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她那鲜红的嘴唇,想她那柔嫩的乳房,想她那滚圆的大,想她那洁白的大腿和她大腿中间的那个洞洞,更想她在时那个浪样。

事情好不容易办完了,我就急急忙忙往回赶,坐在火车上我就想,回家后啥也不干,一定要先把这骚货干一伙出出气,干得她哇哇乱叫,干得她死去活来。

当我回到家门口,发现门锁是从里面锁上的,知道老婆在家里,不由得心里一阵狂喜,我马上就可以日到她了!

我掏出钥匙,轻手轻脚地开开大门,悄悄走进院子里,站在房门口,等待着她欢呼一声迎上来,扑进我的怀里,和我紧紧的搂抱在一起,然后再深情的接吻…等了一会,没见老婆来迎接我,我觉得有些奇怪,就悄悄走到卧室的窗子前面,从窗子里偷偷往屋里看。

不看则已,一看可把我气坏了,我赫然发现老婆正如同母狗一样,被一个人骑在身上,并且全身与那人前后迎合,看到老婆脸上愉悦的表情,我知道老婆这时候正在当中,胸前的乳房,因为姿势与被男人干的缘故,正在极为的来回摆动,妻子在时所呈现出来的神态与叫声是那样的无耻!这时候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耻辱和气愤,这个骚货,趁我不在家,大白天干这种事!我一定不能饶了他们!

张彦波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羞得满脸通红,赤裸裸的雪白在我的注视下瑟瑟发抖,好像受到极度惊吓的小绵羊。

我将公事包放下,转身将门关上,脱去身上的衣服,来到她们的身前,一把把张彦波抓过来将她推倒在床上,这样,张彦波美丽的,一览无遗的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熟练地沿着张彦波的肚脐周围轻轻地吻着,张彦波仍然沉浸在刚才的余韵里,敏感带被我这样刺激之后,整个人如受电击般的僵硬在地板上,并且整个人向上弓起,两手紧紧地按在地板上,双眼紧闭,口里「喔…啊…嗯…嗯」浪叫起来。

我非常清楚,张彦波还沉浸在先前和我老婆的余韵里,极度希望我能够迅速地更进一步,但是我却故意地继续舔弄张彦波的肚脐,并且两手伸进张彦波的上衣里面,我的双手接触到的是对极为熟悉却又好像很陌生的乳房,我轻轻地揉捏,缓缓地自两旁摸向张彦波的乳尖,张彦波口里发出极低的声,如泣如诉,极为诱人。

我的双手收回之后,开始去解张彦波的牛仔裤,由于张彦波的臀部因为兴奋而腾空着,所以很容易地将将张彦波的牛仔裤褪到膝盖,这时候我开始将目标移转到三角地带,我隔着或吸或舔,并且将手指轻轻地戳弄张彦波的,张彦波已经快要忍受不住了,这时候我起身,将西装长裤脱下,张彦波像只发情的母猫般地扑向我的下身,熟练地掏出,就开始舔弄起来。

那种味道,从张彦波的口里传到大脑里面,让她几乎要麻痹掉,但是更能促使她拚命地舔、热情地舔、忘形地舔……我终于忍受不住了,腰间一阵颤抖,热热的倾泻直入张彦波的口里。

她继续地吸弄着我的,很快地再度硬了起来,张彦波欢呼一声,转身趴在地上,摇摆着臀部等待我的插入。

我拉起她的腰,让她的穴洞对准自己的,用力地插了进去,深深地将插入她的体内,并且开始剧烈地抽送大力抽送,以致于张彦波的臀部每受到男体撞击而抖动变形。

张彦波忘情的浪叫着:「许哥…我对不起你…,和张姐干这种事,你进使劲的操我吧…,好出出气…许哥,你好厉害啊你…使劲搞…你好棒喔…我要丢了啦」。

我抱紧她不放:「我好不容易弄到你,插一会儿就完了吗?我还要好好的玩一玩呢!」说真的,有好几次我都要把张彦波勾到手了,就是老婆从中破坏,我才没有如愿以偿,今天要不是她们干这丑事,被我逮了个正着,她才不会让我干张彦波呢!

这时张彦波已不像先前那么害羞及害怕,轻轻说道:「改天再说吧,还有张姐呢!」我反驳道:「不行,无论如何今天还要再插一回。

不管她,还是先干了张彦波再说!我强而有力的手,分开张彦波的两腿,另一手提着阳物,向那肿起的慢慢送入,每逢进入一点,张彦波便「嗯哼」一声,好不容易又塞了个尽根而入。

张彦波眼里秋波转动,讷讷的说道:「你饶了我吧,我要痛死了,求求你先干张姐吧,这些天她想死你了。

」我毫不理会张彦波哀求,粗黑向里插进一半,我感到张彦波浑身立感一震,立刻意识到可能我这粗大的真令她有些吃不消。

我用自己两手紧紧抱着张彦波的腰,然后下面疯狂的起来,我将尽根插入,直抵穴心,张彦波强忍刺痛,又怕我狠干过头干抵子宫,把她子宫给干穿,所以只好尽量配我的插弄。

不多时,张彦波的也潺潺的向外猛泄,渐渐的,张彦波不由的浪起来,粉颊泛起两朵彩霞,神情,渐渐狂野着魔似娇哭,嘴里浪喊着:「唔唔…天啊…人了。

…好…舒服唔唔」我见张彦波高兴浪叫,就用大在她壁上磨擦,上勾下冲,爽得张彦波一身浪肉混混动着叫道:「哎唷……痒死了……痒死了……救命…快…别磨…快干。

…重重的干…」不多时我高举并分开张彦波的双腿,张彦波阴穴更加显露,张彦波用双手紧搂我脖子,转动得更厉害,穴心亦配合我的揉擦:「啊…好……许哥,你真有一套…被你弄得…痛快…快猛干…啊…好啊……」我加快了速度,一下下结实的插进了子宫,两个卵蜜蛋敲打着她白里透红,阴阜击打在她的会阴处,发出「噗嗤噗嗤!」的响声!

我被张彦波的荡声引发性起兽性,猛把顶下,粗大的使劲在穴上磨磨转张彦波猛将阴壁收缩紧密,一股浓热从子宫喷得我发寒的抖颤,也将热辣辣的,一阵一阵的射进子宫,双双的进入极乐后,我紧抱着张彦波还不愿松手,在她里跳,突突的跳。

我装作气昂昂的不理她,她继续搭讪着:「张彦波叫你干了好几伙,你也够本了,该消气了吧?」我往外走去,刚走到门口,不防老婆迎上来,把胸脯故意的撞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看见这个样子,赶忙地扶起她来,但是却又不知该如何?帮她揉一揉吗?我还正在有些生气,但是放下她走,却又不放心,正不知如何是好时,我听到老婆说︰「你撞死我了,可不可以帮我揉一揉?我胸口跟肩膀被你撞得好疼啊!」我扶着老婆来到客厅,让老婆躺在沙发上开始她的手臂,老婆示意我一下,我伸出手轻轻地碰触,老婆说︰「你帮我脱掉T恤好吗?」我将老婆扶起坐好,并且帮她把T恤脱掉。

由于老婆的T恤衫领口开得很低,所以她那丰满的,几乎有大半裸露在外面,我看着她雪白的双乳,心里不由得一阵阵的冲激!

老婆镀起鲜红的小嘴︰「你好坏喔!一直盯着人家的看,你好坏喔!」虽然嘴里说好坏,却抓住我的手去紧贴在自己的胸前。

由于老婆并没有带,所以隔着T恤,我可以完全地感受到女人的柔滑,感受到老婆挺翘的在颤抖!

接着老婆继续抓着我的手去拨落自己的上衣,那对美丽挺俏的乳房立刻呈现在我的面前,老婆淫笑着,故意挺动一下身子,那对美丽白皙的一阵抖动,我忍不住地搂了上去,用嘴去用力的吸吮。

「啊…啊…啊…你别这样用力吸嘛……嗯啊…嗯啊……」我有些疯狂地去吸弄老婆的,并且两手拚命地去掐、去捏、去揉,老婆被我弄得乳头硬挺起来。

我立刻将她一把抱住,再合上她的嘴唇,一手解开她背后的衣扣,一手顺着她洁白细嫩而滑溜的背部,慢慢的滑了下去,直到了她那圆润浑肥的。

她一面挣扎着,假装躲避我的攻势,作着象徵性的抗拒,一面晃动着上身,希望我进一步的继续侵犯她。

她用手无力地搂着我,一面又假装要去重新戴好奶罩,我那容得她,把头一低埋在她那两个柔软的乳间,张着嘴含住了一个乳头,在乳头周围吮着,或轻轻咬着乳头,往后拔起……「老公……哼……你别咬……」

「老公……把嘴张开……我受不了了老公不行…我下面流水……」「下面怎么了,我看看!」我说着就伸出了一支手来,往她那紧紧的三角裤摸索进入,我只觉得隆高的上长着密的,两片一张一合的动着,整个隆高的就像一支刚出笼的包子,我一双手不时的在那隆起的肉户上抚按,拨弄着她的。

我听她这一说,又把手指插入她的内,往那阴核一按一捏,又把嘴含住她的乳头,轻轻吸、微微咬。

立即的那粒紫色的乳头又挺硬了起来,我乾脆又把她的三角裤头也脱了下来,在那隆高的上游移行走,拨弄着她的。

接着那不老实的手指又插入了,捣呀、弄呀、掏呀!直弄得老婆整个身体抖颤不已,她整个肥大浑圆的挺着,凑合着我手指的攻势。

我把在她的上磨擦着,只弄得她娇声浪叫不已……「老公……快点嘛……把你那个塞进去……」我一用力,整个齐根而没,她可能觉得下面的小洞一下子充实了,不自禁的发出欢畅舒服的的哼哼声。

我毫无一点怜香惜玉之心,一味的猛抽,直得她上身直挺,玉首一阵乱摇,滚圆的乱晃乱摇,乱挺乱转。

我的合着她的迎凑,犹如一根铁棒,也犹如条小鳗鱼直往她的深处钻……渐渐的,我的大更粗大了,觉得老婆内好像有股热流在冲激……终于,一股热浪汹涌澎湃,洒进她的里。

我不回答,只是使劲的搂着她,两只手在她乳房上尽情的抚摸着,揉捏着……休息了一会,老婆到浴室冲澡。

从门缝里,我看见莲蓬头里的热水冲洗在她身上,老婆的两只手正在揉捏着自己的两个乳头,嘴里「呃喔」的轻轻叫着,发出舒服的浪叫声。

看着她那个浪瘙痒,我又亢奋起来,急忙冲进浴室,从后面揽住了她,把胀大的插进她两片滚圆的大中间的肉缝里,用力的摩擦起来。

我扶住老婆的腰,大吼一声,把捅了进去,就开始前后抽送,动作虽然生涩,但却力道十足,每次插入都没根到底!老婆给我顶得是心花怒放,嘴里「啊…啊…啊……」的叫个不停。

从后窗射进来的微弱星光,柔和的洒在她本来就洁白的皮肤上,闪耀着白玉般的光芒,我的天啊!一个赤裸裸的大白羊!说真的,她的身段实在够迷人的,两个乳房虽然生过孩子了,但却不下垂,还是丰满的挺着,只是乳头因授奶的关系,颜色深一些,它的丰劲弹性可不会差到那去。

再往下移是那个小腹,或许因为她生过孩子的关系,有圈紫色的花纹,她的腰肢可还纤细的很,特别是她那一双修长的大腿,皮肤洁白的好像透明一样,那样的光滑,那样的细腻!

左腿内侧有一小块淡褐色的胎记,更增添了无限的魅力,我觉得这两条大腿是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腿!说真的,这两条腿我这些年来,咱么看也看不够。

每当我看见这两条腿,就会性慾大增……再往下……呵!两条美丽的大腿中间,是那个黑忽忽的迷人桃源洞,她的长得茂盛得很,黑压压的一,可知她是个性慾极强的人,向外张着,由于她性慾高涨,正有一滴滴的顺着大腿流下……她半眯着眼睛、微张着嘴,杏核眼里流露出的,急切的目光。

把嘴唇盖在她温热的嘴唇上,亲吻起来,她热切的回吻着,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绞住我的舌尖,乱翻乱搅……我两只手抓住她的两的乳房,尽情的抚摸着,揉捏着的乳房,乳房很快胀大变硬了,我的手移动到她乳头上,捏着乳头不停的捻着,那两粒深红的乳头很快就勃起了,变的坚硬异常,她全身一阵乱扭,胸脯直朝上挺……「嗳……老天……要死了……」

我把手指插入她下面长满了茸茸黑毛的桃源洞,一阵乱戳乱挖,她桃源洞涌冒出大量的来,顺着手指的出入被带了出来,两片也一收一翻的。

丰满的大随着我扣挖的的节奏晃动着,向上挺了又挺……「流出水来了,」我把手指慢慢的朝外拔,有意逗她。

她嘴中连连说不要,身体却是欲拒还迎,一张却紧紧靠着我的,她的对着我勃起的,不停的左右来往的摩擦着,我感到一股热流从她的,传播到我的身体。

我用力地分开她的双腿,使她那潮湿、滑腻的,呈现在我眼前,我握正了,往她的洞口一塞,不入,再握正了,又塞,又是不入,我故意的装作插不进去的样子,吊她的胃口。

她的笑着:「日死我?人家才不怕呢,不知道你有那个本事吗?!」说着自动把腿张得更开,腾出了一手挟着我的,拉到她的桃园洞口,我忙不迭地塞了进去。

她两手拍打着我的脊梁,欢快的叫起来:「进去了,进去了!」把大使劲的挺,使劲的摇,但嘴里仍然哼着:「该死的……,人家不要……」唉,女人呀!

我才不管你要不要呢,撅动着大,使劲的起来……看样子,她被我的很舒服,嘴里「唔…唔…」的叫着把腿盘在我的上,使她的花心更为突出,每当我的插入都触到她的花心,而她就全身的抖颤。

「喔……该死的……你真会干……好舒服……这下好……喔……这些天人家想死你了这下更好……美死了……」「使劲,再重一点……该死的……你这么狠……都把我弄破了……好坏呀……」「好大的……该死的……嗳哟……美死我了…再重再重一点…」「该死的……你把我浪出……水来了……这下好……要干死我了。

听着她的淫声浪语,我更兴奋了,一口气了两千余下,才稍微抑制了慾火,把个大在她阴核上直转。

她一面颤声的浪叫着,一面把那肥大的往上挺,往上摆,两条大腿朝两边分得更开,直把穴门张开。

「嗯……人家不要你……不要你在人家……那个……阴核上磨……你真有……该死的你……你……你是混蛋……哟……快点!使劲!不要磨…使劲砸」「好呀,你骂我是混蛋,你该死了,看我不!」我使劲的砸着。

她调皮的一晃脑袋,嬉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你日死我?我还要夹死你呢?」她说着,猛地夹紧了大腿。

我猛的把一提,然后使劲的朝下一捣,接着,一连几下的往她花心直捣,并且顶住花心,一左一右的来回旋转着,直转的她死去活来,浪水一阵阵的从子宫处溢流出来。

你真是个大狗熊,」我仍顶磨着她的阴核,气喘吁吁的说:「我是个大狗熊,你是个什么?」她媚眼朦胧,嘻嘻的笑着:「我是海燕!」她忽然背了一句高尔基的诗:「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猛的往上挺,恨不得我把捣进她的子宫里才过瘾。

。不要……我要……」她就要浪死了,身体像发足马力的风车,一张不停的转动,要把顶靠上来,把我全身紧紧的拥抱着,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一阵乱搅。

她层层壁肉一收一缩的,向我的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她的子宫口像孩子吮奶似的一吸一吮……她的阴精一股一股的激射了出来,浇在我的上,她的壁肉渐渐的把包围了起来,只觉得烫烫的一阵好过,被她的壁肉一包紧,差点也丢了出来,好在心中早有准备,不然可就失算了。

停了会,她泄完了,包围着我的壁肉也慢慢的又分开了,她喘口长长的气,张开眼睛望着我满足的笑着!

笑骂着:「骚货!告我?哼!我还要告你诱奸呢!」她的一扭:「告我诱奸?」「是呀,告你这骚蹄子,先了等我的。

「随便,人家管不着!」她自动把腿盘上我的,我又一下一下的抽送起来,每等我几下,她就骚起来,配合着我的动作,益增情趣。

「哟!该死的,你又……又把弄得我浪出水来了……」「你自己骚,不要都怪我!」我继续着我的埋头苦干。

「喔……该死的,这下……这下真好……干到上面去了……舒服……再用力点……」慢慢的,她又开始低声的叫些的话来。

「都是你使我骚的,死人……怎么每下都顶到那粒……那样我会很快……又出来的……不……」「怎么你又流了,你的浪水好多。

你的又大……每当你触到人家的豆子,人家就忍不住……要打颤……你看这下…又触……触到了……喔……这下真好……太舒服了……出来了…干死我。

「该死的……下面快点嘛,你怎么记得上面……就忘了下面呢……」我听她这么说,连忙顶了顶,在她阴核上磨转着。

「不行……该死的,你要我的命呀……我要死了……你真行……真的要了我的命……」我又张口咬住她一支高大浑圆的乳房,连连的吸吮,由乳端开始吸吮起,吐退着,到达尖端浑圆的樱桃粒时,改用牙齿轻咬,每当她被我一轻咬,她就全身颤抖不休。

「啊……该死的……啧啧……嗳哟……受不了了……我不敢了……饶了我吧……我不敢了……吃不消了……嗳哟!要了我的命了,你快点日死我吧,我愿意……」她舒服的不知说啥好了。

她架在我上的两条腿更是用力紧紧的盘着,两手紧紧的拥抱着我,我见她这种吃不消的神态,心里发出胜利的微笑。

因为在行动上,使出了胜利者扬威的报复手段来,仍然用力的,牙齿咬着她的乳头……「啊……要死了……」她长吁了口气,玉门里的如涨潮似的浪水泊泊而至。

「嗳哟……啧啧……该死的……你别磨……我受不了了……没命了……呀……我又要给你磨出水来了…」她的嘴叫个没停,身子又是扭摆又是抖颤的,一身细肉无处不抖,玉洞喷出如泉。

磨得我好美……你可把我干死了……干得我……洞身……没有一处……不舒服…嗳哟……今天我可……美死了呀……嗳哟……我要上天了……」忽然,她全身起着强烈的颤抖,两支腿儿,一双手紧紧的圈住了我,两眼翻白,张大嘴喘着大气。

话还没说完,就射在她还在收缩的子宫口,她被我阳精一浇,不禁又是欢呼︰「啊,真棒,真过瘾……」我压在她的身上细细领着那份余味,好久好久,才软了下去溜出她的洞口,阴阳精和浪水慢慢的溢了出来……真累坏了,我侧卧着,她就像一只可爱的小花猫一样,卷缩在我的怀里,拿起我的双手,放在她柔软的乳房上,然后腾出一只手来握着我那软叮当的,朝它轻轻打了一下,说︰「怎么了,泄气了?刚才还耀武扬威的,把人家整的死去活来的,现在怎么不神气了?那个劲头呢?没用的东西!」「怎么?过河拆桥,这就嫌它了?!」我抑郁着。

「这么好的东西,谁嫌它了?」她说着,抓住我的软铃铛,紧紧的贴在她的上,忘情的说:「这是我的。

」睡的正香,不知啥时候,我被她戳醒了,她的一只手仍然攥着我的,轻轻的欢叫着:「硬了!又硬了!」我知道她的意思,我也想再一炮,无奈有些力不从心。

她兴奋地拍打着我的,欢快的叫着:「进去了!进去了!」我有一搭没一搭的慢慢的着,速度越来越慢。

突然,老婆像一条发情的母豹子一样,腾地骑在我身上,把她那热呼呼的大肉包子,猛地套在我上,前后左右的晃动着大,使劲的套弄起来。

我看她吃力的样子,急忙伸开双手,托住她的大,同时用两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捻搓着她的乳头。

她的乳头受到刺激,老婆更浪了,套弄的更起劲了,大腿根和口击打着我的阴阜,「呱唧呱唧」响着。

肥白的大撅得更高了,「噗嗤!噗嗤!!」套着,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里大量的流水汨汨的流着,顺着我的流到我上,把我的都打湿了……

啊!这浪货,这可爱的小母狗!于是我加快了速度,大约三四百次之后,我们同时达到了,最后相拥而眠。

后来,只要一有时间,我们三人都会在我家大玩双飞,卧室、厨房、客厅、浴室,甚至阳台到处弥漫着我们留下的的气息。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