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他添得死去活来标准认识:老男人玩的我死去活来_m

今天天气很热,太阳像要刺杀人般,甚至在家里也难以抵抗那种热力;因为放假在家里,通常下午都不会开着冷气。

吃过午餐便出了一身汗,又闷闷的便去洗个澡,这种天气,冲凉真是极佳享受呀!淋过一身冷水真是舒畅。

在这种天气下,穿得越少便越舒服啦!甚至不穿衣也没所谓,所以冲过凉之后我便祗是把身子抹乾,就这样一丝不挂的在屋子内走来走去。

以前如果有人眼睁睁地望着我,会令我觉得很讨厌;但近来当发觉有人看着我的胸口或大腿时,反而令我有点兴奋的感觉,因此我的衣着也越来越了。

我就这样光着身子坐在梳化看VCD,内里有很多镜头,看得我心痒痒的不知所措,阴部好像还有点湿湿呢。

在防盗眼祗看到一个男人提高着一张证件似的东西,也不清楚是什麽,便唯有开门探头出去看过究竟,原来是一间电讯公司的职员,想做一些问卷调查。

因我一直都是光着身子,只是探头在门缝跟他说话,但猜想他该看到我赤着的肩膀,也许已知道我大概没有穿衣服了吧。

他的眼光不时在我的胸脯停留,有时又会偷望电视,在等待我回答问题时,见到他的眼睛就停在我的胸脯上瞪着。

其实我也很喜欢这被的感觉,一来会令我心春心荡漾,更证明我很有吸引力;二来见到男人面红耳热,心里会觉得很好玩,很好笑,也会有点莫名其妙的快感。

我继续爽朗地回答Ricky的问题,开始时我两腿交叠在一起;因谈得越来越轻松愉快,连我的动作也不自觉大了。

当我发觉Ricky有点不知所措的表现时,才醒觉自己的坐姿有问题,这会让他看到我裙底没穿的景色。

更不知是否电视机传来的声令我更放浪,我大胆地我把本是靠在梳化背上的身子,向左半弯着靠在梳化扶手上,让裙子的吊带自然地滑落到手臂,露出半边乳房。

电话忽然响起来,便伸手去听电话,这动作令我身子挨低了,更自然地分开了两腿,原来是Annie电来约我今晚落Disco。

正当和她聊着,Ricky迅速的跪在我两腿中央,我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因为他的位置所见到的,是不论我的和都会显露在他的眼里。

我急忙用手遮掩着,太接近了,我不能被一个陌生人这麽近又毫无保留地看到我的,刚才还有保持两尺的距离呢!电话内Annie不停在说话,我已有点心不在焉,但又不能开口叫他走开,不想Annie知道这里发生的事嘛!我祗是用一只手护着我的阴部。

Ricky伸出左手握着我的手,便用右手撩拨我的,把我的拨开露出阴核,用手指在间和小上不断滑动着。

因为刚才给他窃望时,我已不禁留出少许阴液,所以Ricky是很轻易的用手指在我间滑动,而他现在也细心欣赏着水流出来的情景。

当惊慌不知所措之际,Ricky竟突然张大嘴巴,像吸盘的盖在我的上猛烈地吸吮起来,他吸吮得很用力,好像想把我的都吮出来似的。

噢!我的身躯一软,竟发出「噢」一声,Annie即时问我发生什麽事,我祗能支吾以对说掉了东西┅┅

Ricky实在吸吮得令我很舒服,已有了第一次了,我怎能和一个陌生人这样?不可以继续下去。

我已很久没有尝过插入的感觉了,当我要拉开他裤炼之际,他竟推开我的手不准我捉摸,然后用力举起我双腿贴近头部,这样我真是动弹不得。

Ricky的舌头很灵活,在我的内还不断地打转,他的舌头在里面一连串的扭转,扭得内的嫩肉也随着扭左扭右。

实在太兴奋了,我的也不受控的全流出来;虽然Ricky已用舌头顶着,但也禁不住滔滔不绝的,我的大腿和梳化也沾满了。

不知是否陌生人的缘故,而且更是第一次被陌生人喝着自已的,我比和男朋友时留出的更多。

偶而Ricky抬头喘口气,他以很满意的眼神望着我;而我可以清楚看到他整个嘴唇都布满我的,还有几点留在鼻尖上。

我用哀求的眼神望着他,让他知道我需要肉捧的填满;但他总是不理会我又继续低头吸食我的;见我如止兴奋,不断在,不停地扭动;他以是吮得越有兴致,还反起我的,用牙齿一口一口地轻咬沟里的嫩肉。

我再也忍不住了,用力的提起手要握他的肉捧,随即便要解开他的裤链;今次他没有再推开我双手了,终于我能紧紧握着那根热烘烘的大肉肠了。

噢!虽然比起我男朋友不算是太粗壮,但久违了的嘛,Ricky也该有7寸长的大肉肠,真想一口吞下去。

Ricky跪在我两腿之间,还是紧紧插在我的里面,我不住的喘气,只觉得内的流得更多,整只小腿也给弄湿了。

整整7寸长的大在我的内快速地进出,令我不停在摆动,搔痒得浑身乱颤,不停地发出的叫声。

他知道我再要泄了,就更尽力地插,快速地插每一下都插到最入,突然他用力的顶住我的子宫口停住不动,噢!

他一边用手指夹着我的乳头,一边向我说,以后有机会便来找我做问卷,他说很难再找一个像我这样和谐的受访者了。

我没有回答他,因为心里还是觉得有点羞愧,为何会和一个陌生人做出这种事,而且还很享受他给我的一切。

但刚才的感觉实在太高涨了,再想既然也是成年人,有性需要又不是怪事;而且男朋友又不能安抚,找其他人也没错吧!立即放下心头大石,还想以后再有机会这样也不错呀!

他望着我微笑着,一只手又再放到我的乳房上搔弄我那红红突起的乳头,他低头欣赏着那情况,慢慢地将头靠在我另一个乳房上,伸出舌头舔着另一边乳头,轻轻地舔着吸着。

Ricky熟练地吸吮我的乳头,轻轻用牙齿咬着再用舌头撩拨;另一只手指同时也在扭玩着我另一个乳头。

嗯!我又再有了,我们疯狂地着,他也挺起下身迎送着他的,像恐防违漏了内的一丝空隙。

这几天只是如常的上班,但衣着又比以前大胆了;每天上班不是短裙便是低胸衫,很享受在街上被人偷窃的快感。

那刺激的感觉和与陌生人的冲动一直在脑中徘徊,真想再有机会再来,但亦碍于未有十足胆量,又怕被人知道会说荡,心里始终很予盾,想来又不敢来的心态。

回到中心,换好这套有点的,是白色背心和白色短裤,这背心当弯腰时便会看到乳房,不过我们没有人觉得不能接受,因为这里的职员大都年轻新派,这种款式只是小儿科吧了。

而我们中心主要是男性的健体服务,有专家为他们度身造一套健美程式,和贴身专人训练;又附设很多的设施,所以收费比一般昂贵,因此我们经常要做广告和搞一点绰头来吸引顾客。

而且Sam对我也很不错,很多特别的要求他都会顺我的,就算我常申请假期去旅行,本来我是没有假了,但他也会批准且没有罗嗦。

他办公室内有一度屏风,因有时会换衣服到健身房做GYM,有屏风挡一挡,总好比乱冲进来的人撞上他正在换衣服比较好。

我便到屏风后面把衣服换上,哗!它是一套淡纷绿红色的短上衣和超短裙,吊带的小背心真的很小,而且是吊带低胸,我根本不能带上今天带着的,唯有真空上阵。

要带不是不可以,但一定要带无吊带和罩子小的那种款式;小背心小得祗能勉强包着我那36B的乳房之三分二,三分一露了在背心外面。

穿上小短裙,今天也是穿一条黑色T-back型的蕾丝,我大多数都是穿这种的,因我觉得比较舒服和凉快,而且穿贴身裤时也不会显出边那般核突。

这时他才被我的说话召回魂来∶「你在这里走几步给我看看吧!」我便应他的指示在室内来回度步,在他面前由左至右,由右至左的步行着。

执拾他的文件时,偶然眼角望到Sam在睁着眼往小背心内探索,当然┅┅就算是站着时这小背心也祗能罩着我半个乳房,现在弯腰按在他的台子上,更令他看得越多了,何况我没有带,两颗乳头在我的晃动下,相信会更了。

慢慢的拾好文件后,便走到他旁边的柜子准备把它们放进去,他叫我放在低层的柜桶内;我想可能他想看看我的,便刻意弯下腰把文件放进去。

当我整理着柜桶的时候,上突如其来放上了一只热烘烘的手掌,那条T-back让Sam可以直接地摸到我的。

怎料Sam另一只手已摸到我的乳房来了,并用他的身子压着我,好让我不能转身任由他继续摸着我圆圆的。

「想摸你好已好久了,今天实在忍不住,一定要好好的摸个够┅┅」我知他一向对我有兴趣,但从来没有像今天那麽大胆地刻意卖弄,可能是因为我的挑逗,他终也忍不住他对我的。

「Sam,不要┅┅这里是公司呀┅┅给人看见可不得了呀!」「怕什麽┅┅我是老板,谁敢说什麽!」Sam一手拉我转身并抱起我坐在写字台上,然后双手便放在我的乳房上搓揉起来。

我还是有点忸怩,但Sam那火热的手在我的身体游荡令我感觉实在很好;一早已有了反应,已沾着我的了。

虽然有点怕日后尴尬,又怕会影响正常工作,但到如今,他的欲火已这麽澎湃,怕现在反抗会开罪他而失了这份工作。

予盾的心结已打开,我开始享受着他的抚摸,放松地把手放在台上支撑着身体,Sam望着我知道我已任由他处置。

竟然那麽大力的捏人家幼嫩的乳头,真粗鲁┅┅他还不断的扭拧着我两颗微突的乳头┅┅「啊!!!!!┅┅轻力点好吗?」

Sam不理会我的要求,一时用手指扭拧我的乳头,一时用掌心磨擦,令我早已突起的乳头变得更突出。

「啊!!!!!!!!┅┅Sam┅┅好舒服呀┅┅不要停呀┅┅」我喜欢被人同时吸啜着我两颗乳头,那种感觉像了似的兴奋。

Sam大力的吸啜着我两颗突突的乳头,同时他掀起我的小短裙,T-back很容易便被他拨开,他用手指撑开我的大,在这种兴奋的状态下也任由他用手指玩弄我的阴核了。

「啊┅┅啊┅┅啊┅┅好┅┅好舒服┅┅Sam┅┅插到最里面啦┅┅」我的从中被Sam的手指慢慢的挤出体外,流满了整片,连人家的短裙都被沾湿了。

「啊┅┅Sam┅┅快给我┅┅受不了呢┅┅啊┅┅」Sam依然不理会我,更用力地啜着我的乳头,他的一只手指在内扭个不停。

他的手指像是越扭越高兴,接着放进两根,两根手指在里扭捏,让我全身像被火烧着一样,不禁提起了一只手,紧抓着Sam的头发,让他的头更贴我的胸脯,好像想将我的乳房全挤进他的口里。

Sam更增加到了三根手指在内扭动,三根手指向不同的方向伸张,好像要把我的张到可能的最大。

我的脑袋已一片空白,刚才的顾虑早已忘得一乾二净,祗知道需要来填补的空虚;我的身子不断摇摆,像有千虫咬着似地痕痒,全身散发着热腾腾的性味,需要的攻陷。

我挺身并伸手拉开他裤子的拉链,早已雄勃勃的立刻弹了出来,我渴求地握着它抚弄,看来Sam也早已按捺不住了,祗是他想享受我欲仙欲死的表情吧了。

我一下子把他的裤子拉下去,Sam也按不住欲火,一下子便朝我大腿中央把整根插进我那湿淋淋的内了。

不知是否Sam的太粗的缘故,他插进来的一下令我的涨得有点痛,身子不其然抽搐了几下,亦随之流得更多┅┅「你不是想要吗?全给你好了。

他用手指猛力地夹着我的乳头,令我的乳头忍受不了那夹着的痛楚,用手想要把他的手指拨开,但他反过来夹得更紧。

「啊┅┅啊┅┅不┅┅噢┅┅快┅┅噢┅┅不┅┅」不知怎的,痛楚竟令我有另一种特别的快感,由之前的疼痛,变作现在的强烈兴奋。

「啊┅┅Sam┅┅不要停┅┅来了┅┅我要┅┅」「噢┅┅噢┅┅小淫娃┅┅流这麽多水!」「嗯┅┅都是你┅┅啊┅┅弄得人家想死呀!」「好┅┅现在就要弄死你!」Sam一口气用极速把往,手指更将我的乳头向外拉扯,不停的扭拧和抽送。

「噢┅┅Sam┅┅太厉害了┅┅受不了呀┅┅」「喜欢吗?我还可以再来呀!」「噢┅┅不┅┅够了┅┅受不了呀┅┅」

」「你喜欢的话,我可以为你流得更多呢?」Sam吻一下我的嘴唇,我闭上眼享受着他的吻和刚才激战后的馀音。

「这就是我说的新绰头了,中心生意不好,你就帮帮忙好吗?」「我当然会帮你,但人呢?」「如果她们不肯穿,就由得她们辞职好了,反正也不是每个也会穿得好看,对吗?」「哦┅┅」「意┅┅这套像是为你而造的,你穿上后实在太美,恐怕没有男人会忍得住。

「Sam,所以你忍了整年,终也忍不住了,是吗?」「意┅┅今晚放工后我们共进晚餐,好吗?」「好。

在Sam的唇上吻了一下便走出房去,他的眼睛还不放过一刻机会浏览我的身体,直到我步出房间为此。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