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不要放开我好爽_文字调情尸凶惊魂

吕琳本想坐到杜伟国身后的位置上,这是杜伟国平时交待她这样做的,为的是怕别人看到,坐到后面比较安全,可是今天杜伟国却让她坐到前座和他坐在一起:“坐到我身边。”

吕琳一听到有人提起自已的家庭,一下子沉默起来。她的老公是她的同学,外地人,毕业后随着她来到许城,来到一家国营水泥厂工作,两人结婚时,东凑西凑借钱才买了一小户型二手房,好不容易这几年把人家的款给还了,老公的单位却要破产了,本来就低的工资也快发不出来了。加上女儿的出生,日子更加拮据了。

但杜伟国是什么人?瞅她的脸色就知道了,也就没有多问。只是伸出大手抓住了身边女人冰凉的小手,并说了句:“你的手太冷了。”

吕琳和他告别后,目送着杜伟国的车子调头离去,才往自家走去。她站在门边,理了理衣服,然后用钥匙打开了门。家里黑乎乎的,唯有卧室内还亮着灯。她轻轻的走进去,发现老公李强坐在沙上看着书。

吕琳走进浴室,差点摔了一跤。她赶紧扶着白色磁砖墙壁,才稳住了身体。她有些恼怒的看着脚下有斑驳的地砖,简易装潢的浴室,连个浴霸也没有。叹气之余,她拧开水蓬花,热水哗哗的洒在吕琳的身上,她慢慢的,用力清洗着身子,生怕身上还残留着杜伟国的味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也许是觉得自己的老婆在浴室久了,李强在卧室叫了起来:“吕琳,好了吗?”

“好可怕呀!”吕琳平生最怕老鼠,她一下了扑到李强怀里。李强笑着摇摇把她抱到床上,然后拿起一件睡衣准备给她穿上,低头发现吕琳白嫩的腿上有一个红圈圈,于是问道:“这是什么?”

吕琳一看,心有有数了,一定是杜伟国之前在她的腿造成的吻痕,她一下子紧张起来,心悸之余,她脱口而出:“可能是刚才那老鼠咬的。”

穿着一件有些发旧的白色背心李强靠了过来,涎着脸笑道:“老婆,我们好久没那个了。”说着就准备抱着吕琳亲。

李强有些失望的看了已经侧过身去的老婆,无奈的躺了下来,熄灭了台灯。黑暗中,李强睁大了眼睛,没有一丝睡意,老婆最近对自己的冷淡,他是早有感觉了,只是作为一个男人,他心中一直有愧,自从跟她结婚以来,他并没有实现婚前给她的承诺,让自己心爱的女人过上好日子,看着别人的老婆孩子衣着光鲜,笑容满面,而自己的老婆却很久没有买一件新衣服了,原本靓丽的容颜竟然泛着苦色,好久未露一丝开心的笑容。想到这儿,他侧过脸过,用手擦了擦眼角。听着身边的女人一会儿响起了轻微的鼾声,李强轻轻的坐了起来,来到客厅,拧开了一盏台灯,看着厚厚的注册结构师的书,他叹了口气,不管多难,这次考试一定得通过,争取重新找个好点的单位,不要让老婆和孩子失望。想到这儿,他的动力一下子高涨起来,专注的看起书来。

第二天醒来时,吕琳发现李强已经上班去了,留下一个纸条:老婆,我上班去了,女儿我送到幼儿园去,稀饭在锅里,鸡蛋煮熟了已经拿出来了,记得吃一个。老公留。

吕琳是个感性的女人!她看了纸条,心头立马涌上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老公虽说不如别的男人事业风光,赚大把的钞票,给自己和孩子住上大房子,但他对老婆,孩子,对家庭尽心尽责,平时自己家务活都很少做,基本上他能做掉的都做了,这是让她十分感动和感激的地方,也让她对她和杜伟国的关系感到了一丝内疚和不安。

吃完早饭,把自己收拾整洁,在上班之前,她习惯性的看了看包,找了找钥匙,因为自己有时有些小马虎,一不留神会关上门,把钥匙丢在家里,有好几次都是打电话让老公给她送钥匙,没少让他嘀咕和埋怨。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