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外被老外折腾得死去活来的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刚才还看见大长老在自己卧室中,没想到在这又碰到了,源溯也不敢直说是拿忍术秘籍送人,支吾道:「随便看看。

源溯在书架旁走走停停,拿起一个卷轴看看,又放了回去,假装挑选卷轴,其实哪有那么麻烦,随便拿两个就是了,只是为了等大长老忙完先出去而已,免得被他发现。

源溯等得无聊,看着满满两个书架的卷轴,随口问道:「爷爷,不是说曾爷爷当年开发的忍术就有上千种吗?再加上我们族中传承下来的,应该不下一千五百种吧,怎么这里才这么点?你不会藏起来了吧?」

旋即又叹道:「这里共有八百多种忍术,A级和S级秘术共有两百多种,其中一百种是族内传承下来的,剩下的一百多种就是你曾爷爷开发的了,也算是最多的了,族长那边有一百种就算了不起了。

大长老笑道:「那倒没有,你曾爷爷身为火影,为了不使家族利用这件事制造矛盾,便将毕生所开发的术全部封印在一起,交给村子保管,也就是现在的封印之书。

这里的忍术他都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但一些特殊的术这里根本就没有,看样子应该是在封印之书里了,比如说超级的『秽土转生』,再比如说让他垂涎三尺的『飞雷神之术』。

大长老瞟了一眼源溯,提点道:「没什么好可惜的,有得必有失,当了火影,就必然会牺牲一些利益,就像刚才的三代,心里明明希望玖辛奈把事闹大,但嘴上说出来的却是息事宁人的话。

源溯点点头,眼神却无意中瞟见桌子上的一支刻画着无数符咒的苦无,眼睛一亮,这不是『飞雷神之术』的专用苦无么?

可惜大长老的回答让他失望了,很干脆的道:「不会,想学习这个术需要很强的空间天赋,当年你曾爷爷也曾尝试让我修习过,但没能成功。

源溯心中微微失落,若是大长老会这个术,那他也有机会尝试一下,但无鱼虾也好,不由道:「那这把苦无就送给我吧。

源溯嘿嘿一笑,既然大长老不提,那他就当大长老默认了,一坐在大长老的椅子上,仔细端详起来。

只见苦无通体黑色,上面刻满了各种咒印符文,伸出一根手指在刃上轻轻划过,不料手指竟被切开一道小口,忍不住道:「这是什么材料制成的?这么多年了,还这么锋利。

苦无上突然荡起一丝波纹,那波纹也慢慢变成一个圈圈形状,越来越大,吸力也越来越强,不过片刻,便涨到直径一米大小,还不等源溯反应过来,竟直接被吸了进去。

一个大概两百平方大小的异空间,空间之外,便是五光十色的空间乱流,一个透明的薄膜包裹着此空间,挡住空间乱流的进入。

「这难道就是二代的秘密实验室?」源溯心中快速闪过这个结论,又忍不住疑惑道,「只是他是怎么发现这里的?还将这里改造成实验室。

想不通就不想,源溯也就沿着实验室参观起来,不多时,便看见其中一个试验台上空空荡荡,只摆放着一个卷轴和一缕银色头发。

源溯稍一冷静,看看那缕银色头发,再看看手中的卷轴,马上猜出了其中的关键:「难道二代是想让人把他转生出来?」

「这个苦无就是进入这里的钥匙,而且是滴上我的血之后才来到这里,说明二代只想让自己的嫡系子孙进来,而且把他秽土出来,他这是要干什么?」源溯心里思索着,同时又有些犹豫,「不会是夺舍吧?」

源溯犹豫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先不那么着急二代秽土出来,万一搭上了自己的小命可就划不来了,至于秽土转手的卷轴,这个先修习一下也没什么,至于实验室,他又不是二代和大蛇丸那种科研家,还真是用处不大。

看着手中的苦无,尝试着注入一些查克拉,果然,苦无再次荡起一丝空间波纹,有过一次经验后源溯也不再犹豫,马上加大查克拉量,片刻之后又回到了书房。

坐在属于自己的小院的客厅中,源溯正在认真的观看秽土卷轴,这个术他可以不使用,但对术本身的兴趣还是很大的。

想要施展秽土转生,必须满足几个条件:第一,被转身者必须已死,且灵魂没有被封印;第二,必须要有被转生者的DNA;第三,要一个活人作为被转生者的载体,活人越强,被转生者越接近生前的水平;第四,必须知道秽土的术式,也就是咒印符文。

而一施展这个术时又可以分为两种方式,第一种是有意识的束缚,也就是思想还在,但身体却受施术者的控制,第二种是完全抹杀人格,使其成为一个战斗机器。

这个术在原着中是由二代火影开发,大蛇丸让其重见天日,最后由药师兜发场光大,所以源溯手上的术也可以称作是不完善的,还无法做到玩群殴的地步。

而这个术最难能可贵的是,只要满足上述条件,无论是谁都可以施展,并没有实力要求,只是若是实力太差,说不定就会被被转生者挣脱出去,玩火。

源溯这才打量起眼前少女,乌黑的长发像年轻时的纲手一样束成一个高高的马尾,额头上系着木叶护额,面容清纯,一身标准的忍者装紧紧包裹着娇躯,胸前高高耸起。

源溯又拿出给源田准备的两个卷轴丢了过去,说道:「老规矩,拿回去三天时间背下来,然后还回来,不准落于笔墨。

待源田退下,只剩源溯和雨薇二人时,千手雨薇明显显得更加紧张,一双小手都不知放在哪好,只能紧紧捏成拳头。

源溯摇摇头,知道千手雨薇还是紧张,只能慢慢来了,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侍女了,以后我的生活起居就由你来负责,明白吗?」

」千手雨薇心中感叹道,整个卧室被一个落地帘分隔成两个部份,前半部是一个小厅,正中间是一个小几案,旁边摆放着一些书籍,主坐身后则是摆放着一些兵器,两侧的木墙边没有任何家具,空空荡荡。

后半部便是卧室了,正中间是一张大床,横躺下三五人都不显得拥挤,左边木墙则被全部改造成了衣柜,右侧则是一座豪华的盥洗室,与卧室联通,没有丝毫遮挡。

「啊——」千手雨薇被吓了一跳,旋即小脸一红,看着暗道,「雨薇啊雨薇,你以后就要服侍少爷了,怎么一条就把你吓成这样?」

「啊——雨薇,你这是——」走进卧室的源溯开脸惊讶,只见少女红着小红紧紧抓住自己的不放,不假思索的问道。

源溯暗骂自己糊涂,这种话怎么能问出来呢,像玖辛奈那种见惯了阵仗只是没突破最后一步的还好说,看千手雨薇的样子可能连嘴都没跟人亲过,一碰敏感话题就紧张,自己这不是找别扭么?于是只得安慰道:「没关系,起来吧,再说这些事以后都是你的本份。

源溯也没了办法,只肯岔开话题道:「我是想叫你跟我进一躺城,你以后住在我这也就用不着穿这身忍者服了,我带你去买一些衣物。

」源溯心中暗笑,嘴上却道,「没关系,先买上几件,过些日子再量身定做几套,穿出去也不至于辱没了我的名头,这事我说了算,快过来。

」源溯一拍脑门,走到小厅空荡荡的木墙旁边,用手一拉,木墙马上被拉开,又走到另一边同样拉开道,「这两边的墙壁都可以拉开,可以通风透气,也可以欣赏风景,先让你知道。

两侧一打开,阵阵微风袭来,千手雨薇向墙外看去,湖面一望无垠,碧绿的湖水轻轻拍打着壁沿,泛起层层涟漪,远处叠翠的山峰上冒起阵阵炊烟,依稀能见到族人们的身影,忍不住轻声道:「好美。

猿飞日斩正大马金刀的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若从门口看去,端的是一派火影的威严,只是若到近处一看,定会让跌眼镜。

此时猿飞日斩的长裤已被褪下,正高高翘起,不算很长,却极为粗壮,一名身穿和服的美妇衣着整齐的跪在猿飞的两腿之间,一手箍住根部轻轻套动,一手握住肉袋温柔的抚摸着,樱桃小嘴正含着前端,前后动作着。

胯下美妇动作也不再轻柔,小嘴猛吸,开始飞快耸动着脑袋,直到一股股热热的液体射入嘴中才停止动作,将那液体一口咽下,又吸了吸,这才吐出。

转寝小春『噗嗤』一笑,抚媚的看了一眼猿飞日斩,笑道:「你呀,就是心口不一,每次像公狗一样扑过来的时候怎么不说这话,一提起裤子就想起对不起门炎了?」

」转寝小春温柔的擦拭着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门炎早就知道我们的事了,哎,我们这些玩的人,连跟谁都由不得我们说了算。

木叶高层共五人,除了他猿飞日斩,还有火影辅佐志村团藏,三位参谋水户门炎、转寝小春和秋道取风。

五人中,猿飞日斩、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师承初代火影,秋道取风和志村团藏外加宇智波镜师承二代火影,但当时木叶刚刚建立,初代火影哪有时间教导,所以他们三人也是由二代火影一手教导出来的,因此五人也算是同门师兄弟了。

其中,火影辅佐由火影直接任命,因此团藏算是和他一系,而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则是代表着火之国大名的利益,最后的秋道取风则是代表着各大家族的声音。

一国一村,便预示着两个首脑,火影和大名之间必然有着重重矛盾,而最好的润滑剂便是猿飞日斩和转寝小春之间的私情,只有这样,当火影和大名的矛盾不可调和时,双方才有一丝退路。

「嘻嘻,不过话又说回来,门炎现在在前线领军,这仗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呢,我总不能一直独守空房吧。

各国之间花样计谋层出不穷,先行同盟骗得对方信任再偷袭的事也没少做,因此各国这间互不信任,都是凭一已之力独抗四国。

木叶这边,年青的三忍还稍嫌资历不足,而火影身边又不能没有参谋,因此由团藏负责风之国和土之国,门炎负责雷之国,秋道取风负责水之国,转寝小春则陪猿飞日斩留守木叶。

转寝小春又给自己倒上一杯,这才道:「门炎的情况我最了解,这点小担子,压不垮他的,目前已占据了优势,再说了,我的男人怎么可能被这点小担子压垮,团藏那家伙负责两国的战事都没被压垮呢。

明明是自己对不起门炎,但听到小春说出『我的男人』时,猿飞日斩心中还是略微有些不舒服,又一听到小春提起团藏时,才笑道:「你可别小看了团藏那家伙,敢于跟我争夺火影之位的人,可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可能猿飞日斩自己都不知道,由于他刚才不经意的情绪变化,说话间不知不觉的在『跟我争』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转寝小春一愣,不明白猿飞日斩为什么要在这三个字上加重语气,再稍一回想刚才的对话,马上明白过来猿飞日斩这是吃门炎的醋了,突然『咯咯』笑了起来,花枝招展。

猿飞日斩以为转寝小春是说他能夺得火影之位厉害,也没在意,道:「等下那个李瞳就要来了,还是老规矩。

转寝小春一听,马上正容道:「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对一个下忍投入这么大精力,还是一个刚叛变过来的下忍,靠不靠得住还两说呢。

转寝小春回想了一下,道:「雨之国下忍,奉命骚扰我们的补给,被一个中忍小队给擒了回来,坐了三天牢什么话也不说,第四天突然就什么都招了,还愿意叛变雨之国加入我们木叶,这怎么看怎么反常啊,日斩,我劝你还是小心点好。

猿飞日斩一挥手道:「一个下忍翻不起什么浪花,可能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吧,据监视他的暗部说,这两天他在不停的当街杀人,而且事后暗部一查,这些人竟然全是间谍,不仅仅是雨之国的,那四个大国都在其中,你说奇怪不奇怪。

「啊,还有这事?」转寝小春一脸惊讶,不过旋即又怒道,「就算是间谍,也不该当街杀人啊,这样还不得闹得村子人心惶惶吗?再说了,如果他把这些名单贡献出来,我们也好放长线掉大鱼啊,全杀了算怎么回事?他到底有没有脑子?」

猿飞日斩在思索着什么,待转寝小春骂完,才道:「我关心的不是这个,你想一想,我们押送补给的中忍一般都是实力一般般的中忍,他能被这样的人俘虏,如果不是故意的那就说明他的实力确实一般般,可这几天他杀的人里面却不乏精英中忍,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猿飞日斩道:「这只是一种可能,但破绽太大了,而且代价也太大了,为了让他潜入村子,光本国间谍就牺牲十几人,太不合常理了。

「不是间谍?你的意思是他在这短短四天时间里,实力从普通下忍暴涨到精英中忍程度?」小春不确定的道。

猿飞微微一笑,道:「只有这两种可能了,要么他是间谍,而且还是雨之国重要人物,要不然不会牺牲那么多间谍,要么就是他有什么奇遇,所以实力暴涨。

猿飞日斩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所以我才这么重视他,先把他派到战场上去,看看他怎么做就能确定他是不是间谍了,如果真是有奇遇,对木叶来说也算是好事。

门被推开,一个十五六岁的年青人带着一脸猥琐的笑容走了进来,胚声胚气的道:「火影大人,哎呀,火影大人,我一个刚刚加入木叶的新人能受到火影大人的召见,真是三生有幸啊……」

「哎呀,这位就是小春大人吧,哎呀呀,小春大人可真漂亮,又年轻又漂亮,要是和我走在大街上,别人肯定以为是我姐姐呢,要不以后我就叫你小春姐姐吧……」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