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一边摸一边脱视频 小嫩女直喷白浆(10P)

时光飞逝,转眼间就过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以来,阿易每天日间就跟着鄂维刻苦,夜间则被尤伊拉着留宿在王宫里,虽然他们还是以主仆相称,却像一对新婚夫妻一样,好得如胶似漆,蜜里调油,每晚都要缠绵到深夜才肯罢休,即使尤伊来了月经也不放过阿易,依旧让他陪着自己睡觉,简直依恋至极。

然而家里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小女奴,阿易只好每天抽出黄昏的一点时间,跑回家去把莉奴和蕾奴喂个一两次,洗个澡吃个饭,再进宫去陪尤伊。

从他和尤伊互诉情意之后,尤伊似乎觉得自己对爱人还不够好,第二天就跑去王宫藏库里精挑细选,考虑到阿易的实力和剑术层次,她没有选择最顶尖的神剑,而是挑了一柄匠魂级大师锻造的宝剑送给阿易,后来因为阿易还没有坐骑,她亲自去城中的大拍卖场重金买下了一条八十岁的成长期红龙,再排专人驯服调教一段时间,然后才送给阿易当坐骑。

之后她还取出三瓶封藏的龙血和一大堆补益身体的珍稀药材,全都一股脑地给了阿易用以强化肉体,加快进度。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阿易的实力在短时间内飞速提升,仅仅一个月,他已经拥有接近苍澜级骑士的实力,进步之快让鄂维每天都在惊叹。

然而再度用龙血沐浴,虽然好处颇多,副作用也依旧明显,阿易那本就如熊熊烈火般的性欲再度被拔高一个档次,每天即使用莉奴蕾奴疯狂发泄过,晚上面对尤伊还是会忍不住干个没完没了,尤伊虽然又爱又怕,可她那娇弱的玉体还是承受不住,每次和阿易,大概泄个三四次她的就会红肿酸痛,阿易也舍不得让她难受,只好用她的玉足发泄自己仍旧高昂的欲火,可渐渐地,他惊喜地发现尤伊身体的每一处地方都能让他性奋,不管是玉足、双手、臂弯、膝弯还是臀缝,他对尤伊的热切情欲加上尤伊那身雪滑柔嫩的肌肤,让他随处都能肏得非常过瘾,两人都渐渐喜欢上这种别致的方式,由此更加亲密无间,真就像一对小夫妻似的,完全放纵身心,享受鱼水之欢。

直到某一天,阿易傍晚的时候刚刚肏过莉奴和蕾奴的,进宫之后没多久就和尤伊上了床,这回他从背后开干,尤伊那粉色的菊花穴他正好看得清清楚楚,一时之间回想起刚才把插进两个女奴里时的美妙滋味,一个没忍住,就把尤伊的后庭花也给开了……

虽然插进公主的让阿易兴奋得差点儿一泄如注,但在尤伊疯狂的哭喊和捶打下,阿易顿时心疼得要命,连忙抽出了,可尤伊那娇嫩的菊穴已经被撑成了一个小小的洞口,而且还疼得下不了床。

当晚她冲着阿易发了天大的脾气,一个劲地扇阿易的耳光,阿易的脸都被打肿了,心里更是万分愧疚,搂着尤伊不停地道歉认错,好不容易才让她消了消气,却也不让阿易的了,也不许他继续发泄,就让他直接抱着自己睡觉,阿易不敢不从,只好强行憋住那想要喷射的冲动,安抚尤伊入睡,从此他再也不敢乱碰尤伊的菊穴,生怕自己又惹得她生气。

如此充实又享受地过了一个多月,蓝葵见阿易和尤伊的关系已经好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尤伊为了阿易简直愿意付出一切,为之辛苦奔波也毫无怨言,甚至还不顾宫中规矩私自取了不少奇珍异宝送给阿易,这让她动了心思。

阿易知道自己要去利用尤伊,心里万分歉疚,可是主人的命令他无法违逆,只好心思沉重地走进了王宫。

「几年以前,易奴的老师…被人暗算,肉身受到重创,到现在还没能恢复,这几年他一直在寻觅圣木灵果用来重塑身体,所以我想……」

尤伊低头看了看手上的定言石手链,那淡金色的光芒让她很是安心,她嘟了嘟嘴,伸手轻轻捏起阿易的耳朵,佯怒道:「好啊,原来你跟我来流源城,是冲着圣木灵果来的啊。

「哼,可惜啊可惜,宝物还没到手,半路上就被本公主给迷住,接着就死心塌地地喜欢上了本公主,对不对呀?」尤伊十分得意地调戏道。

「嗯…嗯,是的…易奴在来流源城的路上,就已经很喜欢主人了……」阿易诚恳地答道,一双眼睛饱含深情地凝视着尤伊,看得尤伊一下子就脸红到了脖子根。

阿易的表白,加上定言石上持续不断的金光让尤伊开心极了,抱住阿易的脑袋在他脸上用力亲了一口,她面上的微笑简直甜入心扉,糯糯地道:「易奴真乖,看在你这么…这么喜欢主人的份上,那颗圣木灵果就赏给你了,明天我就给你取来,你准备怎么谢我呀?」

阿易不禁倍加感动,心中更加觉得自己亏欠了尤伊,泪水渐渐涌上眼眸,他愣了片刻,就一口吻上了尤伊的红唇,用爱抚表达自己的谢意和歉疚,尤伊自然乐得和他亲吻,看着爱人那副感激涕零的模样,她也觉得很是满足,两人亲着亲着就情难自抑,很快,两人的性器也开始「激吻」起来……

次日夜间,阿易再次来到王宫时,尤伊已经取来了一个纯银制的小盒子,一颗散发着浓郁幽香的墨绿色果实正躺在盒中,阿易并不认识这颗外形奇异的果实,而蓝葵那透着浓浓惊喜的欢呼让他知道,这就是货真价实的圣木灵果,尤伊毫不犹豫地把盒子递给了阿易,阿易实在不知道怎样感谢尤伊,只能极尽温柔地去伺候取悦她,陪伴她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

第二天黄昏,阿易经过一天的,回到自己家里后,蓝葵就像以前一样,让他准备了一件空屋,下令不许任何人靠近,还让他买来了几套女人衣服和鞋袜放在房里。

阿易一一照办之后,就将圣木灵果放在了房中,蓝葵就从他身体里凭空跃出,阿易正想看看那张朝思暮想的面容,蓝葵却始终背对着他,不愿让他看清自己的正脸,然而即使从背影阿易也能看出,主人的样子似乎又产生了一些变化,她已经变得和自己一般高了,而且看上去和普通人无异,丝毫没有过去的虚幻透明感,身材的曲线也更加玲珑迷人,再不是之前那个青葱少女的体型,这让阿易更加好奇,一心想要看看主人的相貌是否也发生了变化。

可是无论他如何恳求,蓝葵始终不答应转身,反而催促他赶紧离开,阿易只好悻悻然地打消了念头,正当他准备关门离开时,蓝葵忽然叫住了他:「阿易……」

蓝葵却是犹犹豫豫欲言又止,僵持半天之后,她才挤出几句话来:「如果…如果主人突然消失了,你…你会怎么办?」

阿易愣了愣神,一头雾水地道:「消失?主人为什么会消失?如果主人不见了,我当然要去找主人啊,没有主人的话……」阿易忽然低下了脑袋,神色黯然地道,「没有主人的话…阿易…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也不知道…为什么活着…主人…你…你到底为什么会消失啊?」

蓝葵听了,双肩微微一松,搪塞道:「没什么,我…我胡说几句罢了,肉体重塑的过程,会…会有些危险,我只是…只是想让你先有些心理准备……」

」蓝葵有些气恼地道,随即沉下声来,「你…你也别太担心了,你主人我可是法神,这回也只是有些小风险罢了,没大碍的……好了好了,你快出去吧,记住,别让任何人靠近这间屋子。

阿易还是非常不安,但也只能听从主人的吩咐,关门离开了房间,蓝葵在他走远后,才双肩一松,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她之前只是想弄清楚阿易没了自己之后会怎样,所以顺水推舟编了个谎话,其实肉体重塑只要不被人打搅,基本是毫无风险的,至于她为什么要问阿易那个问题,则另有原因。

她在房中呆呆地望着那颗圣木灵果,足足望了大半夜,最终,她缓缓下定了决心,缓缓化作一个蔚蓝色的光团,然后融进了那颗果实之内……

一连七天,阿易因为牵挂着蓝葵,白天时都有些心不在焉,完后就立即回家,只和莉奴蕾奴各做一次,就跑去那间空屋前,远远地望上一两个时辰,直到入夜以后他才进宫。

晚上和尤伊睡觉时,他总要把尤伊抱得紧紧地,主人不在身边让他的心境再度变得空虚和不安,只有尤伊温热的胴体和那甜软的呢喃才能让他安心一些。

到了第八天的黄昏,阿易如往常一样来到那间空屋前的小院子里,盯着那两扇朱漆木门出神,呆坐了一个多时辰后,天色已晚,月明星稀,正当他准备起身离开时,那两扇房门却被缓缓推开……

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走了出来,她穿着一身素白色的丝绸长襦裙,脚上是一双普通的青边花色绣鞋,周身没有任何装饰,一头碧澄如洗的蔚蓝长发随意披散在背后,皎洁的月光洒在她的裙摆上,让她像是刚从月上飘落人间的神女,至纯至净,不带一丝尘埃烟火。

她的相貌阿易回忆过无数次、也幻想过无数次,她少女时的容颜已经让阿易为之倾心,日日夜夜念念不忘,此时她的面庞已经完全抛开了所有的青涩、稚嫩,真正变得明艳不可方物,两弯娥眉修长柔美,一双美目如同工笔细画,再镶上了两颗世间最清澈最动人的蓝宝石作为她的双眸,阿易与她四目相接时,只觉整个魂魄都被那双顾盼流转的眉眼摄了进去。

两瓣薄薄的樱唇紧紧闭合,如刀锋般轮廓分明,那纤瘦的玉面没有半分表情,看似如冰如雪,却又妩媚含情,此时的蓝葵才真正称得上风姿绝世,比起尤伊蕾娅等女更犹有过之。

阿易已经被主人那震人心魄的美弄得半分也不愿移动,只想再多看两眼主人那绝色的容貌,然而蓝葵却袅袅娜娜地缓缓走近,当她走到阿易身边时,阿易才回过神来,兴奋地颤声道:「主…主人,你…你…恢复肉身了?」帮主人恢复身躯一直是他的夙愿,现在总算美梦成真。

蓝葵却没有理会他,直直地从他身旁走过,这让阿易略微一愣,连忙转身问道:「主人,你…你要去哪儿?」

阿易瞬间像被冻结了一样呆滞在了原地,他甚至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便鼓起勇气,颤颤巍巍地问道:「主…主人,你…你这…这是什么意思?到此为止?你…你不要阿易了么?」两行清泪无声地涌了出来,阿易的声音顿时变得哽咽沙哑,「不…不会…不会的!主人,你…你要去哪儿…阿易…阿易可以跟你一起的,不管是哪里我都……」

「我已经恢复了大半实力,不再需要你了,我也不想带着你这么个累赘,你…你自己照顾好自己,留在流源城还是回河罗郡城都随便你……」蓝葵打断道,她的声音也开始变得细弱发颤,随即一挥长袖,冷声道,「不要想着来找我,你应该清楚,只要我不愿意,你是绝对见不到我的,我…我走了。

话音刚落,她便往院外走去,阿易却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扑上前来想要抱住蓝葵不让她离开,可蓝葵反手一挥,口中疾速吐出一长串玄妙的梵语,一块硕大的蓝色壁障凭空出现,挡在两人之间,阿易一下子就撞在了壁障之上,接着被弹开三尺之外,他毫不犹豫地立刻翻身站起,用足十成力气挥拳猛击壁障,那道半透明的墙壁却是纹丝不动,

他不死心,一次又一次地挥拳,直到双手通红,关节撕裂流血仍不知停止,一边捶击壁障,一边对着蓝葵哀嚎哭求道:「主人!主人…阿易求你了…不要…不要抛下阿易…阿易…阿易会努力…会拼命的…主人…主人!!」他满是泪水的面庞已经胀红扭曲,哭得涕泗横流的同时,继续不顾一切地挥动双手试图击破壁障,在他十八年的生命中从未有过如此悲伤痛苦的时刻,相比之下双手的疼痛根本微不足道。

阿易都快急疯了,一边哭喊一边拔出了腰间长剑,精神力灌注而上,对着壁障全力击去,可还是完全无效。

阿易看着主人的身影渐渐走远,精神力不受控制地大肆倾泻而出,再用上全身每一分力气,更加疯狂地挥剑,狂乱地劈砍壁障,而当他看见蓝葵消失在院门之外时,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魂魄,胸口处传来一阵阵深入骨髓的剧痛,整颗心像是被四分五裂一般,疼得他无法呼吸。

他无力地趴在壁障上,歇斯底里地嚎哭起来,然而几个眨眼之后,一股腥甜涌上喉间,他猛地吐出几口鲜血,眼前骤然变成一片黑暗,意识也渐渐模糊,他就那么倒在了壁障之后……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