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在上女在下git动态图 弄湿了整个床单

然而,学校中数量众多的有色犬科动物们最津津乐道的,不是校足球队把某国脚带领的职业队踢成了筛子,也不是某富家少爷调戏良家妇女差点被见义勇为的路人打成「永垂不朽」而是学校的「三朵金花」又有什么新动态。

以书香传家自诩的孙父受不了女儿专注于体操训练而忽视文化课程,这才半强迫的托关系把女儿转进了教学质量一流的白帝大学。

活泼甚至有点小泼辣的女孩很快赢得了同学和老师的喜爱,进入大学不过一个学期,就成为了「校花榜」的探花。

而孙婷婷则被同学亲切的称为「可爱的小天使」、「永远的洛丽塔」——当然,孙婷婷的回答是:「萝莉控全都去死~」肖静,今年十九岁,大二。

白帝大学学生会的会长;连续两届白帝私立高中「校花榜」的榜首状元;着名的新锐作家、校园偶像……

可是带有众多光环的少女却没有丝毫的傲气,她总是温柔恬静的笑着,轻描淡写的解决学生会的各种问题。

六年前,年仅十二岁的苁蓉在全国青少年跆拳道比赛中获得了女子组的冠军,历届比赛中年纪最小的冠军!

苁蓉十三岁那年,三个歹徒在抢劫后的逃逸途中劫持了一名孕妇做人质,十三岁的小苁蓉挺身而出,代替孕妇做了人质,并且在两天三夜之后成功制伏了三个歹徒。

人们喜欢这个勇敢机智的小女孩,众多的年轻人们更是把她视为心目中的女神,不但男生们暗中把她当成自己的梦中情人,就连女生们也视她为现代的女侠,对她充满了仰慕。

不光如此,在各大原创音乐网站,苁蓉自己作词作曲演唱的歌曲《豆蔻年华》、《凌波》、《森林妖精》空灵剔透,被音乐爱好者们称作可以治愈心灵的杰作;

而《雅典娜》、《与命运搏斗》等歌曲则充满坚韧不屈、百折不挠的精神,几乎成了那些学业、事业受挫的人们的最爱。

可是苁蓉唱歌似乎只是为了兴趣,并无意成为明星,除了在一些原创音乐网站上传自己的歌曲之外,苁蓉没有任何向娱乐界进军的举动。

「歌曲是在录音棚里合成出来的,苁蓉其实根本不会唱歌,不然怎么不敢和唱片公司签约」;甚至「苁蓉其实是某娱乐界大亨饲养的,大亨经常派她和客户」……诸如此类的抹黑谣言从来没有断绝过。

在足球方面,据说赵晴空已经达到了国内球员的水平,而在电脑编程方面,他制作的计算机模糊判断程序甚至被诸多专家视为国际顶尖水平,专家们一致认为这个名为「小男孩」的模糊判断程序已经具备了初级智能水准。

另外,还有小道消息称,赵晴空还是一名武术高手,曾把校柔道社教练,柔道黑带的桥本大助打到跪地求饶。

这样一个耀眼的天才,让苁蓉的爱慕者们连嫉妒心都生不出来,只有一边暗自伤神,一边默默祝福两个人幸福快乐了。

在白帝大学的校门前,三三两两的到处是提着行李准备返家的学生,当然,其中少不了依依惜别的情侣。

小情侣中的少年,二十左右年纪,虽然容貌并不出众,但是英气逼人,整个人犹若出鞘利剑般让人不敢正视。

此时此刻,少女眼中满是不舍的神色,配合着她脸上带着淡淡羞涩的红晕,让周围偷偷打量她的男生禁不住生出一种狠狠将她抱在怀中呵护的冲动。

赵晴空第一次见到刘杰的情况是这样的:刘杰向刚入学的孙婷婷搭茬,被苁蓉「英雌救美」狠狠打了一顿。

对此,赵晴空表示「鄙视」这次去日本,刘杰也来送行,没想到被当成电灯泡晾在了一边,难怪这厮出言调侃。

那副美目盼兮娇艳欲滴的可爱样子连和她朝夕相处的赵晴空也禁不住为之失神,完全没有注意到苁蓉说话时出现的奇怪停顿。

苁蓉这样一个玉洁冰清,天仙般的女孩子,怎么会象下贱的妓女一样,连嘴里都散发着男人的味道呢?

但是,带有男生一贯的粗心大意的赵晴空没有发现,苁蓉在和他嬉闹的时候,那异样的娇喘,以及她大腿内侧流下的滑腻液体在阳光下闪烁着的淡淡的白光。

目送男友离去之后,苁蓉咬着嘴唇,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按住自己的小腹,精致的小脸褪去了笑容,流露出了三分痛苦、三分愤怒,还有……四分……。

苁蓉艰难的走到校门附近一座树木茂密少有行人经过的小山凉亭中,掀起了上身的淡青T恤,两个装满了黄浊液体的大号输液袋一左一右的用胶布贴在女孩的腰畔,袋子下方垂下的胶管探进了女孩的牛仔裙内,输液袋中不时冒出的气泡显示出了黄浊液体的流向。

一年来,他故意摆出一副阳光爽朗的面孔,化解赵晴空的成见,甚至和赵晴空成为了死党,可又有谁知道,他根本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暗中派人人绑架了孙婷婷,以孙婷婷为人质逼苁蓉就范,成功了苁蓉,并拍下了两个女孩大量被的照片录像,进而胁迫两个女孩任由他。

不知道多少次,苁蓉在刘杰的胯下哭泣,不知道多少次,女孩拉着孙婷婷的手,两人一起哭着达到。

从开始在刘杰的胯下承欢,到后来和孙婷婷一起光着被刘杰牵着遛狗,虽然心灵仍旧充满着耻辱和不甘,但肉体却渐渐适应甚至迷恋起了堕落的滋味。

可是,没有人知道,两个女孩拉着手走在一起的时候,她们的、里往往还有没擦干净的向外溢出,更没有人知道,被荷尔蒙飞扬的男生们认为「一定还是」的「冰雪女神」苁蓉和「无垢天使」孙婷婷一直在持续的服用避孕药,以方便刘杰不用直接在她们的体内……

刘杰开始不满足于直接奸淫苁蓉,于是他决定当他的「死党」赵晴空和苁蓉在一起的时候设法苁蓉。

在赵晴空赴日参加研讨会,和女友依依惜别的日子里,女孩不得不在赵晴空的面前尽量保持正常的语气行动,暗中接受刘杰的。

刘杰狞笑着掰开了苁蓉的两瓣小,在阳光下,输液管异常邪淫的插进了少女粉红的里,黄浊液体通过输液管源源不断的流进少女的肠道中。

被刘杰掰开了,苁蓉的有些收缩不住,括约肌稍有放松,一股带着尿骚气的黄浊液体就从少女的里渗了出来。

「嘿嘿……赵晴空那个绿帽乌龟一定做梦也想不到,他的女朋友嘴里含着别的男人的和他情话绵绵,同时在用别人的尿灌肠。

骚货,说啊,老子的尿灌进你里的感觉怎么样?哈……一边缩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男朋友亲热,很刺激吧?」

四根细小的锁链从腰带上垂下,绕过女孩的腰畔,连接在四个小巧的环上,将女孩淡粉色的肉唇大大的左右分开,黑色的粗大电动深深没入苁蓉的深处,嗡嗡的震动着,将女孩的大大撑开。

由于电动没有支撑,苁蓉要竭尽全力收缩,才不致在和男朋友话别之时让这黑色的粗大家伙从体内滑出。

刘杰抓住电动的底部,一下将电动抽出大半,仅留一个在苁蓉的里,一下又狠狠的将电动连根戳进去,每抽动一次,都会插的苁蓉不自禁的踮脚向上一挺。

绝色容颜的女孩在校园的角落里赤裸着下身,中插着黝黑粗大的电动,随着男人的手「舞动」着,这景色淫秽到了极点。

「如果你不马上衣服的话,相信我,我的小,一个小时之后,所有论坛的会员都能看到白帝大学一条名叫苁蓉的母狗那的录像了。

小小的反抗被下去,苁蓉咬着嘴唇,默默的解开了裙子的拉锁,让自己赤裸的下半身暴露在空气中。

刘杰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皮革项圈,那种十五块钱就能在宠物市场上买到的,大型犬用项圈,项圈散发着一股骚臭味,上面还粘着几根狗毛,显然是从某条不怎么干净的狗脖子上解下来的。

学生证上,「白帝大学中文系一年级A班苁蓉」字样的旁边,照片上穿着如雪白衫的女孩淡淡的微笑着,如傲雪寒梅。

最后将一副脚镣锁到苁蓉脚踝之后,刘杰粗鲁的将两个输液袋中的尿液全都挤压进女孩里之后,将输液管扯了下来,命令道:「贱货,撅起。

苁蓉微不可查的顿了一下,终于驯服的崛起,熟练地用被铐在背后的双手掰开臀瓣,将少女最隐秘的呈现在男人面前。

肠道中满是男人的尿液,在掰开的时候,苁蓉终究没能完全忍住,一松,喷出了一股尿液,浇到刘杰的皮鞋上。

在塞完全塞进的那一刻,苁蓉眼角渗出了耻辱的水珠,而她的同样渗出了水珠,那是背叛了感情的肉体被所产生的兴奋的淫液。

脖子上系着狗用项圈,乳头上拴着铃铛和自己的学生证,被链子左右扯开,将少女粉红的暴露在空气中,里塞着一个粗大的塞,戴着脚镣……十八岁的女孩现在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自虐狂。

刘杰看着女孩的打扮,拿出荧光笔在苁蓉平滑的小腹上写上「母狗骚货」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赵晴空家的苁蓉小姐,嘿嘿……如果你能这么走到武术训练馆的话,我就给你一个和我对打的机会,你可以尽情施展你的跆拳道。

不光是你的,还有孙婷婷那个小萝莉的哦!怎么样,老子很善良吧?哈哈哈~」「这样走到武术训练馆?那怎么可能?」

武术训练馆距离这里有将近一公里的路程,正常走过去自然用不了多久,但是,这一路上,要经两栋教学楼,一栋男生宿舍和多条道路。

刘杰指着苁蓉乳头上拴着的学生证邪笑道:「那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白帝大学的校花苁蓉是一条母狗了。

在狂笑声中,刘杰将苁蓉的衣物塞进书包里,无视苁蓉那绝望的目光,毫不留情的扬长而去,将一丝不挂的女孩留在原地。

眼看着刘杰消失在山道的拐角,苁蓉明白,如果不能到达武术训练馆,等待她的,将是刘杰变本加厉的,而前往武术训练馆的路途,则充满了被发现的风险。

苁蓉欲哭无泪的发现,在脚镣的限制下,她每一步只能迈出三十多厘米,而且一旦动作过快,乳头的铃铛就会发出响声,更别提脚镣那大的吓人的哗啦声了。

苁蓉在想到小母狗这个词的时候,呼吸情不自禁的粗了起来,中的淫液沿着腿根在女孩的划下的痕迹。

不知从何时起,每次思及自身身为一个母狗的身份,女孩所感到的,除了无尽的耻辱感之外,更多的竟是被支配被的,而不是她曾经认为的恨意。

是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不自觉的认同了自己隶的身份呢?虽然一直在对自己说这一切都是的,是不得已的,可是身体却驯服的听从刘杰每一个淫秽下流的命令。

光是铃铛响声,还不至于太引人注目,而正常迈步的话,脚镣锁链声音太大了,锁链哗啦声如此刺耳,前往武术训练馆的路途中是无论如何都会被发现的。

用这个姿势走了几步之后,苁蓉才发现,由于双腿大张,还在流淌着的被系在环上细链拉开成一个,毫无掩饰的暴露出来。

被灌进的凉风激得打了一个冷战,苁蓉合起双腿,以正常迈步的姿势在哗啦哗啦的脚镣声和清脆的铃铛声中走向山下。

只要能穿过计算机系教学楼,再横过一条马路,就能藏到绿化带的灌木丛中,这样,被发现的机率就小得多了。

即使和男朋友牵手的那一刻,她的和男朋友相聚前刚刚被粗暴抽查过的里,还有另一个男人的正在向下缓缓流淌;被男朋友牵着的纤手在一个小时前还在揉动着另一个男人的,也许仔细闻一闻她的纤手,也许还能

甩甩头,将心头的伤感抛开,苁蓉倾听着周围的动静,同时分开双腿绷直脚镣,小心挪动着,生恐有什么人过来却没听到。

这面镜子是学校专门放在大厅,用来让进出学生整理仪容用的,想通过前厅,就一定要从镜子面前经过。

苁蓉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样子是何等淫秽,但是心里知道的耻辱感和从镜子里看到自己光天化日之下,在公共场合无耻的光着的那种耻辱感却是截然不同的感觉了。

镜中的女孩赤裸着雪白的胴体,脖子上项圈那红色荧光的「母狗苁蓉」字样分外显眼,粉红色的小巧乳头上,挂着白帝学园精致的学生证。

学生证照片上的苁蓉,素颜的绝色面庞带着淡淡的微笑,凝视前方,说不出的空灵脱俗,衬托得现在的女孩愈加。

银白的带锁不锈钢腰带固定在女孩的纤腰上,延伸出四根细小链条,将女孩的左右扯开,任由内粉红的嫩肉在空气中蠕动。

黑色的塞从女孩的粉臀中探出一个头,乍看上去,有如短短的尾巴,被反拷在背后的双手为镜中的美景更添了三分淫虐。

送别恋人前,在苁蓉的寝室里,刘杰将上身穿好T恤,下身赤裸的苁蓉按在门上,一边在女孩耳边低声说着粗俗侮辱的字眼,一边用粗大的在女孩紧窄粉中猛烈着,每次的,都会带出大量的,那「噗哧!~噗哧!~」抽动的水声让苁蓉羞得无地自容。

而即使在被刘杰操到的那一刻,苁蓉也要尽力保持正常的语气,告诉一门之隔的寝室外,提着行李箱的男友「马上就换好衣服了,再等等!」

从猫眼中望去,门外的赵晴空温柔的笑着,用甜蜜的口吻诉说着对离别的不舍,门内的苁蓉却光着被男友「最好」的死党到,那种感觉,仿佛是当着赵晴空的面在和另一个男人,背叛男友的罪恶感和传来的快感让苁蓉有种就此沉沦下去再也不愿回到从前的感觉。

两个小时前还在被刘杰粗大的塞满的「」现在仿佛还能感觉到满满的饱胀感和刘杰的热量。

当苁蓉从镜中的人影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在下意识中收缩着括约肌和,凭借塞和的摩擦以及环对的牵扯达到了一个小。

短短的一年前,自己还是无暇的少女,而现在,自己却能毫无羞耻的在男人的身下大声,甚至还能当着男人的面大声说出「骚货、、」之类以前光是想到,就觉得肮脏的粗俗字眼。

所谓迎宾台,其实就是一个中空的讲台,放在门厅正对门口的靠墙地方,计算机系有什么活动时,当做查询、迎宾用的。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苁蓉一定会对这个精致可爱的铃铛爱不释手,但是此时此刻,女孩却恨不得将铃铛扔到爪哇国去。

哗啦哗啦的锁链声只要不是聋子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更别提女孩滚入迎宾台的时候,正面朝下,因为双手被拷失去平衡,身子撞到木台那「咣」的一声巨响了。

苁蓉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她跪在迎宾台内,拼命蜷起身子,将小脸埋进腿弯,却浑然不觉,这个姿势下,她的粉臀雪股一览无余。

「不会是有什么流浪狗跑到教学楼里了吧?胖子,我们好好找找,万一被流浪狗破坏了什么电子设备,我们就惨了。

同样的,这也是个风评极差的家伙,曾经有他晚上向下晚自习的女生坦露,结果被某个泼辣女生差点踢断子孙根的笑话传出。

赵晴空以他卓越的技术成为计算机系重点培养对象之后,关风和庞黑也曾经恬不知耻的去巴结赵晴空,虽然赵晴空对这两个不学无术之徒没什么好感,可是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在表面上,赵晴空和这两个家伙之间还算和谐。

连呼吸都放得轻微,丝毫不敢动弹的女孩完全没有发现到,刚刚对着镜子时被浸湿的双脚,在镜子前到讲桌后的这段路上,留下了一个个水光的脚印,在日光下反射出淡淡的白光,只要不是太马虎,就绝无发现不了的道理,而关、庞二人却对这明显的痕迹视若无睹。

女孩更没有发现,在她躲藏的讲桌内各个角落,以及讲桌下洞对面的墙上,都有隐蔽的镜头在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关风手里拿着一台数码摄像机,相机的显示屏上正播放着一个女孩从树林中走进计算机系教学楼的影像,而庞黑的手里拿着一台无线摄像头的接收机,正从各个角度拍摄着跪在讲台桌洞中的女孩淫秽的姿态。

他一边和关风凑在一起,欣赏着女孩努力用被拷在身后的双手紧紧按住臀缝间黑色圆塞,却仍旧不可避免的从被塞撑开了皱褶的括约肌缝隙中渗漏出缕缕浊黄液体的淫秽模样,一边大声说道。

苁蓉的精神有四成用来注意周围的动静,六成用来抵御堕落快感的侵袭,脑子乱成一团的女孩甚至没有注意到这两个混混又不是学生会的成员,为什么会去巡视教学楼。

听到外面没有动静了,苁蓉吃力的用头顶着讲桌的一侧,将自己撅着的姿势转为跪坐,然后一点点的挪出讲台,用分开双腿,露出被锁链左右扯开的的下流姿势挪向教学楼的大门。

灌木丛内侧的草地可以作为脚铐锁链的缓冲吸音带,让锁链的哗啦声不至于太大,而灌木丛可以很好的遮挡住女孩赤裸的胴体。

苁蓉弓着腰,撅着雪白的小,仅仅让自己眼睛以上的部分露在灌木丛外,一边在脚铐的限制下尽可能的加快行进速度,一边警惕的打量着前方。

更何况灌木丛仅有一米多一点的高度,如果走过的人和灌木丛靠的很近,甚至不用专门探头去看,眼角的余光也可以扫到躲在树丛后的校花。

越来越重的便意逼得女孩不得不用拷在身后的手紧紧按住里的塞子,以免塞子被直肠里的尿液冲出来。

被学校里众多男生女生们仰慕的冰雪女神,在里灌着男人的尿液,赤裸的躲藏在矮小的灌木丛后,看着缓缓走过的男生,任凭中男人的尿液倒灌进胃里,最后从嘴里溢出……脑海中流过这样的认知,巨大的耻辱感让女孩阴穴仿佛失禁一般将大腿润得湿淋淋的。

就在两个男生走到苁蓉藏身之处的时候,一个男生行李箱的轱辘从轴轮上脱落,滚到了灌木丛树根处,打了一个旋倒下来不动了。

只要他稍微扭一下头,就能看到灌木缝隙中,挂在女孩浑圆乳尖上「白帝大学中文系一年级A班苁蓉」字样的学生证。

可惜,他做梦也想不到,一树之隔的灌木林后,他爱慕的校花少女正赤身,用拷在身后的双手按着里的塞子,紧张的注视着他。

当初我只是了一张苁蓉那妞换衣服的照片,结果差点被她打断第三条腿不说,还让学校给我记了一个大过。

「嘿嘿,老大不是说了吗,苁蓉、肖静、孙婷婷这些校花现在都是被他控制的母狗,老大准备组建一个秘密俱乐部,只要进了俱乐部,就可以随便操这些校花母狗。

「都说这届校花榜的质量是近十年来最好的,而校花榜前三的苁蓉、肖静、孙婷婷是百年一见的绝色呢。

那些校花亲卫队把这三个妞当成女神爱慕的家伙一定想不到,这三个妞跪在地上光腚给男人吹箫的骚样。

老大手里应该有清晰的录像……他每操一个女孩都会拍录像保存下来,等以后再操那个女孩是时候放出来助兴。

尽管只要再穿过一条马路,就能躲进另一条绿化带,可是马路的树荫下,一个带着犹如啤酒瓶底般厚厚镜片的瘦小男生,抱着本厚厚的英语词典,踱来踱去,口中喃喃有词。

苁蓉默默的计算了一下,莫文走过自己躲藏的灌木丛之后,背对着自己还要走大约三十秒的时间,才会转身往回走。

苁蓉硬着头皮在莫文走过她藏身的灌木丛大约两米之后,就站了起来,侧身从「T」型弯拐角的缝隙处挤了出来。

然而在年轻学子身后,脖子上戴着狗项圈,双手被拷在背后的女孩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走向对面的灌木丛。

马上就能进入到对面灌木丛的时候,苁蓉终究忍不住踉跄了一下,乳头铃铛的「叮铃」声和脚铐锁链撞到水泥地的「哗啦」声瞬间打破了夏日的静溢。

纤细的脖颈上套着的肮脏狗用项圈上用红色荧光笔写着的「母狗苁蓉」几个字和女孩雪腻平滑小腹上写着的「母狗骚货」字样让莫文感到一阵头晕。

绝望的双手再也无力抵住塞,高高撅起的雪臀对着太阳,黄浊散发着骚味的液体在直肠内的压力下从女孩淡褐的里喷出,夹杂着女孩体内半固体的粪便,在空气中布下一道堕落的水桥。

看到当着莫文「表演」了一出「美少女排泄」大戏的苁蓉羞怒绝望之下晕倒在地,远处拿着高倍摄影机的关风愤愤的骂了一句,对庞黑说道:「胖子,我们快点过去,别让书呆子跑掉。

事实并没有象关风想象的那么恶劣,当他和庞黑跑过去的时候,莫文正喘着粗气,站在苁蓉的粪水中间用颤抖的手指在苁蓉湿腻柔软的上摩擦着,一副欲火焚身的模样。

挂掉电话,关风拿出一把蝴蝶刀在莫文的脸上刮动着恶狠狠的说道:「书呆子,一会跟我们走,记住,一路上什么都别说,不然老子废了你!」

庞黑听关风吩咐了几句之后,从兜里掏出一个团成一团的大号编织袋,展开之后,在关风的帮助下将苁蓉蜷起来抱进编织袋里。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