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几个男人轮流舔下面 又黑又粗又硬进洞里7p

话说昨晚上钟山本想在老婆面前表现好一点,却没想到最后还是受了一肚子气,第二天一早就绷着脸上班去了!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这时王自强来了,这家伙是来这里汇报工作的,走进办公室看到钟山脸色不好,于是就问道:「老舅,你怎么了?气色不好啊!」

「晕,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我倒也说不上什么!不过我小姨就是这样,有时候说话比较直,不过很快就忘了,你不用放心上。

这家伙嘴上这么说不过心里可想着:老家伙,你还不乱来,不知道结婚后在外面玩过多少小姐了,怪不得我小姨会投入我的怀抱!怎么就没把你捉奸在床啊,这么一来就能跟你离婚了,那我也方便多了!

钟山听后点了点头道:「女人就是这样,结婚后我太宠你小姨了,有道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现在我算明白了。

「呵呵,老舅,我小姨小你几十岁,再说又没有生孩子有时候还是小姑娘脾气,撒撒娇什么的,你多包涵就是了!」

「对啊,老舅,你回去好好哄哄我小姨,又没有什么大事,夫妻之间难免有点口角,你是老爷们,跟她认个错也没什么。

我平时太忙,就算是周末也大都不在家,你小姨一个人也没意思,你帮我陪陪她,省的她一个人在家胡思乱想。

」王自强听钟山这么说心里已经乐开花,这不是把自己老婆往我怀里送啊,不过嘴上还是先打个预防针。

「这有什么啊?你是我们的亲戚,而且你小时候没少让你小姨照顾,她最疼你了,你来我家谁能说什么啊?没事。

「很好,看到你这么上进我也放心了!陈枫毕竟是外人,你要好好干,最好掌握自己的人脉,未来你是主角啊!」钟山说道。

由于跟王自强一番交流,钟山在吃饭时心情大好,两个人喝了一瓶白酒,当然王自强至少喝了三分之二,一顿饭下来,两个人关系又近了许多。

可惜钟山被王自强戴了绿帽子还不知道,一心还想着要培养他,这可真是他的悲哀啊!要是有一天东窗事发,不知做何感想!

王自强自然极为乐意,这陪着陪着肯定是陪上了床,思索着以后跟朱思妍过性生活了的机会肯定就多了!

话说钟山开车往家里赶,没多久开到一个路口,突然发现路口有很多,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等他回过神是在抓酒驾再想调头开走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一个敲了敲钟山的车窗让他放下车窗,然后说道:「同志,你好!我们正在抓酒驾,这里的每一个驾驶员都要经过酒精测试,请你配合。

」钟山之所以这么爽快承认,一是确实喝酒了逃不了,二是自己是老板,最多扣证罚钱,也没什么大的影响,态度好点,别小事闹大。

「阿枫,这样的,警局里你认识什么人吗?我昨晚酒驾被抓了,今天罚了款,不过驾驶证还要重考,我这把年纪了哪还考的出啊?!你要是认识能不能帮我托托关系啊!」

我听后想起了卢强,他是副局长,这点事应该不难办,于是回道:「好,我问问看,有了消息再联系您吧。

「这样的,我朋友昨晚酒驾被抓,今天罚款交了,不过还要他重考驾照才行,他年纪大了,所以想问问能不能帮个忙,简单点。

「这样啊,酒驾是要走程序的,想拿回驾照一定要重考,不过老弟你今天说了,我会打个招呼,重考就做个形式吧。

「没事,你朋友去重考时你再给我个电话,我到时联系就行了!对了,让你朋友以后不要酒驾了,国家对这个越查越紧,估计以后再被抓就不好办了。

时间一过就是半个月,这期间钟山去重考了一下,果然在卢强的招呼下,就是走了个过场,事情算是办妥了。

到了下班的时点,我驱车到了会所,由于早已订好了包间所以路上我也不紧不慢,等到了会所时间已快六点了。

乘着上菜期间两个人闲聊了几句,等到酒菜上齐,我拿着酒瓶分别倒满了酒,然后自己端着酒杯说道:「卢哥,这次多亏你了,啥都不多说了,我先干为敬!」说完一口喝干了。

等到酒足饭饱,已经到了近八点,卢强这时说道:「老弟,今天就到这吧,下一次我来做东,改日再聚!」

我一看也知道差不多了接口道:「好,那说定了!对了这点小心意是我那朋友托我给你的,不成敬意啊!」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信封给了卢强。

我继续道:「话不是这么说啊!我那朋友年纪大了,真要他去考估计这辈子是摸不了方向盘了,这次全靠卢哥你了,我那朋友才能再开车。

「呵呵,别客气!对了,卢哥,要不要上去放松一下啊,这里的姑娘活都很不错,试试呗!」我笑着说道。

「算了,大哥老了,对这个兴趣不大,就先走了啊!对了,老弟,现在酒驾严打,最好不要酒后开车了,以后查处越来越严,我也难办了。

回头再说卢强,这家伙表面上说是不喜欢玩女人,其实作为一个裸官,老婆长期不在身边,自己有需求当然要找女人,只不过这家伙比较隐蔽,毕竟是公安出身,在这种事上比一般人多个心眼。

只见这家伙上了出租车,也没回家直接到了一个市中心比较老的居民小区内,下了车直接走进一栋居民楼内,上了三楼敲了敲一扇门。

原来这个叫露露的女孩是卢强的情人,是卢强在一次扫黄打非中认识的酒吧服务员,两人在交往中被对方所吸引,最后成了情人关系。

这个露露是四川姑娘,认识卢强时二十岁都没到,这个房子是卢强买下送给露露的,虽然年代比较久,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不过位置很好,而且卢强买下后又重新装修了一下,所以屋内装修现代感十足!

再一个,他也怕自己未来真有一天出事,这房子也跟自己没关系,露露跟自己这么多年也算在深圳有点根基了。

卢强听后笑着说道:「想我,你想我哪里啊!」你还别说,这卢强虽然人到中年,但毕竟是公安出身,平时在局里的健身房常锻炼身材保持的不错,没有一般中年公务员的将军肚,而且性能力比一般年轻小伙子不差甚至更强,每次都把露露弄得全身无力,床上表现好了也让小姑娘死心塌地跟着他。

这卢强也喜欢女人穿,很好这口,所以露露接到他的电话换上了一条吊带黑,等着勾引卢强,让他对自己更有兴趣!

「真棒,宝贝,你穿着黑真是太了啊!」卢强一边说一边解开了露露上身的衣物,再把奶罩脱掉,一对C罩杯的露在了自己眼前。

卢强伸出手摸了上去,一手一个揉了起来,手指捏住奶头摩擦着,两颗粉嫩嫩的奶头在手指尖慢慢变硬。

卢强摸了一会,又张开嘴把一对轮流吸进嘴里吸吮起来,舌头对着奶头舔了起来,不停拨弄着发硬的奶头!

「哈哈,小宝贝,难道你不喜欢吗?我看你也很享受啊!你看我手指上的水是哪来的啊?」卢强把手伸进露露的中摸了摸小屄后拿出来问道。

小姑娘虽然年轻但下面的屄毛却很丰盛,黑亮亮的,卢强看到露露全身只穿了一条吊带黑,一下子把露露的身体转过去,一个青春充满弹性的正对着自己!

卢强让露露弯下腰把自己的小屄完全暴露出来,卢强伸出舌头舔了上去,把两片吸进嘴里舔了起来,舌头把屄口外的全都舔了一遍然后吞了下去,一边舔一边说:「宝贝,你的屄水味道真棒啊!」

卢强被这么一刺激舔的更起劲了,一张嘴把屄口全都盖住,舌头在上顶着,嘴里吸得『滋滋』有味!

「哦……………老公,太舒服了啊!继续,要了啊!」一边说小屄里喷出了一股屄水全都射进了卢强嘴里。

卢强看到露露了就放开了她,然后自己脱起了衣服,露出了一身结实的肌肉对着露露道:「宝贝,给我吹一下!」

露露喘了口气蹲下身子,用手握着卢强勃起后的,卢强虽然年纪不小但家伙依然比较给力,足足有十五厘米长,像个鸡蛋!

露露握着手里的大屌,张开小嘴含住了,舌头开始在卢强上舔了起来,一双小手揉着他的两颗卵蛋,轻轻捏动着!

露露继续含着,手握着嘴外的套弄起来,舌头绕着冠状沟打转,重点刺激着系带,把卢强的刺激的橡根铁棒一般!

露露跨坐在他身上,自己一手分开露出小屄口另一手握住对准屄洞口,然后身体慢慢下沉,用小屄把套了进去!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啊?厉害的在后面呢!」一边说一边抱着露露开始猛烈撞击起来,露露的一对被撞击的上下直晃动!

「啊………………哦……………爽啊,老公,你好猛啊!弄死我了啊!哦…………继续,用力啊,嗯……………」

卢强听着露露的淫叫更来劲了,张嘴把一个奶头叼进嘴里吸了起来,下身继续着她的小屄,整个上全是露露的!

「啊……………我死了,小屄好酸啊!老公,你太强了,我太喜欢你的了!哦………弄我,啊……………」

露露听后站起身,自己趴在桌子上把白嫩的撅了起来,刚才被操的还没合上的小屄直接对准了卢强的!

卢强挺着来到露露身后,一压身体,一根挤进了小屄内,借着屄内的卢强的起来极为方便,屄水被反复地摩擦着变成了白沫状!

「啊…………老公,你插得太深了啊!了啊,要了,不行了,要喷了啊!」露露在卢强的进攻下再一次达到了。

得到发射命令,卢强再也忍不住了,一松精关,一股股早已整装待发的浓精射进了露露的小屄内,射的她全身打颤!

「靠,你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我这么年轻帅气,怎么可能这么早就进入爱情的坟墓呢!」张强说道。

「安啦,我做事你放心!具体什么事你等会按老规矩直接发给艳艳吧,她会第一时间处理的!」我说道。

还没等我叫艳艳进来跟她说一下,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我一看是加藤鹰这家伙,这个小日本自从知道有回扣后,拉单子卖力极了倒也让我赚了不少!

「我知道,不过这次的单子我的客户要的非常急,他要求下周需要收到货,你看行不行?」加藤鹰说道。

我听后说道:「我直说了,由于量大时间紧,这次如果要准时送到价格必须在原来的基础上上调30%,否则我无法做到。

「加班就加班,反正加藤鹰的那批货我在价格上上涨了30%,等忙完,加班的人发点补贴还是可以的。

吃过晚饭,我继续在办公室里工作着,到了八点就走到业务部准备巡视一下,业务部一共三个文员,两个女孩子,一个是新进来半年多的小伙子叫张平,长得比较帅气,业务能力比较强,又是本地人,据说家里条件也不算差,在公司里的姑娘堆中相当吃得开,总是跟她们有说有笑。

这个李蓉虽然年纪不小,但是保养得当,身材很不错,脸长得也不错,有一股半老徐娘的风味,而且很喜欢穿和高跟鞋!在公司里人缘不错,平时对这些小姑娘像是个大姐姐一样照顾着。

我走到业务部看了看情况然后问李蓉:「李经理,你看按我们这个进度,要准时完成这些单子需要多久啊?」

「那这样,张平你有车,你们业务部这几位女士就麻烦你送回家了,这么晚不放心,你发扬一下绅士风度吧!」我对张平说道。

我为了激励大家又道:「各位,这几天加班先辛苦一下,等做完了这些单子我会发些加班费,不会让大家白做!」对于手下的员工我还是比较大方的,该发钱的时候绝不会吝啬,这年头要让人给你卖命这可少不了。

我的话引起了几个年轻人的欢呼声,毕竟谁也不喜欢白干活,特别是年轻人晚上都有自己的私生活,被我一搅和连约会时间都没了。

话说张平开着自己的别克君越载着业务部的几位离开了公司,两个小姑娘是外地人,因此合租在公司边上不远的一个老居民小区内,张平开车没十分钟就把她俩送到了小区门口,两女下了车道了别。

李蓉的家住在一个有近十年历史的小区内,当年结婚时买的,后来离婚她前夫把房子留给了李蓉,因此现在李蓉一个人住。

车到了她楼下,李蓉对张平说道:「小张,来我家坐会吧,你把我送回家怎么也要喝口茶表示谢意啊!」

「呵呵,他都再婚了,又找了个大姑娘,哪还会要我啊!不过那姑娘心眼不错,很是宝贝我的儿子,否则我一定要把孩子抢回来的!」李蓉说道。

「不会吧,蓉姐你言重了!按照我们男人的眼光,蓉姐可是不差啊,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虽然少了青春气息但身上的风韵又岂是那些小姑娘能比的啊!」张平一本正经地说道。

李蓉被张平夸得心里美滋滋的但嘴上还说:「去,就你会哄人,我自己知道有几斤几两,跟人家小姑娘比,那不被完爆啊!」

张平一听急了,马上说道:「姐,你怎么不信啊?我可是肺腑之言啊!你对我的吸引力可比那些小丫头强多了,总是让我无法自拔。

「啊,说什么呢臭小子!」李蓉被张平的话羞得满脸通红但其实心里还是很开心的,没想到自己这把年纪了对张平这个小伙子吸引力还这么大。

这时张平显然也放开了,站起身坐在了李蓉身边,伸出手把她抱住了一边还说:「蓉姐,我实话跟你说吧,我很喜欢你,你身上的女人味让我神魂颠倒!」

「姐,我可没有瞎讲!喜欢你不是一天两天了,原来以为你结婚了只能放在心里,没想到你是单身,男未婚女未嫁,怕什么?」张平越说越激动,把李蓉死死搂在怀里。

见李蓉还想说什么,张平再也不给她机会了,一下子把自己的嘴盖在了她的嘴上,舌头伸出来撬开了李蓉的牙齿,把李蓉的香舌吸了出来,两条舌头开始互相缠绕起来,口水在对方嘴里吞吐着!

面对张平突然的攻势,李蓉一下子蒙了,想要抗拒但内心深处又有些不舍,毕竟好几年没有过男人了,自己这个年纪也很想男人,面对这个平日里也很有好感的男人,半推半就从了他!

两人可以说是干柴烈火,男方是暗恋已久,对女人的身体垂涎欲滴、女方是久旷之身,虎狼之年对床上的事渴望已久!

两人吻了好一会才分开,李蓉的头发都乱了,气喘吁吁,自从结婚之后十几年没感受过这种了,就像回到了恋爱时!

李蓉也不反抗,到了这个地步也不用装样了,不过嘴里还是说道:「平,你会不会觉得我很随便啊!?第一次跟你在一起就这样!」

「这倒是,姐姐虽然是个成人,有这个需求,但要是一个陌生人或是我不喜欢的,那誓死也不从的!」李蓉在这时也乘机表了态,女人不能随便否则要被男人看轻,这点李蓉还是吃路很准。

「啊…………轻点,你个小家伙用这么大力干嘛?女人这对东西你没摸过吗?要是坏了怎么办?!」李蓉娇羞道。

「哈哈,那姐姐我还是赚便宜了啊!好吧,,今天就让姐姐好好让你尝尝女人的滋味!」李蓉笑着说道,一边用手解开自己的上衣和奶罩,一对大完全暴露在了张平眼前。

张平这时眼都看直了,一双手颤巍巍的摸上了,放在手里反复摸着,第一次看见真实的,激动啊!

李蓉毕竟年纪不小,虽然够大但略有下垂,奶头较大呈深红色,不过对于这个年纪的女人来说还是上品了!

「来,好弟弟,用嘴舔舔我的吧,看看好不好吃!」李蓉这时也放开了,她知道张平是处男,自己一定要主动点,否则尝不到快乐的滋味。

「哈哈,傻小子,女人其实跟你们男人一样,一旦兴奋了奶头充血也会硬,这说明女人已经动情了!」李蓉笑着说道。

张平对着这对又舔又摸,手慢慢往下移摸到了李蓉的使劲捏了几把后伸进了她裙内的中,手指摸上了小屄口!

李蓉听后用手指点了点他的头,白了一眼说道:「真拿你没办法,姐姐今天让你开开眼!」说着开始把自己的裙子和脱了下来,一个长满屄毛的小露了出来!

李蓉用手分开小屄口完全露了出来,李蓉用手指指着小屄说道:「弟弟,这是,这两片是,这个小洞就是小屄了!」

「傻瓜,孩子都能生出来,你的东西怎么会进不去?再说女人会分泌,接着的滋润插进去就更方便了!你摸摸,姐的是不是湿了?」

李蓉听后道:「你可真是个菜鸟,屄水多说明姐现在已经准备好让你的插进来了,想要做那事了啊!」

张平听后喃喃不语,这女人的结构还真是奇妙啊!于是他低下头学着动作片里的样子舔起了李蓉的小屄!

舌头把反复舔弄着,然后张大嘴盖在小屄上,舌头伸进屄里搅动着,里面的顺着舌头流进了嘴里,张平全都吞下了!

张平就是年轻,第一次跟女人,早就充血,长度足有十六厘米,直径近三厘米,通红像个小鸡蛋一样!

张平看后急匆匆趴在她身上,把自己的对准她的小屄准备插进去,可是弄了几次都没进,急的满头大汗!

李蓉见后一边用手抓住他的一边说:「笨蛋,戳个屄都找不到洞,姐帮你!」说着把手里的对准洞口后又道:「对准了,用点力就进去了!」

「啊……………弟弟,你的好大啊!又粗又硬,插得姐姐好舒服啊!姐姐好几年没被操过了,好想啊!戳我,快点!再用力,戳死我吧!」

李蓉知道张平是第一次,持久力肯定不行,第一次要让他舒舒服服,于是说道:「好弟弟,要射就射吧,射屄里吧,姐带环了,不要紧!」

「好姐姐,我太舒服了,刚才足足射了十几股,这几天本来就没自己撸!告诉你,我最多一次射过十五股!」张平说道。

两人刚进入热恋期,依偎在一起说着情话,张平年轻,早就已经准备好梅开二度了,在床上又缠着李蓉放了一炮,这次时间达到了十分钟,李蓉也有了一次,两人可以说是尽兴极了,做完爱才躺下搂在一起睡觉!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yd168.com