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老师草地死去活来a

凤天城的居民们盼了这家装潢华丽的茶楼许久,却一直不见茶楼开张营业,当大伙儿开始纳闷的时候,却见茶楼的外墙贴了一张红纸——

这张红纸一贴出,街头巷尾无人不在讨论这茶楼的主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哪有茶楼都准备开张了,还没有找齐人手?

这消息在整个凤天城内传得沸沸扬扬,许多人一口咬定,龙凤茶楼肯定会在半年内关门大吉,因为有个不懂精打细算的主人。

「她今天做了什么事?」男子有着一副好听又浑厚的嗓子,花厅内的灯火映照出他的长相,那是一张俊美刚毅的脸庞,眉宇之中带着非凡的气势。

睡梦中的美人儿双眸紧闭,粉嫩的唇办也紧紧的抿着,充分显露出她的个性——总是那么的倔强不服输。

他的气息很快便钻入她的鼻内,那是一种只属于他的、无法形容的魅人麝香味,若是其他女人,早就沉醉在他的怀抱中,深深跌落进他的世界。

只不过此时此刻,被他的唇吻上,她就像被他相中的猎物一般,无法逃脱,只能依偎在他的怀里,任他态意品尝她的甜美。

这两个小婢愈来愈不像话了,老是在她背后打小报告,总有一天她要将她们两人都赶回宫中,省得每天都在她耳边叨念!

堂堂皇帝被她颐指气使,却没有半点不悦,反而依了她,体贴的喂她吃饭,而花缇璐也收敛起平日刁蛮泼辣的爪子,乖乖的让他喂饭。

和她相处的每一刻,对他而言都是得来不易的时光,只要能和她在一起,要他付出任何代价他都愿意……

」她哼了哼声,又道:「再说,皇上身边有三千佳丽,担心我只会浪费你的时间,可别冷落了你的后宫呢!」

但……她明明已经告诉过自己不要在意,也毅然决然的离开了皇宫,避免去想、去看、去听任何有关他的风流韵事。

可为何都离开这么多年了,她还是会害怕听到他与后宫佳丽的纠缠?更害怕在某一年、某一天,他身边空着的皇后之位将会由另一名女子占据,不但受到天下百姓的祝福,也获得他这辈子的宠爱。

花缇璐嘟着小嘴,觉得他每一句话里都充满挑逗,她想开口反驳,却被他粗鲁的一扯,整个人又跌入他的怀里,樱唇也被他迅速的攫住,没有机会再说出反抗的话语。

她全身一丝不挂,均匀的双腿跪在他身体两侧,酥麻的快感不断窜上她的背脊,尽管刚刚她已经攀上一次高峰……

「你……」花缇璐弓起身子,没想到他只是轻轻颤动一下,酥麻的感觉就窜向她的四肢百骸,令她整个人都发软。

于是,他翻了一个身,将花缇璐压在自己身下,二话不说便抬起她的双腿,让那早已湿漉漉的花心映入他眼眸中。

在他猛烈的进攻之下,她身体的防线和心理的防线都已濒临崩溃,花径之中刺麻又酸痒的感觉,更令她难以承受。

可是随着他的动作,她的身体愈来愈紧绷、愈来愈兴奋,已然湿漉的蜜穴又流出大量的花液,小脸也愈来愈红艳。

在他持续不断的进攻下,她终于达到无比满足的,可是他却依然故我的在她体内冲刺,令她再也承受不了。

结束了贪婪的飨宴后,皇甫风云轻柔的将她安置在床上,望着她累坏的模样,心疼的取来一条干净的巾子,为她拭去脸上的香汗,再亲手打理她腿间的湿黏。

犹记得那是一个初夏午后,闲来无事,皇甫风云在御花园里晃荡——尽管已是皇上钦定的东宫太子,但他的个性就如同不受拘束的浮云,总是随风飘荡、自由流浪。

那少女一脸天真无邪,纯洁得如同一只羔羊,不懂人心险恶,更不懂深宫内的诡计阴谋,她就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将那份无瑕的美好呈现在他面前。

不同于一般宫女,她身着缇金边桃色衣裙,脚踩牡丹绣鞋,乌溜溜的长发简单束成马尾,头上几乎没有任何装饰品,当衣裙随风飘动之时,那清丽的模样足以令人将她错认为下凡的仙子。

「啊!」她轻呼一声,眼看自己就要与地面做最亲密的接触,没想到腰际突然多出一只大手,将她结结实实的抱住。

手上的纸鸢线缠绕住他俩的身躯,察觉自己与他贴得好近、好近,她小脸一红,急忙想将他推开,怎料动得愈厉害,身上的线就缠得愈紧。

皇甫风云低头瞧她,发现她的脸儿红扑扑的像颗苹果,脂粉末施的肌肤晶莹剔透,在阳光下显得如此动人。

听见他的问话,少女不知是脸皮薄,还是倔强得不想理会,竟然丢下纸鸢掉头就走,留下愕然不已的三人。

朵儿解释道:「小姐自幼父母双亡,蒙太后慈悲收留,可她身体孱弱,一直都在南方养病,直到及笄这年,太后才将她接进宫中。

未经紧文耨节拘束过的小花儿,一旦移植进宫中栽培……会长成怎样的花朵呢?那高傲的神情、倔强的眸光,会不会一点一滴的流逝,然后就变得像宫中所有女眷一般——无趣至极?

他想亲自栽种这朵来自宫外的小花儿,将她移植在他心中,以关心和宠爱作为养分,看看她会绽放出何等风姿?

「小姐,这儿可不比宫外,」花儿像个老太婆似的,唠叨个没完,「您再这么莽莽撞撞的,若是出了事可没人担待得起……」

好讨厌!自从太后奶奶将她接到皇宫之后,不管她做什么事情都会被阻止,一下子不准这样,一下子不准那样……

虽然身为孤儿,但花缇璐却一直是众人捧在手心中的宝,一方面是因为太后对她十分疼惜,在她的双亲过世后收养了她,让她无忧无虑的长大;另一面也是因为她自小体弱,天生就有心痛的毛病,所以府里上上下下的人几乎都让着她,不敢惹她大小姐生气——

此时的她,长发随意披散在脑后,像一匹上好的丝绸般柔软,小脑袋晃呀晃的,让人担心她一个不留神便会摔在地上。

熟睡中的她,又长又翘的睫毛覆盖着美眸,少了清醒时那种高傲的眼神,此时的她像极了一只乖巧的猫儿。

然而,在他怀里的人儿似乎睡得不太安稳,两道柳眉微微拢起,呼吸也开始变得浊重,胸口急促的起伏。

没想到一进门便见到皇甫风云,太后有些意外,她总以为自个儿的孙甥女与太子应该是八竿子打不着关系。

「你怎么会出现在璐儿的寝宫中?」太后示意他平身,一边走到床旁望着昏迷不醒的花缇璐,没看见她露出痛苦的模样,才稍微放下心。

皇甫风云回想着刚刚的情况,她发病时的确一滴眼泪也没掉,一句怨言也没说,她不喊人也不叫痛,只是默默承受病痛的折磨。

她的五官精致、皮肤细嫩,看得出来从小便娇生惯养,但是因为长期受到病痛折磨,脸色苍白得不见一丝红润。

他不喜欢花缇璐会离开宫中的可能性,没有任何原因,就是不喜欢,也不愿意让她离去,毕竟他心里早已决定,他要亲手栽培这朵娇弱的小花。

即使在昏迷的时候,她依然倔强的抿着唇,柳眉也还是紧紧的蹙着,那深深的摺痕彷佛锁着重重心事……

她那天生的心痛,使得她宛如一朵娇贵却又容易凋谢的花朵,方才御医隐隐暗示,她的身子太过孱弱,这种的心痛的毛病一旦发作,很容易便会香销玉陨……

」花缇璐正坐在贵妃椅上,拿着一本通俗小说阅读,见到他出现,非但没有惊喜之色,反而露出一丝厌恶。

面对花缇璐的傲慢,皇甫风云不以为忤,笑着来到她身旁坐下,望着她粉嫩的小脸问道:「你不喜欢见到我?」

因为每回见到他,他总是拿来一堆稀奇古怪的药材,吩咐那两个鸡婆的小宫女煎成苦死人的药汁,或是磨成什么养生药粉,然后盯着她吃下去!

这男人之所以特别照顾她,据说是五年前她在睡梦中犯病的模样吓着了他,从那时候开始,他对她的关心就超出身旁所有人,这五年来,他寻遍天下名医,用尽天下奇药,终于将她赢弱的身体调养得健壮许多。

比起以往,她犯病的次数一次比一次少,而且背后的靠山也不再只有太皇太后,还又多了个刚即位不久的皇上;在众人眼中,可以说是备受荣宠的千金骄女。

他宠爱花缇璐已是宫中人尽皆知的事,而她的离经叛道也已令众人习以为常,尤其反抗皇上更是她的专长。

一旁的花儿与朵儿则是冷汗直流,就算皇上多么宠爱小姐,她也不能这么以下犯上,迟早会触怒龙颜啊!

对她来说,皇甫风云是九五至尊,只要手指一勾,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就连后宫都养着一群「备用」的女人。

没错!三妻四妾就算了,他养的可是三宫六院,几百名的佳丽任君挑选,而她花缇璐算什么?只不过是太皇太后的远房亲戚,要地位没地位、要身分没身分,况且太皇太后也不是先帝的生母,换句话说,她与皇甫风云一点关系也沾不上边。

自从进宫之后,她就像一只被养在金笼子里的鸟儿,空有一双向往自由的翅膀,却怎么也飞不到那湛蓝的天空。

她知道自己是幸运的,待在宫中吃好的、穿好的,享尽荣华富贵,太皇太后与皇上又都那么疼爱她,她应该要知足了,只是……

前不久朝鲜国派来使者,不只进贡许多珍宝,还献上好几名美女,那些美女被安排住在别宫,是她自己无聊跑去会会她们,没想到她们的眼睛都长在头顶上,不仅懒得搭理她,还用汉语嘲笑她身材圆滚滚的像颗球儿!

「过几天,皇奶奶准备在御花园办一场赏花宴,到时候会请戏班子进宫表演,让你开开眼界,好不好?」

皇甫风云当然愿意张开双手迎接这投怀送抱的姑娘,还希望她不要那么快离开他的怀里,即使赖着一辈子他都愿意。

原来邻近的羌国为了示好,不久之前特地将他们的公主送来,目的就是与新上任的中原皇帝联姻,而今日的赏花宴,正是为了这名远道而来的贵客所举办。

羌国公主身着大红色民族服装,头戴一顶镶金线的小帽,帽沿两侧垂坠着长长的流苏,她的肌肤呈小麦色,身材结实健美,不像中原女子那般珠圆玉润,五官深刻艳丽,带着难以形容的异国风情。

羌国公主回她一个笑容,完全没有任何架子,跟那些朝鲜进贡的美女完全不同,这反应顿时博得花缇璐的好感。

兴高采烈的看着表演节目,花缇璐没有察觉任何不对劲,天真的以为这场赏花宴只是为远道而来的客人洗尘。

在宫中,她一直没有年纪相仿的朋友,即使偶尔会与公主或嫔妃往来,但那些人对她并无真心,只是看在太皇太后和皇上对她宠爱的份上,应付她一下罢了。

她在进宫之前便已听说过花缇璐的名号,也很清楚眼前的女子对中原皇帝有很深的影响力,若是要巩固羌国的势力,她势必要在这名姑娘身上费些功夫。

毕竟,若是能与花缇璐打成一片,她才能顺利接近皇上,要是再坐上中原皇后的位子,到时候她的身分就会大大的不同,不仅是羌国人民爱戴的公主,也将是受到汉族百姓尊崇的中宫。

花缇璐对这名异国姑娘充满好感,觉得她真是与众不同,不像宫里的其他女子总是眼睛长在头顶上,刚开始不明白她的身分就对她颐指气使,后来弄清楚她的身分又忙着巴结她。

她厌倦了这种模式,对于那些汲汲于名利富贵的愚蠢人们,她早已学会冷眼旁观,不让自己成为他们争权夺利的棋子。

因此,在宫中她鲜少主动对他人示好,也难得找到会令她觉得顺眼的人,这样子孤独久了,不知不觉间就开始渴望同侪之间的友谊,正好在此时玛琳出现了……

明眼人瞧见这情况,都明白玛琳的地位很快会有所不同,于是三不五时就到她的别宫打声招呼,为的就是请玛琳在花缇璐面前帮她们说几句好话。

玛琳在众人面前高傲得像个公主,但是在花缇璐面前却亲切得像个好姊妹,每天与花缇璐四处玩乐,聊些花缇璐感兴趣的话题,目的就是藉由她快速接近皇甫风云。

但皇甫风云在意的可不是第三者,而是眼前一点也不明白他心意的傻女人,趁着四下无人,他决定跟花缇璐把话说明白。

最近几天,皇奶奶与朝中大臣开始催他立后,还夜夜安排女人到他的寝宫中,沉重的压力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只想要她,却又不想惊扰她,毕竟他还没弄清楚,她对他是否也有同样的眷恋,抑或一直是把他当成兄长……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句简单的话语,却深深打动她的心,这是两人相处五年来第一次产生奇异的变化。

他再次低头吻住她水嫩的唇办,这回不是蜻蜓点水般的吻,而是直接以舌尖撬开她的牙关,在她的口中翻搅缠弄。

花缇璐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能瞪大了眼,任由男人肆虐她的唇舌,小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羞窘得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的脑袋与她的动作根本搭不起来,小手非但没推开他,还抓着他的衣襟,仿佛只要一松开,她的身体就会化成一摊烂泥。

而如果她不讨厌他,那就先把她吃了,让她一辈子只能躲在他的羽翼之下——是的,他就是如此自私的男人。

皇甫风云的唇在花缇璐颈边游移,在她柔嫩的肌肤上呵着热气,让白皙的肌肤染上粉红色泽,如同娇艳的玫瑰一般。

「你、你是皇上,我、我又不是你后宫那些嫔妃……我没、没有义务陪你……」她的口齿变得十分不伶俐,似乎连她自己都不确定,她对眼前男子到底抱持着何种情感。

花缇璐羞得咬紧唇办,没想到他只是稍稍揉弄,她的身体就几乎要融化了……虽然还隔着一层亵衣,但她却已能清楚感受到他大掌的温度,令她羞窘得缩成一团。

「不可以这样,花儿和朵儿还在外头……」她千方百计想打断他的邪念,希望能停止这场连她都觉得迷惑的。

她软腻的声音沁入他的心中,他以另一只大掌撩起裙摆,探进她的亵裤里,长指不断的来回游移,轻压着细缝中间的花核。

火热的舌尖来到她胸前,轻挑早已凸立的红莓,在她腿间的大手也寻找到敏感的花核,隔着丝质布料拨弄出羞人的春水。

「唔……」她觉得一阵羞耻涌上心头,但是骨子里的好奇天性却又压过了它,不由自主的期待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的大掌托着她饱满的绵乳,享受着掌心中那充满弹性的触感,恣意抓揉抚弄,舌尖则是不停的来回挑逗两朵蓓蕾,没有冷落任何一方。

至于在她身下的大掌,则是拧住突起的花核,不住的刺激抚弄,让花液愈流愈多,几乎快沾湿她整件亵裤。

「瞧,你湿得好快……」他边说边褪下她的亵裤,分开她一双美丽的大腿,让湿漉漉的花蕊接触到冰凉的空气。

」皇甫风云掌中已经沾满蜜液,属于她的淡淡幽香传人鼻中,勾起他的,令他更加快速的抚弄她,配合她泌出的滑液摩擦着两办贝肉。

皇甫风云双手环抱住她柔若无骨的娇躯,看着她在自己怀里香汗淋漓、娇喘吁吁的模样,他疼惜不已,但是接下来真正的好戏才要上演——

只不过疼她、宠她五年,总是舍不得让她掉一滴泪,连她稍稍皱起眉头,他都觉得心疼不已,所以才一直压抑着自己……

此时,见她已达到,他才将她轻轻放在贵妃椅上,开始宽衣解带,释放出自己早已紧绷疼痛的硕大。

他将她的大腿轻轻掰开,让她的花心赤裸裸的呈现在眼前,只见晶亮的花液沾湿了黑色的草丛,娇嫩的贝肉透露着的讯息。

他将债张的男根对准了花心,轻轻的在外头游移,圆形的前端抵住她的,令她有些不舒服,但是那种轻微的摩擦却又带来阵阵骚痒的感觉。

他缓缓将硕大推进她湿漉的里,她生嫩得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能任由粗长的男性撑开她稚嫩的花壁,逐渐没入她体内……

「好痛……」花缇璐哀怨的瞅着他,虽然有湿漉的花液作为润滑,但窄小的甬道还是有被撕裂般的痛楚。

此时,他突然将男根狠狠的往前一挺,贯入她花心最深处,她痛楚得弓起身子,双手紧紧攀住他的颈背。

「呃……」她倒抽一口气,在他开始有力的撞击着她的花心时,整个人几乎都快疯掉了,受尽折腾的因为他的抽送而开始收缩,白嫩的双腿紧紧环住他的腰身。

「你好紧、好美……」他低头看着两人交合之处,男根沾染了处子之血,混杂着动情的蜜液,四周弥漫着甜腻的欢爱气息。

听着她一次又一次的呼唤着他的名字,他的动作不由得一次比一次更加激烈,他反覆蹂躏着她的娇躯,将她的大腿掰到最开,让自己的硕大又深又猛的撞进她花心最底处。

在一阵狂吼过后,他紧紧抓着她的雪臀,粗长狠狠撞进花心深处,快感的狂潮席卷而来,令他全身不停颤抖,硕大的顶端激射出浓稠白液,狠狠灌满了她的花壶……

她需要的是可以令她安心依靠一辈子的人,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他的皇后,成为六宫粉黛之首,那对她来说是一种负担。

一直以来,她刻意否认皇甫风云对她的感情,也否认自己曾对他动心,为的就是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可没想到今天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一辈子当他的妹妹,她就能一辈子任性的对他予取予求,可一旦成为他的皇后,面对许多事情时,她就不能全凭个人喜好,而必须站在一国之后的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