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学后,A片的来源又更加丰富了,偶然间,我发现某个A片的女主角很像舅妈,於是抓下来看,天阿~不知道为什么,看了这片A片让我射了许多,从此我开始注意到舅妈,舅妈比母亲更年轻在18岁就结婚,并且育有一子,舅妈年纪大我约6~7岁算起来只是像姐姐一样,我观察舅妈是一个感觉很敏锐的女人,有时一个眼神的交会,他就会了解对方在说些什么,而舅妈相对的眼神似乎都诉说着千言万语,舅妈很爱运动,下午时常常会到国小去慢跑,高中时我甚爱打篮球,一日我带着小表弟一起去国小打篮球,打到一半时,刚好小表弟要去补习,但却爱玩不想去补,远远看到舅妈走了过来,舅妈生气地骂着表弟说:「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和表哥打球。

我一旁看着表弟被舅妈骂,但其实舅妈十分温柔,骂人的时候感觉只是像女生任性时的表情,十分可爱。

於是两人开始比赛,舅妈站在罚球线上开始罚球投篮,我坐在篮球架上仔细看着舅妈,她身高不高约160,身材十分标准,看起来约42~43公斤,也不大不小,大约是Ccup,看着她运着球,专注地投篮,十分赏心悦目。

我们投着投着投到约70多颗时,我发现舅妈的发稍已经有不少汗水,而白色的运动杉也被汗水染湿,隐隐约约看到舅妈穿着淡蓝色,身材似乎完全没有任何赘肉,我看的有点呆了,突然一个空心球,球到我的头,舅妈一旁笑着说:「哈哈,小恩,你在看哪呀?」

我脸瞬间红了起来,为了避免让舅妈看到,我拿起球来,故意走到三分线外远处投篮,舅妈一旁半惊讶半微笑地说:「那么远,投的到吗?」

晚餐过后,舅妈原本是在客厅看电视,她就走到里面拿了个抹布出来擦地板,擦着擦着擦到我坐的沙发前的地板,我低头一看,只看见舅妈正半跪着,因为她穿的衣服比较宽大,於是看到她深深的乳沟,舅妈此时有意无意地在衣领拉了一下,於是内在美完全印入我眼中,舅妈穿着白色但是因为半跪低着头,使得舅妈的看起来又更大了,雪白的肌肤上暗暗透着几个血管,果然是真材实料的,看着看着,突然不自觉的竖立了起来,此反应在我的裤子显现出一种不寻常的膨胀,舅妈似乎注意到了这不寻常的膨胀,她愣了一下,不久之后她笑了出来,但又瞬间觉得她这么笑,十分奇怪,急忙忍住,缓缓移步至内厅。

自从这次以后,我常常打的幻想对象都是舅妈,而我发觉舅妈许多次似乎都有意无意的在微微我。

印象中,某个中秋节,阿舅挤满了许多亲戚,我好不容易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舅妈离我有点距离,中间夹了许多亲戚,此时我发现舅妈正探着头似乎在找寻着什么,我特地换了一个位置,来到舅妈可以直视我的地方,并且去观察远处的舅妈,舅妈穿着白色上衣,以及一件短裤,大腿皮肤白里透红,小腿纤细令人遐想,观察片刻,果然舅妈似乎是在看我,她顺着我的身影移动而改变探头方向,我用眼角余光去看舅妈而不跟舅妈的眼神正对,舅妈深深的看着我,嘴带微笑,脸上似有欢愉感,她的手时而微微捏着她的大腿,时而来回抚摸大腿内侧,时而抖抖自己的大腿。

突然我的一个眼神,与舅妈交会,舅妈微微一惊,脸色羞红,急忙对我微微一笑,我在她尚未微笑结束之后移开了眼神,并用余光再度看她,此时她似乎有些失望,只见她将右手五指穿插在左手五指,两手紧握,接着用大腿夹住两手,头暗自垂下,稍稍叹了一口气,我大概猜出舅妈似乎想与我说话,於是倒了两杯麦香红茶,夹了几块肉,坐在舅妈旁边,我说:「舅妈中秋节快乐,一起用餐吧。

我一口答应之后,舅妈开始去招呼其他亲戚,而我则是帮舅妈安装MSN,此时人潮进进出出,舅妈原本在厅外而走到厅内,因为放置电脑的周围都是人,於是舅妈看似故意又似不得以要从我与电脑之间的缝细走过,因为缝细有限,於是她的腿就碰触到我的腿,舅妈身上也有许多暗香漂了过来,那种柔软又温暖的触感,伴着暗香,不禁让微微反应,此时舅妈又似乎半故意似的重心不稳,跌入我的怀里,我怕舅妈摔在地上,於是伸出大腿让舅妈坐在我腿上,并用手搂住舅妈的腰,这一搂非同小可,感觉我的手臂上缘轻处舅妈的,正当觉得要瞬间膨胀时,我随即将手放开,而舅妈整个人的重量就在我的腿上,而也不自觉直立起来顶到舅妈,舅妈又惊又喜地叫了一声:「阿~」

这一叫似乎有些亲戚关照了过来,舅妈自知尴尬,但亲戚们一围过来她离开的空间越小,於是往前一坐,坐在与我同一张沙发的前缘,并化解尴尬地说:「小恩,我的MSN好了没?」

亲戚们一看没事,又不好意思去看舅妈的帐号密码,於是又转身回去聊天,舅妈问我:「密码我自己有一组,你帮我想个帐号吧。

舅妈说:「帐号想到了没阿?你要设(射)好耶,不要乱设(射),最好设(射)在我身体里面,让我永远记得。

舅妈这么一转身,身体也跟着靠过来,伟大的双峰也贴在我的胸前,也忍不住又再度窜起,舅妈感到有东西顶过来时,我赶紧岔开话题。

有了舅妈的msn之后约两个礼拜的某个中午,刚好我没课回宿舍上网,我的msn突然显示「香香」已登入,我起出不知道是谁,点了一下才发现,原来是舅妈,而且还在msn个人资料里面放了许多的美美的生活照,在我还没观赏完毕之后,突然暱称「香香」丢了个水球找我。

我买了85度C,骑机车到阿舅家的五金行,此时店里面有许多人,阿舅,舅妈,表弟以及阿舅的朋友都在里面,我进去打声招呼,并坐在一旁和表弟聊天,阿舅交代了舅妈几句话之后,很快地随着朋友外出了。

我们在五金行里有说有笑,有许多客人进进出出,我也很热心帮了客人找了不少东西,突然有个客人要付钱时,微笑的对舅妈说:「老闆娘,你很幸福喔,丈夫在旁边帮客人找东西,你坐在这收钱。

只见舅妈对我眨了个眼,等客人走了以后,舅妈笑着对我说:「哈哈~不知道是你太老气还是我太年轻,他竟然把我们当成夫妻耶。

舅妈笑容又更灿烂了,舅妈说:「小恩真的很单纯,女人不会在意自己是否被认错,只会在意自己是否看起来觉得年轻。

此时舅妈专注着我,我被她看的不好意思地转换了视线,舅妈站了起来走向我身旁,越走越近,此时我心跳加速,脚往后退了一步,在准备退第二步时,舅妈抓住我的双手,我紧张地说不出话来,舅妈笑容可掬的脸竟然在我脸前不到20公分,我感觉到舅妈的呼吸,并且带有淡淡的香味,舅妈敲敲我的头,说:「小恩,你现在可以帮舅妈评个分数了吧?」

从这次之后,我似乎对舅妈有很深刻的某种期盼,但三分欢喜中却又怀着七分恐惧,我刻意一阵子不上MSN,也不去阿舅家。

偶然的一个暑假,我得知阿舅和他的朋友要带小表弟一起去国外旅游一个礼拜,因为阿舅怕出国这段时间没有收入,於是把舅妈留在国内看店!阿舅临走前打电话给我,要我偶尔去五金行帮忙舅妈。

要去店里帮忙的前一天晚上,我打电话给舅妈,询问是否有要帮忙哪些?舅妈要我上MSN说比较省电话钱。

我心想,舅妈一个人在家,或许会穿的比较清凉,在好奇心的触使之下,我们两个都开了视讯,果然不出我所料,舅妈穿着一件的睡衣,似乎不难看到深深的乳沟。

香香:我呀~年纪也快要30了,需求相对的比之前还要大,只是你阿舅反而沉醉在酒中不理我,唉~~~我是个的女人,我最近常一天至两天就要慰慰一次,可是平白没有对象也很难,所以我就……我就幻想恩公啰!

小恩:舅妈大大,你想太多了,舅妈一直在我心目中都是一个完美的女人,你持家、相夫教子,有长的很有姿色,娶到舅妈是要有很大的福气。

我当时约莫16岁,因为当时是念明星高中,所以常常念书念到很晚,母亲似乎一个人睡的辗转难眠,於是睡眼惺忪地爬了起来,走到我念书的地方,母亲说:「小恩,你还在念书阿,爸爸还没回来吗?」

母亲在我床上躺着睡觉了,待母亲睡着时,我仔细看着她,母亲19岁奉子之命与父亲结婚,如今年约35,身高约165cm、46kg、34E,但是母亲天生丽质,看起来比27岁的女生还要青春年轻,她穿着白色的睡衣,露出雪白的大腿,以及纤细的小腿,母亲身材很好,睡衣包不住他丰腴的胸前,看着母亲深深的乳沟,让我心已经不在书本上,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感觉这么深刻,那种心理的悸动,血液在心中流串,而身体也不自主的兴奋。

当下我已经无心念书,索性躺在母亲一旁睡觉,但是一躺下来,我又更睡不着了,一旁的母亲吹气如兰,还似乎随着呼吸的起落的小小晃动,我看着母亲惊为天人的身体,不禁紧张了起来,身体动也不敢动。

突然母亲一个转身,大腿跨到我身上,我感受母亲腿的重量,原来女人的重量是如此的轻盈,登时也硬了起来,并且去稍微顶着母亲的腿,一顶到,感觉无比舒畅,心跳加快许久,我稍微移动身体,让和母亲的腿有更大的接触,这一动,似乎惊动了母亲,她稍微张开了眼,我急忙地装睡,只见母亲稍微笑了笑,摸了几下我的头发。

此时,或许母亲认为我还是小孩,她不仅将大腿跨过来,另一只手也抱着我,我整个人感受到母亲身体的一半重量,但令我振奋的是,母亲当抱住我的时候,在我眼前的是两个又大又圆的乳房,我花了好久的时间,等母亲又再度熟睡之后,缓缓将脸靠过去,在轻处母亲乳房的一瞬间,只觉得又温暖又柔软,不知道要用什么来形容,但奇怪的是,我的竟然没有因为这个碰触而有任何反应,反而只觉得身在一个很安祥的环境,或许这是因为婴儿时期曾经吸允过母奶吧。

我也因为这个安祥,小睡了约莫半小时,小睡片刻醒来后,我发现母亲的腿是整个横跨我身体的状况,记得在还没睡之前,只在母亲的大腿外侧,而现在却被母亲更加跨过来,而顶到大腿内侧,约内侧的肌肤柔软,於是又更加硬了几分。

因为国中时期,许多同学们广传A片,所以我对性也了解不少,我知道再进去一点就是母亲的,但是眼前的是自己的母亲,我在怎么说也没这种胆量去对母亲有任何侵犯,不过身体的亢奋,只让我不自禁在母亲的大腿内侧稍微去摩蹭,母亲似乎对这摩蹭也有了些许反应,感觉她的腰随着我的摩蹭而稍稍摆动,我一发现母亲在动,又急忙装睡,而不敢去摩蹭,母亲似乎因为我停止摩蹭而感到有所不畅快,於是将整个身体横贴在我身上,我登时已经又兴奋又害怕,因为此时我的隔着我的和母亲的已经顶到母亲的了,此时母亲似乎达到自己想要的睡姿需求,而又睡去,登时,我心中想,反正是隔着,应该不算侵犯吧,於是就用隔着的而且缓慢地去顶母亲的,只觉母亲稍稍喘气,并再度摆动着她的腰,母亲深睡时似乎认为敢用顶她的应该只有父亲,於是母亲有点忌惮了起来,她用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先套弄了几下,并且大腿夹紧我的身体,加快了腰部的摆动速度,母亲半睡中懒的脱下彼此的,好像只觉得有顶着她就满足,母亲喘息声加快,突然大腿往我身体一夹紧,我感觉母亲湿了,我也因为这一夹紧而射了不少出来。

我几乎整晚都没睡,等到母亲醒来,我才发现自己做错了一件事情,因为我后来又跑回自己的房间睡,而没有去父母亲的房间睡,母亲一早醒来,发现她自己的是湿的,而身旁躺的人却是我,不过好在她搔搔她的头发,看着装睡的我,眉毛一扬,於是去换洗了。

自从这一晚,我似乎对同年纪的女生毫无兴趣,而发现自己似乎对才有感觉,也常常幻想着母亲而。

香香:继续插~~~~加快速度~~~~不要停下来~~~~顶着我~~~~顶着我~~~继续顶着我~~~~插着我~~~~插着我~~~~用力插着我。

到了第四天五金行关店时,舅妈对我说:「小恩,明天店里是例行休息的日子,你明天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有的话,陪舅妈去市区晃晃吧。

广了整个早上,舅妈对於今天的消费很满足,於是伸出一只手,环住我的手臂,头也微微靠在我的肩上,舅妈说:小恩,今天真的很感谢你,这样好了,我请你去唱KTV。

离开KTV已经是下午五点多,我们已经在KTV吃饱了,但很不巧,离开KTV时,外头下着大雨,因为我们是骑机车来市区逛街,所以我与舅妈不得以两人淋雨骑机车回去。

这一路回去的过程,舅妈将我抱的紧紧,我可以深深感受到我的背部似乎有两个柔软的乳房贴着我,突然间,我感觉到舅妈吻着我的脸颊。

舅舅家中有三间浴室,我很快去沖个澡,但因为我没有换洗的衣物,所以随便穿了舅舅的上衣以及一件四角裤。

於是尴尬的走了进去,进去一看,舅妈穿着银色微微透明的睡衣,隐隐约约中可以看到舅妈的,另外舅妈披着一件黑色的大外套,但似乎遮拦不住舅妈的好身材。

天阿~原来舅妈买的是色戒,听说女生看过了之后都会变的更想爱爱,我坐在舅妈旁,但无心在电影中,在一个煽情的镜头时,舅妈突然加快了呼吸,就在这瞬间,我整个人被舅妈抱住,舅妈不停地吻着我的额头、脸颊、嘴唇、脖子、耳朵,舅妈喘着气地对我说:「小恩,不好意思了,不过我真的忍不中藏其压抑的情绪。

我被舅妈这么狂吻,整个身体跟着兴奋了起来,我一手抚摸着舅妈的头发,一手环住舅妈的身体,舅妈脱去黑色外套,整个人面对我并坐在我腿上,在我眼前是舅妈的丰满,但并没有母亲的那种温暖,反而是那种使涨大的激素。

舅妈感觉到的膨胀,於是用手来回帮我套弄着,这种感觉是前所未有,比母亲之前帮我套弄时还要真实,我不知道是否要跟舅妈告知我很舒服,舅妈突然说:「小恩,把裤子脱了。

」当我弹出来时,舅妈大概傻眼三秒钟,舅妈说:「现实和视讯中还是有差,小恩,你真是个强壮的男人,你阿舅应该只有你一半而已。

舅妈:「没错~~~阿~~~哦~~~~哦~~~~呀~~~就这个速度~~舒服~~~小恩好棒~~~小恩的好大~~~舅妈爱死恩公公了~~~阿~~~再继续顶着~~~顶着~~~」

舅妈迅速的脱掉,这时我反而有点紧张了起来,因为女人的我只有在A片上看过,但此刻在我眼前的却是真实的女人,我看到舅妈已经流了不少。

舅妈:「阿~~~小恩~~~好温柔~~~原来~~也可以这么温柔~~~这么舒服~~阿~~~~缓缓的酥麻~~~阿~~~好温柔~~~恩公公~~好棒~~呀~~~」

舅妈似乎被这九浅一深的模式,玩得心很痒,毕竟好像插的很深了,但又随即浅浅插入,於是舅妈开始主动摇摆自己的腰。

舅妈:「阿~~~了啦~~~好大~~阿~~~好粗~~~呀~~呼~~恩公,我爱死你的了。

舅妈此时已经是有点让跳跃身体式地让我的,突然我感觉自己似乎好像快,於是我用支撑住舅妈的重量,并且将舅妈整个人抱了起来。

我亲亲舅妈的脸,说:「是阿,我总觉得这样女生比较不会有压迫感,而且也可以自己调适自己想要被插入的深度。

将人整个人抱起来的感觉有点不一样,舅妈整个人被我抱起来悬空,插入他穴中时,一来可以感受到他整个人轻盈的重量,但穴又感觉起来那么时而柔软、时而紧绷、又带着许多酌热。

通常男人要前会有一个速度超快的动作,我自觉的快要射出来,於是我顶着舅妈之外,开始跳动我的身体。

舅妈:「小恩,不行了~~~不行了~~~~舅妈了~~~~讨厌啦~人家~~~被你跳动~~~震的晃来~~~晃去。

舅妈:「阿~~~好棒~~~舅妈~~也很快~~快活~~~射在里面~~恩公~要射在里面~~我要恩公的精虫虫~~好舒服~~~爱死恩公了。

舅妈摸摸我的头,微笑的说:「没关系,这也是我此生中最舒服的一次,如果生小孩我也认了,陪舅妈去沖个澡吧。

有一天晚上,父亲又喝酒未归,我回家陪母亲,母亲来到我的房里整理我的房间,我看着母亲的身影,他年纪也快要40了,可是身材、相貌、胸、腰、臀都维持得很好,特别是只能说是惊为天人来形容,每一种女人的特质都比舅妈还要好上好几倍。

如同高中的时候一样,母亲当我是小孩子,所以穿着上很随便,而今晚他只穿了个黑色及,在披着一件薄纱就躺下来睡了。

母亲笑着说:「果然是好孩子,敢作敢当,这打虽然很多人不苟同,但老妈觉得还是要是当打才会心理健康一些。

母亲笑着说:「老妈对自己的身材很有信心,外面的男人都会对老妈起遐想了,更何况是自己每天见面的儿子。

母亲接着说:「你记得高中时,和老妈一起睡的那一幕吗?其实,一来是那天真的很累,二来是那时候老妈也是有需求,只是时常不在家,而老妈又不是那种会跟人乱来的女人,所以逼不得以在你身上留下你恋母的情节。

母亲又看出我的心思,母亲说:「小恩,你从小到大,我哪次不是顺从你?心中有事情就大胆说给老妈听,别在那胡思乱想,而且你要讲的说不定也是母亲想要听的。

母亲突然手伸进去我里套弄我的,我被这么突然的动作感到又惊又喜,母亲笑着说:「看看这样会不会比较有勇气一点。

瞬间我,涨到母亲无法含住的长度,母亲似乎也有点惊吓到我的这么粗大,但随即又高兴的说:「小恩,老妈从不知道你的多大,今天一看到,才觉得你真的已经是个强壮的男人了。

母亲缓缓将脱下,这个或许是我此生中看过最完美的就这样显现在我眼前,而我也是第一次清楚看的母亲的乳头,已经有点深红色偏黑,似乎是幼时我吸允的结果吧。

母亲:「~~~自从你高中~~就没碰过我了~~比起舅妈~~我算是~~一个~~~更需要性~~~的女人」

母亲:「阿~~~阿~~~阿~~阿~~小恩的好粗~~比爸还要粗~~妈好高兴~~阿~~摆动腰~~我要~~用力点。

母亲说:「小恩,妈还是很怀念正常体位,虽然男生在上,但是至少男生比较会,我比较想要激烈一点的。

母亲:「继续揉~~阿~~~阿~~~快点插~~我要快~~我要快~~小恩~~好有活力~~~好强~~~好强~~再快点。

母亲:「我要快~~我需要~~阿~~~~~我需要快~~~小恩~~~我要快~~我需要快~~~阿~~~阿~~小恩~~阿~~我的乖乖小恩~~~」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