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给我添下面自述 宝贝坐上来好紧动一动

若是贵为帝王,富有四海,何令不从,何求不遂!假如商惑妲己,周爱褒姒,汉嬖飞燕,唐溺杨妃,他所宠者,止于-个,尚且小则政乱民荒,大则丧身。

如今说这金海陵,乃是大金国一朝聪明天子,只为贪淫无道,蔑理败伦,坐了十二年宝位,改了三个年号。

初熙宗以太祖嫡孙嗣位,海陵念其父辽王,本是长子,己亦是太祖嫡孙,合当有天下之分,遂怀觊觎,专务立威以压服人心,后竟弑熙宗而篡其位。

与秘书监萧裕密谋,裕倾险巧诈、因构致太傅宗本、秉德等反状,海陵杀秉德、宗懿及太宗子孙七十余人,秦王宗翰子孙三十余人。

又广求美色,不论同姓异姓,名份尊卑及有夫无夫,但心中所好,百计求淫,多有封为妃嫔者,诸姑名号,共有十二位;昭仪至充媛九位,婕妤、美人、才人三位,殿直最下,其他不可举数。

一木之费,至二千万;牵一车之力,至五百人;宫殿之饰,遍傅黄金,而后绚以五彩,金屑飞空如落雪,一殿之费,以亿万计。

初未嫁时,见其父没里野,修合美女颤声娇、金枪不倒丹、硫磺箍、如意带等,不知其何所用,乃窃以问侍婢阿喜留可道:「此何物?何所用?而郎罢丹急急治之。

」阿里虎道:「交合有何妙处而人为之?」阿喜留可道:「初试之时,亦觉难当,试再试三,便觉畅美。

」阿里虎闻其言,晒笑不已,情若有不禁者,问道:「尔从何处得知如此?」阿喜留可笑道:「奴奴曾尝此味来。

于是托人达突葛速,欲娶之,突葛速不从,海陵故意扬言突葛速有新台之行,欲突葛速避嫌而出之,突葛速知海陵之意,只不放出。

而虞阿里虎之沮己,乃高张灯烛,令室中辉煌如昼,自传淫药,与阿里虎及诸侍嫔裸逐而淫,以动重节。

忽闻阿里虎床复有声,欲再起窥之,头岑岑不止,倚枕听之,又闻有击户声,重节不应,击声甚急,重节问为谁,海陵捏作侍嫔取灯声,以促其开。

」阿里虎惊问道:「新人为谁?几时娶人宫中?」侍嫔答道:「帝幸阿虎重节于昭华宫,娘娘因何不知?」阿里虎面皮紫涨,怒发如火,捶胸跌脚诟詈重节。

」阿里虎道:「彼父已死,我身再醮,恩义久绝,我怕谁笑话!我誓与不与此淫种俱生,帝亦奈我何哉!」侍嫔道:「重节少艾,帝得之,胜百斛明珠。

见重节方理妆,一嫔捧凤钗于侧,遂向前批其颊,骂道:「老汉不仁不义,不顾情分,贪图淫乐,固为可恨!汝小小年纪,又是我亲生儿女,也不顾廉耻,便与老汉苟合,岂是有人心的!」重节亦怒,骂道:「老贱不知礼仪,不识羞耻,明烛张灯与诸嫔裸裎夺汉,求快于心。

我因来朝,踏此淫网,求生不得生,求死不得死,正怨你这老践,只图利己不怕害人,造下这无边恶孽,如何反来打我?」两下言语,不让-句,扭做一团,结做一块。

顷之,海陵来,见重节面带忧容,两颊泪痕犹湿,便促膝近前偎其脸问道:「汝有恁事,如此烦恼?」重节沉吟不答。

弥勒正在房中,忘记上了门闩,恰好哈密都卢闯进房来,弥勒忙忙叫他回去,说娘要来看添汤,那哈密都卢见弥勒雪白的身子在浴盆中,有如玉柱一般,欢喜得了不得,偏要共盆,弥勒苦不肯容。

」叹息未毕,又闻得『穴↑卒↓』『穴↑卒↓』似有人行,定睛一看,只见弥勒『足禹』『足禹』凉凉,缓步至床前矣。

迪辇阿不惊问:「贵人何所见而来?」弥勒道:「闻歌声而来,官人岂年高耳聋乎?」迪辇阿不道:「歌声聒耳,下官正无以自明,贵人何不安寝?」弥勒道:「我不解歌,欲求官人解一个明白。

」迪辇阿不遂将歌词四句,逐一分析讲解,弥勒不觉面赤耳热,偎着迪辇阿不道:「山歌原来如此,官人岂无意乎?」迪辇阿不跪于床前道:「下官心非木石;岂能无情,但惧主上闻知,取罪不小。

」弥勒便搂抱他起来,说道:「我和官人是至亲瓜葛,不比别人,到主上跟前,我自有道理支吾,不必惧怕。

」海陵叱问:「哈密都卢何在?」弥勒道:「死已久矣!」海陵道:「哈密都卢死时几岁?」弥勒道:「方十六岁。

」海陵怒道:「十六岁小孩童岂能巨创汝耶?」弥勒泣告道:「贱妾死罪,实与迪辇阿不无干。海陵笑道:「我知道了,是必哈密都卢取汝元红,迪辇阿不乘机入彀也。

偶于帘子下,瞧见定哥美貌,不觉魄散魂飞,痴呆了半晌,自思道:「世上如何有这等一个美妇人,倒落在别人手里,岂不可惜!」便暗暗着人打听是谁家宅眷。

海陵就思量一个计策,差人去寻着乌带家中时常走动的一个女待诏,叫他到家里来,与自己篦了头,赏他十两银子。

若可作的,小妇人尽心竭力去做就是,怎敢望这许多赏赐!」海陵笑道:「你不肯收我银子,就是不肯替我尽心竭力做了,你若肯为我做事,日后我还有抬举你处。

」女待诏道:「不知要妇人做恁么事?」海陵道:「大街南首高门楼内,是乌带节度使衙内么?」女待诏答道:「是节度使衙。

」海陵道:「他家有一个丫环叫做贵哥,你认得否?」女待诏道:「`这个是夫人得意的侍婢,与小人极是相好,背地里常常与小妇人东西,照顾着小妇人。

「女待诏道:」「既然一些没相干,要小妇人去对他说恁么话?」海陵道:「我有宝环一双,珠钏一对,央你转送与贵哥,说是我送与他的,你肯拿去么?」女待诏道:「拿便小妇人拿去。

叫小妇人如何答应?」海陵道:「你说得有理,难道叫他猜哑谜不成!我说与你听,须要替我用心委曲,不可误事。

妇人如何去做得!」海陵怒道:「你这老虔婆,敢说三个不去么!我目下就断送你这老猪狗!」只这一句,吓得女待诏毛发都竖了,抖作一团,道:「妇人不说不去,只说这件事必须从容缓款,性急不得,怎么老爷就发起恼来。

贵哥问道:「今日有何事,来得恁早?」女待诏道:「有一个亲眷为些小官事,有两件好首饰,托我来府中变卖些银两,是以早来。

」贵哥舔『舌炎』道:「我只说几贯钱的东西,我便兑得起;若说这许多银子,莫说我没有,就是我夫人一时间也拿不出来,只好看看罢。

「贵哥道:」你今日是风了,你在府中走动多年,那一日不说几句话,怎么今日说话我就恼你怪你不成!你说!你说!「女待诏道:」这环儿是一个人央我送你的,不要你的银子,还有一个珠钏在此。

再不曾出门去,又不曾与恁人相熟,为何有人送这几千两银子的首饰与我?想是那个要央人做前程,你婆子在外边指着我老爷的名头,说骗他这些首饰,今日露出马脚,恐怕我老爷知道,你故此早来府中说这话骗我。

「女待诏道:」这宝环珠钏不是别人送你的,是那辽王宗干第二世子,见做当朝右丞、领行台尚书省事,完颜迪古老爷央我送来与你的。

「贵哥道:」这倒稀奇了,他虽然与我老爷往来,不过是人情体面上走动,既非府中族分亲戚,又非通家兄弟,并不曾有杯酌往来。

若说起我,一面也不曾相见,他如何肯送我这许多首饰?「女待诏道:」说来果忒稀奇,忒好笑,我若不说,便不是受人之托,终人之事。

「女待诏才定了喘息,低了声音,附着贵哥耳朵说道:」数日前,完颜右丞在街上过,恰好你家夫人立在帘子下面,被他瞧见了,他思量要与你夫人会一会,没有进身的路头,打听得只有你在夫人跟前说得一句话。

故此央我拿这宝环珠钏送与你,要你做个针儿将线引,你说稀奇也不稀奇,好笑也不好笑!「贵哥道:」癞虾蟆躲在阴洞里,只望天鹅肉吃,忒差做梦了!夫人好不兜搭性子,侍婢们谁敢在他踉前道个不字!莫说眼生面不熟的人要见他,就是我老爷与他做了这几年夫妻,他若不喜欢时,等闲不许他近身,怎么完颜右丞做这个大春梦来!「女待诏道:」依你这般说,大事成不得了。

便对女待诏道:」你是老人家,积年做马泊六的主子,又不是少年媳妇不曾经识事的,又不是头生儿,为何这般性急?凡事须从长计较,三思而行,世上那有一锹挖个井的道理。

「女待诏道:」不是我性急,你说的话,没有一些口风,叫我如何去回复右丞?不如送还了他这两件首饰,倒得安静!「贵哥道:」说便是这般说,目把这环钏留在我这里,待我慢慢地看觑个方便时节,『足丽』探一个消息回话你。

若得有一线的门路,我便将这物件送了夫人,你对右丞说,另拿两件送我,何如?「女待诏道:」这个使得,只是你须要小心在意紧差紧做,不可丢得冰洋了。

贵哥也上前去,站在那里,细细地瞧他的面庞,果是生得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只是眉目之间觉道有些不快活的意思。

淡淡的说道:「夫人独自一个人看月,也觉得凄凉,何不接老爷进来,杯酒交欢,同坐一看,更热闹有趣。

」定哥皱眉答道:「从来说道人月双清,我独自坐在月下,虽是孤另,还不辜负了这好月;若接这腌『月赞』浊物来举杯邀月,可不被嫦娥连我也笑得俗了。

」贵哥道:「夫人在上,小妮子蒙恩抬举,却不晓得怎么样的人叫做趣人?怎么样的叫做俗人?」定哥笑道:「你是也不晓得,我说与听。

定哥哈哈的笑了声道:「这妮子倒说得有趣,世人妇人只有一个丈夫,那有两个的理,这就是不正气的勾当了。

」贵哥带笑说道:「若是夫人包得小妮子嫁得个趣丈夫,又去偷什么情!倘或像了夫人今日眼前人不中意,讨不快活吃,不如背地里另寻一个清雅人物,知轻识重的,与他悄地往来,也晓得人道之乐。

终不然人生一世,草生一秋,就只管这般闷昏昏过日子不成!那见得那正气不的,就举了节妇,名标青史!」定哥半晌不语,方才道:「妮子禁口,勿得胡言,恐有人听得,不当稳便。

「定哥道:」你方才所言,我并非不知,只是我如今好似笼中之鸟,就有此心,眼前也没一个中得我意的人,空费一番神思了。

「贵哥道:」夫人若果有得意的人,小妮子便做个红娘,替夫人传书递柬,怎么夫人说没人敢去!「定哥又迷迷的笑一声,不答应他。

贵哥转身就走,定哥叫住他道:」你往那里去?莫不是你见我不答应,心下着了忙么?我不是不答应,只笑你这小妮子说话倒风得有趣。

「贵哥也不回言,忙忙的走回房中,拿了宝环珠钏递与定哥道:」夫人,这两件首饰好做得人家的聘礼么?「定哥拿在手中看了一回道:」这东西那里来的?果是好得紧!随你恁么人家下聘,也没有这等好首饰盘,除非是皇亲国戚、驸马公侯人家,才拿得这祥东西出来。

「定哥笑道:」你这妮子,真个害风了,我无男无女,又没姑娘小叔,女待诏来替那个做媒?「贵哥道:」他也不说男说女,也不说姑娘小叔,他说的媒远不远千里,近只在目前。

「贵哥道:」使女们如何有福消受这件,只除是天上仙姬,瑶台玉女,像得夫人这般人物,才有福受用他。

「定哥笑道:」据你这般说,我如今另寻一个头路,去做新媳妇,作兴女待诏做个媒人,你这妮子做个从嫁罢。

「定哥又嘻嘻地笑了口声,把贵哥打一掌道:」我一向好看你,你今日真真害风,说出许多风话来,倘若被人听见,岂不连我也没了体面。

「定哥柳眉倒竖,星眼圆睁,勃然怒道:」我是二品夫人,不是小户人家孤孀瘘妇,他怎敢小觑我,把这样没根蒂的话来奚落我,明日对老爷说,差人去拿他来拷打一番,也出这一口气。

」定哥一向是喜欢贵哥的,大凡有事发怒,见了贵哥就解散了,何况他今日自家的言语唐突,怎肯与他计较。

贵哥道:「几日前头,有一个尚书右丞打从俺门首经过,瞧见夫人立在帘子下面,生得娇娆美艳如毛嫱飞燕一般,他那一点魂灵儿就掉在夫人身上,归家去整整欣昏迷痴想了两日。

「贵哥哈哈的笑道:」从来相面的先生,与人对坐着半日,从头看到脚下,又相手摸腰,还只知面不知心。

夫人略瞧右丞一瞧,连心都瞧见了,岂不是两心相照!「定哥道:」丫头莫要嚷,我且问你,那女待诏怎么样对你说,你怎么样回话那女待诏?「贵哥道:」那女待诏是个老作家,恐怕一句话说出来惹是非到了身上,便伸移吐出,团团圈圈,远远地说将来。

我说:「老婆子,你不消多说了,以定是有那个人儿看上了我家夫人你思量做个马百六,何苦扯扯拽拽,排布这个大套了。

我是天生天化,踏着尾巴头便动的,那个和你这老虔婆取笑!『那女待诏道:「好姐姐,你不须发恼,我不过是趁口取笑你,难道你这般决烈索性的姐姐,身边就肯添个影人儿。

『那女待诏又道:「我特特为着夫人来,被你抢白这一顿,怎么教我就去了,你且把夫人平日的性格说说我听。

』小妮子便道:」若问别样心事,我实实不曾晓得,若说我夫人正色治家,严肃待众,见我们一些笑容也是没有的,谁敢在他跟前把身子侧立立儿!『那女待诏道:「若依这般说,就恭喜贺喜我这马百六稳稳地做成了。

』小妮子道:」相书上那一本有如此说话?『他道:「俗话说得好,嘻嘻哈哈,不要惹他;脸儿狠狠,一问就肯。

到次日清晨,定哥在妆阁梳裹,贵哥站在那里伏侍他,看见他眉目欣欣,比每日欢喜得不了,便从傍插一嘴遣:「夫人今日何不着人去叫那虔婆来,打他一顿。

」贵哥又悄悄道:大凡做事,只该一促一成,倘或夜长梦多,这样一个标致人物,被人搂上了,那时便迟了。

小妮子又要溺尿,掰不得夫人的脚,待这标致人来替夫人掰一掰,也强如冬天用汤婆子,夏天用竹夫人。

定哥道:「这丫头多嘴,我不要你管!」贵哥道:「小妮子蒙夫人抬举,故替夫人担忧,怎么说个管着夫人。

」定哥也不答应他的说话,向身边钞袋内摸出十两一锭的银子,递与贵哥道:「我把这银子赏赐你,拿去打一双镯儿戴在臂膊上,也是伏侍我一场恩念,你不可与众人知道。

」贵哥叩头接了银子,对定哥道:「一丝为定,万金不移,夫人既酬谢了媒婆,媒婆却着人去寻女待诏,约那人晚上到府中来。

」定哥掩口胡卢道:「黄花女儿做媒,自身难保,世间那有未出嫁的媒婆。贵哥道:「虔婆也是女儿身,难道女儿就做不得虔婆?」定哥又笑道:「你说话真个乖巧好笑。

」贵哥道:「别的事怕羞,这事儿只有小妮子、女待诏知道,怕什么羞,俗语道得好:羞一羞,抽一抽;羞两羞,抽两抽;只顾羞,只顾抽;若不羞,便不抽。

」两个一递-句,说得梳妆事毕,贵哥便走到厅上,分付当值的去叫女待诏来,夫人要篦头绞面,当值的道:「夫人不出去烧香、赴筵席,为何要绞面?」贵哥道:「夫人面上的毛可是养得长的,你休多管闲事。

女待诏到得妆阁上头,便打开家伙包儿,把篦箕一个个摆列在桌子上,恰是一个大梳、-个通梳、一个掠儿、四个篦箕,又有剔子、剔帚,一双簪子,共是十一件家伙。

才把定哥头发放散了,用手去前前后后、左边右边蒲睃摸索,捏了-遍,才把篦箕篦上两三篦箕,贵哥在傍把嘴一努,那女待诏便知其意,顺口开科说道:」夫人,头垢气色及时,主有喜事临身。

「定哥道:」朝廷没有覃恩,我又不讨封赠,有恁么非常的喜事?「女待诏道:」该有个得活宝的喜气。

你这姐姐只好躲在夫人跟前拆白道绿,喝五吆三,那曾见稀奇的活宝来!定哥心中虽是热燥得紧,只是口里说不出来。

贵哥又问女待诏道:「你今日来篦头,还是来献宝?」定哥便把女待诏推了一推道:「小妮子多嘴饶舌,你莫听他。

这个月那一日,夫人立在朱帘下边瞧着那往来的人,恰好说的那人打从府门过,看见夫人容貌便叹道:」天下怎么有这等一个美人,倒被别人娶了去,岂不是我没福!『「定哥笑道:」这不是那人没福。

「贵哥道:」怎么是你没福?「女待诏道:」若是夫人不曾出阁,我去对那人说,做上一头媒,岂不撰那人百十两媒钱!「贵哥道:」夫人倒肯作成你撰百十两银子,只怕那人没福受享着夫人。

「女待诏道:」夫人干净识得人,只是那人情重,眼睛里不轻易看上一个人,夫人如何没福!「一边说,一边篦头。

这定哥欢天喜地,开箱子取出一套好衣服、十两雪花银赏与女待诏,道:」婆子今日篦得头好,权赏你这些东西,后还要重重酬你。

「女待诏千恩万谢收藏过了,才附着定哥耳朵说道:」请问夫人,还是婆子今日去约那人来,还是明日去约他?「定哥面皮通红,答应不出。

况且那人数日前就等你的回复,他心里好不着急在那里,你如今忙忙去约他晚上来,他还等不得日落西山,月升东海,怎么说个明日。

「定哥笑道:」痴丫头,你又不曾与那人相处几时,怎么连他的心事先瞧破来?「贵哥道:」小妮子虽然不曾与那人相处,恰似穿铁草鞋走得人的肚子过。

女待诏道:」婆子如今去约那人,夫人把恁么物件为信?「贵哥将定哥一枝凤头金簪拿在手中,递与女待诏。

海陵正坐在书房里面,女待诏便走到那里,朝着海陵道:「老爷恭喜!老爷贺喜!」海陵道:「我托你的事如今已是七八日了,我正在此恼你,你今日来贺恁么喜?」

女待诏道:「老夫人如今不做待诏了,是一个檄定三秦扶炎刘的韩信,临潼斗宝尊周案的子胥,怀揣令旨兵符来救那困围城的烈丈夫,怎么还说个恼字。

」那女待诏把前前后后的话细细陈说了一遍,才向袖中取出那同心结的凤头簪儿,递与海陵道:「这便是皇王令旨、大将兵符,一到即行,不许迟滞!」欢喜得那海陵满身如虫钻虱咬,皮燥骨轻,坐立不牢,道:「这事亏着你了,只是我恁么时候好去,从那一条路入脚?」女待诏道:「黄昏时候老爷把幅巾笼了头,穿上-件缁衣。

」海陵道:「环儿钏子我还有两对,比前日的更好,原留着送夫人的,夫人既收了那两对,我晚上另带这两对去送与他。

定哥满面堆下笑来,叫贵哥送他出门,嘱咐道:「师父早些来!」女待诏一头走,悄悄地对贵哥说:「完颜老爷再三嘱谢你,说晚上另有环儿钏子送你,比前日又好。

这海陵瞒了徒单夫人,一个从人也不带着,独自一个走到女待诏家中,敲门叫道:待诏在否?「只见女待诏提了一盏小灯笼走将出来开门,看见海陵黑『鬼戊』『鬼戊』的独自立在街上,便道:」请进来坐坐去。

「海陵道:」这是什么时候了,还说坐坐!「女待诏道:」譬如他那里还不招架子,怎的这般性急!「海陵笑一声,拽了手就走。

「海陵听了女待诏话,便千揖万揖谢了贵袖子里取出两对环共钏与他,道:」屡劳姐姐费心这物件表寸心,望姐姐勿赚轻薄。

「女待诏从傍撺掇道:老爷仔细看一看,不要错认了,若论这般一个好姐姐,就受老爷这聘礼也不为过。

『,海陵笑道:」原蒙姐姐错爱,才敢唐突,若论小生这般人物,岂不辱没了姐姐!「女待诏道:」老爷不必过谦,姐姐不要害怕;你两个何不吃个合卺杯儿!「海陵道:」婆婆说得极是,只是酒在那里?杯在那里?「女待诏掰着他两个的头道:」好个不聪明的老爷,杯儿就在嘴上,好酒就在嘴里,你两个香喷喷、美甜甜亲-个嘴,就是合卺杯了。

女待诏笑道:」好姐姐,酒便少吃些,莫要贪杯吃醉了撒酒风!「海陵便照女待诏肩上拍了一下道:」老虔婆,一味胡言,全不理论正事。

女待诏坐在傍边,左斟右劝,贵哥捧着酒壶,立在椅子背后看,看他们调情开口,觉得脸上热了又冷,玲了又热。

那女待诏也鼾鼾地睡着不醒,只有贵哥一个,听他们一会,又走起来睃他们一会,耳闻目击这许多侮弄的光景,弄得没情没绪,辗转无聊,眼也合不上。

」贵哥便掌了灯,悄悄地一重重开了门送海陵,海陵走得几步,见侧傍一间厢房净荡荡没有人,便搂住贵哥求欢,贵哥道:「夫人极是疑心重的,我进去得迟,他岂不怪!」海陵道:「你是有功之人,夫人也要酬谢你的,定不作酸。

」定哥道:「你赖到那里去,若是别一个,我实是容不得,他是你引进来的,果然不比我那浊物,如今正要和他来往,难道倒多你不成,只是你日后不要僭我的先头。

一日贵哥回来,看见定哥容颜不似前番愁闷,便问道:「那人是几时来的?」定哥道:「那人何曾肯来,不是跳槽,决是奉命住他方去了。

夜在此想你怨你,你为何今日才回来?」贵哥道:「夫人如何是想我!如何是怨我!」定哥道:「亏你引得那人来,这便是想你;那人如今再不来,这便是怨你。

贵哥立了-会,只得问道:「夫人呼唤小妮子来,毕竟要分付些话,怎的又不开口?」定哥叹口气道:「你去得这几日,我惹下一桩事在这里,要和你商议,故此叫你来。

」贵哥道:「乞儿不过是抄化无赖的人,受了他亏,夫人若肯饶他,便不打紧;若不肯饶他,着当值的送到五城兵马司,打他-顿板子,重重的枷枷,示他两三个月就出气了。

夫人自己不耐烦打他,也不消送官府,只待老爷回来实实的打他几百,赶逐他离了府门就够了,有什么长便短便要计较得。

但不知他是日间闯来的,是夜间闯来的?」定哥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羞惭满面道:「不瞒你说,是夜里进来的。

」定哥也笑道:「他怎的是个啄木鸟?」贵哥道:「小妮子闻得那啄木鸟把尖嘴在那树上画了几画,摇了几摇,那树木里的蠹虫儿自然钻出来等这鸟儿吃。

夫人的房门谨谨拴上的,房中又有侍妾们相伴着,不知这狗才把甚的在夫人门上画得几画,摇得几摇,夫人的房门就自开了。

岂不是个啄木鸟!」定哥笑道:「好姐姐,你又来取笑,我实实你与说,那人许久不来,我心里着实怨他,你又不在家中,没有一个知我心的。

」贵哥道:「萧何律法:私奸也含杖开,夫人这话正合着律法,但凭夫人自家裁处,只怕那虫儿不肯躲,又要钻出来凑着他。

一日乞儿张着眼错把贵哥一把搂住了要亲嘴,被贵哥骂道:「你这狗才,身上惹下了凌迟的罪儿,还不知死活,又来撩我。

我说出来时,只怕你这狗才死无葬身之地!」那乞儿吃了这一场抢白,睹暗对定哥说,才绝了这个念头,再不敢来挑弄贵哥。

」贵哥归,具以海陵言告定哥,定哥笑道:「少时丑恶,事已可耻;今儿女已成立,岂可更为此事,为贻儿女羞。

定哥将行,贵哥为从,小底药师奴谑之曰:「夫人行矣,阎乞儿何以为情?」定哥惧其泄于海陵也,以奴婢十八口赂之,使无言与阎乞儿私事。

后海陵嬖幸愈多,定哥稀得见,一日独居楼上,海陵与他妃同辇从楼下过,定哥望见,号呼求去,诅骂海陵,海陵佯为不闻而去。

一日海陵与石哥坐便殿,召文至前,指石哥问道:「卿还思此人否?」文答道:「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乃讽宰相道:「朕嗣续未广,此党人妇女,有朕中外亲,纳之宫中何如?」徒单贞以告萧裕,萧裕道:「近杀宗室,中外异议纷纭,奈何复为此耶?」徒单贞以其语复海陵。

高师姑道:「陛下尊为天子,嫔御满前,何劳苦至此!」海陵笑逍:「我固以天子为易得耳,此等期会乃可贵也。

海陵闻之,大怒道:「尔爱贵官,有贵如天子者乎?尔爱人才,有才兼文武似我者乎?尔爱娱乐,有丰富伟岸过我者乎?」怒其气咽不能言。

」馀都恚曰:「古真既有貌,陛下何不易其肌肤,作一全人!」海陵道:「我又不是阎罗天子,安能取彼易此!」馀都道:「从今以后,妾不敢复承幸御矣。

主上阳尊九五,杰出大僚,尔何不能当一队,分担雨露,以自快乎!」什古笑道:「主上虽雄,谅不能敌瓦刺哈迷之半,况且后宫森列,何必召妾!」「内哥道:」主上属意尔久矣!若不往,恐上怒不测。

「什古笑道:」陛下既新挑战,妾敢不为应兵!「海陵未尽其势之半,意欲少息,什古抱持道:」陛下可谓善战矣,第恨具少弱耳。

恶其有娠,乃命人煎麝香汤,躬自灌之,且揉拉其腹,辟獭欲全性命,乃乞哀道:「苟得乳娩,当不举以侍陛下。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