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妇女性饥渴到疯狂 日月干夜夜干天天天啪

然而,就是这个好人,居然这种灭绝人性的罪恶行径来──在一个春天,老董居然了他美若天仙的唯一的亲生女儿。

在任十一年来,尊敬上级,爱戴下属,也从不欺上瞒下,不枉法循私,是全市公认的廉洁奉公的好干部。

大学毕业后,盈盈分配回乡,在市广播电视局当上了一名电视播音员老董很宠爱盈盈,也打心眼里为有这么一个可人心的女儿自豪。

原来,女儿只当在家里,随便了点,卫生间的门关了一半也没发觉,她更不会想到卫生间里的情景可以映到壁镜上。

颤抖的乳房上揉搓、按捏,那滋味真让他魂为之销……女儿的乳房比她妈妈当时的乳房还要大多了,如果捏上去,想必更……

女儿背向着他,纤腰半折,毫无遮掩地展现丰满诱人的臀部,丘陵底下的纵横着绒毛的那一痕红色的裂缝,也可以看见大半。

裂缝紧紧合着,不,又打开了,是女儿用她的纤纤玉指,拨开了门扉,用水流冲击着,他甚至可以看到内里的肉红色。

唇口娇小,他不由悬想,这肉体的绝对禁区里,进入、侵袭、占领、撕裂、冲突的感觉不知道有多么醉人……

他的内心在激烈地冲突∶一方面是以往的父爱、伦理道德、正常情感要他做人;一方面是冲动、泄欲、占有欲面前不设防的丰满少女肉体的。

女儿转身过来了,完全赤裸的胴体正面向他呈现,凌乱而湿淋淋的长发,美若天仙的脸,曲线玲珑、浮凹有致的胴体,玉雪柔滑的肤光,未盈一握的柳腰,丰满颀长的大腿,腰肢上面对峙着两座软玉山峰,大腿中间突耸着丛草茂盛的丘陵,上面还有两扇微闭的肉扉。

盈盈一见是爸爸,吁出了一口气,拍着心口,乳房一阵剧烈颤动,娇嗔说∶“爸爸,你进来也不敲门,吓死女儿了。

老董看着女儿天真无邪、娇憨万状的模样,爱怜横生,一团欲火登时泄了,回头就走盈盈一把拉住爸爸,噘着小嘴,扭着,赤裸裸的青春胴体扭股糖似的粘在爸爸身上,撒娇着说∶“爸爸,你好久都没有替女儿洗澡了。

老董一阵眩晕,忙摇头拒绝,盈盈发出荡魂醉魄的娇声“嘤咛”,令他一时错觉是女儿在性时发出的极度快乐的,他不由自主地止住了步。

老董拿着浴巾,轻轻替女儿拭背,不知不觉中,浴巾从手上滑了下来,粗糙的手掌在娇嫩柔滑、吹弹得破的肌肤上的动作渐渐的,由轻到重,由慢到快。

盈盈星眼朦胧,娇喘细细,喘息着说∶“爸爸,你的手好重……打女儿的时候,也没这么用力过……呀,我前面好痒……爸爸,替女儿抓一下嘛……”

老董无奈,只得把女儿的胴体扳正过来,放在浴板上,少女最隐秘诱人的三点禁区,一下子在他的眼前暴露无遗。

盈盈全不觉察,闭着秀目,指点着爸爸的手在她美丽纯洁的胴体上移动,昵声说∶“左边左边,右边右边,上面上面,下面下面……朝下,再朝下一点……啊!”

老董意乱情迷之下,竟然把手摸到了女儿从未有男人触及、甚至连她自己也很少碰过的娇嫩上,这一摸,情不自禁地就施展出了以前对盈盈的妈妈的惯用挑情动作。

果不其然,盈盈如遭电殛,胴体蛇似扭曲,双乳涨挺,奶头紧硬地勃起竖立,几乎有一寸高,连乳晕也在乳房上隆突出来,阴阜一阵剧烈颤抖,紧闭,痉挛,子宫收缩。

她又惊又羞,推开爸爸还在上面勾留不去的手,赤精白条一下坐了起来,掩面哭泣了起来∶“人家……人家那里还没让男孩子碰过嘛……你就摸人家的……我不依我不依,你欺负女儿……”

盈盈情怀激动了一会儿,看到爸爸手足失措的样子,心下不忍,又想∶“我好傻,他是我爸爸,小时候给我换尿布不知道摸过那里多少回了。

掠了掠鬓边散乱的长发(这个漫不经心的动作把她丰满的胸脯完全凸显了出来),长起身,就这样赤条条的搂住爸爸的脖子,娇声说∶“爸爸,别怪女儿,人家那里还没让男孩子碰过,你就……我是一时失态。

老董的鼻端缠绕着一阵阵少女的醉香,不禁心神俱迷,笑问∶“连小吴也没有碰过?”小吴是盈盈最近的男朋友。

“嘤咛……爸爸好坏,碰过女儿那里的男人就只有你嘛……小吴最多……只亲过女儿的嘴,摸过女儿的…………别的我不让,他也不敢……”

老董一奋身,把女儿的搁在浴缸边上,两手分别扶住女儿两条修长柔润的大腿,轻轻分开,说∶“现在还让不让爸爸碰了?”

盈盈忽然发觉爸爸眼发异光,浑不似平时爱怜的模样,她毕竟已有二十岁,不再是个混沌未凿的孩子,她低头一看,爸爸的裤子已散开了大半,胯下一根已成暗紫色巨大的露出大半截,青筋横趵,狰狞矗立,似要择肥而噬,顶端球状的硕大已顶在了自己的娇小的上。

在监狱里,老董遇事谦让,从不和人发生口角,无论谁求助于他,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帮助对方,犯人们都叫他好好先生。

一名叫阿毛的犯人曾说∶“别说别人不相信,就是我们这些人也半信半疑,这么好的人,怎么会自己的亲生女儿!”

盈盈看到爸爸日益消瘦,自己又时运直泻而下,以前的男友也弃她而去,别有怀抱,人人避之如瘟疫,全无一人安慰,想起爸爸入狱前的无微不至的爱怜关心,芳心欲碎。

裙子蛇皮似褪下,里面什么也没有穿,包括乳罩、一概付诸阙如,露出了一具光滑如丝缎的美丽胴体,妙相毕呈。

盈盈美丽的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赤条条纵体入怀,仰望着爸爸那憔悴的面目∶“爸,是女儿对不起你……是我不好,我要好好地补偿你……女儿要你好好的再干我一次。

一想起你的在我的里抽送的欲仙欲死的滋味,我就忍不住要自渎……我也试着找过的男人,可是没人要我……”

说着,她已经脱下了爸爸的裤子,拿着爸爸的在自己的口用力磨擦,张开,吐着淫涎,半含住了。

那对大如竹笋似的乳房,雪白耀眼,当中两点嫣红欲滴,令人垂涎,酥胸如脂,王乳高挺,那峰顶上的两粒紫葡萄下那圆圆的小腹之下,两山之间,一片令人回肠荡气的丛丛芳草,盖着迷人灵魂神妙之境,全部活色生香地呈现地在他的眼前,娇媚望他荡笑不已,丰满润滑玉体,扭糖似的摄动,紧紧的贴着。

他抱着女儿的躯体一耸,“滋”的一声,把自己那七寸多长的连根插入了十八岁女儿那细小暖润的小里。

此时的董盈盈虽然也是性欲高涨,但她毕竟是一个少女,那里还是紧紧的、小小的,当老董那粗大的插入她的体内时,她“啊”的一声大叫了起来。

老懂能感觉到盈盈的在一刹那的收缩,夹住自己的,那种想要紧闭的感觉,夹的自己好舒服。

老懂,听到女儿的声更是欲火高涨,在也顾不得女儿的痛楚了,一下子拔出整个,跪在女儿的两腿间,搂住女儿的两条丰满结实的大腿,盈盈的肉色让老懂忍不住掐了两把,老懂把盈盈的双腿高高挂在肩上,盈盈的那双白色的高跟鞋垂在老懂肩头。

老懂挺起,迎着盈盈的肉缝中间,益处的地方,缓缓地把插入,慢慢进入,这次盈盈响应了父亲,朝上迎合着父亲的插入,于是再次浸没在盈盈的里。

从上看去,他们俩已经完全结合在一起,完全进入盈盈的体内,只有两片各自的此时紧紧靠在了一起。

盈盈开始有意识的挺起臀部,便于父亲的深入,老懂在盈盈的洞口浅浅的插入,抽动两三下,然后猛地全根浸没。

“啊……爸爸……我受不了……了……啊我……我……好舒服……啊……我要你……啊!”盈盈浪叫着。

老董在女儿间来回捅动,盈盈的内充满黏液紧紧包裹着老懂的,老董感觉那美妙的感觉直袭心头!

盈盈的阴部越来越润滑,溢出的顺着大腿跟部淌下,有些则粘在老懂的上,他们俩的此时融合在一起,分不清哪些是父亲的,哪些是女儿的了。

老懂继续抽送着自己的,从盈盈的桃源洞口直至洞底深出,关在狱中的这些日子,不要说少女,就连个女人都看不见,更不用说这么一个浑身上下赤裸裸的一个妙龄郎自动了让你操了。

老懂将盈盈的肉腿放下,把褪到小腿以下,盈盈那洁白的、玉脂般的大腿裸露在老懂面前,老懂伸手抚摩着,揉捏着。

他摆弄着盈盈那双修长纤细的,让她们由八字型逐渐变为一字型,盈盈的大腿被老懂往两边掰开,裸露的暴露在自己面前,亮晶晶的黏液在盈盈的上,一闪一闪的。

盈盈伸手到下面握住老懂的,对准花心,朝下,缓缓坐下,慢慢地消失在盈盈的里,一点点,最后完全坐到老懂身上,已经全部陷入到盈盈的身体里。

看女儿浪态毕露、粉脸绯红、香汗淋漓,乌黑的头发散落在颈侧,粘连在汗水淋漓的脖子上,更增秀色,楚楚动人,明艳不可方物。

盈盈的臀部不断刺激老懂的,快感油然而至,老懂再也无法忍住,一收,一股从里面喷射而出,全部射在盈盈的身体里。

“爸现在除了你不会再有人要我了,我的贞操已经是你的了,我已经把我的全部都献给你了,你以后可要好好待我。

他们俩互相搂抱着温存了一会,盈盈起身边穿衣服边说:“爸,我这就去法院”接下来的日子里,盈盈整天奔波于监狱与法院之间。

此时的老懂在里面也是度日如年,当他想到和美丽的女儿行雨水之欢时的那种动人的场景时,下面就不由自主地肿胀了起来,今天终于可以出去了,离开这个鬼地方。

当他一出监狱的大门是,婀娜多姿盈盈便快速的向老懂跑来,上来就给老懂来了一个香吻,这一吻吻的老懂是欲火高涨,上去便抱住了女儿,双嘴就贴在了一起。

老懂这时才恢复了理智,开车飞快地往家奔驰,为了交通安全,一路上他们两人都未说一句话,也没有看对方,就连手也没拉过,但可以感到对方的身上有一股火焰在向自己扑来。

老懂分开盈盈的两条细长纤细的,那里面已经是潮水泛滥了,女儿挺起,把两腿分得开开得,自己扒开花荷苞,迎接着老懂的到来。

玉茎在女儿的体内像活塞似地往覆运动,她的也随每一次的抽动而挺动爱液不断地从穴中流出,滋润着老懂的,更粗壮、更滑爽地来回于她的“天堂”之中。

开始时,盈盈还像过去与两次时一样,压抑着自己的,但此时,她已按奈不住自己,大声地叫起来:“啊啊……啊……对……爸爸……就这样我要你……好老公……好爸爸……这里……好……好,啊啊……”

老懂也不用过去交欢时的温柔的节奏,一个劲地用力把玉茎刺向女儿的深处……仿佛要把这几天来未与女儿的尽兴交欢毕于此役……干者干着,老懂的玉茎忽然停了下来,她喃喃道:“爸,你……干吗停了?…泄了吗?老懂还要呢……”

在下面,老懂的玉茎仍然留在女儿的里,极慢极慢地动着,享受着女儿年轻的与他的小腹摩擦所带来的温柔的快意。

老懂软缩的玉茎也无力地脱出女儿的女儿慵懒地转过身,他们两人紧紧地相拥着,四腿相交,阴部紧贴,酥胸紧四避交缠,在一阵混乱的相吻与细语声中沉沉睡去……

“傻孩子,爸怎么会不愿意呢,只是这样我会害了你,你这么年轻漂亮,而我呢……”说着老懂有点哽咽。

当盈盈把她的乳房紧贴在老懂赤裸的胸膛上揉动,她用她那细嫩的大腿紧紧缠着老懂的大腿,老懂大腿上的肌肤清晰地感受到她那软软的阴部是如此的湿热,

老懂的理智提醒自己现在应该推开女儿,但老懂的抵抗完全被自己的的想要好好享受眼前的这位美女稚嫩肉体的膨胀的摧毁了。

“哦……爸,你的……好大啊!……啊……噢……上帝呀……我爱你的……我爱你……的……”

老懂再也不能控制自己了,用两只手抓住女儿的,在自己的上用力的上下来回动着,让自己的更深的进入女儿的身体。

老懂躺倒下来,眯上眼睛欣赏着女儿在自己身上的起伏,欣赏着自己坚硬的在女儿的幼嫩的里的进出。

这天盈盈早早地做好饭让老董吃了,女儿临走时还嘱咐老董:“爸,你不要在乎别人的那些风言风语,他们爱说什么说什么去……记着下班早点回来…

老董一来到单位他的一个同事老王就来到他的办公室,神秘嘻嘻地说:“老董,你真有福气,养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儿,而且还能和自己……啊”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在这么好的工作环境了,来回车接车送,自己一个大办公室,家里又有这么一个温柔漂亮的女儿,每天为自己洗衣做饭,不定时地供自己享乐。

在一开始没有和女儿有过那雨水之欢,老董的性欲也没有这么强烈,也许是以前没有操过那么嫩的美女的原因吧!现在只要一天不,下面的就会肿胀的疼痛。

这几天盈盈忙着在单位录节目,老董没捞着和女儿赤身一对,头几天还行,可今天一天自己觉得浑身难受,上午还行,可是到下午两三点钟时只觉得自己的好象要爆了似的,特别是想起女儿那优美的胴体,纤细修长的时更是让他激动不已。

他知道女儿今天肯定会回家,于是他轻轻地开开门,悄悄地来到厨房,只见女儿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薄如蝉羽的纱质吊带短裙,里面的白色小若隐弱现,可以清晰的看到她没戴奶罩,那修长纤细的,细细的胳膊,高挑的身材,看的个董知儒口水差点就流出来了。

老董走了上去,从后面轻轻地抱着盈盈,两只手抚摩着那一队高耸而又柔软的乳房,双唇亲吻着盈盈的耳垂、脖茎。

“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看我给你做了这么多好吃的……”盈盈边说着边在老董的怀里转了过身来。

老董见到盈盈那娇人的模样,楚楚动人,两个如同馒头大小的乳房软软的、柔柔的压在了自己的胸前,由于盈盈的身高和老董差不多,她那岔开的双腿夹着老董那粗大的,让老董有一种酥麻的感觉直袭心头。

盈盈只觉得爹地吮吸的自己好象有点窒息,那两只粗大有力的手好象要把自己的乳房捏爆了似的,下面粗大的隔着自己的就在自己的上来回摩擦。

他伸出手撩起女儿的裙子,这种裙子还不好脱,往上一脱就褪了下来了,老董的手继续往乳房上揉搓着,当摸触到乳头时,老董用姆指与中指轻轻的绕着搓揉。

老董继续搓揉她的乳头,刚开始尚轻轻地搓揉,一阵子后渐渐的加紧加重,然后抚摸玩起她的整个乳房,女儿依然把头枕在老董的肩膀,斜倚在老董的怀里闭着眼睛嘴里:“嗯……嗯……嗯……嗯……”的着,享受着老董所给予的快乐。

看着女儿的浪态,听着她的淫声,抚摸着她的乳房,老董再也忍受不下去了,女儿的呼吸热气吹拂在老董的脸上,就像似一颗强大的核爆发一样,让老董无法控制自己……

老董一边脱着自己的衣裤,一边抱着女儿向卧室走去,他的目光依旧贪婪的唬视着女儿令人垂涎诱人的美丽胴体。

老董衣物走回床边时,女儿自动的躺卧在床上,慢慢地分开她的双腿,让老董可以完完全全清清楚楚的欣赏到她美丽迷人神秘的小。

女儿拥有一丛几近卷曲的棕色茸毛,漂亮的装饰在洞口之上,由于淫欲高涨,女儿那里已经流了不少,整个都沾满粘湿湿的……

老董伸出双手开始女儿的大腿及根部,然后渐渐地轻柔的移动自己的双手去抚摸她的四周,并且很小心的不去碰到女儿的。

女儿的双手紧紧的抓住床沿且不断扭转,眼睛紧紧的闭着,她的不断的上下来回曲弓的动着,好象是骑马的骑士一样……老董的手指轻柔的上下滑摩她的……

“喔!天呀!……爸……爸……!快……快干女儿!……我要你!……快来……好……好……的……干干……女儿!……快来……老公我要你……啊……快……啊……我……要……你……爸爸……”

女儿抬起她的随着老董舌头的动作而上下曲弓不停,老董也随着她上下的韵律用舌头抽的小洞,并尽可能的能插多深就插多深,同时吸吮她的以及汨汨流出的……

老董听到盈盈那的声,爬起来把身体压向盈盈,抬起那七寸长的,对准盈盈的“噗嗤”一声就全根进入,老董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的浪水就像着火似的滚烫,这种感觉席卷老董全身,那的快感一浪又一浪地向他袭来。

当然老董的仍然深深的插在她的逼里,他们身体贴着身体拥抱着,互相贪婪的爱抚彼此的肉身,则不断的互相套弄着,直到老董再也忍禁不住,喷出浓精一泄如注。

盈盈也把那柔若无骨的纤滑细腰猛地向上一挺,雪藕般的柔软玉臂紧紧箍在老董的双肩,把一对颤巍巍的怒耸椒乳紧紧地贴住父亲的胸肌,一阵火热难言的磨动,同时,内一阵火热的痉挛、收缩,紧迫的膣壁嫩肉死命将正在的粗大勒紧,似乎要将巨大内的每一滴都挤出来…………

“哎——”,一声娇酥满足、淫媚入骨的娇啼,盈盈那一丝不挂、柔若无骨、雪白晶莹的如玉胴体如胶似漆地紧紧缠绕在父亲的身体上,俩人双双爬上了男欢女爱、云雨交欢的最……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