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公一看到我就想那个每一次我都被他弄得死去活来的l

他们并不是一对的男女,这个女人的丈夫,此时就坐在他们的身旁,奇妙的是明明自己的妻子和别人交合着,作为丈夫的男人却也是一脸的享受。

突然他好像感受到一股力量涌上来似的,来到妻子的身后,将自己的插入了正在给另外一个男人的妻子的中,经过一番强有力的冲刺后,男人和他的女人达到了。

经过一番后,夫妻二人相拥在床上,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容,尤其是那位妻子脸上还带着后的红晕。

「哎……你也知道,我现在体力大不如以前了,不是所有女人都能像你这么谅解我,万一和别的女人我又早泄了……那不是很尴尬?」

「可是……我始终过不起心里那道槛,每次三人的行的时候,虽然我身体上得到了满足,可是心灵上却总是在纠结。

「你不是说只有看着我被人干才能有反应吗?这样我们四人,我就在你身边,你也就不会早泄了,同时你还可以拥有其他的女人,这样我心里也会好受的。

「不,老公……在网上找到一对合适的,太难了,又不是长久的办法……不如在我们周围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今天叫你来呢,没别的事,就是希望你晚上能到我家里吃个饭,让我们相互多了解了解,对以后的工作有好处嘛!埋没了你这么久,是我过失,希望今晚能赏脸哟!」

「不用紧张,经理人很好,经理夫人也很随和……顺便说一句,经理夫人可是个大美女哟,不比你家的那位差。

陈忠诚下班后首先赶回家里,他的妻子林惠美刚洗完澡,围着浴巾走出来,若给其他男人看了这美人出浴诱人的身姿,恐怕就是径直冲了上去,但陈忠诚却已经习以为常。

陈忠诚带着激动而又紧张的心情来到了经理张国华的家,开门迎接他的是经理夫人叶淑君:「是小陈吧?赶紧进来吧,我已经做好饭菜,就等你来了。

红色的上衣,微微有些低领口露出浅浅的沟,乳房并算不上大,用一只手就可以握住,令人惊歎的是这对巧乳仍旧相当挺拔,对于一个已经三十七、八岁的女人来说,是相当不容易的。

他也很乐于倾听张国华讲述自己的奋斗故事,以至于他全然没有注意在一旁静静打量着他的经理夫人叶淑君。

从进门到晚饭结束,陈忠诚给叶淑君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虽然他长得并不英俊,但陈忠诚朴实的言谈举止,让叶淑君觉得他像是一个可爱的大男孩。

晚饭结束后,张国华看时间还早,便拉着陈忠诚陪自己看今晚的高尔夫球公开赛,又让叶淑君给他们准备了些点心,还拿出了他特制的药酒,当然不会告诉陈忠诚这药酒的特别之处。

比赛进行到了关键时刻,两人都屏住了呼吸,「好球!」陈忠诚情不自禁地喊道,一旁的叶淑君也被气氛感染到了,附和着拍着手。

两人一阵高兴后,向张国华看去,发现他竟然已经睡着了,大概是喝了太多的酒,至少陈忠诚是这么认为的。

「不要急嘛,小陈,比赛还没看完呢!这一晚上被你们俩说得,我也对高尔夫球有兴趣了,陪我一起看完吧!」

比赛看完了,叶淑惠未等陈忠诚开口,便将手放在他的大腿上,对他说道:「小陈,帮嫂子一个忙好吗?」喝了些酒的叶淑君脸上泛着红晕,媚眼如丝。

陈忠诚点点头,「教我一些高尔夫球的基本功吧!」叶淑君笑着拉起陈忠诚的手,带他来到书房,陈忠诚就像丢了魂一样地跟着她走。

陈忠诚给她讲解了一番基本的动作要理,叶淑君故作认真地听完后,边用书房里的高尔夫球试了几下,没有一次能将球打进。

一旁的陈忠诚一心只想着如何教会他这个学生,便起身上前去,站在叶淑君背后,手把手地教她,没想到这一下就把球打了进去。

叶淑君趁着这个机会,贴身抱住了陈忠诚,一对乳房贴在陈忠诚的胸上,高兴地叫着:「我打进去了!」

陈忠诚迟疑了一会,发觉自己硬了起来,他怕被叶淑君发现,便轻轻地推开了她,双目四处游离,逃避着叶淑君,但余光仍能看到叶淑君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

两人就这样凝滞了好一会,叶淑君慢慢贴了过去,在陈忠诚的耳边说:「忠诚,当你进门我看到你时,第一眼就让我有一种怦然心动感觉,你知道吗?」

「经理夫人,对不起了……」陈忠诚将叶淑君放倒在书房的沙发上,压在叶淑君的身上,舌头还在叶淑君的嘴里搅动着,一只手已经开始隔着衣服揉着一只小巧的乳房。

这一揉让陈忠诚对叶淑君的一对巧乳产生强烈的好奇和,嘴也往叶淑君的胸前移去,脸贴在了叶淑君的胸前,隔着衣服又吻了吻,闻了闻。

这显然已经不能满足欲火焚身的陈忠诚,他立马用手将叶淑君的衣服搂了起来,衣服下玫瑰色的蕾丝也顺势被推了上去,手口并用地品嚐着叶淑君的双乳。

这当然也不能满足他,陈忠诚又抽出一只手,向叶淑君下面发起了探索,刮起黑色的紧身裙,隔着搓揉着叶淑君的阴部。

」陈忠诚立马站起来,麻利地脱掉自己的内外裤,叶淑君也趁着这个空当摆好了姿势,爬在沙发上,翘起,等待着陈忠诚的插入。

朱玲和林惠美是因为陈忠诚和李耀的关系才认识,陈忠诚和李耀是同乡,一起来外地打拼,自然是肝胆相照。

两人结婚以后,两个家庭也经常互相走动,一来二去,两个人的妻子也就熟悉了,再加上朱玲是个十分爽快直性的女人,经常替林惠美排忧解难,渐渐两个女人的关系变得比两个男人还要好。

「我不是知道老婆你宽宏大量,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嘛!放心啦,我都是忙工作,我哪敢对不起我的老婆大人。

「多谢信任……忠诚升职的事你知道了吧,恭喜恭喜呀!来喝一杯,喝酒美容的哟,还可以丰胸,多喝点。

看着这一对夫妇斗嘴,林惠美不禁笑了起来,想着自己的老公总是像块木头似的,要是能像李耀这么幽默善谈就好了。

「你家那个升职了,他应该好好感谢你,多亏这么一直支持他,换个女人要是有你这么好的条件,早跟人跑了。

这时李耀从外面买啤酒回来了,两人立刻打住了,「这都几点了,怎么你老公还没回来?」朱玲随口问道。

「是啊,吃个饭也不会这么久吧!」林惠美心里升起了猜疑,直到李耀夫妇走后,陈忠诚仍就没回来,不知不觉爬在桌子上睡着了。

看见陈忠诚一脸疲惫,精神恍惚,又回来得这么晚,林惠美赶忙问道:「老公你怎么这么晚回来?」陈忠诚只敷衍道:「我累了,早点休息吧!」这让林惠美生出更多困惑,难道老公跟着上司一起去不该去的地方应酬了?

第二天,陈忠诚早早就出了门,买了份早餐,坐在公司附近公园的凳子上,他实在不知道今天该怎么面对经理,昨天竟然在经理家中趁着经理喝醉的时候和经理夫人发生了关系,经理昨天才提拔了自己,自己却让经理戴了绿帽子。

陈忠诚越想越烦,越想越不知所措,从来不抽烟的他刚刚买了一包,抽出一支放在嘴里,这才想起没买火机。

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没有冲出来将你们捉奸在床,你们还年轻,有很多事不懂,我爱你嫂子,但有幸福却已经无法给你嫂子了。

陈忠诚点了点头,张国华继续说道:「你昨天表现得很好,你嫂子感受了那种幸福……不过你嫂子一直希望也能给我带来同样的幸福。

这无疑是出乎陈忠诚意料,没想到他得到了经理的谅解,可是他陷入了另一个难题,他知道妻子是一个极其保守的女人,绝对不会认同四人这种事。

「好了,别生气了,这么和自己过不去有什么意义呢?再说了,四人行就四人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说不定还能使你们夫妻感情更进一步呢!你老公还是爱你的,只是结婚这么多年了,天天吃一盘菜,谁都会腻的,偶尔换换口味也不是什么事呀!」朱玲安慰着林惠美。

「夫妻之间难道不应该互相忠贞吗?四人行,这算是什么?如果爱我,就不会让其他男人侵犯我!我绝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林惠美说着说着又激动了起来,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谁呀骂你……骂你有用?」朱玲没想到陈忠诚比他想像的还要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生怜爱:「我问你,你们经理见过惠美吗?」

陈忠诚摇摇头,朱玲想了想,将头探过去小声说道:「不如这样,我代替惠美,假扮你老婆跟你去吧!」

而且李耀在外面和不少女人都逢场作戏过,我也为朋友逢场作戏一次,不算过份吧!好了……你别多想了,李耀那边我会有分寸的,到时候你提前通知我一声就是了。

「看到蒙在鼓里,这么信任自己兄弟的陈忠实,朱玲更加动情了,如果当初自己嫁的是这个男人,现在自己是一个贤良淑德的贤妻良母。

之前他从来没有仔细看朱玲,她没有自己妻子的矜持清澈,也没有叶淑君的成熟温柔,总是大大咧咧、口无遮拦;长相很平庸,圆形的脸,面颊上微微有些肉。

陈忠诚终于得以向张国华交差,张国华与他相约周末在一家五星级酒店进行四人行,陈忠诚第一时间将朱玲单独约了出来。

这几日对于陈忠诚来说就是一段漫长的煎熬,在家里和林美惠打着冷战,在公司里提心吊胆地躲着见张国华,怕自己一不小心露了陷。

朱玲穿着一件米色的外套,白色的裙子,一双黑色皮靴,披肩的浅棕色中分长发,比平时多了不少女人味,看得陈忠诚目瞪口呆。

朱玲脱完衣服后走到淋浴下,并没有拉上遮帘:「你愣在那干什么?赶紧服呀,难道还要我帮你?」陈忠诚赶紧脱下自己的衣服裤子,但还穿着,「你难道洗澡还穿着?」朱玲问道。

陈忠诚听到水声,想朱玲应该已经拉起浴帘了,便转过身去,不料竟看到全身赤裸的朱玲在尽情地淋着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陈忠诚立马又背了过去。

陈忠诚终于发现了朱玲身体上有一处比自己的妻子和叶淑君都更加迷人,那就是臀部,朱玲的臀部很大而且很翘。

看着看着,陈忠诚的勃了起来,朱玲看到后「噗哧」一笑,用手轻轻地拍打了一下陈忠诚的,故作生气地白眼道:「男人果然都一个样。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