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 揉捏娇乳硕大律动前后

韩樾看见有一个美艳的年青妇人,骑着一只漂亮的小驴子,有时走在他的前面,有时候却又跟在他的后面,在同一条路上走着。

谁想到韩樾的那匹骏马,看到美妇人的漂亮小驴子,竟然动情起来,马头向小驴子拱了过去,更令韩樾难为情的是马的开始慢慢的勃起和伸出了出来。

韩樾不禁淫心大动,心想现在天快要黑了,路上也没有什么人,不如用言语挑逗一下眼前这个漂亮小妇人,看可不可以把她弄上手玩弄一下?

韩樾那里还忍得住呢,冲向前把美妇人紧紧的抱住,就猴急的拉扯起美妇人的衣服,冲动起来的下身,一个劲的往她身上柔软的地方顶撞着。

美妇人伸手把韩樾的摸弄了一下,好像是要试探一下到底合不合用,然后轻轻的说到:「俏郎君!不要急,我如果不是对你有意思,又怎么会在路上跟着你,而且随同你一起来这破屋避雨呢?我的家就在前面不远的树林那边,大约还有十几里路,但是,家里舅舅挺凶的,还有严厉的姑姑,我丈夫,叔叔伯伯,都是正人君子。

韩樾享受着被美妇人的小手摸弄的愉快感觉,正在想着要找个地方好好的插弄一下美妇人的,顾不得考虑那么多,就骑着骏马,跟着她的小驴子,向她娘家走去。

不知不觉的走进崇山峻岭中,大约走了有几十里路,看见四周千峰环抱,万木森罗,靠着一条山涧,依着山势建有一座大屋。

「你是看到我家没有什么邻居,所以觉得奇怪是吗?这是因为我的祖父是个隐士,特别找了这么一个平常人很少来的地方,这里如此清静,正好可以和你卿卿我我,你不用担心。

丝锦料子的裙子,配上美丽刺绣的小袄,走动起来,好像神仙一样,比起刚才雨中骑驴的狼狈样子,好像是换了另一个人。

桌子上摆有一对金做的小狮子,闺中有一种不知名的香味,地上好像镜子一样的平滑,一点尘埃也没有。

还没有试过谈情说爱,而且我性格比较孤独,还是童子身,今天爱恋上你,可以说是我的初恋,我所以烦琐的问来问去的,是要把这段情牢牢紧记在心上,你又怀疑什么呢?」

美妇人说:「我跟你说说笑,怎么你就这样认真呢?我姓韦,名字叫阿娟,家中排行第二,今年二十岁。

稍后,丰富的酒菜摆了上来,席上阿娟轻偎着韩樾,撒娇撒痴的,身子不时的扭动着,乳房不断的揩擦韩樾,韩樾一直是体贴殷勤的为阿娟夹菜喂酒,这时再也忍不住了,就凑过去和阿娟亲嘴,阿娟把舌头绕了过来,把韩樾的舌头砸得紧紧的。

阿娟这时也情动了,就放开了手,任由韩樾把她的裙带解开,韩樾把手伸进去,觉得阿娟的上涨卜卜的,手指伸进去,被夹得紧紧的。

阿娟是越来越情动了,她吩咐小红小绿把酒菜收了,把蜡烛移过床头,和韩樾手拉着手,一起上了大床。

有一天,阿娟重新提起来要去探访她的姐姐,韩樾送走阿娟后,有点闷,就独自倚着槛杆在观赏水塘里的鱼。

韩樾开玩笑的捉着她的手腕,轻轻的捏着,小红娇浪的笑着,一双媚眼斜斜的瞟着韩樾说:「阿娟刚刚出门,你就放浪起来,想偷吃了?」

韩樾知道这小婢女对自己有了意思,就上前搂抱着说:「是啊,我现在是饿得慌,古人说过,秀色可餐,像你这样的嫩肉,我就算饱,也一定要尝一尝的。

韩樾把手探入小红的怀里,觉得小红的肌肤滑不留手,胸前的两只小乳房,就像刚发出来的小辣椒一样,摸捏起来,份外得趣。

正当两人赤条条的互相紧紧搂抱着,一个在上面拼命耸动,一个下面宛转承欢的时候,被刚巧走过的小绿撞到了。

韩樾知道小绿春心已动,就向她招招手,小绿终究是比小红还年幼,吓得转身就逃跑,韩樾也不管光着,就连忙追上去,在小桥边赶上了。

这时韩樾兴发如狂,把小绿紧紧的抱着,一边在她粉嫩的脸上来回的舔弄着,一边把她的小手捉过来把自己的握住。

小绿虽然也爱韩樾的英俊好模样,却是怕痛,小手握着韩樾的,想到要被这巨物来插弄自己小小的,不禁哀哀的啼哭起来。

韩樾情不可禁,把往小绿的凑了上去,刚插进了一点点,将入未入时,忽然听到院子外面笑语声传来,小绿破涕为笑,说:「快不要乱来了,娘子回来了。

然后传来敲门的叩环声,小绿一边整理弄乱的头发,一边慢慢的走过去把门打开,接着就听到小绿的声音传了过来:「阿秀姨怎么这久才来探望我们啊?近来身体还好吗?」

小红两颊现出红晕,慢慢的拜下,对来人说:「小娘往上党去了,还没回来,阿秀姨请在这里住几天,等她回来。

阿秀看见忽然走了一个人出来,大吃一惊,连连退了几步,当看清楚原来是个英俊美男子时,不觉得羞红了脸,用衣袖把俏脸遮掩着,低声细语的问小红:「这年青男子是谁啊?」

你不是本地人,听你的姓名也是古古怪怪的,青春少年,非亲非故的,冒冒失失的跑出来,吓我一跳,你究竟要干什么?」

阿秀一看,「哈!咦?」叫了两声,然后嘿嘿的冷笑起来:「你的事我已全知道了,无所事事?你自己看看这几条阴淫线,一条长,一条短,还有一条半途转。

两人在屋里阴声细气的讲了很久,只见小红不断的点头,最后出来的时候,满脸的笑容,招手叫韩樾过去。

太阳才刚刚下山,就看见小绿拿着蜡烛,阿秀的婢女拿着丰富的酒菜,来回的走了几遍,然后小红就来邀请韩樾过去。

韩樾说:「当初是有点怕,但是我看到你这么美丽,而且刚才你生气的时候,也是含着笑的,况且,我也没有得罪人,所以我就不怎么怕了。

小绿好像对早上险些被韩樾所奸污,一直耿耿于怀,这时从旁边听了,就说:「莫非你想喝醉了,借酒行凶,把我们这些弱小女子,一个一个的奸淫?」

小绿从旁边听了,好像是有点醋意,酸溜溜的说:「看你整天脸红红的,今天早上,郎君喂你喝了很多了吧?」

几杯酒下来,阿秀就显得有点轻狂了,身子越来越紧的挨向韩樾,一双柔嫩的手,开始在韩樾身上轻轻的摸挲起来,当她看到韩樾有些把持不住的样子,就吩咐撤了酒席。

然后自己就作出种种不堪入目的姿态,伴随着一声声的浪叫,把韩樾挑逗得兴发如狂,发疯的插着她的,恨不得死在阿秀身上。

阿秀累了,就要韩樾有时插弄小红,有时奸淫小绿,自己在旁边欣赏着粗大的被小夹着的情趣。

到韩樾在阿秀身上泄了精,躺过一边的时候,小红小绿就争夺着去吸吮他的,舔着剩余的精水,令他很快的又重振雄风。

韩樾连续的泄了几次精后,巳实在是疲惫不堪,软下来的任凭小红小绿出尽八宝,用小嘴吸吮,乳房揩擦,挤压,这些开头挺灵光的方法,现在通通都已无济于事了。

阿秀说:「郎君是有福气的人呢,我从收藏家那里获得的威而刚秘方,集合广嗣露,大力丸,天雄丸,大阴丸,催春丹等等的全部成份,再加上始皇童女丹,相思锁,快女丹,美女一笑散的精华成份,这酒得来不易呢,特请君享用。

第二天,太阳已经是挂得老高了,阿秀先起了身,对着镜子在梳理上妆,韩樾还光着身子,拥抱着被子在睡觉。

过了好一回,阿秀才化好妆,又慢慢的洗手,整理好衣服,才慢慢的走到阿娟前面,轻轻的抚摸着阿娟的背后,含笑的问:「姐姐,你回来了吗?听说你去了探望阿妍姐姐,她近来好吗?做妹妹的我这么久没有和你相见了,所以特别的来探望你,见了面怎么一句话也不说呢?该不是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姐姐吧?」

还不是为了现在藏身在帐幕中的那个人吗?我是怎么认识他的呢?还不是因为姐姐把他收藏在家里,小妹我昨天来探你,不幸的遇上了。

至于你心爱的那个男人,他可不是真的对你那么忠心!昨天早上我还没来的时候,趁你刚刚出门,他已经急不可待的把小红剥光奸淫了。

我对着俊俏男人,自己禁不住会起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一片真诚的来探望姐姐,那里想到在姐姐家会遇到这个俊俏男人来引诱我!你不来安慰我,反而对我发脾气?」

就走过去帮阿秀擦乾眼泪,安慰着说:「妹妹,你已经长大了,还是这样的不懂事,就好像小时候老在妈妈身边撒娇一样。

阿娟走过去把韩樾从帐中推出来,韩樾还是没有穿裤,光着的狼狈样子,引得阿娟阿秀一齐笑了起来。

这天,早上下了一点雨,晚上,正是雨过初晴,洁白的月光洒满院子,韩樾和阿娟、阿秀一起在亭子里饮酒行乐,阿秀也不避讳,用嘴含着酒,转过去喂韩樾,韩樾又转过去喂阿娟,说:「舀那边灌这边,这是何等的快乐!」

郎君,你也是才子雅士,我们为什么不行酒令,或者是以诗唱和,就是小红小绿,也可以让她们学学,为后来的人留下一段佳话。

阿秀附和着说:「每次当我有点放浪忘形的时候,姐姐都会出些有趣的点子来节制一下我的行为,这也正是我所佩服和崇拜的。

阿娟和阿秀几乎同时写完,韩樾一见就称赞说:「光是看这两幅字,就像王献之写的洛神赋的字一样,弥足珍贵了!」

韩樾把诗写好,阿娟和阿秀抢着先睹为快,你争我夺,竟然把纸笺撕成碎片,再也无法拼成原来的样子。

韩樾又顺着她细腻光洁的肌肤慢慢的滑向她的纤纤细腰和雪白的,伸向她滑腻如花瓣的大腿顶端的……

阿娟忍不住了,伸出柔嫩的小手,伸到韩樾的胯下去摸,却发觉韩樾的正被阿秀的小嘴贪婪的吸吮着,阿娟怕韩樾的精水被阿秀吸去了,就急忙大大的张开了腿,挺着,把韩樾拉了过来……

结果韩樾那天晚上是轮流的在阿娟阿秀身上泄精,泄精以后也还是让小红小绿用小嘴,用小乳房,用小,吸着磨着的把又弄得硬直起来。

几次过后,收藏家的法宝少不免又派上了用场,这样又各在阿娟阿秀身上泄了两次精,韩樾已经是瘫软在床上不能动弹了。

阿娟望着韩樾委靡不振的样子,便现出厌烦的神色,又慢慢的摸他软绵绵的,更觉得不开心,就对阿秀说:「郎君凋残到这个样子,恐怕短时间内也不能恢复过来。

隔了一会,阿秀却悄悄的走了进书房,扶起韩樾,就着灯光看了韩樾好半天,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一小盒子,打开,里面有一蜡丸,阿秀将外壳剥开,把一颗黄豆大的小丸喂进了韩樾的口里。

韩樾觉得有一丝冰冷的凉意,从端一直的透了过来,幸好不久丹田就另有一团暖暖的热气,伴随着阿秀的蠕动着的小嘴,令又有力的勃动了起来。

韩樾伸出手,想要再去摸一下阿秀那嫩嫩的,涨凸凸的,被他玩弄过不知多少遍的,却发现自己突然的泄起精来。

韩樾望着阿秀红润的小嘴吸吮着自己硬直并且一下一下跳动着的,她的喉咙满足的吞咽着不知哪里又跑出来的精水,心里觉得很愉快。

明天……找个机会再去玩弄一下小红这个小妖精,像现在那样把源源不绝的精水,射入小红那刚长毛的嫩……

韩樾昏倒前,听到阿秀在自言自语:「太平公主万声娇?果然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好东西……可惜只有一颗,看来又要献身给收藏家一次了……」

韩樾休息了几天,精神也就好了很多,这天清早,阿娟,阿秀,小红小绿都一齐送韩樾下山回家,一直送了好几里路。

韩樾又走了一里多路,忽然想起,那天阿娟阿秀写下的诗词,想带着在身边,不时拿出来看看,以减轻思念之苦。

小绿笑着说:「我们是仙人,你随同我们走,比起平常人,不知快了多少!郎君你不要再糊涂了,回去吧。

韩樾只好仍旧骑着他的马,连夜赶路回家,回家后终于大病了一场,当时觉得下身寒冷如冰,缩得像个小蚕虫,调养了大半年,才慢慢的好了起来。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