我其实和早先的女朋友做过,就是找不到感觉,学着A片里的样子,偏偏女朋友太淑女、怕羞,这个不许、那个不准,害得一通忙活儿之后,刚刚插进去没进出几下就缴枪了。

想用嘴叼着女朋友的奶头儿吸允,又被女朋友痛斥我是属狗的,把她的奶头儿咬疼了,结果本来一心一意爱着的女朋友还吹了。

后来一直心里喜欢大姐级别的女孩子,又偏偏喜欢上的都是结了婚的;哎,前些日子在**网站上见到姐的照片,忍不住找了网站,辗转打听到万叔叔那里,坐实了发现好一个女医生又是嫁了人的姐姐。

我和老公对小末都是深深地表示了同情,问了小末现在有没有处得不错的女朋友,小末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

说都是自己不好,性格可能有一些,一到浓情深处总喜欢咬女孩子的私密部位,过去处的两个女朋友,一个是咬奶头儿咬跑的,一个是咬咬跑的。

「小末呀,说起来你们俩倒真是天缘地合,你姐呀总嫌我对她太温柔,的时候咬得文绉绉的,跟个娘们儿似的。

最后说好,小末还是先参加参加集体活动,别一开始就想私拍,当然万老师一点点也没有吐口过给我拍过裸照的事情。

两周之后,我老公和万老师陪小末参加了一场有我当模特的**网站群拍活动,地点在亦庄的室内游泳馆,无非都是一些泳装照而已。

不知不觉已经晚上十点钟了,我和老公准备回房间休息去,当然真正重要的是我和老公要回房间做自己的周末功课去了。

这么大的动静,肯定小末不会没有察觉的,……,迷迷糊糊中的老公形象在与小末之间来回变化,不知不觉中老公一泻千里地瘫软在我的身上。

歇息了片刻,老公慢慢软下来的鸡鸡还插在我的体内,抱着我挪动到浴室里,慢慢冲凉两个灼热的胴体。

「嗯!不过都是朋友了,不大好意思吧?小末还坚持当初说的付费拍摄的决定,如果现在拍摄,是不是有一点儿不自然呢?不大合适吧?」虽然我们需要还去房贷也是急需用钱,但对于小末坚持付模特费用我不置可否,既不想错过大男孩小末拍摄时视奸带来的刺激快乐,又不愿意冒割裂新朋友情谊的风险。

眼光瞥过小末,发现看我的眼光有一丝怪怪的表情,还不时面色绯红,想来是昨晚我的声儿造成了这个。

洗漱完毕,三个人在一起商量拍摄的各个细节,也和小末敲定了,只是这一次是原先的约定,收取模特拍摄费用,从此以后就是朋友之间的友情帮忙,再不要付费了。

因为小末在网站活动时候已经拍摄过我的泳装照片,所以对我的拍摄已经是有一定了解的了,细节也就都是在具体动作方面的了,老公一边给小末讲解,一边在电脑屏幕上演示过往给我拍摄的照片,既有着衣的、也有的,当然都是老公自己拍摄的。

老公和小末两个男人谈得津津有味,小末不时还把目光从照片移动到我的身上,似乎在印证什么,目光的接触叫我感到浑身火辣辣的不自在。

为了纾缓目光接触给自己身心带来的压力,我决定离得稍微远一点,就到客厅的另一端,铺好瑜伽毯,放着舒缓的保罗莫里哀音乐自顾自地练起了普拉提瑜伽,不再观看小末那里。

听见老公的招呼,我结束了自己的普拉提,和他们并排坐到电脑屏幕前面,小末的移动硬盘接在了电脑USB接口上。

「小末,不是姐姐贬低你的拍摄水平,你拍的小鱼儿照片真的不怎么样,小鱼儿这个模特我是见过的,也见过别的摄影师发表的芭蕾作品,她的芭蕾功底是一流的,如果不是这个女孩子机遇不好,真的会是芭蕾的好苗子,你拍的照片也就是和你姐夫一个水平,可惜了的模特。

一张张的花鸟鱼虫照片在屏幕上不停地闪现着,很好,但没有自己的特色,这也是我给小末的评语,小末很虚心地接受。

相比我津津有味地享受视觉盛宴,老公倒是没有了方才欣赏小鱼儿的那股子热情,男人就是色,我恨恨地白了一眼老公。

「小末,我就不去啦,我老婆就交给你啦,当着自己的面儿老婆光给别人拍照也太考验男人心理承受力了,我可不想找刺激受。

另外,如果我在场的话,阿慧也会表现得放不开的啦!答应你私拍当然是信得过你的啦!小末,既然接受你付费拍摄,你就当雇的一般裸模吧,放开了拍摄,该叫阿慧摆什么造型就别太客气!阿慧比你年龄大,早就算是熟妇了,在你面前不会太拘谨的。

私拍就这样最后定下来了,友情归友情,商业交易归商业交易,还是三方签署了一个拍摄协议,彼此做到互利互惠的法律约束。

小末花样年少还是蛮猴急的,希望周日就把我带走拍摄,我老公看看我没有反对的意思,一笑也就答应了。

晚饭喝了一大瓶小末带来的波尔多红酒,我和老公都是不胜酒力的人儿,很快就醉醺醺地回屋洗洗涮涮、光溜溜地了;老公的手似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不停地在我身上揉捏、挖弄。

大概是酒精的驱使,老公有点嘴巴不受控制了,舌头也有点儿大,说出口的都是些平时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说的话儿,也算是酒后吐真言吧:

「阿慧!小末这个孩子不错吧?是我答应了,知道老婆你喜欢大男孩儿才给你这个表现机会的,给一帮老头儿拍不过瘾,还是大孩子好!对吧?」

「痛快!痛快!我就喜欢别人色迷迷地欣赏我老婆!好看呀!要叫小末痛痛快快看个畅快!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真正的美女!」

「臭老公!你是不是有绿帽子情节呀?怎么说得那么不堪!老婆光着给人家看得通通透透至于那么兴奋吗?」

「万老师他们几个老头子色迷迷的样子就够逗乐儿的了,小末这么一个雏儿一定更有趣味!阿慧,你是不是特别想叫他肏了,今天我先好好肏你,把媳妇儿肏熟了、滋润了再交给小末。

小末肯定是个雏儿,没有经过女人,我不会看走眼的,他说和女朋友做过都是吹牛皮,看他窥视你的眼神儿就知道是个雏儿。

老公睡着了,我一个人蹑手蹑脚起床,打开卫生间的照明灯,对着小整理镜把体毛又仔仔细细做了一番剔除,尽量看不出毛茬儿,自从有了裸模的拍摄经验,身体的美观一直放在了首位。

「不着急!慧姐,先喝杯茶暖和一会儿,外面还是挺冷的,我去准备浴室,等一会儿浴缸盛满水以后慧姐再过来吧?」

我喝着热茶在客厅一个人慢慢放松着自己,既然和小末已经是朋友了,再是经过万老师的拍摄经历,我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紧张感了。

「哦!哦!不,……,不,不用出去的,小末,反正一会也要拍的,就算事先熟悉一下模特吧?旁边凳子上坐坐就可以了,正好也说说话儿,……,都是朋友,不用太见外的。

在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大男孩儿面前,我缓缓地脱去衣物,在只剩下内衣的时候,我还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不知不觉脸上觉得火辣辣的,毕竟是在一个大孩子跟前,毕竟不同于万老师他们这些成熟的大老爷们儿,在和小末的一瞬间目光接触中也领略到小末的羞涩。

我跪在小末的面前,把他按在裤裆部位的手轻轻移开,温柔地拉开他的拉链儿,提示他欠一欠身体,帮他把牛仔裤褪到膝盖部位,里面是一条纯棉平脚,尖尖部位明显有湿漉漉的痕迹。

就是,男人有些什么都一清二楚,顺手就让小末的鸡鸡弹了出来,白花花的一条大约十七八厘米长的好鸡鸡,稍微有一点点包茎,稍稍往后撸一撸,粉红色的就完整喷薄而出了;比老公的略微长一些、粗一些,热乎乎、湿漉漉的,轻轻搂搓了五六下,一股粘稠液体就激射出来,喷得我头脸上一绺一绺的。

「小末,说什么呀?跟慧姐还见外呢?一会儿洗洗不就好了,一样都要洗,无所谓的,好啦!现在放松多了吧?慧姐帮你洗洗鸡鸡,再穿上裤子吧!」我抬脸望向小末,看到热辣辣的眼光正紧紧盯着被挤出来的女人「事业线」。

「小末,你不是拍过小鱼儿吗?和以前的女朋友也做过,怎么就这么出息,看见慧姐穿着内衣裤就成打翻浆糊桶了呢?」

毕竟是面对一个稚嫩的大孩子,还是有一点难掩羞涩,脱的时候把个身体背对着小末,急急忙忙就出溜进了泡沫浴中。

暴露身体,让一个大男孩儿欣赏身体或视淫,是和暴露在老公或者一群大叔级的人物面前有着完全不同的刺激与兴奋!

「慧姐,我看过姐夫拍的写真,你的毛型真好看,本来想着终于可以看到了,结果没有想到你给剃掉了。

小末,你真的没有见过女人的身体呀?你姐夫说你是个雏儿,我当时还不相信呢?刚才你怎么会这个样子呢?在亦庄游泳馆你也是拍过慧姐的呀?那个三点泳装也不比内衣多遮掩呀?」

「不一样的,慧姐!那个时候人多距离也远,而且泳装和内衣裤给人的感觉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另外最最重要的是……,嗯!啊哦。

「嗯!好吧,慧姐脱掉衣服之后,有一种特别好闻的味道,不是指化妆品的香味儿,而是一种特别的女人味道、肉香味儿,离得近一下子把我刺激得迷茫把持不住了。

「难道真的有这类味道?」我暗暗地想,原先万老师给我拍DV的时候,也提到过这个所谓的女人味道,说会刺激男人发情,只是面对自己的老师,没有放在心上。

「除了小鱼儿不是我拍的,其他照片都是我拍的,真的!拿小鱼儿照片是怕慧姐会因为我没有拍摄裸模经验不答应做模特。

「好啦!我洗好了!现在小末兄弟放开看吧!给我们可爱的小处男开开荤吧?」泡好了澡,我从浴缸里站起身来,站在浴缸里双臂张开转了两圈儿,接着用花洒冲干净上上下下的泡沫,拿小末递过来的浴巾擦干头发和身上。

「臭小末,小小年纪不学好儿!你那点儿玩意儿刚才还要姐姐帮忙放松呢,现在还怕羞呀?只管洗吧,姐姐自己吹干头发。

看得出小末很注重健美锻炼,人鱼线、八块肌棱角分明,肌肉是如此发达、阳刚十足,结实的显得鼓鼓的,鸡鸡依旧翘得高高的,毕竟刚才只是射了不多一点,小朋友精力旺盛吧!这样的身子骨配给哪一个女人都是造化,我心底里不知不觉五味翻转,浑身燥热起来,其实女人也是很色很色的。

女人也是需要视觉冲击的,其实一个帅哥和一个普通的男人,让女人兴奋的程度就完全不一样,说女人找帅哥是为了炫耀吧,可床闺之事谁又看到别人呢?帅哥或许不仅中看又中用呢?

一个结了婚、生过孩子、对性力已经成瘾的成熟要独自面对不同于以往任何成熟男人的大男孩儿——浑身散发着年少青春气息、活力鲜嫩、目光清纯,对我会是怎样一种煎熬呢?怪不得老公酒后的感慨呢!不觉下面喷涌一热,阴部肌肉一痉挛,然后就好像小便失禁一样流出水儿来,……我的手不知不觉滑过敏感区域,体验着从未有过的面对青春少年的悸动和快感;青春肉体会触动成熟内心深处的小魔鬼。

但既然已经把自己交给了小末,一切当然听从小末的指挥,第一部分拍摄是瑜伽,说是,其实下半身儿还是围着半透明丝巾的,所以拍摄过程还是比较坦然的。

即使只有上身暴露在小末面前,我体内也还是些许产生了异样的变化,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正冲击着我,心跳加快、全身发热,伴随我的瑜伽动作产生前所未有的感觉。

随着小末的指令、随着相机的快门声响,我慢慢褪去浴袍,显示露出肩膀、露出手臂、露出滑润浑圆的大腿,再到展示丰盈的臀部、挺拔的胸型。

随着拍摄的进行,我内心也变得越来越适应拍摄环境,动作变得放荡放肆起来;雪白圆润的乳房在胸前缓缓晃动着,似乎在期待小末来怜爱;黯红色的乳头随着小末渴望的目光也已经站了起来,虽然老公曾经舔过乳头不知道多少次了,而且这对儿乳房还哺育过孩子,但是我的乳尖始终保持着粉嫩的黯红,乳晕并不是特别明显,在雪白的乳房陪衬之下,乳头显得格外醒目。

一旦进入忘我的境地,女人似乎已经不在乎自己的是不是被男人盯着看,而只是想将自己最美好的体态展现出来,我双手环抱着,眼神不自制地露出撩人的神情,仿佛就像是要勾引小末来占有我一样。

女人似乎都保有着天生的矜持,平时表面上显得害怕自己的身体被男人看到,因为在传统道德规范之下,好象只有情人跟老公才能够欣赏自己的身体。

根据以往的拍摄经验,我知道身体向前倾斜时,双乳可以看起来更是丰满,即使像我这样仅是B杯的胸脯,乳房也还是一样的尖挺圆润,每次转换姿势,丰满的双乳都会不自主的晃动着,这就是女人表现力的手段。

或许我太渴望能够将自己身体最漂亮的时刻尽可能多地保留下来,或许是小末看起来饥渴表情的极大刺激。

我很快堕入万老师和老兄弟们拍摄时的境界,再次躬身背对着小末的时候,臀部毫无遮掩了,然后双手遮住了的部位,慢慢的转了过来。

当照相机重新响起了的时候,我将双手缓缓移开,因为此时我的双腿还是夹紧的,所以从小末的位置看过来也顶多只能看到一点点的肉缝痕迹。

我已经晓得他没有看过真实女人的,我这么活生生成熟的优美身躯也不是小末通过画报、网络上看到的每个女人都有的,第一次观赏女人就看到我这样漂亮的展露,还真是被他给赚到了。

伴随小末的靠近,我动作越来越大胆,肆无忌惮地张开了双腿,在镜头面前暴露出最私密的屄屄,在摄影师面前拨弄着自己的屄屄,甚至未经提示就翘起了臀部,将正对着相机。

连续一连串照片下来,简直就是将自己所有私密的部位全部细节都记录到了照相机里面,同时每个的地带,也都毫无遗漏的展现在小末面前。

面对着年轻、的摄影师,我似乎渐渐有点欲火上心头了,大大张开了双腿去拨弄,弄得自己的阴部开始湿润泛滥起来,感觉到自己羞涩红润的脸蛋,完整贴切地与火热的酮体搭配。

小末突然要求我在现场表演,我不知道该不该就此打住,但燥热的迫使我再次大大劈开本已就张开了的双腿,用手指拨开了自己黯红的,接着用指尖去挑逗红润的。

在中逐渐进入状态,我似乎忘记了旁边有一双稚嫩的眼睛在注视着,目光睽睽之下竟然一手揉搓着勃起得又红又硬的,另一只手将两根手指插进里慢慢抽动,在强烈摄影灯光的照射下,屄屄口开始渗出丝丝,整个给沾得湿濡一片。

小末把镜头推近靠我阴部前拍摄大特写时,我达到了,整个人儿软绵绵地瘫倒在摄影台上,身体发出一阵阵抽搐痉挛,根据以往和老公一起的性经历知道这一瞬间两片小早已极度充血,硬梆梆地左右张开,屄屄口肯定不断泄出一股股,好一会才哼唧一声回过神来,但仍陶醉在极度的余韵中。

半跪在地上的小末,此时脸应该正好面对着我的屄屄地带,我可以感觉到小末局促呼吸的热气,或许刚好喷在敏感的小屄口上的缘故,引起阵阵酥麻,我隐隐约约觉得这样下去好象不大好,………

小末体贴地拿着浴袍帮我披上肩头,还递上几张面巾纸给我擦干净的,当然我也知道小末想更靠近我,好能够继续更仔细地看清楚我的身体。

这儿慧姐的肉香味儿太了!你先休息坐一会儿,我先出去一趟换一条裤子,那个,……,有一点儿那个……狼狈!」其实我早已经看到小末尖尖儿上渗出的潮湿,目光相对报以嫣然一笑,彼此都是心知肚明,谁也没有好到哪儿去,………

靠到我身上嗅来嗅去,忽然低头在我裸露的白皙大腿上舔了起来,突如其来的剧烈酥麻带给我惊骇一刻,不觉仰面跌了个四脚朝天,没有套上袖口的浴袍滑落一旁,秋田犬乘机又舔在了屄屄上,狗狗粗糙的舌头带来的强烈震撼瞬间就叫我一泻千里地潮喷了。

小母狗没有羞涩,发情的女人也没有羞涩;发情的女人浑身火热火热,发情的女人即使是在这个寒冷的早春二月天也一样会赤足一丝不挂冲到大枣树下,当着紧跟着冲出影棚的同样也已经没有了丝挂的小末的面、当着秋田犬的面抢了秋田犬的领地——好一条风风火火的小母狗!

我学着小母狗的样子,单腿儿点地,另一条腿儿高高抬到半空中,仿佛是晓燕展翅般,一股长长的溪流从屄屄里滋向大枣树的根部,树根部的泥土被溅得四散飞溅,白腾腾的湿热蒸汽在寒冷的冬日光照射下慢慢飘逸,空气中可以嗅到微微的尿骚味儿。

小末过来像老鹰捉小鸡一样一把就我拦腰提起,扛在了他细腻而结实有力的肩膀上,顺势把我拿进了旁边的卧室。

嫉妒兮兮的小秋田犬也想跟进卧室,我挂在小末脊梁上、大头朝下笑眯眯地冲牠扮了一个鬼脸儿,招招手「拜拜」一声掩上了身后的卧室门。

我被平稳落地的时候,已经酥软得站不住了,瘫靠到小末怀里,鼻息呼呼;无意中小末的手撩过我的,被触摸时感觉自己的奶头坚硬有如小石子,我知道自己已是情欲大动了,几个小时来照相时强忍的情欲在这一刻引爆了。

我缓缓已经迷离的心神,迷朦中望见玉树临风的小末小朋友胯下的鸡鸡生龙活虎、坚硬如铁,条条青筋暴起。

我忍无可忍了,紧紧搂住他的脖间,抬高一条大腿,架到小末腰上,坚挺的、裸露的凑近一粘黯红湿潺翕张的肉唇儿,感觉小末的躯体微微一颤;已是淫欲难禁,猛烈亲吻的同时,我一只手悄悄往下,握住在屄屄洞口前后徘徊的鸡鸡,对准正涌出水儿的屄屄口,把导引进渴望迎宾的幽暗深处。

小末毕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使用成人这个尤物,偏偏第一个女人又是对花样少男没有抵抗力、上足了发条的饿狼。

我把个小末按倒在床上,跨骑在少年身上纵横驰骋、信马由缰,终于激发出了小末深埋在心底的原始本能;他忽然粗暴地、半撕扯地一口咬住我的奶头,「吭哧」一下就叼紧了,几乎当场伴随着我的惨叫声,似乎是喜好我的哀鸣、嚎叫声才要这么玩儿的!这个时候我眼前一黑,处于晕眩状态,呼吸变得急促,浑身不自觉地开始用力,双手忽而紧抓住小末身上什么东西、忽而是空抓乱舞,身体像没有被固定住的风筝一样剧烈扭动,以便于使出全身的力量。

我立即感觉到腹肌在强烈的向外推着,里面因为用力而膨胀着,我一阵阵嚎叫出声来,仿佛自己是一头正在被宰杀肉畜,随之液体从体内喷涌而出,一下子达到了射液。

开始了第一次,尿道口、口、口的肌肉都不停地抽搐、痉挛,奶头、阴部伴随着肉体摩擦的响声高频率跳动,臀部肌肉突突乱跳,后面的好像就紧跟着接二连三的来到,水儿也就会接连不断地喷涌而出;小末也在我的屄屄里一次次狂喷如涌泉儿,发泄初生牛犊PK浪荡的无穷精力。

两具白皙的肉体,在修罗场般狼藉的床上紧紧拥搂在一团儿,彼此渴求着对方的雨露滋润,空气中弥漫着体液带来的气息,一直到夜幕降临,……,忘记了已经一整天没有吃饭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