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间最疯狂的交换 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一个年轻女子在外无依无靠,自己青梅竹马的师哥突然变成了淫贼,又失去了相依为命的父亲,从前活泼开朗的戚芳就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整日价闷闷不乐。

婚礼上新娘经不住众人好意和不怀好意的反复劝酒,不知不觉多喝了几杯女儿红,两颊飞上了两朵红云,呼吸也急促起来,被丫头扶进了洞房。

这几个不是别人,正是万门八中的大鲁坤,二周圻,五卜垣,六吴坎,七冯坦,八沈城。

其实此刻戚芳头脑昏昏沉沉,知道来人不怀好意,怎奈一则身为新娘不好翻脸,二则酒喝过量有心无力,只好任人摆布。

众人见新娘因为练武而生成的异常诱人身段,都不禁色心大炽,虽然是师父的儿媳,万圭平素又霸道惯了,但这几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加之法不择众,闹洞房又是当地习俗不好深究,故众人今晚均是色胆包天。

大概由于红布掩了一天的缘故,霎时一股特有的幽香扑面而来,分外浓郁,直是芬芳醉人,只见新娘子满面娇羞,一张俏脸儿似桃花似的艳丽无比,红裙下丰满的身躯曲线凹凸有致,高耸的胸脯一起一伏,吐气如兰,把几个色中饿鬼竟看得痴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好几个已发现蠢蠢欲动,有的竟已高高昂起。

还是鲁坤首先发难,他粗鲁地一把抓住新娘丰满的,由于新娘又大又柔软,那十根又粗又黑的手指竟已深深地陷了进去。

那卜垣张开大嘴在新娘脸上啃来啃去,弄得新娘满脸都是臭哄哄的口水;周坼将一张大胡子嘴堵住了新娘的樱桃小口及秀鼻,搞得戚芳没法呼吸,口中塞进了一支又厚又大的舌头,不停地在新娘的檀口中搅来搅去,并不时地发出“好香!”“嗯,真他妈的香”的胡言乱语。

吴坎捏住了戚芳一个饱满的乳房不肯放手;冯坦抱住了戚芳的一条洁白光滑的大腿抚摸不停,并且将鼻子放在新娘红裙下的位置拱来拱去好象狗一样闻个不停;最可怜是小师弟沈城已无处下手,急得团团乱转,最后竟将双手放在戚芳的肉臀上象揉面团一样狠命揉将起来。

虽然她已听说本地有闹洞房的习俗,但绝想不到会野蛮至此,这和*奸有什么区别呢?为了保住自己的贞操,戚芳拼命扭来扭去,但一是众人人多且都是习武之人且武功都在戚芳之上,加之戚芳又多喝了酒,根本就无济于事,反倒是靓女的挣扎更激起了的性欲,众人觉得更加刺激,动作更加粗野不堪,简直就将新娘当作他们的泄欲对象施暴不止。

老大鲁坤是情场老手精于男女之事,但平日多在烟花柳巷中找些风尘女子满足性欲,碰到戚芳这样的尤物又是毕竟不多,当然不肯放过,连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两只巨爪在戚芳衣服外面搓揉半天,突然一把将戚芳衣领扯破,并从开口处用力撕开,只听“嚓”的一声,就将外衣撕了大半块,露出里面的粉红肚兜。

那一对玉乳像一对小西瓜似的就在肚兜下一起一伏,好像随时要喷薄而出,把个鲁坤看得两眼发直,迫不急待地将肚兜一把扯下,于是两只沉甸甸的饱满玉乳倏地一下弹了出来,几乎弹到了鲁坤鼻子上,同时一阵诱人的奶香和馥郁的女人香气扑面而来,厚重得仿佛有形质似的化不开。

同时两只手也闲不住,一手一个抓住两只巨乳死命地揉捏起来,不时地用拇指和食指捻住那两粒鲜红欲滴、大如花生米、艳丽如樱桃的奶头猛搓,只见那两颗奶头在男人的手指刺激下已涨大到了极致,红得看上去几乎要滴出血来,有时竟被男人捏成了两个薄肉片。

那两个肉球也遭到了猛烈袭击,被两只粗大有力的手紧紧握住,十指深陷雪白的乳肉中,一块块的乳肉从手指的夹缝中冒了出来,黝黑的手指和白色的奶肉形成鲜明对比,分外猥亵。

戚芳看着自己从未被男人碰过甚至看都没看到过的乳房被一个几乎是陌生的男人搓圆按扁,伤心的泪珠儿滚落不止,啪嗒啪嗒地打在上。

而这反而更加激起了鲁坤的兽性,竟然用力将满嘴黄牙咬在那稚嫩而涨满的奶头上,猛地向外一拉,活生生地将香奶头扯出了两寸!把个小西瓜似的球形扯成了圆锥形,疼得戚芳“啊”的惨叫了起来。

想到从小被父亲、师兄呵护,如今却落得孤身一人,又遭此厄运,好好一个清白身子被几个淫徒如此羞辱,泪水早把枕头打湿一片。

又想起狱中的狄云,想到这些年来和师兄青梅竹马,早已芳心相许,本想一辈子已有了好归宿,迟早都是他狄云的人。

师哥虽然鲁钝,却是忠厚老实,以前练武时累了,狄云都会递上汗巾让她擦汗,却从来不敢亲自动手给她擦,只是远远地痴痴地瞧着自己傻傻地笑,那时真想把头靠在他在肩膀上啊。

有时对师兄凶一点,撒一点娇,发一点嗔,师兄也总是逆来顺受,不敢有一丝拂逆,总是尽力讨她这个小师妹高兴。

虽然这些日子万圭对自己很好,但在自己心中却还如外人一般,如果不是自己无依无靠,又要在此打探父亲的去向的话……唉,其实我心里还是只有大师哥啊。

沿着走廊一直往前走,只见廊间雕梁画栋,四处楼宇众多,皆是青砖红瓦,掩映在一丛丛花林中,红绿相间,霎是好看。

自从家中突逢变故,戚芳的性情就变得有些忧郁了,不似当初那个活泼好动,无忧无虑,动不动爱发娇嗔的少女了。

荆州武林第一大家万氏掌门万震山万老爷子大约六十开外,生得身材魁梧,气宇轩昂,微微有些秃顶,满面红光,显得格外精神。

”没想到平日里一门之主,一本正经的万老爷子,今天怎么变了一个人似的,口中不干不净?戚芳正在纳闷,万震山却已挨着戚芳坐下,道:“昨晚过得还好吧?圭儿对你如何呢?”戚芳道:“爹,您这是什么意思?”万震山皮笑肉不笑地道:“没什么。

……只是我那圭儿这些年来风流惯了,被风月淘空了身子,是不是怠慢你了?”说完,竟伸手毛茸茸的大手来拉戚芳。

……现在你和圭儿成了亲,睡也睡过了,咱们都是一家人了,儿子的东西老子还不能碰么?呸,荒唐!笑话!来,芳儿,咱爷俩也亲热亲热……”说罢又来拉戚芳。

她万万没想到平日里道貌岸然的万震山竟是这样一个无耻的淫贼,简直为老不尊,想对自己的儿媳下手。

”戚芳气极,用拳头用力砸了过去,打在万震山身上却是软绵绵地无一点力道,浑似不会武功之人似的。

戚芳一惊,忙暗运真气,却感到小腹处空空如也,一丝真力也提不起来,莫非着了道儿?戚芳脑中一片茫然。

先是用那肥大而布满老茧的双手隔着衣服一边一个揪住了戚芳的乳房,戚芳回过神来,慌忙用力挣脱,却被万震山的双手如铁箍般钳住了动弹不得,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万震山将自己的衣裳拉开,露出里面水红色鸳鸯戏水图案的肚兜。

只见两座肉山在薄薄一层衣料下面随着戚芳沉重的呼吸上下起伏,中间微微露出一道深陷的雪脯,戚芳口中呼出的香气和从乳沟间溢出的奶香味混合在一起。

万震山的色眼贴在那条乳山深涧上方往下一望,只见左右两座乳峰将中间夹得紧成一线,连根手指插进去都有些费劲。

”一念闪过,遂将一根粗糙的食指从乳沟上方用力插入,乳沟两侧滑腻的乳肉挤开,似果冻般微微晃动,直至全指没入,被两侧乳肉紧紧包裹起来而看不见中间的手指了。

他并不直接进入主题,而在戚芳的肚兜上大肆轻薄了好一阵,才猛然发作,一把扯下肚兜,只见两个白鸽子般饱满磁实的乳房“忽”的一下,已违逆戚芳的意志迫不急待地跳了出来,被万震山抓了个措手不及。

由于常年练功,戚芳的双乳弹性极佳,胀扑扑如吹足了气的两个大皮球,几乎要将深陷进乳肉的手指弹回去。

在清晨的微风中,两只美乳在老淫贼的大手中不停晃动,散发出一阵阵淫糜的香气,柔嫩的奶肌四处滑动,似是要逃离淫棍的魔掌。

万震山张开臭嘴,用又黑又脏的牙齿用力咬住了戚芳的左边奶头,死命地往外扯,把个奶头扯得老长,奶包子也变成了纺缍形;又突然一松口,使奶头“啪”地一声弹回,惊得那“噗噜噜”地上下跳动不止。

同时,万震山肥厚的舌头反复在两座圣洁的雪山上流连,留下一滩咸湿而粘稠的口水,发出浓烈的口臭味和腥味,中人欲呕。

万震山一边咬着左边的奶头不放,一边用双手捏住戚芳的右边乳房(她的大到要两只手掌合围才能完全掌握),将两只虎口相对往里用力急收,只见虎口上方的奶肉如白花花的喷泉般立刻向上涌起,比刚才又胀大了许多,如波涛般晃动不止。

万震山还不过瘾,铁钳般的两手又加了不少力道,象挤母牛的奶般狠狠地挤着戚芳的右乳,只见那只白雪粉嫩的被越捏越红,颜色越来越越深,直到形成一个血红色的肉葫芦,竟似血马上会喷出来似的。

可是万老淫贼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情,张口含住那充血到了极点的奶头狂吮不止,看来是要吸出奶水才罢休。

为防戚芳反抗,他干脆将她两手反扭,使其手肘双双脱臼,可怜好一个玉人儿疼得大叫一声,立时花容失色,珠泪双垂。

老淫贼那还顾得了许多,大手顺着戚芳的乳峰,滑过平滑的小腹,摸到了那高高凸起的肉馒头上,俯身用嘴感受着媳妇阴阜的柔软和弹性,闻着从儿媳神秘的传来的女人香,才闻了几闻,早已怒胀挺举。

”一边褪下裤子,拉下戚芳的,将烧火棍一般又粗又热的大用力顶开那两瓣沾露含香的肉唇,直抵花蕊。

万震山虽已年老,却是老而弥坚,大在戚芳的里左冲右突,将戚芳稚嫩的壁擦得生疼,一会儿竟被蹭出血来,洇红了身下的草地。

正面插了半个时辰,那老贼腰都有些酸了,又将戚芳提起,命她双手按在石凳之上,自已从后面插入。

这样插入比下面似乎还要深些,老贼发了狠,根根着肉,枪枪刺中花心,一条又黑又硬的肉枪只杀得戚芳芳魂无主,四溅,长发甩动,嘴里无法控制地发出咿咿呀呀地声,不知是哭是爽。

万老贼那管戚芳死活,双手握紧肉球借力,对准儿媳那就是一阵乱捣,只见、血水四溅,肉枪大开大阖,发出“梆梆”巨响,伴着戚芳哀号阵阵,珠泪乱滚。

老淫贼满意地拔出了乌黑的肉枪,上面满是红白的及血水,在阳光下显得油光水滑,似乎是被戚芳年轻而富含蛋白质的蜜汁浸泡久了的缘故。

得意之际,又将那蒲扇般大小的手掌狠狠地挥下,只听啪地一声脆响,竟大力拍在戚芳丰满的雪臀之上,打得那雪肌如受惊的小白兔般弹跳起来,立时如胭脂般红了一。

女人的味夹着园子里的青草味儿随风而飘,闻上去有些怪怪的……过了好半晌,戚芳才停止哭泣,默默穿好衣服,缓缓离开,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恍如恶梦。

时间一长,风流成性的万圭就对她失去了“性”趣,把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冷落在家里,自己又开始在外拈花惹草。

一有机会,便将戚芳搂在怀中又啃又咬,有时大白天就扒掉她的大干一场,每次都要让戚芳泄上两、三次,把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干得浑身酸痛,水流成河。

其中一人生得面黄体瘦,尖嘴猴腮,左脸上一颗黑痣上长着几根长毛,看上去说不出的猥琐,正是万震山的六吴坎;另一人生得较为黑胖,满脸络腮胡须,小眼塌鼻,甚是丑陋,是七冯坦。

鹅蛋脸,杨柳眉,双眼如两汪秋水,脉脉含情;小巧挺拔的秀鼻,两瓣石榴般艳红而薄薄的唇,如鲜花般含苞待放,未启齿已闻三分香;嫩白的脖颈,似天鹅般优雅动人,让人有咬上一口的冲动;双肩如削,楚楚动人,以下却是两座奇峰怒耸,砌霜堆雪一般拔地而起,颤微微地,峰顶各有一颗红樱桃,饱满多汁,正如唐人诗中“新剥鸡头”是也,诱人至极。

两人色眼在那小巧可爱的肚脐眼上停留片刻,又往美人的看去:只见两条修长的大腿没有一丝赘肉,在灯光下折射出健康皮肤的光泽;骨盆肥满,显然日后多于生育;盆骨中间黑亮的毛发全部打湿了,乖乖地分在两旁,稍稍露出那一道水红色的肉缝儿。

戚芳尚未生育,加上“天生一个仙人洞”,本就是令男人欣赏享用的绝代尤物,下身的风流孔儿就算被操千百遍后还是一样美丽,更何况自从入万府后,她被人干的时候还不算多。

吴坎向冯坦使了个眼色,冯坦会意,从身上摸出一个小竹管,从窗户的小洞处轻轻朝里吹气,脸上露出迫不急待的神情。

这是吴坎从下三滥的江湖术士手中买来的“失魂酥骨散”,无毒,却可以使人三个时辰内四肢失去行动之能,但其他感官却保持正常。

自己使出一招“万井人猪灭”,长剑从右向左下猛砍,师兄忽地跃起,躲过剑招,一招“人现葵花落”,长剑衔于口中,自上而下双掌合击自己太阳穴。

”说罢,从后面搂住美人,那双精瘦但骨节粗大的手紧紧地抓住高挺双峰,感受着双乳良好的弹性。

时而将两座肉山朝内夹紧,将乳沟挤成一条线;时而以两个奶头为圆心,分别做着圆周运动;时而将两手往回收,将乳房压成两个圆大的肉饼。

在两人的粗暴蹂躏下,戚芳的两只美乳已经布满了道道血红的手指印,衬着周围的雪肤,显得凄美绝伦。

淫贼冯坦玩够了这对大,直接将下面早已竖起的塞进戚芳的下身,就在水中抽送起来,发出“嘭嘭嘭”的巨响,弄得水花四溅。

子在美人沟中肉褶的不断磨擦和两旁软绵绵却富有弹性的蛋的猛夹下,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热。

粗黑有力的肉枪在沟里滑动了一袋烟工夫,吴坎将身子稍微后撤,扶正肉枪,对准戚芳的菊花蕾刺了进去。

周坼解开了戚芳的穴道,冷冷地道:“弟妹,今天的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就此一笔勾销,否则,我把你今晚的行动说出去的话……嘿嘿,恐怕你的万府少奶奶的地位就不怎么妙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