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再用力再深点舔一舔h

这时我发现不断有男人用色咪咪的眼光打量我,我恍然大悟这条街是本市有名的野鸡街,路边有三三两两的年轻女子打扮的象我一样。

果然我停下后,周围别有用心的男人纷纷用放肆的目光无所顾及的死盯着我,完全把我当成一件待售的货物般打量。

一年多的性生活使我的身材发育的迷人,朋友们都说我长的象周讯,但比她的身材好多了,我也想过上电影学院,无奈学习成绩太差,根本没去想过。

很快我就和7、8个长的不错的男人谈过了价格,我给自己定了个800的底价,因为我知道这里的行情是300-400,我自问比哪些野鸡漂亮的多,而且是第一次不想把自己贱卖了。

我开价都是1000,可哪些人不识货,居然给我还价200,我懒得和他们还价,再说现在才晚上10点半,我也想找个英俊点的男人。

他不是我心目中理想的客人,但我现在骑虎难下,而且他又答应给1000块钱,我向四周望了望,希望看到死鬼的身影,可是还是没看到。

我们在一间挺象样的酒店下了车,起初我担心酒店的保安可能会问我们是干什么的,谁知他们只是多看了我几眼,司空见惯的任我们走进大堂。

以前也跟死鬼开过客房,跟陌生人还是第一次,幸好很快办好手续,我逃也似的跟他上了电梯。

他让我和他一起洗澡,我没答应让他先洗,他也没多说,一手搂住我一手在我乳房上重重的揉了几下走进了卫生间。

他出来时腰上只缠了条浴巾,明显看出中间挺起的小丘,他把我压在床上双手放肆的在我身上揉弄一番,脱掉我的睡衣,我忙说我还没有洗澡,只剩一条跑进了卫生间。

哪可能是我洗的最长的一次澡,我不敢去面对即将发生的事,今天晚上以前我从没想过会和陌生人,并且出卖自己的肉体,天啊我真的成了过去被自己瞧不起的“野鸡”!

终于在哪男人无数次催促下我走出了卫生间,显然他早已等不及了,他赤裸着身体把我从卫生间门口抱到了床上,急切的撤掉我的浴巾和,把我的手脚撑成了个“大”字,硬硬的就进入了我的身体。

这样没前奏没爱抚的我是第一次经历,幸亏我的是属于多水的类型,他只抽动了几下就可以整根放入一插到底。

之前我都没有看到过他的弟弟大小,但我明显感到比我哪死鬼的粗长,插到底时甚至可以抵进我的花芯小口,虽然没有爱抚仍然使我很快达到,我的嘴里不由自主的哼哼出来,他受我的影响力量更强大了,前次的还没退,紧接着又使我升上更高峰,连续6、7个过去,我感觉他的速度慢了下来但力量更加浑厚,且每次均能深达宫底。

突然就在我的稍稍回落的刹那,一股火热的激流射进了我的花芯,在我体内溅开,拌随着几次间歇喷射,他终于爬在我身上不动了。

我把他抱的紧紧的,希望让他的小弟在我花芯内多留一会享受哪充实饱满的感受,但他也和我哪死鬼一样,很快就软掉抽出我的体外。

我们俩人都很累,他搂着我的胳膊明显没有刚才有力,我突然想起今天没有吃药,赶忙爬起身去小便,希望把他的尿出来,尿完又打开水冲洗我的。

他的手在我身上温柔的游走,舌尖也不时在我乳头上跳动,我轻轻闭上眼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翘起脚缠住他的腰,身体随着他的抚摩不时微微的颤栗。

忽然他的舌尖离开我的乳头向我小腹移去,在我肚脐周围亲吻片刻后他分开我的腿舌头开始吸啄我的。

阵阵麻痒舒适的快感从我花芯传到脑海,我浑身无法抑制的颤栗着,双手抚摩自己的乳房已平衡的刺激。

我的死鬼从来没有为我作过,我从未体验过男人的舌头啄吸的美妙感受,随着他舌尖不断的深入,我身体的快感象台风中的小船,不断被抛上高高的浪尖,未及落下又冲上另一个高峰……他转过身跨骑在我头上,双手拉住我的腿将我下身翘起俯身把头埋在我大腿中间,这样的姿势使他的舌尖更加的灵活对我的刺激也越发强烈。

他的弟弟已再次的膨胀,硬硬的在我脸上敲打,他腾出一只手捉住硬棒伸向我的口中,受他舔啄我花芯的刺激我不由得张口含住了他的硬棒。

我还是第一次把男人的命根含在口中,以前死鬼想这么做都被我拒绝了,我心理上不能接受把男人尿尿的脏东西放在嘴里的念头,可是这次“意外”的被男人舔啄,使我心理接受了这种的方式,并让我体会了过去从未有过的快感。

他的硬棒火热粗壮充满了我的小嘴,我上下套弄并用舌头舔硬棒的尖端,渐渐他的硬邦在我口中抽动的频率加快,也越来越深入我的舌底,我忽然涌起要吐的念头,我扭头想把他的硬邦甩出嘴里,但这时他已不可能停下来了,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深,我很快已无法喘气双手拼命想把他推开,终于他的硬棒刺入了我的喉咙,我的不可抑制的剧烈抽搐,就在此时一股浓重咸腥的热流自他的硬棒射入我的喉咙,我不由自主的吞下了这次以及随后紧接着射出的浓液。

天啊,我今天是怎么了,从一次争吵发展到做“鸡”,然后先是同陌生人(也是我平生第二个男人),随后平生第一次享受并给别的男人,第一次吞下男人的。

也许我的体内原本就有一种原始的冲动,争吵只是一个引子引发了我根本不知道的我的另一个自我,一旦冲破了道德、责任的界限就一发不可收拾,不知是要把我带入天堂还是引入地狱!

他看起来好象40岁了,保养很好的身体非常白净,头发随有点乱但发型明显是名师的手笔,他的肚子已不可避免的发福,但还没有成难看的孕妇肚,底下吊着的已缩成了一团毛茸茸的小黑兔。

“哈哈!”,他笑到“当你站在街上时我就看出来了,你虽然穿着睡衣但并没有化妆,真正出来卖的小姐都化的一看就是野鸡!”

他又亲吻了我的眼睛接着说:“线就做的,而你显然不缺钱也不急于卖掉自己,哪是为什么呢?”他反过来问我。

我转过身,座在他的大腿上,双手捶击他的胸膛:“你坏死了,人家是想找个靓仔么!根本没想把自己卖掉!”我的脸又热了起来,把头埋入他的胸口。

“你好坏!你一开口就答应1000又不讲价,想反悔也不敢呀!不过人家看你象个好人,才跟你来的。

虽然我早不是了,而且第一次就给了我哪死鬼男友,但背着他和别的男人,心里有种对不起他的感觉。

这次我们来不及擦干身体就双双倒在了床上,由于有了前两次的经验,我们彼此熟悉了对方的身体,配合的非常默契。

我渐渐喜欢上了这种的刺激,加上酒店客房舒适的席梦丝,带给我的远远超过我哪死鬼带给我的感受,我是否从此踏上做“鸡”的生活呢?我不敢给我下结论。

我们疯狂的,从床上滚到地毯上,从他在上面换到我在上面,换过很多种姿势,有的我还是第一次经历,我惊讶于他的花样百出和旺盛的战斗力……

中年男人穿好衣服跟一个离开了房间,我醒悟过来撤来一条被单裹住身子,泪水忍不住浸湿了床单。

我羞耻的低下头,心中一片绝望,我还从没被抓过,今天被抓我以后怎么见人呢,哪死鬼肯定不会要我了,现在我真正感到我心中对他的爱,不敢想象离开他今后的生活怎么过,我还有脸见老师、同学、亲戚、朋友吗!

这时房间里还剩2个,那个翻看我的把衣服递给我让我穿好,然后叫我跪在地上老老实实等待处理。

这时,我听到走廊里不断传来开门、关门声,不断有人被带出房间问话,也不断有女孩子被带走发出的叫喊。

忽然,房间的门又开了,原先出去的和哪个中年人又回到了房间,哪个向房内的两个轻声说了些什么话,走到我的跟前。

他和气的叫我坐起来,然后递给我一张纸,让我把姓名、住址等写在纸上,并警告我不许撒谎,否则就抓我去游街,直到有人认出我为止。

哪个后来的把我写的纸交给了哪个中年人,中年人看了看,取出打火机把纸烧掉,然后跟检查房间和我衣服的两个走出了房间,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后来的哪个。

我主动的分开双腿,亮晶晶的环绕着的暴露在他面前,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翻身跪在我的大腿中间,用手托住他的火红坚硬的小弟在我口画了几个圈,把他的硬棒头沾湿,然后就见他跪起身,趴在我身上翘起用力刺入我的花芯。

他的硬棒没有中年人的粗,但很长,每一次刺入都深打宫底,我明显感到体内好象有两片肉随着他的冲刺不时的含住他的,就象在一样。

他抽送的频率很快,我几乎立刻就感受到的滋味,他的速度太快了我根本无法叫出声来,嘴里只剩下呼呼的喘气声,渐渐连气也喘不过来了。

突然他的身体打了个冷颤,同时一股热辣的射进了我的花芯,我的花芯竟然象喝水一般将他的尽数吸了进去,并且蠕动着直到他的软了下去。

可能是怕别人发现,他在我身上仅用了2分钟就射了,不过这也是我难忘的2分钟,一是我有生以来经历过的最快的抽送速度和最深的进入,其次从小在我心目中光辉的叔叔的形象就此荡然无存,还有我发现我居然可以利用我的身体做交易,这到底是我的不幸或是大幸呢?

当我们穿好衣服后,他拿出一张名片让我背熟,上面是一个男人的名字、职务、地址和电话,原来哪中年人居然是本市一家有名的上市公司的副总经理,我很快的记熟并背给他听,反复几次无误后,他又交代我一些事情。

原来他是让我冒认中年人的,这样大家都不会被当作嫖娼者被抓,我当然愿意这样做,答应了他的要求,当他带我走出房间时,我偷偷的记住了他的警号“XXXXXX108”。

哪个副总也在等着我,当108将我带出门时,他们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笑容,然后副总拉着我的手上了一辆奔驰车。

副总让司机陪108们去吃宵夜,亲自开车送我回家,路上他说不巧碰上扫黄让我受惊了,还说下次带我去海南玩,补偿这次的惊吓。

我在离家1个街区远的路口下了车,我不想让他知道我住的地方,下车前他塞给我一个漂亮的小包,我看着他的车消失在街角才转身回家。

到家时已是临晨5点钟了,天空已微微有些发白,平时我也有快天亮回家的经历,所以父母并没有感觉奇怪,反正他们也对我这个女儿丧失了信心,只求我找个好婆家嫁了算了。

要是他们知道我早在1违规贴,封IP!就和男朋友在家失身,并且现在竟然做了“野鸡”,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打死我而不会手软。

我轻轻的回到自己房中,轻轻关好门,打开台灯,我发现副总给我的是一个非常漂亮的蛇皮小坤包,上面还有金黄的装饰扣,华丽典雅,令我爱不释手。

看着洒落床上的钞票,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原本已经绝望的我竟然会有峰回路转的好运,不但没被抓去坐牢,还得到了这么多财物,我仿佛是在梦中一样。

我决定用这些钱先给自己买一件心仪已久的裙子,再给死鬼买一双漂亮的皮鞋,就当是补偿他戴绿帽的损失吧。

第二天中午,我终于醒了,父母都去上班了,家中只有我一个人,我一边刷牙洗脸,一边慢慢想起昨天发生的事,仅仅从一次吵架就引出了这么多事,我不但做了一次“野鸡”,还学会了,并且利用自己的身体和做了场“交易”。

如果没有后来的被抓,我是否会喜欢上做“野鸡”的生活,我不能给自己答案,不过幸好后来发生被抓的事让我心有余悸,痛下心来决心以后好好做人,好好补偿对死鬼的内疚,再也不做“鸡”了。

“罚5000,这么多!”我大吃一惊,不过又轻松起来,“只是罚款啊,哪一定没把人捅死,要不就不会罚款这么简单了。

是啊,我和死鬼都没工作,阿钢的老爸是下岗工人,阿峰从小就和他妈被父亲抛弃了,全靠他妈开小店过日子,哪有钱哪,而我就更不能向父母开口要了,他们厂里每月只能发50%的工资。

忽然,我想到了哪个副总,我告诉大钢:“我这里有3000块,我现在去找朋友借,你先回家等我吧。

我知道他在怀疑我哪来的这么多钱,不过现在顾不了这么多,我选了一件最能展现我体形的短裙匆匆穿上,现在我决定为了阿峰,再把自己卖一次,从此不再干了。

”他从包中取出了两沓钱放在桌上,“你需要钱而我需要女人,怎么样!”他伸手把我楼在了怀里,“给别人是不会这么多的,但是你值这么多。

如果说昨天我是赌气做了一回“野鸡”,哪么现在我却是主动做了“野鸡”,真正的“野鸡”,我暗暗发誓,做过这次再也不做了。

副总老练的把我推到他的班台旁,脱掉我的,让我双脚着地仰面躺倒在台上,这样一来我的完全暴露了出来。

我的也被他拉上去,乳房跳出束缚在胸前颤动,他的嘴含住我的一边乳头用力吸啄,另一只乳房也没有逃过他大手的蹂躏。

我求他轻一点,他不理我的感受,仍然出力的叉进我的,另一只手离开我的乳房,捂住我的嘴不让我发出声来。

如果说昨天他对我还算怜香惜玉的话,今天就完全是在我了,此时我疼痛的声音被窒息在嗓子里发不出来,个人的尊严已被他彻底的摧毁,他此时根本是把我当成了对待,想想也是,我现在不是是什么呢?终于他的手指离开了我的,站直身很快脱掉裤子狠狠的刺入我仰躺着的身体,内突然爆发出膨胀的刺痛,我的泪水不可抑制的涌出眼眶,扭过脸不去看他那因兴奋而发红变粗的脸。

叉了一会他又让我翻身趴在桌上,从后面捉住我的腰,我觉得他的弟弟坚硬的头部并没有叉入我的,而是在我后门附近试探着,我急忙扭动身子不让他我,因为我不想把尚未的后门给他,我想把它留给我那死鬼第一个用。

副总显然很不高兴,他几次差点就进入我的后门都被我挣脱了,最后他还是从我身后狂叉了我花芯直到在我体精。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做“鸡”,我常听到一些人说,做小姐的又舒服又赚钱,但你们抠心自问,你们把的小姐当人看吗,你们想过小姐也是人,也有尊严吗?拿着出卖我自己身体得来的2000块,看着副总鄙视的目光,我知道在他眼中以及别人的眼中,我已成了彻头彻尾的“野鸡”!

我和大钢赶到派出所时已是下午5点多了,我先去看了关在派出所铁栅栏里的阿峰,他对我的到来流露出愧疚的目光,我想他一定是因为捅人的缘故不好意思面对我。

交钱时我意外的见到了XXXX108,当他知道我是来为男友交罚款时,不怀好意的把我带到旁边一间没人的房间,我想他要是再对我动手动脚,我就大叫,别人一定会听到的,于是跟他走了进去……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