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几对夫妻一起旅行换爱 口述那一次愉快的交换夫妇经历x

「立文学园」是一所风评极佳的私立高中,但即使风评再好的学校,仍是有令校方万分头痛的问题学生。

「立文学园」的社团活动是强制参加,却不限制社团的设立,加上陈意欢的身分特殊,学生会不得不通过申请。

「不过怎么也没想到,那位大小姐一转来,就和两大问题人物结成莫逆之交,这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学年第一名的天才少女徐如茵,跟有破坏王之称的方幸乐,再加上来头不小、背景雄厚的千金大小姐陈意欢,怎么看这组合都让人不放心。

而这场学生会长与破坏王的战争,则一路激烈对战到学生会长毕业才落下终幕,而后成为「立文学园」中的一项传说。

「幸好」工作室里,方幸乐双脚高跷在沙发几上,捧着一碗泡面吞食着,眼睛则盯着一旁的电视机,只拨出残渣碎屑般的注意力在另一头巧笑端坐、温婉可人的娇贵身上。

「乐乐,说话不用那么简洁,你是饿死鬼投胎,少吃一下会死吗?」娇贵的做作形象全数破功,可亲的和善美颜速速转换成母夜叉。

两人相识相知多年,她有多清楚方幸乐那惹毛人的能耐,更清楚她有多么恶质嚣张,压根不受任何人影响。

「正午的太阳那么毒,你有病啊?」陈意欢说了也是白说,方幸乐本来就有病!性格恶劣、目中无人就是最大的病症。

「想玩的话叫你老公也帮你搞间工作室,别来我这乱!」股东?死赖活赖地硬是动用关系把钱放到她的户头里,这种人股方式还真是特殊,她是不想浪费时间才不跟她算帐,她最好别太得寸进尺。

」陈意欢无谓耸肩,心知肚明要说服方幸乐这种顽固分子是不可能的任务,唯一可行的就是比她更强势、更自我,更不管他人死活地一意孤行。

一年三班的教室里,讲台上的数学老师正认真地与公式图形奋战着,台下的方幸乐却不知打了第几个呵欠,而且大刺刺地遮也不遮,根本是在挑战台上的老师。

铁网围起来的是四个标准球场,她眼一亮,目光集中在中间球场上的一抹挺拔身影——那个人打得真不错呢!

顾人杰看着她一副理所当然的气壮模样,再看看一旁表情各异不敢上前的师长同学,蓦地明白对面那个突然闯人球场的人是谁。

「方幸乐学妹,你是翘课吗?」这个网球场是专属二年级使用,不管她上什么课,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你认识我?」方幸乐偏了偏头,确定自己不认识对方,不过这种情形很常见,学校里的人几乎都认得她。

顾人杰看着她直率而真诚的坦然模样,对这个让校方及学生会其他成员都相当头痛的问题学生有了新的认知,她似乎与他猜想的有所不同。

「你是教官变装改扮的吗?」死板板的样子比教官或训导主任更夸张,他哪里冒出来的路人甲乙丙丁啊?

她没想到他打得比她在球场外看到的更好,而由他的表情看来,他也没想到自己能够跟她对抗到那么激烈难分的程度。

但这只是首战,起了这个战端后,他们便开始了一连串的比试!各式各项、各种想象得到想象不到的竞赛模式全让他们给用上了,而那男人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地全力以赴,藉胜利来让她「全听他的」!

如果他不是那么讨人厌、那么针对她的话,方幸乐说不定会佩服他,这年头要找到那么多才多艺的人实在不多了。

可是,身为那个「落败者」,她真的只想狠狠踩碎他那无时不刻挂着的温文微笑,狠狠地打击他的自信心!只可惜,她是常输的那个。

正午十二点,方幸乐拎着饭盒走到图书馆侧罕有人迹的矮树丛畔,钻了进去,在密密的树丛与学校的围墙中,有一小方草地,这就是她的私人小天地。

原本她也没想到这里会有这么有趣的地方,可上学期有次翘课四处晃呀晃的来到偏僻的角落,原本想穿过树丛爬墙出校外,没想到墙与树丛间还有这么块空地,从此爱上了这。

「你的道理还真多耶!」不过是个简单的喜好问题,他有必要端出这些大道理来吗?方幸乐一副受不了的模样。

好吧,他没那么差劲嘛!但谁教他不管什么事情都要管,随时随地都要纠正她的行为,觉得她全身上下都充满问题,结果之前的每一次见面,她都忙着在跟他吵架。

」顾人杰的声音带着笑意,看着她难得在自己面前保持心平气和的模样,而不是喳呼着「我一定要赢」之类的奋战宣言。

「我也没想到会跟你一块坐在这啊!」方幸乐也觉得很神奇,可是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她也只有接受。

异常的乎和气氛,却渐渐地不显突兀,两个原本一见面只会针锋相对互放战帖的对手,开始有了另一步的进展。

跟人一直比球到刚刚,穿着运动服的方幸乐拎着便当钻进树丛,才要扬声打招呼,却发现顾人杰靠着外墙,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常听到班上的同学说这位学生会长有多优秀、多俊雅、多好多好,她倒是从没认真思考过;现在这样安安静静地看他,倒觉得这家伙真的是得天独厚。

他的功课不错,听说是学年第一名;他的人缘也不错,很多人喜欢、崇拜他,一堆学姊同学围着他尖叫;他的兴趣广泛,运动全能,这点则是她亲身「领教」过的。

「你打算这样看我直到上课吗?」俊颜笑了开,被打量的人无预警地睁开眼睛,避也不避地对上她的目光。

自从那次之后,两人间开始有种莫名的暧昧情愫逐渐发酵,但方幸乐鸵鸟地不去多想,只知道自己并不讨厌那种感觉,而顾人杰居然也没提,只是一样处处盯着她。

这天放学后,周遭无人的柔道场上,俊美女孩一个侧身,借力地一个漂亮过肩摔,将挺拔男孩摔倒在榻榻米上。

躺在地上的顾人杰眼一眯,腿一绊、手一拉,将因忘形而无防备的她变成和自己相同高度,正好就俯在他身上。

她精神十足的蜜色脸庞跟他的距离不到十公分,顾人杰的眸光转深,就这样直勾勾地打量着她红扑扑的脸颊,没再说话。

最近他总是这样,突然就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看着她,那让她……有点莫名的期待,又有点害怕,可是在期待什么、害怕什么,她却一点也不知道。

方幸乐瞪大眼,没想过两人间会有如此亲密的动作,还来不及反应,一个翻身,顾人杰和她对调了位子。

即使如此,争战却持续进行着,像是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两个人一天不比就浑身不舒服,而这样的对立,在隔一年的运动会上达到高峰。

」徐姗茵在方幸乐身旁坐下,课业学年第一的她,老天爷很公平地没给她任何运动细胞,所以她今天闲得很。

「我看你是想乘机跟学长拚个高下吧?」徐如茵一眼就能看穿方幸乐的真正心思,这两个人爱比也不是新闻了。

枪声一响,她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听不到一旁鼓噪的加油声浪,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以及脑子里那唯一的念头——绝对不能输!

「你都这样了还想比!」瞪她一眼,顾人杰不把她的推拒放在眼底,表情森冷地将她抱到操场内圈的草地上。

他非常生气,气她不懂得照顾自己!看她脚的状况,肯定不是因为方才的不慎跌倒造成,而是一连串比赛下来的肌肉疲劳与拉伤!

「为了这种烂理由就要硬拚?你到底有没有脑子?事情的轻重缓急都不明白吗?还是要让事情变到不可收拾的时候才会觉悟?」一连串的问话,出自头顶冒烟的顾人杰。

一旁的学生纷纷退避,怎么也没想到气质俊雅、风度翩翩、形象绝顶的学生会长,会有气得发飘、破口大骂的一天。

「骗鬼!」她想也不想就轻嗤,他明明很喜欢跟她计较输赢!气愤地瞪他一眼,她站起来想走回班级阵地,脚才一动,却传来一阵剧痛。

」避开她的小腿以及因跌倒扭伤的脚踝,顾人杰牢牢地压住她的双腿,迈开入步,丝毫不理会肩上的人会不会难受。

「你到底要做什么啦?」被他不算温柔地抛在保健室的床上,方幸乐像只刺猬弹坐起来,生气地瞪着顾人杰。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他吻,可是这一个吻却极具侵略性,不像平日的柔情缱缮,而是带着恶意的惩罚,饱含无法压抑的怒气,方幸乐皱眉,不悦地挣扎。

「你说话嘛!」见他仍然板着俊颜,沉默地包扎着她扭伤的脚,方幸乐只觉得被他搞得浑身不自在,口气中不觉地抹上一丝祈求。

「怎样了啦?」方幸乐不懂他眼里的含意,只觉得那样的注视令她心跳加速,整个人变得有些不像自己。

什么?什么跟什么啊?本来不就是比赛吗?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明明就是他起的头,老爱跟她比来比去的啊?现在是在怪她吗?

那个假道学!即使距离那么远,她依然能想象他脸上会有的臭屁模样,端着个好学生的架子训东训西的。

不过她应该感到高兴才对,从今以后,就没有人会管东管西,三不五时就在她面前显灵,硬押着她比赛这、比赛那的,然后在她不小心失手落败后,趾高气昂地要她全听他的。

无意识地折下树枝,心不在焉地扯着上头的叶子,和顾人杰对峙以来的点点滴滴掠过方幸乐脑海,清晰得像是昨天的事。

像是怀疑自己眼睛出了毛病,她再次从头细读,只差没贴在玻璃上来个近距离采察,看他的名字是不是掉到角落去了。

他不是学年第一名吗?不是把考试当吃饭吗?一个老赢她的人怎么可能大考失利?就算是失常,也能捞到间学校吧?

「见鬼了,都八百年前的事了,居然还会梦到!」没好气地坐起身,想起方才的梦境,想起毕业典礼后那句莫名其妙的话,她甩甩头。

将「故人」抛到脑后,方幸乐懒懒地打了个呵欠,起身去小厨房倒了杯汽水再出来,正好看见大门被人由外打开——

「你不知道有种东西叫飞机吗?」西装笔挺,目光湛然,顾人杰慢步入室,不忘打量室内的摆设以及神色不善的女人。

「见到鬼会高兴得起来吗?」方幸乐瞪着他,口气很差,「你来干嘛?没必要为了惹我不高兴,特地跑回显灵吧?」

「我管你回来多久了!」重点是他怎么会突然在自己面前「显灵」!「就算再小,你也不会迷路逛到我家来吧?你到底来干嘛的?」

顾人杰没有回应方幸乐的挑衅,只是偏首打量这间个人风格相当浓厚的工作室,看得出来有她的影子在其中。

」这倒是相当出乎他的意料,本以为她会继续发挥她的强项,在运动场上闯出名号;或者,在帮派份子中杀出条血路。

「你都能当个奸诈狡猾冷血吸金的律师了,为什么我就不能变优雅知性气质娴静的室内设计师?」没好气地瞪着他,方幸乐一往沙发上坐下,省得自己忍不住脚痒踹向他。

每年的二月他都寄来一张列表似的卡片,里头摘要了他所有的生活记事,活像年度计画表,她想不清楚也难。

而且他心里明白,如果她真的不想知道他的消息,大可收到就揉掉,何必拆开,更不用说还大费周章地回信了。

「说真的,你到底是来干嘛的?我跟你没有什么交情好叙旧的,你回也不干我的事,用不着来报到。

」极度不屑的目光瞄向他身上昂贵的手工西装,还有名牌设计的手表、领夹,方幸乐的话根本是由鼻子喷出来的。

「陈意欢没跟你提吗?」顾人杰不动如山,也没对她那嚣张的态度做出以往该有的指正行为,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故意转开头不看向他的她。

想当初,任谁看到她都要怀疑她是不是性别错置的美少年呢!现在是没这个困扰了,她十足十是女人没错。

」十年不见,他倒变了不少,以前那个硬邦邦活像身上印了校规的人是哪去了?「你不是在美国待得好好的,做什么跑回开业?」

原来陈意欢昨天跑来叫她接下的办公室case就是这个男人的!可是他们两个是怎么扯上关系的?他们扯上关系不打紧,干嘛连她也拖下水?她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他,陈意欢这女人分明是在讨皮痛!

」两人交手多次,顾人杰早已明白,要这个恶质女听话,绝对不能使用文明人的方式,最好的办法就是高压逼迫,不管她的意见。

方幸乐脸皮抽动,这个的男人在搞什么?他这算是询问她的意见吗?看来这几年他在美国过得太美好了,才会被惯成不懂得尊重女人的沙猪一只!

「你莫名其妙突然跑到我面前,然后捉我上车说要去吃饭,怎么,我跟你很熟吗?还是你跟我约好了?」

「哦?分开十年,你开始学会文明人的做法了?知道要做什么事前要先征询对方的意见啊?」拉开犹粘在自己脚边的球鞋,他挑了挑眉。

「我在想,你难道真的一点也不想再见到我?」先前的笑容消失无踪,他深沉的眼认真地凝望着她,不放过一丝表情。

不管!打死她也不承认再次见到他、听见他回来的消息,她真的很高兴!不行,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要不然一定会让他拿出来取笑!

「你……」她想要恶狠狠地瞪他,却被他那认真而冷沉的目光给吓得噤口,更不用说那饱含情感的低唤。

见鬼了,他们两个之间哪有什么情咸?就算有也是孽缘一段,她恨不得砍得一干二净,省得让恶梦缠身,哪有什么感情?

低沉的男音近在耳畔,方幸乐讶然回神,发现他们不知何时已经到达「立文」校门口,而那位土匪司机的脸就在距离她不到一个拳头的距离。

「没想到你们两个会一起来,真是太好了!」店老板是个六十来岁的老伯伯,等于是看着他们一路恶斗的证人,再次见面高兴得不得了。

「小丫头啊,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有什么好隐瞒的?怕教官记你过吗?我看你以前也没怕过啊!」老人家脸上的表情有丝不悦了。

「顾人杰,你自己搞出来的飞机自己解决!」方幸乐无端被冤枉,呕到极点,头一转瞪向对面无事般吃着饭菜的罪魁祸首!「你还吃?快点跟王伯解释啦!明明就是你随口乱讲的,偏偏把帐算在我身上。

「吃!怎么不吃?」毕业后她常常跑回来吃好料的,一直到工作室成立,实在是太远了才没再来过,王伯的手艺真的赞到没话说。

「谁跟你是自己人啊?」她真的好困惑,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为什么她这个当事人一点感觉也没有?

「我看你八成想藉这机会砸我招牌,坏我声誉,断我后路,找我麻烦!」没错,这才是他们之间最有可能发生的剧情。

顾人杰微微挑眉,停下进食动作,闲适地看向她的一脸激昂,凉凉发问:「你有招牌让我砸吗?」她自己大概就不够砸了吧?

「不管你是基于什么理由找我,我必须很诚实地跟你说,办公室空间规画向来不是我擅长的,所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还是找别人吧!」

」方幸乐淡哼轻嗤,没忘了那天顾人杰的回答有多爽快,活像他根本就没打算要找她设计,不过是礼貌性的询问而已,她不答应最好。

算了,反正她也不想再见到那个「顾人怨」,他不找她最好!她乐得清闲,也不会老被他的长篇大论、三规六条九矩的烦死!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