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被弄到了高湖宝贝握住它放大腿中间前仆后继

她脸颊上的红晕加重,挣扎说,“小超......别这样......你让我回房间把内衣换下来给你......”

我低着头靠近邹云的耳垂轻轻咬着,她就像是触电一样,浑身酥麻颤抖,“小超......不行......别......”

我没理会邹云的话,将她放在沙发上,一手揽住她纤细柔软的腰肢,另一只手不断抚摸着邹云白嫩的腿根。

“不行.....别这样......咱们不能越线,我不能做对不起.....邹云已经被我挑逗的有些迷乱,此时她要比我亢奋许多,嘴中梦呓般的说着什么。

“邹姐,家里就咱们俩,只要我们不说,姐夫不会知道的。你这么漂亮,他却将你扔在家里不管不顾,他不疼你,我疼你。”

我知道邹云心中一定对自己的老公有很多埋怨,她这样的极品美女,别的男人都眼巴巴的馋着,可那个男人竟然将她扔在家里去二次创业。

“邹姐,自从我遇见你,根本就看不上去其他的女人,就算有些人主动送上门我也看不上,她们比起你差太多了。我经常会偷偷看着你,希望能得到你的关注,每天晚上我都会想着你,只要想到你,我就控制不住自己。”

其实很早之前邹云就已经注意到我偷瞄她了,甚至清楚我站在浴室对着她的内衣幻想,但她从没戳破过,也怕被她老公发现,经常会给我“善后“。

后来她老公和朋友去外地,她对我的注意越来越多,甚至偷偷幻想过与我这样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办事的滋味。

现在被我不断挑逗,邹云心里的想法更加强烈,她喜欢被我爱慕,喜欢被我强迫的感觉,喜欢我在她渴望时不断的命令她的那种刺激。

我将嘴唇贴在邹云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下去,语气略带哀求,“我的好姐姐,亲姐姐,我真的憋不住了,我实在太喜欢你了,我保证以后只疼你一个人,只爱你一个人,邹姐,咱们就把握住现在这个机会,好吗?”

我咽了咽口水,手顺着邹云平滑的小腹下滑,一路下滑到她的腿上,有了上次的经验,我已经知道该怎样做了。

我凑向邹云的脸蛋,在她耳垂上轻轻咬了一下,顿时邹云的嘴里便发出模糊不清的娇吟声,身体开始酥麻的抖动起来。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