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记得在五年前,当时我仍是一个大专学生,就读於香港一所高级学府,由於家庭经济问题,我决定自食其力——(做补习老师)

我和同学在邻近的一个屋村的补习社应徵上门补习,在安排介绍下我同学在为一个12岁就读中一的男孩子补习,我同学说做补习真不容易,现代的孩子很难教。

一天我正在聚精会神的教书,突然感到肚子很不对劲,於是须借一个方便,只好对小芬说:「小芬,我现在去厕所,你好好地在房里温习。

我一看,罗太玉手白嫩丰肥,十指尖尖,涂擦着鲜红色的指甲油,因天气炎热,她穿一袭无袖,露胸T恤,裙子下摆长及膝盖上三寸左右,短短的有点迷你裙之风味,粉腿大部份裸露在外,露胸T恤内虽戴有乳罩,然而白皙的颈项及趐胸连丰满的乳房,大部份清晰的暴露在外,我接过茶杯后放在茶上,见罗太抬起白嫩的粉臂,理理下垂的秀发然后又看电视。

她雪白的腋窝下,丛生一片乌黑浓密的腋毛,我虽已玩过了几个女同学和女友,她们每个都是少女味多一点成熟则欠了一点。

头一次欣赏如此成熟的,真是极了,看得我汗毛根根竖起,全身发热,突的亢奋起来,忙坐在对面沙发上,两眼呆视看着罗太,双手按在大腿中间的,不发一言。

此时看到罗太的两条粉腿,有意无意的,微微张开了六、七寸宽,粉红色的三角裤,上面一层黑影,三角裤中间凹下一条缝,将整个的轮廓,很明显的展露在眼前,看得我是魂魄飘荡,坚挺。

「不,罗太一点都不老,看起来像二十刚出头的少女一样,和你的女儿站在一起,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你们是姐妹呢!」

」我边说,边站起来走到罗太身边,一就坐在她旁边,不管她的反应如何,骤的抱着罗太,吻上她的樱唇,右手在胸腹之间来回抚摸着。

「嗯……嗯……不要嘛……不可以……不……」罗太太摇头晃脑的挣扎着,最先还有力的挣扎,闪避着我的嘴唇,慢慢的力量减弱而停止闪避,任由拥吻抚摸,张开樱唇把香舌送入我口中,二人尽情吸吮着对方的舌尖。

於是得寸进尺的我,顺着低胸领处直闯而入,摸着了真实的乳房,美极了,又嫩又滑的肥奶,奶头大大的,被捏得尖挺而起,硬如石子,顺手把乳罩的扣钩也解开,再用双手来拉T恤时──罗太如梦方醒,骤的挺身坐起,衣服及乳罩马上滑落下来,一双白嫩肥大的乳房显露了出来,她赶忙拉上衣服来盖住双峰,粉脸羞红、气急心跳,喘喘而道。

我嘻皮笑脸地说:「我已给她很多功课做,不会出来,何不好好享受?说真的,我的能力不错,没『伟哥』都可以维持1小时以上,包保令你死去活来。

罗太「啊」的一声,要去拉衣服时,我一见,哪能错过良机,忙用双臂搂紧罗太,跃身而起,张开大口将一颗艳红色的大奶头含入口中,又吮又咬,另一只手则伸入裙底,插入三角裤内,摸到了高突的阴阜及浓密的上,中指插入扣挖,食、姆二指再轻捏阴核。

罗太被上下夹攻得:「啊……Paul……停……停手……快……别这样……你太过份了……啊……你……」她一边挣扎,一边喘叫,被抠挖得流出来沾满了我一手,奶头也被吸吮得硬涨坚挺,全身趐麻,欲火快焚烧起来了。

软绵绵的手儿捉住我硬梆梆的套了一套,而我就伸手摸向她的趐胸,从她的衣领口伸进去捉住她的,用手指撩拨着她的乳尖。

看得我更加性欲冲动,我急忙拉开裤链,掏出硬起的,将抵在罗太惠玲的口,向着她的阴部一沉。

我知道罗太到达了的极乐景界,便暂停对她的奸淫,俯下脸儿,贴着她的朱唇将舌头度入小嘴里搅弄。

我说一声好之后,罗太已经主动的趴到我身上,手持对准她的口,然后坐下来,将我的一寸不留地吞入她的里,接着更有节奏地让臀部上上落落,使我的在她里出出入入。

从这次之后,我和罗太就常常找机会,有一次正当幽会时,小芬在房间有功课不明白就出来客厅想问……

上回提及:我和罗太在沙发时又谁知百密一疏,当我们玩得正开心时,房门忽然打开,小芬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很怕的说:「昨天小芬问我,补习的那天我们在沙发上做什么?你说怎么办?如果她对爸爸说!那我们完蛋了。

「你说这话当真有意思,我多次看到小芬时,全身发热,小Paul()就亢奋起来,如果可以插一都几好。

「小冤家,我本来是想你来教小芬功课,谁知我俩发生了肉体关系,你这条大宝贝来安慰我,你不是我命中的魔星吗。

到了时机成熟的一天!那天早上罗太来我家报佳音:「己经准备好了,我已把你的四、五级淫秽书及CD都放在家里。

罗太嘴里虽然叫痛,但双手像条蛇般的,死死的缠着我,用胸前一对肥奶,磨擦着我的胸膛,细腰肥臀也扭动起来了,小嘴含着我的舌头吸吮,增加自己的快感,以备应接激战,她只感觉到我的大鸠(),像条烧红的火棒一般,插在里面,虽然有点涨痛,但是又有点麻痒,由的神经枢钮,直达全身百骸,舒畅极了,缓缓而出。

罗太粉脸娇红,媚眼含春,淫声浪语,嗲劲十足,那的模样,真是勾魂荡魄,使人心摇神驰,非大块朵颐才得为快。

真想不到平时端庄的罗太,做起爱来,是如此骚浪、、销魂蚀骨,看的我禁不住欲火高涨、野性大发,再也无法怜香惜玉、温柔体贴,於是挺动,用力一顶,一插到底。

「哎啊……心肝……这一下真……真要了……妈……的命了……」里,都被迫压出外,流得二人的及大腿两侧全湿了,不由得她娇呼出声:

眼见罗太之骚媚淫态,刺激得我欲火更炽,硬得涨痛,也暴发了男人原始的野性,挺动腰臀拼命,次次到底,下下着肉。

罗太的就像个肉圈圈一样,把整条紧紧包住,每当顶到底时,花心一闭一合,吸吮着大,再配合时「噗滋、噗滋」的声,真是美妙绝顶。

我插得的全身汗如雨下,气喘如牛,拼命苦干,真是舒畅极了,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蠕动飞跃,连续不停了两百多下。

「哎呀……Paul哥……Paul仔,美死了……会插穴的……你真要奸死……我了……呀……我泄……泄了……」

美得罗太双手双脚死死缠绕着我,玉齿狠狠咬着我的肩肉,全身一阵痉挛,飘飘欲仙,进入晕迷状态,乐得芳魄出窍、云游太虚。

罗太被我强有力的热精射入花心,烫得她又是一阵颤抖:「啊……Paul哥…Paul仔……好烫好有力的甘泉……射得我的花心……真舒服……真美……」

「Paul哥…、…想不到这条也好棒,刚才你的表现真惊人,时间又长,如果我是小芬,非被你死不可。

「他呀!一点用都没有,才四寸多长,也不太粗,体力不济,三、五分钟就泄了,没味得很,Paul哥……希望以后你多给我一点安慰,心肝,经你过一次后,使我以后不能没有你,真想让你这条大宝贝,能天天插在我的里,才心满意足,爱人,能答应我吗?」

其实我的性知识,在这位都是有十馀年性经验的调教之下,心想下午要去插了,真是又惊又喜。

小芬已经满十四岁了,所以她那原本平坦的小正开始发育,我想她可能是注意到了我的牛仔裤上鼓胀的部份,我在房间里一边教书,而且不断的用一些的言语来挑逗和取笑小芬。

刚才虽然在罗太的体了,但是我一点也没有精力枯竭的现象,小芬火热柔软的娇躯一贴上身,我的立刻硬挺得像根铁棒,只想着寻找突破口。

我把转过身子,大腿缠了上来,用苗条柔软的大腿夹住我的,双手勾住我的脖子,整个身子完全挂在我身上,两条腿上下摩擦,胸前两团肉不住地蹭着我的胸膛,弄得我热血沸腾,按住她的,就要把插进她窄小的里。

我的手滑到了小芬尖尖的蛋上,手掌挤进了两腿之间,轻轻地抠着小芬的菊花眼,她屏住呼吸,全身的汗毛乎都立起了,但是她并没有阻止我的行动。

我的另一只手将她缠住我的大腿分开,提起,使抵在小芬的外,两片柔软温热的紧紧地贴住了我的。

由于兴奋,她的身体已经有些紧张了,我可以感到她的小腹绷得很紧,紧贴着我的小腹,将火一般的热情传递过来。

小芬的身材远称不上丰满,但是很令人爱怜,令我只想温柔地、小心地呵护她,不想令她受到伤害,只想和她痛快地接吻。

搞得小芬浑身抖动,底下那只小肉蚌也松一紧地慑吸着我的,这样玩了一会儿,我终于忍不住说:「小芬的小好利害哦!我快要射出来了。

我这个调情之圣手,对於之风味与中年妇人之韵味,各有不同,少女好似青苹果一样,吃起来有点涩涩的,中年妇人就好像水蜜桃一样,吃起来香甜可口。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