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三个人轮流舔下班 扶住宝贝的腰挺进去

男人有著一头乌黑的长发却时常不去梳理,使得本来顺畅的头发看起来有些糟蹋,可是发色却丝毫不变。

虽然男人的样子有些邋遢,可是他那高挺的鼻子与鼻子下方那一张薄薄翘起的嘴角却不得不使人承认——这人是一个美男子。

是一只梦魔,对方正跪在地上,小心的用双手捧著男人的性器,并且抬著头闭着眼睛小心翼翼的伸著舌头舔舐著它。

「噗滋~噗啾~~嘶溜嘶溜~~」梦魔小心的舔舐著男人的性器,并时不时的将性器的吞入口中,可惜这只梦魔的嘴巴实在是太小,根本就装不下男人的巨物。

梦魔慢慢的将吞在口中的巨物送出,然后又用自己的小舌将残留在上面的唾液清理干净,最后再依依不舍的将其放回男人的裤子里。

当梦魔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撞人了之后,便很快的低下头,小声的说道:「对不起,我走路不应该不看前面的。

可是当梦魔想要躲开时却发现,她自己周围的空间竟然发生了不正常的扭曲,现在她就象是被装在了一个笼子里一样。

接著,这个人抬起头,望向坐在大地中间阶梯的宝座上的男人,说道:「怎么了?好像这个小家伙没有满足呢,是你的功夫退步了吗?」很快的,男人的声音便从数百米外传了过来。

」咕噜一声咽口水的声音响起,然后这个人笑著说道:「既然那家伙不要你,那么我要你吧,我一定会好好把你吃掉的。

可是对方的力量其是她一个小梦魔能够对抗的?对方只是轻轻的抓住她就使她一切的努力都化为泡影了。

可是刚才谁也没有碰过的长袍怎么会凭白无故的坏掉呢?没等梦魔思考完,立刻就出现了一件让她魂飞魄散的事情。

利齿不仅粗长,而且上面还沾满著绿色的液体,这些液体滴落在地上,然后周围一圈立刻被腐蚀的一干二净。

周围的梦魔们也都躲得远远的,因为他们知道这个人是谁,也同样知道自己是绝对救不了那位可怜的同胞的。

当这个声音响起后,那位穿著长袍的人便很是不满的说道:「既然你不要了,那么给我又有什么关系?真是扫兴的家伙。

一边揉捏着手中的乳房,男人一边开口说道:「如果你来我这是想要发泄一下性欲,那么这里的随便你挑。

当对方笑完之后,便开口说道:「阿斯蒙蒂斯,你还真是不会觉得无聊啊。「什么意思?」贝露赛布布抬起头,隔著数千米的距离,对阿斯蒙蒂斯说:「我想你也已经有些感觉了吧。

在回答对方的问题前,阿斯蒙蒂斯看了一眼这片土地上的梦魔们,然后又看了一眼正躺在自己怀里的梦魔。

「如何改变?要知道,你我身为『罪』的化身,如果不让犯『罪』的话那可是一件比剥夺存在权利还要可怕的事情啊。

看着正在努力忍耐的梦魔,阿斯蒙蒂斯又笑著问了一遍:「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走好吗?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贝露赛布布走在阿斯蒙蒂斯的身旁,他看着阿斯蒙蒂斯的眼睛,叹道:「真是羡慕你啊,如果我也能有一双魔眼就好了。

」「魔眼?你要这个有什么用?难道你想把我的『无限暗示』用在那些死物上吗?」阿斯蒙蒂斯毫不留情的嘲笑著他。

」见附近没人,阿斯蒙蒂斯随意的靠在了一块岩壁旁,然后向身边的贝露赛布布问道:「说吧,你想怎么做?」「很简单。

当自己听到对方竟然说出这种话后,立刻大怒,骂道:「你这家伙还算是地狱七君主之一吗?竟然说出这种话!」「就算我们在地狱的生活日复一日充满了乏味,但那也不能说明什么,我们更不能离开地狱!原因不单单是我们的名号,更因为阿波菲斯大人!」听完了阿斯蒙蒂斯的话后,贝露赛布布也很生气,他沉著嗓音问:「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既然对这日复一日的生活感到了乏味,那么为什么不试著改变,从而使得这机械化一般的生活发生一些转变呢?」阿斯蒙蒂斯听了他这话,好像的确听出了些什么,便催促道:「继续说。「改变的方法很简单,就拿我来说吧。

看来是我误会你了,在此我为我刚才的言行向你道歉。贝露赛布布摆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歉什么的都不必了。

既然你都想出了一个那么好的方法了,那么能不能麻烦你再想一个可以用在我身上的计划呢?」贝露赛布布笑了笑,说:「我早就已经想好了。

贝露赛布布走到阿斯蒙蒂斯身边,然后俯下身子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既然地狱你玩腻了,那么为什么不……」阿斯蒙蒂斯什么话也没说,直到贝露赛布布将所有的计划和方案告诉了他。

当阿斯蒙蒂斯笑完后,他问道:「说吧,你的代价是什么?我想你应该不会无聊到特意为我想出怎么好的好事之后却没有代价吧。

」见贝露赛布布要走,阿斯蒙蒂斯笑道:「不来淫欲殿坐会?」「呵呵,那些梦魔还是留著你自己慢慢享用吧。

阿斯蒙蒂斯苦笑一声,说道:「这个小家伙……」走到宝座前,阿斯蒙蒂斯发现刚才那只被他丢在这里的梦魔现在正趴在地上。

此时,梦魔上身的唯一的一件黑色无袖紧身衣已经被她自己解开了,左手正放在自己的右胸上轻轻的揉捏著,并且还时不时的轻捏几下粉色的乳头。

渐渐地,梦魔双手的动作开始由慢变快,最后左手则是不停的捏著乳头而右手则使用中指不停的摩擦著。

只听她咬著下唇发出一阵叫喊:「唔~唔~呜呜呜!!!」只见梦魔的双腿立刻喷出了一股股的阴精,一下子就将她的右手打湿了。

他蹲了下来,却发现梦魔的下身附近竟然湿了一,半透明的正流淌在这一小块土地上,然后又顺著阶梯流了下去。

看着正趴在地上喘息不停的梦魔,阿斯蒙蒂斯心想:是不是有点过火了?没有十几次的话估计是达不到这个量的吧。

接著,梦魔慢慢的转过头,望着他,轻声的喊:「主人……」听对方这么叫他,阿斯蒙蒂斯感觉有些奇怪。

阿斯蒙蒂斯被这只梦魔的举动给吓了一跳,他连忙将她扶起,然后嗔道:「笨蛋,很脏的!」梦魔抬起头,看着男人,用极其轻微的声音说:「主人,我要……」看着面前的这只梦魔,阿斯蒙蒂斯轻声的笑了笑,然后便伏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你做的很好,我会给你奖励的。

」梦魔看着阿斯蒙蒂斯微笑道:「谢谢、主人……」阿斯蒙蒂斯也微笑著看着她,可是当他一看便发现不对劲。

阿斯蒙蒂斯抱著梦魔的头,意外的发现她的长发很柔顺,长发就像丝一样滑过他的指尖落到地上,但可惜他现在并没有在意这种事情的时间。

他笑著问梦魔:「小家伙,你为什么哭啊?」梦魔看了看阿斯蒙蒂斯,虽然感到很羞耻,但却不敢不回答。

看见梦魔那只还沾著爱液的右手,阿斯蒙蒂斯用手轻柔的拿到了面前,然后张开嘴将那根雪白如葱的食指含进嘴里。

当梦魔发现阿斯蒙蒂斯竟然舔起了自己的手指,并且还是沾著那种液体的手指后,不由开始着急的喊道:「主人,不行,您怎么能舔那个东西呢?很、很脏的。

她感觉到自己的食指被阿斯蒙蒂斯包裹著,并且舌头不停地在上面转著圈,渐渐一股莫名的感觉又从体内升起了。

就这样,阿斯蒙蒂斯慢慢的将梦魔的五根手指全部舔了一遍,最后不仅是手指,就连整只手都被他用他那条细长灵活的舌头游走了一遍。

「这样能感觉出什么呢?」梦魔抬起头,看到阿斯蒙蒂斯正在笑著对她说话,这时梦魔才发现自己还躺在他的怀里。

想着想着,阿斯蒙蒂斯便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了梦魔的下颚,轻轻的将她的头抬起,然后直接俯下身吻上了她的唇。

梦魔被阿斯蒙蒂斯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轻,因为、因为接吻这个举动对于阿斯蒙蒂斯来说,那可是比庄严数百倍的事情。

当梦魔刚刚被吻住之后,她就感觉到有一条细长滑溜的舌头咕噜一下从她的贝齿间穿过钻入了自己的口中。

我可是恶魔,当然不可能和人间的男人相比,想让我有快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其实呢,你才刚成为梦魔就被我选中真不知道该说你运气好呢还是运气差。梦魔抬起头,小声问道:「主人,一般来说,要过多久才能再被选中?」

」梦魔听了这话后人一下子变得沮丧起来,因为当过了今天之后她很有可能就要等好几万年才有机会再获得一天「服侍」她的主人的机会。

阿斯蒙蒂斯用自己的舌头去舔舐梦魔的后颈,并小声的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啊?」虽然阿斯蒙蒂斯生为淫欲的恶魔,但是他也不可能将自己底下掌管著的所有梦魔的名字都记住。

第三章的梦魔?「艾琳娜……」阿斯蒙蒂斯轻轻的念了一遍梦魔的名字,然后他笑著问:「这是你生前的名字吗?」艾琳娜点了点头。

我的女人这么可能只是区区的『亚种』呢?」听了阿斯蒙蒂斯这话,艾琳娜一慌,便赶紧向他请求道:「主人,希望您允许我继续使用这个名字。

因为,只有这个名字是我如今唯一的思念了。阿斯蒙蒂斯见艾琳娜的眼神如此诚恳,便将自己的打算就此作罢了。

「的确,虽然你干的很卖力,可是效果却不太理想……」艾琳娜很丧气的垂著头,想哭却不敢哭,因为她怕滴落下来的泪水会打湿他的衣裤。

」艾琳娜抬起头,呆呆的问:「什么?」当阿斯蒙蒂斯此话一出,感到惊讶的不单单只有艾琳娜一个人。

打个比方,如果将普通的人间男性的所含的魔力概括成「一」,那么阿斯蒙蒂斯的中所含的魔力就是「万」。

一般而言,当阿斯蒙蒂斯在到时所射出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而是一种类似的「水」罢了。

可是如今梦魔们发现了一件怪事,她们那至高无上的王最近好像心事重重,就算是时也时常草草了事,以至于最近连「水」也得不到了。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他们的王竟然说要让一位梦魔来服侍自己,这意味著什么我想梦魔们都应该心知肚明。

这如何不叫人羡慕?见艾琳娜愣在那里,阿斯蒙蒂斯笑著问她:「怎么?你不愿意?」艾琳娜急忙解释道:「不,不是的。

」艾琳娜慢慢蹲了下来,伸手将阿斯蒙蒂斯的性器从他的裤子中慢慢取出,然后……「就算不做这些也没关系,反正你的那里已经湿透了吧。

虽然艾琳娜的脸颊已经红得好像快要滴出血来了,可她还是为了要回应对方眼神中的,慢慢的用右手将自己的两片粉色花瓣轻轻掰开。

看着艾琳娜掰开自己花瓣,并且害羞的低著头,阿斯蒙蒂斯突然感觉一股欲火竟然不断的从自己的内心深处涌出。

阿斯蒙蒂斯惊讶的感受著这份欲火,心中想:怎么、可能?为什么身为「淫欲」的我竟然还能涌出这种感觉?艾琳娜当然不可能知道阿斯蒙蒂斯此刻的心情。

所以她依然在用自己的手指固定著自己的两片花瓣,然后低著头呆呆的看着自己身下的那根又粗又大的。

见艾琳娜总算是回过神来了,阿斯蒙蒂斯笑著将手收回来,然后又当著她的面将沾著爱液的中指放进了自己的口中。

阿斯蒙蒂斯一下子便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但是随即便被他自己给否定了,因为这种可能性就连他也觉得可笑。

「唔……」可是这微乎其微的叫声怎么能瞒得过她面前的阿斯蒙蒂斯呢?而且,那丝丝顺著留下的血液也早已背叛了她的初衷。

笑……)既然成为梦魔的关键要素是在于性欲强,那么连膜都保留著的人性欲怎么可能会强呢?……难道一生都以过活?所以才没有将膜弄破?想到这,阿斯蒙蒂斯不禁笑了起来。

艾琳娜见阿斯蒙蒂斯没有任何的反应,还以为又是自己没有做到位,所以她也不管的疼痛便开始不停的吞咽著那根大。

当阿斯蒙蒂斯感受到了正被慢慢的吞进艾琳娜的时,他总算是回过神来,然后他立刻制止了她的行为。

被阿斯蒙蒂斯抓住的艾琳娜呆呆的问:「主人?怎么了?」接著她又很不安的问:「是不是因为我还是不行?所以主人你讨厌了?」阿斯蒙蒂斯笑骂道:「笨蛋,你、不痛吗?」艾琳娜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便脸一红低著头回答道:「不痛,没关……

……咦?错误?什么错误?「唔……」被愉悦的快感拉回现实,让艾琳娜忘记了自己的疑问,从而全心全意的回应著自己的主人。

她哪里知道,梦魔碰到这种事情无疑不是高兴的合不拢嘴并且还卖力的讨好阿斯蒙蒂斯,谁会像她这样害羞的动也不动。

将头埋在衣服里的艾琳娜不停的忍受著对方给予自己的冲击,然后因为无法忍受而不断的发出一阵阵叫声。

但可惜,因为艾琳娜紧贴著自己的关系,所以他的右手不得不呈现出一种弯曲的姿势,这也是此刻唯一一点美中不足的地方吧。

艾琳娜因为那一阵阵要命的刺激想要大叫出来,可却因为嘴巴被阿斯蒙蒂斯给堵住了从而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阿斯蒙蒂斯将手放在艾琳娜的口,并且轻抚著那里说:「艾琳娜,你可是舒服了,但我还没有射出来呢。

在我没有把你搞得死去活来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去在意你的。阿斯蒙蒂斯歪著头,笑著对艾琳娜说出了这句极其恐怖的话。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艾琳娜已经被阿斯蒙蒂斯搞到了数十次,并且连续喷出的爱液已经将阿斯蒙蒂斯的裤子和宝座都给弄湿了。

艾琳娜将脑袋靠著阿斯蒙蒂斯的肩膀,除了发出那已经沙哑的叫声,她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做任何事情了。

」阿斯蒙蒂斯好像很不舍,接著他又继续道:「难道你不想再继续吗?因为过了今天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再像现在一样了。

就算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但是我永远都会记住今天,记住现在,记住这份感受。艾琳娜慢慢将双手放在胸前,闭上眼睛,微笑著说:「这一切的一切,全部都会被我记录在心中。

的梦魔在此时都是恳求我能够快点再次选到她们,然后便最后冲刺一把与我进行最后的交合,只有你……」「难道你,不希望得到我的吗?」艾琳娜赶紧摇了摇头,她说:「我当然想要得到主人的,只是……」

」阿斯蒙蒂斯再一次吻上了艾琳娜,只是这一次阿斯蒙蒂斯吻的很温柔,而艾琳娜也很轻柔的回应著他。

「啊!!!唔~~~~~」艾琳娜在子宫口被刺穿的一瞬间猛地大声叫了起来,可是她马上就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勉强声音不要传出去。

而梦魔能够将中的魔力最高程度吸收的方法则是将放入子宫中,然后她们的子宫会自动将中的魔力从中剥离出来,然后再供给给身体。

因为射在中的只有小部分能够流进子宫,而大部分都会流出来,所以梦魔也只好无奈的选择将流出的吃掉了。

才过了两分钟,艾琳娜就已经感觉自己的子宫快要被撑满了,而且因为是的不停震动还使得艾琳娜又了两次。

第四章无法触及的光之源头阿斯蒙蒂斯温柔的将艾琳娜抱在怀里,自己则轻靠在椅背上和她一同慢慢睡去。

可是阿斯蒙蒂斯那里知道,就在他享受着怀中温存之时,远在地狱的另一边,一个惊天动机的计划已经开始悄然成型。

就算这个人只是随意的迈出了一步,但只要他的脑海中有确认的目的地,那么神殿便会根据他每一次的迈步而改变「自身」。

海纳赛欧所掌管的全知神是现如今凡间最大的宗教之一,而且他的神系在凡间被凡人与另外三个教派并成为四大神系。

金色的短发微微卷曲,虽然年龄与凡人三十几岁时差不多,但因为岁月的沉淀使得其气质犹如一位老者。

海纳赛欧的衣着很平凡,只是在外穿了一件纯白的长袍而已,可奇怪的是他却在身上带了许多金色的饰物。

这份光芒本身已经堪比海纳赛欧这个神了,不,可能海纳赛欧这个存在还远远不及这光芒中的星星点点。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