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被三洞齐开过程 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

一间50平左右的小店外面是两条走廊,店里店外都摆上了桌椅,大部分只能坐上四五个人,只有几个能做10几人的圆桌,但是每张桌子上几乎走坐满了人,男女衣着整洁,女的都带着头巾,无论男女旁边都摆着一尊水烟,并伴随着咕噜咕噜的抽水烟的声音。

我们桌子上摆着3杯芒果汁,这是我强烈推荐给玛娜和玛莎的,我好几次喝了这家店的2大杯芒果汁几乎扶墙回去。

这时水烟上来了,水烟据说源自印度,但是还是阿拉伯人把它发扬光大的,并改成了这样的玻璃烟壶和金属吸管,非常优雅精緻,还把黑烟草改成了水果菸丝,经过水的过滤,大大减少了焦油和尼古丁的含量,更加卫生健康。

而且还可以自己选择哪种水果菸丝,我挑了草莓味,可以起到提神醒脑,放松身心的效果,她们俩挑了苹果味和柠檬味。

等到服务员带着锡纸的菸丝放到烟盏上,我就拿起烟嘴猛吸了一口,随着烟气沖向上颚,立即感觉到神清目明起来,水烟也是烟,也是能上瘾的!

我和玛娜已经2年未见,整天都有说不完的话,分享以前的经历,但是我们却不知道该怎么问玛莎,按说我们该问她以前的经历的,可是我们白天简单的听了她的描述,觉得这是人家的伤疤,还是不要再去揭为好。

「这么厉害,你一猜就中啊,我在想你以前在非洲只穿一件衬衫上班呢(见非洲露出记),因为前几天我也做了这样的事情呢!」

我说对啊,便跟她说了那天在办公室的事情(见迪拜露出记),问她你今天穿成这样,肯定也不安分吧。

我说目前最疯狂的恐怕要算那天逛迪拜Mall和逛地球村的时候了(见迪拜露出记),於是接着说前几天疯狂的故事。

说完和玛娜疯狂的大笑,结果玛莎悠悠的说,露着逛街,我以前经常这样呢,相比我之前做的事情,这是最简单的小事了。

我和玛娜的笑声马上就停了,怔怔的看着她,嘴唇动了动,显然想问她问题,却似乎不知道从哪里问起。

我来自在印度孟买市郊,吠舍种姓,也就是说我父亲以前是做手工的,我从小虽不富裕,倒也衣食无忧,妈妈生了我之后由於一次事故便不能生育,因此虽然我是家中独女但父母一样倾注了他们所有的爱,而我也一直是一个乖乖女,在学校里也一直成绩优异,考上了不错的高中。

然而5年前不幸接连降临到我家,首先是父亲的小商铺在城市的扩张中遭到强拆,我想一定是长老指使人干的,否则谁敢在他的地盘干这种事,我们只得了很少的一点赔偿,重新支起一个贫民窟(听说迪拜的劳工营比我们的贫民窟还好,我准备去看看,比如索纳普尔)。

父亲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店铺和熟客,一下子家里的生活就困窘起来,但是他又没有其他的技能,只好去刚刚开建的商场去做小工,而且他已经50多岁了,这种活对他来说很吃力,特别是第二年夏天雨季来的比较晚,天气特别热,父亲一下就中暑了,身体不好其他的大小毛病都一起出来,不到半年,就去世了。

我跟母亲说我不上学了我养你吧,母亲说那怎么行,你是父亲的梦想,明年就可以考大学了,你的成绩那么好,考个好大学肯定没问题,我可不希望你继续我们这样的命运。

虽然很不舍,我还是回到了学校,我确实不应该让他们的心血白费,明年我已经要考上孟买大学医学院,你们中国人一定知道柯棣华吧,他就是从那里毕业的。

那年的共和国日正逢周末,学校难得放假,虽然学校离家不远,但我回家的次数并不多,但这次我决定回一次家,因为高考临近,毕业考试只有2个多月了,我得抓紧时间複习。

我要转3次公交车到我们贫民窟,然后走半个小时才回到我家,可是挤上最后那趟车可不容易,因为是假期,所有人非常多。

等我挤上车不要说座位,连站的地方都没有,只能一只脚落地,另一只脚落下就一定踩到另一个人,不过身边都是人,倒也不会摔倒,只是脚比较累,不一会就要小心的换个脚。

可是不一会就感觉不对劲,显然有只手在摸我的胸口,虽然很多人,但是挤着人还是有人在摸还是能分别出来的。

但是这么多人根本无处可躲,而且叫也没用,我只好把书包紧紧抱在胸前,而他见我没反应更是变本加厉了,从前胸摸到后背,而旁边几个人似乎是他同夥,还有两个看起来非常强壮,纷纷加入这个行列

虽然我抱着书包挡在胸前,可是他们竟然有人摸向我的肚子,有人揉捏着我的,有人探索着我大腿,不过幸好我们的校服是白色连衣长裙,还不容易摸进去,我禁不住大叫了一声,如我所料没改变什么,因为挤得无法动弹。

车子又开动了,人稍微少了一点,可是我发现我的处境并没有变好,不但没有人阻止他们,反而更多的人扑过来了!

从前胸到后背,从头颈到腿脚几乎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被摸了个遍,有人还在扯我的裙子,我只能死死地夹住双腿拉住裙子,我可不想在这种地方失去我的童贞,

可是还是不知道是谁使劲撕掉了我的裙子,拉下我的,掰开我的双腿,一根猛一下就插进了我的里,而后面的人一把把我掰倒,另一根就塞到我的嘴里,拉着我的头发让我给他,可是他没想到我竟敢狠狠咬了他一口,他赶紧拔出来,疯狂的抽了我几个耳光,然后我就失去知觉,晕了过去。

可是我几乎动弹不得,双手被悬挂在头顶上,脚几乎只能刚好够到地面,我拼命忍住不时传来的疼痛和快感,试着想起之前发生了什么,然后我感到了恐惧,显然我被拘禁起来了。

我大喊救命,拼命挣扎,可是这样吊起来几乎无法动弹,他们更是直接把我抱起来,后面那人还紧紧抱着我抚摸我的双乳。

再次醒来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已经是第二天了,因为我的肚子很饿,但是这次让我醒过来的东西其实是另一个东西,不知道什么东西在里像是在电击一样,让我又麻又痒,直想伸手去挠,可是手一点都动不了,依然绑在头顶上。

仔细一看,这不就是我们长老家的公子舒拉吗,听说长老移民去了美国,又在那扩展生意,就把家里的生意都交给了他儿子舒拉,谁想到他竟然会干出这样的事情!

只是平时看到他大都是西装革履的样子,穿的这么随便的衬衫和牛仔裤的样子似乎还没见过,虽然看上去一样棱角分明的脸庞,不得不说,以前一直把他当帅哥看待。

不过更奇怪的是旁边那个美女的穿着,白色纱巾一样的布料在脖子后面绕过挺起的双乳,系上腰间的非常非常短的裙子,之所以这么说,因为我清楚的看到裙子下面露出了已经刮了毛的,而两片上分明穿着四只环,却用一把锁锁在一起,显然如果不打开这把锁,是无法进到里面的神秘之处的。

除此之外,两只耳朵也吊着很大的两只环,显得脸更小了,皮肤很白,鼻子削尖栗色的头发披在双肩,这样的美女在印度并不多见。

那个叫雪塔的美女找来带铃铛的夹子夹在我的双乳上,拿一根巨大的假往里塞的时候,我竟然没有避开反而很配合地迎上去,让她拿这种我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东西在我的里。

一个纳米级的小工具已经植入你的内,除了已经设定好的每月三天外,每天上午10点钟会自动放电半小时,当然,电量其实是很小的,同时在你的运动的时候会自动完成充电,据说使用寿命至少2年。

所以如果你想让它早点失效的话,你得控制的运动,当然如果你像这样享受的话,你可以尽情的放纵自己,看上去你就是这么啊。

我看了看房间里有好大一组机器设备,还有一堆各种调教工具,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被他们摆弄的,可是我没那么容易认输:

我没有任何余地,我不能让父母失望,我必须改变自己的命运:「无论怎样我都要去!只怕你们不敢放我出去,难道你们不知道上个月的案(2012年12月新德里着名公交车案,引发全国,2013年1月判处6个人中5个人死刑)判了死刑吗?」

「有意思,雪塔,看来我们有新的玩法了,你给她准备一下,让她回学校去如何?不过,我想你会想念这里的。

我的校服显然已经撕碎不能穿了,雪塔给我拿了一件类似的连衣裙,再把校徽别上去,可是我一看她给我的内衣,三点处开了三个大洞,乳头和都露在外面,这样的内衣,不如不穿,扔了算了!

我的眼睛被蒙起来,等到再摘开的时候,已经在一个出租车上,雪塔给了车费给司机,让我惊奇的是雪塔依然跟在里面时一样的装扮,似乎一点都不在意露在外面,彷彿本来就应该这样。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