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在外面看起来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加长型轿车大小,但是一进到里面才发现,车内的空间巨大得像一个小型会客室。

「哦!」手中饮料被西维斯抢走的浅浅,就像完全不知道自己差一点『服毒自尽』一样,继续拖着陈俊到别的地方去『探险』。

听到陈倩的声音,刚刚还跟匹脱缰小马似的浅浅一下僵住,老实实的找了个地方坐下,一直被她拖着乱窜的陈俊总算松了一口气。

「这……好像是上次『修理』阿俊的那个维修站吧?」我不是很确定的问潘多拉,得到了她肯定的点头。

看着一路上那爬满了墙壁和天花板,像血管一样的能量管道;造型越来怪异的各种不知用途的设备;我的心有点发毛,忍不住拽了拽潘多拉。

试管中似乎有什么液体,几只细软的机械臂正像蛇一样在里面游动,臂头上长长的刺针,让我汗毛直竖。

」我转过头又一次用自己的能力刷了陈俊一遍,以确保我不在的时候,他连家中众女的一根手指头都不会碰。

一个和普通的人类异能者着水平差不多的下级希灵大兵,一但展开武装,就可以轻易的歼灭一只异能者组成的军队。

不过仔细想想,至少现在我不会因为一些日常意外,就莫明其妙的送掉性命,心中感觉一下又舒服了不少。

」我一手继续玩着女战士的乳球,一手扶着她的翘臀;跨下的用了点力,一下就挤进了她的两腿之间。

的上侧,直接通过战袍下阴处的缝隙开口,接触到了她鲜嫩的;三侧,则感受着顺滑战袍下那双粉腿的惊人弹性。

「刷!」随着我的一声令下,训练场上的一千女兵齐刷刷的两手后背,双腿微张,做出来了稍息的站姿。

」我不再多说,双手抱住露西,全力耸动腰部,在她的中冲刺起来,直到一爽,将大股大股的射进了这个忠诚战士的子宫。

从露西的中抽出,白浊的从她微微张开的两腿间不断滴落,很快在她脚下形成小小的一滩。

西维斯则蹲到我的跨下,一口将我的含下,用她的口舌替我擦拭起上的、、以及那鲜艳的处子鲜血。

「国父大人,出事了!」西维斯突然停下舔弄,抬起头来对我说:「皇帝陛下他们出了意外,浅浅主母和陈倩主母失散到异世界去了。

皇帝陛下一行跟着林雪小姐前去阻止时正好赶上了爆炸,浅浅主母带着的一个空间信标被激活,吸收了那个幽能核心释放出来的大部份能量后,把浅浅主母和陈倩主母随机传送到了一个异世界。

另外,因为浅浅小姐和陈俊陛下是情侣关系,以后将成为希灵的皇后,所以帝国网络已经将其认证为『主母』。

头上长角的黑色巨猪,喷吐火焰的犀牛,巨大的仿佛一辆主战坦克的兔子状生物,还有更多叫不上名字的怪兽,它们一层层地包围在山谷的出口附近,深渊的力量让它们迷失了自己原来的思想,现在这些原本平和的动物满脑子都是暴力和战斗,它们迫不及待地要用自己的力量撕碎面前四个看上去脆弱无比的生物,好发泄自己体内被深渊力量灼烧所产生的痛苦。

陈倩的脸色也有些苍白,但还能勉力保持着镇静,她拍拍浅浅微微发颤的手背,安慰道:「别怕,不是还有阿西达和阿西多拉在吗。

围在四周的兽群似乎也感到了什么不妙的事情正要发生,显得越发狂燥;在几只巨大魔兽的带头下,发动攻击向四女冲去。

不等阿西达和阿西多拉接敌迎战,空间震荡一下猛烈的扩散开来,几乎是在一瞬间无数的希灵战士,从布满天空的空间涟漪中浮了出来,而她们的正中则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传送门。

「为了帝国!战争既正义!利刃所向,帝国之疆!征服,征服,征服!」悦耳的女音,叫喊出来的是狂热的宣言。

「希灵空间部队指挥官,正空间尖啸者阿西达!」左眼向外放射着诡异幽蓝色光芒的姐姐向前一步,向我行了一个希灵军礼。

「希灵空间部队指挥官,负空间尖啸者阿西多拉!」右眼燃烧着令人不寒而栗深红色火焰的妹妹也跟着踏前一步,和自己的姐姐并排站立,向我行了一礼。

轰鸣的爆炸声,魔兽的惨叫声,还有希灵战士高呼帝国口号的声音;伴着四处闪烁的能量光束不停传来,形成一副诡丽的画卷。

」我对此不太在意,那不过是珊多拉放出了她的亲卫队,歼灭了一群被深渊力量所感染的魔化怪物而已。

倾诉的声音不知何时停了下来;灼热的气息从俩人的小嘴中吐出;两双水灵灵的眼睛,射出的是需索的目光。

本来没有动什么邪念,单纯的搂着她们在安慰的我;面对小腹升起的烈火,几乎是没有抵抗的就沉沦于自身的邪念。

只见她伸手在陈倩的裤子上一划,就在她前,连着一起切出一个大洞,湿漉漉的肥美一下就露了出来。

但是,在陈倩的『大姐姐』光环积威下又不敢上前争宠,只好抓着我的另一只手按到自己的上,让我的手指插进她的蜜穴抠弄。

那个小小的东西大概只有巴掌大小,如果不是我强化肉体后视力大增,隔着这距离,估计这连她的长像都没法看清。

一头翠绿色的及腰长发,有着同样翠绿色的宝石般的双眼,肌肤洁白中透着一丝粉嫩,那张花生米大小的小脸蛋如果能放大的话,绝对是祸水级别的丽颜,她穿着一身不知什么质地的绿色连衣裙,赤着双脚踩在陈俊的头上,背后两对翠绿色半透明如同蜻蜓一样的翅膀,不时有点点荧光散出。

「阿俊,你听到了没有,这是什么声音?」我抱着浅浅的小,挺动着腰,狂野的在浅浅的小里翻腾。

一看到我在训你,你的浅浅就特别卖力的扭动她的小来挨的肏.想用她的小让我好好爽爽,给你求求情。

还有你姐,刚刚也是为了暗中替你求情,死命的骑在我的身上耸动挨肏.就是想我肏舒服了,可以消消气,就不会罚你了。

好好的听着你的小女朋友是怎么用她的为你求情的吧,把它刻在你的心里,以此为戒,以后不要再让她们遭遇危险了。

浅浅那敏感的娇躯哪里经得起这样的猛肏,很快她就连紧咬我的衣领都压抑不住,干脆伸长着脖子,疯狂浪叫起来。

」珊多拉在知道了之前我和陈俊的对话后,是这样补充的:「这个世界的创造者绝对是一个造物学没过二级的白痴造物神,他在完成世界的创造之后竟然忘记为世界关键法则和空间基础结构加装稳定结界,这直接导致深渊力量干涉到了这个世界对外传送时的位面状态,现在我们的空间跃迁系统已经无法准确定位地球的位置,甚至原先那个宇宙的我们也不一定能顺利回去,也就是说,除非消灭掉作为干扰源的深渊入口,否则我们是不可能顺利离开这个世界的……」

」珊多拉毫不客气评价着维迪斯帝国,在我们和她会合前,她已经和对方的皇帝有过一次正式的官方接触。

「在强国面前保持自我的尊严,在陌生的闯入者前保持适当的谨慎,对目标缺乏了解时不草率做出决定。

「面对随时可能毁灭整个世界的深渊力量,却仍然目光短浅的只看重自己面前的一点蝇头私利和可笑的自尊心。

也许是因为有吃让她的心情好了不少,也许是为了照顾同为皇帝的陈俊的想法;继续在精神网络中和我们交谈的珊多拉,语气和缓了许多:「总之,我们做我们的,他们们的。

「很荣幸能够见到来自神秘希灵帝国的诸位,」那个男人说道,「我是维迪斯帝国的皇子,威斯克,我的父皇……」

但是,为了『赤袒相见』以示诚意,『肌肤相亲』以示亲近;作为外交人员造访希灵基地的维诺亚,不得不硬着头皮坐这任我揩油,忍受那肌肤被人抚摸的奇异感觉。

我现在还只知道你的名字,为了能让我们相互之间更加了解一些,你能介绍一下自己吗?」大手从她的腰间滑到了她光洁的小腹上细细抚摸,我『彬彬有礼』的问到。

说完,我干脆低下头去,含住维诺亚的一个乳房又吸又舔,一手还抓住没能含进口中的乳肉大力揉捏,另一只手也捉住维诺亚的另一个乳球不停搓揉。

「呼……呼……非常……感谢……国父大人……您的款待……」维诺亚刚刚一直被动的咽着我源源不断灌进她嘴里的,连换气都找不到机会,以她武者的体质都有点吃不消,这会很是有一点气喘吁吁的样子。

维诺亚有点发晕的头,一下清醒了不少,一脸郑重的对我说:「好的,为了两国的友谊,为了加深两国的互相了解,为了加深我们之间的互相了解。

她用力的收紧四肢,就像想要和我融为一体一般;用尽全力的,想让自己的每一寸肌肤,都能和我紧密相帖。

抚摸着她紧致的翘臀,嫩滑的玉背;跨下怒涨的,对着她初承雨露的狂疯撞击,一次又一次如她所愿的,肏在的最深处,奸得她死去活来。

不过我却并不准备这么快就放过这个美人,插在她的中没有拨出的,在她的惊呼中又一次耸动起来。

以中央的金字塔型母巢为中心,周围错落有致地分布了十余座基础战斗单位生产基地,载具工厂,战争指挥中心以及空间打击设备,在这些建筑之间,还分布着足以将整个基地覆盖两遍的各类防御塔和监视岗哨,尤其是山谷出口设置的两座幽能风暴方尖塔,更是拥有着可以瞬间摧毁一座小型城镇的恐怖威力,这种令人发指的防御性武器如果不是体积过大的话,简直可以当成战略级的进攻兵器来使用了

因为,在这几天亲身经历之下,我本来已经模糊的记忆里,有些东西又变得清晰起来;在这些东西里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这种水晶带有很强烈的能量场,并且当控制母巢的希灵主机在思考或者说是在运算数据时,这些水晶也会产生能量涡流。

简而言之就是一种特殊的辐射,而碳基生命只要在这种辐射里待上几个小时就会产生变异,进而获得某种异能。

就在今天下午,这座希灵基地的最后一座基础建筑——帕斯维尔幽能回充体系就要完工,这意味着整个基地的建设将初步告一段落。

姐妹俩更用力的含着我的亲吻起,两条香舌就像激烈湿吻一样缠绕着在我的上翻滚,轮流将卷进回自己的口中。

但是不管俩人多么努力的吸吮着,仍有不少从她们纠缠的双唇中漏出,沾到她们秀丽的俏脸间,滴到她们银白的战袍上。

阿西达把手伸向妹妹,阿西多拉把手抬向姐姐,俩人用手指刮下对方脸上的,送进自己嘴里细细的品味。

阿西达顶着一头乌黑的双马尾,仅仅身着一条小热裤和一副黑色的,外面罩着一件黑风衣,左眼冒着幽蓝的光芒。

抱着左边阿西达高高抬起的左腿,下腹一挺,直接就把顶进了她的,捅破了那层薄薄的黏膜插到她的深处,肏得阿西达忍不住一声低吟。

接着也不停息,我一抽,又是狠狠一肏。跨下再次顶进了她的,捅破了那层薄薄的黏膜插到她的深处,肏得阿西多拉忍不住一声低吟。

随着我在阿西达内的,阿西多拉的也不时的开合着,一条没有根的正在奸着她的。

「现在我们其实是通过快速开关空间通道来实现姐妹两人一起挨您的肏.您的前一记会肏进我的。

这种新奇的体验,让我双手紧抱着阿西达的一条粉腿,死命的在她的中击撞,轮流享受她们姐妹俩的娇嫩蜜穴。

一边把两个盈盈一握的小鸽乳抓在掌中搓揉,一边微微耸动在阿西多拉自己的配合下进攻着她的。

为了防止又被这俩姐妹联手『夹击』,我还让阿西达爬到我们面前,把脸埋到阿西多拉那正在被我的上,舔舐她的。

在这种全面侵犯下,阿西多拉迅速的起来,一双小腿一伸,将自己姐姐的头死死的夹在自己两腿之间。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