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 好硬蹭的我下面好多水

白色偏淡黄的衬衫不松不 紧的裹着秾纤合度的身体,坚而挺的散发出令人目眩的成熟魅力,纤纤细腰 更烘托出他整体的美感。

一见到她我的视线便完全被吸引住,根本无法离开半秒,即使我知道盯着一 个陌生的女孩猛看实在极不礼貌,但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

她优雅的体态使我看得倒抽了一口气,她好像注意到似地突然抬起了头,当 然就看到一个人失礼地注视着她。

之所以三房,是因为我跟另外两人同住,一个是我的好朋友,跟我 同校,也是重考生,叫做徐嘉宇,在牛郎店兼差当公关;另一个是小我一岁的妹 妹,亲妹妹,她跟我同校、同系甚至同班。

这一天,期中考刚考完,嘉宇下午四点左右便已经去上班,同学们也都计划 于晚上出游,当然本来也包括我。

从小她一发烧我就会在她额头上亲一下,反之,我一发烧她就会在我额头上 亲一下,这可以说是我们为对方祈求早日康复的仪式。

没想到她双眼紧闭,显然还处在睡眠状态中,口中唸唸有词的梦呓着:「哥 ……好痛……好痛!好痛啊……」我真是个大笨蛋,早知道就逼她去看医生。

我轻轻的拉了把椅子到床边,坐下握住她的手轻说道:「不痛了,不痛了, 有我在,你不用怕……不用怕」拉起她的手轻吻了一下。

虽然我们从小感情便已很好,但是那纯粹是兄妹手足之情,我也从来没有对 这个漂亮的妹妹有非分之想。

此时,不但妹妹深深的拥抱着我,轻声耳语撒娇, 口吐芝兰,秀发轻扬,她非但十足十是个美女,更已有令人怦然心动的气质。

「骗人,一定是没被女孩抱过对不对啊?」她笑着开玩笑道:「今天被我这 个美女一抱就失了魂了对吧?!」

」说完,又打了一声雷,妹惨叫一声:「啊!!」我紧抱着她说:「别 怕,雷声一点都不可怕,我陪着妳没什么好怕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几分钟,也许只有几秒,我嗫嚅着说道:「对……对 不起……」她也说道:「没关系……」接着又是沉默。

结束了这深吻,她说:「其实我昨天不是因为生病才喊痛,我是因为……我 是因为梦到和我深爱的男人。

我把小馨身上最后的防护给脱了,我的身体就在她的大腿之间贴着,她娇颤 了一下,因为我的碰触到她的。

小馨点点头,伸手握住我的,她一个手掌握上去之后,还有一半露在外 面,她伸出另外一只手,结果也还有一些露在外面。

小馨有点犹豫,但还是伸出舌头在我的轻触了一下,然后慢慢绕着 舔,又伸出一只手套弄着,接着她将一口含入嘴中。

妹在我的不再抽搐以后, 又用力的握住我那话儿,顺着的方向来回的挤压着,直到我的再也挤不 出任何精水,小馨才停了下来。

我再也忍不住,也不管裤子还没脱,两手就扶着小馨的,将充血已久的 塞进她开始溢出的。

突然感受到妹传来的一阵阵紧缩, 我不经意地睁开眼睛,恰好触及她那深情款款的眼神,脸颊因兴奋而显出潮红。

小馨叫道:「啊……喔……哥哥……射在里面……射在妹妹的里……啊 ……我不行了……啊……」

我撑起身体看着妹,只见她双眼紧闭,两颊飞红,满身香汗淋漓,这种模样 真是美得令人屏息,令我又忍不住地吻上了小馨的樱桃小嘴,猛吸着她口里的津 液,甜美的滋味令人难以抗拒,想要全部吞入肚内。

小馨着急地说:「哥,不要这样,我现在有你了,我不要失去你,以前的事 我都不管!」她说完又亲上我,开始第二次的。

小馨灵活的小舌 轻舔着我的部份,再打圈刺激着我的前端,一股麻酥的快感迅速流遍全 身。

我感觉到的前端已顶着她咽喉深处,令得她呼吸困难,只好头向后仰, 紧吸着我的套弄着,做着活塞运动。

小馨前送时,像饿兽吞食般吞没了我的,然后她停一停,口腔里一波波 的收缩,带给我一浪接一浪的快感;抽出时,她口腔内像一个深邃美丽的黑洞, 要竭力抽出我中丰富的精华。

当小馨重复着这两个销魂蚀骨的动作,我亦一步一步的攀向高峰,在我俩合 拍的配合下,我胀迫的终于到了发射的时刻。

我将瘫软无力的小妹抱起,小心地让她躺卧在浴缸里,再拿起莲蓬头,在她 身上洒水,她身上沾满了这几番云雨之后留下的印记。

最后当然是重点部位,我把小馨的大腿分开,美丽的裂缝露了出来,有 点红肿,我甚至感觉到「她」正在吐着热气。

我开始用舌头 肏弄她,当我抽送近百下之后,小妹渐渐被推上,狂泄而出,尽被我吞 入腹内。

照片上的小馨不够 高掂起脚拉着我的手臂,身上穿的是三点式的红色泳衣,但还多罩着一件白色的 t恤。

她停下擦头发的动作,笑道:「你不记得了吗……」一边走了过来抱住我, 说:「帮我们拍这张照片的人说了什么?」

妹妹的蜜穴开始慢慢的湿润起来了,我加紧的用舌头快速的来回拨弄着妹妹 的,不时调皮地上下拉扯。

粉红色附近的被沾湿,随着妹 妹少许挪动,便轻轻的开合,淫液亦随着涓涓地流出。

我快速地脱下身上所有的衣物,双手紧抓妹妹的双踝,把她双腿大大张开, 将怒挺的轻抵妹妹娇柔的。

我来回的着粗壮的,让刮着妹妹敏感的壁,尽力的引导着 身下的妹妹,一同走向的。

我努力地把成千上万的精虫,经由抽搐的送入子宫,一次接着一次的激 射都让妹妹感受到无比的震撼。

我打量着她的身 材,发现她身材实在好得令人咋舌,只是被身上宽松的衣物隐藏住,平常不容易 发现。

我也回到我房间,关上门之前我隐约听到吴同学说道:「小馨,妳……和他 住在一起啊?我……」这个「他」应该就是指我吧,后面几句我已经听不清楚, 我也懒得管了。

一路上吴同学不太讲话,我也不太讲话,只是有 一搭没一搭地应着,小馨夹在两人之间只好尴尬地猛说,从小馨话里我知道她叫 做吴仪婷。

小馨小声地跟吴 仪婷说道:「妳干么害羞?」吴仪婷抬起头懦懦地说道:「没……没有啊……我 哪有害羞……」脸上比刚才更红,真是纯情得令人受不了。

小馨越 说越过分:「我们很恩爱吧?刚才我们还做过更让人害羞的事喔!」小馨转过头 轻吻了我一下,吴仪婷似乎很讶异。

小馨笑着耸耸肩,答道:「我哪知道?你不会问她?」我再度将视线射向吴 仪婷,她害羞的低下头,还是不讲话。

我又问小馨:「她不跟我说话我要怎么问?」小馨回答道:「她讨厌你嘛, 你干么一定要她跟你讲话?有我还不够?」说最后一句话时在我头上敲了一下。

全班的视线全部投向我们这个方位,教授更是直接问道:「这位同学妳有什 么问题吗?」我和小馨很没义气地装作若无其事,只有吴仪婷害羞地接受全班的 嘲笑。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