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下面夹得我好爽 顶到花心了再深一点

下午志军来电话说,王下午五点自己开车在鸿海饭店等我,我问他到底怎么样招待才好?志军说王和家人生气了,他小子出的主意,骗王家人说是到许昌开会,实则是吹牛说我在许昌如何如何神通,让王找我来放松一下,并再三吹嘘,说他只要一个电话,老战友就会全程安排好的。

下午五点半左右,一辆挂着豫G的奥迪A6轿车停在了鸿海饭店门前,相比之下,我的普桑就显得有点寒酸了。

谈到志军后,我听得出来这小子和老王关系不错,我也不再绕圈子,直截了当的说道:「王,您先洗个热水澡,休息一下,等会我为您接风洗尘。

老王听我安排的电话,一个劲地问:「安全吗?」我说没问题,可他还是坚持要我陪他,可我家中老婆早就打电话催我回去了,为了面子,我没有说那么多就挂了电话。

老王说,让我陪他在宾馆住,我的心里就没底了,但又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请假」,只好打了个哈哈掩饰过去。

我把她们让进房间,说:「老王,您看喜欢哪位小姐?」交谈几句后,老王不满意,小姐很生气地走了。

这时老婆打电话来又催促我回家,我在走廊的尽头小声和老婆说了宾馆和老王的情况,老婆笑着说:「谁让你充大头!你说咋办?孩子打电话吵着要奥特曼光盘呢!家里的事你都不放在心上,人家一张嘴你就当圣旨。

我乾笑两声,小声开玩笑说:「老婆,每次我们过夫妻生活的时候,你不是都说想找个大的黑操吗?刚才老王洗澡时我看见他的就很黑,并且很粗大,不如你就来和他玩一下,帮我解个围。

老娘给你生孩子、带孩子、伺候老人,你现在又打老娘这种主意,你不亏心呀?」我无话可说,平时又想,给她找又……真是好人难做呀!

我正想挂电话时,老婆又说:「你什么时候回来?九点半不回来,我就真的去找个男人睡,气死你!」我们赌气的说了几句后就挂断了电话。

说笑中得知老王比较喜好本地家庭妇女,说新乡现在下岗女工比较多,虽说是没什么技巧,可是放开玩起来比较放心,而且特别骚,好玩。

」说归说,可一时我又到哪里找呢?只好说:「现在的家庭妇女为了一、二百元出来做的不多,除非是家庭经济特困难的。

老王一听来劲了,连忙从手包里拿出了一千块钱,一个劲地说钱不是问题,要我想办法帮他一个,不然白来这散心了。

我只好乾笑两声答应试试就出了门,打电话和我一个相好的朋友说了这事,可他却出不来,说他老婆在家。

思来想去,我又想到了老婆,虽说是时的笑料,但我们说着特别来劲,有时也真想让她试试别人的味道。

这也是到急得没法的时候才想到她,可打电话给老婆时她就是不愿意,说是日后志军知道了那可怎么办?

我一听有门,就开始宽她的心,说:「老王又不认识你,这次见面后谁知道猴年马月的才会见次面?再说了,相像的人多的是。

「好了好了,老婆,是我们俩都想,这行了吧?」说着我们吻了起来,真想操她一次再走,老婆说等下会被发现的,还是等回来再补偿我。

老婆说:「谁知道他有病没病?」我说:「那你看着办吧!做的时候你就不会看看吗?」我还羞着她开玩笑说:「省点套子吧!」也没说别的,说话中吩附她几句,我们就上车驶向白天鹅宾馆。

我老婆一看这架势,马上也站了起来要和我一起走,我一看,原来老王也太猴急了,一只手已经放进我老婆的裤子里了。

我看看老王说:「老王,你看这娘们没见过世面,这事咋办?」老王笑了笑说:「这样吧,今天只有让你老弟陪着,当看场免费电影了。

老婆见我对她挤眉弄眼的,心里也就放开了,在老王把她扒光后,便主动用手套弄起他那根黑乎乎的来。

电视里播放的《乔家大院》我一眼也没看进去,就见老傢伙扒开我老婆的屄抠弄了一会,便匆匆扶着他那根让我老婆弄硬了的又黑又大的,朝着她的一捅就干了进去,随即趴在我老婆的肚皮上一手捏着她一个,下身一个劲地拱。

别看这老傢伙已经五十过外,操起屄来可一点也不输给小伙子,不停在我老婆的屄里着,没几下子老婆就给他干出了感觉来,我看了下,他的变得更粗更硬了,兴奋得青筋都冒了出来。

看来老王的确很懂得玩女人,几下就把老婆给收服了,却不知老婆的感觉怎样,只见她双腿越张越开,叫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可能宾馆外都能听见,於是我赶忙脱掉裤子,把硬到不得了的放进她的嘴里堵住。

老婆这时脸上一副爽透顶的表情,瞇起眼睛,下身随着老王的节奏一下下的往上挺,嘴里含着我的使劲地吸,从来没见她这么投入过。

也许是边操边看着老婆帮我特别刺激,又也许我老婆的嫩屄给了他新鲜感,老王一轮冲锋就将下胯紧紧顶住我老婆的阴部,一面捏着她翘起的乳头,一面「噗噗噗」的在她屄里。

过了好一会,老王才依依不舍地把从我老婆的里慢慢抽出来,呼了口气大讚说:「大嫂的屄真紧,操起来爽得要命,这不,干个没几下就射了。

我假装关心地问道:「老王,你不戴套就不怕?」老王笑着说:「老弟,你不懂了,像这种家庭妇女是不用怕的。

我老婆听着我们的对话,羞得赶紧红着脸放开我起身,也顾不得顺腿流下的,小跑进了卫生间,看得我和老王都笑了。

待老婆进去后,老王笑嘻嘻地谈论起老婆的身子:「这娘们不错,够浪够热情,刚才干了她几十下就来了,那屄一夹一夹的裹得特舒服。

见老婆一出来便赶着穿衣服,老王不失时机地过去又搓奶又摸屄的,弄得老婆半天也没办法把衣服穿上。

这时候老王好像突然想起来似的说:「老弟,你要不要也玩一下?看你的东西也硬得很哟!消消火吧!」

老婆听到好像感到很突然,红着脸望着我,我笑了笑说:「啊,不必了,我们这就走,还要赶着把她送回去呢!」老王笑着说:「老弟是怕老婆吧?」我不好意思的附和道:「没办法呀!小弟无能,就没有这齐人之福。

老王吐了口烟,哈哈笑着道:「你别说,我还真有这个意思,这么好的女人很难遇上哟!等下多给点钱,我们兄弟俩一起……哈哈哈!」这老傢伙看来是不舍得让我老婆离开了。

我看了看老婆,想徵求她的意见,她知道我的意思,脸一下红了起来,显得特别漂亮和骚情,加上可能嚐到了一直想试试的粗大黑,今晚仍没过够瘾,娇羞的轻轻点了下头。

我的情绪也起来了,於是走过去帮她把刚穿上的衣服又脱了下来,老婆在我的上狠狠地掐了一下就顺从地倒在床上。

她叉开双腿将阴部完全展现在我和老王眼前,红突突的屄口还没来得及合上,也胀得厚厚的,充血变得老大的凸了起来。

看着每晚都在自己怀抱里的妻子如此地吸舔着别的男人,虽然在时很多次都有这样的玩笑和想像,但真的在眼前发生,感觉却是怪怪的,除了兴奋,可能也有一丝心痛。

我和老王同时着老婆的嘴和屄,这真是一种新的感受和刺激,老婆相信也逐渐投入在其中,卖力地含吮着老王的,连卵袋都帮他舔到了。

等老王的黑被老婆吃得青筋暴涨时,他走过来叫我躺在床上,让我老婆骑在我身上套弄,他则摸着我们的结合部位,搞得老婆一直流。

突然老婆叫起来:「不要!不行……你的太大了!噢……噢……」我一看,老王已经把他的插进老婆被沾得同样滑溜的里了。

老王贴在老婆背后,一手伸到前面揉着她的,一手固定住她的不让她摆脱,继续使力往里面钻。

费了一番工夫,老王终於把他的黑色全部捅进了我老婆的里,这时候老婆已经被搞得浑身冒汗、鸡皮疙瘩也一颗颗的凸高起来。

两根一起操弄,我感觉老婆的紧了很多,她的呻呤也加快了,下面更紧地夹着我们两根,这样玩真的很舒服、很刺激。

第一次玩三人行,我兴奋得硬到不得了,只顾一个劲地往里插……老王也捧着我老婆的不停出入抽动,撞得她的臀肉「啪啪」作响。

「噢!噢!你们要搞死我了……」说着话,老婆浑身像筛糠般一味颤抖、扭动,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就连续泄出两次身子。

老王笑了笑,说:「那这几张就当作是老弟的辛苦费吧,现在油价这么高,要你招待我就已经不好意思了,你够兄弟!明天一早我就走了,老弟有时间带着这位妹妹到新乡玩,我们再聚!」

坐在车上,我摸了下老婆湿润的阴部问她:「舒服吗?为什么不戴套?」她红着脸斜靠在我肩上,用手摸着我的软掉的说:「你说呢?咳!还是回家再跟你算帐!让别人操我就不说了,还是你叫我看着办的呀!坏老公……」

老婆虽然在宾馆已洗过澡,但和依旧让整个屄都滑溜异常,屄皮因为兴奋也像个大屏风般把阴部遮盖着,屄口红红的流着水,更是红肿不堪。

「你刚才好骚哟!终於如愿了吧?」我说着让她转过来,把东西插进她的里抽动了几下,然后放在里面:「你可以说了,开心吗?」

「嗯,开心!没想到你真让我玩,谢谢你!他的真粗,插在里面涨涨满满的很舒服,和你的感觉不一样。

特别是后面,也许是因为新的感受不同吧,反正我那时真的希望留在宾馆里面过夜,让你们俩搞个通宵……」

我想夫妻之间只要沟通得好,不影响家庭和亲情,偶尔搞点花样也会让自己更开心,当然这只能是我们夫妻自己的秘密。

今天写出来也只是让大家对别太看得过重了,性也是为了开心就行,今后如果遇到好的男人,我还想和他一起享用老婆的,机缘我在留意着。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