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韵多水的老熟妇 猛烈撞击灌满白浊花液

门枝桠一声打开了……映入眼前的是一名约模十三四岁的少女,黑色的发如瀑布般披撒下来长长的拖到地上,常年没有见光的小脸格外的苍白,清丽的五官散发出一中格外高雅,威严的气势,雪白的纱衣,整个宛如一位不容轻犯的仙女

卞阑点点头,在他脚边跪下,纤细的小手捧着他双腿间稍有些昂器的阳物淫秽的塞入自己的嘴里……熟练的含弄起来,一吞一吐,那话儿就渐渐硕大起来……知道卞阑的小嘴在也塞不下去,沉甸甸的里在她手中

亟婺带者面具的脸上档住了他的表情……他双手一弹,房里唯一的光线来源——窗户,被落下来的黑色窗帘挡住练有武术的人一般都能在黑夜中视物,取下面具的亟婺准确的找到了卞阑的嘴唇,狂烈炽热的吻上,他将她打横抱起来,走向房中间的那张巨大的床……开始

卞阑紧紧的夹着亟婺不断往里抽送的阳刚……一层层的嫩肉随着狂烈的律动被带出又塞回,一波又一波的蜜液如泉水般涌出

圣洁的小脸在的熏陶下极度的扭曲着,的秽语从那红艳的小嘴里溢出……修长的腿最大限度的打开,方便身上的人更加更加深入……

亟婺转过身,女上男下的姿势,卞阑坐骑在他的身上,晃动着自己白皙的臀部,发育已好的双乳也随着晃动而摇晃着……

练过的内肌有规律的一缩一放,卞阑弯下身,灵巧的舌膜拜的添过亟婺的两颗乳头……冰凉的手抚过那滚烫的躯体……几回合后有起身以极慢的速度慢慢退出,一寸一寸的放出含在体内的昂扬,又迅速的坐下去却只到一大半的位置,不放其直顶花心,在又如前头退出,只到听到亟婺沉重的喘息,便又快速猛烈招招至底的晃动……直至最后快要射出时她又飞快的退出,以口带之,添含吞吐,一股浓郁的腥液射入嘴中,被她全数吞下

亟婺满足的站了起来,带上面具……当卞阑拉起窗帘时只看见一个带着一具诡异笑着的象牙面具下生却裸露的男人……先前的巨大也已经垂下头来,还有不少的残留在上面……

此时的他一手把玩着手中的军令幅一边看着桌上的地图,细长的单凤眼微眯……似乎并没有为自己的王朝又多了一块版图而高兴

督传看着这个快要到不惑之年的帝王,自己嫡亲胞姐的夫君……酷爱打仗,却不为征服哪个国家而快乐……有时好似一位养尊处优,不知人间疾苦,任性的暴君,有时又好似什么都懂得,有着洞穿一切的精慧,让人不寒而栗……

督传再次抹抹了额上的汗,拿着手上的弓……听从皇上命令的他追着一头小鹿而不知不觉中来到这丛林深处,行军打仗多年的他并不畏惧密林里的豺狼虎豹……而是担心在明天天亮之前还未能敢回,军队明天就会搬师回朝了……

不知过了多久督传看见了一坐高高的白塔,心想站杂上面也许可以找到军营扎住的方向……忙欣喜的跑过去……进了才发现这塔压根就没有门,也没有任何入口……他退后几步,转了一圈才发现在塔的外壁上断断续续的几个突起的石头,塔顶上一个小小的阳台……

督传轻轻像上一跃,在接着以凸出的石头在空中借力,当踩在最后一快石头向上跳后刚好到达塔顶的小阳台……

看着眼前的小木门,督传还在犹豫着是否该礼貌敲一下,毕竟不经过主人的同意而私自站到别人家门口来是很失礼的一个行为啊,可还没等他敲下去,门开了。

卞阑惊奇的看着眼前这位轩昂的男子,本以为是主人回来,才急急出来开门却没想到是个从为见过的男人,但她仍然有低头。

白皙纯洁的如月儿一般的女子督传瞬间忘了呼吸,呆呆的任由这女子将他带进房,等回过神时卞阑以锁好门轻薄的纱衣也一并褪进……

月光下那清白的小脸发出媚惑的笑意……如魔女一般艳红的嘴袭上来,掩住了督传本来就稀少的阻止念头……缠绵。

一声比一声缠绵的声音透过火热的唇传导敏感的耳里,督传越加疯狂的添弄着那两只雪白的双乳,像是要吃了似,最大限度的张着最,啃咬着,卞阑像蛇儿一般紧缠着那练武人特有的精壮的躯体……

那声音既像是拒绝有像是勾引,督传不能自拔的将她压倒在地板……左手迫不急待的伸向秘密的峡谷,下面以经泛滥成灾……他用他的食指在外面轻轻的划了几个圈,引可卞阑惊叫连连……

伸入,一种只有处子才有的紧窒压迫这他的手指,里面的肉壁如婴儿的小嘴般不段的辍吸着……阵阵的快感差点让督传提早泻了出来……他忙抽出手,连上衣也来不急脱,裤头一扯,拿出自己早已火热的发烫的巨物拿出,对着那神仙都回沦陷的洞穴一顶,

看者只能进去一个小头头的督传只得强制的扳开她的双腿,将分身抽出,跪坐起来,抱着那雪白的,低头伸出舌添着粉红的私出

一股热流从花穴深出流出,这猛烈的一顶让卞阑达侄昏眩起来,穴里面也剧烈的收缩着,犹如饕餮者尖刀了心中项目以久的大餐……

卞阑恢复神志后,下面又开始起来,胀的满满的下腹,随着他的抽出几乎所有的内肉都要被抽了出去,整个人都随着那的里区而陷入莫大的空虚之中,然后一个深插又全部塞了进来,满足在加上顶到花心的快感,她就在这样一会地狱一会天堂的徘徊这,着到她的灵魂有在这个冲撞之间飘出,上升,只致有一波来临……

督传得意的看着不止是几度的卞阑,将她疲软的身躯翻过来,让其跪趴在地上,而自己乘骑的式子,这种能让自己进入得更深,插得力度也更为猛烈。

嘤嘤的哭声和哀求声更加刺激了督传的感官,更加疯狂的律动起来,原本美好的之欢也变成了只有他一人独享受了,他一把拉扯着卞阑的头发像骑马一般骑着身下雪白的肉体,另一只手扶压着那浑圆的翘臀借力让自己能更深更深的进入……

卞阑推开倒在她身上的人,转过头无言的哭泣……满足了自己兽欲理智开始渐渐回笼的督传内疚的看着背对他的人儿,叹了口气将她抱起,睡到房子中间的大床……

「我原本是一位国家的公主,可惜生不逢时,那时母妃与另外一位妃子争宠,两人同时怀孕,谁先生下皇子,谁就是皇后,而那位皇子也作为长子封为太子……那一天两人同时临盆,母妃生下的却是我,而另一边则是皇子,母亲不甘心,早以做好预防,以一个死婴与那位妃子的小孩交换,而自己就找来另一个男孩代替自己的公主,再由大祭司的帮助,瞒天过海……母亲登上了皇后的宝座,而我和那为长皇子被当作了谢礼叫给了那位祭司」

「14年了,我被关在塔顶作为一个性娃娃来养着,与世隔绝……只有塔里的书库来陪拌我,以前还有一个教我礼仪等的女老师,现在也被祭司毒哑,住在塔下,」

抓住那双横在胸前的手,张大嘴向那白皙的袭去,惹得卞阑大声尖叫……挣扎的扭动着……双腿也不断的踢踏,谁之反而加速了那巨物的苏醒,马上竖起抵在她的小腹上

督传了一声,体内的又渐渐升起……卞阑呆呆的看着他,抵在腹间的火热让她惊得不敢乱动,想起刚刚那场痛苦的交欢,脸色惨白……

卞阑只好坐了起来,揭开他刚刚没来的急脱下的衣服,一张粉嫩脸儿红到脖子根……不一会精壮的男性躯体就已经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

她背着督传坐在他的胸上,趴下来,形成了一个一上一下的「69」式,高跷,粉红色的羞答答的打开着,有个忍不住,黝黑的色手就爬了上来,拔开她的两片红唇……让那升幂的仙人洞更大的畅开在他面前……

另一边卞阑也伸着双手轻轻套弄着挺得比直的昂扬……她拨开那浓密的黑毛,张开嘴将手中的一点点的塞下去……还不到一小半,嘴中便以胀胀的塞满在也容不下一丝东西,后面的督传也在这个叫人疯狂的快感下将食指刺进了已有密汁流出的花穴

卞阑吞吐着那很巨棒……时而还全部吐出,去添吻下面吞不鸟的根部……灵活的小舌一圈一圈俏皮的在上面划弄着……后面的抽动也越来越猛烈,马上又加如了2个手指,粗躁的老茧快速的磨插里面的嫩肉,带来了与不同的欢娱谢恩。

过了一会卞阑又爬了起来,转过身面对着他,对准胀得火热的一点一点的坐下去,强烈的快感让两人如同野兽般叫起来……当完全进入时,彼此腿间的黑毛交缠在一起,那紧密的交合处完完全全落在督传的眼里,同时还有美人儿美丽的,一丝无暇,白皙的透明因为情欲的关系而染上淡粉色……

督传忍耐不住催促的动了几下,上面的人儿马上体贴的晃动起来,腿间的那张红色的小嘴慢慢的将那只粗大的巨棒拉出,在深深的坐下去……

这说的不是假线岁就被她口中的祭司破身,都已经快两年的时间,那小小的洞竟一点也没有松弛,反而比一般未经人事的还要紧致,像第两层皮一般的包裹着自己,内壁还会随着律动不断的收缩,里头的核心也像个婴孩般允吸他的顶端……

在尝到了与卞阑合欢着消魂嗜骨的欢娱后,督传这一念头更加明确,他一把握住她纤细的腰枝,将刚刚推出的臀在狠狠的按下去,在拔出……

一出一进顶得她的子宫直发疼,畏惧于上一次欢爱的后来卞阑连忙求饶……那痛苦的滋味她不想在尝一次……但娇弱的她又如何能抵抗强大的他的攻势呢……眼睁睁的看着督传从床上坐起来尖叫……

沙哑的声音淹没在卞阑的嘴里,督传张着嘴几乎是蹂戾私的吻着她的唇,来不急享受那吻的消魂,她用力的晃动……只求今天的那场噩梦不要在上演……

屠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日出日落,卞阑再度昏眩的到下,这些日子里,能玩的姿势花样几乎都逐个做了个便,她虚弱的倒在督传的怀里……但督传四化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她,又将她抱到一旁的靠背椅上,把那修长的腿最大的扳开用绳子绑到两边的扶手上……

她极力的推着黑色的头颅,因为他的主人把舌头伸进了那里,转动,抽送,模仿着交欢时的动作……很快的辨阑由一开始的抗拒变为极力的报紧,渴望能够更加深入,里头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比起粗糙的男人的手指和,着区区一根手指肯定算不了什么,,但这却是自己的,在极度的羞愧中,居也可以达到阵阵快感……很快卞阑又发出了高兴的声

督传早以推到一旁,披了件衣服,拉来一个凳子坐在她面前,细细的欣赏这一幕让所有男人心辕马乱的情景……圣女的脸做着的动作和表情……

卞阑张大眼睛恐惧的看着他慢慢的走进来……不段的抖动着,纤细的手指抓在扶手上,抓出一条条凹痕,她甚至忘了自己正光着身子坐在椅上,

与此同时亟婺也看见卞阑张着的脚上是被绳子绑着,腿间的洞穴女子透明的密液和白色的混合的流出

卞阑这才叫出来,14个年头来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说恨他是一回事但毕竟是从小把自己抚养到大的男人,又是自己的第一个男人……

督传擦干净自己手中的剑,穿上几天前脱下就不曾穿上的衣服,解开卞阑腿上的绳子……随手拿了个白纱给她披上

她停止了建交,睁着大眼看着眼前的男人,才想到几夜春宵也好,他终究只是个陌生人,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他是不是一个对的选择呢,是从此幸福起来还是……仍旧当这个男人一辈子的隶……在厌倦后在送给的人……,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