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大姑娘开了苞,小说 受不了轻点捏揉湿汁液c

整个庄园气势磅礴,造型典雅,主建筑前方,有着一座罗马战神造型喷水池,后方有一处人造森林,林中栖息着许多珍贵野生动物,一踏进去,飞鸟走兽之多,不禁让人叹为观止。

安子浩,作为安氏的继承人在二十七岁便继承家业,在他的领导下,分公司遍及全球每一重要大城市,它的一举一动,足以影响的整个经济。

不过,安子浩虽无情,出手却一点也不无情,正因如此,每年都有多如,过江之鲫的美女围绕在他的周围,奢求能幸运地被安子浩看中,继而捞到下辈子的生活费。

屋外,是碧海蓝天,柔软的沙滩上尊贵的主人们来来往往,尽情享受大自然的美丽,放松身心,宣泄。

有人将肥硕的身躯埋在沙滩椅上,双脚舒服的放在跪着的奴隶椅子上;有人快乐的趴在沙滩上,旁边的奴隶卖力的帮他们。

这座美丽小巧的玻璃屋,是座落在这宜人度假岛上的专业「性服务机构」——「迷人别墅」的一个部门,设置在浅海上。

长得非常漂亮,匀称的五官、高挺的鼻子、柔嫩的嘴唇、浓黑的眉毛……一切都是那么完美,如果非要给她找出一点瑕疵的话,那就是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缺乏了那种充满生机的张力。

安子浩皱了皱眉头,自己一向从来不玩,难道今天企划室长说的「惊喜」就是这个?很少有主人会乐意抱这麽小而且没有发育完全的娃娃,当然少数拥有恶趣味的除外,安子浩确信自己绝对没有这样的趣味。

十分漂亮的主人,他拥有贵族特有的迷人优雅的气质,还有十分动听的声音,不过,宽厚的肩膀给人沈稳有力的感觉,连支撑着洁白下巴的手指都显示出异於常人的强势力量。

尖峰时间的交通量总是比较大,小猫早上站在站牌边和上班族一起等公车,等了半小时一辆公车才姗姗来迟。

陌生男人以两手玩弄她的,把短裙给卷了起来,由于裙子很短,只是稍稍的卷了三公分,那个被乳白色的镂空三角就露了包住的圆滚滚的也马上就露了出来,那里的全貌就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了。

一边,一边扭动着身子,一双粉腿缓缓张开,同时白色中的裂缝也早就流出爱液,之中不断流出的淫液早已黏腻地贴在大腿内侧了。

可是那人的手指一直隔着乳白色镂空丝质那层薄薄的丝缎对着里面的洞穴一来一去的搓弄,还用手指在臀部的裂缝及花瓣突出处给予。

「嗯……好痒喔……都湿透了……」喔……喔唔……「她尽量调整自己的呼吸,不让乘客听到她呼吸急促的声音。

狂把她的短窄迷你裙完全拉上腰际,而且也大胆地张开双腿,主动把那丰满的放置在狂的手掌心,让男人从潮湿的玩弄里面的花瓣。

挖扣了十几下,又把另一只手指也送了进去继续挖掘扣弄,终于在体内发生了爆炸,黏稠的热热蜜汁地喷出,大腿内侧更是被汁液沾得一片黏滑,在激烈的颤抖中喷射在短裙上。

少女纤白的小手抵在男子胸前,娇美的小脸一片绯红,柳眉微蹙,表情既似欢愉又似痛苦,「呃啊……不行……旁边……嗯……有人……」

「怎么?表演不满意麽?」一个不客气的声音打断小猫准备逃走的思绪,小猫转过身,刚刚那个女孩已经离开了。

上头搭配着小而挺的俏鼻、娇而巧的朱唇,细弯的黛眉下是两扇轻垂的浓长睫毛,裸露在柔顺短发下的,是一对形状极为细致的光滑粉耳。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前扣式的短衫,经过刚刚的一坐,衣裳的下摆不知为何勾到胸前的扣子上而整个掀起,正好露出一滑腻又雪白的肌肤。

」她的上绣着她的名字和班级,他端详那张清秀素白的小脸,一双漾着薄薄水雾的圆瞳稍稍惹人爱怜。

「你做什么!放开我!」她一脸害羞,身子不驯的扭动,胸前白嫩的椒乳荡出一波波乳浪,凝白的肌肤染上淡粉。

」说完,他马上低头,准确地吻上她的小嘴,舌头蛮横地侵入嘴内与她的小舌交缠,甚至还不满足地用力吸吮。

他瞳仁一紧,大掌罩上一边软嫩腻滑的圆乳,微眯眼感受掌中沉甸甸的触感,他邪肆一笑,仿若恶魔,「真看不出来,瘦弱的身子竟有如此丰润的胸乳。

苏沐手中的力道加大,大掌像搓揉面团儿一样揉压饱满的雪乳,手指捏起白嫩上的一点红蕊,轻轻的旋弄,很快,那朵娇蕊便坚硬如红豆傲然挺立在雪丘上。

「呵呵……小猫」他低笑,薄唇邪肆的勾着,大掌改而圈住细软的腰肢,另一掌缓缓滑下,凤眸闪过异色,为那软滑柔腻的触感,滑过平坦的小腹,大掌探入腿间凹陷处,伸出长指挤开红肿的花唇,探入她滑嫩紧窒的幽穴,缓缓的。

「你坏蛋……放开我!」她困难地说,她被他挑逗得全身无力,而下身那不断涌出的陌生温热感,也让她因为饥渴而疼痛着。

「放开……我不要这样……这样是不对的……呃……」她的身子如火焚般不停的扭动着,一阵阵的热汁自她的缓缓流出。

让她美丽的大刺刺地呈现在他已因情欲而火红的眼前,看着她不断泌出的汁液,他忍不住低下头,俯在她的前赞叹不已。

被如此亲呢地舔吮着,她只能吟哦出声,全身涨红,体内已燃起巨大的欲火,心里、脑中除了他的抚触外,全然一片空白,直想要他给予一些什麽,可是,她却又说不出来,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麽。

没有稍作停歇,不仅逼出她更多的爱液,也令她几乎浑身瘫软;而她柔嫩的更是娇艳、泛红的绽放在他眼前,他用手拨开层层的花瓣,露出突出的一点,用舌头席卷、压触着她的小核,令她更加的狂浪晕眩,双手激动的紧紧抓住他的头发,双腿更是无力的垂放着。

突然间,她感觉到身子一震,滚烫的热液喷洒到他手上,禁不住一颤,笼罩她的全身,不断的抽搐蠕动.「真是热情的家夥。

这麽快就泄了呢,下次一定不饶你、不许忘了我哦!」耳边还回荡着苏沐温柔的警告,等小猫清醒过来却发现只剩她一人了。

一D班,此刻上演着每天不变的戏码,学生们仍是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情,要说有什麽不同,那就是讲台上喋喋不休讲课的老师换了一个,以及最後排角落的女生不再挺直腰杆看着讲台。

细细观察就会发现,女生似乎不太正常,瘦弱的身子趴在桌上微微的颤抖,裸露在短袖外的素白肌肤染上淡淡的粉色,依稀可见被长发掩盖的小脸一片潮红,薄汗微沁。

她极力想要忽视体内四处颤动的东西,敏感的身子却益发清楚的感觉到,体内的跳蛋仿若有生命般在蜜肆意横行,时而以略粗糙的身子缓缓摩擦的嫩肉,时而快速的上下左右跳动,时而用力撞击她体内敏感的一点。

不断溢出黏腻的汁液,沾湿了身下的,身体深处泛开的麻痒火热空虚感深深折磨着她,她紧皱着一张小脸,呼吸急促,扭动着身子,却是更加深了壁肉与跳蛋的摩擦。

学园高中部教学楼附近的一个小公园,一个小小的角落,由大树,花丛围成的天然的隐蔽空间,略显昏暗。

此刻,如茵的草坪上,少女仰躺着,全身赤裸,纤弱的身子微抖,两条纤细的长腿被两双大掌一左一右掰开,跨开一个不自然的角度,腿间的私密暴露在空气中,湿漉漉呈淡粉色的花唇微微抽搐,中间的小口一张一和,动静之间,溢出晶莹透明的黏液,顺势下滑,消失在白嫩的臀间。

而两个穿着整齐华丽的男子跪坐在那岔开的腿间,视线紧紧锁着微张的粉色小洞,俊美的脸依旧显得冷情淡漠,只是沾染了情欲的凤眸和略微粗重的喘息泄露了他们的线章惹上恶魔II(高H)

原本偏向一边的脑袋迅猛的转向正方,美眸大张,不可置信的看着说话的苏沐,小猫一张本就涨的通红的小脸更是欲滴出血来。

小手颤抖的伸至,再触到自己的花唇时,如触到火一般迅速的弹离,浓浓的羞耻感让她实在无法动手。

大掌无情的大力揉捏着椒乳,完美的胸型被掐成各种形状,乳丘上樱红的乳粒早已高高挺立,两掌动作一致的以食指和拇指拽着一颗乳粒旋弄拉扯。

一双黝黑的手分别用力地挤压着她的丰乳和翘臀,男人的身躯覆盖在她身上不停地律动着,每一次的撞击都顶进花径最深处。

「停、停下来……子浩求你……」她的身体已承受不住连续太多次的,可是覆在她身上的男人似乎不想放过她,抓起她的双腿跨在肩上,然後硬塞入一个枕头在她臀下,好让坚挺更容易插进狭窄。

被称作子浩的男人撞击湿润的花穴,身上的汗水滴落在她雪白的小脸上,男人受地俯下身伸出舌头舔着她脸上的汗,而下身仍是不停地鼓动。

在这寂静无声的夜里,可以清楚地听见肌肤撞击的声音,再加上女人克制不住地娇吟及他的喘气声,使得这房内显得格外暧昧。

突然,他抓下肩上的双腿用力地拉开,双手抓紧她的臀瓣将她拉向他巨大的灼热,一下比一下深入进击,才抽出便又马上刺进去,让女人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

当小猫在迷迷糊糊中醒来时,发觉全身冰冰凉意,惊醒过来时才发觉手脚被固定,不能自由的活动,更可怕的是全身赤裸的被绑在床上。

苏沐看见眼前小猫双腿张开,身体悬空,大腿根部爱的花园里茂盛的草丛中沾着晶萤的露珠闪耀着光亮,就忍不住再度用口凑进去,舌尖舔舐着那香郁的蜜汁,小猫挣扎的样子更加狼狈。

光滑白皙的,曲线玲珑,看在苏沐的眼中,怎麽不无反应,所以苏沐以的眼光,看这条光着身体的美人鱼,独自欣喜,暗中盘算下个步骤如何。

苏沐将小猫欲将闭紧的双腿,又狠狠的张开,再度用唇押进花唇处,用力的吸取晶萤的蜜汁,灵巧的舌尖轻轻滑过花瓣,再回舐弄,再轻探花蕊的根部,弄得小猫全身酥柔发麻更多的蜜汁喷了而出。

两手扳开大腿的苏沐,鼻端先柔柔的顶撞着花瓣,让鼻息微微的凉风掠过火热的根部,舌头数十来回的在花中游溜。

说罢,苏沐的手指左右押在大腿上,花蕊处充血,满溢新鲜的果子,立刻喷出热花蜜,点点滴滴在沾在床单上。

鼻子在小猫新鲜的肉体上嗅着体香,自然反应及羞耻心反射使小猫的全身麻痹,突来的快感,使小猫陶然的阖眼小猫反应是这麽的激烈,使苏沐更加的兴奋,均匀美丽的使苏沐自己的也因之而激昂的飞舞。

苏沐一把抓过小猫纤细的腰肢,不知何时露出裤子外的火热粗长蛮横的顶开她的花唇,挤开层层嫩肉,一插到底,几乎顶到她的子宫口,狠狠地抽出,再狠狠的顶进,巨大的男物把小小的花穴撑到最大。

「呜啊……」她疼的皱紧一张小脸,绯红的脸色瞬间转白,虽然有足够的润滑,但是那昂扬对她来说还是太大太粗了,好像要被撕裂。

「好紧!」嫩肉紧紧包裹着他,像小嘴吸吮着他,把含得更深,一阵阵快慰的战栗窜过他的脊背,这快感让苏沐闷哼一声,挺动窄臀抽送得更快。

「呜……不要……太快了……会裂掉……」瘦小的身子被顶的上下颠簸,她紧紧攀附住他的手臂,苦苦的哀求。

瞪着她红艳的小嘴,凤眸闪过一丝复杂的异色,蓦地,他俯低头,狠狠啃咬她的唇瓣,滑溜的舌尖探入她口中,翻搅吸吮。

昂扬翻搅蜜穴的水声和小腹撞击雪臀的啪嗒声让她眩晕了神智,任由他在口中肆虐,她根本没有任何招架之力。

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迅猛,蓦地,他一个挺身插进她的蜜穴最深处,火热的在她体内吐出灼热的液体。

啵的一声,他抽出深陷秘洞的,将她的腿高高架在肩上,他掐着饱满圆润的雪白臀肉往两边大力掰开,迫不及待的埋入她体内,消失在小小的洞口。

已被开发过的仍然紧窒的难以通行,一抽一送间苏沐留下的浊液被挤出体外,沾湿了她和他的小腹,她体内的紧窒温湿逼的他失控的。

他凤眸微眯,倏地咬着吻上她的红唇,挑起她小巧的舌尖轻咬,吮吸她口中的蜜液,滋味甜美的让他微讶,他扣住她的柔软臀瓣,每次挺进都狠狠擦过她体内的一点。

那温热的蜜液浇在他男性顶端的小孔,让他几乎忍不住射出,他咬咬牙,绷紧窄臀,狠狠捣弄,来来回回几个,他低吼着将热液喷浇在她稚嫩的子宫壁。

失去意识的小猫如破布娃娃般仰躺在床上,身上白嫩的肌肤染上淡粉的色泽,胸前,腰肢,大腿根部是一块块青紫的瘀痕,大腿大张,腿心处的一开一合,如小嘴般吐出浊白的乳液,染得腿窝一片湿淋淋。

第二天阳光射进来时,缓缓张开眼睛的小猫时,窗外小鸟在树枝上吱吱叫着她己分不清楚天晚上是梦幻还是真实,只隐隐感觉到下身的酸痛。

他常常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念头,有时候他要求小猫穿着迷你裙到学校,然後在进教室前没收她、,让她光着去上课,害小猫一整晚死命的夹紧大腿。

更有时候,他拿一种遥控的跳蛋,塞入小猫的身体,规定在上课的时候打开开关,然後他三不五时走到教室的窗口,欣赏小猫的反应!那真是一种酷刑,浑身趐麻发软,又怕被同学发现。

苏沐拿出威士忌,两人浅酌,二人也不知花了多少时间,才结束用餐.饭後两人并没有离开这小小的房间,反而静静的欣赏着音乐。

她的躯体几乎折成两半,双脚屈膝向後仰倒,苏沐缓缓推动腰部,口唇吸着一个乳房,舌尖在乳头上轻舐着,用手摩搓另一个柔软的乳房。

的前端插着子宫,乳房间吸吮的快感,似电流般的游走,她的眉间轻皱目光迷离,发烫的脸庞不断地左右摇摆。

但是男人的技术巧妙,膨涨的轻轻抽出,压在花蕊上部,紧紧地轻搓压揉,弩张的不住地顶着阴核肉头,放肆地撩拨着。

他挺起上半身,再度用力插进,一前一後做抽送动作,一只手轻抚硕大的乳房,另一只手向她的阴核探索。

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麽,只觉得脑中五光十色的散放并裂开,一股来夹着情波爱浪的潮袭卷而来,她的躯体被卷入半空中,瞬间又翻腾跌落,眼前一片空白。

苏沐看见口达到的情形,略为停缓腰部动作,倚她耳边轻轻说道:「小猫…………我会再让你享受一下,这次让我们一起爽。

由於被好朋友橙橙半强迫半引诱的加入剑道社,又由於个人太过於害羞,所以虽已二年级了,尚未取得初段的资格。

对方是老师,自然不好反抗,但如果把他当成男性看待的话,则他是在欺侮自己,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欲火再也压抑不住,这个小猫看起来很老实,又害羞的样子,一定不会对别人说的,不然苏沐不会直接在学校就对她动手动脚了。

藤尾早已克制不了了,强力吸吮着乳头,并用舌头转动着,青春期所散发出来的清香,更刺激他把小猫压在地板上。

小猫因身体被压而不断地扭动,藤尾将小猫正面压着,脸则不断地吸着两边的乳头,并不时用手抓着丰满的乳房。

在练剑时会大量流汗,洗起衣服来相当麻烦,而且来三加集训,内衣裤也所带有限,而且这除了夜与住持是男的以外,全都是女的,身体在剑道服下也不易被看清。

藤尾头从腋下上抬起来,枕在小猫的手臂上,一边用鼻子嗅着清香的发味以外,更轻轻地在其耳畔说道。

「感觉很舒服吧!再大声叫看看!」藤尾抬头往上看,淡淡杂草的山丘上,滑过白色的肌肤,达到形状良好又健康的双乳上,眼光直落下巴。

不久,藤尾乾脆将小猫的双腿抱起,并用手指去扳开巨大水蜜桃间的,并用舌头去舔那最神秘的部位。

沟是集全身所有味道之大成者,如花蕾般的,配合着小猫天生的异质,感觉特别香馥,但这一切无疑地对藤尾而言,是最佳的兴奋剂。

藤尾用双手的打大姆指扳开,先用舌尖品尝一下味道之後,舌头直向前挤,直到舔到直肠的粘膜为止。

「用力舔,你是想舔手指,还是舔我的呢?」藤尾迅速地用左手解开自己裙子的扣子,他与小猫一样一丝不挂,不断地勃起。

、「用力舔,你是要舔的,还是要我的放入你的呢?我是两样都可以!」藤尾一边说道,在小猫的舌头接触下,勃起的更是硬挺。

小猫也想早点结束这场恶梦,於是脸颊涨得鼓鼓的,再也没有时间去抵抗,於是舌头也激烈地动了起来。

好不容易快感过去了,藤尾用力地喘息着,然後移位,用手指将小猫脸上的涂在小猫的嘴唇上。

夜靠近脸庞地轻轻说道以後,早已将护手拿掉,然後将被压在下面的橙橙的裙子撩了上来,将手伸入一丝不挂的下面。

夜抓住她的双脚,将它们左右拉开,剑道服的下摆也被往上撩起,在张开大的大腿深处是一丛黑色的耻毛。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