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妻别墅参加换爰派对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

夜已经深了,月亮在空中露出半个脑袋,皎洁的月光从窗口射进来,映到墙上一幅巨大的照片上,透过那微弱的白光,我隐约能看到相片里面,俩个轮廓分明的头像,女人穿着一袭洁白的婚纱,小鸟依人般地靠在黑夜的深处,也许在那昏暗的黑影之中,正藏着一个宽厚的臂膀供她依靠,而那个曾经让她安稳依靠并使她漏出如此甜美微笑的男人又去了哪里?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朦胧的月光模糊了我的视线,飘飘然,浑身肌肉都跟着松弛起来,我茫然的躺在酥松的真丝床上,胸腔的律动还难以平复,隐隐能闻到一股阵阵幽香,它们丝丝悠然般地从我的鼻孔曼妙的掠过,把我彻底地沉腻在那爬满肩头的一缕缕温柔的发香之中。

四周好像都安静下来了,均匀的气流伴着幽兰的喘息,从肩头轻轻地袭来,它们清晰地沁入我的脖颈,痒痒地,直至心底,吐露出千回百转地:

我转过头来,看着依偎在身边的女人,精致的五官,微醺的脸庞,还有那月光沐浴下的嘴角的弧度,就在这美妙的氤氲里,不断地闪耀出圆润的魅惑,我的思绪被迷乱了~

我木讷地又重新把目光聚焦在墙上,那个图片里面的女人,虽然她并不能解答我心中的困惑,但能仅仅的看到她的一个微笑,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而我又该怎样形容这样的微笑呢?我想它就像是晨间的那第一缕阳光的温暖,透着耐人寻味的新鲜味道,能把所有的烦恼和忧愁都融化了,滋养在心灵里面,而那块最柔软的部分,将永远都停驻在无限的光明之中。

没错!是那个逆光的微笑,我永远不会忘记,就是她第一天上课时,面对刚刚见面的同学们,所漏出的稍带些羞涩的笑容,当时整个教室好像都浸在了春风之中,大家只是猛烈的鼓掌,笑的跟花痴一样,不时还有几个调皮的学生打起了口哨,我想大家对这个刚刚更新上任的女班任是没有任何不适了,所以期间我还故作叹息的跟同桌调侃:

就这样我俩一言一语,一唱一和,正聊的火热之际,却殊然不知这所有的一切,已经悄无声息的被她盯进了眼里!于是当我冷不防的被她叫了起来,当着所有同学的面给单拎出来的时候,就别提有多丢人了,当时她的两双透水的眸子所投出的目光正源源不断地汇聚过来,那就像把入血锋喉的利剑一样,透着一股侠义的柔情,嗔责着我嬉皮笑脸的态度的同时,还质问我刚才到底在那里啰嗦些什么?

此时,教室的气氛也立刻冷却下来,大家马上安静了,我用余光扫了一眼旁边的同党,只见这家伙早把头埋到裤裆下面,愣是给自己搞成一副非洲大鸵鸟的模样!而这分明就是要面对沙漠风暴的反应啊!

我咬了咬牙,千百万个灵感碎片也跟着在脑海里拼命地挤来挤去,但却怎么也没找到一个合适的主意能够帮助自己摆脱困境,所以我慌不择路的扯出一个蛮尴尬的理由:

所以在某一个瞬间,好像这些错觉都真切了,我仿佛能听到教室内上百条视线穿梭交叉的声音,它们从四面八方不约而同地聚焦在她修长的丝腿上。

这是两条透着黑丝魅惑的长腿,完美的曲线润滑在她下身的每一处丝质的肌肤,并在其上散发着神秘的力,这股至上而下,通畅地流荡于她足下的每一根脚趾,而那双默默无闻的红色高跟正包裹着这份神秘的,让每一个瞧见那鞋面润泽的同学都心甘情愿的在此流连忘返。

此时,她的脸颊好像被薄薄的涂上了一层绯色的霞韵,紧急的一个退步却不失高雅地把那高跟点地的碎音演绎地如此生动,她稍稍向后欠了欠香肩,伴随着她窈窕的身姿,微微的摇摆,好似一朵出水芙蓉,初露腰肢,淋漓尽现其不经意之间的娇柔之美。

所以只有我能感受的到!她的褐色瞳孔从一瞬间猝不及防的涣散到重新回反的聚集,从中喷射出的锋利目光,全部都打在了我的身上,猛烈到我浑身都跟着不由自主的哆嗦。

于是我终究被请了出去,一个人依靠在教室的门框旁边,依稀还能听见里面朗朗的读书声,是屈原的楚辞,我过去一直不喜欢古文,而现在却莫名对它有了好感,不知道为什么,至少我的一直昂着头颅,表现出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那一刻,我觉得我要完了~

我直挺挺地站在老师的办公室里,和煦的阳光显地特别妩媚,即使四周死寂般的沉静,也依然可以嗅到一股莫名的兴奋。

只见她翘着腿,红色的高跟嘴尖悬在空中,在我的身下自然的微微摆动,却至始至终地指向那想要喷张的地方!阳光打在身上是暖的,照进心里,又觉得无处躲藏,忍受不仅仅是煎熬,有时更像是一种美妙的感觉,一种不明所以的期盼或希望~

她不动声色的伏在案头,柔软的秀发从她的肩头上曼妙的伏动,像是在演绎一场琉璃的舞蹈,我努力的呼吸,想捕捉到那上面微妙的旋律,却又生怕弄出太重的气息,搅乱了这本该无比和煦的春意。

没错~我好像变成了一棵供人纳凉的大树,她就在我的下面,理所当然的享受着某种悠然的安逸,理所当然的吞吐着某种的讯息~

她抬起了头,一只脚尖轻轻的滑过我的裆口,另一只同时又补了上来,指着我血脉喷张的,若有若无的触碰着,好像并不急于戳穿,这原本触手可及的。

她正绕有趣的看着我,也不说话,手中的圆珠笔被她反复的搓来搓去,银色的指甲在上面来回闪烁着耀眼的光晕,炫晕了意识,使我感觉笔杆好像也学会了呼吸,就在她芊芊的手指之下,喘息的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清晰…

也不知何时,我的下面已经被折腾起来,无处流淌的开始凝聚起原始的躁动,掀起一阵阵明快的幸福。

她的手指在我的下面,灵活的摆弄着,绯红的脸颊透着一股子难言的苦衷,好像踌躇了好久,才从她的喉咙里,嘤音出来:

还没等我说完,她就吻了过来,丁香般的舌头在我的嘴里极不安分的搅来搅去,我被动得应对着,不知不觉就已经被她骑到我的身上来,这使我还来不及察觉这快感的方向,就被她贪婪地全部吞了进去,而在她温暖湿润的洞穴里面,快乐也正在兴奋的膨胀!

她疯狂的扭动着腰肢,好像整个世界都在幸福的颤抖,眼前浑圆的胸脯,来回勾抹着贪婪的视线,我本能的上前含住了她的乳头,慢慢的吸允,用舌头轻轻的来回挑拨,饱满的口水在上面浸润出粘稠的汁液,滋养着她如花的笑魇,嫩白精致的面孔在淫欲的漩涡里越发显的娇艳。

她的眼睛迷离的涣散出别样的韵味,让我不禁回想起当初,她在课堂上嗔视我的模样,一股难瘾的快感促使我又向里伸了一截。

我努力的向上挺送着,紧致的,吞吐着的爱液,每一次冲击都把我吃的死死的,巨大的快感在每一次咬合的过程中,被源源不断的释放出来,来自里面最深处的快感电流快速地渗透到我全身的每一根毛细血管!一切都变的那么畅快~

一次又一次的套弄,就像是一个越来越紧的圈套,渐渐消磨着道德的基石,直到山崩地裂,直到生死离别,即使它紧紧的扼住了命运的咽喉,依然还会有源源不断的快感将所有的恐惧全部吞没。

这是不是那条她上课时穿的呢,我的不停的穿过她裆前这层薄薄的丝纱,从它饥渴的深处搜寻答案……

此时,她正看着我,红色的唇瓣散发着赤热的,灵活的香舌轻轻的来回伸呡着某种可口的味道,显得韵味悠长~

我沉默,无言以对,消声良久,她突然用那种凌厉的目光,向上翻腾过来,在我的胸口狠狠的挖了一刀。

她的肩头莫名的抖了一下,态度也缓和了许多,眸子里不时蕴含着某种不知名的情愫,脉脉的在我的身下游走,呼吸好像也跟着变得沉重起来。

她一只手,拎住我的腰带,另一只手,在我的裤裆处,轻轻的来回抚摸,轻柔的手指很快就从我的下面,捋出来一条粗壮的管道,我觉得浑身的血脉都集中到她灵巧的指尖之上,而我那原本坚挺的腰杆却再也把持不住这的漩涡,正慢慢的弯曲出一条瑟瑟发抖的弧度,屈服于那可能的地动山摇的狂欢。

她的脸上带着满满的笑容,魅骨的风情,丝丝柔柔的侵袭过来,让我觉得浑身发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头上的汗水不自觉的浸满额头,感觉快要虚脱了。

甚至我还没有想逃的想法,她就已经快速的腾出那只拎着我腰带的玉手,转而握向了我的手腕,并从容的引导着我,在那悠长而又丝滑的旅途中,去寻觅那埋藏在深处,名为的沟壑!那是我第一次抚摸一个成人的大腿,人生有很多第一次,甚至你还没有意识到,它就已经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牢牢的刻在你的潜意识里,会在某个不知明的场合之中,让你默默的在心灵深处悸动。

我慢慢的享受着那上面的丝滑,感受那包裹在里面的,该是怎样的寂寞,或是饥渴?我尝试着在里面寻找,寻找那不断发泄的通道。

她咪着眼睛在上面娇喘的回应着,天上的月亮从云中娇羞的亮出了整个脸蛋,明亮的银光射满了窗前的照片,也为她圆润的锁骨镶上了一条银色的项链,这一段曼妙的曲线,折射出一股子冰清玉洁的讯息,飘荡在热浪翻滚的氛围里面,让人有一种梦幻的境意。

我用食指慢慢的挑拨着在下面充血的,伴随着里呼啸进出的,渐渐地揉搓出了丰富而又美妙的旋律。

我竖起耳朵,仔细的聆听着这些饥渴的音符,细细的品味着她的顾虑,她的温柔,她的放荡,她的风情,千回百转,声声动情~

听着她满口的淫声浪语,我不自觉得就会想起她在课堂上,领读楚辞时的样子,那娇艳的红唇曾经字正腔圆地吞吐着上古圣人的哲思妙想,一本正经的腔调曾让多少为此倾倒的学生有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错觉?

我看着她红色的唇瓣入迷,曾经它骄傲地告诉我屈原是怎样的伟大,而现在我却能让它对我的能力,发出来自灵魂深处的赞美,大大的完美,滔滔不绝!

没有比这更让一个刚刚提起血性的男孩深感自豪的了!因为只有我知道,幻化在她美艳外表下的三从四德,好似修女一样的,其高尚道德情操的追求都是假的!她其实需要的并不是这些,至少现在不是,我可以骄傲滴用自己的一点一点,一下一下的去证明这件事情,去戳破她所有的虚伪,让她亲口告诉我,用她那满口仁义的嘴告诉我,她需要什么~

其实当女人真正开始动情的时候,往往都是男人开始恐惧的时刻,尤其在逼近的临界点,当一切都将要失去也再所不惜的感觉如岩浆般蓄势待发的时候,我都会产生一股本能的怀疑,眼前的这个女人到底是痴情于我还是我的?

就拿我的手来说,当时它是多么的幸运,这一路它畅通无阻的本就可以轻松地滑进去,而我恰恰却在的当口,退缩出来。

当一个人优雅的把一个深藏起来的破绽展示给另一个人,也许这个人会喜悦,但是不是同样也会承担起某些潜在的失望?我怕面对这种失望,所以当我急匆匆的从办公室里跑出来的时候,我甚至不敢想象她从后面看我的样子……

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法平复,独自躲在一个角落里,脑袋拼命回闪着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的那根手指,那根探向,并要被吞没的手指,这上面还残留着她的味道,这味道有别于她上课时无意间扭头的发香,有别于她近在咫尺时,身体散发出的熏香,有别于她朗诵诗词时,皓齿红唇之间吐露出的薄荷清香。

这是她身体里面独有的味道,散发着淡淡的馨味,却能以较之前多了百倍的力量,激发出我体内巨浪涛天的,浓浓的,在我的下面勃起,在我的嘴里发酵。

一个人的成长离不开教室,因为他至少需要花十年的时间待在里面,正襟危坐,寒窗苦读,这是一个枯燥无味的历程,但如果他能从本来乏味的灰色空间里找到一抹亮色,那么曾经的那个无聊的世界即刻会呈现出别样的风采!

所以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小心翼翼的搜集着有关她的一切讯息,即使我曾经假装自己想要逃开这可怕的纠缠,可最终我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坠入这充满的深渊,不停地被吸引进去,吸引我去特别关心同学们之间盛传的八卦,那些有关于她的八卦。

通过打听我才知道,她基本上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家,丈夫常常出差,孩子在外念书,当初我不敢相信,她竟然有孩子!

后来,语文课上,借着小组讨论的由头听同桌吹嘘,她的丈夫是二婚,两人的年龄差出二十多岁,而她来教书只不过是用来消遣生活~当时听到「消遣生活」

这四个字,我不知觉的就泛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夹杂着一种被消费的失落感,在心底里隐隐作祟,这样的心情迫使我独自一人沉浸在纷乱的情绪里面不能自拔,就是连被点名叫起要被老师提问的时候都浑然不知,还是同桌把我推醒,我才慌慌张张地站起身来,此时驻足远望,一片低沉,耳边只能隐隐听见旁边的同学正小声的嘀咕着离骚的内容,而我的脑袋却一片空白……

我又被留了下来,阳光还是那样的明媚,只是射进教室里面的时候,显得有些刻意,静悄悄的书桌也不言语,只剩下我无奈的接受这一份说不出口的煎熬,在心底里翻来覆去,不得安息。

她看上去还是那样的悠闲,眉尖精致的描线,正优雅的挑着多情的目光,好像是在得意,又像是在窃喜,但我却又找不到她嘴角边,哪怕一丝一毫的挑起的讯息;红色的高跟依然在不安分的摆动,但不同的是,这一次它搭在了桌角,两条长长的丝腿被展露的更加清晰,那上面轻柔丝滑的曲线轻易地便能绵延出男人想要喷射的,情不自已~

燥热的阳光打在了她轻飘婀娜的娇躯之上,同时也刺进了我干涸的喉咙里面,感觉好渴,我不自觉的向她凑近了一步,低下头来,并小声的呼唤她,而此时勉强从苦涩的喉咙里面挤出的那一丝丝的甜润,也禁不住瑟瑟发抖。

她转过头来,瞟了我一眼,然后把视线投到了她的脚尖,随着这目光的牵引,她漫不经心地把那丝腿收了回来,而红色的脚尖落地过程中刚好点中了我的脚面,我不敢动,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表面上柔声柔气的关心,可脚底却毅然决然地蹂躏,好痛!浑身像过电一样,恍惚之间,我猛然察觉到她嘴角的一丝坏笑,这让我顿时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我觉得脚下又被加了几分力道,这份莫名的痛苦迫使我不自觉的弯下腰来,而我垂下的脑袋正好被她趁机勾了过去,她冰凉的指甲抠进我颈上的肌肉,血红的樱唇,近在咫尺,而那魅惑的眼神,更是摄人心魄。

我的心脏在胸腔里面砰砰直跳,凭着一股子本能的直觉,我一点一点的向她的唇边靠拢,可就在情不自已的一瞬间,她却忽然错开,并慢慢地把那的红唇凑到了我的耳边。

下面她红色的高跟开始慢慢的碾压,力道越来越重,我强忍着痛,没叫出声来,可是无处宣泄的酸楚,最终还是会从鼻孔有节奏地哼吸出来。

醉人的熏香使我在她的身边有一种流连忘返的感觉,可她却偏偏在这时,把我狠狠的推开,并叫我到黑板上默写离骚。

我拿着粉笔在上面开始作答,殊不知还没等写好题目,她就从后面抱住了我,突发的状况来的过于猛烈,甚至我还来不及反应,她轻巧的双手,便迅速的越进了我的,并紧紧的握住了我的命门。

她轻轻的趴在我的背上,胸前的肉感很饱满,而相比较而言,她的声音听起来就有些单薄了,可即使如此,这其中的每一个字都痒痒地打到了我的心底。

这声音让我情不自已的分神,但我要尽量保持意识的清醒,逼迫脑袋去不停的回想刚刚背诵的内容,可是下面一阵又一阵的快感,把我的思绪无情地抽乱了,常常一些话到嘴边的内容,却让我无处下笔,一根不过几克重的粉笔,在我的手里好像有千斤沉,瑟瑟发抖的指尖,让我觉得什么都快握不住了。

她的芊长的手指曼妙的缠在下面,力道忽强忽弱,频率忽快忽慢,不知不觉地就把我送到了快乐的云端,此时感觉身心都飘了起来,让我觉得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天籁之音。

她的话就像一道闪电,迅速地划破了我的,手中的粉笔也跟着折断了一截,转瞬之间,下面巨大的快感源源不断地冲上凌霄,让我感到一阵阵地眩晕,并促使浑身的肌肉都跟着不由自主地痉挛,美妙地快感在身体里面地每一个腔道里扩散,蔓延~

她的手指还在不停地套弄,浓厚的在上面摩擦出滋润的快感,我双手扶在黑板面上,好像一个投降的姿势,其实当时也确实完全被蓬勃地幸福包围,好像一切都放弃般地听之任之。

她的手指轻轻柔柔地从下到上,撸索着我茎身上残余的敏感末梢,携带者丝丝滑滑的,在我那上,细腻的揉来抚去,最后才恋恋不舍地抽出来,披着一身爱液的琼浆,在黑板上指画着圈圈。

结果我错的一塌糊涂,因为转眼间黑板上就被画满了圈圈叉叉,这些狰狞的线条和浓重的好像割裂了来自黑暗的大门,压抑了许久的被释放出来,并在上面流荡出淫糜的味道,一瞬间,我觉得下面又被重新唤醒了。

她那只画圈圈的手又重新握住了我下面勃起的,手指上残留的又是新一轮极好的润滑剂,好像我的身心都完全滑了进去,被她握在手心里,一切都任她摆布,于是我那只握着半截粉笔的手就这样由她任意地支来画去。

我忍受着虚脱的快感,眼睁睁的看着她一笔一画谆谆的教诲,直到她最后收笔,我才又情不自禁的迎来了新的,而此时,她的手指正在下面快速的撸动,一下又一下,释放着快感的阀门,一股一股的冲动让我软软的瘫在了她的怀里,隐隐能听到萦绕在耳边的细语:

我努力的抽吸着幸福的快感,无论是上面还是下面,都在微微的逸动,就好像什么东西被强忍着收了起来,但又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矛盾地保持着一份短暂的风平浪静,而她在上面正深情地看着我,温柔的样子令人心醉。

她玉洁的娇躯不自觉的一震,眼神也跟着凌厉起来,浓烈的目光把我深深的订在了下面,我好像变成了她的猎物一样,被她野蛮地摁在了床上,暴风骤雨般的激吻轻易地就剥夺了我说话的权利,只剩下了,彼此气息的沟通和彼此口水的交流,也许是我问的太多了~

她搂着我的脑袋,把我的上身掰了起来,接着用她的嘴,无论是上面还是下面的嘴争相如饥似渴地喰吸着我身体里面的汁液,而此时整张床都在跟着有节奏的颤抖,此时,我的脑海里不断地闪现着照片上这个男人的身影,他好像不断地在提醒我这是哪里,这是老师的家里,她结婚了,婚纱照就在床头墙面上,而我就在这张床上,这张那个男人曾经快乐的地方,享受着比他更猛烈的快乐!

粗壮的还在老师的身体里面,不断地呗吞吞吐吐,干涸的被的爱液充满了,好像在不断地向外发酵,混着她身上浓烈的香水味道,萦绕在身边,正曼妙的游荡,它飘过她乳晕弥漫的幽谷里,涂抹在她修长折叠的丝腿上,渗透进她身体里面最饥渴的灵魂深处,发出不间断地振荡~

一股又一股罪恶的快感让一切心头上道德的包袱,颠沛流离,因为一切都太复杂,其实她只需要一根而已,一根能满足她的,只是当这一切都蓄势待发的时候,总需要有一个特定的冲锋号角来触发!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