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性师舔我下面_师不要嗯啊哦好爽c

在理化课进行人生第一次之后,我若无其事地穿上裤子,就像再也平凡不过地穿鞋穿袜一样,资优生军团好像为了之后的佈局,并没有嘲弄我或为难我,更没有把之前两堂课课堂上匪夷所思的内容到处传播。

男生应该知道要继续有数不清的沙必斯,就必须要乖乖闭嘴;而女生也因为对於男女之间的情事懵懵懂懂,更想看看接下来的发展,所以都没有走漏风声。

观察完的扩散作用之后,老师接着上课,也没有因为嘴里都是我令人作呕的味道而漱口什么的,真的就像一堂平凡无奇的理化课。

教室内的电话突然响起,把刚穿好裤子没多久的我吓了一大跳,李祯真老师更以为是我们刚刚的上课方式引起主任关切,有点口吃地接起电话:「喂、喂~~~」

的轻走了进来,身为汤宸玮的老妈,也算是学生家长,她倒是不常来补习班,毕竟他们家的事业不是只有这里,而这里已经有个大股东江主任在负责。

她身后跟了一个女学生,看这态势应该是来试听的,不过通常试听应该是一开始上课就进来班级,哪有这样上完半节课后,才中途加入的。

这女生的身高硬是比一般国二女学生高上半颗头,加上身材的修长比例,更让人觉得她身高至少有170公分高,至少比我高;在国一刚升上国二的这个时候,我才只有165cm左右的身高。

这女学生虽然说着对不起,却完全没有让人感觉到她丝毫的歉意,因为她本来就有着堪比模特儿的身材,加上长相也相当清秀,所谓天生丽质这个形容词应该就是为她打造的;眉毛虽然细,却又黑又亮,衬托出脸蛋之白皙,嘴唇天生的红润水嫩竟然反射着日光灯,让她的样貌简直称得上是璀璨夺目!也因此,看起来高高在上的她根本就不像在道歉!「那你就坐那边吧。

不要啊,这么漂亮的女生要是坐在他身边,经过一两堂课的疯言疯语,她一定不能忍受而会退班的,我想要再见到她啊啊啊啊啊啊啊!「新同学的名字是?」

然后在回到座位上时,脚尖便往汤宸玮的胫骨上招呼了过去,也不想想他老妈就在身边!不过何主任倒是没看见,因为李法无时无刻都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人猜不透她的心思,刚刚那一脚更是北派的无影脚,出脚时肩膀完全没有动静,从这边看过去刚好因为角度符合,才能看见她桌下的动静,要不是我坐在最前面,也看不到她在桌下的狠劲!李法?怎么不乾脆叫做理发院算了,长大后顺便去当理容小姐,科科。

虽然刚刚一瞬间被她清丽脱俗的容颜震慑到,但随即我又恢复成口不择言的国中小屁孩,取笑起人家的名字。

汤宸玮抚摸着被李法狠踹的胫骨,痛得好一阵子才挺起身来,而何主任却完全没有要回到柜台处理行政事务的样子。

靠,您出去啦,您在这边我们是要怎么自由自在地上课啊?其实我也不是讨厌何主任,在认识李祯真老师之前,何主任称得上是补习班我最喜欢的大人,虽然她不常来,但是她每次一来就会带来大量免费的食物,我们除了满足口腹之欲,眼睛更可以吃冰淇淋。

因为何主任虽然已经三十好几,却驻颜有术,身材虽然称不上修长,却是穠纤合度的小只马,更有着一对完全不科学的大奶!我最喜欢到柜台跟她借文具,其实是趁她弯腰时欣赏她丰满却不失笨重的白嫩,她又是天然呆属性,完全没有发觉我已经意淫了她好长一段时间。

「在25℃时,甲、乙两烧杯分别加入50g和100g的饱和食盐水溶液后,各再加入10g的水,形成两杯未饱和食盐水溶液。

若要使其恢复为饱和食盐水溶液,甲、乙两杯至少各须加入Xg及Yg的食盐,则X、Y大小的关系为下列何者?(A)X=Y(B)X=2Y(C)2X=Y(D)2X-10=Y」

「假设我们教室内男男各自配对成一男一女的状态,就像水溶液中的分子溶解的情况,请开始配对。

李祯真老师看到老闆娘出现在教室内,算是使出浑身解数,要让她知道自己的教学功力其实不差,於是运用这个机会生动地讲解题目。

只见新来的李法看了汤宸玮一眼,好像想要就近和他一组,不过何主任,也就是瑜姐已经抢先一步,她骄傲地挽着汤宸玮的臂膀,表示她和汤宸玮是一对了,毕竟汤宸玮身高过人,成绩也很出色,长得也算帅哥,瑜姐会那么以这个儿子为傲也不足为奇。

瑜姐拉着汤宸玮的手臂,完全不在意他儿子的手臂已经紧紧贴在她被挤压到变形的大奶上,也难得看见呼风唤雨的汤宸玮露出这么无奈的表情。

身为班上最后一名,当然不会有女生想跟我配对,於是形成了教室前方我是落单的,而教室后方的李法也是暂时无人配对的状况。

我看到新同学这样的花容月貌,却和平常被霸凌的我一样孤零零的,当然不想让她难堪,而且我主动过去的话她也比较不会没面子,更不知道其实跟我一对是很丢脸的事,所以我想要走到她身边跟她配成一对。

不过我还没走到她面前,冷不防地脚上一绊,靠,又来这套!这是陈昱豪的鸡掰鬼脚!我已经中招几百次了还是躲不掉!於是我一个踉跄,双手便想找个物体支撑。

在摔倒之前,眼前是瑜姐的诱人豪乳,虽然在心里已经幻想过无数次,但我当然不能真的染指补习班女主任这白花花的大奶,於是我稍稍偏了一点势头,竟一个不小心就把手掌袭上了李法的!哇,好软!好大!虽然目测不会比李祯真老师或瑜姐的大,但是这样仓促一抓,足足盈满了我的手掌一握,应该比甄书竹的大上不少!靠,我想起一部老电影,里面的女警官人称「搭肩挨拳头,搂腰就没命」,对照刚刚汤宸玮只是念错她的名字就中了无影脚,我这次应该会中撩阴脚、碎蛋踢什么的!我仓皇失措地跌倒,然后狼狈地在全班笑声中爬起来拼命道歉,李法竟然还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甚至嘴角还微微加大了微笑的幅度,我想她并不乐意被碰到,她只是因为了解我的无辜,所以才不想让我愧疚,赶紧让我知道她不介意。

不会吧,又出脚了!?这瞬间我对李法的好感再度烟消云散,因为她完美地令人害怕,竟然在那电光火石般的瞬间就判断出谁是罪魁祸首,而即使少女青涩的柔嫩被男生碰触也没有惊慌大叫,甚至连闪躲的反射动作都没有!「我国的法律制度规定只能一夫一妻,现在你们的状况,也就是所谓的『饱和』,定量的溶剂和溶质已经以最均匀的方式混合,并且没有分子是落单的,都找得到人配对。

李祯真老师放眼望去,竟然除了她之外,其他人都刚刚好找到另一半,也就是说,要是今天瑜姐和新同学没进来,我们教室内应该是男生比女生多两个。

「以这条线为界,你们五对是溶液中小杯的那杯,你们十对则是大杯的那杯;请问你们,假设老师是溶质,如果进到小杯的这杯,要几个溶剂分子和老师配对才会达到浓度的最大值,也就是饱和?」

全班连同瑜姐都异口同声地回答,瑜姐的声音还特别大声,不知道在兴奋什么,难道她以前上课时,老师也都用这样活泼的方式,所以她的记忆回到过去的少女时代,才会那么投入班级的气氛?「要是到这边来呢?要几个?」

哇,瞬间我的观念豁然开朗,这就是师范大学正统科班出身的教学功力,要不是大家都觊觎她的美色,好好认真上课的话我想我会获益匪浅。

以理化的角度来说,也就是改变温度或压力,一般固体在高温时溶解度会变大,气体则相反,温度愈高溶解度愈低。

好像汽水开瓶后如果没有喝完,放久了之后会变成普通的糖水,因为本来溶解在里面的二氧化碳都已经不溶了,逸散到空气中。

说完李祯真老师好奇地按了几颗按键,汤宸玮和陈昱豪则是交换了一下眼色,看来他们又在胡搞瞎搞了。

李祯真老师顽皮地把暖气按到了最高温,七月的天气本来就热到哭爸,她这一按之下,没多久我就有想死的感觉,果然体会到了温度愈高愈不想要和溶质结合的感觉,真想把上衣脱了。

只见她手忙脚乱地按着遥控器,遥控器却不听使唤,本来就逐渐升高的室温加上她心情之焦急,斗大的汗珠缓缓从她额角冒出,汤宸玮则嘴角缓缓上扬。

啊,今天上课前我听到他和陈昱豪和黄若立在聊,说李祯真这个菜鸟,一定会想要用这个方式举例,所以他们小小改造了一下冷气机,好像花了汤宸玮两天的零用钱,大概是新台币两万左右。

两万!刚听到这个数字我吓到毛都掉满地,不过据他所说,他老爸虽然是暴发户,却很注重孩子的理财能力,所以一天一万块的零用钱不是给他乱花,是要他规划人生的花费,以后不论求学,受训、补习,生活费,房租,他父亲都不会再给他一毛钱,所以这样算一算,一天一万块的零用钱也还好,毕竟他这种有钱人以后势必要出国留学,到时的花费从现在就要开始存了,不然一定不够。

科,没想到他们竟然把钱花在这种地方,花了两万块只为了恶作剧?不过接下来我就对这两万块感到物超所值,因为随着教室内室温的提高,李祯真老师的上衣逐渐被她的汗水濡湿,内衣的式样逐渐显露。

想必汤宸玮他们已经料到今天的李祯真老师一定又是穿得动人,衣服绝对不会穿太厚,所以才想到这一招,转眼间我们已经可以透视李祯真老师的衣物,看到她上衣里面的粉紫色,还有紧贴着上衣的雄伟轮廓。

不能在别间教室上课,停课也是不可能的,因为理化课一个星期才一堂,不像英、数都是各两堂,少上一堂的课,进度会落后非常多,所以以前国一时我们即使颱风天都很少放假。

李祯真老师说着去打开了教室的门,不过马上就发现这也行不通,因为冷气机经过汤宸玮他们改造后的功率太大,要是开着门上课,会整间补习班的温度都提高到40度!於是下半堂课我们就在彷彿沙漠中的温度下上课,虽然诸多不便,摄氏40度的室温更是让人心浮气躁,但是全班上课的专注度都提高了,因为随着时间的经过,老师身上的线条就逐渐清楚浮现,现在的老师看起来几乎是等同於只穿着在上课了。

李祯真老师一边挥着汗一边卖力写着黑板,幸好我们用的是水粉笔,笔迹本来就要用水才擦得掉,现在粉笔被老师汗水濡湿却也没太大影响,要是普通粉笔,早就因为潮湿而折断。

我一边抄着笔记,一边也不知如何继续下笔,因为汗水滴得讲义到处都是,面纸更早就用完了,我身边的黄若立脱到剩下汗衫,但还是热到汗水像喷的一样。

我回头看了一下瑜姐,发现她跟李祯真老师差不了多少,她的两颗大奶也几乎整组露了出来,更惨的是,她的是薄薄的白色丝质,加上她已经是生过小孩的轻,两颗暗红色的乳头竟然透着濡湿的衣物,形貌连续穿透和上衣,明显地曝光了!如同之前提过的,瑜姐是超级天然呆属性,竟然连自己现在的处境都没发觉,要不是我转头过去我也不会发现这养眼的画面,没想到之前只能欣赏瑜姐丰满白嫩充满弹力的乳房组织,现在竟然可以窥见她的乳头全貌了!就在我第五次回头时,汤宸玮也发现我不自然的举动,很快地发现我是在盯着他老妈的大奶瞧,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惨了,眼睛会不会被挖出来啊!不过他也不知道如何提醒他老妈,毕竟这真的太羞羞脸,只能让其他人也是有意无意地不断转头视奸他的年轻辣妈;包含他的那些狐群狗党在内,无一不是贪婪地狠狠盯着瑜姐的瞧,和李祯真老师的乳头相比,即使瑜姐乳头颜色比较深,却更具有成性的。

我才刚因为跟汤宸玮对上眼,要把头别回去,眼角竟发现新同学李法做出夸张的动作,比我任何能想像得到的举动都匪夷所思。

李祯真老师在实验室服做密度实验,好,有点扯,但因为屁孩已经快了,为了保住饭碗也是逼不得已;老师在课堂上为我到,更扯,但是她有她生活的压力,要是丢了这个工作,可能她要做十倍羞耻的工作也说不一定。

可是李法你服是为了什么啊!在李祯真老师的惊呼声中,李法已经把上衣脱下,拿在手上想了一想之后,竟然连也脱了下来,露出大概是C罩杯的坚挺!李法挺着少女独有的酥胸,她的虽然没有瑜姐和李祯真老师那么饱满,粉红色的乳头和小到几乎和奶头一样大的小巧乳晕,却更像艺术品般让人不忍直视,更像我们国文课本爱莲说中提到的,「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我真不敢想像刚刚我曾经把手掌狠狠放在这宝物上捏了一把!李法如同一向的表情,她稍微歪着头看着李祯真老师,彷彿李祯真老师刚刚的惊呼不关己事般地专心上课。

本来想阻止她继续脱下去的瑜姐竟然一时不知如何反驳,毕竟人家要搞到这样补习班也有责任,只好眼睁睁地盯着李法一件件把身上的衣物,灰色的校裙,粉红色的衬衫,白色的,到粉红色有着蕾丝边的少女,脱得一丝不挂。

从我这边看过去,除了她脱时是有那么一瞬间站起来,让我可以隐约看见她的下半身,基本上我是完全没看清楚她的模样,让我心痒痒的。

但是我已经回头那么多次,再回头的话就太明显了,我不禁咒骂着自己,干嘛为了看瑜姐的把回头的额度用完!哼,真是太便宜汤宸玮了,一个全身光溜溜的美少女就在身边上课,这比看A片打什么的都爽上一百倍啊!毕竟写真集,A片想看都看得到,女学生一丝不挂用功上课的画面可千载难逢啊!遑论这个美少女在几十分钟前还是一副高高在上,彷彿仙女下凡来体验庶民生活般的高傲模样,现在竟已任由我们这些凡人把她全身看了个透,这可不是对她的高傲最棒的惩罚吗!李法这小妮子真的不是能用常理判断的,刚刚即使被我袭胸,却能准确地分析凶手,没有迁怒无辜的第三者;更能在心浮气燥的现在分析事情轻重缓急,为了不着凉而自己决定服,在在都显出她是个女豪傑!不过我想上帝是公平的,怎么可能给她那么出众的外表,还让她有那么高的智商,从她各种奇怪的举动来看,搞不好她根本只是个低能儿!终於我忍不住心痒难耐的冲动,希望能在放学前把她美丽的胴体烙印在我脑海,硬是又回头看了她一眼,这次我一转身就发现她好像已经在等着我回头,她歪着头,伸出中指回应我对她身体的觊觎。

不过我是个叛逆的小屁孩,死猪不怕滚水烫,尊严、贞操,都已经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我硬是不转回身体,死死地盯着她的瞧,眼神更飘到她桌下紧闭的双腿之间。

从这边看过去,只能隐约看见她合起的双腿,如同她的上半身一样白皙,但是她优美的肢体显然结实有力。

连陈昱豪这种常跟小流氓混在一起的狠角色都在她一踢之下硬是抱着跳了几十下,更别说汤宸玮,认识他到现在没看过他失意、难过,竟被她踢到弯腰好久起不了身,更能想见这双长腿的威力。

只见她歪着头打量着我到底想看多久,眉宇间冷冷的姿态逐渐随着她不甚明显的八字眉舒缓,然后她「啪」

地一声往我二头肌狠狠一拳尻了过来,我抱着手臂弯腰的同时,眼睛因为惊讶而如铜铃般睁大,眼里满满都是那诱人的美丽画面!她张开的双腿之间,本来是一片白皙往笔直双腿的交会处延伸,到靠近下腹部的三角地带时,吸引目光的是胯下一缕整齐的,虽然乌黑却不杂乱,乖乖地随着汗水贴紧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下缘,但是还来不及细瞧,一条粉红色的缝隙就又让我把眼睛的焦点集中到那里,下方的那条肉缝,不像小时候和女玩伴嬉戏时看见的,只是毫无吸引力的一条凹陷,李法胯间的那条沟,瞬间唤醒了我在上半堂课已经过的,我突然觉得世界真美好,即使不能真正佔有今天看见的这些美丽画面,光是看上一眼就是上天无比的恩典。

我趁着弯腰搓揉手臂的这段时间继续视奸李法的,事实上我不懂为什么那边叫做、,看起来完全没有洞啊,我的没有黄若立那么粗大,都不可能塞得进李法那边了,那黄若立以后怎么啊?李法知道我还在看她,而且多亏了黄若立那一敲,我更能堂而皇之地弯腰从桌下欣赏李法的粉红色小缝。

她知道我已经在桌下,竟不以为忤地伸手到胯下去搓揉着和肉缝交接的地方,好像故意要捉弄我,而我这才发现随着李法的撩弄,她胯边的粉红色嫩肉一张一合的,原来肉缝两旁的粉红色嫩肉是可以往两旁掰开的,掰开后里面模模糊糊的是更淡的粉红色;不过我离她太远看不清楚,更不能整节课都窝在桌下,於是我轻轻抓了抓老二,要它安分点,然后继续上课。

这堂课放学前,我们作了一张小考考卷,李祯真老师也公佈了小考成绩,李法竟然是满分,而其他人不知是太热、心浮气躁,还是光忙着欣赏四处隐约露出秀色可餐的女体,竟然都几乎不及格!「小平,勉强及格而已,要加油。

时隐约有些反应,难道是因为知道了我的名字,要回家作草人插针吗?不过小平不是我的本名,我只是名为绅士的,哇哈哈哈。

这堂课放学后,李法才慢条斯理地拿出面纸把全身汗水擦乾,然后在汗水再度蔓延之前赶紧穿上全身衣物,然后才把旁人当作空气般哼着歌走出教室,完全不在意别人已经听到她隐约的歌声。

本来以为她经过我身边时,也会来个无影脚、碎蛋踢什么的,毕竟我看了她这么久,还被她比中指警告。

不过她不但没加害我,脸上也看不见不悦,还是那一千零一种表情,就是似笑非笑,眉毛有一点点八字眉的无辜样。

我基於好奇,跟着她走出了教室,下了楼,这才看见柜台边有个年纪比瑜姐再大一点,但是姿色却毫不逊色的辣妈正在和瑜姐聊天。

不过叫人家辣妈很没礼貌,因为她虽然看得出是学生家长,却一点都不见老气,开朗的姿态和说话的方式,根本就像个大姐姐而已。

「老师千万别这么说,老师的小孩现在有幸让我们教到,我们一定本着作育英才的精神以最努力和最优秀的师资栽培!」

瑜姐随着鞠躬,让F罩杯的大奶都快垂到地上了,可惜我从这边只看到瑜姐的大屁屁,还有因为汗水濡湿而几乎被透视的。

那个正姐手一挥,李法叫了声「妈」,然后就走出补习班,和她一起各自骑上脚踏车回家,原来是她妈妈陪她一起骑车放学回家,看她的大腿那么有力,一定住很远。

正姐和李法一走,瑜姐赶紧跟江宏主任说明理化教室冷气机坏掉的事,然后几个班的学生又刚好一起放学,柜台附近一阵兵荒马乱。

咦?肚子有点不舒服,不知道是第一次的经验让我无法适应,还是包皮被剥开的缘故,我感到肚子痛和一阵便意,於是我便又溜上了楼。

我总是这样,因为我在补习班是万年炉主,要是在厕所大便被发现的话,他们一定会嚷嚷说被陈嘉年大过便的厕所臭死了,所以我都趁工读生姐姐清理完隔壁大楼时,再偷偷摸黑溜上去,然后躲在黑压压的厕所中上大号,这样就没有人会知道我便便的事,而且收拾完后的大楼,灯关起来看起来跟鬼屋没两样,除了补习班员工,根本不会有人还敢过来。

我悠闲地挤出一条又一条的便便,看了看时间,才晚上九点多,十点还有一班国三要放学,补习班至少也要十点半才关门,我只要趁着学长姐放学时混着人潮下去,就不会有人发现我放学后还不走窝在这边的事。

科科,一边便便一边回想今天的艳遇,没想到今天才刚第一次经历过包皮退下露出整颗的经验,竟然马上就被老师用夺走我的第一次,然后又亲眼看见李法那活生生的小鲍鱼,还是的嫩鲍,我爽到几乎要大叫,不过想到繁重的理化作业,真想把小鸡鸡插进李祯真老师的屄里发泄我的不满和,不过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插就是了。

靠!怎么听到铁卷门的声音!不会吧!明明还有一班!啊,我想到五点多我来补习班时工读生姐姐正在打电话退订便当,国三英文课今天因为老师H1N1流感请假,所以停课!惨了,我赶紧擦完屁屁拉上裤子,希望能赶在大家离开前呼救,不然要马打电话报警求救,不然今晚就要在补习班睡了!会被爸妈骂死!我匆匆忙忙赶下楼到隔壁栋,因为出入口都在隔壁,却没想到铁卷门明明已经拉下,江宏主任的办公室却还亮着灯,里面还传出对话声。

呼呼,好你家在,我赶紧跟主任说我是便秘耽搁时间,毕竟我也算是大户,一个星期有六天都在补习班出入,从英数补到理化,国三还要补国文和社会总複习,主任不会太为难我的。

不过主任室传出的是李祯真老师的声音,我竟然鬼迷心窍放轻脚步,想听看看他们在说些什么,尤其是现在补习班诡异地拉下了铁门,只剩主任、和我,他们谈的一定兹事体大。

「我们求学的时候最讨厌老师三板,只看着黑板、天花板、地板;你要兼顾教学和学生的反应,你的班级成绩不好,教室管理出了很大的问题。

江主任鸡掰的声音提高了音量,他讲话的方式很偷懒,好像是因为他戽斗,嘴巴没办法打得很开,所以讲话的声音听起来就很讨厌,加上他有双倒三角眼,看起来就很奸诈,人又壮壮的,不像个教育从业者,要是不穿衬衫的话,倒像个杀猪的。

听说江宏主任以前自己也开过补习班,江宏就是当时的艺名,他本名江旺城,后来因为职棒签赌欠债跑路到,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又卷土重来,好像到处偷拐抢骗吧,不过那些耳语听听就好,就算没有这些传闻,他还是个超级讨厌鬼!「我能争取到学生的尊重和信任,给我一点时间,等他们拿难题来,我一定能题题秒杀,让他们信服我是好老师!」

幸好,虽然身为贝德补习班万年炉主,在学校我却勉强称得上资优生,预习课业的基本功夫是有的;我知道理化第三册第四章光与颜色当中有提到,要看到物体,物体必须是光源或能反射色光的物体,现在我虽然可以看见主任室里面发生什么事,却因为外面灯都关了,所以主任他们并不能看见我,因为我这边没有光线,所以我就大胆地看着里面江宏主任教训李祯真老师的情景。

「你以为一个钟点给你1800为的是什么?还不就是希望你的高学历和活泼的教法能留住学生,甚至是带来新的学生,而这一切就要依靠成绩带来的口碑!你看你班上这什么成绩!」

1800!靠!我听说国中老师的学校钟点好像才360吧,原来我们缴那么高的学费不是缴心酸的,我们补习班的老师们领的钟点竟然是学校老师的五倍!那难怪李祯真老师牺牲色相也要保住这个工作,再怎么样,她课堂上虽然几乎跟卖春没两样,但是至少能把我们带到毕业的话,等於只要负责几十个老主顾,就能赚得比卖身还多。

到外面去真正下海的话,除了具有要一直接新客的压力,深怕遇到熟人的尴尬,更是半点朱唇万客嚐,能不能赚得比这里多还是问题,又不是立委吴育昇光顾的孙仲瑜那种高价妓女,何况当鸡也不能卖一辈子到年老色衰,这样看来,在课堂上努力取悦学生,即使把自己搞得像卖身一样,还是划算太多了。

什么鬼,不就是因为穿这样才失去学生尊重吗?说到底,还不是你们少主汤宸玮一直说老师上课很无聊,老师才只好牺牲色相的吗?「你的优势是外表,败点也是外表;要是你明知道学生的焦点是你的外表,已经有先入为主的刻板印象,什么美女无才、胸大无脑之类的,你要是能把握机会颠覆这个印象,你甚至可以比教数学的美女老师刘靖更红你知道吗!」

李祯真老师拉了拉衣角,好不容易才稍微乾了些的上衣被她一拉,身体的线条就又更明显,硕大胸型的轮廓也不经意地显露出来。

老师只当作是试教之类的考核,毫不怀疑地讲述:「溶液要先界定是不是水溶液,如果溶液含有水,则称为水溶液,一律以水当作溶剂;若非水溶液,则以成分多的当溶剂、少的当溶质,呀!」

没想到老师才讲了没几句,江旺城竟然伸出食指往老师的戳去!而且看老师的反应和江旺城熟练的手势,应该是戳中乳头无误。

「身为一个专业的补教老师,要有办法扭转劣势,如同我刚刚说的,你如果心思放在学生身上,就算上课上到被袭胸,也一定能够发挥潜力化为转机,而不是只会尖叫,这边的学生一个月缴好几万来补习,要看到的是教学功力出神入化的专业人士。

看到江旺城又做出诡异的举动,李祯真老师退到退无可退,靠在门边想看看江旺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要是情况不对,也能赶快夺门而出。

「不相信我的专业?人在性的方面受到攻击或侵犯时反应最大,你信不信不管你么弄我我都不会分心?」

由於补习班主任虎烂最厉害,要马就是疯狂地画大饼矇骗菜鸟,根本已经到出神入化的阶段,加上江旺城背的公式还真的煞有其事,李祯真老师竟一时没有反抗,任由江旺城的鹹猪手袭上她的酥胸,在她姣好的身段上游移。

「你看看,随便一碰就花容失色,那还有多少突发状况要应付,你哪来的心神教学!?一定要处变不惊,像我这样,就算一边也能教书!这都是小说『大学刑法课』教的!」

江旺成缓缓掏出裤档里的,早已经硬到不像话,不过比起我的粉红小鸡,他的老二活像长了瘤一样丑陋,型态更是又黑又粗又短。

江旺城隔着薄薄外衣揉着李祯真老师的,到后来竟直接从胸口伸了进去,更探进中狠狠抓着的!「琵琶行吧。

这江主任还真的颇有一套,像在点歌一样,李祯真老师说哪个公式他就背哪个公式,点哪篇古文他就背哪篇。

的时候,李祯真老师的上衣已经被他撩了起来,更早就已经解开,江旺城拨开,露出老师的右乳,正像在转轴拨絃似地故做专注揉捏着老师的粉红乳头。

老师扭着双腿想要抗拒,江旺城却反倒愈来愈过分,他一边揉着老师的乳尖,转眼间就让老师本来不甚突出的奶头变得鲜红动人,然后捱近老师身体,把靠着老师齐屄牛仔裤下的白皙大腿不断磨蹭。

李祯真老师春水氾滥的眼里迷迷濛濛地,她本来以为江旺城只是藉机侵犯她,心想忍过去就算了,没想到在这个时候问的这个问题比直接侵犯她还要让她更为难堪。

「你看!连你的专业你都没办法展现,难怪你只有地板、黑板、天花板,心思根本不在教学和学生身上!」

靠,江旺城根本只是想故意贬低老师,老师虽然教学经验较嫩,却不是他说的那样一无是处!「来,握住它,把接下来你下星期要上的内容试教给我听听。

江旺城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上,然后解开裤子釦子,面对着我的方向把双腿张到最开,拉下露出,要李祯真老师尝试看看专注度的练习。

李祯真老师也没空把衣服穿好,直接走了过去,衣衫不整地握着江旺城的开始缓缓套弄,她刚刚被拉下半边的上衣肩带还没挂回去,粉紫色更已经被解开,只是斜斜勉强挂在腰际,根本发挥不了遮住的功能,老师就这样裸着右边乳房和奶头帮江旺城打。

李祯真老师虽然已经是逆来顺受,连在课堂上帮学生这种荒诞的事都做出来了,现在帮补习班股东之一的主任打起却还是扭扭捏捏的,完全不像帮我时的熟练。

江旺城看着由於右手不断套弄而随着抖动的右乳,一边轻轻用手指快速抚弄李祯真老师的乳尖。

「接下来声与波动的章节,频率的观念不好教,发挥一点创意,像我现在用高频率在弄你的奶头,到时候脑力激荡出一点让学生称道的例子!温度与热的章节,热涨冷缩和热的传播多活用生活上的经验!」

江旺城虽然活脱脱只是个人渣死,在国中教学上确确实有独到之处,不但国文、数学说得煞有其事,连李祯真老师自己的专业竟然都有涉猎,难怪李祯真老师不敢直接跟他撕破脸,乖乖地听他教训还一边帮他打。

唉,可怜的,虽然从的技巧来推断,她应该已经不是,但是被上司挟着权势奸淫的经验想必是头一遭,她虽然没有哭出声来,眼睛却已经红肿不堪,脸颊更沾满泪水。

靠近我的这面墙上挂着镜子,然后他要李祯真老师看着镜子里她背后江旺城的动作,果然薑是老的辣,屌是老的臭,江旺城果然台风稳健不失幽默,即使他嘴里什么都没说,双手更时而狎弄李祯真老师的身体,胯下更是在老师身上到处磨蹭,但要是穿好衣服,还真的像在教书一样。

「我第一年教书时,连自己头发乱掉都相当在意,没办法全神贯注在课堂上,到现在第十五年,就算拉炼忘记拉被学生嘲笑,也能马上让学生回到课堂上的专注,更不会因为外表的因素让学生质疑我的专业或失去对我的尊敬!」

江旺城轻拥着李祯真老师,把头靠在肩上,对着我的方向,也就是镜子的方向要李祯真老师看着镜子中的他俩,然后拍拍她的脸颊,提醒她该学的还有很多。

不过我要庆幸的是,刚刚课堂上老师的嘴里因为帮我,装满了我初次露出得见天日的包皮垢,现在江旺城一定没料到他15年的教学经验又怎样,现在强吻了李祯真老师之后,还不是间接在吃我13年的陈年尿垢!「。

江旺城用再温柔不过的语气像在哄骗国中小女生一样,然后江旺城抱着李祯真老师让她半推半就地一件件脱掉身上的衣物,接着便在一丝不挂的李祯真老师身边指导她该注意的仪态,甚至连手势、角度都煞有其事。

隔着玻璃看着两个赤条条的男女面对着我在调整上课的仪态,这看似正经实际上却不堪的反差,让我忘记我在平时人来人往、泪水多过欢笑的补习班走廊上,忍不住掏出早就勃起的,对着强化玻璃上没被毛玻璃遮住的地方,把马眼对准李祯真老师的胯下,虽然不能真的贯穿她那像李法一样粉红色的器官,却能让她的形貌和我的重叠,幻想正在占有她,如同我对清凉图片做的事一样。

江旺城像个皇帝一样双腿张开坐在沙发上,要李祯真老师背对着他也跨坐上沙发,我本来以为他就要藉着这个势头佔有的身体,却没想到他像是摧毁尊严般地只是要老师对着镜子双腿张开,一边看着自己暴露出来的性器官,一边继续备课给他听。

「你看着自己那边,把它当作学生一样,如果你能面对这自己最害羞的部份讲课,以后一定更能面对学生,不管他们怎么搞怪捉弄你;更重要的是,要对课程熟练,就像你对自己的身体一样熟悉,你平常闭着眼睛都能洗澡,对待课程就要像自己的身体一样熟悉。

江旺城不愧是民雄第一虎烂王,这种鬼话都扯得出来,不过李祯真老师经济上有庞大的压力,又刚出社会,好像就是人家说的什么斯哥尔摩症候群,她现在应该已经没有能力分辨眼前的傢伙根本不是她的贵人,只是一个想要冠冕堂皇一炮的死!我缓缓地摆动着腰部,虽然笨拙不堪,绝对没有亚洲空干王的十分之一,但是透过玻璃看到的姣好女体,还有背后淫猥的性兽,我幻想着那就是我,那已经在李祯真老师胯间磨蹭的不安份是我的器官,然后江旺城扶着狰狞丑陋的它缓缓地用尖端撬开李祯真老师虽然不愿,却本能充血的两片肉瓣,转眼间就要进入。

连A片都没看过的我第一次看到男女性器官如此接近,甚至就要进入所谓的状态,竟然是惊讶多过於兴奋,反而吓得合不拢嘴,又不懂怎么打,只能张开嘴巴隔空舔着老师的,同时更笨拙地扭着腰部,希望即使没机会实弹和老师做过一次,也能藉着眼前影像的重叠满足我干老师的,毕竟这些所谓的老师真的让我的童年痛苦不堪,现在找到一个跟我一样被压迫的「老师」,我只想让她也嚐嚐我的痛苦。

就在江旺城粗重的兴奋喘息声中,伴随着李祯真老师若有似无、蚊子声般大小拒绝的闷哼,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吓得我赶紧拉上裤子,深怕他们冲出来接电话时发现我的存在。

靠,原来老师有男朋友了,不过我也不是太意外就是了,毕竟老师那么漂亮,身材又堪比娜美体型,加上的技术那么好,一定是男朋友调教出来的。

看到老师接起电话,主任也不急着穿上裤子,反正补习班铁门拉上了,任何人也闯不进来,只是他不知道我根本就不需要闯进来,我本来就在里面,还全程观赏他的兽行。

听着李祯真老师没有异状地讲着电话,江旺城竟然趴到了李祯真老师的之前,撩起她的,然后伸出舌头轻轻舔着李祯真老师的胯间缝隙!「我还在补习班…你在补习班门口!?」

李祯真老师忍住胯下的异状,一边闪躲着主任的舌头狎弄,一边保持镇定讲着电话,就像她刚刚受过的训练般。

老师弯腰讲电话的本来就已经诱人,这时候为了闪躲江旺城的侵犯,更是左扭右晃,让一双吊钟般的晃到我都头昏眼花,只想一手握住一边狠狠吸上几口。

听到男朋友已经在补习班门口,江旺城做出扼腕握拳的肢体动作,忍住嘴里差点脱口而出的髒话,赶紧把握时间再在老师身上揩了几下油。

他本想直接趁着李祯真老师弯腰接电话时从背后硬来,但是在屁屁不住扭动的闪躲之下,又怕太过份的举动会让她在电话中呼救,江旺城只好恨恨地只以手指插入老师的肉缝间搓动,同时左手握住使劲套弄。

太棒了,不对,其实我也很想看李祯真老师被干的模样,但是却又不忍已经有男朋友的她还被别的男人侵犯,哀,真矛盾。

不过这时候主任经过那么久的享受,早就已经不行了,事实上,要是这通电线分钟打,主任早就已经插入李祯真老师的身体,并且在里面了。

因为从电线分钟,主任已经满足地在李祯真老师因为弯腰接电话而翘高着的上,说是满足其实也只是肉体上的满足,性欲满足了自然就;不过我深知主任的心灵一定很空虚,因为这一炮本来应该是射在老师内的,要是老师回到家之后还跟男朋友,男朋友一定不知道其他雄性动物的早已捷足先登,可能还会傻傻地感谢上天赐给他这么完美的女朋友,让他能在她温暖的中获得性欲的满足。

电话挂上后,江旺城哼了一声,然后趁着李祯真老师腰还没挺起来,竟然想把正在中、还没完全变软的硬督进李祯真老师的中,不过一方面是已经不如刚刚坚硬,一方面是老师的男朋友已经在铁门外等候,老师更没必要再虚与委蛇,所以面对主任这次的侵犯,李祯真老师有点强势地直接挺起身子转身,不再让江主任有机会把那根污秽的插进她的身体,主任只能抱紧李祯真老师的身子,然后把在她阴阜上扭动,直到把剩余的都洒在的上。

我看着江主任怎么戳都被闪开的模样,感到大快人心,不过即使如此,老师胯间的暗褐色花瓣上也已经沾染了令人作呕的白浊液体,遑论白皙结实的丰满屁屁上浓稠的还在往老师的股沟之间流动,江旺城这人渣竟然射了这么多!完事后,李祯真老师拿起面纸简略擦拭,然后全程不发一语地穿起衣服,就像跟江旺城从未有所交集似的彼此穿好衣裤。

事实上,一分钟前他们几乎就行了夫妻之礼!那猥亵丑陋的只差几公分就进入了李祯真老师的,而且以江旺城的时间来推,只要进入了,就应该会在里面,闪都闪不掉!看到老师暂时得救了,我赶紧穿好裤子蹑手蹑脚跑回隔壁大楼,然后再蹦蹦蹦蹦地用庞大声响下楼,一边大叫:「主任,灯怎么全关了!不是还有国三英文班吗?」

江旺城不知道是真的生气还是故作愤怒,毕竟要是他知道刚刚的行为都被我知道了,那可真的是杏坛丑闻!比邱毅的困哈星还过分!痾,好像也没那么过分,还是困哈星比较过份。

主任心不甘情不愿地用遥控器打开了铁门之后,一个精瘦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三言两语交代了为什么她还在补习班,而男朋友前来准备接她下班,却发现补习班铁门是拉下着的情况,然后他们就并肩走了出去,老师男朋友头上隐约发着绿光。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