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着裙子在野战 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

老婆的周围水迹斑斑,爸爸按照老婆说的,扒开了老婆的,把夹在中间,上下摩擦着,两人还是第一次这样,老婆的声很快就此起彼伏起来。

「爸,我今晚真的特别想要,不管你怎么弄,都觉得缺了点什么,没有大的充实感,所以我想你进来吧,反正上次也进来过一次了。

「可是,这跟杀人怎能一样啊?我们又没伤害别人,反而能互相取悦!插一次是插,插两次也是插,性质都一样啊!」

听到爸爸说到我和妈妈,老婆沉默了,正当我以为老婆改变了主意的时候,老婆又出声了,「爸,你又不是他们,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受害者?说不定他们知道我们这样还会暗暗窃喜呢!」

「就是看到或想到自己的老婆和别人发生关系时会兴奋,会有性快感!小元就是这样的,我和小元是一样的,我有淫夫心理,看到或想到小元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时会兴奋……」

「爸,我今天和小元深入交谈后知道小元有淫妻心理,然后把以前发生过的事情又仔细想了想,感觉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以前为了增加我和小元之间的夫妻情趣,的时候曾经把小元想象成是你,而这些都是小元提议的……」

「可是,爸,小元在听到我想象着和你,把他当做你,他不仅没有一点生气,反而是很激动的样子,而且,我怀孕后和你整天耳鬓厮磨的在一起,小元也没有一丝介意,还间接鼓励过我和你再亲密一些,甚至还让你服侍我洗澡……一般人都不会这样吧?」

「或许是我多想了吧,总之老是感觉有些不对头!不管那么多了,爸爸,快插进来吧,你看这里都张开了,留着泉水,等待你的临幸呢!」

我把镜头放大,果然看到老婆的中间微微张开了一个洞口,至于有没有水流出,从摄像头里面就分辨不出来了。

「爸爸,我真的很怀念上次你插进来的那种充实感,你就进来吧,你要是坚持不插进来也可以,我就去找高全德和小赵,就是上次来我们家看望我的那两个同事!他们俩可不会像你这样磨磨唧唧,如果我打电话跟他们说愿意跟他们做点游戏,你猜他们会怎样?」

老婆虽然如此说,但是我知道老婆肯定不会真这样做的,老婆眉目之间的俏皮已经出卖了她,樊姐也看出了这点,说道:「这小晴还挺狡猾的!」

爸爸和老婆在那缓缓的干着,因为老婆大着肚子,爸爸干的很小心,生怕碰到老婆的肚子,饶是如此,老婆的声也渐渐大了起来。

我和樊姐也同步干了起来,没有太多的花样,光是看着手机里爸爸和老婆的镜头就够我们激动的了。

看完一场大戏,我又想起了今天交换的事情,看着老婆被高全德两人玩弄,我心里始终不爽,两人肮脏的居然射在了老婆的手脚上,并且这只是第一次,以后还要长年累月的和高全德小赵他们交换,我很难接受!

并且小赵和高全德是老婆学校的同事,陈彤是老婆的教过的学生,这件事时间长了,难免会泄露,万一泄露了,老婆的脸面和前途全完了!

我想起了小流氓熊大,拨通了熊大的电话,问道:「熊大,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一个男人对他向往已久的女人死心?」

「那就让他变成,失去男性功能!」熊大依然朝着这个方向想办法,不过我想想,觉得倒是个很可行的办法,如果高全德两人失去了男性功能,那么他们还好意思在老婆面前耀武扬威的露出他们那丑陋的东西吗?对老婆恐怕也不会再有那么大的兴趣了吧?

想不到困扰我的一桩心事就这么很容易的解决了,看来不能轻视小流氓啊,有时候小流氓会用他们的方式更有效的解决问题。

熊大很快把药送给我,是白色粉末状的药粉,无味,怎么能让高全德吃下这个呢?交给小茹的话,小茹应该有很多机会下手,掺杂在饭菜里或者放进水杯里,可是我并不想小茹搅进这个事情,万一被高全德觉察,连累到小茹,我就难辞其咎了。

脑子里突然浮现出高全德伸出舌头,像条狗一样舔着老婆脚的模样,如果把粉末涂抹在老婆的脚上,那么岂不是都被高全德舔去了?

和樊姐厮混了一天,周末提前回到Y市,Y市因为有了胡秀兰的来到多了几分精彩,胡秀兰性格随和,很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和芷秀母女很快就打成一片,芷秀妈妈身体虽然能动,依然很虚弱,行动上不便,胡秀兰在家用心的服侍着芷秀妈妈,这样更获得了芷秀母女的好感,这也使得我对胡秀兰的印象有了改观,不在把她单纯的当成一个练功炉鼎。

我和老婆说了用药粉使高全德两人变的事情,老婆听后很赞同,「那两个人渣烦死了,尤其是他们的狗眼,还有他们的狗舌头真招人烦!能让他们变太监最好了,看他们还有那个劲头不!」

老婆把药粉都溶解在水盆中,然后把手脚放进去浸泡,浸泡好后,我和老婆收拾一下赶赴高全德家中,参加例行的派对。

这次不出意料,高全德和小赵又是抱着老婆的手和脚一顿乱啃,我心中比上次好受一些了,心想你们使劲啃吧,代价再也做不成男人!

高全德对着老婆的小脚舔了一番,拿出了一条黑要老婆穿上,因为约定,不能接触到老婆手脚以外的肌肤,所以高全德只把老婆的脚用黑套上,然后拿起老婆的脚给自己打起了。

这一次高全德和小赵没有射在老婆的手脚上,在快要射的时候止住,然后又分别把小茹和陈彤干了一次。

看着小茹和陈彤分别在小赵和高全德的身下婉转,我只有暗暗祈祷药粉要尽快的起到作用,只要他们了,什么事情都好办了。

回到家中,我在家的时候都是由我帮着老婆洗澡的,老婆洗过澡后只喜欢了条,没穿睡衣就出来,看到老婆这样我觉得有些奇怪,以前我在家的时候,老婆都比较注意的,爸爸还在客厅呢,老婆怎么就能暴露这一对大出来呢?不过我也没多说什么。

爸爸在客厅看电视,看着老婆挺着大就出来也是很诧异,不过由于我的存在,爸爸也不好说什么,站起来准备离去,老婆拉着爸爸坐了下去,「爸,时间还早,你要去哪啊?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这看电视吧!」

我在老婆的另外一侧坐了下来,老婆这样暴露的在爸爸和我的面前让我有些兴奋,以前只能在手机监控里看到的场面如今竟然在现实中看到了……

「爸,上次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总感觉小元对于我们太过于放心,有点不正常,所以我就想试探下,才有了那天晚上我没穿睡衣的事情,这次试探果然有了发现!」

「小晴,你这实在是多此一举,不管试探的结果如何,还不都是一样,他仍然是你的丈夫,我仍然是你的公公。

「爸,这怎么能一样呢?我知道其实你也很喜欢和我在一起,很喜欢和我,可是因为顾及到小元,才有了畏惧,有了很多顾虑,如果小元是支持我们在一起的,那么你的这些顾虑不就可以取消了吗?」

「怎么可能?首先小元不会支持我们在一起的,就算小元支持,我也不会同意,你可以是我的儿媳,也可以是我的女儿,但是我们不能真正在一起!」

「爸,你误会了,我说的在一起不是指那种情侣或夫妻关系,而是指我们现在的关系,仍然是形同父女,只是多了一些肉体的接触,甚至可以,并不是因为爱情,而是身体的欢愉。

「爸,我也不确定啊,所以才会试探,这次试探的时候,你在旁边很紧张,可能没注意观察小元,我可是用眼睛的余光暗暗观察着小元的反应呢!」

我好奇老婆会怎么试探我,用时也在思考对于老婆的试探,我该如何回应呢?想了想,还是决定按照我真实的状态回应,因为我想知道老婆在明白我的真实想法后会怎么做?会如何处理和爸爸之间的关系?

「爸爸对我真的很好啊,那次我洗澡的时候摔倒,妈妈说了爸爸,然后让爸爸贴身保护我,尤其是在洗澡的时候要照顾好我,不要让我滑倒,自打那次之后,爸爸就严格按照妈妈的要求照顾我,真的是寸步不离哦!」

「爸爸不仅在我外出的时候会跟着,在我洗澡的时候,爸爸也会跟着,在我上厕所的时候爸爸依然会跟着……」

「老婆,爸爸和你就像父女一样,我怎么会介意呢?父亲照顾行动上不太方便的女儿洗澡,没什么大不了的啊!相信你和爸爸也不会多想的。

「老公,爸爸不仅看光了我的全身,还摸了呢,有一次我的乳房胀痛,爸爸在我的乳房上了半个多小时呢!」

「老公,还不止这样啊,你知道我的被剃光了,但是你还不知道是谁剃的吧?不是医院里的,是爸爸!爸爸用刮胡刀帮我剃的,剃了两次!我最神秘的地方都被爸爸看的一干二净!」

「老婆……这好像也没什么吧,你还记得吗?上次我和妈妈陪你一起去医院做妇科检查那次,那个男医生不也是把你隐私部位看的干干净净,不仅看了,还把手指头插了进去!这种是不牵扯男女情欲的正规检查啊,爸爸给你刮毛和这个性质差不多,我怎么会介意呢!」

「老公,感谢你那么大度,可是……不仅爸爸把我全身看遍了,我也看过爸爸没穿衣服的样子,那次爸爸被熊大他们几个打伤,我照顾爸爸的时候,给他洗过几次澡……」

看来老婆是想逐步试探我的底线,我也想知道老婆会试探到什么程度,老婆和爸爸之间的全部事情我应该都知道,老婆给爸爸打这事,我已经走过了最初的挣扎阶段。

老婆随即说了那次爸爸憋尿,一直硬着,怎么都尿不出来,老婆担心爸爸身体,帮助爸爸撸了出来的事情。

「老公,真的如此吗?可事情并不那么简单,我用手帮助爸爸弄了很久没弄出来,最后手酸的不行,我用嘴巴帮爸爸射了出来……这样,你也不介意吗?」

「老婆,我承认我有些吃醋了,可是,在当时的情境下,你的做法也无可厚非,爸爸岁数这么大了,一直硬着尿不出来,身体的确吃不消,你不拘一格的想办法让爸爸尿出来,我不能怪你什么,甚至还要感谢你!」

微信那头的老婆沉默了一会,才发来信息,「这样也可以……老公,你好像有点宽容的过分了!我和爸爸之间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能容忍吗?」

「也并不是,你和爸爸整天在一起,互相照顾,发生一些肢体上的接触都很正常,但是如果感情上有了变化,你不爱我而是爱上了爸爸,或者爸爸爱上了你,这都是我不能接受的!在你和爸爸都爱着我,你和爸爸的感情只是父女之间的感情的前提下,你们发生了什么我都是可以接受的!」犹豫再三,我还是向老婆打出了这段话,既然老婆试探我,那么我就趁机跟她说出我的底线吧。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