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一边摸一边脱视频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

正当我低头瑟缩时,突然被一个侧面跑过来的让给猛撞个正着,使我跌坐了下去,待我看清对方原来是一位急奔的女子时,站了起来,刚站稳脚,又来了那么一下!

冷风依旧呼呼地吹来,我不禁又打了个寒噤,全身瑟缩着,提起左手腕看了看表,已足足等了一个小时,看样子这位梅青是不会来了!我干嘛那么老实,在这儿等她,这些钱就比我的二块半多了不知几千倍。

总共是一万二千元!我又把这些钱放回皮夹子内,闭目思索着∶「这月的生活,包括房租在内,啊!我这个月就不用愁了。

「不行,我不能占为己有,这不是我应得的,我不能要它,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再穷、再潦倒也不能要这非份的钱!」

这姑娘长得还清秀的,一九七五年生,才二十岁,可说是真的小姑娘!接着,我把皮包内的钞票及一些纸张取出,里面尽是一些「董事长」、「经理」级的名片。

这笔钱是否应该送给秦梅青呢?不!我何必那么傻,她是有钱人,而且又不知道是我捡的,有了它,我可以至少有几个月不愁生活费!

又想道∶「不行,我不能那么做,我虽穷,志可不穷,还是还给她,明大上午就去等,或许她会再来找寻的。

梳洗完毕,我对着那个破了一角的镜子照着,已经足足三个月没工作,总是混不出一个名堂来,哎!也真叫人心烦!

我来到那个昨天拣到皮包的地方,我站立在那儿,两眼开始注意来来往往的女孩,但就没有一位像是身分证上的相片秦梅青。

足足等了四个钟头,再也没有耐心等下去了,同时肚子开始感到饿了,我到了旁边的一条小街,买了一个包子。

吃完了那个包子后,我露出了一个苦笑,现在我可是真正的一文不值了,身上所有的也有这套衣服和手上这个破表了。

我又经过了那个地方,就在那儿呆了十分钟后,心想∶我再呆下去,可要挨饿了,于是离开了那个地方,想去替人打零工了。

又经过了那个地方,当我刚到达,有一个面貌很熟悉的女子,正要上一辆的士,女孩子是谁?我一时就想了起来,她不是秦梅青吗?不错!是她!我向前追了过去,大喊∶「喂!秦小姐!秦小姐!」

但是车内的人和司机似乎都没有听见,车子顾向前驶去,我停住了追赶,望着远去的车子所留下来的烟尘。

「哦!对了,老板!」老板转身时,我又把他叫住,说道∶「再给我一杯米酒,及切十元的豆腐乾和海带。

哎!这段时间可真不可挨,到那儿去好呢?附近那个「凤姐」阿芳,倒是蛮温柔的,可是我口袋里的钱,不够我摸她一下。

秦梅青的影子依然不见,垃圾桶的顶盖上皆是我抽到底的烟蒂,我又抽完一根,顺手一扔,唉!可没有耐性再等下去,回家睡觉吧!

我定了定眼瞧了她,今晚阿英穿着一件极短的裙子,和极透明的上衣,不但白嫩的大腿露出了大半截,那丰满的双峰,也显得更迷人了。

阿英的坐姿实在很难看!比上次更随便,我开始洗牌,但阿英的两只大腿却不时的骚动,并八字大开,短裙面的红色三角裤,看得我心乱意迷,洗牌时连掉了好几张。

没钱,我可以借你一百元!」阿英说着从内取出了钞票,抽出一张百元大钞交给他,然后又把它放进内。

留下我一人在自己的房间,心里老是想着她动来动去的大腿,及那丰满的双峰,脸上直发烫,在床上翻来翻去,无法入眠。

阿英正全身赤裸的准备,见我闯进来,赶紧钻到被子里去,并破口大骂道∶「死男人!你怎么那么不要脸,穿了短裤,跑来我房间,也不敲门的,快点出去!」

这时,阿英才想到我话中话的意思,要把我的手移开,但是我用力的将她抱住,嘴唇并凑了上去!我的手顺着她的身上抚摸了起来。

我用了很多的功夫,先是直顶,每一下都把连根插入,顶了一会儿又把拔到口,留一个在和小磨弄。

她感到插得重的两下,口中就「啊!啊!」的喘两下,我浅浅的磨那几下,她就「哎!哎!」地轻哼着,并且把往上直迎。

阿英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了,自己把本来夹住我腰的双脚往上直伸,也往上挺起,像要把我插在她里的吞到她肚子里似的。

我开始出去找散工,就在西洋菜街市场的一块大木板上,我看到了太子道有家人需要打杂临时工的红字条。

觉得这小姐好面熟,奇怪好像在甚么地方见过她一面似的,我想着,不觉又看她一眼,和三角裤透过睡衣看得清清楚楚,连身材也隐约可以看出是那么的健美。

她不时偷偷瞧着我,心里自语着∶「这位后生,身体长得很强壮,充满了男性的渭力,看他的样子是一个老实人,却那么可惜,要靠打零工过活,不知他是那里人?」

「没错!里面还有一万三千元及身分证!」她十分惊奇的说道∶「我一直想不起,我究竟在那儿丢掉的,难道说你知道它的下落?」

「真的?在哪儿,快告诉我!」她站起来,坐到我身边来,又说道∶「钞票我倒无所谓,是身分证及那些名片不能丢掉,先生你能告诉我吗?现在东西在甚底地方?」

「陈小姐!还记得有一天晚上,就在弥敦道一间银行门前,你被一位先生追赶的事吗?」我把事情的经过完全告诉了她。

「真抱歉,那天因我太气了,把你撞倒后,没向你对不起就跑掉了!」她感到歉疚的说∶「又害你找了我二天!」

「这是真的,感到荣幸的是我,能交上你这位诚实的朋友!」她双手紧握住我,传来一股热流,渗入了我的心窝里。

「真的?那不用赌了,我现在就认输好了!」我说完,突然一把把她抱在怀里,同时把嘴唇贴到了她的唇上。

梅青本来还在争扎,想推开我,但给我抓住乳房后,觉全身血液沸腾,一点反抗力也没有了,就像小鸟依人似地偎在我怀里,两手紧紧抱住我的腰。

梅青全身好白,乳房肥大,丰满又浑圆的大,一对修长均匀的大腿,高高的,很长但是很稀,并不太浓,两片比一般女人要肥大些,但很红嫩,不像有的女人是紫红色的。

我低下头,对着她的上也伸出舌尖舐了起来,一口就咬住梅青肥大的,把头举起来她的被拉得好高。

梅青坐起来骑在我的肚子上,手上握住我的,自己往口了半天,插进去后,梅青往下一坐,小嘴一张,大已成条坐进穴里,梅青坐了一会儿就开始晃了,大白下是磨呀磨,坐到穴里的已经看不见了。

梅青被顶得又浪起来了,叫道∶「哎呀!大上的肉球,在涨我的穴了,我舒服死了,哎呀我耍丢了,我忍不住了,丢。

两人同时达到了,真是欲仙欲死,简直无法比喻的刺激!舒服!但我没有拔出软下来的,仍然让它留在梅青的穴来。

我们两人互相紧紧拥抱着,几乎要融成一个人,四片嘴唇紧吻在一起,而我的两只手又抓住梅青的两个轻揉慢搓。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