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公朋友边看电视边玩 啊好涨用力哦太深了

听到这里,我思绪乱到了极点,悦灵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难以琢磨了,她的这些话我根本一点都听不懂。

我想了想,决定继续试探一下,便对悦灵说道:「悦灵,干嘛说这种话,你是不是感觉我和你晴姐不太正常?是不是我做了什么让你吃醋的事情了?是不是……」我心里紧张,一口气没喘上来,一时想不起来后面该怎么说。

小时候你对她明显就比对我好,还背着我给她送东西,和她分别的那天,你还偷偷去哭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刚才也是,我那么死死缠着你,贴着你,你都不忘看晴姐几眼,还和她有小动作,搞的我像外人一样……。

悦灵见我发呆,便推了推我说:「喂!哥!说这些是不是吓到你了?我在你眼里,应该不是这种多愁善感的人吧?」

我笑笑说:「谁说的,你在我眼里,是个可爱的女孩子,既然是女孩子,你懂得吃醋,是很正常的啊,或者说如果你不吃醋,才不正常吧。

而且我也不得不承认,小时候我确实喜欢悦晴,那个时候你疯疯癫癫的,人也没长熟,和假小子一模一样,而我自己也还是懵懵懂懂的毛头小子,作为你的亲哥,我没办法在你这边想太多啊。

我继续说道:「现在悦晴生活上有困难,是来找我们帮忙的,我再怎么说,也算是她的堂兄,怎么也不可能放她不管的。

我也知道你们男人一辈子,心里不可能只装着一个女人,我自己半斤八两我自己清楚,我没本事栓住你。

所以,与其让你去想别的女人,还不如就让你惦记晴姐,她不会害你,不会坑你,更不会为了你而对付我。

事实上,就算是悦晴和我搞在一起,也没忘了保护悦灵这个小妹妹,怕她受到哥哥的冷落,怕自己影响到妹妹的生活。

「那以后你多和我谈谈心事吧!」我摸着悦灵的马尾辫:「我做什么你都能理解我,你真的是我最亲最亲的好妹妹,真的爱你爱到不行!」

同辈的亲戚,直系的血亲,一个娘胎爬出来的,同一种奶水喂饱的,从小手牵着手长大的,我到死也是你妹,你到死也是我哥。

怎么赖都赖不掉的!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改变不了的!我不理解你,还谁理解你,我不宠着你,还谁宠着你。

悦灵轻轻推开我,慢慢伸出一只手来:「那好!现在就宠我吧!把后半个月的饭钱给我吧,我的亲哥!」说完淘气的眨着眼睛。

悦灵还是嘿嘿傻笑着,没等我掏钱包,她就自己到我裤袋里去摸了:「你钱包放哪我知道,不用你动手,你妹我自己会拿!」说完顺利的掏出了我的钱包。

悦晴接过钱去之后,先是慢慢的把钱揣到上衣口袋里,然后又猛然向我扑过来,我死死抓住钱包不放,她却张了嘴要咬我的手,吓得我连喊带叫,等她牙齿真的接触到我手臂的那一刻,我赶紧松开了钱包。

「你要吃什么喝什么啊?要这么多钱!以前你可从来没找我要这么多啊!」我其实心里倒不是心疼钱,主要是担心悦灵拿着钱乱花。

悦灵抓着钱,背着手,跳上前来,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哥!放心,我知道你担心什么,钱我不会乱花的,回头给你报账!你信我吧!」

我仔细想了想,妹妹也不小了,而且也不像不懂事的人,如果她真的要用钱,与其让她自己想些不知道什么古怪的办法去搞,还不如从我这里拿要安全。

虽然听悦灵这么说,看着她那蹬鼻子上脸的样子,很让人生气,但我实际上还真就舍不得打她,只好装作恶狠狠的对她说:「到时候你就知道我舍不舍得打!就算舍不得打,我也要告诉爸妈!你年底前都别想有零花钱!」

「亲妹,你别老乱喊行不,吓得我一惊一乍的!」我斜眼看着悦灵,那样子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我担心的说:「真要是小晴提着还好,你不会是忘在出租车上了吧!要么小晴怎么现在都不来信息和你说一下啊?」

悦灵大惊失色:「不是吧!我用半个月饭费买的东西耶!!!」说着急忙掏出手机,给悦晴发信息询问。

过了几秒钟,悦晴回信息了,我凑上前去看着,悦晴写道:「你终于发现袋子没拿么?我就等着看你什么时候发现,没想到这么晚!东西先放我这吧,有空给你送去。

悦灵放下心来,又和我磨了几句之后,在校门口,我们俩也不好做出太亲昵的举动,她这才依依不舍的走进校门,进门之后还不忘回头向我招手,我也很不舍得她走,一直目送着她,见她消失在宿舍区,才自己打车回家。

和两个妹子同行,一起吃自助餐,送悦晴回酒店,和悦灵在小公园幽会,又送她回学校,这一晚上我做了很多事情,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临近半夜了。

我心下一喜,大梁这家伙,虽然平时咋咋呼呼的,可关键时候却真是个能用得上的朋友,要不是他,悦晴的工作也不可能这么快有眉目。

悦晴很快回了信息:「不用啦,就在地铁沿江新城站上面,江边很大的建筑,谷歌地图上的图片很详细,我肯定能找到的。

我虽然只看到了图书馆的外观,但是那流畅的曲线风格和概念型的外观,让人感觉馆内也是一个十分宽敞明亮的空间。

大梁一听我要请吃饭,一下子站了起来:「哟呵?你小子,有啥好事了啊,简直都不像你了啊!」刚说完,大梁又一拍脑门:「想起来了!你那个什么什么青梅竹马的妹子,是不是被聘用了啊?」

大梁见自己立了功,立刻拽了起来:「看吧,关键时刻还得靠我!这下那妹子是跟定你了吧?还不快谢谢我!」

我见他又要没完没了,赶紧按着他坐下:「什么跟我不跟我的,人家妹子有自己的主意,我是纯帮忙,可没你这种龌蹉想法。

你就老老实实等着中午那顿饭吧!」说完赶紧逃离现场,远远的还听到大梁在我身后喊着:「吃烤鱼去吧!」

回到座位上之后,大梁还不停的用聊天工具给我发信息,问了悦晴的情况,又问了图书馆的情况,还逼着我给悦晴发了信息确认。

中午下班时间还没到,大梁就拖着我往公司外走去:「中午早走也没人知道啦,多点时间吃你的饭,便宜不了你!嘿嘿!」

可是我嘴上却不能说实话,随便和大梁扯淡:「我惦记的事比你多,哪像你,整天没心没肺的,泡娘们儿、玩、又叫鸡又,忙得不亦乐乎。

你也别装了,你这情况,一会唉声叹气,一会又乐得蹦高,公司聊天群里早就传遍了,说你肯定受什么刺激了不正常。

你是逮到便宜就上,人家对你那么好,你却只知道利用人家感情,除了,屁的承诺都没一个,整天对她就是连哄带骗,半句实话都没有,还让我帮你扯谎,除了睡人家,你想想你还帮人家做过啥。

我没想到大梁这样直接的评价我上一段感情,连忙还口:「!你还怪我说你是社会流氓,你对我这评价,简直就是个玩弄女人的混蛋了。

大梁才不管我怎么说,自顾自的把一大块烤鱼塞到嘴里,喝了口啤酒:「我要是再不跟你说,估计都没人跟你说了。

你可倒好,不管什么遇到多好的女人,全是下半身带着上半身思考,然后就各种甜言蜜语钓着上钩的妹子,多么肉麻的话你都说得出来。

你以为天底下女人都活该归你是不?人家妹子迟早会明白过来的啊,你个坑货!结果呢,一个个都走了吧。

大梁斜了我一眼,又喝了一口酒:「你小子,如果敢搞我妹妹,我一定亲手剁了你!不过我也没有妹妹,嘿嘿嘿。

我抵挡不住来自女孩子肉体的,我占有欲太强,又不愿意舍出自己的东西,虽然口头上对妹子有各种体贴和关怀,实际上却主要是出于玩弄女孩肉体的目的。

不知道我这次对悦灵和悦晴的感情,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的呢……如果我真的抱有玩弄心态的话,作为哥哥,我是不是应该像大梁说的那样,自己剁了自己才好……我和悦灵、悦晴三人的事,没办法,也不能说给别人听。

她们毕竟都是我的妹妹,虽然我想同时拥有他们,可是这真的可能吗?悦晴刚刚从黑暗中走出,生活需要逐渐恢复,我和悦灵几乎就是她的精神支柱和生活依靠,悦晴已受不起再次的情感打击。

所以,应该选择放弃吗?刚刚交往了三四天的悦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的,以一瓶白兰地开始的感情,有它的偶然性,但也有它的必然性。

悦晴是我的天使,是我从小就暗恋的对象,现在她又需要我,需要我出现在她生活中,需要我爱护她,保护她。

悦灵对我的感情,由来已久,作为妹妹,从她开口向我告白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放弃了一切矜持,把未来生活的希望完全寄托在了我的身上。

如果悦灵告白那晚,我不做回应,如果悦晴醉酒的那夜,我坚持走开,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都不会发生了。

我只能一个人独自活在罪恶感中,享受那谎言中的、暂时的温情,在两个至亲妹妹的肉体上,贪婪的攫取属于我自己的欢愉。

饭后,他一边用牙签剔牙,一边看我刷卡付账,嘴里还嘟囔着自己的功劳,那股得意劲,看得我真想揍他一拳!

可是我仍然惦记着赶去应聘的悦晴,从她出发开始,我每隔十几分钟就忍不住给她发条信息,询问情况。

悦晴每次都简单的回答我:「在地铁站了」、「快到了」、「一点都不紧张,你放心」、「看到图书馆大楼了」、「找到了,不过要等候一会。

虽然之前悦晴对面试信心十足,可是大梁已经不止一次的告诉我,应聘职位的顶头上司是个凶悍的老女人,几乎是心理一样,特别喜欢刁难人,就是因为气走了太多的下属姑娘,这才不得不重新招聘一批。

而且,这次应聘,从头至尾都很顺利,由于大梁的帮忙,从递上简历到开始面试,也不过就两天多的时间,图书馆的工作环境也是很适合悦晴的,条件要求也不高,如果这次搞砸了,再找这么合适的机会,也许就困难了。

悦晴会不会真的被那个老女人上司刁难了?如果文弱的悦晴被一个凶悍的老女人吼来吼去,她会当场哭出来也说不定啊。

不管怎么说,一个图书管理员的面试,应该不至于搞到一个小时这么长时间吧,又不是什么高科技或者有复杂业务规则的职位。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