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几个男人轮流舔下面 日月干夜夜干天天天啪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余罪H系列(卷一)洋城集训(一)PS:余罪这个热门IP,我非常喜欢。

有老头背着手独自晨练的,有早起的人妇抱着孩子闲逛来了,也有不少青少年也讲究健康生活,早早到公园里晨跑来了。

余罪呆萌地瞪着前面的人群,竟有群路人在指着自己议论纷纷!还好,或许是因为自个儿霸气的眼神实在太有魄力吧,那群小老百姓很快都散开了。

「这特么什么情况?」余罪楞楞呼呼地站起来,愕然发现,自己竟被人拔得就剩下裤衩了!「谁特么连鞋子都给老子……唉?」妈的,余罪立马明白咋回事了,这不,许平秋那老头送的德制卡片机就在自己底下呢。

硬梆梆的大理石椅子上铺了几张报纸,然后是……「安安?」发卡别在裤腰上,那是自己从安嘉璐头上取下的。

是了,自己和警校那帮狐朋狗友马上要毕业了,自己回到家乡,在家门口当个小片警的美好梦想马上就要实现了。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瞧一瞧看一看哦,好一个其貌不扬偏有有点身材的小夥,穿着个印满人物的大话裤衩子,光着个肌肉结实的膀子,这一步步走起来,坚挺的小一左、一右,一右,一左,可劲儿地搁哪儿扭着,真是比陈二狗还妖孽啊。

瞧瞧路过的那些个大姑娘小媳妇,回头率简直百分之三百呀,来来,妩媚的妹子你赶紧拍,清纯的妹子你赶紧笑,抱孩儿那小……哎呦你这眼神好热辣辣哟,人家要受不了咯~男的?男的是什么东西?能吃吗?不能吃就不要管,老子又不是搞基的。

不过,顺着林荫路才不过走出三两百米后,余罪多少感觉有点不对劲,什么不对劲呢?周围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的眼神……也着实太火辣了点,这可就奇了怪了,就算老子身材贼棒,也不至於现场发浪吧?而且就算你们现场发浪了,怎么我也跟着有点……不爽呢?余罪迷迷糊糊地一低头,立马明白了。

照例起得早了,她照例把头发梳个简单的马尾,套着件宽松的灰色短袖衫,套着条浅蓝色牛仔裤再搭配帆布鞋。

林宇婧当然也不例外,皱眉道:「警校就应该开除他,高远你瞧瞧,短短一上午时间,八号居然抢了这偷车贼三次。

」高远眨着眼眼:「我说小林,这八号……跟你有过节?」林宇婧瞪眼看向他,一脸「你智障吗?」的表情。

靠作势亲脸蛋来让我们缉毒处的警花被动闪避,这小子……还真特么让人羨慕死了!「怎么样了?」这时,许平秋走了过来:「设备都调试好了吗?」林宇婧点头道:「都已经调试好了,我们的追踪系统信号覆盖全市,误差不超过两百米,通过追踪手环,不仅可以知道学员们的准确位置,而且可以洞察他们的生命体征。

」许平秋点点头,不置可否,但他立刻被屏幕上一线队员的吸引了註意:「八号是吧,他这是干什么呢?」林宇婧看向屏幕,又撇了撇嘴:「八号在这短短几个小时里,先后三次,抢了同一个偷车贼的战利品。

」回复完领导,林宇婧看向屏幕,按照街面人员传来的画面显示,那小子正坐在一个花坛上,盯着自己的手环看个没完。

「来来来,挂B哥们,还不赶紧给老子开启?」只见在许平秋分发的这枚制式手环上,一道粉色的光芒一闪而逝,与此同时,余罪兜里才收集到现金中,整整一千元忽然凭空消失。

【认主完毕,显示使用者资料】姓名:余罪性别:男年龄:22岁性经验:零性欲综合指数:E级尺寸:15。

8毫升/小时看到这一系列信息,余罪顿时气极了:「妈蛋!什么叫E级的性欲!?像老子这种猛男,就算不是超~S级,也得是个S~级吧!?E级是什么鬼啊!还有,你特么一个零什么意思,嘲笑老子是处男吗!?妈蛋,老子硬盘里可有东洋十二钗的全集呢,你特么居然……零!?妈蛋,老子就处男了,怎么的吧!」

至於来由究竟是什么,余罪知道自己肯定没本事查到,毕竟这已经完全脱离的范围了,所以,相比起成天纠结那些没用的,还是赶紧把宝贝用起来比较好。

这款手环……姑且就叫它迷醉手环吧,显然是个比微信还的神器,不过感觉外星人还是借鉴了马化腾的一些设定。

与任意一个女子,并无套,获得F级勋章一个,1000点晶币;如对方同样是,则奖励翻倍。

】屏幕上可以打开一个小商店,可以有很多兑换项目,虽然目前几乎全是空白状态,但凭手环目前赠予的100晶币,余罪已经看到了无数个让他口水直流的商品了。

「不行,不行,太兴奋了,老子已经勃起了!」余罪不是说瞎话,看着商店里玲瑯满目的商品,他真的已经勃起了。

要知道,这只不过是些单价低於100晶币的商品,那要是100以上的呢?需要那个勋章的呢?一时间,余罪的口水不要钱地流了下来。

「八号这是怎么回事?」林宇婧看着屏幕皱眉道:「傻乎乎地坐在那里,双眼发直,一脸色样,难道还真需要被关进精神病院了?」高远敲打着键盘,苦笑道:「我说小林,你都盯着八号看了好半天了,咱们是不是该换个人了?」林宇婧楞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哦,对了,不好意思,那赶紧换个人吧。

那正是安嘉璐,根据林宇婧得到的消息看,她算是警校那个女生不多的地方里,难得长得确实不错的漂亮女孩。

按照所谓的官方说法,整个警校所有男生都奉她为梦中情人,而那个一直苦追她的「男朋友」解冰,作为一个当之无愧的官二代兼高富帅,自然引起了几乎所有人,尤其是以余罪为首的广大学渣们的痛恨。

虽然通过目测,安嘉璐的罩杯远没有自己丰满,但那双「萌萌」的大眼睛搭配着那股纯情的气质,确实能叫那群最高不过二十二的大龄少年魂牵梦绕。

一个狼多肉少、僧多粥少的警校里的当之无愧的美女,可能真像她表面上那么清纯吗?林宇婧真心报以无限的怀疑,毕竟,扮着清纯模样招摇撞骗,压根就是女性本能般的轻松,要不然,哪来那么多的绿茶婊?「喂,小林,有情况了!」身边,高远的声音响起,林宇婧马上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是,明白!」

」安嘉璐本来正耐心地给客人画着画,听到喊声,惊讶地回过头来,并赶紧起身道:「啊,不好意思,我放家里忘带了。

「唉,现在的女孩子啊,怎么总喜欢……」忽然间,安嘉璐猛地起身,一把将地上的各类画册砸向三个,撒腿就跑!

「不好,快追!」安嘉璐作为警校学院,体能当然不是普通少女能比拟的,只见她飞快地在公园树木间飞快穿梭着,眨眼间就跑到了另一头。

毕竟不是违法的事,就算自己被逮着又能怎么样,只要混过四十天不就行了?但想归这么想,她当然不可能束手就擒!「嘿,安安!」只见一个颇为猴里猴气的青年忽然从路旁沖出:「跟我来,走这里!」

安嘉璐下意识惊呼道:「余罪!」「哎呀,没时间解释什么,赶紧!」安嘉璐被他拽着、飞快地跑着,正想着余罪会有什么主意呢,却见他掀开一个垃圾桶:「快进去!」这什么馊主意?但在身后,追击的喊声越来越近,安嘉璐来不及抱怨什么,听话地鉆了进去。

试想,这一个垃圾桶可能有多大?有限的空间里塞下两个人,而且进来得还匆忙,安嘉璐的后背自然就靠到了他的身上。

好巧不巧的,安嘉璐现在穿的是件贴身打,那绵软的小刚好贴在余罪大腿上,真别提多舒服了。

要知道,在这广东的大洋城,余罪穿的当然是条短裤了,被这贴身的小一层,那股软绵绵、热乎乎的感觉,真别提多带劲了。

「别、别乱动呀!」安嘉璐却是慌了,她也意识到姿势不妥了,可自己刚一动弹,好家夥,明明余罪自己还没动弹呢,自己居然主动把一翘,竟贴上了他的、他的、他的…

…那里!余罪顿时闷哼一声,安嘉璐更是要赶紧动作,但一听脚步声靠近,余罪赶紧一把捂住安嘉璐的嘴,后者也听到动静了,吓得全身都绷住了。

「人呢?」「那姑娘怎么跑得那么快?一眨眼就没人了?」外面是的声音,余罪的胸膛紧贴着安嘉璐的后背,身上冷汗都冒出来了。

」「哎呦,小孙行啊,居然还买了包中华!你小子最近发了工资就是不老实啊,赶紧交代,有没有去桑拿房消火?」「嘿嘿,小孙拿有着胆子啊,不过老李,你家媳妇最近回娘家,你去没去?」

这可苦了躲在垃圾桶里的安嘉璐了,就保持着那么个半蹲半坐的姿势,她明显感觉到了余罪的变化。

好大一个又热又硬的家夥,好巧不巧地顶在自己胯部,这混蛋偏巧穿的还是运动裤,一点都没糟蹋那点尺寸和热量。

更让她感到窘迫的是,要说余罪那话是个加热棒,自己的阴部就好像温水似的,这才不到半根烟的功夫,她的身子就开始起反应了。

「余罪,你给我换个姿势!」「动不了啊,安安,这里一共才多大空间?」「你、你、你的那里……你的那里!」余罪闷哼了一声,他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只一会儿的功夫足矣,就在自己下身,是肯定需要换了,打也不可能幸存,尽皆被花心渗出的粘液浸透。

「余罪……你要是……再不给我让开……换个姿势……我……我报警……我让来抓……唔!」余罪一把将她嘴捂住了。

余罪真的很爽,在特种的作用下,加热棒的热度和硬度都绝非人类平均水平能及,硬顶着女神安安的阴部,甚至明显感到那里都渗出水了,这种生理与心理的双重快感,实在叫他忍不住仰天大笑三声!安嘉璐却纠结了。

温水已经沸腾,花心正在抽搐,她全身都已经酸软了,她甚至有一种沖动,想不顾场合不顾对象,赶紧把自己和余罪的裤子都拔下来沖动!「安、安安,别、别动啦!」余罪已然有些受不了了,暖香在怀,而且自己还正搂着安嘉璐的腰,那腰肢可真是绵软得很啊,更别提被她的阴部骑着、压着,那股销魂的感受真不知该怎么形容好。

余罪的加热棒仿佛有着神奇的魔力,这么简单就让她四溢,甚至忍不住夹夹双腿给自己解个痒,只是少女本能的羞涩让她拼命遏制这种本能,就连余罪的手上了他的侧腰都没察觉。

「哎呦,老李啊,你说今儿洋城的天气怎么这么热呢?」「可不是嘛,这几天也真是邪乎了,太阳火辣辣的,我都巴不得台风赶紧来呢,赶紧给大家凉快凉快吧。

」「那还是算了吧,我家住江边的,万一要是雨下多了,首先遭殃的就是我家那片儿,台风还是别来的好。

好家夥,为什么女神今天穿的偏偏是打啊,那一股股水都已经把它浸透了有木有?加热棒都快顶着大裤衩、运动裤和安安的打,直接插进去了有木有?真的是太爽了,吃药后的加热棒完全忽视裤子的阻隔,胯部那家夥都不能叫帐篷了,根本就只是个蒙火箭的布罢了,加热棒一点弯儿都没打,笔直笔直地顶着安安的打。

余罪虽说是处男一枚,但东洋十二钗的孜孜教诲可不是白扯的,他当然知道,安安的和打,这整整两层布料都肯定陷进瓣了!所以,安嘉璐也真的忍不住了。

「哎呦,老孙啊,你说咱洋城看守所那儿,最近又进去几个?」「我哪知道,我特么就是个,这帮逼事是派出所的事儿好不?!」

安嘉璐阴部完美地和余罪加热棒的帐篷契合着,不知从何时起,她弧线圆滑的美臀正画着弧线地摇摆着,彼此的生殖器间虽然隔着好几层布料,却丝毫不能阻止快感的宣泄。

但她真的是忍不住了,也不知余罪的小钢炮究竟是怎么做的,竟然有那么神奇的魔力,要不是现在环境有限,她非要…………非要什么?余罪抱紧了她。

加热棒毫无阻隔地顶着阴部,单薄的打已经陷入瓣当中了,余罪使劲喘息着抱着安嘉璐的腰腹,后者的臀部不断在他胯上十分用力地前后耸动。

即便再倔强的龙头也不得不弯腰,但龙身却实实在在地陷在安嘉璐的大腿根部,被那股热乎乎的场所使劲夹着、使劲压着、使劲磨着,一阵阵快感如潮水般澎湃而至。

「安安……安安……哦……你好棒……」安嘉璐也跟着起来:「嗯……好爽……让我舒服……痒死我了……快给我解解痒……嗯哼……抱紧我……干我……」真干是不可能的,这只是个垃圾桶,余罪可没法子让女神脱下裤子。

不过这已经够了,安嘉璐倒骑在他身上,腰肢纤细而不失丰腴,美臀更像个小发动机一样挺来动去,区区打和两侧阻隔,根本无法阻碍性器官摩擦带来的快感。

「哦……操我……我吧……好哥哥……你的大真厉害……妹妹好舒服……妹妹的妹妹也好舒服……操进来……快点操进来啊……」安嘉璐也真是不管不顾了,连这种话都能说的出口,只听得余罪满脸通红,双手傻呆呆地抱着安嘉璐的侧腰,都忘了趁机伸进去摸摸。

他一只手下意识握住安嘉璐的,任由那两搬柔软的翘臀不断在自己身上挺动,肉茎则紧紧贴合在浸湿的裆部上,被绵软的大腿夹着,那股销魂蚀骨的快感实在不容为外人道也。

余罪知道,女神马上就要到了,看她越来越猛地耸动腰肢就清楚了,而被她的坐着磨了那么久,余罪的忍耐也早就到了极限!「啊……射了……安安……我射了……啊啊啊……我射啦!」他猛地搂住安嘉璐的腰,一抖,也不知多少顿时喷涌而出,单薄的打哪里能阻碍什么,白浊的液体瞬间透过层层布料,尽数喷洒到安嘉璐的内侧当中!「啊……泄了……我也泄了……好爽啊……我不行啦!」安嘉璐的身子也是猛地一抖,骤然间,滚滚如流的淫液从花心喷洒而出,瞬间将早就湿濡的裆部完全浸透!这一阵颤栗和抽搐,迷醉中的两人都精神恍惚了起来,在四周一片漆黑的环境中,只能听到他们粗重的喘息声。

於此同时,就在这片公园不远处,一个身材高挑、身着运动服、面戴黑色墨镜的鹅蛋脸女郎正紧张地望着四周,正是轮班到一线观察安嘉璐的林宇婧。

他们刚才就在公园附近停留着,现在正朝儿童医院方向走去,你先去实地跟踪六号,剩下的是由家里负责。

而八号,又是一个给林宇婧留下深刻印象的学员,一个相当不学无术的学渣,这样一对组合凑到一起,能发生什么好事吗?「处长,我离他们两个应该是最近的,让我去不就行了?」步话机里响起许平秋的声音:「六号现在离你更近,小林,怎么不听从命令了?」如此,林宇婧只好无奈地摇摇头,跑向六号所在的方位。

女孩身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留着一头柔软打弯的短发,额前四六分,三分妩媚和七分纯洁在她身上完美地搭配着。

下午之后的时间里,她给自己买了条ZARA的连衣裙和维多利亚的,脱下的下身衣物则卷着购物袋,放在昨晚买的啄木鸟手提包里。

」完全就是没话找话,对於自己昨日下午受到的接济,安嘉璐其实早就感谢过了:「我才能买到画板画具,虽然还没赚到钱就丢了。

」她有些犹豫地看向余罪,看到他的目光,又赶紧偏过头去:「那个……你今晚有着陆吗?你上次给我的钱……我就剩三十了。

安嘉璐修长的睫毛连眨了三下,桥下橙黄的灯光反射上来,小鹿般的眼睛似乎蒙着层水雾:「大概是……多大的面积?」「四五十平吧。

片刻后,安嘉璐开口道:「那能……捎带上我吗?」这当然没问题,从集训第一天起,余罪就一直在寻找着安嘉璐的踪迹,而且还真在昨天下午让他找到了。

余罪清楚,安嘉璐怕是这辈子都没受过这么大的苦,警校的训练是体能上的捶打,但这种流露街头的境遇,却是她这种出身较好的女孩绝不曾接触过的。

安嘉璐望向卧室,却见空旷的房间里,只有一张铺着红色床单的双床遗世独立,旁边最多有个床头柜做搭配。

「余罪呀余罪,你可不能有色心没色胆啊,这不是浪费了外星人的一番好意吗?」厕所就是浴室,热水器嗡嗡作响中,余罪更以大蹲为由呆在里面不出来。

理应是许平秋分发的手环带着神奇的魔力,在余罪自己的视线中,一个弹窗正在眼前显示着让他兴奋不已的信息。

与任意一个女子,并无套,获得F级勋章一个,1000点晶币;如对方同样是,则奖励翻倍。

有限的100晶币还剩95,白天吃的伟哥其实还留有强烈的药力,余罪仔细地浏览着价格承受范围内的各类道具,很快,便锁定在一个貌似不错的东西上。

】最后那个註意事项看不太懂,但余罪现在也没精力在乎那个,掏出10晶币的「高额」费用后,眼前光芒一闪,一颗小指甲大小的粉色药片就出现在手上。

红色的大床上,余罪鬼头鬼脑地坐着,另一侧的安嘉璐身穿洁白的连衣裙,似乎对自己的手指产生了莫大的兴趣,正认真打量着。

「嗯……」於是,余罪起身将一瓶农夫山泉递给安嘉璐,后者低着头接过水瓶,默默喝了一口后,又开始玩起指甲了。

目光显然过於灼热了,安嘉璐的背脊忽然僵硬了一下:「那个……余罪,你不去洗澡吗?」余罪小心脏扑腾扑腾跳着:「我……等会儿再洗也行。

安嘉璐心想也是,本来这房间的「功能性」就够明显的了,要是让余罪先去洗澡然后自己再去,可真是有点……气氛不对。

她起了身来,四周看看,瞧见余罪一条腿夹在床沿躺着的样子,俏脸一红:「那我去洗了,你先在床上等着……吧……」这句话似乎更加不对味,安嘉璐俏脸更加一红,白衣飘动,飞快地鉆进浴室了。

余罪忐忑不安地坐在床上,只觉得白天伟哥留下的药力似乎再度发作了,下身那种灼热的感觉在不停挑战他的神经。

」高远忽然出声道:「坐标显示,他现在一直在一个居民楼的墙角,这样太奇怪了吧?我记得昨天的一线可是调查到,这小子都租了套房的,怎么还能睡在外面?」林宇婧只是闭目养神罢了,闻言微微睁眼:「视频画面呢?」屏幕上一目了然,楼角那里并没有什么流浪汉,就连一只野猫都没有,断绝了余罪可能把手环戴到其他生物上的可能。

「生理波动显示他一切正常,对了,会不会是灵敏度有问题?比如人本来是在屋里的,但发射源却偏移了?」小小的问题很快就被大家自行找到了答案,不过林宇婧却是再没有睡意了。

本来只是屌丝和女神的关系,但在这颗药丸的作用下,自己居然实现了和女神的同床共枕,这难道还不够激动人心吗?宽敞的红色床单上,安嘉璐这会儿正躺在余罪身边,累了一天了,她躺后就没了动静。

最初躺下时,两人的小腿甚至都能碰到一起,而面对自己厚着脸皮的打趣,安嘉璐也只是红着俏脸,说了句「赶紧睡觉」而已。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