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齐入啊受不了了 唔唔好热好难受快上我

我不是一个好女人,在与林立认识前有过几个男人,但在我和老公的生活圈子里,我还属于淑女类型,口碑很好。

对,我抱自我释然的态度,认为不影响家庭孩子、不给老公在周围丢脸就可以,并且觉得自己能够控制自己的事。

我认为的安全情况包括隐瞒老公、略微付出或者最好不付出感情、不在工作生活圈子里乱来……也许还有很多我的所谓认为,一下想不起来,总之诸如此类吧。

在情人方面,认识一个,保持一段时间,就熟悉的好比老公,渐渐没有了心情;再说人的交往开始总是展现优点和长处,时间一久,各种毛病都出来,当然对方也会发现我的。

我参观,继续听他的故事,他讲到有次无聊,走来菜棚,结果发现有人在里面,就偷看,发现一对男女在里面,他在外面冻得发抖,他们在里面脱的光光地跑着追着做。

原话应该是:「睡莲(我的网名),说真的,我谈不上喜欢你,没办法,感情还没有基础,但我非常非常想的屄,你是过来人,我有这个心思,你就知道你在我心里的魅力了,请你同意,让一次,我保证爱护着日。

这个「日」字在大白天听着怎么那么刺耳啊,我的心情几乎都要消失了,可看他一本正经地样子,无辜地表情,有不忍的感觉。

我采用的是扶着暖气管道站立姿势,也许是他攒了很久,气力很足,连续几十下就把我搞得软着站立不住跪倒下去。

跪着的姿势没多久就让他搞到彻底爬下,然后任他翻过来爬上做,提起我腿做,提高我站着做,总之动作很多,我只顾享受而忘记许多了。

我们关系也在逐渐走近,互相开始熟悉,这得归结为他的诚实,他说话不好听,而且他想要的时候,就总是说粗话,但说的不无道理,而且他自己也承认自己总是幻想,好多故事都是幻想出来的;有时候一个故事幻想的次数多了就连自己都分辨不出来真假,好像就是他发生的。

在他的影响下,我也告诉一些我的事情,我不会编造,再说编造的还没开始他就发现破绽了,急切地想要给我圆慌,所以没办法,我讲的都是真实的,他也能听出来。

我讲了我的一些男人,我有的时候很的想法等等;结果,就是这些,他的话语以及行为开始带有侮辱性。

他的变化是逐渐开始的,因为他很奇怪,不像我以前认识的男人,对我很有吸引力,所以我开始变的主动联系他。

呵呵,我还真是个,他兴奋过去了文质彬彬,含蓄有礼貌地给我道歉,诚恳地说明他的毛病,说是找快感的方法,于是我又找他去了。

生活中他真是我的朋友,无论是电话里还是公共场合见面,他都礼貌有加,从没粗俗表现,而且善于观察人,看我表情猜我情况;比如我有生气,他就想办法让我开心,我有困难他诚心帮忙。

有件事情我很感激,就是他暗中找关系,并计划好机会,装出我有机会认识那人的样子,帮老公调动了他窝火几年的工作,让我老公的气顺畅着不至于老波及我和孩子。

我们见面几乎都是,然后聊天,或者做一会聊一会,再没别的事情,所以他不停变化花样,而且动作粗鲁,自己按自己的想法尽兴。

我的刚开始很紧,他搞不进去,太疼,他就用细点的胡萝卜弄,还要求我用这些蔬菜眼,插得他性器竖的老高。

聊天的时候,他喜欢问我以前的事情,我的想法,用诚恳的态度,无私的心扉,换取我的真实,然后就开始兴奋,兴奋了就变成另一个人似的,骂我破鞋、、之类。

他的这种行为就和我的生活态度一样,有了思想基础,就放松神经,随意发挥,表现在行动上也逐步显露出来。

有一次,他骑在我头上,让我给他,开始我用头的动作进行,后来他开始搞我,插进我喉咙呛得我咳嗽。

于是接着做,感觉他在尝试再次搞进入我喉咙,果然,他猛的又是两下子,插得我发呕,正当我直着脖子想呕的时候,他射了,就在我的嘴里,发呕结束的剎那倒吸着咽了下去。

经过他的讲解和措施安排,那天我同意了,疼痛感到是不厉害,就是涨;特别是他进去要往外抽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大便就要出来,这时候的本能是夹紧,就好比当众想要放屁非得忍住不放一样。

于是,他努力的让我,他的办法多,我也容易,然后他就要享受我的了,随着次数的增加,我也能适应这种痛苦中的快感了,至少是很刺激的。

逐渐地,在和他的相处中我接受了他给我「」这个称谓,有时候还很亲昵的叫:「小婊婊」或者「婊婊」,让我很温暖。

但这只是开始,他每天琢磨着如何玩我,就想琢磨他的蔬菜一样,现在他很熟悉我,就不满足了,新的想法是找个别人搞我,他要看。

这个目标是他用威胁利诱的方式达到的,他在我给他的时候用手机拍了下来,扬言要发到网络上,因为他知道我老公很爱我,说不定不起作用还招来麻烦。

最后还是去找他了,让他发泄一通,又长篇大论地做我工作,加之于自己的诚恳态度,最终我又答应了。

人他早都找好了,是网络认识的,我也看了他的视频,长相一般,但魁梧,很健壮,聊天感觉还不错。

林立说他就是看上他才找他的,再说他们有点共同处,有很多幻想,只是那人从没实施过,而他这辈子遇到我能实现,他要感谢我,然后又是亲又是抱,感动的我都想快点满足他。

时间由我安排,当时天气很热,我没什么事情,也没有一夜不回的借口,拖了很长时间,最后那人急了,自己过来了。

那人也难受,但林立已经开始硬脱我衣服,并且粗语连珠,他也只好露着尴尬的表情过来试图搂抱和抚摩。

说:「没事,XX,她很过瘾,你不要那么拘束,直接上,想怎么日就怎么日」、「她是个骚货,是不是?婊婊!」。

跟他习惯了,他的语言我不但适应了,而且也有助性的作用了,所以当他说话转过头这样问我的时候,我自然的回答:「是。

林立没能脱下我衣服,我还是有点紧张,那人过来,林立把我推到他怀里,我感觉那么不自然,但他很快就抓到我胸上,那是女人本能反应最快的地方,我还没适应他,就敏感地跑开进了卧室。

我不敢动了,就这样让那人着,心里对突如其来的场面弄的连委屈都感觉不出来,眼泪是怎么流的好像不是疼,也不是伤心,说不清楚。

他后,过来又抓住我头发,用指头点着我鼻子警告着:「你个骚货听好了,乖乖让我们玩,高兴了我们以后交往,不高兴了一锤子买卖,以后别找我,要不我有的是办法!」

他坐到我旁边,拉我爬起来,那人也会意他的动作,前拉后抬地就把我翻了过来,然后他们调整姿势,让我半爬在床上,双腿却跪在地上,那人往我阴部涂了些自己的唾沫,继续插进,林立挪着把刚好对着我脸,让我。

只听他「哎呀!」地叫了一下,抓住我头发呲牙咧嘴地看我;我的头因为有后面的动力惯性,一动一动的,用眼睛警告他。

发呕实际很难受,脖子让神经控制着发直,身子都有点硬,但就在我一呕,后面就更加使劲,好像他感觉这时候最过瘾一样,并且开始每一下打一下我,响声很大,也很疼。

但说也奇怪,就在这些互相作用的那一瞬,快感在难受的神经间快速游走,一下比一下快,他们配合很有默契,确实有共同点。

这更激发他们的疯狂,林立好像没有了人性,一下死死地把我头按在他上,卡在我喉咙里,我感觉呼吸困难,就要死去。

就在后面那人猛的顶进的剎那,快感的游丝终于冲上了头顶,我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挣脱林立,放声叫喊。

一波接着一波,我都感觉不到下身的存在,好像自己就剩个脑袋了,只有这里在飘忽,在上升,冲破云层,看见太阳。

过了没多久,他又想找人搞我,我觉得那样自己太了,这才过了多少时间啊,再说我又不是那么需要。

他很生气,没有再说,可在的时候,他又开始边做边要求我同意,说对方是个学生,我应该尝试一下小男人的滋味,算是没有白活。

突然感觉上重重的碰撞了一下,我没控制住姿势,趴到了床上,紧接着上,腿上,有如骤来的雨点般被他用脚猛踹。

当我终于明白想爬起来的时候,他拽着我的脚拉到床边,反骑在我后腰上,轮起拖鞋就打我的,同时提着我的一只腿分开击打我的阴部。

我趴着不动,任他折腾,眼泪也没有,想继续伤心,可快感随着火辣辣的疼痛很快涌上身来,促使我暂时忘记刚才所发生的,开始配合着蠕动。

我们在酒吧里谈,他说没想到会伤害我的心,只是想让我体会一些不同的性的感受,以为这个和心理是没有联系的,并说能感觉到我需要这些,本想慢慢让我适应,可能太急了。

就这样,我们协议分手,我随他去了他家里,拿好衣服后,他想拥抱我,我也有点不舍,便纠缠在一起,很快在亲吻中互相了衣服。

就在我还紧张惶恐的时候,林立并没有停止动作,反而更加用力,他像工地上的打夯机一般用身体重重砸打我的阴部,每一下都进得更深,使我很快就恢复在性兴奋之中。

这时,林立的猛的抖动起来,电流的末端都能传到我的体内,他的瞬间好像膨胀了起来,快感在我的身体下部努力想往上冲,我兴奋的叫了起来。

突然,刺痛和酥麻从我处豁然散开,让我的神经跟着收缩,这一反应直接导致收缩,而想收缩的里他的却好像越加涨大,难受来了,很难受!

当我全身紧绷,抖动不停的状态中脑袋开了花,又感觉只剩下脑袋了,别的都不存在了,于是我放松了,不再用力了。

进他家门,我的神经就开始紧张,有时候发愁,得到满足后我很久不去找他,但想的时候又不知不觉给他电话。

那是一个职业技术学校的学生,约好后自己不敢来,认为林立有阴谋,但又非常想,最后叫上他的朋友一起来了。

到了那里后,林立把大门用链子锁了,找到看门的房间,但房间土尘太大,就到最后面荒了的菜地边上铺上单子,喝啤酒助兴。

这个心思还存在于我经常受男人控制,突然看到这么害羞和拘束的两个男生,自己就像是大人,他们是小孩,我可以说了算,我想自主一回。

喝了一瓶啤酒,我就动手动脚了,他们扭捏着不让,我就脱了自己裤头,掀起裙子让他们看,列着让阴部大张的叉开式。

虽然他吐了好多吐沫在上,但还是涩,总是他搞进去,男生的就从我里滑了出来,男生的好不容易弄进去,他的又出来。

可是那个男生怎么都不搞眼,没办法,只好又如前面一样,只是换了姿势,林立躺着,我倒骑着用眼坐着套进去,然后半仰身子,让男生插。

事后和林立探讨,我觉得是因为时收缩抽搐,而眼在收缩的时候有疼的感觉;但他说眼收缩非常爽,他就是那时候射的。

在那之后,所有和别人发生的,都是在他的强迫下做的,他也不事先给我说了,等我到,才知道还有别人。

他也开始喜欢在别人面前羞辱我打我,强行让我满足他们,可我的心里一样跟着他在,倒在一次次的委屈中疼痛中得到满足。

可他那个同学不同,觉得过火了,虽然他事先告诉他我是他掏钱叫的鸡,但他那同学在过程中仍然同情我,弄的我委屈的哭的那么伤心,好像是真的一样。

在和一个他同好的三P中,他发明了一个新技术,就是在自己尿憋的时候,把弄硬插进我眼里,然后说话聊天以达到分心,让软在里面,便开始撒尿,尿在我直肠里。

我也有幸看到男人搞男人,他的一个同好插进他的里,把他搞的射了出来,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这个事情。

更有甚者,有次他们两个男人,搞我一个小时,没动我阴部,只插眼,插的我实在受不了,问题是还抽打我阴部,目的就是为了让我舔他们插过我的,当然,他们成功了。

最厉害的一次是在单位,因为人际关系复杂,我把一份文件发错了对象,给到我领导的领导对家手里,我的领导很和蔼,但他的上司很严厉,全公司没有不怕他的,在他办公室里人人不自在。

我站在他的沙发前,他沉默着表情,严肃而含蓄地问我些问题,我紧张的一直流水,感觉裤子都湿了,当他站起来问我能不能适应干这个工作,不能就去别的地方的时候,我差点。

还有一次,晚上我和老公正在,突然小孩房间传来一声剧响,老公一骨碌起来过去看,我却在那瞬间的了不得。

我已经习惯了,只是笑了笑,想着他们可能要玩我,感觉马上就来,但我告诉他我要在十一点前回去,怕老公给单位同事打电话,怀疑了就不好了。

可他板起脸,站起来朝着我,我担心他动手,就赶紧脱了裤子,上身还穿着毛衣,用眼光询问他的同意。

我弯着身子给那人,刚好对着林立,他就又开始用他的拖鞋打我阴部,把我的腿掰开打,每打一下我就兴奋一次。

那人摸着我阴部研究了一阵,外面因打击已经开始发烧发烫,他的手更加促使这个感觉更强烈,我自己都感觉有水在往外流。

林立也不让我了,把我压到沙发上,怪我太,让人家射的快,不停用拖鞋抽我阴部,打得里面的乱攒,就这样硬把我打到。

元旦那天,我带着孩子逛街,在商场里碰到一个人,他跟我打招呼,我一下子想起是上次在林立家那个男人。

做的时候,他想玩,但又不知道从哪下手,我就变的主动了,告诉他不要把我当女人,当自己的玩偶,想搞就搞,想打就打。

于是再次做的时候他突然用枕头捂住我脸,我屏住呼吸感受他的冲刺,终于忍耐不住,开始恐怖,努力的挣扎也无济于事,惊慌在快感中让我崩溃。

就在我感觉就要死去的时候,眼前亮了,呼吸畅通了,快感像钱塘的潮水一样波涛涌来,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尿水高高地射起,撒在他的胸膛上,他目瞪口呆。

我没有去他家,在我们家两站路距离的地方,他接上我开着他的微货车直接去了第一次我们的那个菜棚里。

他很恼怒,开始打我,骂我,用很粗的番瓜,捅得上面都带出血来,然后把红柿弄烂用番瓜往里面捣,红柿的汁蛰的我里火辣辣的。

我说我知道原因,并和他前妻的男人联系过,而且了,还尝试玩呢,非常过瘾,没有他林立我照样活。

他开始追问我们玩的过程,由于我不明白,拐了半天才说到他用枕头捂着我做的事,他颓废的倒在靠背上,一言不发。

冷风中,我才发现这个男人是那么沧桑、颓废、龌龊,头发好像很久没洗,硬得乱竖着;衣服陈旧,瑟瑟畏畏。

我接过袋子,里面是我的一些袜子裤头和衣服,还有我送给他的玉石腰牌,看来他真的不打算再和我联系了。

林立真的了,我是几天后才从同事探讨报纸新闻的话语中知道的,说有个很有前途的农科院蔬菜专家在家。

这时候我想起他那天在公司门外给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急忙来到我们办公室的一个储物间,找到那个塑料袋,翻开找。

林立告诉我,年前他的前妻就让她的男人给杀了,是捂着窒息死亡的,报纸也有登,她的男人也当场了。

存折是他的工资和奖励储蓄,他已经没有老人了,都不在世了,留给我吧,因为确实再找不到可以留给的人。

几年来,我已经差不多改了我受虐的嗜好,开始心里发狂,脾气暴躁,乘家里没人,还找各种各样的东西捅自己,有时候在办公室,在外面,也找石头,拖把把之类的搞自己,反正不疼不过瘾,经常把下阴弄的发炎。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