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院里面我和他做了,和两个男人一起来

她的心狂跳不止,急忙爬起来给自己化妆,很浓的妆依旧没有遮住自己的病容和失眠的黑眼袋。她走出房门,扶着楼梯,脚下像踩着棉花。

萧军烈坐在桌子上,一只脚踩着椅子,怀里抱着个酒瓶子,抬头间,眼睛明亮的望着楼上走下来的女人。

茯苓与五年前判若两人,他依然认出了她,她眼角下那颗青色的泪痣更加明显了。她曾经是娇滴滴妖艳如罂粟花般的女人。

萧军烈清晰的记得,五年前那个夜晚,他的整张脸埋在茯苓的双峰里……那是他睡得最温暖最销魂的一夜。

茯苓被眼前英气桀骜的男人晃的睁不开眼,定了定神向他走过来,很不自然的浅笑一下,用了自认为最端庄又不失婀娜的身姿站到萧军烈的面前。

萧军烈上下打量她,一双眸子像长了触角一样直接钻进胸衣里探视一番……禁不住摇摇头,她没了他思念的横看成岭侧成峰。

茯苓用手挡着嘴,微微转身干咳了一声,脸色微红,被这个粗犷豪放,满脸野性的小男人看的浑身不自在。

到底是五年前余温尚存,萧军烈用下巴指了一下椅子示意茯苓坐下。自己那只穿着纯牛皮铆钉靴子的脚这才放倒地上。“红酒还是白酒?”他终于开口。

“萧少。”茯苓没有坐下,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说,“我最近身子不太好,不能喝酒了。不如……叫我女儿吧,她十八了,比我漂亮,真的,还是雏呢,今晚我让她陪你。”

茯苓吓得一闭眼,但是没有退怯,接着说:“我听说你父亲在给你全城招亲,我的女儿给你做妾侍或者做暖床的丫头也行。只要你能让她吃饱肚子,她不能跟着我过了,这莺花院真的不适合女孩久居,让她跟你一辈子,只要让她吃饱饭。可以吗?要不我现在就去叫她出来陪你。”

茯苓似乎很不甘心,踉跄着追到门外大声说:“萧少你可怜一下我吧,我得了痨病,怕是没几天活头了,我女儿不能像我一样活着。萧少求你了,我一会儿叫她去你的住处,你看看她的相貌。她其实比我十八的时候还好看,如果你愿意就把她身子占了,她还是个处.女,很干净的……”

萧军烈站住,回头看着茯苓,目光凛冽如刀。这个在安阳城红极一时的美丽歌妓,就这么低三下气的追着他,求他睡了自己的女儿,这种母亲世间少有!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