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同桌摸下面吸奶H文 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

岛上待了整整五天的时间,才终於等到前来朝圣的商船,肯恩以一颗魔晶石作为代价买了两人份的船票,大概又一周之后他们才终於回到安托琪莉亚港。

双脚着地的那一刻,涅瓦洛才终於感受到活在陆地上的美好,人来人往的人群和喧嚣都如此令人怀念,在孤岛上的几天他都过着吃杂草、椰子和鱼的生活,还好有肯恩可以陪他聊天,而西贝瑞丝可以陪他睡觉,要不然这几天下来肯定会闷出病来。

一想起有人在等他,涅瓦洛顿时感到非常不安,因为距离约定好的时间已经超过快一个礼拜了,不知道这个错误会不会给他惹来什么样的麻烦,所以他现在想要赶快结束这里的事情,赶往「古董店」

「嗯!我打算马上启程北上,去一趟位在万云国的家乡,如果想连络我的话可以到各国的首都找唤兽师公会,应该会有可以连系到我的方法。

说完,他把一半的大贝壳还有一半的金魔晶石放在涅瓦洛手中,拍了拍涅瓦洛的肩膀说道:「很高兴能认识你,愿以后还有机会能一起探险。

才刚走入古董店,就看到没有任务而正在看店的齐碧琳丝,一见到涅瓦洛她马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接着才问道:「凯能教官……因为等不到你……已经……

涅瓦洛晃了晃那装了一百个金币的袋子,他开始诉说他出海时发生的一些事情,但并没有说出自己也拥有一只南海女妖。

说这句话的人并不是齐碧琳丝,更不是有任务在外的盛海文前辈,这沙哑至极的声音涅瓦洛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转头看见这声音的主人从楼梯上走下的那一刻,一股怒火也从心底燃烧。

这个全身都垄罩在斗篷之中且手持法杖,根本没办法看清长相的人物,就是沼泽之塔骑士团的咒语学术顾问,死灵法师――莱克曼瑟,他人都还没走到一楼就问了这么一个问题,而涅瓦洛虽然一点都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却因为对方的地位和资历都比他高得多,只能压下怒火说了声「是」。

齐碧琳丝还是一如既往地有礼貌,只见莱克曼瑟先是停下脚步,非常绅士地湾下腰,捧着齐碧琳丝的小手轻轻吻了一下,这除了搞的齐碧琳丝相当不好意思之外,也让涅瓦洛非常不爽。

在涅瓦洛看来这一点都不绅士,莱克曼瑟比较像是在吃女孩子的豆腐,而他总是会凝视着女孩子的脸蛋过两秒之后,才会依依不舍地把手给放开,加上他又是情敌还对蕾洛娜做过不礼貌的事情,涅瓦洛恨不得现在就提刀把他给杀了。

正确来说只要是死灵法师一定会在意这种问题,死亡之王乱世的时代可没有死灵法师这种职位,死灵法师是后来人类为了研究生命、生物、灵魂还有死灵这些难解的存在才诞生的,而这些研究的过程中难免会追寻死亡之王的脚步,毕竟死亡之王才是公认最可怕也是最强悍的死灵法师,即使他并非人类。

「他就被关在『英雄之墓』这座岛的地底下,我的朋友告诉我,南海女妖会把任何她们无法应付的敌人都送到那里去……他因为受到神器『生命之泉』的束缚而没办法挣脱,现在已经失去了统治世界的兴趣。

涅瓦洛说这话基本上没人会信,第一个原因是因为生命之泉在传说中并不具备封印的能力,而第二个原因则是因为人们认为死亡之王不可能对统治世界失去兴趣。

即使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想统治或毁灭世界,对大多数人们来说死亡之王就跟暴风雪、海啸、地震这些天然灾害一样,彷彿不需要什么原因或理由,反正它就是会发生,而发生的结果就是带来灾害或毁灭。

的问题之后就陷入了沉思之中,同时他也对涅瓦洛的态度感到有些疑惑,及使他已经刻意隐藏自己的情绪,但一言一语之中还是透露出一点敌意,莱克曼瑟不记得自己有招扰过这个体内容纳着重要神器的男人。

涅瓦洛说完之后就马上起身,故作抱歉地说道:「也许我该想办法回到本部了,齐碧琳丝……洛德他人在哪里,我去问后一下之后再离开。

其实他是想去提醒洛德,要提防莱克曼瑟这个人,齐碧琳丝不知道涅瓦洛为什么忽然匆匆地要离开,她也只能叮咛涅瓦洛路上小心,但就在涅瓦洛要走出古董店大门的时候,却感觉背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先别急着回本部,我这里正好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原本我是想找盛海文前辈,不过既然你在这,就顺便帮我这个忙吧?」

「我也很想帮忙,但我还有协助凯能教官的任务还没完成,现在已经超过了约定好的时间,再这样拖下去恐怕……」

「团长允许我可以请求任何骑士协助,只要该骑士正在执行三等以下的任务或无任务,协助运输任务应该算四级任务……好吧!既然你不愿意的话我只好另外找人了,如果你还记得怎么绕路回去的话,先走一步吧!」

莱克曼瑟对着涅瓦洛挥了挥手表示「再见」,而涅瓦洛这时也才忽然想起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他确实不知道回本部的路该怎么走了!当初因为是凯能教官带路,他大多的时间都在用「耳目」

侦查周围的状况,在他的印象中他们走过的道路只能用混乱不堪来形容,现在要他自己走回去恐怕有很大的难度,想到这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从安托琪莉亚港出发很快就可以到马萨国靠近远古森林的边界,一个多月前马萨国的国王就让大多数的军队驻紮在此,并且封锁此地不让任何人进出,原因听说是为了抵禦某些魔兽的入侵,至於真正的原因只有少数人才明白。

安格历亚村就位於这个区域,而且正好在军队封锁范围的正中央,这稍微有一点脑子的人也会知道,军队封锁的肯定不是不是来自远古森林的魔兽……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开始的,直到有人发现经过这里的商队、冒险者都失去消息,才注意到事情的不对劲,原本大多人都认为是魔兽在作乱,直到王国一支折损了一半人马的斥侯部队回到首都,国王才终於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活屍瘟疫爆发了……这跟死灵组咒有些不同,死灵组咒是让死者的骷髅变成死灵生物,而活屍瘟疫则是让被感染的活人,变成介於死灵和普通生物之间的存在。

但这是没办法根治的,唯一的解脱方式就只有彻底死亡,不然就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吞食的给淹没,最后不是咬死身边的任何人就是让认识的人也变城活屍,由於这种瘟疫难以预防,传染速度又非常惊人,所以他们也只能用大量的人力尽可能封锁这一块区域,也封锁了任何消息。

这样恐怖的消息一但传出去,一定会对安托琪莉亚港造成不小的影响,到时候商人都不敢来这贸易那就惨了……「你体内的封印阵可以让你免疫许多有害的魔法,但却不能免疫掉由魔法创造出来的,非能量性的东西,比如死灵剧毒或者是活屍瘟疫。

显然这个问题问得不错,莱克曼瑟没办法给他一个正确的答案,虽然精神系是间接影响一个人的精神,却不像死灵剧毒一样是用魔法产生出实质的东西,所以他无法肯定精神系魔法能不能在他身上奏效。

「安格历亚废墟就在前方,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出那只控制这一切的魔兽,把它给杀掉,然后协助军队净化这一块区域就算完成任务了。

莱克曼瑟用不是很熟练的潜行步伐在森林中走动,而涅瓦洛就跟在他的身后,手里紧握着长刀,原因是因为他在空气中闻到了一种不太好的味道。

这话与其说是提问更像是抱怨,莱克曼瑟因为已经习惯了那种味道所以觉得没什么,但涅瓦洛却感到有些受不了,他觉得自己的鼻腔和肺脏搞不好会因此烂掉。

这味道实在是太噁心了……「那是骗小孩的,牧师不是为了驱除死灵才存在的职位,死灵法师才是……只有了解生命能量并掌握死灵诞生原因的人,才是真的有能力可以净化死灵的人,牧师手中的那一套本来就是跟我们学的。

这是一个踏入咒语学术界的人都了解的事实,但咒语学术士毕竟是少数人,绝大多数的人还是认为牧师才是能对抗世间的存在。

涅瓦洛没想到事实会是如此,心想这傢伙说的话确实有那么一点道理,很快他就在不远处看到了一道正在缓慢走动的人影,於是他低声问道:「那我该怎么协助你?」

「如果需要战斗的话就牵制它们,直到我施展净化术为止,而它们不像骷髅兵一样会直接吸收你的生命,所以你只要担心它们的手和嘴巴就行了。

远远看着觉得没什么,但走进一看才发现这缓慢走动的人影周围似乎有大量的苍蝇正在飞舞,那眼球彷彿失控般地乱转,而左手也以一种不正常的方式湾区,身上穿的衣服又髒又臭,被染上了一片暗红色,很显然是乾固的血液。

除此之外还一边走一边滴水,那东西不用莱克曼瑟说明他也知道那是屍水,涅瓦洛虽然砍过人却没砍过已经腐烂到这种程度了还会动的人,心里顿时有一种反胃噁心的感觉,但他还是鼓起勇气,才刚要吸气就被浓厚的屍臭呛得差点窒息。

望着往这里走来的活屍,涅瓦洛才刚要激发出斗气,莱克曼瑟就开口说道:「不需要使用斗气,只要牵制它就行了,记住别发出太多声音。

似乎已经确定了猎物,活屍开始迈开脚步奔驰,竟然用一种比常人全力奔驰还要再快些的速度往涅瓦洛冲去,涅瓦洛只好右手长刀左手飞刀接受这个挑战,一刀直接砍入活屍的脖子里,这么做确实让活屍停下脚步,但却没办法砍断他的头。

涅瓦洛确实吓到了,他没想到活屍的肌肉会这么僵硬,照理来说这一刀可以直接砍下人类的头颅,他用力地将长刀拔出,飞刀直接射在活屍的大腿上,用力一脚将它踢倒在地上,活屍张大了嘴巴露出一口烂牙,呼出一堆苍蝇和屍臭……

活屍才刚要从地上爬起,他就马上一脚将他踹倒在地上,活屍伸手用力捉住了他的脚踝,他就一刀砍断了活屍的手指,并马上用力将这活屍的头给劈断,但很快他就会发现……活屍就跟骷髅一样,没了头也可以行动!「呼!」

这似乎是那一长串咒语的最后一个音节,而且也是最大声的一节,莱克曼瑟念完之后将法杖指着在地上挣扎的活屍,很快这活屍的身上就冒出了蓝色的火焰,神奇的是这火光并不具备照明的功能,及使出现了周围还是一片昏暗,但却拥有相当强悍的焚烧能力,活屍在几个挣扎之后就瘫软在地上,任由火焰侵蚀着他的身体。

涅瓦洛拔出活屍腿上的飞刀,相当噁心地在一旁的树干上抹了抹,最后在莱克曼瑟地示意之下,将这把飞刀放在蓝火上头烤了两三秒的时间,只见一缕黑烟从刀刃上头冒出,然后消散。

说完之后他继续带头前进,带着涅瓦洛往安格历亚村庄的方向走去,小心翼翼地走入村庄外头的小麦田。

军队的包围圈并没有发现任何魔兽出没,斥侯队除了偶尔会遭遇活屍之外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所以莱克曼瑟认为那头「元凶」

有很高的机率会躲在这村庄里头,也只有在这里才有可能至今没有被军队给发现……比较危险的是,他们并不了解魔兽有多强,所以一定要足够小心才行。

涅瓦洛迅速翻过村庄的石墙,确定周围没有任何异常之后,才招了招手让莱克曼瑟跟上……虽然在死灵上的认知比涅瓦洛更丰富,但体能上的表现就远远不如涅瓦洛了,这道矮墙他翻了老半天才终於翻到另一边,那动作蠢到涅瓦洛都觉得有点无奈,还好这段时间没有活屍经过这里。

涅瓦洛原本以为越靠近村庄,活屍应该会越来越多才对,目前一路上只发现五个活屍,绕过三个、杀了两个。

「正常,当村庄里的食物被它们吃光之后,自然而然就会想要往远处走去寻找食物,不过还是要小心点才行……凡事总是会有例外。

同时应付三个活屍可不是好事,或许涅瓦洛用斗气可以同时砍三个,但这么做很容易造成动静,可能会引来更多的活屍,而且在战斗的过程中如果让涅瓦洛染上瘟疫那就不好了,这东西可没办法治疗。

涅瓦洛带着莱克曼瑟东躲,很快他就发现这里的活屍都是三人一组,整个村庄至少有五组在巡逻,这让人敢到头痛无比的同时,也让他们知道那魔兽肯定就在这里没错了……

穿梭在那满是屍臭的街道上,从三个摇摇晃晃的活屍之间经过,左顾右盼地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穿过了一道门进入了一栋房子,跃过那失去了双腿只能躺在地上挣扎,任由苍蝇和蛆侵蚀着身体的活屍,穿过那封闭着的舱盖一跃而下,然而这地窖却超乎想像的深,就在他感觉快超出范围的时候,终於碰到了地面。

将近五十公尺的坠落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却是让他感觉到整个人贴到了地上,很快的就从地面上飘起,延着这看起来像矿坑的隧道前进,很快就发现了一个空间并不小的空洞,但到了这里之后他再也没办法前进了,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挡了他的去路。

既然这样也只能睁开双眼……涅瓦洛马上就看到莱克曼瑟的背影,他们现在位於某一栋房子的屋顶上,那些活屍几乎都把目光放在地面上,所以只要他们躺好或蹲好就没有活屍可以发现他们,重新闭上双眼确定没有活屍靠近之后,涅瓦洛才说道:「我找到可以通往地底下的秘道了,搞不好那魔兽就躲在这下面……」

「不久之前盛海文前辈的夥伴找到我们,现在他正往这里赶来,要我们先等他几分钟的时间……看这时间应该也快到了。

涅瓦洛没看过盛海文的夥伴,正确来说是这个老人家也没提起过他有什么夥伴,而且听这说法似乎不是骑士团里的人,却拥有能够先一步到达这处险地的能力,这傢伙肯定不是普通人……「在这……在你后面。

回头一看其实除了墙壁之外什么都没看到,接着他抬头往上才发现自己的后上方停着一只鹰隼,牠正挺直着身体凝视着远方……涅瓦洛发现自己的想法好像有点偏差,这何止不是普通人,这生物根本就不是人,难怪可以用这么快的速度穿越这么一险地来到这。

涅瓦洛不记得自己曾经在哪看过鹰隼这种鸟类了,只是他记忆中的品种跟这只似乎不太一样,这只鹰隼的头部是白色而身体是黑色,只有翅膀和尾巴少数的羽毛尾端呈现出一点点的蓝色,看上去非常的漂亮。

牠就像雕像一样动也不动地凝视着远方,涅瓦洛甚至不确定牠有没有在呼吸,有些好奇地伸手想要去摸牠,没想到牠忽然低头怒瞪着涅瓦洛,看那凶猛的模样就让涅瓦洛马上失去了兴趣,相当扫兴地把手缩了回来。

「这是『避风隼』,虽然不是飞行速度最快的鸟类,但牠的身体构造让牠可以在风暴、气层乱流之中稳定飞行,训练有素的『避风隼』甚至可以闪避弓箭的射击。

莱克曼瑟显然也对生物有充足的了解,至於了解的方式涅瓦洛却一点都不想了解,那可能会让他有好几天的时间吃不下饭。

莱克曼瑟摇摇头,指着那依旧瞪着远方的避风隼回答道:「不用,刚才我已经让牠送信把我们的位置告诉盛海文前辈了,如果是盛海文前辈的话我相信他有足够的能力可以安全到达这里,他以前可是个有名的盗贼,无论是潜行还是越野能力都相当强悍。

涅瓦洛马上想起之前被蕾洛那吓到解散的盗贼团,还有将近一个多月前他和凯能教官遇到的那些,他没想到盛海文前辈以前也是干这行的,心中对他的印象顿时差了些,他问道:「那为什么他后来不当盗贼了?」

没想到莱克曼瑟却摇摇头,说道:「他没有改行,以前是盗财、盗物现在改成盗墓罢了,他干这行并不是为了追求财富,纯粹只是为了个人的娱乐……所以虽然拥有最优秀的潜入行动能力,却自愿当安托琪莉亚港分部的负责人。

涅瓦洛大概知道是什么原因,因为安托琪莉亚港分部几乎是全骑士团最闲的一个分部,他之所以会这么厚脸皮地从本部调两个人协助他,其实不过就是为了把工作都丢给两个新人而已,他自己则是一天到晚忙着他的「丰功伟业」……不过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真的好吗?涅瓦洛摇摇头让自己别想太多,反正这个老人家现在也不盗活人改盗死人了,造成的麻烦再怎么样也有个限度。

不久之后涅瓦洛就看到一道鬼鬼祟祟的人影从麦田里走了出来,他用灵巧的动作翻过矮墙,两三下就跳上墙壁,那动作虽然大却没有发出任何一点明显的声音,有三个活屍就在他附近却没有发现他。

这动作超乎想像的流畅和轻巧,盛海文就像猫科动物一样在屋顶上爬行、奔驰、跳跃,有时用手攀住建筑物的某些结构,用不可思议的动作躲入某些角落,避开活屍的目光等它们摇摇晃晃地走过之后才钻出来。

这一连串根本就可以编入教科书的潜行身手,让涅瓦洛甘拜下风,这老头举手抬足之间的动作根本就像是艺术……很快他就爬到了两人所在的屋顶上,而原本停在上方的暴风隼也乖巧地飞到他的肩膀上。

他老人家非常有礼貌地弯腰鞠躬,而头上的矮人望远镜却很不给面子地掉了下来,他若无其事地把矮人望远镜往上一推,问道:「今天我们聚在这里是打算要动手解决哪个该死的『傢伙』?」

老实说他现在正在说的话,非常不符合他老人家的形象,不过莱克曼瑟显然已经对此习以为常,他简单解释了一下目前的状况,等到确定盛海文都了解了之后才说道:「这次的协助奖励,我会跟团长多申请两枚代币,你们一人两枚。

老人家顿时眉开眼笑,而涅瓦洛并不知道沼泽之塔的代币是用来做什么的,但他对此似乎也不是很感兴趣就是了,只是稍微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

涅瓦洛尽可能不发出任何一点声响地推开了房门,那没了双腿的活屍似乎注意到了他们,翻过身向他们迅速爬了过来,盛海文推开涅瓦洛的身体,手中一把细剑迅速一划,直接划开活屍的喉咙让它发不了声音,接着一脚顶在活屍的脑袋上,细剑直接贯穿了活屍的手掌将其钉在地上,涅瓦洛则用长刀钉住另外一个手掌。

长杖用力一指,活屍身上猛然冒出蓝色的火光,活屍也开始疯狂挣扎起来,要不是盛海文直接一脚穿过蓝火踩在它身上,这傢伙肯定会因为乱动而发出了不小的声响,可见这蓝火并不会对造成伤害,也不会点燃除了目标之外的东西。

一老一少很有默契地拔出自己的武器伸入蓝火之中净化,虽然他们都有自信不会让自己的武器割伤自己,但没有人会想让这种东西残留在武器上太久。

进入地下道的过程相当缓慢,盛海文是第一个下去的,他必须确保下方有没有的危险,而他的夥伴则留在入口当哨兵,然后是克莱曼瑟,而涅瓦洛必须一直守在入口直到莱克曼瑟安全到达底端之后才能跟上,这些护送重要人物或者是保护某人的任务流程,凯能教官在先前的训练都有跟他提到过。

小心翼翼地将入口关上,涅瓦洛用最快的速度向下爬,当然这是在不发出任何明显声音的情况下……「这里看起来不像是魔兽挖出来的洞穴,是说安格历亚的村民到底挖这么深的地道做什么?难道是为了藏粮?不……也不可能,这设计不像是用来藏粮。

他们一行人来到了一个广大的空间,有多年窃盗经验的盛海文马上说出了他的见解,其实道理并不难,因为这个地底空间不像是可以轻易送粮食下来的地方,而且就温度和湿度来说根本就不适合保存粮食。

去探测这个空间,在黑暗之中墙壁、地板、天花板、房间都变得格外清晰,很快他就注意到这个空间的正中央放着一个石制的桌子,而一旁还摆着一把似乎是用来斩骨用的刀,原本这应该都没什么,但是当有个人影将它从地上拿起的时候,整个感觉都不一样了……「有个活屍……冲过来了,正前方一百公尺!」

涅瓦洛从发现的瞬间就开始说话,说话的时间大概三秒,而在他说完的又三秒之后一个拿着斩骨刀的活屍忽然从黑暗中冲了出来,一刀直接劈向盛海文的脑袋。

这一刀毫无刀法可言,但是速度却惊人的快,至少涅瓦洛认为他全速斩击也差不多是这个速度,但这还是拿长刀或飞刀的情况下,这把可是看起来相当沉重的大型斩骨刀,这活屍很显然就比外头那些巡逻的还要强悍,而且还懂得怎么使用武器和攻击敌人的弱点!这一刀几乎是贴着盛海文的面门而过,除了鬍子上的毛被削下几根之外没有受伤,手中的细剑趁这个机会直接刺向对方的脑门,但活屍用一种人类来做的话肯定会受伤的动作反转斩骨刀,用一种彆扭十足的角度砍向盛海文,他老人家一皱眉马上收回细剑,往后退了两步。

而涅瓦洛也趁这个空档先射出飞刀刺入活屍的左腿,然后手握长刀砍向活屍的双手,但是另他们没想到的是,活屍竟然腾空而起硬是闪掉了这一击,接着半空中忽然出现绿色的魔法阵,活屍脚踏魔法阵的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涌入了他的身体,他伸展双腿的瞬间取代了涅瓦洛原本的位置,而原本站在这里的人却已经飞了出去。

涅瓦洛长刀上的斗气应声碎裂,整个人撞在墙上的他马上就喷出一口鲜血,剧烈的疼痛从双手、背部还有体内传来,他没想到这活屍超乎想像的强悍,要不是他用斗气挡下了这一击,手中的长刀早就断了,运气不好的话断刀可能会直接刺入他的体内。

活屍似乎注意到了什么,转头往克莱曼瑟的方向冲去,这时莱克曼瑟也注意到自己遭遇危险,一面往后移动但口中的咒语却没有停下,他「呼」

了一声将长杖往活屍身上一指,活屍的身上马上冒出蓝色火焰,但活屍却彷彿感受不到痛苦似地冲锋,要不是盛海文出手拦住它的去路,它早就一刀砍死莱克曼瑟了。

但是跟敌人打正面战可不是盛海文的强向,如果限制移动范围为长宽一公尺内的话,那么他的正面迎敌能力可以说就跟涅瓦洛差不多,他只能依靠灵活的身段和步伐来抵禦敌人的攻击,但这样一来就会渐渐无法阻止敌人的前进。

不久之前他又放了一次净化,但除了让活屍背上的蓝火变旺之外,并没办法造成致命的伤害,所以他改变了战术,口中开始念着另外一种咒语,这个咒语显然比净化要长得多。

这时涅瓦洛的身影忽然出现在活屍的背后,闪烁着微弱蓝光的长刀直接砍入活屍的背部,那锐利的斗气割开了活屍的皮肉,但脊椎被切断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活屍发出一声怒吼之后转身挥刀直接把涅瓦洛劈成了两半……无论是盛海文还是莱克曼瑟都傻眼了,但更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血肉横飞的画面并没有出现,被劈开的「涅瓦洛」

就像不存在一样地消失了,而这消失的身影后方又出现了一个涅瓦洛,不过活屍这次没有挥刀砍它,而是直接撞开了这道幻影,往涅瓦洛本人的方向冲了过去。

骗得了一次骗不了两次,披着斗篷的西贝瑞丝彻底失去了她的作用,虽然另外两人不知道为什么又多出了一个人,但这个人似乎正在帮助涅瓦洛作战,盛海文在稳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之后又重新冲了上来,而莱克曼瑟则继续念他的咒语。

这次涅瓦洛改变了战术,让西贝瑞丝施放出十个涅瓦洛的分身、十个自己的分身,他认为既然第一次活屍会认错,那代表这个些幻影对他并不是完全没有影响,於是他就用了这个方法来保护自己……果然这活屍环顾四周正在寻找涅瓦洛真正的身影,用了大约十秒的时间它才分辨出本尊。

不过这段时间涅瓦洛和盛海文可没有闲着,涅瓦洛不断改变自己的位置来干扰活屍的判断,而盛海文则是趁这个机会压制它,一手快剑出奇不意而且其快无比,还成功在活屍的身上刺出了几个窟窿,这些窟窿也确实影响到了他的动作。

很快活屍就发现了这些幻影的源头,它怒吼着扑向西贝瑞丝,而涅瓦洛早就预判大概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第一时间将西贝瑞丝收回手环之中,活屍就扑了个空,这样一来一往就把他的魔力给耗光了,不过他其实没有在动用魔力所以也没什么差。

但涅瓦洛没想到的是,当他停下脚步的时候那把斩骨刀已经近在咫尺,闪避不及的他只能马上举起长刀激发出斗气硬扛,而这么做的结果就是在「铿」

的一声之后被击退几公尺,手中痠软无力再也握不住长刀,而大腿痠痛无比只能让他不由自主下跪在地上,血液从嘴角涌了出来……而盛海文情况并不比他好到哪去,他才刚要一剑砍向把斩骨刀扔出去的活屍,那活屍身边忽然出现绿色魔法阵挡住了他的细剑,接着活屍一手握住细剑,在他完全来不及施放斗气的情况下就把武器给抽走,并折断。

接着一股强横的力量掠过盛海文的身旁,让他差点失去了平衡,已经念完咒文的克莱曼瑟握着长杖冲上前去,长杖镶着魔晶石的头早已经被取下,露出了看上去锋锐无比的枪头,而杖身也在这时变成了形状怪异的枪桿。

莱克曼瑟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但那攻击的技巧却让人难以置信,只见他蹲着马步,长枪如蛇信一般一吞一吐,一下带开了活屍甩来的手掌而又一下刺穿了活屍的肩膀,一个后跃闪开了活屍的扑抱,一桿直接打在活屍的脑袋上逼它弯腰,这一下竟然敲得那颗脑袋变形。

接着又刺碎活屍的肩骨、大腿骨、膝盖、小腿骨,在短短的三秒之内就刺出了精准却又猛烈的七枪,每一枪刺穿肉体和骨头的时候都会有明显的绿色气息从穿出的枪头上散发而出……支撑身体的骨头全碎之后活屍倒在地上疯狂挣扎,看起来比刚才更噁心了,而涅瓦洛则蹒跚地走上前来,将长刀刺入活屍的脑袋中用两手压着让它别乱动。

莱克曼瑟将长杖的头部装了回去,嘴里开始念着净化的咒语,一道又一道的蓝火从活屍得身上冒出又熄灭,熄灭了之后又马上冒出,莱克曼瑟硬生生烧了这傢伙总共十次才让它彻底安息……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