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个干女儿 我和干女儿的故事d

话说自从建筑设计会看到楚宣和J先生在一起的景岚心情难以平复,一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这几天都没有接任何通告或者代言活动,陈总为了她现在很少进公司,今天景岚一个人在淡水这边吹风,陈总也跟随在侧,以防发生任何事情,景岚说:「好了,你不要在跟着我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陈总说:「你现在这样子要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在这边,更何况上一次建筑设计会把楚宣关在厕所的人是你吧!」

景岚难过的说:「没错,的确是我做的,因为我不甘心,明明一开始是我先和他认识的,也是一开始跟他的,但是为了工作,我们两个很少没联络,他只是寻找一些乐趣所以我没有去管他。

但是从我回来后,他却从来没有连络过我,也没有关心我,反倒是跟一个八点档演员在一起,两人还一起出席设计会,看上去就像是一对夫妻一样。

但是我跟他在一起却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一个大型公开场合,都只是私底下出去玩而已,还听说楚宣已经见过J的妈妈,我却连他家人都没有见过,你告诉我这算什么。

陈总说:「你千万不要这么说,去年元旦要不是因为你,我公司早就破产,哪有像现在这样稍微有点起色,还有人帮我。

」陈总说:「你已经太久没有出席过任何一个活动,我怕这样下去你会被公司责骂,所以我希望你参加。

其实陈总这样说是没有错,只是不晓得他心里在想什么,景岚说:「你说的也对,或许参加活动可以让心情好一点。

」心情稍微平复的她在这边走了蛮久,太阳逐渐下山,两人上车后准备离开淡水,陈总开车在路上,看到一间热炒店,和景岚两人在这边吃晚餐。

点了几盘菜后,开始吃饭,接着吃着吃着景岚拿了三瓶啤酒,陈总说:「景岚,你要喝酒?」景岚说:「是阿!有什么问题吗?」

陈总的确只喝一瓶,毕竟他还要开车,但景岚连续喝了三、四瓶,已经不晓得自己在说什么了,倒在桌子上,陈总付完钱后带着景岚离开,看到醉倒的她陈总心想:「现在她醉成这样子,不管我做什么,她都不知道,不如…先去旅馆吧!」陈总开车开到旅馆后,开了一个房间把车子停进去后,扶着她进去房间里面。

把她先安置在床上后,陈总看着手机讯息,显示是阿强传的,传说:「陈总,进展如何?景岚小姐愿意参加车展活动吗?」

陈总自言自语说:「张景岚,你知道吗?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开始,我虽然对你有好感,但那时候你跟J先生在一起,所以我不能多做什么。

但去年元旦让我看到不一样的你,还有你的表现,让我那时候在思考到底该用什么样的手段得到你,让你甘愿成为我的人,说不定时机快要到了。

自己一个说着说着,从摸脸颊到、陈总在底下用舌头舔着景岚得脚底、在舔到大腿、睡着得景岚当然没有任何知觉。

慢慢的将她扣子解开,把她衣服脱掉,自己也把衣服脱掉,然后一步步的性侵她得身体,让陈总得到一丝满足感,但他想要的不是这一种的侵犯,而是看到景岚在她面前那种荡样。

等陈总从浴室走出来后,景岚质问说:「昨晚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陈总问说:「你希望我对你做了什么?」景岚支支吾吾说:「就是那个……你明白的。

」景岚听到后都没说话,马上冲去浴室里面只听到莲蓬头沖水的声音,陈总不晓得她在里面做什么,等洗完后只裹着浴巾出来,她想穿衣服,但衣服昨晚都喝醉了,都是酒味,陈总拿他得衬衫给她穿。

穿完衬衫后只看到她那大腿而已,也若隐若现,景岚说:「我想了想,昨天我也不应该喝太多酒,我不应该怪你,不过我希望昨天这件事情只有我们两个知道。

」陈总点点头,於是和景岚上去她家,到了客厅后,陈总坐在沙发,景岚泡茶给他喝,看景岚穿那件短裙配合男性衬衫,那看起来是多么的迷人跟阿!尤其是那大腿,让陈总看得目不转睛。

陈总点头,但等她转身后那个兽性已经让他受不了,从后面抱着景岚然后开始狂吻她,景岚吓倒说:「陈总,你要做什么?」

「不……不要阿………陈总,你住手,这样我会痛的……喔喔……不要阿………喔喔……嗯哼………好痛,你的手把我抓的好痛,好痛阿……嗯哼……喔………拜託你住手阿………喔喔喔」陈总说:「我不会放手的,不管是你得人,还是你身体,我都要得到。

「不要,那边好养好髒阿……不要舔,抓的我好奇怪,都红起来了……喔喔……阿……陈总,拜託你放过我,不要对我做这种事………阿阿………喔……你让我好奇怪阿……喔喔……舔的我好养好热阿………在这样下去我会变的更奇怪………阿阿………陈总,住手阿……阿阿……嗯哼」

就像之前元旦你和我的时候我也都没让人知道,为什么那天你肯让我睡,现在却不肯,反正你已经被抛弃了,不如就跟着我,我会让你有接不完工作的,所以不要在反抗了。

景岚从床上爬起来要开门出去,陈总一手抓着她压在柜子上强吻,然后再把她到到床上双手扯掉那件衬衫,再把她扯下来,直接硬插进去了,然后不断,然后舌头舔她得奶头,让她着。

「阿阿……好痛,一下子就插进来,好痛阿……喔喔………好痛………喔喔………不要在了,拜託你阿………我变的好奇怪,身体不听使唤……求你放过我,不要在这样子对待我了……我不会说出去的……喔喔……阿阿………不行,不要阿……你不能射在里面……喔…拜託你,不要射在里面」

没多久陈总就让景岚,但没有,做完后景岚哭着说:「为什么要这样子对我?」陈总说:「我说过了,想得到你。

景岚说:「我还以为你就算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至少对女人还挺尊重,但我没想到你会做这种事,我不想看到你。

陈总回到公司后,阿强跟他说公司平安无事,阿强拿了两件车展衣服给陈总说:「陈总,这两件衣服先拿给你。

景岚的手机响起,她公司打来的,说衣服已经准备好,交给陈总,明天过去他公司拿衣服,讲完电话后景岚自言自语说:「他们居然把衣服交给陈总,要我去找他拿,有没有搞错,而且还要我穿他指定的和。

但后来想了想又自己说:「可是他对我确实蛮好的,但有时候又会侵犯我,虽然知道他得目的,我……到底在想什么,他只是想要得到我的身体而已,赶紧来休息吧!而且他早上还对我…做那种事」洗完澡她赶紧来睡觉才好好养足精神,但是在床上脑中都浮出早上被陈总硬上的画面,景岚暗想:「为什么会浮出他我的画面,明明是他不对,但是为什么我却会这样,赶紧来睡觉。

早上陈总在公司等张景岚来拿衣服,陈总暗想:「除了车展衣服、还有和,我在这些服装上面都洒了大量,特别是对女性的敏感部位,等等就看你穿上去在车展那样子。

没多久景岚果然来了,看到陈总,景岚想起昨天的事情,陈总笑笑着把车展衣服拿给她,景岚说:「你等等应该也会去吧!」陈总说:「那当然,因为是我载你去。

」景岚没有说话然后就走到外面,坐在陈总车上,陈总一脸奸笑离开办公室开车载着她去会场,来倒车展会场后景岚先去做准备,陈总则是一脸看好戏。

张景岚在休息室换服装,包括和都换,穿上车展服装后笑笑着走出去外面,看到人一如往常打招呼,车展发表会正式开始后,主持人开始讲话,除了张景岚以外还有其他车模开始走秀着,走没多久景岚察觉到自己身体异样,暗想:「怎么会这样,和都好养,而且全身好热,而且都是我的敏感部位。

忍着异样的身体继续走秀的她身体越来越热,走路也不稳定,但表情面不改色,只是笑容比较僵硬而已。

等她在后面的时候,趁其他车模走秀,景岚转头拉着自己往上拉,但还是无法忍受,暗想:「不行,好热,好奇怪阿!」在外面看的陈总已经查觉到景岚的变化,心想是自己的发威作用了。

又到了走秀时间,必须在车子面前摆出姿势,景岚暗想:「我快忍不住了,和比刚刚更痒更热,而且有种奇怪感觉,休息时间应该快到了,必须撑到休息时间,但我好想尿尿。

」继续走秀的她已经快无法承受那焚热的身体,看到陈总在外围,迷濛的眼神在看着他,陈总跟她比了一个离开的手势后,陈总就先离开。

好不容易撑到休息时间,张景岚就拖着那个焚热身体去找陈总,但是怎样找就是找不到陈总,不晓得是故意的还是怎么样,会场里面没有看到人,那就是在地下室这边,走着楼梯到地下室想找陈总的她已经快忍不住尿液,走到停车场后直接在一台车子旁边蹲下尿下去了。

等到尿完后站起来陈总已经在她面前了,陈总说:「景岚,我看到了喔!在别人车子面前上厕所是件不好的事情。

景岚说:「我…我…只是…」她不晓的该说什么,陈总轻轻摸着她得肩膀「恩」突然让她发出声音,陈总说:「你是在找我吗?」

到了休息室的时候,景岚已经主动吻着陈总的嘴,陈总也摸着她得激吻着,景岚说:「拜託你,我快受不了了,我需要你。

陈总把车展服装扣子解开,脱掉,舌头舔着她得奶头,让景岚发出声,然后左手朝下磨蹭她得,让她更是叫个不停,身体不断扭动。

「喔………喔……好棒,舌头舔得我好养好爽阿……好热,快受不了了……阿喔……嗯哼………好敏感,舔得我好敏感,但人家好爽阿……喔……在多继续舔我……喔……我还要,还要阿……阿阿……人家……人家还要你继续舔,好爽,让我这焚热身体爽一点……拜託你……阿阿……舔得我热的好爽………喔」

陈总说:「除了舔你以外你不希望我做点别的事情吗?」陈总站起来,裤子那边都硬挺了,景岚说:「可以给我吗?」

陈总淫笑说:「我是很想,但你的休息时间快到了,而且又不能中途离开,这样你会被公司责骂的,我会不舍阿!」他摸了她得脸在她耳边说,景岚知道但说:「但我想要有东西插在里面,不然我会好痒的。

「阿阿……好强的电动棒,好爽好舒服,好棒阿………喔……好爽,好棒阿……喔……快让我了………阿阿………在继续给我,我还要更多阿………喔………好爽阿………这电动棒强度把震动的好厉害,让我快受不了了阿………人家快受不了……会喷出来的………喔喔………嗯哼……好爽好爽阿」

陈总说:「你接下来就换这件车展服装上去走秀,置入这根电动棒,然后脱掉不要穿了,我先出去。

」景岚照做,把脱掉后,换上白色那件服装,在穿上裤子和,先把电动棒停止,等到会场在开,穿完了之后在走去会场,开启电动棒开关,景岚忍着震动继续开始走秀着。

过了两个小时后今天车展活动结束了,活动结束后陈总先离开,景岚连衣服都没有换跑去找他,陈总说:「你终於来了。

到了房间后,景岚主动把衣服脱掉,景岚说:「陈总,拜託你侵犯我,我热到养到受不了了,我需要有人帮忙我。

」说完张景岚主动帮陈总服、裤子和,然后用舌头舔身体,陈总淫笑说:「那我帮忙你,你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把电动棒抽出来后说:「小岚,你看看电动棒都这么湿了,看来你在会场不少次喔!」景岚害羞点点头。

然后陈总拿出一个木板,木板上有两个空洞,陈总把景岚的手放近两个空洞里面,然后举高用炼子将木板绑起来,双脚也用炼子绑起来,然后用手指电动棒出来,绑在腰这边然后按起开关,手指开始不断景岚的,陈总开始用舌头舔着她得奶头。

「阿阿………这个手指的我好奇怪阿……奶头也被舔的好养但好棒阿,手脚都无法动弹,只能这样被玩弄着身体………喔喔………嗯哼……好爽好棒阿………为什么我会这么爽,上一次被明明就不是这样的……喔喔………快无法自拔了………阿阿……小岚了……ㄜ阿……乃头舔的我好奇怪阿………阿阿」

陈总说:「小岚,这样子的你才是我想看到的,这样征服你我才有成就感,等着吧!我会一步步让你更爽的。

」陈总拿着牙刷完弄着张景岚的身体,手指电动棒继续着,张景岚还把舌头伸出来,陈总也用舌头和她舌头互舔。

「喔候………牙刷弄得我好养好养阿……身体怎么会这么热,我好想要,不只是想要用电动棒,我更想要真正的来……喔…不要只光玩弄我的身体,这样下去我会热到受不了………喔喔……阿阿………不行,要了………阿阿………要喷了………阿……喔………喷了,我了」

被手指电动棒不断,受不了直接出来,连机器都掉在地上,但尿还是继续喷,陈总淫笑说:「好多尿耶!小岚。

陈总暗想:「你不知道,我在你车展衣服所涂的还包含有利尿液,刚才主持人告诉我,在车展你早就偷偷尿出来,只是大家当作没看到而已。

接着陈总开始又舔着景岚得脚底,在舔着大腿,一步步往上舔,陈总说:「好美阿!小岚,你的大腿好美阿!」

「不要,好养阿………脚底好痒,我会受不了的………阿阿……不要在舔,人家会疯掉的……喔喔……不要在舔阿……阿……」

下来的景岚直接抱着陈总吻着他说:「快养到受不了,拜託你用那根,我快受不了,好养阿!」

「阿……好大根,好粗的插进来了,被抽………阿……快让我了……阿阿……我好像一只母狗一样被干着,好丢脸,但好爽阿………喔喔……阿……在继续给我……喔喔………让我好爽,人家真的好爽阿……还被用牙刷插着……阿………陈总,在继续干我……喔………人家还要阿………用你的来帮我止痒……喔」

「越来越爽了……在继续,陈总,拜託你让我用这个母狗姿势继续插着我,我看的到你的,好大根阿……我好爽好棒阿,我快疯了………阿阿………喔……人家了……小岚被干的好舒服,在继续干我……喔喔……人家还要更多更多……喔喔喔……爽阿……我快了………阿阿」

陈总接着抬起牠的大腿,抱起她得身体,然后在半空中用激烈的插着,景岚不断着,景岚双手扶着他。

「这样姿势还真是没用过,好厉害阿………喔喔………好爽,好棒阿……不断晃动着,在继续干我……喔喔……呀呀……人家快不行了,但还是好想要阿………喔喔……好棒,好爽阿……人家快被你的粗给干到暴了……喔……你变得比刚刚更粗了,被你的干得好爽阿………在继续用你的干我」

半空中的没多久,陈总就把景岚丢到床上去,陈总坐在沙发上说:「过来,坐在我的上,然后面对我。

被干的好爽……好……好舒服……好爽……不要停……啊……陈总,拜託你不要停………我这个的身体还需要你帮忙我………阿阿………在继续让我爽,人家好爽阿………被你的干着我好爽,快让人家了……喔喔……在继续不要停………干我,在继续干我………喔喔喔」

「比刚才更大根的阿………阿………好爽阿,好棒阿……喔喔………呼阿,那不要停阿,好爽阿………我还要你的干我,求陈总不要停,多继续续,人家还想要被干………我这只母狗还要你被干着………喔喔………阿……好棒,好用力阿……太爽了,人家爽到疯了………喔喔喔」

「阿……陈总,你好会干我,在继续干我………用你的继续干我那的,人家那需要你帮我止痒……喔喔………阿……要去了………喔喔………好爽好爽阿……我要去了……陈总,拜託你让我………喔喔………要去了………要去了…………喔喔…喷了………了……又尿出来了」

没多久张景岚终於,加上绝对的失禁,和尿液同时从流出来,景岚说:「居然喷那么多出来。

」景岚说:「我知道,不要在多说了,先清理一下吧!」两人先把床单拿去洗后,陈总要景岚先去洗澡。

「等等阿!」陈总就走进去浴室里面,把门锁起来后,和景岚洗澡然后在继续干着她,把浴室门打开后,两人激吻走出来在床上滚床后,在继续上她,景岚总共了七次,陈总才肯罢休。

等陈总离开没多久后,景岚也醒来,她自言自语说:「还真是讽刺,我居然会分别跟两个立场敌对的男人。

过没多久因为今天还有车展,所以今天还是要参加活动,穿上衣服后坐上捷运先去会场,因为她比较早到,所以先去里面做准备一下。

她在看车展服装的时候,听到旁边休息室的车模说:「你们有听说吗!这两天会有刚完成的饭店招待会,听说J先生受邀参加。

车模丙说:「我听说他们两个在交往,还参加过不同种类场合,外界也已传言他们两个已经订婚,不知是真是假。

车模丁说:「我记得没错的话,很久以前J先生和景岚交往过,但后来好像不了了知,应该分手了吧!」

车模甲说:「别忘记了,女神界的诽闻本来就比较多,更何况她和陈总走得很近不是吗!而且楚萱从出道以来就没有过任何不良新闻,反倒是她帮助过孤儿院,很多人都很看好他们。

一群车模在那边说这件事,让一旁景岚听到握紧拳头更是愤恨不平,但是自己能够说什么,而且她也不用去跟这些车模解释这么多,因为说了这么多也不能改变什么。

今天景岚觉得很顺,没有像昨天那样子,过没多久陈总也赶来了,到了休息时间后,景岚去外面透透风。

」「出来吹风吗?」察觉有人在后面说话,她回头一看,原来是陈总,他从公司赶来看到她在这边吹风,於是过来关心一下。

看到景岚穿车展服装,陈总拿出预备好的,拿给景岚说:「景岚,这是香水,洒了之后会让身体变香喔!」景岚跟他说谢谢后,对着自己全身喷了两次,一脸奸诈的陈总等着看好戏,回到车展后,开始继续走秀着,没多久景岚察觉身体根昨天一样都又热又痒。

主持人说:「接着我们等等有请一位幸运儿和我们张景岚一同玩游戏,那请张景岚选一位吧!」身体异样的景岚只能选陈总而已,等陈总上抬后,主持人说:「我们游戏很简单,只要和她猜拳,三战两胜就赢了,而赢的可以获得我们景岚女神的香吻。

」接着陈总楼着她得腰,然后景岚就和他在台上互吻,而陈总手得下面磨蹭着她得,吻完了后陈总准备下台,接着继续走秀,而景岚则因为身体不舒服先离开一下。

景岚离开会场一个人走到楼梯,刚好陈总已经在那边了,陈总说:「很想要吧!」景岚说:「对,拜託快给我。

」他带景岚来到了VIP包厢,陈总抛出他得出来,然后把景岚撕开,景岚侧边躺在床上,陈总在另外一边插下去后,在用手揉着,边边蹂胸。

「阿………好大根的,插得我好爽阿……喔喔…………好爽阿……也被蹂得好爽,在继续给我,多给我更多更多……呀……欧………人家要,要你的继续………阿阿……好爽阿………插在穴里面好爽好棒阿………喔……嗯哼……还要,在继续干我,用你的继续干我………我还想要好多好多………好棒阿」

」景岚说:「没办法,我真的好想要阿!」陈总接着拉着她得双手让她上下,两人在床上着,景岚发出更多的声。

「好厉害……又好激烈阿………比刚才更粗更大了……喔喔……好爽,插得我好棒阿……人家还要更多,拜託你再给我………干我,用你的继续干我……我要你让我更爽……喔………了………在让我更爽………喔……好棒阿……比刚才更粗更大,淫汁都流出来了………喔喔喔」

陈总淫笑说:「我,这个的女人,臣服我的胯下吧!」把张景岚转过来后,景岚躺在床上,把插在里面后,在抱起来去墙壁那边不断抽,让她叫不停,表情也越来越荡了。

「阿喝………阿喝……好大根的,好棒,我被干得好爽………人家就像一只发情的母狗一样,被你干得好爽……求你不要停,继续用干我,我需要阿……干我,我了……陈总,拜託你不要停阿………不然我该怎么办,人家还要更爽……喔喔……干我,把我干到你爽………喔喔喔」

发情的景岚渴望着,让陈总插得越来越兴奋,陈总说:「要了喔!」景岚点点头,然后再把她丢去床上,不断,没多久终於让她了,两人同时到达后,因为休息时间差不多还有十五分,这十五分钟除了继续外,景岚则是被起来插着电动棒不断搞到失禁,还被电动棒搞,再来就是伺候,到了休息时间剩不到五分钟,陈总才肯放手,而景岚也被搞到九次。

陈总说:「这根是比之前更厉害的机器,将它插在里面,然后一样脱掉,在穿我帮你准备的白色,穿完后去会场。

」景岚点点头,插进去里面后陈总还没有按开关,等穿完后陈总才按下去,景岚整个人脚站不稳,而且从车展服装稍微看得出来她得白色里面还有放东西,等就绪后就去会场,陈总奸笑着:「今天我会让你很难忘。

陈总也跟着去会场,继续走秀着好几个车模加上景岚,陈总按起开关,机器开始转动了,让景岚忍着痛,也忍着不要发声。

「恩……陈总真是恶劣,这样下去我会直接在这里喷出来的…好难受阿!」受到机器影响,景岚表情越来越难看了,接着陈总又强度直接跳过三,调到四,景岚趴在车子上,大家都将目光看到那边去,景岚支支吾吾说:「不…不行,我受不了了,去了……去了。

她整个人脚打开开,从里面流出许多和尿液出来,车展众人包括那些车模看了都傻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为什么景岚她会在里面装一个机器,景岚马上直接离开会场,毕竟今天这个事对她来说是很羞耻的一日,而陈总也离开会场了。

陈总说:「那就报复回去,如果那些车模敢取笑你,对不起你的人都报复回去,你可以把她们都带来我这边,我相信那些金字塔顶端的人会很喜欢看他们的表演的。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