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着裙子在野战 我捏烂你的奶

在此仅交代一下我和爱妻的基本资料,便于大家阅读本文时能更好的代入,享受我与爱妻共同的经历,这也是我写此文的初衷。

于是乎,总是按住我的头往她靠,嘴里还呢喃:「公,舔,舔一下,我要」,每次我都禁不住她的呢喃,凑上前用舌尖轻扫她的两个乳头,最后铁定是上咬,下插,弄得不可开交。

小小的臀很美,因为参加过街舞社的关系,臀部特别扎实,每次我在她身后搂抱,总是第一时间顶到她上翘的。

也因为如此,每当看到她参加街舞社演出的时候总有醋意,那时的我还没有深喑交换之道,还体会不到与人分享的快感。

她的第一次是在学校不远处的旅店给的我,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非常特别,我吻她,舌交织在一起,我用手试探,穿过她的,寻找那道细缝,没想到弄得手湿湿的。

也许是我俩都启发的比较晚(相比现在的小孩来说),干柴烈火,噼里啪啦就停不住了,直到大学毕业,我俩的频率几乎达到了每天一次(刚开始是一天N次,后来才慢了下来),因为在校外租房住,所以的时间很容易安排。

最后,当然只有小小自己的五郎君给她满足,但我没想到的是,有那么一段时间,在我和她做完以后,我睡了,她不禁要靠到后才紧紧抱着我睡。

这不禁让我疑惑,真的有这样的女人吗?或许是我经历的女人太少,在交换前仅妻一人,但小小也算是爱性的女人了,或许她每晚睡前的,是她的宣泄吧,但至少不会像那篇文章中那样极端。

因为早妻一年毕业的缘故,我提前飞回了CD(城市名),随后参加市里的公务员考试,面试,最后当了一名现在在网络上被诸多鄙视的公务员。

半年中,不停骚扰妻,导致我要飞回学校直接找那男的说事,处理完后,我因为工作原因不能陪她就又飞了回来,留下了隐患。

对不起,再次强调一遍,这不是写小说,当时我醉的家门都不知道怎么回的,真没办法还顺带牵个妞回去大战三百回合。

某男骚扰她的半年时间,B男(逼男)当了她半年的护花使者,不知道是妻荷尔蒙的原因,还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影响,她对B男有了点感情。

我去处理某男那单事情以后,妻本以为我会陪陪她,给我讲讲B男的事,但我匆匆而去,给了B男空子钻。

她给我电话那晚(基本上我俩每三天通次电话,平时就聊QQ),正是她决定是否跟那B男出去开房那晚。

那时妻还不愿意跟B男共浴(不理解这什么心理,房都跟人开了),于是两人分开洗了出来就钻被窝了。

下边湿的很快,不知不觉已经不知道是B男的唾液还是妻的体液,B男见状,立马戴了套就杀入了,妻闭着眼,但感受着除了我以外的另一个男人的,脑子里似乎一片空白,哭了,可能是因为内疚。

B男没注意到妻流泪,仍然在抽送,把妻插得很舒服(亲口告诉我的),妻的内壁特别敏感,感觉得到B男的的粗大,紧贴着肉壁,虽然有体液当润滑剂,还有保险套,但仍很刺激,感觉整个被撑的开开的,有想尿的感觉。

B男见妻有了反应,也就格外卖力,妻从到尖叫,但自始自终没有跟B男舌吻(因为我曾经不断的给她灌输过,吻比更让我看重),我想这时候妻虽然本能上有求欢的要求,但潜意识里仍然有我的告诫。

据妻说断断续续做了半个多小时,期间有过一次,但很短暂,特别夹紧了,增加与B男的摩擦,一方面是来了以后的条件反射,一方面是妻想B男赶快。

妻的脸被埋入软枕,气喘,转头换气,背后感受着B男的抽送,B男握着妻的腰,一挺,射了,在妻的体内。

此时,妻感觉得到B男的涨到了最大,一阵阵的自然的抖动,让妻的内壁感受着震动,妻此时脑子里已没有我的影子,有的只是B男的射后抖动带给她的的快感。

妻被压得太喘,翻身,顺势抽身,去浴室清理,但刚下床,便觉得腿软了一下,差点没站稳摔倒,还好扶了旁边的椅子,然后一拐一拐的去了浴室。

我用一年存下的工钱和投资股票赚的装修了新房,另一套在我爸妈强烈要求下,也装了(用的俩老的钱),因为两套房子在市区的两头,新房离爸妈近,自住;远的一套就拿来出租,妻也就不着急工作,当上了包租婆。

女人闲下来就事儿多,不到半年她自己出去找了个广告公司做策划,薪水竟然比我这干了一年半的公务员都高,悲哀。

这半年间,我和妻的性生活似乎少了一点什么,虽然仍然有潮起潮落,但每次和妻做完后,竟然有少许的空虚感,有时在和妻的时候,脑子里想的竟是别的女人。

当时我犹如五雷轰顶,我无法想象那样情景,虽然当时妻并不会细致描述发生的具体事件,但我脑子里已经想到了他俩赤膊相见的画面。

直到第三天晚上,我醉醺醺的回了家,妻扶着我到床上,替我换了衣服,清理了全身,然后独自一人到客厅。

自此以后,我和妻时,总想着另一个人男人在着我的,揉捏着我揉捏的乳房,撕咬着我撕咬的肌肤。

我想她细细给我描述她跟B男的细节,纵然百般的不愿意,最后还是拧不过我,这才有了上一章的事实。

我听着她说到B男舔她时,我也把嘴唇凑到她,用舌尖扫着她的,时不时按压着妻的。

我把舌头探到她内,左右晃动着,妻的不断分泌出酸酸的汁液,我有时不得不出来换换气,接着继续用舌头刺激她的,,。

妻喜欢按着我的头,顺势控制我的嘴和舌,帮她用到,这也是我比较自豪的一个技巧,虽然很累,但在舔着妻时,的也硬的发疼。

最喜欢的还是她的嘴唇包住我的一圈,舌头在口里打着转,舔着我的,不时的把渗出的体液吸到她嘴里。

我一直想妻吞我的,但她死活不同意,每次用口弄的我快射时,她都有预感般的出来,用手把我套弄到,看着喷了她一手的,我还打趣的说:「真浪费」,此时妻会鬼马的看着我,给我一个娇俏的表情。

小小当时迟疑了一阵,口里的没有吐出来,或许等的时间太久,与唾液融合在一起,都到了妻的肚子里。

自此以后,经我软磨硬泡,最终还是让妻养成了吞精的习惯,她也懒得再预测我要射的时间,除了喷射在她脸上以外的时间,妻大多数都乖乖的吞了(有时心情不好是不吞的)。

直到在网络上接触到某个网站,确切点说是某个夫妻交友的论坛(现在已经没有那个论坛的ID,坛子也不知道还存不存在,但知道那个坛子出了位名人,此是后话)。

如果说心中的魔鬼被小小的出轨勾引了出来,那么BL(缩写)的经历,让这个魔鬼渐渐变成了天使,在我与妻的交换历程中,BL发挥了无与伦比的作用。

即使我们现在已经有了比较稳定的交换对象,已经不需要在类似的论坛里出没,但BL还是深深的影响着我们,以至于现在遇到新的朋友,仍会问问有没有混过BL啊。

此时,我真正第一次接触了有关夫妻交换的内容,知道了美国的红XX俱乐部,了解了国内早已有了交换的圈子。

我迫不及待的期待着我和陌生人的第一次交换,但矛盾的是,我不知道妻的想法,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拒绝。

现在我只是在等待小小的回答,是让天使展翅,还是让魔鬼重回地狱,妻的选择对我,在那一刻,成了世上最重要的等待。

下一刻,我紧紧抱着妻,妻穿着丝质的睡裙,被我扯了下来,我从背后抱着妻,双手使劲的揉着她的双乳,指头不时的摩擦她的乳头。

我中指轻揉着她的,我另一只手的中指塞入的她的嘴里,她的舌头和我的中指纠缠在一起,声从喉咙的深处传出。

不知道是因为她看到的,还是因为我的挑弄,妻迫不及待的把我拉到床边,没错,是床边,她趴在床沿,高耸的示意着让我插入。

妻叫喊了一声,身体在抽搐,我的幅度越来越大,总是快要拔出妻的口时再用力的捅进去,每次的撞击都让妻叫喊,我也不知道我哪来的力气,的出奇的坚硬,回头正好看到电脑屏幕上一幕三人行的图片,更使我发疯般的,直到精疲力竭,到最后,竟然没射,我就这样趴在妻身上,妻小声的对我说:「他也是这么趴在我身后射的。

第三章约定在BL(前文的夫妻交友论坛缩写)的熏陶下,妻很快也进入了角色,我也因此给妻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当作她生日的礼物。

她就像当初的我一样,对夫妻交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似乎出发点跟我不同,我多数是因为肉体的刺激,而妻,往往喜欢浏览坛子里夫妇的经验谈,不止于方面,包括平常生活等等。

每当妻在浏览图片和文章的时候,我有时就在旁边轻抚她的背,双手在她身上游走,不时在她徘徊,指尖揉搓她的,挑拨她的。

每当这个时候,妻总是忍不住软下身子,靠在我身上,眼神还停留在电脑屏幕上,但身体已经融化在我手掌中。

这几项原则一直陪伴在我们交换的历程中,帮助我们避免了很多麻烦,也让我们与真正的爱好者有了接触的机会。

或许是我根深蒂固的占有欲在作祟,我总是不愿意老婆跟其他男人舌吻,但因为原则里没提到,后边我也不得不默许。

我和妻倒是对方式没有做太多限制,因为无论是之前我和妻时播放的A片,还是后来在BL上学习到的诸多经验,我俩似乎都对未知的东西感到莫名的兴奋。

因为我们是进入的认证版块,已经过滤掉了大部分垃圾信息,外加我俩提出的要求挺多,可能最终导致「应聘」

此时我在敲打着键盘,录入我的记忆,而妻在旁边正跟朋友聊得起劲,不时回头问我什么时候写好这章,她要继续做第一位读者。

那晚我和妻都兴奋异常,我们共同筛选着对方的资料,有特别真诚的就把联系方式记录下来,最后有三对夫妻的联系方式被保存到了电脑中,其余的都被丢到了垃圾桶。

筛选是个很费时费力的事,不仅要依靠我俩的直觉,还要依靠经验,但可惜我俩都是交换界的菜鸟,最后花了整整五个小时,才保留下这三对。

很庆幸的是,或许是我和妻的运气都不错,这三对夫妻后来都成了朋友,也都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此是后话。

这三对夫妻,俩对在我们临近的外省的首府,车程大概2个小时,后来有了高速,也就不到40分钟的车程了。

就这样,我们把自己的QQ号通过邮件发送给了这三对夫妻,顺便说明了我们的一些基本情况,正如他们寄来的信件资料一样。

大概就是互相寒暄了一下,随后便直奔主题,当然这个主题不是「做不做,干不干」,如果真是那样的素质,可能早就被拉黑名单了。

这个主题当然是从缘何参与到夫妻交换中来的为开头,我也很好奇对方夫妻进入这个圈子的机缘巧合,而我和小小也毫无保留的陈述了我们的立场和缘由。

虽然之前在BL上看过那么多,但直到和网络的另外那头的真人联系上那一刻起,我和妻才学会放下偏见,对自己的,以及对他人的。

在本文里,我用代号介绍三对夫妻,同城的两对,我们分别称呼为杜鹃夫妇和牡丹夫妇,而远方的那对,称为大雁夫妇。

因为我俩的岁数在圈子里算小的了,三对夫妇都比我们大两岁左右,因此在以后的描述中,也就称他们为鹃姐/哥,丹姐/哥,雁姐/哥。

我们和杜鹃夫妇也就熟络的特别快,大概聊了快一周的时间,我们就可以互相在摄像头前欣赏对方夫妇的画面了。

身材很好,特别是那对胸,D罩杯,跟我妻比起来是一个天一个地,至于具体的细节,下边慢慢听我娓娓道来。

跟鹃哥熟络了,就常叫他让嫂子来聊,他也大方,嫂子还在旁边换衣服呢,就直接给拉了过来,虽然互相都看过对方做亲密的事情,但真要聊起来,还真是有点尴尬。

牡丹夫妇没有明确说明他们的职业,在聊天的过程中,我能感觉到他们经济环境一般,可能是属于小康家庭,也没有子女。

记得是一个周末下午,我和鹃哥不知道在聊什么,鹃哥突然发来一句:「想不想看你嫂子?」我当然应声答应了。

虽然我们两边都有摄像头,但我一直没主动开口提开视频聊天的事儿(认证的时候用过),还是鹃哥有经验,率先打破了僵局。

接下来,围绕鹃姐和妻的身材,又是一番探讨,说到最后,鹃哥留下一句:「看着弟妹心痒,哥先跟你嫂子解解火了啊!」,便拉上鹃姐到床上表演去了。

只见鹃哥三下五除二就把鹃姐剥了个精光,虽说摄像头清晰度有限,但鹃姐的乳房还是那么明显的曝露在镜头前,浑圆,乳头看不清大小,但乳晕很深。

鹃姐开始还不时的望向摄像头这边,被鹃哥吮吸了一阵子以后也慢慢放开了,两腿夹住鹃哥的大腿,不停的蹭着。

妻的也开始湿润,我的在妻内,有了她体液的润滑,抽动的更加频繁,啧啧,啧啧,是搅拌着妻的体液发出的声音。

此时杜鹃夫妇那边,他俩已经转而面向摄像头,鹃哥一边着鹃姐湿润的,一边在看着我和妻的表演。

我顾不得鹃哥是怎么射向嫂子的,只是借着他俩的画面,我的也忍不住爆发了,习惯了体外,此时我急忙将从妻的内拔了出来,全部喷在了妻的小腹上。

事后,妻告诉我,她看见杜鹃夫妇一起欣赏着我喷射的画面,鹃哥的一只手还在一边抠弄着鹃姐的。

妻那一次没到,事后我还安抚了她一阵,但未来的某个时间,她得到了补偿,不是从我的这里,而是鹃哥的。

即使我和妻的交换经历很丰富,可以写的事情很多,但要把现实的精彩用文字表达出来,真有点难为我这曾经的理科生。

希望爱看换文的朋友们多多跟帖(给不给心无所谓),多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也请多多鼓励,你们的字字句句我和妻都会好生浏览,铭记于心,这也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

本人并非专业的写手,现实职业也跟文字关系不大,我的文字很随性,大多都是直白的描述,看过我前文的朋友应该能感受到。

一些其他小说的夸张的心理描写和修辞手法我不会用,因为妻和其他人心里想的什么,至少在交换的那一刻并不重要,而且我也无从得知。

直到某个周末,妻和鹃姐身体都无异样(你应该懂是什么意思),于是和杜鹃夫妇第一次相约在他们所在的市区的某个酒店进行我们的游戏。

但在妻面前,我仍然要装出稳当的样子,毕竟在这个游戏中,我是主导,如果我不能指引妻继续的方向,那么这个游戏就无法进行下去。

每当这个时候,我便将中指和食指并拢,慢慢的抠进妻的,沾着更多的妻的分泌的淫液,再滑出来,用手指上的淫液涂抹妻的。

老婆闭上了眼,暗自享受着我的手指带给她的快感,不时夹紧双腿,以免我的手指的过度刺激让她叫出声来。

下车时,妻的已经把湿了一片,她嚷着让我给她去换条新,我告诉她别费事了,一会就用不着了。

虽说我和鹃哥聊得不可开交,但我的眼神还是时不时飘向鹃姐,淡蓝色的裙装,丰满的,亲切的笑容,无一不让我好奇。

而鹃哥倒是没有过度打量爱妻,后来才知道,鹃哥在我俩刚进大厅时就已经把小小从头到脚欣赏了一遍,后边完全是靠男人的面子扛着。

但我在此强调的是,见面前的沟通非常重要,除非你和爱妻心里百分百肯定对方,不然不要贸然相约见面,否则只会落得一地鸡毛的尴尬。

但见了面,就要百分百信赖对方,表现自己的真诚,这样才能让双方能更加轻松愉悦的将交换的游戏进行下去。

」鹃哥把鹃姐的一些性生活的癖好告诉了我,比如,鹃姐喜欢女上位,喜欢他从下边抱着鹃姐的摩擦,这样能让鹃姐的快感更强烈;鹃姐喜欢男的给他,舔的越用力越兴奋;除了以外,任何方式鹃姐都能够接受,包括3P。

因为鹃姐和我妻的要求差的不多,所以我也没什么要补充的,随后我和鹃哥分别拿出了夫妻两人的近期身体健康报告,确认真实无误以后就准备把两位夫人叫出来了。

我急忙叫鹃哥去了浴室,门一关,我便来到妻的身边,鹃姐也陪着妻,嘴里说到:「我家那男的就是猴急」诸如此类。

我和妻忘情的拥吻着,虽然不知道妻当时的想法,但我的手触摸到妻的时,泛滥的体液已经说明了一切。

或许是之前在大巴上挑弄的太厉害,又或者是妻此时的刺激太强烈,小小并没有什么异动,仍然闭着眼享受着我和鹃哥的抚摸,揉捏。

鹃哥此时用手开始揉捏着妻的乳房,而我舔着被鹃哥捏着的乳房的乳头,此时此刻,两个男人彻底把妻夹在了中间。

我仔细端详着妻的,一根陌生男人的,此时就插在妻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B男和妻出轨的画面。

我没有关注鹃哥的脸,我只对妻的抽送感兴趣,鹃哥的和我不相上下,粗大,坚硬,长度适中。

我的不时碰到妻的牙齿,有时鹃哥插的用力些,妻不得不暂时含住我的,更多的迎接鹃哥的。

看着妻仍然紧闭着双眼,口中是我的抽送,乳房被鹃哥揉搓,翘起的和鹃哥的结合的紧密无缝;她身后的鹃哥在继续运动着,鹃哥此时的姿态也挺费劲,侧身特别考验腰力,鹃哥的腰部以下在前后着妻的,上身还稳稳的揉捏着妻的乳房,头靠在妻的脖子那儿吻着妻的颈部;鹃姐一边抚摸着鹃哥的乳头,一边用双乳给鹃哥的背做着马杀鸡,并不时抬头看我一眼,眼里含着,嘴角还有舌头在舔着嘴唇。

鹃哥趁我离开的一会,也把他的从妻的内抽了出来,把妻翻了个身,准备开始用传教士的体位进行。

妻轻声的「嗯」了一声,鹃哥的更加用力,嘴也没闲着,一边弓腰用力的舔着妻的乳头,看来鹃哥也是喜欢上下同时刺激女人的敏感位置,跟我一样,看着被挑弄得兴奋的女人,自己更加兴奋。

此时我是第一次感受到除了小小以外的女人的肉体,鹃姐身体散发出的体味跟妻也不一样,说不清楚哪里不同。

陌生的手感,同样柔软的肌肤,比妻要大得多的乳房,丰满的,浓密的,一阵新鲜感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

鹃姐没等我熟悉她的后背,便转头反过身来搂抱我,一条大腿紧靠在我的大腿上,开始摩擦起我的大腿来。

鹃姐也不时的吮吸着我的舌尖,仍然在我的身上蹭着,我知道她很需要,但我还要等等,因为我想先探索一下鹃姐的。

我的舌头在鹃姐的放肆后,进入了她的,舌尖感受着鹃姐内的肉壁,上下,左右,像在探索一个无底洞。

这样每次接触到鹃姐的时,鹃姐都忍不住一颤,而她等待我舌尖扫到她前的那一刻的紧张,全身紧绷的样子,是我最喜欢的女人的状态。

这样维持一段时间以后,我便将整个舌头紧贴鹃姐的,然后贴着转动,舌尖还带到鹃姐的,此时鹃姐扭动的身体好像升上了天堂,晚些时候鹃姐告诉我,鹃哥的口活没我这么细腻,我当时还颇有几分得意。

忘了说,鹃姐抱住我的头,直接就拉了上去,紧紧的圈着我,两条大腿缠住我的腰,身体的波动一阵一阵的传递到我的身上,过了许久才平复。

我也顾不得妻的眼神和鹃姐的大叫,仍然是用力的抽送,我看着自己的在鹃姐的出入,沾满鹃姐的体液,我的撞击着鹃姐的,心里一股莫名的兴奋。

鹃姐此时嘴里嚷着「不行了,受不了了」诸如此类的话,两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双腿分的开开,弯曲着。

我想将插的更深,于是把鹃姐的双腿往上搬,靠近她的,这样她的就几乎迎面而来,我的也更加深入到鹃姐的。

我感觉的到我的在鹃姐的内与她的内壁摩擦,鹃姐的收缩更加频繁,这也让我的跃跃欲射。

我不得不停下来,缓一缓,靠紧贴着鹃姐的的摩擦,继续刺激着鹃姐的,而自己也可以让紧绷的休息一会儿。

此时,鹃哥在妻的的夹击下,忍不住发射了,抱着妻观赏着我和鹃姐的动作,鹃哥的仍然停留在妻的体内。

我没有看妻的表情,只是享受着与鹃姐的交欢,我想着也要将体内的精子喷射出来,我恢复了之前的频率,一阵。

事后的清理工作就不再多说,因为是我和妻的第一次,杜鹃夫妻也没有再一次的要求,直到后来杜鹃夫妻才告诉我们,我和妻走了以后,他俩又做了好几次。

之前有说过,牡丹夫妻是我们第二次的交换对象,不过中间还有一段小插曲,准确说来是和一对情侣才是我们的第二次交换,但因为非夫妻的缘故,而且也是仅此一次,我和妻都把他俩排除在了正式交换的名单外,也算是和杜鹃夫妇偷尝禁果后的一次小小的放纵。

后来才知道,能够进入夫妻认证区的,并不是只有夫妻,某些交了会员费的也是能浏览的,只怪当时的我太单纯了。

他俩比我和妻大一岁(果然我和妻在圈子里算又儿班了),拿了年假准备加上国庆的假期全国旅行,做个背包客。

因为也是圈子里的人,所以看到我和妻的征召贴,我和妻所在城市也正好是他们的第四个目的地,于是发来邮件询问我们有没有机会交换。

虽然和这对情侣只有过一次交换的经历,但从他们那里也接收到了更多的新资讯和新玩法,以至很长一段时间,我和妻在未来与其他夫妻的交换游戏中,占据着主导的地位。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