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的计算机突然不工作了,我于是到一计算机公司求救,我被告知他们只修理IBM微机不修理苹果机。

正当我感到无助时有一金发碧眼的小伙子告诉我他可以在工作时间之外试试,并告诉我他叫BEN,今年21岁。

我问他是否和中国姑娘睡过,他告诉我他原来有过一个菲律宾华人女孩,他告诉我华人的皮肤光滑,但有点黑。

他问我中国女人怎么看西方男人?我笑到:「大吧?」他坏笑到:「你的多大?」我说没量过,他说那我们比比吧。

当修完了计算机,还有点网络方面的小问题没有解决,BEN要走,因为要赶回公司,BEN坚持不收费,因为是他工作外的活与公司无关。

晚上妻子下班后,我把这个事情向她提起也再三的说BEN的为人非常好,是个一本正经的白领小伙子了。

BEN周末过来,妻子打开门,那个BEN盯着妻子看,妻子被他盯的有点不自然,他好象也发觉有点不妥了,妻子看我,我于是开始招呼着BEN一起入座,菜已经摆好了一桌,BEN给我们倒他带的红酒,桌间的气氛越来越好,大家这时已经象是老朋友一样聊开了,吃完晚饭,这时妻子提议去她办公室里看看,因为她的计算机是同样型号的。

并且在妻子有时不经意的说话中,感觉BEN很好,我上了床和她聊起来,她倒是干脆,说BEN很,身材不错。

BEN说:「你们完全可以过这样的生活呀,我可以给你们提供经验啊!」他又说他和别人三人行的事,当然我也告诉他我们夫妻的部分性史,在过程中,他反复的追问妻子那些细节。

妻子笑着说他挺逗,BEN又不失时机的锦上添花的形容他的长的如何的粗,妻子不相信的看着我,我用汉语说「怕你受不了的」,妻子没说话,笑笑去做事去了。

睡到床上了,刚,妻子就开始摸我的,一一下一下的撸着,我马上就硬了,于是我把妻子的脱了个精光,开始在上面操她,这时候我又提起了那个话题,想不想让BEN啊。

想啊,这时候妻子不知道怎么了,好像是很大方,我对妻子说,BEN来了:你敢上,妻子说:有什么不敢的,你要让我去我就上……以后半个月她越来越多的提到他,我明白她是同意了,

是个星期六下午二点多,BEN按时来到了我家,寒暄了片刻,BEN很会来事,大家气氛很好,BEN去卫生间,妻子这时很轻的起身没有吭声的看了我一眼回卧室,我就进书房,门轻轻的开了,BEN光着脚,喊:你来吧,我说有一些文章要打,他应着就进了卧室,我过了十分钟,等我回到房间看到妻子穿着睡衣靠在床上,BEN了衣服靠在我妻子胸前在讨好她。

BEN没有忘记还有一件事情要做,回到房间把他带的保险套拿出,进了卧室将套膜撕掉,很大胆地把撑大,熟练地套上了。

保险套被绷的拉紧,下端只能套在的三分之二处,我着实惊讶于他的硕大,我平常都是用大号的,可对BEN就太小了,他又很有经验地把KY抹在套外面。

然后抽出,沾着她的汁水继续打圈,再轻轻探入,再抽出,尽管他很小心,妻子还是疼得不得了妈地发出凄厉地一声尖叫。

妻子有些吃不消了,两腿都簌簌抖动了起来,皱皱眉头一边哼哼着,一边用自己光溜溜的手膊推BEN,身子哆嗦起来,她的手抓住我的手紧紧的握着,BEN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猛。

等他从妻子的身上爬了起来,似乎还没尽兴,妻子躺在床上,张仰着腿,还保持着操时的样子,,喘着粗气,浑身瘫软,肚子剧烈地上下起伏,上气不接下气,我也早已胀得不行了。

轻车熟路地拉过妻子的大腿准备继续操她,妻子有气无力地乞求着歇一会再操她,我哪里肯依,说话间,早已插进她的逼里,妻子时喜欢让她的腿并在一起以增加夹的力度。

我感觉到刚刚BEN大粗东西操过的,确是松一些,我不喜欢用,最后我把我的全部射在妻子的逼里。

看到我的从妻子逼里流了出来,BEN搀扶妻子去卫生间洗一洗,恢复了点精神,BEN又硬了起来。

喘着粗气,浑身汗水淋漓,渐渐地,妻子不再,也不再狂呼乱叫,整个身子突然直挺挺得,BEN脸上身上都是汗水,把妻子翻过来,从后面操,这次持续了很长时这次持续了很长时间,把妻子操得上气不接下气,妻子的完全被他插的松开,BEN的插入最后基本就是直进直出,一次次的比一次次深的往妻子身体深处送入,他甚至可以不用看妻子的下口,就直接将完全退出的笔直的冲进她的身体里,还一个劲地向我伸大拇指,我平躺到床上,示意妻子给我,妻子轻柔地抚摸着我的,上面的分泌物已经干涸,可是她擦也不擦便放进嘴里,娴熟地吸啯起来。

他又一次沉重的撞顶把妻子操得嗷嗷直叫,再也没有心思了,用光溜溜的胳膊胡乱地擦擦额头上的汗水而是转过脸去,惊讶地望着BEN。

妻子的例假在下一周来了,BEN一个劲地打电话和发EMAIL要求再操妻子,我答应他一旦妻子的例假过去了立即告诉他。

原来BEN已经准备要好好干一回,谁知道他有几个不长眼的狗朋狐友不管BEN怎么暗示就是在他的屋里谈天说地赖着不走。

妻子问他怎么知道月经期过了,BEN给我妻子看他的计算机屏幕,原来这坏小子把我的EMAIL做成屏幕保护程序了。

当计算机处於屏幕保护状态时,我的短信就醒目地在屏幕上游动:「今天她能用了!」妻子这才知道原来我和BEN在底下算计她。

躺了一会儿,BEN开始给她舔,妻子舒服的简直就要死掉啦!BEN操她时夸张地大声喊叫,光怕别人不知道。

到了周末BEN就不请自来了,一方面他可以享受妻子做的饭,他还省了去中餐馆的钱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解决他下身的饥渴。

一会儿我发现BEN不说话了,回头一看,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他把妻子的浴衣给扒了,头正趴在妻子的上吃着呢。

我赶紧告诉他每个月只能在月经前后两周可以不用,否则会怀孕的……BEN一边不时的看着身下的妻子一边用力的点头,在一阵猛过一阵的冲击后,他拔出粗大的,一把拉过妻子,我尚未回过神来,妻子不假思索地接过来,放进嘴里。

BEN最后「欧,欧、、」低吼着用手压住妻子的脖颈迎着自己一按,嘴里沉沉的低吼着全部射进她的嘴里。

因为他在计算机公司工作,上网免费,所以他的朋友们都用同一套网络线,因此他的厅里的电线杂乱无章地通着其他单元。

BEN和那小姑娘房间之间的墙上不知被哪个坏小子订上了一个交通标志:「请保持在左边!」,这是因为澳大利亚的车都是在左边行驶的,意思是不让BEN越界。

我问BEN为什么他的同屋不和男朋友住在一起,这样对大家不是都不方便吗?BEN说这样方便他们各自找其他性伙伴。

BEN告诉我每当他同屋的男朋友来了他就到我家去,同样他约我们来他的同屋就到男朋友那里去,这样反到比以前和那臭小子同屋方便了。

BEN看到我来了让我也吃一会儿,他还在一旁纠正我的动作,告诉我要伸出舌头从下往上舔,到了上面时用嘴使劲撮。

BEN爬到床上来把他的放在她嘴边,然后在她嘴边轻轻的往里送,妻子慢慢的张开嘴,BEN小心的送进去,一点点一点点的伸进去,她的嘴被撑的很大,只进到一小半,妻子的喉就开始反射性的呕,BEN忙抽出。

等我射了精,BEN翻身将妻子压在身下,两腿往上一推成了W后,把他的放在她上乱戳了起来,妻子胀红着脸急切地连连说:「NO!NO!NO!」我们夫妻到底是没有的嗜好,无奈之下BEN只好「咕唧」一声进入了她的逼里,他要我妻子撅起来他从后面操……

当然也有让别人怀疑的时候,因为我们的朋友总会碰到BEN的,好在有我在家他们不会想到BEN是我妻子的情人。

有一天晚上BEN突然熬不住来到我家,我正和朋友们打扑克,BEN坐了一会儿感觉很无聊,我假装实在不愿意离开牌桌,就让我老婆送BEN回家。

具后来妻子说,在公园的时候,下面就已经湿润的很厉害了,这时我也起身到客厅,妻子蹲在地上,BEN的裤子腰带和拉练都被拉开,裤子在腰间敞裂开,被扒在裆下,妻子吮吸着他的,BEN忙三迭四然对我点了一下头后,没有前戏,妻子被扒下裤子退到脚跟,站在沙发前,BEN将妻子反过来,用手臂托着她的腰向后拽起,妻子前身依在沙发的背上,头顶着墙,手臂也扶在沙发的背上,白晃晃高高的向上撅起,BEN并着腿很干脆的插进去,腰一耸基本是直入到底,只听妻子「妈呀」叫了一声,嘴就张的再也合不住了,倒抽凉气,他用手搂按着妻的腰来回抽动,一下一下的……突然外门响起,我的一个朋友突然又回来了,说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没有和我讲。

妻子裤子退到脚跟感觉到吃力,身子也在不自主的扭曲和摆晃,BEN忙抱着光着下身的她逃到里屋,我只好把朋友当在门外说话。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