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半夜醒来被男朋友床震 董美玲芸芸

原来给胸口抹药就是猥亵啊。那打针算不算猥亵?哦也,以后医生给我打针,我就报警,让把医生全都抓进去!这样就没有人给我打针啦。”

“小芸芸,你为什么这么说?”董美玲脸上闪过一丝明显的尴尬,我估计这高冷的女人也意识到冤枉我了。

苏芸霞点头说:“芸芸太傻啦,不小心把牛奶弄洒在身上了,我喊着好疼啊,小宏叔叔就给我摸上了白白的药。但还是好不舒服。”

我怒道:“我倒是想说,但是你给我机会了吗?况且,我就是说了,你信吗?你怕不是急着把我送到局里面当场枪毙吧。自以为是的女人。”

我们两个人吵吵闹闹的,小芸芸却急得快哭了。小跑到玩具箱旁边,取出过家家的道具,走过来把妈妈给董美玲,把爸爸给我,然后坐在地毯上说:“阿姨是妈妈,小宏叔叔是爸爸,我就是乖乖闺女啦。”

董美玲估计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她有些手足无措的说:“阿姨当然喜欢芸芸啦,但是阿姨还有事情和小宏叔叔说,能不能给阿姨一点时间呢?”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