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经历6男3女 胯下挺进美妇身体

穷困偏远的小山村,人们终日辛苦地劳作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记得那时我们家唯一的家用电器就是手电筒……可这些都影响不我们小孩子的欢乐,山野里、小河边都有我们欢乐的背影,一大帮孩子聚在一起玩游戏、抓龙虾,好不快活!

我瞇着眼睛看了看窗外,天还灰濛濛没亮呢!我坐起身来,看到床那头已经没人了,我也赶紧爬了起来。

我们家三间半砖半土的破房子,九岁的我和十二岁的姐姐住在一屋,爸爸妈妈住另一屋,中间隔着一间是我们的堂屋,堂屋就是相当於我们的餐厅加客厅。

「天怎么不下雨啊,什么时候到冬天?」我边吃着东西边抱怨着,到学校要过一条河,翻两个山头,十几里路,很是难走,所以每每下大雨、下雪天都不用去上课。

姐姐是村里最漂亮的,皮肤白嫩细腻,身体虽然瘦弱,但小小的臀部却浑圆高耸,闪亮的大眼睛配上长长的睫毛,鹅蛋一样的小脸蛋笑起来还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就是身子瘦弱了一些,纤细的手脚,像是随时要被风吹走了。

我和姐姐慌忙跑到村头,这里有棵大槐树,村里上学的孩子都聚到这里,然后一起走,大人说这样安全。

狗蛋看到姐姐,赶紧跑了过去:「小晴,昨日我抓的龙虾你没烧吗?怎么没让小溪给我送几个?我可馋着呢!」

姐姐跟上兰子、玉翠她们,头都不回的和狗蛋说:「让你吃多了,好欺负人吗?就知道打架斗殴,哼,我才不给你这样的小混混烧龙虾吃呢!」大家一阵大笑。

姐姐说话这么不客气,我都担心死了,幸好狗蛋很少欺负姐姐,可能是狗蛋爹和我爸爸比较要好的关系吧!

一天四节课,下午两点多我们就往家赶了,山路难走,可我们一群小孩子边走边闹很快就到离村不远的小河边了。

过了河,照例我们一群孩子在河边玩上个把小时,女孩子踢沙包,男孩子下河摸龙虾,有时一起捉迷藏。

狗蛋就是个孩子王,大家一般都听她的,他虽然爱欺负大家,但是个热心肠,要是村里孩子被外村的欺负,他就是头破血流也要找回场子!

「怎么可能,狗蛋说他舅爷家的瓜棚谁都不能去,要是丢了东西就会揍我们呢!」我摇了摇头:「我们回去吧,你哥和柱子他们会找到他们的。

「狗蛋爹不是我爸爸的好朋友吗?爸爸在外地干活,狗蛋爹还经常帮我们家干活呢!」我想起狗蛋经常帮我抓龙虾,急忙辩解道。

我抓了个馒头,向村头跑去,还没去到就看见姐姐和狗蛋一前一后的走了回来,不知怎么了,姐姐也是脸蛋红红的,低着头看着脚下慢慢地走着。

妈妈可能真的不喜欢姐姐,姐姐每次犯一点小错误,妈妈都要说上半天,看着姐姐涨红的小脸,我幸灾乐祸的沖着姐姐做鬼脸。

姐姐又把龙虾用盐水煮好,那时都舍不得用油炒,姐姐用碗乘了几个:「你给狗蛋送去吧!」我:「可是……」姐姐白了我一眼:「我知道你想都吃掉,可你还想有下次的话,就赶紧送去,虾可是人家抓的。

姐姐还是比较瞭解我的,我刚回到家,就被姐姐追着问有没有偷吃,我哪里敢承认,心里想着姐姐平时不是很讨厌到处惹事的狗蛋吗,怎么这么想把大龙虾送给他吃呢?可能狗蛋一直对姐姐很照顾吧!

狗蛋一向最在乎姐姐对他的看法:「我有办法,我舅爷那里有大渔网,龙虾算什么,我给你们抓点鱼去。

姐姐对着我说:「他们今天怎么不等我们就走了?现在就我们几个女生和你们几个小孩,万一山上有野兽呢!」

「今天早上狗蛋问我,最近你怎么不理他了,我就编了个瞎话,说你嫌他抓的虾少,所以他刚才忙着回家抓鱼去了,说要到河里那个大塘给我们抓几条大鱼呢!姐,你要谢谢我呢,这下有鱼吃了。

「胡说什么,他欺负你多,还是帮你的多?再说……你先回家吧,我去找老根叔给他说一下,让他来管他的儿子吧!」说完到了村口,姐姐自已向老根叔家走去。

说起老根叔,他虽然偷鸡摸狗,被村里人称作流氓、地痞,但他和我爸爸的关系不错(爸爸没结婚以前和他一样是村里的混混,后来认识了妈妈后才改过自新),爸爸常年在外打工,老根经常帮妈妈干很多家活农活,可是妈妈却很讨厌他,平日都很少理他,只有家忙的时候妈妈才强颜欢笑,待他要好许多。

我离开姐姐,自己向家里走去,到了家里厨房(我们厨房是离三间主房外单独的一间),平日妈妈都这个时候都做好了饭的,今天怎么没动静?妈妈也不知道上哪去了。

看到里面的情况,我惊呆了,是老根叔在妈妈房间里,他在欺负妈妈!妈妈坐在床边,眼中带泪,老根半蹲着抱着妈妈的双腿,妈妈因为天热,一身薄薄的短裤短袖,大半个圆滚的白腿裸露着,被老根抱住在上面不知是亲是咬,弄得唾液横流。

「妹子,我知道我是赖想吃天鹅肉,可我知道阿生当兵时那里受过伤,办事弄不了几分钟,所以我这做兄弟的要来家里家外的帮着点。再说妹子你不也忍得辛苦吗?像上次在玉米地里一样让我亲亲就行,你就别反抗了!」

说着,他把妈妈的短裤拼命往上推,伸着长长的舌头往妈妈大腿根舔着,一只手上举着,隔着衣服摸着妈妈丰满的大乳房,妈妈上衣短袖的扣子被弄掉了一个,露出大半个白兔。

我很担心妈妈,可是我又害怕老根,九岁的我知道妈妈的身体只有爸爸才能摸的,老根却在摸妈妈的咪咪,不过妈妈的咪咪真的好白。

老根听到妈妈的话,停止啃食妈妈的大腿,坐到床沿靠着妈妈,一只手绕过妈妈的背后摸到她半露的酥胸上,开始肆无忌惮地在妈妈揉捏着,嘴唇蹭到妈妈耳根边吹着气:「妹子,给我吧!我知道你也很需要,嫁给阿生之前被多少男人干过,那个老教师干得你很爽吧?我和阿生那时在学校工地干活,都看到你和老教师在那间教室里干。

老根也感觉自己的话好像刺激到妈妈了,赶紧紧紧地抱住妈妈说:「妹子,我知道不是你的错,女人会有很多无奈的时候,我答应过阿生要保守秘密,只要你……你……」

当年在父亲逼她和一个年龄大自己十多岁的教师成亲,可那个老教师是个,给他处了没几天,他的本性就显露了出来,晚上在没人的教室把自己折磨得死去活来。

妈妈不想记住那段回忆,可是那天偏被阿生他们在学校的工人看到了,但也是这样自己认识了阿生,在阿生的猛追下,还有承诺下,离开了老教师。

妈妈又被老根拉坐到他的怀里,眼里噙着泪:「你是个男人的话,就说话算话,说好只是摸摸,你可不要太过份。

老根看到妈妈的样子,更加大胆,又解开妈妈短袖上一个扣子,衣服再也承受不了妈妈丰满的酥胸,两只大白兔一下了出来大半,上面诱人的两点也在领口若隐若现,老根粗糙的手指夹住妈妈嫣红的两点,宽大的手掌把嫩白的乳房挤出各种形状。

看着妈妈惊呆了一样的表情,我的目光赶紧向下移动,原来老根的一个手不知什么时候移到妈妈的腿间,隔着短裤在上面滑来滑去,一根手指挑起短裤裤边裆处的小布,另伸两根手指斜着往那紧要处一勾,妈妈身体一颤:「啊!你……

老根看着醉酒一样的妈妈,两根斜插进裤缝里的手指在妈妈湿滑处又是勾了几下,「啊……混蛋……痒……进去……进去吧……」妈妈已语不成调,勾在老根脖子上的手臂一用力,妈妈竟然主动吻向老根的大嘴,舌头也伸进老根的大嘴里,向里面渡着香甜的津液,老根拼命地吸吮着妈妈的小舌。

「混蛋……痒……痒……」妈妈一边哼,一边扭动着身体,老根滑动在妈妈湿滑屄口的两根手指用力一勾,太滑了,竟毫无阻碍的进去了,「哦……你……

我看得下身涨痛,这时我听到脚步声,回头看是姐姐回来了!我一阵紧张,屋里的情形不知道怎么向姐姐说,於是我赶紧向姐姐走去。

我莫名其妙的走向老根家地里,可走了一会才想起来,不对啊,老根不就在我们家里吗?於是我又返了回去。

「嗯……哦……不要说好只是摸的,呜呜……」妈妈上衣短袖的扣子全被解开了,下身短裤也被半拉着,露出半个雪白的翘臀,一个黑手在上面上下活动,妈妈坐在床头边,和老根拥吻在一起:「呜……真不能这样,像上次在玉米地里一样,你隔着衣服摸摸就行了。

老根哪里舍得放手,继续吻着妈妈,放在妈妈雪臀上的那只手,两手指透过边角在那湿滑滑的、柔软的一片里进进出出。

「啊……那里……」妈妈一阵颤抖,双手抱紧老根的老腰,嘴上吐气如兰,探向老根的大嘴:「那里……哦……深……深一些……」说着,两张嘴探到了一起,舌头纠缠到一起。

看着妈妈躺在床上双手羞涩的拦住双峰,短裤也被褪到腿湾,白色的中间湿滑一片,老根再也忍不住了,飞快地脱掉自己全身的衣服。

妈妈脸色绯红:「老根,你……我们说好的只是……啊,你……天!」当妈妈看到老根腿间那黑粗的一根时,顿时惊呆了:「你……你那里太……太大,我不行……绝对不行……」

」妈妈过了好一会才打开房门,她头发散乱、脸色绯红:「我给你根叔谈点事情,那个……我给你们做饭去啊!」说着慌张的跑进厨房,也不理会后面的老根。

老根看姐姐走了,跟我说道:「你小子,可别偷吃哦!」我听着莫名其妙的话,刚才这个人还在欺负妈妈,我有点害怕,也跑进了厨房。

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半夜敲我家的门,妈妈像是隔着门和那个人说了半天,却一直没开门,后来怎样我就不知道了。

我吓得蒙着头,不敢出声,只听到老根说:「妹子,给哥开开门吧,我媳妇跑城里上班,好久没回来了,可怜可怜我吧,让我摸摸就行。

老根:「阿生还不和我一样村里混混一个,年轻时,我们兄弟没少干坏事,他在学校工地追你时,我可没少给他出点子。

再说你和老教师的事,我可没答应阿生要替他保密的哦!老教师好威猛啊,把你捆得像粽子一样,你那时好像很享受啊!」

「嘿嘿,没女人的日子,还不如死了,何况你这样的仙女呢!阿生那傢伙没用,年轻时我和他一起逛窑子,嘿嘿,我听说他当兵时,那里受过伤,这个是不是真的,妹子最清楚了。

怕孩子听到,那你就快开门.小晴那孩子可快长成大姑娘了,虽然才十二岁,臀圆胸敲,哎,那小馒头……」

我吓得把头蒙得很紧,床那头的姐姐好像也醒了,用脚踢了踢我,看我没反应,又听到妈妈的叫声,於是起床。

「妈妈,你怎么了?」黑灯瞎火的,姐姐摸索着下床走向堂屋,「妈妈你怎么哭了?你到底怎么了?」姐姐问道。

妈妈听到姐姐的话才慢慢止住了哭声,看了看门外,好像人已经走了,於是才慢慢说道:「哦……那个……村长来说,爸在工地上摔伤了脚,不过还好不严重,估计休息几天就会好的。

狗蛋一边沖着姐姐傻笑,一边蹲在河边,把竹竿伸进水里:「今天给你抓一百个,信不信?」姐姐拿着装虾的小桶站在狗蛋身后,长裙被微风拂动,又吹拂着两个马尾辫,美极了。

狗蛋把抓的虾回身放到姐姐的桶里,看到仙子一般的姐姐,马上呆在那里.姐姐看狗蛋愣在那里一动不动,感受到他炙热的眼神,不由得脸色绯红:「看什么,傻蛋。

「啊……」狗蛋一声尖叫,自己愣神的工夫没在意,竟被瘦弱的姐姐一脚踢进了河里。姐姐立即慌了神:「救命啊!救命啊!柱子、兰子,狗蛋掉河里了!

」柱子看着在河里装得有模有样的狗蛋:「狗蛋你别装了,晴子胆子小,你把她吓坏了,到时半月都不理你,可别怪兄弟没提醒你啊!」大夥都跟着起鬨.

姐姐这时看着狗蛋在水里打砰砰,破涕为笑,又为自己刚才惊慌失措的样子羞愧得蹲在那里双手捂着脸,一动不动。

狗蛋看瞒不过去了,游到岸边爬了出来:「对不起,晴子,刚才猛地掉水里有点蒙,半天才反应过来,真对不起。

游戏一开始就轮到姐姐和狗蛋那组先藏,狗蛋拉着姐姐又不知躲在哪去了,大家找了半天没找到人,感觉没意思就各自回家了,只有狗蛋的弟弟二狗还在拼命地找他哥哥。

我和二胖一起往家走去,心里盘算着上次狗蛋是在他舅爷瓜棚里拿的大网抓鱼的,哼哼,他们肯定躲在那里!心里想着,我对二胖说:「我还是去把姐姐找回来,不然妈妈会问我。

我到了瓜棚没敢进去,狗蛋说谁进他舅爷家瓜棚就要挨揍,我只好走到瓜棚后面透过树枝缝向里望去,姐姐和狗蛋真的在里面,可是他们抱在一起干嘛呢?

「松一点,我透不过气……你这个傻蛋,活该掉水里.」姐姐的脸今天好像一直红得像苹果一样:「你的手干嘛放在我上?滚开,刷流氓。

「我……我不知道……妈妈说爸是坏人……我知道你对我好……可你老喜欢欺负大家,你也是个坏人。

「嗯……狗蛋哥,你为什么……」姐姐头躺在狗蛋肩头,微笑着说个不停,好像说的都是狗蛋以前做的一些傻事。

狗蛋另一只手慢慢把姐姐的长裙卷起,竟然把姐姐秀着小花的三角露了出来,姐姐虽然瘦弱,但上肉还是挺多的。

狗蛋一手提着卷起的裙子,一手慢慢放在姐姐的上,从大腿到来回地摸着,终於黑手挨着的边伸到了里面,柔软滑嫩的白肉,狗蛋的黑手把姐姐揉出各种形状。

狗蛋猛地把姐姐的一把拉开,雪白的小一下露了出来,狗蛋两只手都抓向姐姐的臀部:「让我抱一会就不痛了,求求你了,小晴。

」狗蛋两根手指沿着臀缝向前探了一点,只感湿滑滑的一片:「啊,妹妹,你流水了,你是爱我的是吗?」

十三岁的狗蛋可能遗传了他爸爸的基因,下身把裤子顶得老高,弯着腿,晃着,一下一下的顶在姐姐的腿缝.

「呜呜……嗯……嗯……」姐姐竟然发出了声,但不一会她就反应了过来,不知哪来这么大的力气,一巴掌拍向狗蛋的脸:「滚开!」

狗蛋被打得蒙在那里,自己可能做得太过份了,看着哭泣的姐姐,裙子还卷在那里,半拉着,露出大半个雪白的小,一股欲火又蹦了出来,裆部涨得生痛。

「啊……痛!」看着楚楚可怜的姐姐,狗蛋眼睛一转,赶紧捂着手臂,上面一血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流这么多血。

「你……」姐姐又愣在那里不知所措:「狗蛋,我知道你对我好,这伤也是我害的,可是你不能……要是有可能,等大了我早晚是你的人,到时你想……」

「啊……」狗蛋又大叫一声,刚止住的血迹又流了出来:「我今天要被你整死了,让我死前好好抱抱你好吗?」

狗蛋开心了起来:「我们家里人都睡在一间房里,我和弟弟睡一张床,爸爸夜里总把妈妈,揉着妈妈的,然后压在妈妈身上,一躬一躬的。

我也听到过爸爸妈妈在一起做那事,每次爸爸从外面回来,他们都吵得我睡不着觉,妈妈叫得特别大声。

我在外面早就听得烦了,他们怎么都喜欢那种事情?不过我也有种奇怪的感觉。看他们坐着半天没动静,自己先跑回家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