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w videos欧美妇喷水i

凤天城的居民们盼了这家装潢华丽的茶楼许久,却一直不见茶楼开张营业,当大伙儿开始纳闷的时候,却见茶楼的外墙贴了一张红纸——

这张红纸一贴出,街头巷尾无人不在讨论这茶楼的主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哪有茶楼都准备开张了,还没有找齐人手?

这消息在整个凤天城内传得沸沸扬扬,许多人一口咬定,龙凤茶楼肯定会在半年内关门大吉,因为有个不懂精打细算的主人。

她的衣物破碎不堪,露出手臂和污秽的长腿,甚至可以看见身躯上无数的鞭痕及结痂的伤口,一头长发随意用麻绳束起,经过长时间的奔跑之后,更显得散乱狼狈。

她只想离开这个地方,不管前方路途多么遥远,不管前方有多少磨难等着她,她只想离开这个令她痛苦不堪的地狱。

她好不容易才逮着了机会,趁着那群人口贩子休息时偷偷逃跑,以免自己被卖到不知名的地方,从此过着不见天日的生活。

一路上为了和时间赛跑,她几乎滴水未沾,如今在这荒郊野外,既没有水井也没有溪流,哪来的清水让她解渴呢?

同时间,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她抬起头,只见一匹高大的骏马疾驰而来,她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闭上双眼等待马蹄踏过自己。

马背上坐着一名双手紧拉住缰绳的男子,由于天色太黑,她看不清楚男人的长相,直到他俐落的跃下马背,缓缓的走向她之后,她才透过丝微的月光瞧见他的长相。

男子的剑眉拢得更紧,望着她全身残破不堪的衣物,以及大小不一的伤口,还有带着污秽血丝的小脸……

她忍着身体的疼痛,努力的跟在他身后,一张小嘴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要去遥南城?」

眼前突然一黑,她几乎快要昏倒,但有一种莫名的力量支持着她,趁着他停在一家客栈门口之时,她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角。

小二眼睛二兄,急忙让开身子,让这位有钱的大爷进门,但一见到后头那名脏兮兮的姑娘,他眉一皱,伸手便拦下她,用力的将她往外推。

他回头,看见她可怜兮兮的模样,竟然微微动容,脑子与心不协调的后果,就是瞪了小二一眼,开口道:「让她进来。

才踏进门槛,她就双腿一软,身体往前倾,慌乱之中抓住男子的衣服,迫使他不得不回头查看她的情况。

因为自从遇上她之后,他就一路牵着马步行,没有像之前一般策马狂奔,所以她认为自己可以赖上这个男人。

难得有姑娘家在他面前用餐如此迅速,一点也不做作……罢了,他不该再想她的事,毕竟明儿个一早,他与她便没有交集了。

她的肤色白皙,五官姣美,最特别的是那双茶色眸子——眼珠颜色比一般人淡了点,此刻正骨碌碌的转着,看起来像个鬼灵精。

厉战铁步出厢房,没再多说一句话,直到踏出客栈,看见一辆华丽的马车在外等候,他的俊颜才变了色。

她还来不及问清楚状况,就见到一双白皙的小手分开车帘,接着出现一张姣美圆润的小脸——柳眉、大眼、小巧挺直的鼻,以及红润诱人的菱唇。

那美貌的小姑娘才刚露面,厉战铁立刻趋前扶她下马车,只见她一身的绫罗绸缎随风飘逸,如同落入凡间的仙子。

看起来年纪甚小的姑娘,眨了眨又翘又长的睫毛,一见到姬妲便扬起甜美的笑容,左颊浮出醉人的酒窝。

他和那名标致的小姑娘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好像很怕惹她生气……姬妲的心里有些不舒坦,但还是压抑下来。

月吟坊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在花街柳巷中的名气却是人人皆知,才开幕几个月,很快就取得龙头地位。

里头的姑娘个个貌美如花,不单单陪酒谈笑,每位姑娘都还有自己的一招绝活,使得月吟坊里绝无冷场。

驾车的男子一跃而下,黝黑的大掌掀开车帘——一张艳丽的小脸随即探出,云髻上插着叮叮当当的金步摇,碎花发夹,看起来贵气但不流于俗气。

年纪甚轻的姑娘缓缓走下马车,灵活的大眼中闪着狡黠的光芒,月光映照在她的娇颜上,更显得她清丽出尘。

周遭的人全都为她的长相惊艳、赞叹,但是却没有一个敢任意靠近,原因自然是她身边那名高大结实、神色冷酷的护卫。

「哎呀,花姑娘!」正在门外拉客的老鸨,急忙上前来招呼贵客,「你怎么有空来呢?里面请、里面请!」

这名姑娘正是龙凤茶楼的老板——花缇璐,她不吝啬的给老鸭一个笑容,「我听说月吟坊最近来了一位舞伶,我想见见她。

「想拆了我的月吟坊?」一名男子缓缓踏进厢房,他脸上带着淡笑,身穿月牙白衣裳,长相俊美却带着一丝邪气。

眼前的女人就像只豺狼,见到猎物非得要到手不可,根本是无法无天、目中无人,只是老天无眼,没人敢动她一根寒毛。

男子一身黑衣,腰间佩带着长剑,俊颜上没有任何表情,就像个影子般跟在花缇璐身旁,一句话也没有吭。

孤独无爱对黑衣男子并不陌生,他认得这男子是厉战铁,而他坊中的那名舞伶,正是为了厉战铁而执着。

厉战铁当然注意到孤独无爱的眸光,只不过彼此不熟稔,也从来没有交集,即便视线交会,他也看不出对方的心思。

一座华丽的轿子在龙凤茶楼门口停住,轿帘轻轻一掀,嫩白如凝脂的小手先露出,接着是一双裸白的藕臂,手腕上挂满叮叮咚咚的银饰,而后莲足一点,脚踝上同样有许多的银环,互相敲击发出清脆的响声。

那是一名身材窈窕的姑娘,雪白色肚兜裹住她胸前的浑圆,却露出平坦的小腹,下身则是穿着一条开衩的纺纱裙,走起路来摇曳生姿,也引起众人的惊呼——不单单是由于她暴露的穿着,也是由于她惊为天人的容貌。

两年来,她一直没有忘记他,不仅追随他至凤天城,甚至委屈自己栖身在月吟坊里,只为了再与他碰面;这一次,她绝不让厉战铁再丢下她。

「你是谁?」他的剑眉也微微拢起,发现她身着奇装异服,而且样式极为暴露,看在他眼里竟然有些不舒服。

呜呜……她怎么这么悲情啊?将一个男人惦记在心里两年,但他却压根儿想不起来她是谁!这、这教她怎么把戏演下去?!

「对嘛、对嘛,你曾经救了她的命,怎么可以忘记她呢?」花缇璐就像墙头草一般,顺着两边的话变换立场。

厚,她实在太聪明了!这样不但可以跟孤独无爱抢人,茶楼还多了一名免费的舞伶,怎么算她都不吃亏!

他皱眉,不喜欢她委身在那么复杂的环境,她应该好好过日子,找一户清白人家嫁了,而不是待在龙蛇混杂的地方讨生活。

毕竟她等了他两年,也找了他两年,如今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她要努力的勾引他、纠缠他,让他明白她是真心想跟着他,即便是到天涯海角,她都不会放弃初衷!

两年来对于厉战铁的执着,已在她心里生了根,就算厉战铁不记得她的存在,她也不想放弃,更何况现在他都想起来了,她更不能轻言放弃!

姬妲掩嘴偷笑,右脚一跨,脚踝上的银环叮叮咚咚响着,等到左脚也跨进门槛后,她转过身将木门合起。

她将纱幔掀起,一个「睡美男」活生生呈现在眼前,当她的魔爪……不,是纤细的小手往他脸上拂去时,男人怱地一闪,大掌很快抓住她的小手。

「你到我房间想做什么?」他皱眉问道,不敢再碰她一下,怕她像个易碎的琉璃娃娃,一不小心就会摔破了。

平常就算去月吟坊砸下重金,也不一定见得到这名比花魁还会端架子的舞伶,难得她应邀到龙凤茶楼公开表演,慕名已久的凤天城百姓怎可能错过?

为了让舞伶与歌姬表演,茶楼大厅中架设了一个舞台,上面铺着质料极佳的红毯,舞台后方坐着负责演奏的歌姬们。

花缇璐在二楼雅座观察这一幕,她满意的捧起热茶轻啜,甘甜的味道在口中扩散开来,伴随着美妙的乐声,教人沉醉其中。

忽然间,身穿白色水袖、露出胸前春光、裙子如同云朵般飘逸的姬妲从天而降,仿佛坠落凡尘的仙女,引起众人一阵惊呼。

这是姬妲的噱头,她在腰间绑上坚固的铁丝,整个人攀在梁木上,抓准了时机一跃而下,制造出惊奇的效果。

这女人不但惊世骇俗,还异常的大胆,居然一点也不害怕这样的高度,从容的落到地面后便开始转圈、转圈……

她像个不断旋舞的精灵,轻盈曼妙的转着圈,身上的丝质布料也随之翩然飞扬,形成一幅美丽至极的画面,教人舍不得将目光移开。

台上的姬姐不断的舞弄水袖,轻盈的身子如同在云端上飘飞,丝竹怱快怱慢,她的动作也怱快怱慢,音乐与舞姿相辅相成,教人不禁要赞叹。

笙歌也在同时间停止,众人的思绪仿佛都凝结在她绝美的舞姿中,四周鸦雀无声,直到她站起来朝台下福身,大伙儿才用尽力气鼓掌叫好。

响亮的喝采声几乎将屋顶给掀了,姬妲朝众人甜美一笑,走下舞台准备回到自己专属的厢房休息,几名男子突然挡住她的去路。

眼前的男子是月吟坊的常客,曾多次砸下重金,只为与她见上一面,偏偏她除了表演之外,向来不与客人单独见面,也不打算卖面子给任何男人,可就是有这种讨人厌的家伙,听不懂拒绝,死命纠缠到底。

难得逮到机会,他可不想轻易放过这妮子,就算要来硬的也无所谓,反正在这凤天城里也没人敢跟他作对,他们沈家可是城内最大的富商之一,只消他吹一口气,许多人都会吓得胆战心惊。

是花缇璐出手帮她吗?姬妲忍不住有些失望,因为厉战铁似乎没把她放在眼里,她的一切,对他来说都不重要吗?

偌大的桧木桶中,姬妲全身浸泡在热水里,水面漂着数不清的花办,她双眼直视着前方,脑海里全是之前的画面。

一想到厉战铁对花缇璐百依百顺的样子,她的胃似乎就呕着酸气,整个冲上了喉头,连说出来的话都酸溜溜的……

她曾经问过茶楼上上下下的人,大家都保证厉战铁对花姑娘无心,但是他每天跟在花姑娘身边,至少也有两年的时间了,要说没有日久生情,她也不太相信……

她的房紧邻着厉战铁的房,这是她特别向花缇璐要求的——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和她想要的男人住得愈近,她的行动就愈方便。

呵呵呵,虽然她待在月吟坊的时间不算久,但是这一年多来,该看的也看得差不多了,该学的也学会了几百招。

坊里的花娘每天伺候不同的男人,将那些寻芳客迷得神魂颠倒、流连忘返,用的就是女人天生的武器——柔媚。

就像上次潜入时一样,她轻轻推开房门,再小心翼翼的关上——同样的画面呈现在眼前,床上躺着她喜欢的男人。

她灵活的跨坐在他身上,那双清冷的黑眸立刻睁开,发觉一名国色天香的女子正「骑」在他身上,脸上还带着甜美的笑容,似乎不觉得这个动作有什么不对。

见她一直不起身,他只得大手一挥,将她从自己身上赶走,不料力道没拿捏好,差点就让她整个人摔到床底下去,幸好她及时勾住他的颈子,而他担心姬妲的脑袋先着地,也伸出手臂将她捞了回来——

这下子,两人的姿势更加暧昧,她的双手牢牢勾着他的颈子,他的大手紧紧拥着她的纤腰,两副身躯互相熨贴,他能感受到她肌肤的光滑,而她则是感受到他的呼吸。

这个不解风情的男人!到底要用什么方法,才能让他知道她是真的喜欢他,也让他诚实一点,承认他对她也有感觉?

但这些建议都被姬妲打回票——根据她的亲身经验,不管再怎么倾国倾城的美女送到厉战铁面前,他都不为所动呀!

听着众家姊妹开放的言语,姬妲忍不住有点害羞,毕竟她还是处子之身呀!尽管在男人堆里打滚,但是这最后一道防线,她可没有让任何男人越雷池一步,因为她没有办法将身心交付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

月吟坊的姑娘们都知道她心里放着这么一个男人,可也都不赞成她这般死心眼,毕竟天下男人何其多,何苦单恋一个不开窍的木头男呢?

但她就是这么死心眼,非但不放弃喜欢他,还愈挫愈勇、百折不挠,姊妹们拗不过她的执着,只好各自拿出压箱宝,举凡吃的、用的、擦的……全都送到她的面前。

无奈,熊霸说什么也不肯让她在饭菜里动手脚,无论她怎么缠、怎么求都没用,她只得败兴而归,一个人闷在房里,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定。

她请人到厨房端了一碗热粥,将散混入其中之后,独自捧着粥来到厉战铁的房门外,一改以往不请自入的风格,很有礼貌的敲敲门。

没多久,厉战铁前来应门,一见到姬妲,他下意识便要将房门关上,但是她灵活一闪,迅速的窜进房间里。

像这样的相处,他可以接受,只是……随着时间一点一滴流逝,他的心跳愈来愈急促,再隔没多久,竟然连手脚都开始发软!

下一刻,姬妲突然转身朝房门走去,厉战铁遗以为她要离开了,没想到她只是上前将门闩好,再转身,脸上挂着甜美又的笑容……

「你……」厉战铁怒气攻心,却只是加速药效发作,令自己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连下半身也开始作怪。

她狐疑的望了他一眼,小声嘀咕道:「为什么不能碰?你这里凸得好奇怪,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才不要!」姬妲执意将手覆上他胯间的突起,然后忍不住发出惊叹声,「哇……」没想到手中的异物竟然又硬又长!

可她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似的,竟然变本加厉的爬铺,分开自己的一双细腿,直接跨坐在他的大腿上。

「别瞪嘛!我也很想帮你,可是……」她轻叹一口气,弯身将小脸贴近他的面庞,嘟着嘴说道:「我不知道要从何下手。

话一说完,她柔软的唇办便覆上他的薄唇,见他双眸圆瞠,她主动以舌尖轻舔他的唇办,粉舌轻撬开他的牙关,采入他湿热的口中。

随着她的挑逗,他的喘息愈来愈大声,强烈的反应一点都不像平时那个稳重内敛的男人,她的唇舌似乎带着魔力,逐渐融化他的冰冷,挑起前所未有的刺激感觉。

他的唇吸吮着她的,灵活的舌头与她的香舌纠缠,但她调皮的闪躲着,还故意逃出他的口腔,改为在他的唇上游移。

不知为什么,单单与他嘴对嘴,就让她也开始轻喘,尤其两人的身子紧密相贴,他胯间的火热正顶在她的腿心……

他的吻又急又猛,大手更是炙热如烙铁,每拂过她身上的肌肤,就带来烧灼似的感觉,让她的体温跟着升高。

「厉爷……慢、慢一点……」他的动作狂猛如巨浪,将她卷入情欲的汪洋中几至灭顶,她只能睁着迷蒙星眸,乞求他对自己温柔一些。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