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阴性道图片线 嫩嫩的子宫灌满 精 液

相信读过我《我上了女友的朋友和朋友的朋友》这个长篇的读者都知道,在我玩弄了女友的朋友被她知道后,我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多年的初恋女友离玩而去,从此杳无音信,正所谓勿玩火,玩火必,我也从中吸取了教训,在她走后的日子,我也沉寂了许久,感情也一直处于一片空白期,为了让自己不断地充实,我报了一些培训班,同时在工作上全身心的投入,以此来填补我内心的空虚。

俗话说得好,一番耕耘一番收获,亦或是情场失意、职场得意吧,正是我的努力付出,我得到了老总的赏识,把我提拔我部门的负责人,伴随职务的提升,薪水也翻了翻,我也渐渐地从失去女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为了不再勾起我对前女友的怀念,我从原来租住的房屋搬了出来,而那时公房比较难找,不得已找了一套上下三层的农民别墅,整租下来八千一个月,我自己住了一楼的一间主卧,把其他房间都出租了出去,这样算下来,一个月不仅不用出房租,还有的盈余,我俨然成了一个二房东。

2009年五月份的一个周末,一位约莫四十多岁的妇女来看房子,陪她一起的还有一个十岁的女孩,那女孩倒是没有怎么吸引我,瘦瘦弱弱的,反倒是那位中年妇女给我的印象极为深刻,一身朴素的打扮,但完全不能掩盖一位熟妇风韵犹存的气质,一头齐耳的短发更彰显出一个女人的干练,尤其是胸前那一对饱满的乳房在的包裹下显得那么挺拔,大有把外衣撑破的趋势,看得我直流口水,她们母女对房间很满意,最后在讨价还价之后我以比其他房间低200元的价格租给了她们,心想每天就是多瞅两眼这半老徐娘的熟妇也是养眼。

后来我就多留意这对母女,有事没事的时候也会和她们聊天,再慢慢的接触中,我了解到那位妇女叫张桂花,以前家庭条件还不错,去年老公被查出得了癌症,家里为了给她老公治病不仅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还欠了亲戚一大笔债务,可是最终她的老公还是撒手人寰,两个大女儿已经出嫁,各自生活在婆家,不得已才带着这个待字闺中的小女儿出来打工,桂花由于没啥学历,加之年龄又大了,所以平时就是找些钟点工的活做做,也就是给人家做做饭,打扫打扫卫生,她的小女儿在一家超市打工。

在了解了她们的境遇之后,我也对这对母女照顾有加,平时公司发些福利之类的,我也会分一些给她们母女,毕竟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再说我平时也不太爱吃水果、零食之类的,或者帮她们做一些男人做的体力活,久而久之我们彼此之间的关心拉的更近一些。

虽然桂花没啥手艺,但烧得一手拿手好菜,她有时回来的早,烧好饭后也会让我到她们家吃,我在推脱几次以后,也就乐此不彼的到她家蹭饭,反正我一个人也懒得烧饭,更何况没事的时候还能偷瞄几眼她那一对大乳房,何乐而不为呢?一来二去我们也彼此熟络起来,平时我也称呼她为桂花姨。

在桂花姨搬来两个月后的一个周末,由于她的东家晚上出去吃饭,所以桂花姨下午就早早地回来了,而我一个人躲在空调房里上网,这时只听桂花姨在院子里喊道:「小强(杜撰我自己的名字),小强,在家吗?」我听到桂花姨叫我,揉着惺忪的睡眼、胡乱的套了一件上衣、下身只着一件宽松的沙滩裤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说:「桂花姨,你今天回来那么早,喊我什么事呀?」桂花姨说:「今天热死了,我刚回来,本想开空调凉快凉快,谁知一开遥控器,没反应,你去帮我看看怎么回事?」

这时我瞅见桂花姨浑身是汗,上身的T恤都被汗水打湿了,紧紧的贴在身上,由于T恤是浅色的,里面深蓝色的轮廓都可以看得见,看得我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说:「走,桂花姨,我到你家看看。

」于是我们一前一后的往桂花姨家走去,我先是检查了一番,也没查出什么毛病,于是对桂花姨说:「可能天气热,开空调的人多,可能是跳闸了,我先去搬梯子过来检查一下。

梯子搬来以后,桂花姨帮我扶着梯子,我爬了上去,一检查果真是跳闸了,把电闸推上去以后,我正欲下来,此时桂花姨正扯着自己的T恤领口扇风,我刚好从领口瞟见桂花姨胸前那对大乳房,雪白的乳肉一览无余,随着胳膊的晃动,那对大乳房也在的包裹之下上下乱颤,看的我是热血沸腾,毕竟很久没有如此真切的看过女人的乳房了,我的胯下之物瞬间起了反应,将原本就真空的沙滩裤支起了高高的帐篷,这时桂花姨也看到了我的目光正炙热的盯着她的乳房,忙将手放开,我也红着脸慢慢的从爬梯上下来。

当我从梯子上下来的时候,下面的帐篷还是高高的,我用手将上衣往下扯了扯,以期能够掩盖我的尴尬,可谁曾想就是这不经意的一扯,被桂花姨瞅个正着,我刷的脸更红了,慌忙搬起梯子逃也似的溜了,只听背后桂花姨「咯咯咯的」笑声。

回到房间反锁房门没敢出去,躺在床上想再睡一会,以此来排遣我心中的欲火,可是躺在床上我辗转难以入睡,越是不去想刚才那香烟的一幕,可是心里却越想,没办法跑到浴室冲了一把,顺便幻想着桂花姨那白花花的撸了一管,最后一股股滚烫的热精全部射在我那沙滩裤上,心中一团欲火才得以平息。

傍晚时分,桂花姨又来敲我房间的门说道:「小强,快起来,可以吃饭了,今天姨烧了几样你爱吃的菜。

」听到桂花姨走开后,我起来洗漱一番,然后跑去门口的小卖部买了几瓶冰啤酒、几样熟食和一个西瓜,等到了桂花姨加亮的时候,她已经把菜都端上桌子,看我手里还提着那么多东西,桂花姨娇嗔道:「让你来吃饭你就来,还买那么多东西干嘛!」我嘿嘿摸了摸脑后勺笑道:「也没什么,老是来你家蹭饭,怪不好意思的。

」桂花姨说道:「瞧你说的,既然你都喊我姨了,还那么见外,再说我一个人吃饭也没意思,你梅花妹子超市上班,每天都要十点多以后才能下班,就当陪姨唠嗑了,也能陪姨喝两杯。

」桂花姨说:「姨喝不惯啤酒,还是喝白酒吧,以前每天和你叔也都喝两杯来解解乏,你也陪姨少喝点!」说完给我倒了一杯白酒,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们边喝边聊,很快几杯白酒下肚,桂花姨的话也多了起来,和我聊一些她的家庭,这时我发现桂花姨脸上已经开始泛红,在灯光的映射下显得更加妩媚,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桂花姨被我看到有点不好意思说道:「怎么,姨脸上有花吗,你这么盯着!」可能我自己也喝的有点多,情不自禁的说道:「姨,你真美!」桂花姨笑道:「你就别逗了,姨都老了,还美什么美呀!」就这样一顿饭我们吃了一个多小时。

帮桂花姨收拾好餐具后我回家看了会电视,但觉得甚是无聊,于是便去浴室洗了个澡,然后将换洗的衣服拿到院子里的水井旁洗,没多会桂花姨也端了一盆衣服过来说:「你把衣服放那,待会姨帮你洗。

」没等我说完,桂花姨便将我的洗衣盆抢了过去说:「还跟姨客气什么,你们男孩子能洗的干净吗!」我也就不再争辩,就坐在水井边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这时我发现桂花姨也是刚洗完澡,穿着一套棉质的睡衣,浑身上下散发着香皂的香气及女人身上的体香,而当桂花姨弯腰拧干衣服的时候,我不经意间从她上衣的领口窥见她的一双大乳房,里面竟然是真空状态,暗红色的乳头也若隐若现,一双大乳房也随着身子晃动着,看得我直流口水,恨不得去咬一口,我的目光时不时的往桂花姨的领口窥探,没多久衣服洗好了,我真希望时间过得再慢一些,那一夜我脑海中全是桂花姨那白晃晃的大。

时间转瞬来到中秋节,那时院子里的桂花开的正旺,到处都飘着桂花那淡淡的清香,由于我在公司掌管着给供应商付款的大权,所以有些供应商在节日前送了许多烟酒、大闸蟹之类的,那天下午,桂花姨早早的从东家回来,我忙拎了一箱好酒和大闸蟹送给桂花姨,桂花姨客气一番后也就收下了,并让我晚上到她家里吃饭,我也欣然答应。

桂花姨掌勺,我就在厨房给她打下手,其实也就是帮忙摘摘菜的,多数还是桂花姨在弄,由于厨房很小,进出厨房的时候偶尔也会和桂花姨有身体上的接触,弄得我心猿意马,没多久饭菜就好了,桂花姨拿了拆了一瓶白酒,拿过三个杯子,我疑惑地问道:「梅花妹子今天也回家吃饭?」桂花姨叹了口气说:「她不回来吃,下晚班后她们公司聚餐、然后去唱歌,估计得下半夜才能回来,这个杯子是给你叔准备的。

或许是因为心里面哭,那晚桂花姨和醉了,而且是醉的一塌糊涂,说话舌头也发硬了,走路摇摇晃晃的,还一个劲的嚷着继续喝,我也好不到哪去,脑袋晕晕乎乎,桂花姨摇摇晃晃的站在来,还想去拿酒,我一看就知道桂花姨喝多了,怎么还会让她再去拿酒,拉住桂花姨的手,想把她拽回来,谁曾想这一拉,桂花姨却一坐到了我的怀里,肉肉的大,一接触到我的两腿,我那双跨之间的大肉虫就像按了弹簧似的,硬了起来,直直的顶在桂花姨的臀沟间。

桂花姨回家后就换了家居服,非常的薄,在第一时间里就感觉到了我的变化,俏脸一片嫣红,大眼睛里透露着水汪汪之色。

」桂花姨肉肉的臀部扭摆了两下,把我的紧紧地夹在了两瓣软腻中间,舒服地我差点没地叫出声来。

我艰难的将桂花姨架了起来,谁知她根本站立不稳,不得已我将双臂从她的腋下伸过去,架着她往卧室一点点的挪动,我的双臂能明显感觉到桂花姨胸前那两团软肉,滑腻腻的,很有肉感,最后好不容易将她驾到了床边,将她平放在床上,我已是累的满头大汉,桂花姨在床上喊道:「热,好热呀!」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去扯自己的衣服,我将卧室的空调打开,给桂花姨扯了一个毯子盖在她的身上,正当我要离开时,桂花姨从床上爬了起来,趴在床边就「哇、哇」的吐了起来,吐得她身上到处都是,然后又躺在床上睡了。

我赶紧将她的衣服脱去,这剩下内衣,可是里也有些呕吐物,我找来毛巾,打了一盆温水给她擦拭身上的脏东西,每当我的手轻抚她身上的肌肤时,桂花姨嘴里就发出一阵娇吟,看着她那饱满的胸脯随着呼吸在起伏着,我口干舌燥,连擦拭身体的手也哆嗦了,看着这具熟透了的娇躯,我情不自禁的将她的先开,一只手颤颤巍巍的攀上了半个乳球,紧张的我嗓子都要冒烟了,正在我要进一步行动的时候,桂花姨突然翻了一个身,嘴里说道:「水,好渴,快,水。

」桂花姨觉得自己的心肝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身体在我的怀里扭动着,每扭动一下,心里就会忍不住泛起一阵波澜,渴望被男人塞满充实的感觉,同时在心里最深处,又有种抗拒。

我趴在桂花姨的身上,头慢慢贴到她耳边,伸出舌头舔了下桂花姨的耳唇,弄得她全身都起了个激灵,身下一股热流,从小腹直奔而下,从阴关破体冲出……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席卷心头,桂花姨大声一声,竟然这样就泄了一次。

桂花姨挣扎了一下,我毫不理会这象征性地欲拒还迎,继续吻着,而且双手还握住她那对丰满、浑圆的乳房。

我一接触到桂花姨柔嫩的皮肤,她的身子便不由得颤了一下,这时我已经隔着她的,手伸到她双腿的中间,揉搓着她敏感娇嫩的花房。

我的手指在桂花姨的肆意的抚摸着,她已经浑身瘫软了,双手也无力的推着我说道:「别摸了,再摸我就受不了了。

「桂花姨,你都爽了一次了,可不能不管我啊!我早就憋不住了,来帮我解决一下吧!」我将桂花姨的手拉到了自己的下身说「」你看,都硬成这样了。

「桂花姨的手抚摸着我粗硬的大,眼睛里的春意都快满出来了,她红润的嘴唇娇艳欲滴,又拉着我的手按在自己丰满的乳房上。

我一只手揽住她的脖子开始吻着她的嘴唇,另一只手则轻轻的抚摸着她尖挺的乳房,下身从侧面紧紧贴在桂花姨的身上。

桂花姨激烈的用湿滑的舌头回应着我,看着她那动人的胴体,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丰腴白嫩的胴体有着美妙的曲线,饱满诱人的玉乳高挺着,两粒熟透葡萄般的蓓蕾下是平滑的小腹,在那既丰满又白嫩的大腿交界处则是乌黑密毛丛生、微突的嫩肉,中间是一条蜜缝,真是美妙无比。

我的舌头开始从桂花姨的脸吻到她漂亮的脖子,接着又含住了她的暗红色小蓓蕾,刚才摸她乳房的手则向下,经过平坦的小腹,开始抚摸她的三角地带,我感到桂花姨已经非常湿润了,这时她的身体不停的扭动,发出了声。

桂花姨不禁大声叫着:「我快受不了,快点进来!」桂花姨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把我拉到自己的身体上,并扶着我早已经一柱擎天的大对着自己的小蜜缝插入。

我一挺腰,一下子就插了进去,桂花姨的花径真热,烫得我的大有点发痒,我伏在桂花姨的身上停了半分钟就开始起来,每一下都直顶她的花芯。

桂花姨浑身一颤:「啊!」的叫了一声,整个上身软软的趴在了床上,随着我的大力在床上晃动,同时不停的娇喘连连。

随着我快速的抽送,两人的下身撞在一起发出「啪啪」的响声,贴在一起的地方更是传出湿漉漉的水声,桂花姨下身的随着我的抽送,顺着白嫩的大腿淌了出去。

我干得兴起,双手将桂花姨的两条粉腿抬起扛在肩上,两手紧抓着她的乳房,不停的重揉狂捏,同时吸了口气,大奋力的抽送,狠狠的插在她的蜜道之中。

桂花姨双手抱着我的,用力的往下按,双腿举得很高并不停乱踢着,丰满的用力往上迎送,动作十分激烈,粉脸已经呈现出飘飘欲仙的淫态。

「啊啊……飞,飞了……」桂花姨口里娇哼着拼命的摇荡着,花房禁不住舒爽,花液自花芯深处狂喷而出。

桂花姨不由了一声,手伸下去摸到了我的大,一下子将它从身体里拉了出来,娇声说道:「你的好大呀!还这么硬,怪不得弄得人家都要死了。

」我说着挺着又粗又硬的大又向桂花姨压下去,她把双腿尽量分开,挺起花房向挺过来的长枪迎去。

两人可以说是熟门熟路了,我一对准,长枪顿时全根而入,我立即俯身开始攻击起来,因为桂花姨刚才了一次,所以她的花径略微有些乾涩,但是我继续冲刺了四、五十下后,她蜜道里的浪水又渐渐涌了出来。

桂花姨躺在床上双腿分开,我压在她双腿之间,每次抽送都把拉出蜜道口,再用力的全插进去,每次都干得桂花姨浑身一颤,双脚脚尖都离开了床,用力的伸着。

如此来回了近百下,我又让桂花姨趴在床上,两腿并上,自己则骑到她的上,把长枪从紧紧的臀缝里插了进去,直接插进了湿润的花房,开始来回的抽动。

陌生又强烈的快感让桂花姨不由得浪叫起来,她叫了几声后把枕头压在嘴上,又大声的喊了几声:「啊!啊!噢!」我的手从桂花姨的腋下伸到了胸前,抚摸着她那对丰挺的乳房,一边大力的着,一边问道:「怎么样?爽不爽?」约莫三、四分钟后,我又换回了原来的姿势,改从前面进攻,而且我进攻的速度越来越快,桂花姨口中「呀呀」直叫,发出销魂的声,修长的双腿圈在我的腰上,把我的身体不断往里压,使我每次插入都是又重又深,而她胸前一对大奶随着抽送不断前后起伏,荡起阵阵乳波。

我看着桂花姨漂亮的脸蛋,身下压着她丰满的肉体,底下做着最快乐的动作,犹处仙境一般,于是他欲火高涨,越插越急,猛干了三、四百下后快感如潮水般涌来。

「啊!啊!」伴随着桂花姨销魂蚀骨的声,一阵强烈的快感传遍我的全身,我再把大用力的了几下,在一阵快速的抽送之后,我把紧紧的顶在桂花姨的身体深处,一抖一抖的开始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华。

只见桂花姨的头向后用力的抬起,脚尖几乎已经翘到了天上,感受着我的精华射进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

「噗」的一声,我拔出了湿漉漉的大,一股乳白色的液体随着桂花姨下身的抽搐流了出来,顺着黑色的体毛缓缓的流着。

两人就这样瘫软的躺着,过了一会儿,桂花姨才的余温中回过神来,然后对我说道:「你快走吧,梅花快要回来了,把今晚的事情忘了吧,姨不是个好女人。

」我说:「怎么会呢,姨是个好女人,我喜欢你!」桂花姨呜呜的哭着道:「我配不上你,还是把姨忘了吧。

」我用手紧紧的将她拥入怀中,同时伸出另一只手将她的眼泪拂去,柔声的说:「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你,我要照顾你一辈子。

」桂花姨幽幽的说道:「别傻了,桂花姨人老珠黄了,你将来有了女朋友一定就会把我忘了,不过和你能有今晚,我此生也无遗憾了。

」我们就这么说着情话,最后又和桂花姨在浴室里驰骋了一番,直到梅花快要回来,我们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在接下来的日子,只要梅花不在,我们都会想着法子在一起幽会,桂花姨在我的滋润之下,皮肤也逐渐变得红润起来,仿佛焕发了第二春,她也会想着法子伺候我,让我舒服。

在大约一个月后,桂花姨的二女儿李荷花离婚了,她也在我们的院子里租了一间房子,刚开始她也没找到工作,整天在家游手好闲,这给我和桂花姨之间的幽会带来不便。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