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5p真实经历的自述 我会把你搞得死去活来

在男权强大的夜国,女孩子生来就是奴隶,是男人们玩弄的工具,哪怕是皇上的女儿也不例外,且对于女孩子来讲,越具有皇族的血统,恐怕越是一件悲惨的事情……她的女儿……注定受苦……一颗巨大的泪珠滚落,打湿了精致的绣花枕。

水上屋专收具有皇族血统的女婴,火中屋主要收容王公贵族的王妃们产下的女婴,而土下屋则是从各地收来的普通人家的女婴。

但实际上,这三个“屋子”的区别,只是收容女婴的血统不同罢了,其实不管什么身份和来历的女婴,只要进了炼奴房都会受到非人的、高强度的训练,待女婴长到八岁,还是懵懂无知的女童时就被分派到皇宫、后宫、及皇子宫里杂使和奴役,十六岁或者更大方可由主子许可配人,而这时的她们,绝多已早非完璧了。

所以即使她们配人,也是配给身份低下、娶不上妻的光棍,或死了老婆的鳏夫,有些姿色的也会被要去给一些有地位的老头子作妾,还可吃穿不愁,这就是这些女奴们最好的下场了。

小女婴仿佛还没预知到自己未来命运的悲惨,兀自在板硬的排炕上甜甜睡着,小小的手握着拳,咬在她的嘴边。

其中一个乌眉美目,蜜色皮肤,大约六岁左右的男孩指着床上的小女婴说道,“就是她,就是她,她就是清妃给我们生的妹妹”“粉粉的,好可爱”最小的四岁左右一双碧目的小男孩道。

而他们中最大的,大约八岁的小男孩却没说话,只是将淡金色的眸子盯紧床上的女婴,他面貌出奇的邪美,瞳仁呈淡金色,狭长的眼角轻轻上挑,轻薄而的薄唇紧抿,才八岁的小男孩,身上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邪异而高贵的气质,另人不敢轻觑。

“她的眼睛好像是水做的”八岁男孩看着她皱了皱眉,“今后,就叫她夜瞳水吧”而这三个男孩就是夜帝的三个儿子,也就是夜国的三位皇子。

当今八岁的皇太子夜月,肖皇后所生,;六岁的二皇子夜风,庄妃所生,;四岁的三皇子夜星,妍妃所生,而床上的女婴,正是他们同父异母的妹妹,由清妃所生,后被太子夜月赐名的夜瞳水。

在还空着的木架子旁,放置着一大盆还未搭好的衣服,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弯腰捡起衣服,吃力地爬上木凳,踮起脚,将衣服在木头架子上搭好,她擦擦额上的汗,将稚嫩的小脸仰起对着阳光,水一样清澈的眼睛微微眯起来,小脸就沐在暖暖的日光里。

不知什么时候,院子里闯进一个十岁左右的华衣少年,他手里握着一柄剑,在一排排掠衣架子狭窄的空间里舞动,剑花如雪。

正自仰头想偷得小小空闲的女孩惊吓地爬下凳子,跑到还在舞动的少年脚边,一把抱住:“风殿下,求求你,停下来”夜风脚下一飞,四岁的小女孩被远远踢开,如破布娃娃一般重重跌在地上。

十岁的少年已长得非常高大,乌黑桀傲的长发束在脑后,蜜色而光泽的皮肤,两颗黝深冷酷的眼睛狼一样盯在女孩身上,嘴唇地一掀,便道,“凭什么要停下,你叫我停下我便停下么?本殿下在练剑,你懂不懂?”“风殿下去练剑场吧,太子殿下就常去哪儿练剑”“偏偏不去,我就喜欢在这儿”少年一扬脸,剑又束起来。

少年偏头想了想,又邪邪地一笑,“那你跪下来给我磕个头,喊我几声二哥哥,我便依你”四岁的小女孩慌忙跪下,纤细的胳膊伏在地上,将头慢慢贴近,“风哥哥,求求你”“哈哈”少年黑眸闪亮,似乎很是兴奋,“这样还不成,我要你满了八岁去做我御风宫的女奴,你依不依?”“好,只要嬷嬷答应我去我就去”“那说定了,你答应了就好,管那些老婆子们做什么?”少年剑一收,正准备要走。

“二哥”一个略小些的翠眸少年走过来,“水答应管什么用,水上屋的女奴需父皇批才行,你这样诱哄,她当然不得不答应”“哼,不答应也要答应,只不过一个奴才,我要的,谅父皇也不会不允”

“死丫头,原来在这儿躲懒,噢呦,不仅躲懒不说,还把湿衣服弄的满地都是,看你是不想活了”一个婆子从屋子里冲出来,手里拿着一弯柳条,对着小女孩就一阵乱打。

一个白衣少年走入,华缎般的黑发及腰,白玉样温泽的肌肤,面貌如天神般邪美,淡色的金眸看向那婆子,似那温润的琥珀,却让被盯住的人由外冷到里,“好胆大的奴才,竟敢在王爷们面前逞威,你眼里还有我们这些王吗?自是她有不对,王爷在前,也轮不到你来管教”太子爷饶命,太子爷饶命,是奴才瞎了狗眼“婆子连忙扔了柳条鞭跪地求饶。

女孩子星眸微张,见着来人,忙挣开了,跪在地上,“太子殿下”夜月红唇一勾,也不去扶,“看来还无碍,起来罢,把衣裳都捡起来”

夜月侧头,金眸不悦地一眯,“退下”,侍卫们僵在原地,再也不敢动又拎起一件衣物,金眸少年长身一旋,黑发飞舞,脚落地后,那衣物早打着旋,稳稳落在凉衣杆上了。

夜月却淡淡地一笑,也不转身,却道:“风,你的剑练得如何了,可比得过我?”“比得过如何,比不过又如何”风冷冷一笑,“大哥在这儿做好人我不防碍,我就是做尽了坏事,自然也不必大哥插手。

她一头丝缎般的黑发,小小的瓜子脸,最吸引人的是那楚楚动人的剪水双瞳,乌黑的,瞳仁四周还有一圈微晕的紫色,像一朵淡淡的紫色菊花。

她的三个高大而俊美的哥哥就是她的主人,她每隔一个星期,就会从坠星宫匆匆去到御风宫,一个星期后,又会从御风宫,赶去邀月宫,如此往复,已是六年有余。

十四岁应该是少女发育的年纪,但瞳水的身子依旧很单薄,她个子虽抽了不少,但身材却依旧是小女孩的样子,细长的颈子,瘦削的肩,小小的身子裹在白色透明的丝纱内,纱裙里露出葱绿的抹胸,那翠滴滴的颜色,给这个纤弱的花季少女增添了一些活泼的气息,但她青葱的束胸后,胸脯却如小女孩一样平坦,丝毫不见发育的迹象。

床上纠缠着两个一丝不挂的人儿,风结实修长的身体下压着一个皮肤雪白的女人,女人很美,但此时,她的脸却扭曲着,喉咙里发出兽一样的和尖叫,那样子似乎很痛苦。

而风却凌驾于女人之上,像一个剽悍的驭马师,深色的大手掐入女人雪白高耸的乳房,结实的在疯狂地冲刺,健硕的大腿缠住女子纤细的腰。

喘息,肉体的撞击……空气让人无法呼息的的气息………瞳水惊惶失措地低下头,小小的身子开始发抖正与女人疯狂的风突然一把推开身下的女人,几步走到瞳水面前。

裸露的小麦色肌肤,肌肉虬结,滴滴汗珠在光滑的铜色肉身上滑动,舛傲不驯的长发濡湿地贴在裸露而健美的身体上,这种情形可以让任何一个女人为之疯狂。

“哼,狡辩!”风轻哼,黑目眯起,“杏奴,虎尾鞭!”瞳水张大眼睛,雪白的贝齿咬紧娇嫩的嘴唇,她的身子刷过一阵颤抖,她伸出纤细的手抓住风的脚腕,“殿下,我没有……”她摇头,长长的黑发凌乱地散在颊边,如同无辜的野草。

“杏奴”风放开嵌住那纤细下巴的铁腕,对脚腕上冰凉、柔腻的触感不予理会,“她晚到了几刻?”杏奴目光抬起,又飞快地回落。

“听见了么?杏奴说你足足晚了十刻钟,你却说没有,你在说谎?”瞳水转向杏奴,又飞快地仰起脸,“没有,我没有说谎……”“晚到十刻钟,十鞭,对主子扯谎,十鞭,说谎后却狡辩又是十鞭,一共三十鞭,杏奴!”男人一转脸,喝道。

风唇角挂着一丝冷酷地笑意,冰冷的黑眸看着第二鞭,第三鞭……如同雨点般落在娇嫩如花的少女身上。

雪白而透明的肌肤,爬上纵横交错的丑陋地“红蛇”,那一道道伤口上,翻着的艳红的血肉让人不忍卒睹。

那单薄纤细的身子,平坦而白晰的胸脯上,只有两粒晶莹剔透的红豆,哪同未发育完全幼果,但却同样有着噬骨的。

谁相信这样的身子是正在发育的十四岁少女的***.她的身体没有半点发育的迹象,还枚一颗完完全全的青果。

少女倒在了地上,长发虅蔓一样纠缠着雪白而充满伤痕的身体,身体扭曲成不可能的角度,像一条受伤的美女蛇。

少女的瞳仁因为疼痛而收缩,像受伤的小鹿般楚楚可怜,她花瓣一样的嘴角淌着鲜红的血,一滴滴滴在夜风的胳膊上。

他如同一个邪美的吸血鬼,狂暴而贪婪地蹂躏少女的双唇,仿佛那唇下的鲜血是甜美的甘露,让他失去理智的吸吮。

夜风的手慢慢下滑,从少女乌黑而纠集的长发来到她裸露的双肩,然后滑到紧紧相贴的两具赤裸身体的间隙中,粗鲁是揉捏着少女平坦那两粒晶莹的红豆。

瞳水的手臂已无力抬起,无力反抗,她摇摆着头,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呜咽声,如同一只受伤的小兽。

他一把掐住少女的颈子,吼道,“谁允许你哭?”瞳水张着嘴看着他,风在她眼中如同一只暴怒的狂狮,另她恐惧的想逃开。

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绝望,她眼前出现了夜月的脸,如果有他在多好,他不会这样对她,他也不会眼看别人这样对她……夜风的手松了些,他压低了声音,磁性的嗓音出现片刻的温柔,“你几岁,告诉我你几岁?”少女的眼眸一闪,艰难地吐出,“十四”,十四岁花一样的年纪,她也曾有过无数美好的幻想。

“十四!”夜风恨恨地低咒一声,手上的青筋暴了起来,“十四岁的你却还是个处子!外界传言你被魔鬼施了咒,任何人碰到你都会不祥,甚至会给全族带来毁灭。

十四岁的脸孔,却长着只有十岁的身体,没有少女丰满的乳房,没有流下一滴少女初潮的鲜血,可你却用这张纯美的脸着所有的人,让所有人恨不能一口将你吃掉,让所有人血液沸腾,却连碰都不敢碰你,你是颗毒药,是夜家的异类!”少女的脸色开始苍白,花瓣一样的嘴唇慢慢青灰,美丽的瞳孔一点点扩开,淡的像水,她下意识地用纤细的手指抓住扣在她颈项上粗暴的大手,一丝绝望的自她失去血色的唇里逸出来。

这时,一个人扑过来,抱住夜风,那是个妩媚且浑身赤裸的女人,玲珑的曲线,高耸的乳峰,挺峭的雪臀,肌肤如上好的牛奶如洁白的初雪,她就是有名的雪姬,也是刚刚与夜风的女子。

在皇城的东侧有一幢精美的宫殿,被人称作“育花宫”,此处的女子与炼奴房女子的命运可谓天壤之别,这里的女子也是从小被送进来,却有着与炼奴房女子不同的待遇。

育花宫也分为两等,分别为“上善宫”“下需宫”,她们在这里长的十岁时,才被各自分到两个宫中,上善宫的女子是皇子们后宫妃嫔的储备宫,也就是说被分到那里的女子,会成为将来皇子们的王妃与各种妃嫔的人选,而下需宫里的女子无论年龄,从落红的那日起便可以用身体去满足各个皇子需求,她们是最低等的侍妾,没有地位和名份。

有专门负责皇子后宫的宫人定期将上善宫女子的人像送到各皇子手中,皇子们若是看中,可以选出来充入后宫,被选出的女子从此就会脱离上善宫,移到皇子的宫殿中。

而下需宫的女子是皇子们公用的侍寝,以“姬”来命名,平日住在下需宫,只有在哪个皇子选定其侍寝时才可以离开,待完毕后,仍旧回下需宫来。

皇子们尚还年幼,况三个皇子性情古怪,冷情乖戾,所以其后宫还没有特定的妃嫔,平时只是召用下需宫的女子服侍。

而下需宫的女子们容貌却在其次,行止上却最为娇媚放荡,深谙承欢之事,皆风流婉转,成年男子看之一眼,立时酥倒。

她们从小便被教之如何迎奉承欢之事,身上有着十八般“武艺”,大不同于上善宫只是更重视礼仪和气质的培养,因此下需宫这些姬妾们却比上善宫的女子们还更受欢迎些。

她们都是以身体和容貌侍人,所以虽然偶尔会受嬷嬷打骂,却吃香喝辣,轻重不拈,都生成一种柔弱慵懒的风韵,自是与要以力气侍人的炼奴房的女子们待遇不同。

皇子对她们召之即来,呼之即去,高兴了还温柔些,不高兴了极尽之能事,若不能受到哪位皇子的特别重视,她们便是专供满足成年皇子性欲的工具,而且是公用工具。

在瞳水看来,她们倒不如她,她宁愿只是炼奴房的一个小小奴隶,而不愿吃香喝辣,却要以女人最珍重的身体侍人。

“殿下,让雪姬来服侍您,难道雪姬不如她美,她只不过是一根干瘪的火柴,而雪姬却是一根水嫩的玉葱,雪姬会把殿下服侍的舒舒服服的,为什么殿下的眼光全在她身上,不看雪姬一眼?”雪姬娇媚的伏在夜风脚边,丰满挺峭的乳房紧紧抵住夜风的小腿,不停地磨蹭,一只玉手穿过夜风的双腿,握住那另人惊骇的巨大男根,她嘴里抑出淫秽的。

夜风松开手,黑眉一蹙,两簇凌厉的眸光射向雪姬,雪姬尚不觉察,凤眼微眯,红唇轻启,一串串享受的浪吟声在空气中飘荡。

夜风眸中闪过厌恶,他右脚用力,狠狠一踢,只听一声惨呼,雪姬已被生生地甩在一丈之外,翻了几滚,狼狈地仰在地上不能动弹,嘴里仍不能至信地呼唤着恩客的名字,“殿下……”

“滚!”一声怒喝从夜风口中抑出来,他大声叫着侍卫,“把这个女人给我拖出去”“风殿下,殿下……”凄凄的叫声犹带着希翼,只是很快就远了。

一只铁腕将她的脸掰过来,冷戾的声音,“你只准看我!”,夜瞳水只得看着他,双瞳里逸满惊恐,滴血的唇瓣在轻轻颤抖。

黑眸渐渐眯起,“给我跪下”,瞳水的眼眸里闪过惊慌,木偶般匍匐在地,伤痕累累的身体犹自打着颤。

瞳水头扣在地上,“是奴婢该死,请殿下恕罪”,只听得一声冷笑,“你有什么罪要我恕?”“奴婢不该直视殿下”瞳水声音轻颤,压抑着无数屈辱。

“是本王叫你看着我,你依令行事,却自称有罪,难道本王也错了”“不……不……”“那你有什么罪,说与本王听听?”阴侧侧的声音让瞳水心里滚过巨大的颤栗,夜风的声音越是温柔,却越是暴戾发作前的预示。

一阵笑声自瞳水头顶响起来,然后夜风回头吩咐,“杏奴,去放水,本王要沐浴”,一直侍立在旁的杏奴忙应了一声“是”,急急地去浴房准备浴水。

夜风低头看了瞳水一会儿,瞳水却连眼也不敢抬,夜风轻哂,“跪着吧,等想好了再起来回我”说完,他举步走进浴房。

夜瞳水跪在地上,衣衫破败,上身完全裸露在空气中,前心后背满红蛇般蜿蜒丑陋的伤口,血丝在翻裂的皮肤中渗出来。

纤细的胳膊撑在地上,支撑着整个身子,但那两条胳膊却越来越无力,夜瞳水的身子开始摇晃,好几次险些倒下去,她紧紧咬着嘴唇,硬撑着,她知道如果这样倒下去,她所面临的命运将会更悲惨。

“快去吧,不然……”杏奴咬咬嘴唇,愧疚地看了她一眼,走上前,轻轻把她扶起来,将她搀到浴房门口,就退了下去。

夜瞳水走进去,看见夜风卧在白玉的凹型浴缸里,那浴缸叫做“白玉鸳鸯浴缸”,晶莹滑润,是选用上好的整块白玉雕制而成,足足可以盛下两个人共浴。

此时,她环目看去,暗暗惊奇于些浴房的豪华,浴房里有三面都镶着直通到屋顶的大镜子,显得面积格外庞大,除了浴缸外还设置有一方很宽阔的汉白玉温泉池,池水呈琥珀色,表面上浮动着气泡和小小的漩涡,池子的上方蒸笼着缭绕的蒸气,让人觉得如同登临玉池仙镜一般。

另外还有千年的冰玉床,紫檀木蒸房……“过来”夜风身子俱埋在水中,只露出头,他乌目微合叫着瞳水。

瞳水挪过去,吃力地跪下来,“殿下……”夜风伸出手臂,掐住那柔嫩的下巴,用食指托起来,锐锐眸光凝在她脸上。

那唇角一勾,“这个池子阔的很,看你浑身肮脏,本王准你进来洗一洗”,瞳水忙摇头,她身上有伤,如果立刻沾水,定会疼痛钻心。

“殿下,奴婢身份卑微,不佩与殿下共浴,求殿下开恩”一双水眸终于楚楚地抬起,汪汪地看向那黑眸。

黑眸闪过片刻的温柔,“嗯,倒是清楚自己的身份,好,替本王搓澡吧”说着他从池子里站起来,躺在一方很低的楠木榻上。

瞳水颤颤地摘下壁上挂着的绢帛的浴巾,倒上香液,手指颤抖地抚上夜风蜜色的胸膛,轻轻地来回搓动。

蜜色结实的胸肌吸收了香液的精华,慢慢散出芳香,变得更加光泽润滑,每块结实的胸肌都闪耀着铜色的光环,。

夜风慢慢张开了夜一样的黑眸,“比那些侍浴的女奴强多了,以后就由你侍候本王沐浴”,瞳水手一抖,浴巾掉落在地,她忙跪倒,“奴婢该死”“起来吧,继续”夜风闭上眼。

瞳水拾起浴巾,移到夜风的双腿,她尽量避免着那些敏感的部位,只是所有的地方都搓完了,只剩下腰部,腹部,还有隐密部位。

一阵眩晕袭来,她差点支持不住倒在地上,她扶住额头定了定神,咬咬唇,拿着绢帛浴巾的小手轻轻放在夜风结实的腹部,一下下擦拭。

瞬间,夜瞳水忙碌的小手被一双深色大手抓住,她吓了一跳,抬眼,落入眸中的是一双染上浓烈的玄色深眸。

盯着她的那双黑眸虽充满却依旧锐利深冷,他并没松手,而是拿着她的小手移向身上已经肿涨的。

那巨大的男根粗壮如棍,坚硬如铁,此时已经利剑一样高高地扬起了头,红色光润的***轻轻地晃动。

瞳水无法想像那样巨大的怪物是如何能够进入女人的身体,而那些与他交欢的女人为什么又都如扑火之蝶一般企盼着他的垂青,渴望着他的占有。

夜风的手撑控着她的手来回搓动着,她手中的巨物越来越热也还在一点点的涨大,如就要离弦的箭,涨满无限的力量和。

室内抑满夜风低沉的喘吸,他的声音沙哑低沉,“它身上脏了,需要你为它清洗”,说完,他拿开手,躺下来。

瞳水弯身拾起浴巾,置在那巨大的男根上,一只手很快伸过来,将浴巾扔出去,黑眸冷利,“用手!”,瞳水嘴唇哆嗦着,站在那里浑身打颤。

夜风将她压在身下,瞳水感觉他身上巨大的正抵着她的,她挪动着身体,可是那根巨大却深入的更紧。

柔嫩如花的唇被他吮吸,轻咬,啃啮,那根灵舌沾染了她新鲜的血液,在她口腔的四壁肆无忌惮地穿梭,舔抚。

可是那唇却来到她雪白的颈项上,在她小巧的喉结和锁骨处重重的啃咬着,瞳水惊呼出声,身体将痛楚很真实地传进大脑,她身体缩紧,却再无力气挣扎。

只是嘴里仍企求地叫着“殿下,求求你……”夜风的唇所到之处留下一串串淤青,那贪婪的嘴唇却仍不满足,往下移,唇张开来,用牙齿咬住那一粒艳红的红豆。

在那张唇咬住小巧乳头的一刻,瞳水不由自主地躬起身体,疼痛,那些鞭伤在他唇下如同慢慢收紧的绳索,可是一种不知名的奇怪的颤栗也从心底深入涌出来,让夜瞳水紧紧咬住唇,摇动着头颅。

夜风抬起身体,一把揪住雪白纤细的身子倒坐在他的胸口,“要我放开你,就给我乖乖地服侍它”,他身上那一根冲天的恰恰束在瞳水眼前,“如若不然,我会扒光你的衣服,叫你很好看”瞳水身体颤抖着,伸手扶起那巨大的怪物,拿过浴瓶来倒出清香的浴液,用水在手心中化开,揉出泡沫,手才缓缓抚上那根男根,轻轻的搓动,清洗,直到那粗红的性器被雪白的泡沫包褁起来,她的手一刻不停地搓弄。

她雪白的被夜风的两只大手不停地掐捏着,那两只蜜色的大手几乎可以完全罩住她的两瓣雪臀,她的身体随着他的掐捏而晃动着,身下的口不停地磨擦着他结实的胸膛。

夜风仍不满足,他坐起身,双手环过来,捏住她胸前的红豆,轻轻地提拉,火热的唇吸附在她的雪背上,一寸肌肤也不放过地吮吸。

夜风固定住她的身体,滚烫的身体靠过来,前心紧紧贴在她的背上,一丝缝隙也不剩,他的手抓住她依旧还在忙碌的小手,开始带着她在那根东西上迅速地套弄,速度越来越快,夜风粗重的呼吸喷在她的头顶。

她手下的坚硬不可思议地继续肿胀发硬,过了不知多久,就在瞳水受不了这样激烈的动作就要晕过去时,夜风停下来,抓住她的手轻轻甩动着那根巨鞭,巨鞭顶端在她的手下轻轻点头,火红的***张开小口,夜风按下她的头,***里喷出一股股白色的舔液,悉数地喷在她的脸上。

夜风扭过她的身子,扳起她的小脸,食指伸过来一抹,指肚上已经攒起一滩乳色粘腻的***,“张嘴”他冷声命令。

夜风见她嘴唇紧闭,手伸出来,粗暴地捏紧她的下巴,她的嘴张大,夜风将指头上的***抹进她的嘴里。

瞳水剧烈地摇着头想吐出来,夜风张嘴堵住她的唇,用舌尖将***送入她的口腔深处,瞳水再一挣扎,***已经咽入她的喉咙。

雅致的大殿,四面白色丝纱轻舞,一位男子坐在大殿中间的紫檀雕龙案上提笔挥毫,白色宫暄上一位着素色衣衫的妙龄绝色女子已跃然纸上。

他长身玉立,身形如临风玉树,如缎般黑亮的长发只在发端用丝绳轻轻束起,一身同样的素色长袍,长眉入鬓,琥珀色的金眸微翕,一眼眼看向画中的少女,似已入魔。

恰恰夜瞳水自殿外已走入,看见他,精致的小脸上总算有了些笑容,“月哥哥”一声低婉的轻叫,人已经扑入男子的怀抱。

男子轻轻抱住她,长睫低垂,美丽的唇角现出一抹温柔的笑意,“回来了?让我看看”他扳开瞳水的肩膀,原本蕴着笑意的琥珀色眼眸倏地转暗转深,一股寒冷的威仪自他周身散发出来,观之另人胆寒。

瞳水身着一身浅绿色衣衫,里边是水红色杂金丝抹胸,细白的小脸儿上似晕了一层淡粉的光影,凭添了一抹从前不曾有的娇媚。

她雪白的颈项和衣衫外祼露的一片雪脯上有着些浓浓淡淡的瘢痕,虽浅淡,但怎能逃出他的眼睛?他微蹙双眉,长指伸向那片抹胸,轻轻一撕,瞳水的衣衫被褪下来,露出整块前胸。

他的眼下,那片白雪上纵横交织着长长的鞭痕,伤痕已经结痂,在皮肤上鼓起一行行紫红的小丘岗,有些地方已经脱落,长出粉色的嫩肉,而纵横的鞭痕间有着比颈项上还要明显的青紫瘀痕。

他抬眸问道,“衣裳是谁的?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声音很轻很柔,好听的如同黄昏中流过溪涧的清泉。

听不出一丝异样,一丝怒气,但只有下人们才知道,当太子口气越柔时,心里的怒气越盛,当他笑得最美丽时,却可能是他想杀人的时候。

“花奴,去拿万红凤髓膏给姑娘敷上,免得日后留疤”一旁侍立的花奴立刻答应了声“是”,转身去“丹露房”拿药。

瞳水拉住他,“月哥哥去哪儿?”“我有事要忙,让花奴服侍你擦了药,就好好休息等我回来”夜瞳水跪下来,拉住他的袍角。

只是,他虽身为太子,却尚在年幼,羽翼未丰,除了高贵的太子身份,却并不比其他皇子拥有的更多,况且,皇上宠幸庄妃,自然爱屋及屋,对二殿下夜风宠爱有加,要不是夜国一向立长的祖规,恐怕太子之位也到不了他夜月身上。

瞳水虽然身为最下等的奴隶,但毕竟身上流着皇族的血统,对皇族中的勾心斗角似比别人更明了透彻,况且她又是如此冰雪聪明的一个女孩儿。

走吧,回我的寝殿,我替你抹药”夜瞳水站起来,“月哥哥……还是让花奴做吧”金眸闪过些不悦,“怎么,你嫌哥哥么?”“不是”瞳水忙摇头。

一双小手按住他,小脸上有些异常的红晕,“月哥哥,他只打了上身,下边并没有伤”夜月拾眸,“你十岁的时候还时常是我给你洗澡,现在你大了,却跟我生分了?你身上有伤,也常隐瞒着不跟我讲,我总有些不信你,现在要检查一下才放心”看着夜月温淡的金眸,瞳水的手慢慢移开,平放在身子两旁。

夜瞳水完全赤裸地躺在他的素色的榻上,那样纤细如雪的身子,两根青葱一样水嫩笔直的大腿紧紧地收拢在一起。

白嫩的一条腿被轻轻搬起来,露出少女娇嫩的,仍旧雪白的无一丝毛发,细细的小缝,露出如豆的一粒小胭脂来。

夜月垂眉将她的腿放回原处,拿起药膏瓶,并不用托盘中的银制棉签,只伸出手指抠出一些来,在掌心晕开,轻轻地在她身上涂抹。

夜月一件一件替她穿起来,夜瞳水像个听话的孩童,任他修长的指在她身上穿梭来去,替她穿戴好所有的衣物。

修长如玉的手指拿着精致的檀木雕花篦梳梳理着夜瞳水长及脚踝的柔软黑发,动作轻柔舒缓,比任何一个女婢都精细温柔。

她很少梳发,总习惯让长发像流云一样散开,他也极少会给她梳头,但她知道他很爱她的一头长发,也很喜欢为她梳头,只是他很少这样做而已。

他的手指像温柔的月光静静地在她的黑发中穿梭,指肚触及她的头皮时会引来一阵舒服的酥麻,他的手指如同轻巧的飞燕,比宫里最会梳头的女婢还要灵巧,他每次为她梳起的发型都是独一无二的,而且次次不同,而那样的发型总会引来宫女们纷纷的效仿和艳羡目光的追随。

这次他给她绾了一个飞燕髻,乌黑光溜的发髻像一只翩翩起飞的燕子,俏丽活泼,那是只属于少女的发型,很合她的身份和年龄。

夜月把她带到铜镜前,“满意吗?”她点点头,连眉毛都在笑,“我很喜欢,谢谢月哥哥”“走,我带你去习字”夜月拉住她的手走出寝殿。

她的颈项柔和地轻屈,有着天鹅一样柔美的曲线,挺翘的鼻尖,盈盈水眸,花瓣一样的嘴唇认真地轻抿,临着他帖子上的字。

“月哥哥……我无法临字了……”的红唇轻轻吸吮柔嫩的肌肤,半晌,他才抬起金眸,“怎么,不喜欢哥哥亲你,你小时候不是很喜欢吗,我一亲你,你就会格格的笑……”“不是……”夜瞳水忙摇头,垂下脸儿继续临字,她只是觉得兄妹之间这样的亲吻太过亲密……夜月唇角一勾,眼眸又静静地注在她沉静的脸上,她的小手依旧在忙着,很认真。

“夜哥哥……”夜月侧过头,金眸对上那一对水眸,“不要拒绝,要记得我是你唯一的哥哥……”说着,他的唇又低俯下来,含住她如花的唇瓣。

她所在的是她一个人专用的小浴房,是夜月专门在他的浴房旁边开出来只供她一个人的地方,她从不让人服侍,总喜欢一个人洗,而且一洗就是大半天。

她的嘴里曾经容纳过夜风胯间的巨物,他竟然把他的男根伸进她的口腔里,发泄……那天,他抓起榻上干呕的她,她慌乱的抬起眸,看到他漆黑的眼睛里满是风暴。

她连忙跪在地上,身体轻颤,“殿下,奴婢该死”夜风狠狠抓起她的头发,迫使她仰起头,“不要让我再听到‘该死’两个字!”,

他如果需要,只要轻轻一呼,就会有无数的女人投入他的怀抱,每一个都不会比眼前的女孩差,都要更美,更懂事,身体也更成熟的如同蜜桃,等着他去采摘。

可是容易吃到口的东西,男人总会了无生趣,而越是柔弱如水,越是不能得到的,则越能激起他们强烈蹂躏和占有的欲念,就如眼前这个似乎无任何反抗能力却又偏偏不能让男人碰的少女一样。

他想占有她,狠狠地插入她的身体里,疯狂的真真正正的占有她!可是却偏偏不可以!原来高高在上,除了他的父皇额娘一切都踩在脚下的他还有不能够得到的东西,他无法容忍她的存在,却又偏偏要她继续存在。

夜瞳几乎连呼吸都快停止了,那个巨大的东西充满了她口腔四壁,又滑又硬又软,在她口腔里滑动着,撞入她口腔的最深入。

她的小嘴如此紧地包裹着他,如同***一样温润柔滑,他慢慢加快了律动,快速的撞击,他狠狠前进,巨大完全没入她的口腔里,几乎进入她的食道。

耳朵里传入夜瞳水痛苦地呜咽,使他变得更大更硬,也更快地来回***,最后,他仰头轻嚎一声,将一股***射入她的口腔深处。

他的手收紧,黑眸犀利,声音更沉了,“喜欢吗?”瞳水的眼睛闪过一抹悲哀,只是她的头却对着他轻点了一下,一颗泪珠却自她美丽的眼睛里滑出来。

夜风抱起她,“你身上脏的很,该洗一洗了”,夜瞳水在他怀里一颤,嘶声说,“不要,求求你,风殿下,放开我……”她身上全是新落的伤口,沾了水一定会感染化脓。

此时瞳水两条纤细的手臂吊在他的颈上,赤裸的上身紧紧贴着男性的胸膛,长长的双腿也像藤蔓一般缠在他的腰间。

夜瞳水立刻羞的满面通红,她羞愧地松开手指,身子就向下滑去,嘴里立刻钻进一丝咸涩的液体,而且就要铺天盖地的向她压过来。

他低头,看着她散着紫菊花般美丽的黑眸,嘴角带着一丝冷酷的笑意,“你要知道,生命远比任何东西都重要的多,包括尊严”他的腰粗壮结实,皮肤光滑如玉,夜瞳水圈住他的手臂开始慢慢向下滑去,她尖细的下巴已经浸入水中,她的手臂不自觉地收紧,紧紧箍住他,乌黑的瞳仁里慢慢有些恐惧散开来。

就在她眸中对死亡的恐惧散开到最大时,就在她小巧的鼻子就要浸入水下时,夜风伸出粗壮的胳膊,双手捧住了她的纤臀,轻轻把她提了上来。

她的手臂再次纠缠在他的颈间,两人赤裸的身体几乎熨帖的无一丝缝隙,但是夜瞳水却再也放不开手,她紧紧地抱住他,纤巧的身子瑟瑟地颤抖着。

夜风粗长的手指抚着她光裸的脊背,抚过那一道道被皮鞭抽出的红褐的丘岗,感觉着手指下的身体传来一阵更剧烈的颤栗。

但痛楚中又升起如同麻点般的舒服感,那温热的水随着他的手指流过她的皮肤,如同刷,疼痛中又带给她令人的享受。

瞳水根本无力挣扎,她的生命就系在他的手中,她只有紧紧抓住眼前这块浮木,才能不至于成为这方池子里的淹死鬼。

她还不想死,虽然生命黑暗的似乎看不到尽头,但她还年轻的很,纯洁的少女之心有着太多太多的希翼,而这些希翼都如花骨般还未开放就要过早地接受被暴风雨摧残的命运,但总有一朵两朵还顽强地绽着生命之光。

这一声听到一个勃发的男人耳中却如同一声召唤,如同泥流冲垮最后一道堤坝,热情便一发而不可收拾地喷泄而出。

夜风一把抱起她,将她的身子倒扣在池沿在,她的上身已经在岸上,雪白的却被按在沿角,被拱得更加浑圆诱人。

大手紧紧按住她的俏臀,沉声要挟,“再动一下,小心我把你扔进池水里做肥料”,说完,两只大手已经掰开她的大腿,将深长的插入她的大腿根部,身体开始撞击她。

粗长的在她的大腿间出入,坚硬的肉壁轻摩着她紧窒的和两腿壁间的嫩肉,他的身体一下下撞着她的,贴紧又离开。

腿间的粗物更加狂暴,如同一柄利剑般从她紧并的腿根处拨出又插入,他的双手紧紧掐着她雪白的,终于他大吼一声,将一股粘绸的液体喷洒在夜瞳水裸露在水外的雪臀上。

夜瞳水感到一阵窒息,她轻呼一声,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并没有被压在夜风身下,而是坐在撒满鲜花的浴桶里,只是她的手此时正紧紧地抓住桶沿儿,身体也绷着颈儿。

过了好一阵儿,她才从桶里跨出来,用雪白的毛巾擦干身体,穿上夜月让下人准备好的用上好的白纱作成的衣袍,慢慢走出浴室。

她并未洗头,仍留着夜月给她绾的飞燕髻,她舍不得拆开它,夜月给她梳的头发她总是喜欢的不得了,总会好几天不洗头,连就寝时也小心翼翼,只为了能多看几天。

他的手臂伸进宽大的袍袖里,花奴把他一头仍有些湿漉的长发轻轻自脖根儿处托出来,慢慢用毛巾吸干,听到瞳水的声音,他转过身来。

如月的面颊,白玉般的肌肤,飞眉入鬓,唇似丹珠,狭眸溶金,温柔处透着淡淡风月,威仪处让人觉得看他一眼也是亵渎,只是那风姿,那风华却又让人看上一眼,就再移不开视线。

见桂奴端着托盘走进来,托盘里有一只小巧的百荷型白玉碗,“太子殿下,您要的水”桂奴跪倒在夜月面前,双手高高擎起。

双肩却被一双玉一样的手臂拢住,一条手臂轻轻上抬,顺着她的脖颈插入她的乌发中,“扑”的一声,夜瞳水一头乌发水一样流泄下来。

夜瞳水惊的叫了一声,着急地扭身,“月哥哥,你怎么……”她想说,他怎么把他精心梳理的头发散开了,只是并没说出口,她的脸面对的是一块白玉般裸露的胸膛,却是一块男人的胸膛。

不知为什么面对夜风的她只是恐惧,却从没有羞耻感,而夜月则不同,她觉得每看一眼他,都像是在犯罪。

她的眼睛蝶翅一样忽闪着,就是不肯落到实处,“月哥哥,我,我困了,要去睡了”她脱开他,一溜烟地飘走了。

那女子是云姬,据说她有一种本事,就是让压在她身上的男子都快乐如同腾云驾雾般,只是自从她落红的第一日被太子殿下临幸后,人们就再也没见过她,有人说她死了,有人说她被驱逐出宫了……此时,她雪白的大腿紧紧地缠住男子的身体,头向后仰,如云的长发一直流泄下去,瀑布般垂挂在床沿。

她随着男子猛烈的撞击不断的仰起头,将丰胸贴近男子的胸膛,向上翘,以便男子的插入的更深,嘴里不断发出嗯啊的销魂的,她的脸一半是痛楚一半是迷醉,眼睛因情欲的享受而变得迷离。

附在她身上的男子光裸的脊背像撒着一层月光,如缎的长发黑水一样奔流,倾附在女子身前背后,他巨大的男根插在女子柔嫩的蜜穴中,随着他结实的臀部的起落,巨剑般***来去,勾起女子一阵接一阵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吟。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