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的姐姐2 电 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i

一睁开眼,便看到母亲摆出一副狰狞的面孔,手中还拿着鸡毛掸子,阿新心头一凉,还来不及翻身过来,母亲的鸡毛掸子便已经挥下,啪!的一声打在他的手臂上。

阿新感到一阵抽痛,连忙滚下床,向母亲求饶,母亲那肯停止,上前还想再打,口中还骂道:「你这个贱骨头,跟你早死的爸爸一个样,成天就只知道睡觉,不会工作,你再睡啊,我先打死你算了!!」

阿新,一个十七岁的轻度智障儿,从小父亲就因酗酒过而暴毙,母亲阿云当时也才十八岁不到,娘家的家境也是奇差无比,根本没有能力给她接济生活,阿云在公公家亦是受到排挤,于是跟周围邻居借点小钱把丈夫给埋了之后,由于又没什么专长,只好当个清洁女工,出卖劳力。

今天是星期日,阿新却得去XX图书馆去收垃圾,昨天晚上阿新在小黑的家和几个国中同学鬼混到快十二点才回家,几个小伙子倒也没干什么大坏事,只不过租了两卷A片共同观赏而己。

几个没事干,没女人抱的可怜虫,只能掏出涨得发痛的,看着电视萤幕上不停扭动腰枝的女人,不停被的,然后不停的套弄着自己的,一次又一次射出那「无用武之地」的腥臭。

为了不让小黑的家人发现他们的好事,他们连电视的声音也只好关掉,连女主角浪叫的声音都无法享受呢!

到了图书馆,阿新便开始工作了,其实阿新做起事来倒也是蛮勤快的,只不过脑筋不行,很多细节搞不懂罢了。

今天虽然是星期天,可是图书馆的人却不少,尤其是自由阅览室的人更是多,几乎是座无虚席!原因是大考将近,很多学生来这里温习功课,准备考试。

原本想再回家睡觉的,可是图书馆里的冷气却让他舍不得离开,他开始到处逛逛,拿了一份报纸,走到阅览室,刚好看到一个空位,便坐了下去,装模作样的看起报纸起来,其实他是想要偷偷打个盹儿的。

可是最近由于阅览室使用人数太多,桌椅不敷使用,馆方特别加摆了许多铁质,底下没有隔板,较粗糙的桌子放在阅览室墙边,供学生使用。

其他四个女孩子讲话的次数是愈来愈频繁似乎已经开始在闲聊,可是阿新对面这个仍然只是专心的看着自己的书。

那是当然,这个女孩子叫怡,是XX女中的校花,功课在全校排名中总是在前三名内,人长得漂亮,脾气又好,心地又善良,不知迷倒多少街上的小伙子,现在高中毕业,正忙着准备大考。

阿新那知道这些,他那不太灵光的脑袋,只知道对面的女生很好看,原本想睡觉的念头,现在又给看美眉的念头给代替了。

临时增加的桌子,桌面比其他桌子小了很多,所以阿新和怡的距离是很近的,阿新虽头脑简单,但四肢可发达的很,才十七岁,个子便有181公分,手长脚长的,坐在小位置上缩手缩脚的是很不自在。

而怡这个校花身材也是呛人,170公分的身高,魔鬼般的比例,就连最近号称什么「九头身」的美少女歌星也相形失色。

事实上,怡也是故意将乳房这样「摆」在桌上,但是她只是想要给休息一下而已,没料想到,却给对面这个智障阿新捡了一个大便宜。

俩个人面对面的坐在张小桌子上,由于都是长腿族,换个摆腿的姿势,就会有小小的碰触,阿新虽然是笨,但是对异性的渴忘,这可是与生俱来的本能,而且由于脑袋比较不清楚,这种本能,相对的是更加强烈。

怡今天出门的打扮是相当的简单,因为怕天气热,所以她只穿了一件宽松的T恤,和一件百摺裙和凉鞋。

裸露的四条腿不时的碰触着,阿新的一点点的在升高,真想突然钻到桌子底下,大力的拧捏她那滑嫩的双腿,再狠狠的咬她一块肉下来慢慢品尝。

善良的怡那知道对面这个智障已经在脑子里猥亵着她诱人的,怡还不停的为着每一次的碰触,对阿新用她那如铜铃般美妙的声音,轻声细语的说对不起。

阿新的已是被高高扬起,像火一般在燃烧自己,他顾不得庄严的读书气氛,开始渐渐的把双腿靠在怡的大腿内侧。

他慢慢,慢慢的出力,把怡美丽的双腿一点一点的向外撑开,阿新还是有些顾忌,他慢到几乎让人看不出来,由于紧张又加上用力控制,他的双脚还在一点一点的发抖!

怡开始感觉有一点不对劲,她感到阿新的腿正在撑开自己的腿,而且还在发抖,她有点想将双腿移开,又怕会使对面的男生感到尴尬。

「应该是我多心了吧,别人正专心的做自己的事情呢!可能是脚太酸了,所以才靠过来的吧?」她心想。

阿新除了将自己的大腿靠在怡的大腿上之外,还用小腿上黑黑长长又浓又卷的腿毛上上下下,轻轻的刮着怡匀称的小腿。

她从来没这种刺激感觉,心头突然觉得一阵心跳抽,神秘的一阵大量的汁液涌出,刹那间沾满了白色的小。

其实怡的身体是很敏感的,早在国小六年级开始,她就已经探索过自己的身体,她发现不停的搓揉自己腿间上的小豆芽,这个豆芽便会愈来愈大,愈来愈硬,然后便会冒出很多很多滑滑腻腻的汁液,让她更容易,更大力的揉捏小豆芽。

最后会爆发出一股更大量的汁液,一缩一缩的将汁液往外挤,同时最强大的电流会疯狂的在全身,在脑中,在中穿梭,电得自己腰枝拱起,全身痉挛,要舒服个好一阵子之后才会平息┅┅。

「摸这里很舒服是吗?好!我叫奶这小贱人舒服个够!」母亲这次对准了小的小豆芽,狠狠的抽下去┅┅。

「┅┅咿┅┅┅┅┅啊┅┅┅┅!!!!!」敏感柔嫩的小豆芽受到了藤条猛烈的抽打,小怡感受到前所未有,仿佛地狱酷刑般的疼痛!

母亲打红了眼,边打边叫骂着,简直就像个疯子!原本成熟,风韵十足的脸孔,狰狞的像是地狱的魔鬼一般。

眼中的泪水已经流干,张大的小嘴也僵在那儿合不回来,唾液顺着可爱的脸颊,由嘴角不断的流出,弄湿了头发,滴到了地上┅。

此时小怡感到身体产生了奇妙的变化,就是原本疼痛的感觉好像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从小豆芽传来一阵一阵逐渐强烈的舒服电流。

因为被藤条抽打过后,看起来鲜红肥大,坚的翻在包皮外面,完全不像是一个国小六年级女生应该有的生殖器官,反而像是历经千万个男人过的成熟洞穴!

母亲了解到这是怎么一回事,再看到小怡,她发现,她的小女儿居然扭动着,将抬高,好像在找寻那藤条一般!

这下母亲可真的是气坏了,她更加用力的抽打小怡的小嫩洞、勃起肿大的阴核、,小怡的溅得母亲全身都是,没有飞溅的,则顺着小怡布满血痕的身躯,滴到地板和着原本的口水,使地板湿了一!

房间内一片的气息,母亲此再抽打小怡已不再是为了她做了下流的,而是责怪小怡使得自己变得这么狼狈,她只是心虚得恼羞成怒罢了。

「咻┅┅啪┅┅咻┅┅啪┅!!!」藤条一下一下打在小怡的,母亲愈抽愈大力,小怡的大已在渗血。

然而,小怡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一下一下的抽打在勃起的阴核上,小怡一阵一阵的感觉到舒服的电流在增强,而且是从来没有过的强烈。

鲜红的阴核跳动了一下,终于渗出了血液,也在同时,小怡感到在身体内流窜的电流,突然已经累积到超出了负荷,她那倒吊被绑死的身躯,开始强烈的痉挛,小怡用力的弓起身体,双腿更加的打开,仿佛想把自己的给挤到外太空去一般。

这个时侯,终于开始急剧的收缩,更多的自洞内涌出,简直就像是喷射出来的一般,直接的溅到母亲的脸上和身上。

小怡更加用力的弓起身体,这使得原本就绑得很紧的绳子一下子又更陷入了小怡细嫩的肌肤之中,粗糙的麻绳磨破了小怡的嫩肉,鲜血自肌肤与绳子接触的地方,一条一条的从全身上下流下来。

新的疼痛再度冲击小怡的大脑,可是已被占领的她,却舍不得松开身躯,于是强烈的疼痛混杂着强烈的快感,小怡幼小的心灵,享受着最下流,可是又是最舒服的感觉。

小怡发出凄疠的尖叫,膀胱内滚烫的尿液开始沸腾,一个忍不住,随着还在收缩不停排放的,从尿道口喷发出来。

母亲的此时亦是正加速的流着,淫汁早已浸透过她的窄裙,又流到了地板上,现在又被这么一洒,倒底是谁的早就分不出来了。

母亲因用力过久,一个腿软趴倒在尿液、淫汁和血液的水滩里,高贵妇人的脸贴在这水滩中,名牌的衬衫和窄裙则完全的报销了。

母亲无力的看着小怡,她却发觉她可爱的女儿已昏死了过去,但讶异的是小怡的居然还没结束,仍不停的在流着,她看到这种情况,自己成熟的,更加汹涌的流出了┅┅。

一直到小怡的父亲回来看到这惨不忍睹,却又至极的画面之后,才将虚脱在湿淋地板上的母亲,以及已经昏死却还被到吊着的小怡救醒。

可是小怡却说谎了!她从此几乎要天天,然而每次过后,想到曾因而惹得母亲如此的生气,小怡便会陷入强烈的羞耻感当中┅。

几年的发育下来,身材好得不得了!高挑的体形,修长的双腿,丰满的乳房,再加上那仍然保持没变,天真美丽,轮廓分明的五官,加上雪白滑嫩的肌肤,秀丽的长发,配合一副善良有礼的心肠,不知道迷倒了多少的男人。

怡资质聪颖,从一上学开始,就始终是班上的一、二名,高中如众愿的进了最好的XX女中,她依然保持着全校前三名,现在她毕业了,同学或邻居对她三加联考的事都认为是十拿九稳,一定是T跑不掉。

可是他们怎么知道,外表温柔美丽的怡,当她张开修长匀称的双腿,猛烈搓揉勃起充血的阴核的姿态是多么下贱!

纯怡这时也发现了自己身体已产生了变化,因为不止间的肉片已感到湿湿滑滑,同时心头也开始发烧。

阿新每一次用他那脏脚脏腿毛轻轻的刮着怡,怡的鸡皮疙瘩就一阵一阵的起起落落;酥酥痒痒的感觉一阵一阵的冲向大腿间,怡她晶莹剔透淫汁,就随着一阵一阵的发麻,一波一波的涌到甜嫩的外面。

阿新这个智障,他根本就不晓得对面这个绝色美女竟然是如此的超级敏感,他根本就等于什么都没做,然而怡就已经湿成这个模样┅。

于是阿用左脚右脚交换着踩下自己的凉鞋,慢慢的将肮脏、长满黑卷毛、还带着一点静脉曲张的右小腿伸直往前。

怡感觉到自己的大腿突然被一只肉掌贴着,吓得开始发抖,但是她的嫩洞却在同时又爆发出了更多的淫汁┅。

建康教育老师假装用最轻松的口气叫全班把课本打开,老师打算用一堂课就把两章给希里呼噜的带过去。

小孩子尚不懂得穿,纯怡她那保守得跟太空人一样的父母平常只会注意她的功课、教养、礼貌、┅。

若是碰上了体育课,或是出了汗,两粒粉红色,小巧迷人的乳头可就会随时曝了光,引起男生的色眼光。

因为她发现那些男生的眼神都是的盯着自己的乳房,而她又发现到其她的女生都将自己的给包得好好的,什么都看不到,唯独自己例外。

由于怡她父母的过于偏重于课业的教育方针,却万万没想到将自己美丽聪明的女儿给培养成了一个小曝露狂!

建康教育老师为了要将这尴尬的两章给迅速的上完,又如往常的,找上了全班第一名,声音又好听,人又漂亮的怡来念课文。

课文中死板板描述性器官的句子,对性充满好奇,充满冲动的国中生,尤其是像怡这么色的女孩子而言,简直就是最下流、最低级、最无耻的小说,又要她当着全班这么多男女同学的面前念出来,这简直是像要她在他们面前张开大腿一般!

「不行,要奶念,奶就念!」老师没想到,看起来百依百顺的怡竟敢反抗自己,这使得老师有点火大,而加大了音量。

可是当她一看到一张男性的解剖图时,她突然感到头脑一阵昏沉,因为紧张而夹得紧紧的,又开始从肉片中的缝渗出了来┅。

「┅┅┅┅┅┅┅┅┅┅┅┅┅┅┅┅」每一次怡念到了这种字眼,她的脑袋中就出现了这个字眼的画面。

老师开始在教室走动,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怡的面前,怡看着迎面走来的老师,她突然一阵头昏的快要站不住脚。

这个肥肥矮矮,带个大啤酒肚的丑老师做梦都想不到,刚刚居然被这个绝聪明无比,又绝漂亮无比的美人胚子,在她那善良温柔的脑袋中给奸淫了!

好像自己正拨弄着自己的给同学看一般,而且是用两只手用力的扳开两对,露出正涌出光亮淫汁的洞穴┅。

已经开始自大腿内侧滑下,沿着大腿流出百摺裙,再流到小腿,最后沾湿了可爱的脚踝上所套的短筒袜。

她好不容易念完课文之后坐下,她感到自己的强烈的需要,可是在满满是同学,左右又都是男生的情况下,她亦明了自己不能像在家中一般衣服,劈开双腿,大力的揉捏小豆芽来的。

愈来愈多,已经弄湿了裙子被坐的那一个部份,并且流过了木椅的间隙,一滴一滴的滴到地板上!

左边的男生看见她平日唯一暗恋的女生怎么眉头深锁,半着眼,而且满脸通红,额头挂着几滴汗珠,嘴唇半开,不时轻轻的喘着气。

于是她一边继续用大腿肉挤弄着的阴核,一边缓缓侧过头看着跟她讲话的人,然慢慢的挥了一下正在发抖的手,用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对他说没事。

可是男生却放心不下,不停的看着怡蠕动着双脚,和一副看似很痛苦的表情,不知道她倒底是为什么不舒了。

怡突然拱着背,并直了双腿,双手握紧了拳头,更伸直了脖子,咬紧了嘴唇,全身痉挛着享受着的电流电击着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她看到旁边的笨男生居然站起来报告老师,于是她赶紧将抽屉里的水壶拿了出来,假装一个不小心,把水壶里的水打翻到裙子上,如此一来给弄湿了的裙子和地板就被掩饰的干干净净,不留痕迹!

难熬的一天过去了,怡终于放学回到家,由于今天课堂上的并不完全,所以她始终都在心中还烧着一把火。

然后她迅速的扒光了自己的衣服,躺在床上,为了想更加用力的撑开双腿,怡把脚劈在两根床柱中间,小心翼翼的用左手拨开湿淋淋的,,再用右手食指和拇指夹着解剖图上的部份用来揉捏自己已经完全勃起,完全翻在包皮外的肿大阴核,一次又一次的达到┅。

怡发现,自己比其他同年龄的人都要聪明,同一件事情,她学会的速度要比其他同学快上了几十倍,因此,她这个天才的脑袋,装了一大堆东西┅。

怡不管学什么东西总是一下子就可以很精通了,所以她的脑袋总是感到闲得发慌,因此怡几乎整天都在东想西想一些有的没的事情。

而发育超正常的怡,自从国小五、六年级,体内的女性荷尔蒙开始超量分泌之后,整天盘旋在怡脑袋的,就是一股一股想要,想要有东西插入小的空虚感。

怡知道自己的内在得要小心收好,而且平时要格外的特别注意,她深怕受了什么刺激而引来如海般不可阻挡的性欲,就像星火辽原般的一发不可收拾。

唉!谁知道,这个头脑好、有礼貌、有才艺、又温柔、又善良、穿着学生裙,露出一对可爱匀称的小腿、又总是用一双天真无邪,带着长长翘翘的睫毛的大眼睛看着你,用着铃铛般优美的声音跟你说话的女孩子,而在她的脑袋里,却不停的下流的猥亵着你的,奸淫着你的呢!!

可是当这只肉掌查觉到怡的意图时,便会更加用力的将大腿推开,而且会使劲的捏住大腿内侧的嫩肉,使怡感受到一阵刺骨的疼痛┅。

对面的美女,她的旁边又不只一个是她的熟人,她只要叫一声,马上就会有很多人围过来将他撵去局的。

怡感到自己大腿内侧的嫩肉不停的被大胆的肉掌不停的在搓揉着,这肉掌时而深深用力挤入,使自己感觉到无比的压迫,和肉掌炙热的体温,推着修长的大腿更加的打开。

又时而轻轻滑过细小体毛的尖端,使自己感觉到酸痒难奈,一阵一阵轻飘飘的电流持续不断的钻向大腿内侧,钻进湿滑的嫩,盘旋在内细致绵密的每一条皱褶里,勾动着敏感勃起,红艳肥大,已完全翻出在包皮之外的阴核,酥酥痒痒的激发一波一波的淫汁,不停的流到嫩外。

又时而使劲的捏紧大腿内侧的嫩肉,使自己感觉到剌骨的疼痛,而对正坐在对面的肮脏男生产生了畏惧,轻易的说服了自己不再抵抗,而任由桌面下的一只肉掌,无礼下流的猥亵着自己美丽匀称的大腿。

他长这么大,每次也只能够摸摸电电视萤幕上那些A片女主角的烂洞影像,想都没想到,现在他的肮脏脚趾居然就抵着一个绝色美女的甜美小嫩洞。

虽然还隔着一层,但是由于已经被给完全的浸湿,已是完全无间隙的贴在大上,唯有坚勃起的阴核,将已被浸湿半透明的白色给可爱的顶起。

纯怡亦是心头一震!她那从来没给父母亲以外的人看过的居然被触碰了,内心又涌起了强烈的羞耻感,可是淫汁的流出却更凶涌了。

阿新和怡在桌子上面,看起来毫不相关,一个在专心在看报纸,一个专心在温习功课,简直就是形同陌路。

阿新用着他的脏脚趾隔着湿在怡的上画着圆圈,或左或右,或上或下的游走着,脚趾已被渗到外的给沾湿,滑滑腻腻,游走起来更加的顺利。

他判断出,这个东西,应该就是对面这个美女的阴核,他开始将拇趾压在这个阴核上面,突然快速用力的按着同时画着圆揉弄着。

而怡的,在阿新的脚趾的大力支援下,获得了绝对的优势,怡的理性已经要被完全的被洪流给淹灭。

纯怡感到喉咙深处不停的震动,骚痒着,使她鲜红的小嘴控制不住的微微张开,轻轻的发出细细的亵语。

同时,阿新又将脚背转成与纯怡的嫩平行,除了用拇趾揉压怡的阴核之外,还用四根脚趾头,左右左右的隔着拨弄着纯怡的两片甜美的。

纯怡的背部已愈来愈拱起,眼神已经呆滞,身体愈来愈紧绷,舒服的电流随着阿新脏脚趾的蠕动,剧烈的在累积着。

阿新正快速揉压的脚趾突然离开了怡的嫩口,转向旁边与腿根嫩肉的交接处,从缝隙间,猛然的钻了进来!

她虽然还没低下头查看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从耳朵传来的撕裂声和传来的一阵凉意,她已经猜出大概猜出是什么情形。

那一件,可是母亲特别替她选的,她一想到回家之后万一母亲发现的话,那恐怕又是一阵毒打,心头一急,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内,泪水正在翻滚。

她想着不能再如此堕落下去,正准备将离开那直接贴在嫩上的肉掌的时侯,一旁的同学却突然的转头跟怡说话了。

可是怡这么一挤,原本就贴在口上的脚掌,并没有顺势退后,如此便形成肮脏龊的脚掌用力踩着细致柔软的神圣的奇怪景象。

阿新的脚掌给这嫩如此用力一顶,这个薰心的智障,将这个举动视作是对面美女将自己的嫩,完全授权给他玩弄的表示。

同学看着她的脸色怎么如此难看,便问她是怎么不舒服了?怡只好勉强挤出浅得不能再浅的笑容,跟同学说是看书累了,说完便面朝下,用额头顶着右手臂趴在桌上。

「天哪!怎么会是只又脏又大的脚掌?」怡一看到将自己弄得完全失态的东西,居然会是一只臭脚掌,简直快要昏倒。

怡虽然知道不管桌面上或者桌面下都是危机,但在这种双重压力下,再加上阿新之前给她的舒服电流又渐渐恢复,怡的心中充满了剌激,又泊泊的流出。

怡现在仍然剩下少许的理智,她知道再怎么样,都不能让这只脏脚得逞的,她一边怕被旁边发现,一边将左手慢慢的伸到跨下,想要将这只无耻的脚给拿开。

她可以夹上双腿,但是她不想让细嫩的大腿内侧再碰触这只脏脚了,所以她的大腿反而还是劈得开开的。

然而她仍然努力的想要将这只脚给推开,但是柔嫩的玉手和做苦工的脏脚的力气怎么能相比?但的确是给阿新带来了一点不便。

阿新的左脚,刚刚在收垃圾的时侯,不小心淋了一腿的馊水,但卫生习惯几乎等于没有的阿新到现在还没洗哩!于是还沾着馊水,充满恶臭的左脚交接了右脚的任务。

阿新的拇趾顺着流的嫩洞穴慢慢的前进着,滑进了半个脚拇趾之后,阿新感觉到有一层薄膜挡住了他的行动!

没错!这就是怡的膜,这位超级天才美女的膜,现在被这个智障阿新给用肮脏的脚趾给顶住了。

她更加的紧张,更用力的想抽出被踩住的左手,来将这无耻的脚趾推开,可是又害怕被一旁的同学看到自己狼狈下贱的模样,于是动作又被自己给限制,不敢太大,自然还是无法摆脱阿新的脚踩控制。

怡发出了短暂的衮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脚拇趾一整根插入了自己的中,同时从中传来了一阵刺骨奇痛。

刹那间,她知道一切都已经太晚了!怡想到自己一直小心保护的,每次幻想着会有白马王子,用他那英雄壮的插入自己的湿润,然后温柔的帮她擦拭着之血,将她热情的拥入厚实的胸膛中,用充满感激的眼神看着她,安慰着她,吻着她。

「竟然第一次插入,竟然我┅┅!」怡再次看着已没入自已中的肮脏脚趾,终于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像仙女般美丽的怡,想不到她神圣的第一次,就┅就给了一个智障的一根又脏又臭,还沾满馊水的脚趾。

阿新的脚趾紧接着就开始做起的动作,由于怡的早就给阿新弄的湿滑无比,所以虽然是,但起来倒也没多大麻烦。

怡毕竟是的体质,在从小每天的自我调教下,的韧性是远远的超过其他女性,膜破裂的痛楚,只有那么一下子,随着插在内脚趾的开始运动,马上就被舒服的电流给冲走了。

怡开始主动用力的将向前顶,阿新原本用脚压住的左手,现在竟然反过来搬开自己美丽修长的大腿。

阿新突然感觉到插在美女的脚趾被紧紧捏住,给吓了一跳,连忙把脚趾给抽了出来,发出了「滋!」的一声。

还在狂乱中的怡那受得了这种失落感,连忙用自己的左手五指缩成一起,插进去代替抽走的脚趾,并且不断的扭动着,想要将手掌也给插进去。

他看了看周围的部份都在睡觉,而且这里是角落,远一点的人也在看自己的书,应该是不会注意到这里,阿新弯下身钻到桌子底下,向对面的美女爬了过去。

阿新此时在桌子底下,看到了最的景象,一双均称修长的向左右劈开,向前顶着露出了应当要被仔细收藏好的性器和浓密的,腰上还挂着一条被弄脏撕破的白色。

阿新看得简直就要发狂,他拉开了自己裤子的拉炼,掏出了他那又硬、又长、又粗、又臭的,爬到了怡的前。

怡此时才将眼睛睁开,她看到阿新丑陋又充满的脏脸,她也看到阿新那一根雄伟的,正在自己用手插着的外徘徊。

她无力的看了看周围,看了看身旁趴在桌子上熟睡中的同学,她已经不再想求救,她现在只希望,该发生的事情,要赶快发生。

阿新一口气的插到了底,同时两手抓着椅背将怡的挂在手臂上,开始迅速,有力的着怡的。

阿新的每一次的,都是整根拨出再整根插入,怡口的嫩肉不停的被阿新的给翻出卷入。

怡旁边的同学原本是睡面向右边,可能是因为脖子酸了,竟然将头给转向左边,就在身边一公尺不到的地方,面朝着怡和阿新两个人!

但怡仍然感觉同学正盯着自己在看一般,这使怡心中更充满了刺激,她用手撑着坐椅,摇着,配合着阿新的动作,这使怡更强烈的获得了快感。

再加上没有经验的,没多久便感到发麻,现在又在怡的收缩之下,终于将第一次插女人挤出的大量,滚烫的射进怡的子宫深处。

阿新的发泄完毕,意识到自己可能已闯祸,会惹上麻烦,便赶紧将软掉的抽出,穿好裤子溜走了。

怡也终于恢复了理智,看着软弱无力摊开的双腿,以及刚刚才被猛烈插过,现在还半开着的口,又看到从中缓缓流出的以及血混合的浓稠液体,她将裙子给拉回原位,心里怎么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旁边的同学这才醒来,看见自己的偶像同学哭得如此伤心,又看到裙子下的血迹,以为是怡月经漏出来,不知所措才哭的。

但是两腿一移动,在子宫内的又更大量的滑了出来,混着血,形成两条稠稠的红色水流,顺着修长的双腿内侧,不断的流到脚底板,又流到凉鞋底下,踩出了一个一个红色脚印。

到了厕所,锁上了门,她坐在马桶上回想刚刚被插的情景以及被大家注视的情形,她忍不住捏起又已勃起涨大的阴核,又开始了!

另外阿新经过这一回好康的事情之后,没事便会跑进图书馆看美眉,结果有一次又想对另一位美女故技重施的时侯,这位正常的美女,当场便叫她身旁的几个男同学,把他给抓去局关起来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